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天道至尊驱魔师

第六十三章:(呜呜,赶在12点前写粗来了

惊变突然出现,在感受到那股庞大的威压如巨山般当头压下时,所有人的神色皆是变了变。

“呸!”月笙在一旁狠狠吐了一口唾沫,紫眸恶狠狠地盯住那突然自空间裂缝中出现的白袍老者,不耐地道:“这段家怎么回事啊,杀了小的,老的跑了出来,杀了老的,更老的跑了出来,这段家简直就是一群马蜂窝啊!”

同样神色严肃警惕地看着那突然出现的白袍老者的啸月等人,却是眉心紧皱,沉声道:“可是这老家伙好强。”

闻言,月笙点了点头,的确好强,一张妖异的俊脸越发凝重。

一举灭杀了段元君后,神龙就立刻回身护在了轩辕天音身边,此时一双金色龙目微眯,若有所思的盯着那白袍老者,随即冷哼一声,“区区人仙而已,也敢大言不惭要杀本神龙守护的人,笑话!”

人仙?

众人微微一愣,刚刚被这突来的神威给惊住的所有人在经过神龙这一提醒,瞬间反应过来……

这来人不是段家那位老祖啊?

其实这位突然出现的白袍老者还真不是段家那位已经到了上神阶别的老祖,虽然昊天大陆是一个新生小世界,不过当初天道在创建它时,却订下过天地规则,不同位面的是不允许互相来往的,特别是上界跟梵境的那些所谓的诸天神佛,更是被天地规则拒绝在外。

不过如今天道已经处在消失的边缘,天地规则已经不稳,对于上界和梵境的压制力已经出现了漏洞,像当初清平城里的那次,梵境中的某位用全身神力能凝聚一只佛掌降临这里惩罚沈夫人,而这次也同样是如此,段元君他们靠血脉之力已经撕开了空间裂缝,上界的人在察觉到血脉之力的波动后,便能依靠这股血脉之力,从而自空间裂缝中投下一位强者下来。

不过…虽然天地规则已经不稳,可是压制还是同样在的,能从上界下来的人,只能是上界中实力最低的人,而这位白袍老者的实力正如神龙所说是处在人仙阶别,所以他能钻了这天地规则的空子,降临下来一段时间,只要在天地规则还未发现的时候返回上界,那么天罚就不会找上他。

虽然这位白袍老者的实力在上界是最弱的人仙阶别,可是在这些还未三花聚顶,破虚空转灵力蜕变神力的人来说,他却是这里唯一的强者了。

在听见这位突然出现的白袍老者并不是段家那位有着上神实力的老祖之后,轩辕天音在心底也悄悄松了一口气,她平日里虽然嚣张,但却不是傻子,‘上神’是什么级别的强者,她还是知道的,那可不是她能对付得了的,当然也只是暂时对付不了而已。以前她就听夙离提起过三花聚顶,破空飞升后的实力,‘人仙’这个阶位虽然很陌生,不过肯定是比不了夙离全盛期时的上仙境,听刚才神龙所言,这个白袍老者应该只是刚刚飞升上界没多久的人,若是尽全力拼一把,也不是不可能会打不过……

“哈哈…五爪金龙的确是天地间至强的存在,老夫的确是人仙境,不可现在的你可也只是一道龙魂而已,那位轩辕一脉的传人的实力直接影响你的实力,她才炼虚合道境的大乘后期,你觉得你现在有什么资格在老夫面前逞威风?”

就在轩辕天音等人在心中心思翻转之时,那白袍老者突然哈哈一笑,目光戏谑且得意地看着神龙,其脸上神色充满了不屑。

听得如此蔑视的言论,神龙顿时一怒,在空中翻腾一圈,金色龙目中凶光四溢,“本神龙即使如今只是一道龙魂,却也不是你这种杂碎可以比拟的,既然你违反规则下界,那么就给本神龙留在这片大陆吧……”

神龙仰头发出一声嘹亮的龙吟之声,然后带着‘呼呼’风声,朝着那白袍老者猛地俯冲过去。

“给本神龙死!”

