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天道至尊驱魔师

第六十七章:狼外婆天音,抓狂的神龙

看着这突然从地洞中蹿出来的家伙,月笙、血玉还有耀光三人皆是眸子狠狠一缩。

那是什么东西?

三人居然同时在血脉中感觉到了暴动。

不同于三人震惊且惊疑的神色,一旁的轩辕天音在看清这个突然蹿出来的家伙后却是倒抽了一口凉气,随之眉心狠狠一蹙,一双狭长的眸子紧紧盯着对面的家伙,喃喃自语道:“奇怪…样子倒是有点像,可是身形却不对啊……”

“什么身形不对?你认识这个怪东西?”啸月一双红眸警惕地盯着对面,别看对面那家伙的体积小,跟一只猫似的,可是任谁看过刚刚那个深坑,都会相信只要被那家伙的小爪子拍上一击,不死也得重伤。

是的,那从地洞中蹿出来的正是一只体型跟家猫大小,浑身长满金色毛发的家伙。

此时那个家伙正稳稳地蹲坐在对面,一双金黄色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轩辕天音几人。别看这个家伙只是那样悠闲的蹲坐在那里,轩辕天音几人敢肯定,若是他们有什么动作,那家伙会立刻跳起来,然后一爪子拍过来的。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啊?”月笙皱眉看着对面的家伙,刚刚那凶悍的一爪,让他可记忆犹新啊,若不是他正好脚下一个踉跄,躲开了那一爪,哪怕自己已经化龙成功,挨上那么一爪也得肉疼好久了。“为什么我在它的身上感觉到一股微微熟悉的气息?”

“我也这个感觉。”一旁耀光附和道。

不仅是耀光,连一向很少说话的血玉都是点了点头,沉声道:“我也有!”

“啊?你们都有吗?为什么我没有这种感觉?”啸月在一旁疑惑道,似乎有点不明白为什么月笙他们三人都有这种感觉,同为妖兽,他却没有呢?

东方祁眸光一闪,若有所思地盯着对面那家伙,道:“或许…是因为月笙他们三人同属一脉,而啸月你是妖狼族,所以才感觉不到他们那种熟悉的感觉……”

不得不说,右相大人有时候真是真相帝,总是一语就中。

这不,身边的轩辕天音就缓缓开口了,“狻猊!”

狻猊?那是什么东西?

众人目光疑惑地看向轩辕天音,只见轩辕天音挑了挑眉,看向对面那蹲坐得端端正正的家伙,解释道:“传说龙生九子,个个不同,其中龙的第五子就是狻猊,当然…也有传闻说狻猊应该是第八子,不过这种争议一直到现在都没有结果。”狭长的眸子中金光一闪而过,随即又带点疑惑道:“不过…它这体型可跟狻猊有点不大一样啊,太小了,就算是幼生期,也不应该这般小才对啊?”

狻猊——在汉族神话传说中是龙生九子之一,形似狮子,排行第五,平生喜静不喜动,好坐,又喜欢烟火,当初佛祖见它有耐心,便收在胯下当了坐骑。

听完轩辕天音的解释后,众人都是将惊奇的目光看向对面的狻猊,而那狻猊也怪,明知道对面这些人在打量自己,它却依然是一动不动的蹲坐在那里,摆明了是一副‘任你们怎么打量,我自巍然不动’的模样。

可能是因为狻猊此时表现得不怎么敌视了,月笙脸上带着一抹好奇之色,身子动了动,就想上前几步去仔细看看,不料他这一动,那原本蹲坐在那里的狻猊突然站起,背脊拱起,浑身的金色毛发都炸开般,张嘴就朝月笙发出一声类似警告的怒吼之色,吓得月笙赶紧又退后了一步,生怕那跟小猫似的狻猊又突然蹦起给自己来上那么一爪子。

