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天道至尊驱魔师

第六十四:(此章无名!)

大战落幕后,整个古瑶城中陷入了疯狂的欢呼声中,毫无疑问的这次十年大比的冠军连个人赛都不用再比试了就稳稳落在了轩辕宗的头上,且这个结果都无人发出质疑之声。

质疑什么?昊天大陆的第四代神女都出现了,还需要比吗?没瞧见之前的那两场战斗人家神女的实力是什么?跟神女打?嫌自己活得太长?

瑶池楼

相对于外面的欢闹声,此时瑶池楼中却显得十分诡异的安静,能容乃上百人的议事厅中,轩辕宗的弟子包括大长老在内,皆是目光如狼似的盯着首座上的三人,一时之间都没人说话。

而被这么多双‘热切’的眼神注视着,首座上的三人依然坐姿优雅,微微低着头,不动声色的慢慢品着茶。

“我说宗主啊…这…她的身份你是早就知道了吧?”似乎忍受不了这种安静的气氛,大长老率先朝着东方道一发问,本来是想说‘这臭丫头的身份’,可是话一道嘴边才惊觉的想起这‘臭丫头’按宗内的规矩,似乎辈分比他还高,如此一想,大长老立刻舌头一个打结,将到嘴边的话又给吞了回来。

被‘质问’到的东方道一眼皮子动了动,斜睨了身边依然当没听见似的轩辕天音跟东方祁二人后,才淡定地道:“本宗不知道!”

你骗谁呢!?

一句话一出,东方道一瞬间接收到所有人不相信的目光。

“不过……”就在这些目光齐刷刷地射来时,东方道一却一个大喘气似的再次悠悠开口道:“本宗是自己猜出来的。”

轩辕宗众人:“……”

大长老老脸一抽,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目光幽幽地瞪着东方道一,心里却在怒吼,你就算是自己猜出来的,好歹也给咱们透个底儿啊,神女就在咱们眼皮子底下晃来晃去,咱们都不知道,你这不是成心看我们笑话吗?老夫还几次调侃过这丫头呢,万一被那小心眼儿的丫头给记恨住了,你帮我扛啊?

不仅大长老在心里默默咆哮,精英堂的齐昀几人也在心里咆哮啊,宗主啊,你若说你收的第二个嫡传弟子是神女,咱也不会费劲儿的去寻麻烦了,还被神女阁下给修理了一顿,这不是坑我们精英堂吗?

面对轩辕宗众人微微有点扭曲的神色,东方道一轻咳了一声,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胡须,转移话题道:“大长老,现在三长老在何处?”

闻言,众人微微一怔,才想了起来今日跟段家的人大战的时候,似乎没在广场上见到三脉的三长老。

似乎问到了正事儿后,大长老的神色立刻恢复正常,道:“果然如宗主当日所料一样,半月前,三长老偷偷溜出了瑶池楼去了段家所在的庄园内,老夫一直偷偷跟着她,亲眼见她进去的,在她返回瑶池楼后,老夫就将她擒拿了下来,如今已经废了灵力,被关在后院中的密室内。”

东方道一闻言点了点头,又问:“宗内二长老可有消息传来?”

“有,几日前二长老传来消息,宗内的三脉弟子皆被关押,等候宗主回宗处置。”大长老道。

“先关着吧,等过几日我们便启程回宗。”东方道一道。

“宗主,那段家的其他人怎么办?”大长老微微皱眉,若是斩草不除根,只怕春风一吹,又会再生啊,“如今在古瑶城中的段家人已经生死,可是段家的家主却在发现事情不对之后,提前逃了,还有段家本家之人,我们……”

“段家…一个不留!”就在大长老话还未说完之时,一旁一直没说话的轩辕天音突然冷声开口。

对着所有人看过来的目光,轩辕天音神色依然冷的跟块寒冰似的,狭长的眸子中,在提到段家的时候,那强烈的杀气依旧不减。

“你们几日后回轩辕宗,我明日动身去西域。”轩辕天音一身冷冽的气息缓缓起身,“之前我就说过,凡是伤害我轩辕一族的人,我一个都不会放过。”

