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天道至尊驱魔师

第五十九章:倒打一耙?开战!

这突来的强大威压如一座巨山般沉沉地压在所有人的头顶之上,除了那些大世家和宗门掌权者外,一些实力较弱的人都是一口逆血自口中喷出,整个人萎顿在地上,剩下的人皆是强行运起体内灵力去抵抗这股威压带给自己的压制,却也只是能勉强站住而已。

这种恐怖的实力威压……

武云鹤跟柳飘絮二人对视一眼,皆是在对方眼中看到了震骇之色……炼虚合道境的强者,且还是已经到了渡劫后期的实力!

在场凡是进入了炼虚合道境界的强者都清楚的感觉到这说话的神秘人的真实实力,同时也是在心里骇然不已。

东大陆上何时出现了这种强者?炼虚合道境的渡劫后期啊,只怕头顶已经聚集三花,只差那临门一脚就可以划破虚空飞升而去了……

那说话的神秘人见似乎震慑住了这里的所有人后,再次冷哼一声,开口道:“一群井底之蛙,还真以为你们就能代表整个昊天大陆了!”

被人如此轻蔑的嘲讽,在场的所有人都是脸色忍不住难看起来,却又碍于这说话之人的实力,只能愤愤沉默不语。

“阁下究竟是何人?虽然阁下实力强悍,不过我等隐世世家、宗门也不是孬种,若是阁下再如此出言不逊,我们所有隐世家族和隐世宗门也要为了我们千百年来的荣耀而对阁下出手了!”被人如此打脸,武云鹤脸色难看地盯着空无一人的上空,沉声道。

而似乎有了武云鹤的话开头后,一些脾气火爆且实力同样不俗的老家伙们也坐不住了。

“武宗主说的不错,为了我们家族和宗门千百年来的荣耀,哪怕这位阁下是渡劫后期的强者,我们这群人也会跟阁下斗上一斗!”

“呸!打他妈的,还渡劫后期的强者,藏头露尾连人都不敢出现的家伙也配跟我们唧唧歪歪!”

叫骂声顿时响起一片,哪怕是那些实力低下的普通弟子也皆是强行抵抗着这股浓浓威压,以表示他们绝对不会屈服般。

“哈哈哈……。”嘲讽般的大笑声自四面八方传来,笑声中蕴含的强大灵力波动如奔雷般震得众人的耳膜都是一疼。

“打肯定是要打的,不过你们可还没资格跟老夫我动手。”笑声落下后,那人话音一转,带着一股莫名的意味,阴测测地继续道:“轩辕宗的人哑巴了?被号称为昊天大陆第一超然宗门的轩辕宗如今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吗?若是你们认怂的话,只要现在说一句,然后立刻解散轩辕宗,老夫什么话都不会说,掉头就走,如何?”

此话一出,原本愤怒的人群顿时一怔,若是说刚刚这神秘人第一次说轩辕宗的时候,他们还以为那只是这神秘人找的一个能挑事儿的借口,可是如今他再次提到轩辕宗,这就有点不对劲了啊,这人莫非是专门来找轩辕宗的麻烦的?

单方面的寻仇挑事儿的话,可跟他们就没什么关系了啊……

如此一想,人群中渐渐安静了下来,所有人皆是将目光看向了高台之上那一袭白衣仙风道骨的东方道一。

不仅是这些人,东方道一身边站着的武云鹤和柳飘絮都神色闪烁起来,一时之间都是没有再开口,盯着东方道一的眼神微闪,也不知道在心里想些什么。

被这么多人同时目光莫名地盯着,东方道一倒是淡然一笑,抬头看向远方的某处天际,淡声道:“本宗倒是没想到,西域段家的前任老家主居然还活着……两百年前有传西域血神段元君在修炼中出了意外陨落,原来传言是假的,血神段元君在这两百年里销声匿迹,是为了冲击渡劫后期,三花聚顶!”

‘嘶——’

随着东方道一的话音一落,凡是跟他处在同一个时期的强者皆是眸子紧缩,倒抽了一口凉气。

西域血神段元君!

这个名字在当年他们那个时代可是响彻整个东大陆的存在啊。

这突然出现的人居然是消失了两百多年的血神段元君?!