对上这个样子的狻猊,又听说了它的身份后,月笙等人还真是对它下不了手,不仅是月笙他们,就连轩辕天音都有点头疼,她一样下不了狠手,狻猊是神兽,又是瑞兽,它的身上自有天机保护,谁若是伤了它,必受天罚的,而且就算轩辕天音不怕天罚,可是真以为狻猊是好对付的啊?别以为它现在看着跟小猫似的,像这种传说中的神兽,又是龙之子,谁都不能保证它有没有什么逆天的保命招式,真要打起来,肯定很是让人头疼一番的。

有些头疼的揉了揉眉心,轩辕天音在心里骂娘,不过就是想去抄了段家的老底而已嘛,怎么就从这密道中蹿出一只狻猊来了?她敢肯定这个世界上是绝对不存在狻猊的,看东方祁他们的神色就知道,他们对狻猊可是陌生得紧呢,那么这只狻猊是从何而来的,又在段家的密道之中,这就很好猜了。轩辕天音在心底狠狠地将段家以及那什么凌霄上神骂了千百遍,这只狻猊肯定是那什么凌霄老儿自上界给弄下来的,而段家能让狻猊来守护这密道和下面的密室,她敢摸着胸脯打赌说,这下面绝对是有宝贝,还是不一般的宝贝……

轩辕天音轻咳一声,将双手背在身后,一张冷艳的小脸上一瞬间笑得明媚艳丽,那一双狭长的眸子顿时成了一双弯弯的月牙儿,然后缓缓蹲下身,轩辕天音就用着一种‘狼外婆骗小红帽’的模样,轻柔地对着对面的狻猊哄骗道:“你应该能听懂我说得话对吧?我们没有恶意的,只是想进去那里面……”说着,伸出背在身后的右手,朝那密道入口指了指,然后又对着狻猊笑眯眯地道:“你让我们下去,我也拿一个你喜欢的东西给你,可好?”

看着轩辕天音这幅骗小孩似的模样,她身后的众人皆是神色古怪起来,唯有啸月和耀光二人,脸上明晃晃地写着‘无耻’两个大字。轩辕天音可不管这些家伙在背后怎么议论自己,依旧笑得跟朵花儿似的,看着狻猊,而对面的狻猊在听见轩辕天音的话后,那拱起的身子慢慢放松,接着又是一屁股蹲坐在那里,那像猫又像小狮子的脑袋微微偏了偏,看模样似乎在考虑轩辕天音的话中的意思般。

见狻猊这幅模样,轩辕天音双眼一亮,随即从右手轻轻一晃,自轩辕心锁内拿出了平时祭拜先祖时用的香,然后朝狻猊摇了摇,道:“你若是同意了,这几支香就归你了,我还免费帮你点上,怎么样?”

狻猊那黑色的鼻子向前嗅了嗅,似乎是在闻轩辕天音手中的香的味道般,在空气来回嗅了几次,然后直接甩了一个大白眼给轩辕天音,就把头给扭到一边不再看她。

轩辕天音嘴角微微一抽,她敢确信,她刚刚从狻猊那双金黄色的眼睛中看到了不屑和嫌弃的意味……

狻猊如此不给面子的给了轩辕天音一个大白眼,顿时将她身后几人给看得‘噗呲’一下,喷笑出了声儿。

乖乖…这狻猊可真是逗啊,还是第一次有谁敢这么不给轩辕天音面子,直接甩了她一个嫌弃的大白眼。

居然被嫌弃!

轩辕天音忿忿不平地瞪着狻猊,对于狻猊的嫌弃之意,轩辕天音感觉到满满地‘恶意’。

而狻猊也毫不示弱地瞪着她,满眼都是‘不要以为我体积小,智商就低,你拿那种垃圾给我,我可不会要,平日里我都用的是贡香!’。

“咳…天音,你或许应该想个什么其他的法子。”东方祁轻咳一声,清泉般清洌的眸子中满是笑意,看着跟狻猊大眼瞪小眼的轩辕天音,东方祁努力压下想要扬起的唇角,这个女人的这幅模样,显然是愉悦到了他。

恼恨地瞪了身后东方祁一眼,轩辕天音磨牙道:“想笑就笑,也不怕憋出内伤来,从而不举啊!”

不举?