“我陪你一起去。”看着神色冰冷的轩辕天音,似也知道段家的所作所为是触碰到了她的逆鳞,若是不为轩辕无双和轩辕无忧报仇,就不是轩辕天音了,东方祁轻轻握住轩辕天音的一只手,毫不犹豫地道。

“也好,段家的确是该彻底清理了。”东方道一缓缓点头,老眼中也有寒光闪过,当年第三神女陨落的真相,轩辕宗同样不会善罢甘休。

……

是夜,窗外大雨倾盆,似乎想要将白日里的大战痕迹全部冲洗干净般,轩辕天音双手抱胸站在窗前,面色沉静地看着窗外,房间里除了窗外那哗啦啦的雨声,便再听不见任何声音。

“哎……”一声幽幽的轻叹声自房间里响起。“没想到当年对我跟无双出手的居然会是段家的人。”放在床头上的古朴玉佩发出一阵微弱的白光之后,轩辕无忧虚幻的身影自玉佩中现了出来。

“你真的觉得主谋会是段家?”轩辕天音回身看向坐在床边的轩辕无忧,一张小脸上面无表情。

闻此言,轩辕无忧微微一愣,随即眉心轻蹙,同时也在心里思索着轩辕天音话里的意思。

轩辕天音冷冷勾唇一笑,笑意却不达眼底,冷声道:“段家的那位老祖凌霄上神也只是破空飞升的人而已,他有那么大的本事和胆量敢对你们出手?”

“而且对付轩辕一族对他们段家有什么好处?他们既不是妖魔鬼怪,也不是异族,跟我们轩辕一族没有任何的冲突,他们为什么会对轩辕一族的人出手?”

轩辕天音缓步走近软榻边,坐下后,抬眸看向轩辕无忧,继续道:“一直将我们一族视为眼中钉的是谁?谁才是幕后黑手!”

“你是说……”轩辕无忧漂亮的丹凤眼微微一眯,眸底有精光一闪。

看着轩辕无忧了悟的神色,轩辕天音轻轻点头,道:“我们可以做一个这种假设,当初段家那位老祖飞升后,只是有族人还留在这里,可是他飞升上界之后,若是被上面的某些家伙给收买,你觉得他会怎么做?”

“上界的那些人下不来,段家却有族人留在昊天大陆…凌霄上神可以通过血脉之力联系他们……”轩辕无忧眯着眸子若有所思,只是脸上的神色却是越发的肯定,“他们当真是无孔不入啊,这种办法都能想到。”

轩辕天音嗤笑一声,冷声道:“这就是所谓的‘无所不用其极’啊。”

“所以你之前在议事厅才会说必须要将段家斩草除根,为我跟无双报仇是其一,其二是为了彻底断绝凌霄上神留在这里的血脉之力,避免他们再派一个人仙阶别的强者下来。”轩辕无忧眼底闪过一抹恍然之色,随即脸上带上一抹惊奇地笑容看着轩辕天音,道:“行啊你丫头,脑子转得挺快的啊。”

“你以为我是你啊。”轩辕天音没好气地白了她一眼,“不仅是避免段家的人再次动用血脉之力引来一位人仙阶别的强者下界,只要段家的血脉从此断绝,那么上界跟这里的联系就会少一个,他们以后想要插足这里,就不会那么容易了。”

被轩辕天音给鄙视了一下的轩辕无忧也不生气,反而乐呵呵地一笑,道:“行,既然如此,明天一早,咱们就去西域段家的本家,将他们的老巢给血洗了……”

“错了!”轩辕天音朝正乐呵呵的轩辕无忧伸出一根手指左右摇了摇,道:“不是咱们,是我跟东方祁,而你必须跟那老头儿回轩辕宗去。”

一听见轩辕天音居然不带上自己,还要人自己跟东方道一回轩辕宗,轩辕无忧顿时就不干了,噌地一下从床上跳了起来,瞪着轩辕天音嚷嚷道:“凭什么啊凭什么啊…我在空塚里呆了千年了,还不容易有机会到处去走走,你居然不带上我?臭丫头…有你这么不体谅长辈的晚辈吗?”