怎么可能?

不少人在心里摇头否定,当年血神陨落的事情可是在整个天昊东大陆上闹得沸沸扬扬的,如今却说那死了两百多年的血神突然出现在了这里,这不是开玩笑吗!?

然后就在这些人在心里否定不相信时……

“居然还有人记得老夫……这真是个意外啊。”

笼罩着整个万人的广场的强大威压瞬间一收,广场内的人皆是脸色一松,而就在威压消失之后,只见原本晴朗无尘的天空上突然空间一阵扭曲,然后一道黑色人影自扭曲的空间中缓缓踏了出来。

当看清空中踏空而立的人时,众人再次倒抽一口凉气,神色震惊地看着那黑衣银发老者。

居然真的是血神段元君!

段元君双眼淡淡扫向东方道一,道:“你是这一代的轩辕宗宗主?”话音一落,却也不等东方道一回答,又摇着头道:“轩辕宗果然一代不如一代了,你的实力可比不上白龙王东方朔。”

对于段元君话里的不屑之意,东方道一却是淡淡一笑,道:“家师的实力的确是我比不上的,倒是让血神见笑了。”

“见不见笑什么的虚话我们也不必说了,今日老夫出现的目的可不是跟轩辕宗叙旧的。”段元君眼皮一搭,目光沉沉扫过东方道一身后的轩辕宗弟子,问道:“老夫的一个不肖子孙前段日子突然身陨,虽然他还不怎么成气候,却也是我段家唯一的直系血脉传人,今日老夫来此只为一件事,为我那不肖子孙报仇,轩辕宗的宗主,你觉得老夫这仇该是不该报?”

“这仇的确是该报。”东方道一闻言后居然认真地点了点头,“敢问那位段家的直系传人是何时陨落,又是陨落在何地?若是能帮助段家寻找到凶手,我轩辕宗自然也不会袖手旁观。”

听得东方道一这一番话,段元君老眼一眯,眼底闪过一抹寒光,东方道一虽然话里说着是帮忙,可是他的意图,难道自己会不知道吗?段崖一行人是进入空间战场后魂牌破碎,十年大比中本来就有伤亡,若是因为在比试中实力不如人而身亡,只怕这报仇就有点名不正言不顺了。

东方道一想拿这个借口来堵住自己…可是可能吗?

段元君冷冷一笑,道:“你也不用装模作样跟老夫说这种敷衍话,我段家少主的确是死在空间战场的那有如何,可是杀他的人也的确是你轩辕宗的人,老夫活了一辈子,可从来没遵守过什么规矩,但是我段家的人就不能如此白死的,今日老夫就一句话,交出杀我段家的人凶手,否则轩辕宗也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段元君跟东方道一的对话都没有避讳众人,当听到这里时,在场的众人皆是心里一跳,今日这件事情恐怕不会善了了啊,这段家的老祖宗明显是来找轩辕宗的麻烦的……

不过一想到轩辕宗这次进入空间战场的参赛队居然杀了段家的直系血脉少主,众人也不由得在心里颤了颤,这轩辕宗的弟子也是一个个凶悍得紧啊。

“呵呵…段家这位老祖的话倒是挺有意思的,感情你段家的人是人命,别人家的就不是人命了?你们段家的继承人死了就嚷着要报仇,那别人一队人都死在里面也没见有人喊死喊活的啊。”

一道清冷的笑声突然自广场中心响起,然后一番带着冷笑嘲讽的话,连停都不带停顿一下,连消带打的朝着段元君砸了过去。

当一句话说完之后,别说这些在场的围观人群了,就连高台上的武云鹤和柳飘絮这种存在的强者都是忍不住额头上起了一层薄薄的冷汗。

这话可是说得相当的不好听啊,这说话之人是谁啊?居然当着血神段元君的面都敢这么大刺刺的嘲讽过去,真当人家渡劫后期的实力是摆设啊?!