东方祁眉梢一挑,眸中闪过一抹幽光,憋笑跟不举似乎没有什么关系吧,而且被人如此质疑自己作为男人的能力,还是自己最爱的女人的质疑,右相大人觉得,有必要找个机会好好跟她‘探讨探讨’这个问题了,让她知道知道,自己到底是举还是不举……

被东方祁那种幽幽的眼神看得浑身一激灵,轩辕天音瞬间想起自己似乎说错了什么话,不过此时可不是思考这些的时候,再次转头看向对面那让自己头疼的狻猊,见那货还是一副嫌弃不买账的模样,轩辕天音在心里哀嚎一声,神龙…只能靠你了啊!

“临、兵、斗、者、皆、正、列、在、前、诛邪!”

轩辕天音双手快速结印,九字真言决脱口而出,只是一双狭长的眸子此时却是充满了‘恶意’的盯着狻猊,心里狠狠地道:让你这货傲娇,待会有你受的!

‘吼——’

一声嘹亮的龙吟之声响彻天际,强大的龙威瞬间降临在大舜城的中心处,当神龙那庞大的身躯自混沌空间中破空而出后,整个大舜城的百姓皆是目瞪口呆,神情呆滞。

“神龙…。天啦…真的是神龙啊!”

“轩辕神女…神女真的降临了……”

庞大的五爪金龙盘卧在大舜城的上空,几乎将整个大舜城都笼罩在它身躯的阴影之下,神龙巨大的龙头微微一侧,金瞳扫视周围一圈之后,却并没有见到什么大战的情况,金瞳中闪过一抹疑惑,随即身躯微微动了动,然后动作却是一凝。

“嗯?”

在空中发出一个疑惑的声音,神龙立刻将目光看向下方轩辕天音所在的方向,准确说是盯着了轩辕天音的对面某个家伙的身上。

“这是……”

不待神龙说完,那狻猊在神龙的气息出现后,一双金黄色的眸子便是狠狠一缩,随即朝着那破空而出的庞然大物发出一声大吼。

“吼……。”

神龙金瞳微微一眯,庞大的身躯上顿时金光闪烁,随即它化作一道金光,直接掠下了上空,来到了轩辕天音身边。

缩小身形的神龙围着狻猊打量了一圈,然后吃惊道:“这是狻猊!”

“嗯,的确是狻猊!”轩辕天音有点无奈地点点头,看着神龙耸了耸肩,道:“神龙,我是实在没办法了,打又不能打,赶又赶不走,只好让你出来了。”

“这里怎么会有狻猊出现?”神龙疑惑道。

“还能是什么,肯定是被上界的那些家伙偷偷弄下来的呗。”轩辕天音嗤笑一声,随即道:“神龙,这狻猊好奇怪,样子怎么跟传说相差那么大…跟一只小猫似的。”

跟小猫似的狻猊似乎不满轩辕天音如此评价自己,朝着轩辕天音吼了一声之后,又将目光看向了神龙,不仅是看向了神龙,它还慢慢地朝着神龙走了过去,用力嗅了嗅神龙身上的气息之后,那双金黄色的眸子顿时一亮,随即发出一声似愉悦又似欢呼的声音,朝着神龙猛地扑了过去。

不过在听到狻猊那声欢呼之后,神龙整个人都不好了,龙尾一摆,直接将向自己扑来的小狻猊给扫了出去,怒吼道:“走开,谁是你父亲,本神龙还没找伴侣呢!”

轩辕天音闻言被口水一呛,发出一连串的咳嗽声,一张小脸憋得通红,目光古怪地盯着神龙,随即在东方祁的轻拍后背给自己顺气之下,才艰难地开口道:“神龙…你…哈哈哈哈……。”

听着轩辕天音的爆笑之声,神龙原本阴沉的神色更是阴沉了几分,不过它却什么也没说,只是将一双金瞳死死盯着对面那满脸委屈的狻猊身上。

“哈哈哈…哎哟喂,神龙…你可别告诉我,你这一大把年纪了,连个老婆都没找啊…哈哈哈……”轩辕天音笑得上气不接下气,抬手抹了抹眼角笑出的泪花,在看见神龙那阴沉的神色后,又是憋不住‘噗呲’一声,笑了出来。