‘嘭嘭嘭——’

巨大的能量爆炸声顿时响彻天际,连轩辕天音也被神龙这突然的爆发给吓了一跳,不得不身形快闪,远离了打斗的波及区。

轩辕天音退回到众人身边,在东方祁的搀扶下,快速地恢复体内灵力,一双眸子却紧紧盯着高空之上那打的难解难分的一人一龙,这种级别的强力交锋,让得下方所有人群都是目瞪口呆。

神龙如今只是一道龙魂,实力上的确是大打折扣,轩辕天音眉心轻蹙,心想等这次事了,她就全力闭关冲击渡劫期,等到她凝聚三花之后,便去那明昊海上走一趟,不管怎么说,一定要将龙骨给弄到手,势必要收集齐所有材料让神龙复活。

‘轰——’

又是一阵地动山摇,空中一人一龙各自分开,却依然目光紧紧盯着对方,此时那白袍老者气息有些不稳,一张老脸显得有些阴沉,显然他也没想到神龙居然会如此难缠,都只是一道龙魂了居然还能跟自己拼这么久而不落下风。

若是他这个想法被上界那些位于众神之巅的家伙们知道的话,指不定会笑成什么样呢。

驱魔龙族一脉的守护神龙是谁?它可是当年大洪荒时代的龙神,崆峒海上不死龙族一族的至高皇者,就算它如今只是剩下一道龙魂,若是轩辕天音的实力已经三花聚顶,体内灵力已经蜕变成神力,同一阶别的中的人,谁都不是她的对手,他如今能跟神龙拼这么久,就已经是非常不错了,居然还敢小看神龙,这不是茅厕里点灯,找屎吗?!

空中一人一龙在分开一瞬之后,只见神龙浑身金光一闪,再次朝着白袍老者猛冲了过去,张口就是一道金色的炽热龙息。

在察觉到那带着强烈高温的龙息如火舌般扫射而来时,白袍老者神色一凝,双手朝前狠狠一握,一面带有古朴气息的铜色护心镜便凭空出现在他双手之中,从那护心镜上的宝光来看,这必然是一件法器,就是不知道是什么阶别的法器而已。

“阴阳护心镜——倒转乾坤,逆阴阳!”

白袍老者手持护心镜,对着那扑面而来的龙息便是照了过去,随着他一声低喝,只见那铜色的护心镜镜面一阵白光闪烁,强烈闪烁的白色光芒如一个小太阳般,在金色龙息扫来的之际,居然将龙息给挡住了,不仅如此,在龙息被挡住后,白袍老者双手再次一抖,只见那被挡住的龙息猛地一颤,然后如一道反折的光线般,迅速的折返了回来。

而也就是在这时,一直站在人群中恢复灵力的轩辕天音却是出手了,素手轻轻一扬,一面铜色九宫八卦盘也被轩辕天音自轩辕心锁内拿了出来。

九宫八卦盘又称八卦九宫咒轮盘,与天珠、天铁、嘎乌、绿松石、琥珀和珊瑚一起,为密宗的辟邪七宝。

在风水术师的手中,九宫八卦盘能起到辟邪镇宅的妙用,可是一旦它落在术士手中,却是一件极为不错的法器,特别像驱魔龙族这样生来便为降妖除魔的人的手中,它立马就会变成一种大杀器!

轩辕天音手中的八卦九宫咒轮盘源自密宗祖师,曾在大雪山上净化千年之久,其中蕴含的灵力可想而知。

在白袍老者拿出那‘阴阳护心镜’的时,轩辕天音就立刻从轩辕心锁中拿出了‘八卦九宫咒轮盘’,然后右手用力一抛,只见那铜色八卦盘快速旋转着飞去了那方的战斗圈,顿时一阵金光闪烁,渲染了整个天际。

“天道无极——乾坤列阵,逆转阴阳,召文殊九宫八卦图,镇压四方!”

