穿越小说吧

天道至尊驱魔师

第七十章:天昊皇室紧急令,北方危机!

无视众人一副‘走狗屎运’的神色,轩辕天音笑眯眯地抬手一挥,竟是将整个半人高的青铜台连着昆仑镜一起给装进了轩辕心锁链中。对于轩辕天音这种彪悍的做法和雁过拔毛的行为,连一座青铜台都不放过,其他几人也只能默默地将头转向了一边,那画面太美,不忍直视啊……

待将昆仑镜收好之后,轩辕天音甚圆满的舒了一口气儿,心道之前就说的要将这里的所有东西全部扫空来着,姐如今也算是说到做到了。

……。

大舜城中的处处都透着一股异域的风情,白色圆顶的建筑物是整个大舜城的一大特色,泛黄的岩石铺成的宽阔街道上,随时可见骑着骆驼来往的商队,街边那些整齐排列的椰枣树已经到了椰枣成熟的季节,大串大串的挂在树上,红彤彤的一片,微风轻轻一吹,整个空气中便散发出诱人的甜香。

城中最大的酒楼中,一处二楼天台上,一个白衣女子毫无形象可言的趴在桌子上,目光直直盯着桌上那盘刚刚烤好,散发着浓浓孜然香气的羊排,一边在嘴里念叨着:“孜然烤羊排…手抓饭…烤饼…椰枣酒…一切的一切都是这么的熟悉亲切啊…”

“还有这些圆顶房子…总是让我错以为来到了阿拉伯国家啊……”

絮絮叨叨的声音不断自她口中传出,让得她身边的男子眉梢越挑越高,那双似清泉般清洌的双眸中,有什么情绪快速的一闪而过,只是那趴在桌子上的白衣女子根本没有注意到。

这二人,正是自段家那地下宝塔中出来的轩辕天音跟东方祁。

“什么是阿拉伯国家?”东方祁淡淡道:“我见你似乎挺怀念的,是你所在的国家?”

轩辕天音趴在桌子上斜睨了他一眼,然后用非常正经的语气,板正的道:“阿拉伯国家是指以阿拉伯民族为主的国家,他们有统一的语言——阿拉伯语,有统一的文化和风俗习惯。”随即懒懒地抬手指了指自己的鼻子,又道:“我…正宗炎黄子孙,华夏民族,龙的传人!”

东方祁挑了挑眉,慢悠悠的道:“既然不是你的国家,那你为何用如此怀念的口气在这里念叨半日?”

闻言,轩辕天音白了他一眼,然后整个人如没了力气般,又懒懒的趴回桌上,嘟嚷道:“我是怀念迪拜!”

“迪拜?”东方祁眉梢再次挑了挑,“那是什么?”

“阿拉伯联合酋长国最大的一座国际化大都市,一座奢华之都。”轩辕天音懒懒的答道。

“奢华之都?那里有什么值得你怀念的?”声音淡淡,却有着一种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意味。

轩辕天音盯着眼前的羊排在发呆,想都没想就随口道:“值得怀念的多了……时尚之都嘛,没有任何一个爱购物爱逛街的女人不喜欢,特别是那里美男也不少啊…唔…还别说,阿拉伯男子的确有很多王子级的美男!”似乎是想到什么般,轩辕天音遗憾般的叹了一口气,“晚上站在音乐喷泉边,来段美丽的艳遇,这才是人生嘛!”

“美男?艳遇?”声音似乎有点阴测测的了。“所以你怀念的其实就是美男跟艳遇了?”