轩辕天音在段元君出现后就一直稳在莫言一行人的身后没有出声儿,她就是想看看这段家会有什么把戏出来,结果当听见段元君刚刚那明显是不要老脸的话,顿时忍不住了……。

只见她嘲讽完之后,身形一闪,就晃了出去,这时她一个人站了出来,顿时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她。

以此同时,东方道一的身后一道白色身影瞬间掠出,然后出现在轩辕天音的身边,只不过那站的位置,明显是正好可以在突发状况时,能瞬间护住轩辕天音的绝佳位置。

这突然掠出来的人,自然是东方右相了……

东方祁轻轻皱眉看了轩辕天音一眼,对于她这么一个人大刺刺的冒出来,显然右相的心里是不满了。

不过轩辕天音此时可管不了东方祁是否不满了,因为在她出来后,她就感觉到,空中的段元君已经完全锁定住了她的气息。

可是…轩辕天音真的被锁定住了吗?

“轩辕宗的小辈也是越来越无礼没有教养了,我们之间的谈话,一个小辈也能随随便便的开口?这若是在我们段家,只怕早就给予家法了!”段元君脸色阴沉地看向东方道一,以他的身份,即使是被轩辕天音给嘲讽了,他也不会去跟小辈计较,而是直接找上轩辕宗的宗主。

东方道一也是狠狠瞪了轩辕天音一眼,然后才抬头朝段元君似乎有点不好意思的一笑,道:“让血神见笑了,见笑了…这丫头啊…被我给惯坏了,而且……”东方道一话音突然一顿,带着点意味莫名地道:“我可不敢给她订下什么规矩,这丫头才是我的祖宗啊……”

段元君老脸沉了沉,东方道一这话他自然不会去相信或者去深究什么,只当轩辕天音的确是一个被东方道一给宠骄纵了的女娃子般。目光阴沉地看向轩辕天音,沉声道:“老夫出关时就听说轩辕宗宗主收了个了不起的女娃子做徒弟,想来就是她了,那我的不肖子孙想必也是死在他们的手中的吧?看他们的模样,应该就是这次进入空间战场的所有人了?”

不等东方道一回答,轩辕天音清冷微嘲的声音再次响起:“说到空间战场里的事儿,正好…我也想找你这段家的老祖讨个公道,你段家一行人进去比试,还带着个两个长老去助阵,一个是半只脚踏入了炼虚合道境,一个是炼虚合道境的洞虚后期强者,我倒想问问,哪家年轻弟子进去比试,还带这种刷了绿漆的老黄瓜作弊的?”

“这种实力的强者,你确实以我们这种实力能杀得了的?”

轩辕天音此话一出,顿时让得所有人脸色古怪起来,更为古怪的除了那些用闪烁不定的神色看向段元君的众人外,还有一旁没吭声的炎家人,炎家众人目光不自然地看看藏在他们中间的某位‘老黄瓜’,皆是默默地低下了头。

“你们段家的两位长老仗着自己实力高强在空间战场里欺负我们这些小辈,还惹上了空间里的王者血脉妖兽,更是一招惹便同时招惹了两个,一个是断魂崖的龙皇耀光,一个是北方无尽沙漠中的妖狼王啸月,在两位王者妖兽暴怒之下,合力绞杀了你们段家的所有人,我们当时在龙灵山脉的队伍也差点因为你们段家的不自量力而招来杀身之祸,我们还没出来找你们,你们倒是倒打一耙,将他们的死算在了我们身上……西域段家还要不要脸啊!”轩辕天音一张小脸上带着义愤填膺的神色,对着段元君就炮轰了过去,那神色,那语气,简直就跟说的是真的一样。别说这些在外面不知道情况的人,就连知情的炎家人和莫言他们都差点产生了这样的错觉。

“段家老祖若是不相信,喏…你问问他们,当时他们可都在场呢。”轩辕天音说着朝炎锋等人一指,然后神情愤怒地继续道:“就是因为你们段家的那两位长老贪图人家龙皇的什么宝贝,害得我们差点一起遭殃,若不是我们实力低微,让得两位王者妖兽不屑动手,只怕我们也跟你们段家的那一群人一个下场了,还有啊…当时你们段家的两位长老还跟鬼王宗的四位长老联手对抗过龙皇和妖狼王,那鬼王宗的四位长老死得可真惨啊,直接被龙皇的一口龙息给烧成了渣,而两位段家的长老居然见死不救,见打不过人家了,他们掉头就想跑,可是还是没逃过龙皇跟妖狼王的联手追杀!”