轩辕天音扔出八卦盘的同时,双手手印快速凝结,然后朝着那飞出去的八卦盘猛地一指,厉声一喝。

狭长的双眸泛着冷冽的寒光,直直看着那双手持着护心镜的白袍老者,在心里冷哼一声:转乾坤,逆阴阳?那就看看我们谁的更胜一筹!

‘轰——’

天空之上金光闪烁间,一道巨大的九宫八卦阵陡然出现在空中,正正将整个万人广场的上空都是覆盖住了,同时也将那白袍老者给罩了进来。

轩辕天音手势一变,抬手朝着白袍老者一指,喝道:“转乾坤!”

‘嗡嗡嗡——’

被巨大的金色九宫八卦阵所覆盖的空间开始出现强烈的震动,随即那朝着神龙反射回去的龙息瞬间一顿,仿佛被静止住了般,停在半空一动不动,连那跳动的金色火苗都是不再颤动。

当发现这一巨变之后,白袍老者瞳孔猛地一缩,抬手便想用手中的‘阴阳护心镜’的力量冲破这个九宫八卦阵,却不料轩辕天音的声音却再次响起。

“逆阴阳!”

‘轰——’

天空顿时有亮便暗,若不是九宫八卦阵上的金色光芒一直闪烁着,这突然暗下来的天空,还真会变成伸手不见五指。

不等众人有所反应,轩辕天音的手势再次一变,复杂的手印再次凝结,朝着空中那散发着光芒的八卦盘猛然一指,喝道:“文殊菩萨借法,九宫八卦阵启,禁封万物!”

‘嗡嗡嗡嗡嗡——’

铜色八卦盘在空中猛地一震,随即化作一道金色直冲九宫八卦阵的中心,化成阵眼,此时…阵成!

万物禁封,封万物,轩辕天音动用九宫八卦盘,其实主要还是一个拖字决,她在拖也在等,等天地规则发现这道不属于这里的气息,等天罚降临……

在之前神龙跟这白袍老者一番狠斗下来,别人或许察觉不到,但是轩辕天音作为驱魔龙族的传人,又跟神龙息息相关,她立刻能察觉到神龙体内此时的虚弱,她自己如今的实力太差,而神龙又只是一道龙魂,对付人仙境的强者,还是太勉强了啊,所以她才会在这是选择动用九宫八卦盘,在阵中,她是控制阵眼的人,只要她能控制八卦阵将那白袍老者给拖住,等到天罚降临时,她便赢了。

轩辕天音成功启动阵法后,也不等所有人有反应,直接对着身边的月笙、血玉、啸月和耀光四人吩咐道:“月笙,你们四个上去帮神龙,一个不行,咱们就群殴!”

月笙几人闻言眸中都闪过一抹凶光,群殴啊,这是他们最喜欢做的事情。二话不说,四人立刻身形一闪,直接蹿了出去,直奔那白袍老者而去。

看到这一幕的所有人皆是忍不住嘴角一抽,这是要群殴的节奏吗?

轩辕天音此时可管不了这些人心里的想法了,原本一双清冷的眸子中,此时已经隐隐有了忧色,目光不着痕迹地看向天上的神龙,藏着袖中的手微微收紧。

就在轩辕天音双手越收越紧的时候,一只微凉却又有力的手掌轻轻握住了她的手,并在握住之后,手上微微一个巧劲儿,将她的紧握成拳的手给轻轻掰了开来。

“手不疼吗?”清凉地声音从身边沉沉响起,轩辕天音微微一怔,转头看向脸色有点不豫的东方祁。

东方祁低头看向被他握住的白嫩小手,眸底闪过一抹心疼之色,伸手在那掌心明显有了几个掐痕的地方揉了揉,随轻声道:“还有我!”轩辕天音的情绪变化,虽然只是那短暂的一瞬,却还是被身边的东方祁给捕捉到了,而且东方祁向来精明,从之前的那番战斗来看,明显是神龙占了上风,可轩辕天音为何会动用这种阵法来封闭外物,只要东方祁稍稍动动脑子便也知道轩辕天音在拖时间,而唯一能让她这么做的原因,只怕还是在神龙的身上,因为跟那白袍老者对战的一直是神龙,若神龙一直是稳占上风,没有任何不妥之处的话,轩辕天音绝对不会做出这种举动来的。