嚷完后,轩辕无忧一个‘漂移’直接飘到轩辕天音面前,大眼瞪着小眼,继续嚷:“你跟东方小子一起还不带上我,难道是嫌弃我这颗电灯泡瓦数太高了不成?”

轩辕天音闻言小脸一黑,面对着像一架机关枪似的吧啦吧啦开腔的轩辕无忧,她此时觉得脑门上的青筋一抽一抽的疼,“说什么呢!我让你跟着回轩辕宗是想将澈儿交给你!”

啊?将韩澈交给自己?

轩辕无忧一愣,神色有点呆滞不解地看着轩辕天音,似乎有点反应不过来轩辕天音这又是上演的哪一出。

无语的白了她一眼,轩辕天音无奈道:“原本将澈儿带在身边就是为了教好他,可是我这段日子为了这为了那的到处跑,一直都没时间好好教导澈儿,澈儿的天赋很好,又是难得的天生阳脉,我把你留在轩辕宗就是想让你帮我好好教教澈儿……”

当初正是因为韩澈是天生阳脉,可以修行轩辕一族的术法,轩辕天音才收了韩澈为徒,可是随着一件事接着一件事的发生,轩辕天音能教导韩澈的机会简直少之又少,韩澈若是再跟自己到处跑,这样就会耽误了韩澈,所以轩辕天音才会想到将轩辕无忧留在轩辕宗,并且这次去西域也不会带上韩澈。

轩辕无忧是驱魔龙族第六十代传人,由她亲自教导韩澈,轩辕天音相信,将来的韩澈一定会成为至强者,而且……轩辕天音转头看向窗外漆黑的天幕,眸中闪过一抹复杂之色……

她早晚都会破空飞升去上界的,韩澈不可能永远能跟着自己,若是她飞升之后,这里的一切就要交给韩澈了,希望在她飞升之前,韩澈能成为一个可以独当一面的强者,也能在这片大陆上延续她驱魔龙族一族的荣耀。

“哎…好吧,我听你的,留在轩辕宗教导那小家伙。”看着轩辕天音的神色,轩辕无忧无奈地叹了一口气,这丫头心里想的什么难道她会不知道么,不过…这个丫头的身上的担子也着实太重了些,能帮她分担一些,就分担一些吧。

听到轩辕无忧的回答后,轩辕天音转头挑眉看着她,似乎有些意外轩辕无忧居然这么快就答应了,毕竟这个姑祖婆婆给她的印象并不是一个多靠谱的家伙啊。

被轩辕天音这种眼神给盯住,轩辕无忧也不由地一脸黑线,没好气地瞪着她,这是什么眼神啊?自己有这么难以让人相信么?

悲催地揉了揉眉心,轩辕无忧有些郁闷地道:“我这人品哟……”说完直接飘身朝床上的玉佩飞去,在进入玉佩前时,似乎有些不甘被轩辕天音如此怀疑自己的人品,却又不能反驳些什么,只能咬牙恨恨地道:“不过我若教导那小家伙可不会对他手下留情!”说完后,就直接钻进了玉佩中。

看着轩辕无忧消失的身影,轩辕天音盯着床头上那块古朴的玉佩无声一笑,轻声道:“越严厉的手段才能教出最厉害的徒弟啊……”

------题外话------

我已经不知道说什么了,昨天晚上我11点多才下班回家,一晚上没吃饭的我跑去一家24小时营业的超市买东西吃,我边吃着手里的东西,边用手机在发消息,然后背后突然窜出一辆摩托车,我只感觉到肩上被猛地一拽,什么都没反应过来,包就被人抢走了!

尼玛…这就传说中的飞车党吗?街道两边还有人呢,还有商店呢…就这么正大光明的抢劫,这是什么鬼啊?

(我诅咒那抢了我包的飞车党,早晚哪天你们在逃跑的时候撞上一辆大货车!)…。包里就一两百块的零钱而已,至于抢劫么?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