真的是这样吗?

炎锋嘴角抽搐地看了看轩辕天音,然后继续默默低头不语,这说起慌来可是连眼睛都不带眨一下啊,不仅颠倒了事实真相,还将段家的那位长老给贬得一文不值了,顺带还将鬼王宗的杀长老之仇,给不着痕迹地摸在了段家人身上……

什么叫无耻?

这就叫无耻!

看看吧,这里数十万人看着段家老祖的神色都变得古怪起来了,想来是真的相信了这个女人的鬼话了!

“小辈胡说!”

被如此多的古怪目光所注视,和轩辕天音刚刚的那一番给气得浑身都开始发抖的段元君顿时怒吼一声,目光阴寒地盯着轩辕天音,阴沉地道:“别人察觉不到你的实力,你以为你能瞒得过老夫?虽然在你这个年纪能有这种实力的确让人震惊,不过你炼虚合道境大乘后期的实力可是蛮不过老夫的!”

‘喝——’

段元君话音一落,在场除了已经知道轩辕天音实力的人,所有人同时神色如见鬼般的看向轩辕天音。

血神段元君刚刚说的是什么?

炼虚合道境大乘后期的实力?

这个不到二十岁的小丫头?

开什么玩笑!

武云鹤跟柳飘絮看向轩辕天音的神色也是变了,这下他们总算知道为何这次团体赛的结果会是这般了,看来那将他们的队伍给踢出来的人是她啊……

轩辕天音眸光一暗,她隐藏实力的本事可从来没有人看破过,没想到这次居然被段元君给一眼看破了,难道这就是要踏入虚空的强者的实力?

见轩辕天音突然不说话了,段元君冷哼一声,阴沉地道:“以你的大乘后期的实力,如何不能杀我段家的人?更何况,你的身边同样还跟着两个能化成人形的妖兽!”

段元君的话一句比一句让人震惊,轩辕天音的实力已经让他们神情如见鬼般了,再听见她身边居然还跟着两个能化成人形的妖兽时,这下所有人的目光都呆滞了。

能化成人形的妖兽需要什么实力没人会不清楚这个…众所周知,妖兽想要化为人形,只有到达炼虚合道境才可以,若是加上两个炼虚合道境的妖兽,再算上这个女娃子的自己的实力……

众人的神色惊骇了,三个炼虚合道境的强者啊,那段家的一行人中即使是有那两个长老存在,也不够他们杀的啊……

难道…这段家的所有人包括长老在内,还真是她下的手?

轩辕天音眸子一眯,被段元君带着森冷杀意的目光给盯住后,微微沉默片刻,随即轻笑出声,既然识破了她的谎话那就打呗,难道还真怕了他们段家不成!

“我倒是忘记了你们段家安插在轩辕宗的奸细了啊。”轩辕天音轻轻一笑,原本一脸愤怒委屈的神色顿时一收,冷艳的小脸瞬间恢复原本的淡漠神色,面无表情地看向段元君,冷声道:“既然说破了那就不好再玩下去了啊,既然如此……你们段家的本意也说出来吧,兜兜转转了这么久,好没意思。”

“没错,你段家的少主的确是我杀的,段家的两位长老也是我杀的。”轩辕天音冷冷一笑,目光凌厉地看向段元君,厉声道:“不仅是他们,凡是你们段家隐藏在我轩辕宗的奸细,皆是死于我手,可是…那又如何!”

“凡是胆敢犯我轩辕之威者,虽远必诛!”

当初在龙灵山脉中被轩辕天音喊出的话,再次被她运用灵力大声喊了出去。

“凡是胆敢犯我轩辕之威者,虽远必诛!”——一句话,带着震人心魄的决心和杀意,响彻整个古瑶城,凡是听见此话者,无比心中猛地一颤。

轩辕天音对着身边东方祁轻轻一笑,然后一步踏空,周身气息瞬间暴涨,炼虚合道境大乘后期的灵力威压瞬间笼罩了整个万人广场。

“老家伙…把你们段家藏在暗处的杂碎都叫出来吧……正好今日将你们都解决了!”轩辕天音右手一握,伏魔棒凭空而出,带着强烈电击的伏魔棒直指对面的段元君,带着一股不死不休的煞气。

“好好好…果然是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辈!”