“当然不是…”似乎想了想,又道:“不全是…”

东方祁的脸色原本有点好转了,结果轩辕天音又补了句‘不全是’,只见那清俊无双的脸庞瞬间黑了一大片。

桌上的羊排被放置了一会儿也不那么烫手了,轩辕天音欣喜的自桌上爬了起来,侧头朝东方祁道:“羊排凉了,可以吃…咦?你怎么了?怎么脸色这么难看?”岂止是难看啊,那一张俊美如神祇的脸庞都快变成锅底了……

东方祁默然地看了她半晌,见轩辕天音脸上依然是无所觉的神色,似乎刚刚的话不是出自她口中,又似乎其实她并没有那么在意,只是随口一说…眸中浮浮沉沉,最后淡淡道:“没什么,只是在遗憾,这里不是你怀念的迪拜而已。”

轩辕天音茫然地眨了眨眼,随即当真耸了耸肩,边朝着那散发着浓郁孜然味的羊排,边笑着无所谓地道:“那也没什么,这里也不差。”

仔细认真的看着轩辕天音脸上的神色,发现她是真的觉得这里也不错,并不是自我安慰的话,东方祁脸上的神色总算是好了点,不过心里却在暗暗决定,还是尽早离开这大舜城,虽说这里比上得她口中那什么奢华之都,不过也得防范真的出现一个什么长得跟阿拉伯男子一样的人出现,以后绝对不能让这种男人靠近她方圆十里之内!

“明日咱们就回轩辕宗?”轩辕天音抽空从跟烤羊排的奋战中抬起头来朝东方祁看去,结果当她看到东方祁时,后面的话瞬间被噎回了肚子里,只见身边的男人正一派风轻云淡,目不斜视的执着一双竹筷,夹着一块散发着浓郁孜然味的烤羊排,那竹筷就是那么一夹,然后一措,烤得外焦里嫩的羊肉跟骨头就这么轻易的分开了。

轩辕天音一双眼睛呆了呆,感情这男人是用‘分筋错骨手’来吃羊排的?果然新颖别致得很啊,看到东方祁这么轻易又不失从容优雅的分离出羊肉跟骨头,再看了看自己两只爪子上抓羊排抓得满手的油,轩辕天音默了……

瞬间有了一种高富帅跟*丝的即视感。

就在轩辕天音在心里默默吐槽的时候,只觉眼前一花,什么东西一晃而过,等她垂眸一看时,就发现一只花瓷碗静静的放在自己的手边,碗中装满了被完全剔骨的烤羊肉。复又抬眸瞟向身边的男人,只见他又夹了块烤羊排,正在继续用同样的手法给羊排剔骨……

轩辕天音的眸子一暖,唇角轻轻扬起一抹幅度,以前的她独立惯了,没觉得有人在身边关心照顾自己会有什么区别,如今自己身边有了这么一个时时关心自己,照顾自己,还不计一切为自己的人,这种感觉似乎还不错……

“你刚刚想说什么?不想这么快回轩辕宗?”东方祁专注着手中的‘分筋错羊骨’的大业,还不忘刚刚轩辕天音话里含的那抹犹豫。

嘴里包了满满一口烤羊肉,轩辕天音摇摇头,说话有点模样道:“也不是不想这么快回轩辕宗…只是刚刚突然想起凤家的一些事情,想去北方一趟。”努力将口中的羊肉一股脑儿的咽下后,继续道:“不过转念一想,凤家这次能得到十年大比的第三名,想来他们的事情也应该可以解决了,去还是不去,应该没多大关系。”

“若是想去就去吧,不把凤家的情况了解清楚,只怕你就算现在回到轩辕宗也静不下心来闭关的。”东方祁笑看了她一眼,对于轩辕天音的性子,他不说十分了解,也算有了解七八分,既然当初在古瑶城中她肯出手帮凤家两兄妹,那就说明凤家的事,她一定会管到底。

就在二人说话间,楼道处传来了一阵脚步声,显然是又来了客人到这二楼天台上用饭的。

一群人陆陆续续抱着大包小包的在店小二的带引下走了过来,被安排在离轩辕天音二人不远的几张桌子那,轩辕天音看着这些人手中的行头和背上背的那些东西,眼睛亮了亮,这群人应该是一个戏班子里的成员,而让轩辕天音眼睛发亮的是她看见其中几人手上抱着的东西里,有一样她熟悉的东西,薄薄的纸片儿人、马、各种各样。

“你们这里居然有皮影戏?”轩辕天音好奇地问东方祁,二十六世纪虽是个强大的科技时代,且以前的文化绝大部分遗失,不过在仅存的硕果中,皮影戏这种文化却完好的保存了下来,是以轩辕天音在看见这群人手里抱着的东西后,一眼就认了出来。

“皮影戏?”东方祁微微一愣,目光朝刚刚上来的人群中轻轻一扫,随即恍然道:“这是画剧,据说是两千年前从龙昊西大陆那边流传过来的。”话音顿了顿,随即看向轩辕天音,问道:“你们那里也有?叫皮影戏?”