“天音!你若是再笑,我可就回去了!”神龙怒瞪轩辕天音,低吼了一句。

“不…不笑了…哈哈…我真不笑了,你别回去啊!”轩辕天音一手攀在东方祁的身上,一手揉着自己的肚子,赶紧对着神龙讨饶道。

“哼!”神龙冷哼一声,却也真没有不管轩辕天音而重回混沌空间。

轩辕天音揉着被笑疼的肚子,忍着笑转开话题道:“神龙,为什么这狻猊的体型这么小,即使是幼生期的狻猊也不该只是这么小才对啊。”

对于轩辕天音刚刚居然笑话自己,神龙仍旧有点意难平,恨恨地瞪了轩辕天音一眼,凉凉道:“蠢丫头,你那双眼睛长着是好看的?没瞧见那狻猊脖子上套着什么吗?”

嗯?

经神龙这么一提醒,轩辕天音顿时将目光看向了不远处神色还有点委屈的狻猊,在瞧见它脖子处时,目光微微一凝。

还真有东西啊,那类似黄金的项圈正好是掩在它的毛发中,又是因为颜色相近,若是不仔细看,还真是注意不到。

当看到那类似黄金项圈后,轩辕天音的眸子微微眯起,“你不会告诉我这是‘锁神圈’吧?”

锁神圈,顾名思义就是封锁神仙法力的法器,神都能被锁住,更何况一只神兽狻猊呢。

“你是傻了还是傻了?”闻此言,神龙毫不犹豫地骂地天音一句,提醒道:“真正的锁神圈在哪里你会不清楚?”

是的,轩辕天音非常清楚正在的锁神圈在何处,那可是一直在她们轩辕家里收藏着的啊,当年小五十岁的时候,家中长辈把锁神圈给了小五,当作防身法器,自小五十岁那年得到后,就一直当臂环戴在身上的,更何况锁神圈是一对子母圈,可不是这样单一的一只。

轩辕天音眯着眸子打量着狻猊脖子上的那只项圈,摸着下巴,道:“这应该是仿造锁神圈而做的,难怪这只狻猊的体型只要这般大小,看来是被它脖子上的那玩意可锁住了灵力。”话音一落,随即轩辕天音笑眯眯地拍了拍双手,对着狻猊道:“喂…虽然你刚刚嫌弃我给你的香,不过若是你肯放我们下去,然后答应跟着我,我就找机会给你把脖子上的东西弄下来,以后还天天拿特贡香给你,怎么样?”

闻言,狻猊怀疑地看了轩辕天音,又怯怯地瞟了神龙一眼,一双金黄色的眸子中闪过思考和挣扎之色,在轩辕天音都开始等得不耐烦的时候,狻猊朝轩辕天音低低地吼了句什么,然后看着神龙轻轻点下了头。

神龙金瞳一眯,神色带点威胁地看着狻猊,然后在轩辕天音等人不解地目光中,低吼了一句‘休想’后,浑身金光一闪,逃似的退回了混乱空间,留下轩辕天音等人一脸疑惑地站在那里,看了看空地,又看了看神色有点萎顿的狻猊。

“喂…你刚刚对神龙说什么了?它干嘛那么急吼吼地跑了回去?”轩辕天音走过去,将狻猊一把抱了起来,点了点它的额头,疑惑地问道。

似乎觉得轩辕天音怀里很舒服般,狻猊舒服地在她怀中翻了个身,又低低了吼了一句什么,便有点神色恹恹地埋着脑袋不语了。

轩辕天音挑眉看了看它,随即耸耸肩,听不懂啊…不过没关系,反正这只狻猊以后都跟着自己了,等把它脖子上的那个项圈给摘掉后,它就应该能说话了。

这么一想,轩辕天音顿时心情大好起来,朝身后东方祁等人指了指那个密道的入口,道:“走吧,下去吧,我倒想看看那里面有着些什么宝贝……”

------题外话------

又到月底了,妹纸们…月票、评价票呢?嘿嘿…快给我吧!(做可怜状……)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