轩辕天音强撑着的自信神色微微一软,看着东方祁的那双清冷眸子里终于浮出了一抹明显的忧色,却依然紧抿着红唇,因为她不能露出担忧之色,这样不但会引起人群中的慌乱,更会让那白袍老者抓到神龙的把柄。

看着轩辕天音如此倔强的模样,东方祁轻叹出声,不顾此时身边还有很多人看着,抬手抱住轩辕天音,如玉的脸庞蹭了蹭轩辕天音的发髻,轻声中带点无奈地道:“其实…你可以试着多靠我一点,或许我会更高兴很多。”吻了吻轩辕天音的额头,东方祁朝她淡淡一笑,“让神龙和月笙他们退回来吧,我去!”话落,也不管轩辕天音答不答应,直接转身,整个人瞬间自原地消失,当他再次出现时,已经稳稳地站在月笙几人跟白袍老者的战圈中间。

看着突然出现的东方祁,月笙等人皆是一愣,随即便看到东方祁朝他们摇了摇头,笑道:“我来跟他交交手,你们下去护着天音。”

“你行不行啊?还是一起上好了。”血玉眉心一皱,他可是知道东方祁对轩辕天音来说是有多重要的,若是让他一个对方这老家伙而受了伤,主人可不是得心疼死啊。

知道血玉这冷面煞神是担心自己,东方祁会心一笑,眼眸深深地看了他们一眼,认真道:“相信我,你们下去保护天音。”

“好!那你自己小心!”本来啸月等人还想反对,可是月笙却是深深地看了东方祁一眼,点头答应了,啸月他们不熟悉东方祁,或许不知道,不过月笙却是熟悉这个男人的,这个男人若没有十分的把握,绝对不会夸下这样的海口。

见四人退了回去之后,东方祁才转身淡淡地看着那白袍老者,清洌的眸中却并没有像月笙他们那样含着警惕和凝重,整个人身上都带着一丝漫不经心。

“你是何人?”

东方祁的神色,让得白袍老者双眸眯了眯,同时却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这个年轻人给了自己一种很危险的感觉。

“一般问别人是谁的时候,不是应该先自报姓名吗?”东方祁目光淡淡地看着他,似乎就像看着一个平常老人而已。

白袍老者冷哼一声,“蝼蚁而已,有什么资格知道老夫的名号!”

东方祁却神色不动,似乎对于被人评价成蝼蚁根本不动气般,语气依旧淡然,不过那话可就不是这么淡然了,“我只是担心你唯一一次让别人知道你是谁的机会浪费了而已,既然不想说,那么就不说吧,而且…我本来也并不大关心你到底是谁!”

白袍老者双目一寒,虽然东方祁一直是副淡然的模样,那语气都是淡淡的,可是他从出现到现在,整个人从头到脚都透着一股嚣张,更甚至准确点来说,他浑身上下都透出一股嫌弃之意……

嫌弃?还是嫌弃的自己!

这让得这位人仙实力的白袍老者开始愤怒了,比对上轩辕天音的毒舌还要愤怒的愤怒。

“现在的小辈都是一些牙尖嘴利之辈吗?”白袍老者怒哼了一声,“小子,不要以为自己在这片大陆有点能耐就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你要知道,像你们这种实力的家伙,在老夫眼中什么都不是!”

闻言,东方祁点点头,看着他,诚恳地道:“其实,你在我眼里,也是什么都不是!”说完,清洌的如冰泉的眸子顿时一眯,漆黑深邃的瞳孔瞬间变成血红之色,诡异的红光中,倒映着白袍老者震惊的神色。

东方祁一步踏出,抬手一挥,只见一个红色结界,瞬间笼罩住了二人,也同时将外面的所有人隔绝在了结界外,这样…结界中发生的任何事,外面的人都看不见了……

结界中,东方祁一身无风自动,那恐怖到令人窒息的威压瞬间充满了整个结界中,而刚刚还一脸不可一世的白袍老者此时已经面无人色,抖抖索索地看着对面如变了一个人似的东方祁,颤着声音尖声道:“你到底是谁?不可能…你这种威压…这种实力…怎么可能会安然无恙的呆在下界?这绝对不可能!”

