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天道至尊驱魔师

第六十九章:误打误撞,走狗屎运的天音

无视了耀光那悲愤与憋屈的目光,轩辕天音心情甚好的抱着怀中的狻猊,转身朝着第三层的传送门走去,边走还边不忘招呼身后的几人:“别愣着了,赶紧到第三层去,也不知道第三层中有着什么样的宝贝呢。”

耀光目光幽怨的盯着轩辕天音欢快的背影,轻轻嘟嚷了句什么,便神色恹恹的跟了上去,显然这位龙皇大人对于到手的金子宝石被轩辕天音一并收走且连一个子儿都没有给他留一个的行为是有着相当强大的怨念和委屈

‘嗡嗡嗡——’

当第三层的传送门发出一阵刺眼的银光之后,轩辕天音几人的身形也渐渐自传送门中缓缓现了出来,不过在瞧见这空荡荡的第三层之后,轩辕天音神色顿时一垮,狭长的双眸不相信地四处扫了扫,怎么可能?怎么会什么都没有?不是越到最后就会有越稀罕的宝贝么?为什么这第三层中空荡荡的?这不科学啊!

“咦?你们快看那是什么?”

就在轩辕天音疑惑之际,一旁的月笙突然惊呼一声,随即所有人顺着他手指向的方向看去,顿时齐齐一怔。

目光越过那根巨大的汉白玉石柱,隐隐能瞧见在石柱的后方似乎有着什么东西在发出微弱的光芒,只不过被那巨大的汉白玉石柱给遮挡住了,所以他们在进来后,并没有第一时间发觉到。

当轩辕天音六人越过那排列整齐的巨大石柱后,才发现在这大殿中的角落里有着一个形状怪异且散发着神秘气息的铜镜,不过若说这东西是面铜镜也着实怪异了些,它整个样子承八角菱形,被牢牢的镶嵌在一座约半人高的青铜台上,整个铜黄色的镜面却并不能照出任何东西来,反而似有水波般,在其表面轻轻荡漾着,与其说是铜镜,还不如说是一面水镜。而最奇怪的是,在如此空旷的第三层大殿中,什么都没有的情况下,这座半人高的青铜台和古怪铜镜却放在了这么一个偏僻角落里,这种奇怪的摆放,如何不让轩辕天音等人感到疑惑不解!

一行人中,月笙向来是神经最粗且好奇心最重的一个,当其他人都是目光微带警惕的在审视那面奇怪的镜子时,他就已经快速凑进了青铜台,当先伸出一根手指,然后直直戳在了那如水波般荡漾的镜面上。

众人:“”

“咦?阿音你看我戳进去了呢?”月笙欣喜回头看向轩辕天音,一张妖异俊美的脸上顿时露出一个蠢萌的笑容。

‘嗡嗡嗡嗡——’

可就在月笙那带着欣喜且兴奋的话音一落,那被他手指戳进去的奇怪镜子突然发出了一阵细微的嗡鸣之声。

月笙疑惑地眨了眨眼,依然保持着手戳镜面的姿势,慢慢地转回了头去,“”

‘嗡——’

一阵耀眼银光突然从镜子里爆发出来,与此同时也传来了轩辕天音气急败坏地低喝声:“二货!赶紧把你的爪子撤出来!”

随着轩辕天音这么一喝,月笙条件反射般的身子一抖,然后动作利落的收回了那戳进镜子里的手指,同时一个快速回身一撤,迅速退回到轩辕天音身边,并且将她挡在了自己的身后。

没好气的将挡在自己身前的月笙推开,轩辕天音恼怒的瞪了他一眼,这个二货,什么情况都没搞清楚,就敢这么拿手去碰那面古怪的镜子,嫌活得不耐烦了吗?