而此时的轩辕天音在听见‘画剧’两个字的时候,嘴角却是猛地一抽,不过显然她是将‘画剧’两个字给理解错了,她听成了‘话剧’!

神色怪异的点点头,轩辕天音干巴巴的笑道:“我们那叫皮影戏,不过…这话剧的名字,取得……不错,呵呵…不错!”

瞧得她一脸有些艰难地说着‘不错’二字,东方祁挑了挑眉,这幅表情可不像是真心在夸奖啊。

“师兄,难道今年咱们就真的不去北边了吗?以往咱们每年都会去,而且北边的收入比其他地方都要高出好几倍啊,今年咱们不去,咱们的损失可算是有点大了啊。”

不远处一群人落座后,其中一名年轻的成员有点遗憾地对着身边的青年道,由于二楼天台上用饭的人没多少,所以他们的说话声,清晰的传进了轩辕天音二人的耳朵里。

“去什么去,没听见师父说北边半月前突然爆发瘟疫,死了不少人吗?损失大点,总比咱们去感染瘟疫好吧。”被问道的青年叹了口气道。

“说也奇怪,北方这场瘟疫来得着实蹊跷,就连圣医谷的人都没办法查出瘟疫的来源,也研制不出药来。”另一人也开口道。

“听说这场瘟疫让北方死了不少人,很多北方的百姓都举家迁移了,而且听那些从北方逃出来的百姓说,瘟疫发生前,曾经出现过诡异的事情,天空上被血光照亮了一个晚上,且经常能听见女人哀伤至极的哭泣声……”

“不仅如此呢,听说瘟疫发生前,北方突然莫名大旱,干死了不少作物,北方十城百姓颗粒无收,饿都饿死了不少,然后瘟疫突然爆发,又死了不少,若不是那些百姓狠下心来举家迁移,只怕北方的百姓都得栽在这场天祸之中啊。”

“哎…天灾*,天宅*,*还可以挽救避免,这天灾可怎么避怎么救啊…可怜了那些城中百姓哟。”

几人的交谈声清晰的传进了轩辕天音二人的耳中,轩辕天音神色变了几变,连东方祁的神色都开始慢慢凝重起来。

瘟疫,大旱…不管是哪种,都会造成无数百姓流离失所,更严重者,可以说是尸横片野也不为过。

听这些人的谈论中,只怕北方的情况已经不是一般的严重了。

就在轩辕天音跟东方祁二人神色渐渐凝重时,只见东方祁怀中似乎有什么轻轻一震,他迅速伸手探入怀中,从怀中拿出一块质地非常的令牌,似玉非玉,及其透彻。而那令牌一被拿出后,只见令牌猛地一震,然后一束紫光冲天而起,直上九霄。

这方的动静立刻引起了不远处的人群的注意,东方祁神色一沉,一手握住令牌,紫光也随之消失,目光看向轩辕天音,沉声道:“这是天昊皇室紧急令牌,一旦发生重大事件威胁到天昊,天昊皇便会发出求救令……”

“那刚刚就是?”轩辕天音眉心一皱,天昊皇帝这个时候发出这种求救令,显然是因为要寻找东方祁,而寻找东方祁的原因应该就是北方的事情,刚刚听那些人所说,只怕这个时候北方的情况已经不容刻缓,甚至瘟疫还在扩散,有危及天昊的可能。

“看来这次还不能不去北边一趟了啊……”

------题外话------

我又得嚎一次…票票票!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