此时东方祁一双血色红眸中冰冷的连一丝情绪也无,就这样冷冷地看着那白袍老者,整个人浑身都充满了煞气和阴寒之极的气息。

“我是谁?你似乎没必要知道了,你只需知道,妄想伤害轩辕天音的人,不管他是人是神是鬼,我一个都不会放过。”

冲天煞气暴涨开来,东方祁右手轻抬,掌心红光闪烁,就这样隔空直直对着那面无人色的白袍老者,轻声道:“消失吧……”

‘轰——’

一束红色的能量光柱自东方祁右手手心中猛然喷出,然后带着一股恐怖的威压气息瞬间击中了那不远处的白袍老者,而被能量光柱击中的人连惨叫都未来得及发出一声,整个人瞬间如被强大的能量给分解了般,在空中发出‘嘭’的一声,直接炸成了一团血雾。

看着那已经炸成血雾死得不能再死得白袍老者,东方祁俊美的脸上勾起一抹跟他一身白衣清贵气质完全不服的邪肆笑容,随即抬手一挥,打开了四周的结界。

‘咻——’

就在结界打开的同时,一道破风声顿时响起,轩辕天音整个人瞬间出现在东方祁身边,双眼紧紧盯着东方祁,急声道:“你没事吧?”

而就在轩辕天音冲过来的时候,东方祁那双血色双眸瞬间变回了原来的清洌深邃,当听见轩辕天音担心的问候时,东方祁眸底一柔,看着轩辕天音温润一笑,道:“你看我能有什么事儿?”

的确是没什么事儿……

轩辕天音左看右看,突然似想了般,问道:“那老家伙呢?”

东方祁眸光微微一闪,挑眉道:“死了!”

“啊?死了?”

这下不止是轩辕天音了,连月笙他们都是惊呼了一声,不过几双不同颜色眼睛四处扫视了几遍,的确是没看见那个老家伙的踪影了呢。

“你怎么做到的?”啸月瞪着一双红眸,不可置信地看着东方祁,这家伙怎么看也不是那种很厉害的家伙啊。

对于啸月等人的疑惑,东方祁只是挑了挑眉,却并没有回答他们,而是转头看向身边的轩辕天音,目光一瞬不瞬的看着她,低声问道:“你问我吗?”

轩辕天音双眸一弯如月牙,看着东方祁认真地道:“等你想告诉我的时候你就会告诉我,我干嘛还问,何况…我相信你!”

我相信你……

多么动听的一句话啊,什么都不必说,只是这一句话,就胜过了千言万语。

看着轩辕天音认真的神色,坚定的语气,东方祁紧抿的薄唇轻轻扬起,随即越扬越大,低沉愉悦的笑声,瞬间传遍整个天际……

------题外话------

帮朋友推荐下:《鬼眼阴阳师》文/涂斤斤

简介:

木流星是一个毕业两年都找不到工作的待业大学生。因为姐姐的离奇去世,不得不接下家族千百年来的事业——为鬼怪圆梦。

家族世世代代做的这些都是为了解除祖上的冤孽。

凭着家族与生俱来能与鬼怪交流的能力和祖上传下来的经验从资深宅女变成了一位走南闯北的阴阳师。

还遇上了一个跟自己抢生意的男人,每次自己的生意都要来插上一脚,做个搅屎棍!

姐姐的去世,莫名其妙贴上自己的男人,还有一个总是出现在自己房间里的斗篷男人!

流星陷入一个又一个漩涡。

斗厉鬼,捉妖精,闯地府,窥天机!

总之,这是一个稍有姿色的女汉子和甘愿倒插门的男色狼的故事。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