似也知道自己刚刚莽撞的举动让得轩辕天音生了怒,月笙在挨了她一记怒瞪之后,立刻缩了缩脖子,朝着一旁的血玉身后移去。

此时那阵银光已经散去,轩辕天音也知道这个节骨眼儿上也不是教训月笙的时候,只能忍着恼怒将目光看向那半人高的青铜台上的古怪镜子,而此时的铜镜却跟之前他们见到的样子却不一样了,只见那原本什么也照不出来的镜面中,似乎有什么影像在晃动,镜面如波纹般轻轻荡漾,镜中出现的影像虽然看得也不是很清楚,但在场的几人又岂是寻常之辈,他们的目力极好,自然将那模糊的影像看得一清二楚。

而就在他们看清楚那镜中的影像后,轩辕天音几人的神色顿时古怪起来,因为因为他们在那模糊的影像中,看到的居然是月笙!

这是怎么一回事?

“啊?我怎么在那镜子里?”月笙一双紫眸猛地瞪大,指着那古怪的镜子就发出一声惊呼。

众人在不远处静静观望了一会儿,见那镜子只是出现了月笙的影像却没有再出什么幺蛾子,基本上就已经可以肯定的排除了危险,便齐齐上前,围在青铜台边,六双眼睛皆是紧紧的带着好奇之色的盯着那缓缓变动的影像。

镜中的人的确是月笙,可是跟现在的月笙却还是有着不小的差别的,比如那镜中的月笙影像似乎年纪要略青涩一些

月笙紫眸一眨不眨的盯着那镜中的自己,咬着手指疑惑道:“奇怪,我怎么觉得这镜子中的画面是如此的熟悉呢?好像好像曾经发生过似的?”整个人再次凑近一些,趴在了青铜台之上,月笙眨巴着紫眸边认真的看着,又细细的想着。

“啊!我想起来了!”

月笙在盯了差不多一盏茶的时间,趴在青铜台上突然猛地一拍台面,惊呼一声,道:“我想起来了,这是我还没有到黑幽林之前的事情,这里我记得这里”月笙激动的隔空指了指那镜中的画面,对着轩辕天音等人道:“这里是那几个老家伙的地盘,就是在那一日,我被那几个老家伙给扔进黑幽林的!”

这边月笙话音一落,那镜中原本只有月笙一人的画面却是突然一转,变成了三个老者跟月笙对面而立,他们似乎在对月笙说着什么,而月笙却是恹恹的低着脑袋,看模样似乎是在挨训般。

然后画面再次一转,断崖之上,弯月高挂,一名玄衣老者站在月笙的对面,对着月笙似乎说了句什么,然后抬手一挥,那原本站在对面的月笙瞬间消失不见,当画面中的月笙再次出现时,一旁观看的轩辕天音就发现了自己颇为熟悉的地方——黑幽林!

镜中的画面一直在变幻,似乎要将月笙的一生全部演绎出来般,围着青铜台边的几人都没有开口说话,所有人的神色似乎都带着一抹若有所思。

“这面奇怪的镜子也忒古怪了点,为什么里面会有月笙的影像?还是月笙以前都经历过的事情?”啸月皱眉疑惑道。

东方祁轻‘唔’了一声,双眸微眯,缓缓道:“或许是应该刚刚月笙触碰到了这镜子,所以它里面才会出现月笙的影像”

“天音,你怎么看?”

轩辕天音此时的神色却显得极为怪异,见东方祁问向自己,她神色莫名的盯了他一眼,然后目光直直盯着那面古怪镜子,对着身边血玉吩咐道:“血玉,你将手放到镜面上去。”

听到轩辕天音的话,血玉二话不说,直接抬手将自己的右手轻轻按在了那镜面,只见他右手刚刚触碰到镜面,然后就整个儿的探了进去。如之前月笙戳进镜面中的情形一样,那镜中银光爆闪,血玉缓缓将手收了回来,六人的目光紧紧盯着那波纹荡漾的镜面,果不其然,没过多久,那镜中就缓缓出现了影像,而这次的影像一出,却并没有立马出现血玉的影像,而是出现了一座峭壁,峭壁顶端有瀑布飞速而下,然后直直落入了下方的水潭之中。

这是

“迷雾山脉中的石林!”月笙惊呼道。

当初初见血玉时,他跟轩辕天音二人就是在这里遇见血玉的。

月笙的惊呼声还未落下,那镜中画面突然一转,再次出现新的影像,而这次出现的影像中也没有血玉的身影,而是瀑布之后,崖壁之中,一株浑身血红,形状似龙的物体在那青石崖壁中散发着微弱光芒。

“血玉龙皇参!”

虽然画面中的血玉龙皇参跟轩辕天音当初得到的那株显得太过小了点,但是轩辕天音还是一眼就认出那是她当初得到的那株,只不过一个是成熟期,一个却还在生长罢了。

就在轩辕天音轻轻开口叫出血玉龙皇参的名字之后,众人的眸光再次一凝,只见那散发着微弱光芒的血玉龙皇参身后,一只体型如小蛇般的血色小蛟龙自崖壁里的缝隙中,慢慢的爬了出来

一旁观看的血玉一双血色的眸子顿时一缩。

那是他自己是幼生期的自己!

当看到这一幕之后,轩辕天音的小脸上突然勾唇一抹莫名的笑容来,然后看着那古怪镜子,轻声笑道:“果然是它,传说昆仑镜可通晓天机,掌控时光之力,得昆仑镜者便可穿越时间穿越空间,昆仑镜一直被放在昆仑天宫之中,却在上古时期遗失”

“你的意思是这就是那遗失的昆仑镜?”东方祁蹙眉问道。不过显然他并认为上界那些家伙会将这种神器交给段家。

轩辕天音轻轻摇了摇头,看着那青铜台上的八角菱镜道:“说它是昆仑镜,却又不是昆仑镜”

“什么意思?”

轻瞟了身边好奇的几人,轩辕天音才解释道:“昆仑镜是上古十大神器之一,在上古的时候就已经遗失下落不明,都道昆仑镜可以通晓天机,又能穿越时间空间,其实常人哪里知道,昆仑镜其实有两面,只有二者合一后,它才能算作是真正的昆仑镜。”

月笙眨了眨双眸,看了看镜子,又看了看轩辕天音,一拍手道:“阿音,你意思是说这镜虽是那什么昆仑镜,但却不完整?”

“嗯!”轩辕天音点点头,“这一面昆仑镜就是通晓天机的那一面,不过不完整的昆仑镜可不能通晓天机,无上法力大减,所以如今它的作用只能是照出一个人所经历过的前半生,我估摸着是上界的那些家伙觉得要寻回另一面昆仑镜是无望了,拿着这么一面也是相当的鸡肋,食之无味弃之可惜,所以就将它给了段家的人”

闻言,月笙脸上闪过一抹可惜之色,道:“那咱们拿着也没什么用啊,还以为是个宝贝呢!’

谁知道他话音一落,只见轩辕天音突然神秘一笑,那笑容怎么看怎么藏着几分得意之色,“那你可错了月笙,我得到这面昆仑镜后,那么它就合该完整了!”

啥?!

轩辕天音一句话,顿时将几人给震得一愣。

“你你的意思该不会是说另一面昆仑镜在你的手上吧?”耀光瞪大了眸子,不可置信地看着轩辕天音道。

轩辕天音嘿嘿一笑,摸了摸鼻尖,道:“跟在我手上差不多。”随即朝东方祁眨了眨眼,道:“轩辕宗的开宗祖师,她当初可不是天道选择下来的人,她是凭着自己的实力强行来的这个世界,而所用的‘工具’就是昆仑镜”

东方祁嘴角不动声色的一抽,这还真是走了狗那啥运,居然误打误撞给捡了个漏啊!

------题外话------

YOYOYO…票票票!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