被轩辕天音一顿暴喝,段元君顿时怒极反笑,目光阴沉闪着浓烈杀意,段元君对着四周大喝一声,“既然这小辈如此想找死,你们就出来吧,今日这里的轩辕宗众人,一个不留!”

‘唰唰唰唰——’

只见几道破风顿时响起,段元君身后陡然出现了十名黑衣人,从这些人身上的灵力波动来看,竟然皆是炼虚合道境的强者。

当段家再次出现十位之多的炼虚合道境的强者后,所有的隐世宗门和家族的掌权者都是神色一变。

这段家怎么会出现这么多炼虚合道境的强者?一直以来从来没听见过任何风声,这段家可隐藏得真深啊!

这次轩辕宗只怕真的完了……

看着上方天空上快要开打的阵势,下方围观的众人都是在心里为轩辕宗默默叹息,虽然轩辕宗一直以来是整个东大陆的第一宗派,可是跟段家如今所展现的实力看来,就有点不够看了啊。

“炎火长老……”炎锋在看见段家突然召出十名炼虚合道境的强者后,脸色也不由的难看起来,目光轻轻扫向上方踏空而立的轩辕天音,炎锋眸光一闪,随即沉声道:“炎火长老,你立刻前去相助轩辕宗!”

炎火看着空中的阵势,轻叹一声,“少主,你真的已经决定了?”虽然炎火在心里极为欣赏轩辕天音,可是这段家如今所展现出来的实力真的是太可怕了啊,更何况…他们当初在龙灵山脉中时,可是最清楚段家隐藏的身份是什么啊。

炎锋双眸一眯,目光直直看着上面那道白色妖娆的身影,沉声道:“说实话,我有预感,这次输的绝不会是轩辕宗。”

闻言,炎火长老淡淡一笑,“既然少主如此看重那丫头,那老夫拼了命也得帮上一帮啊。”说完,抬手摘掉了脸上的人皮面具,整个气息顿时暴涨,然后身形化作一抹黄光,瞬间出现在轩辕天音身边,“哈哈哈…老夫在下面可是看的心里痒极了,西域段家居然的实力果然是吓人啊,不过老夫从来都是喜欢挑战的,今日这一战便算上老夫吧。”

听到炎火长老的大笑之色,下方众人心尖又是一跳,又来了一个炼虚合道境的强者,天啦…今日是要绝世强者大拼杀不成?!不过这次出现的这一位强者貌似是帮着轩辕宗啊。

有了炎火的加入,轩辕宗这方的人便是有了四位炼虚合道境的强者了,可是跟段家的比起来,连人家一半的数量都没有啊……

“女娃子,将你的妖兽叫出来吧,否则你以后就没有机会再叫了。”段元君看着轩辕天音淡淡道,似乎对于轩辕天音召出两个炼虚合道境的妖兽出来并不怎么在意。

闻言,轩辕天音当真点了点头,只见她左手一扬,两道光芒自她袖中飞出,一红一紫的光芒掠至空中后,瞬间暴涨变大,紧接着两道人影便各自从紫光和红光中走出。

“的确是要将我的妖兽都叫出来啊……”唤出月笙和血玉之后,轩辕天音朝着段家众人莫名一笑,“我最喜欢的就算群殴了!”

看着轩辕天音莫名地神色,段元君眉心一皱,不过轩辕天音再对他们笑过之后,双手突然捏起一个手印,只见她眉心灰色光芒一闪,自那灰色光芒中,顺利再次掠出一道金色和一道血色光芒。

“耀光,啸月…出来吧!”

‘轰——’

强大的威压瞬间爆发,然后在所有人惊骇的目光中,耀光跟啸月同时显出了身形。

又是两只?

不是说她身边只有两只么?怎么出来了两只后又冒了两只出来?

而且不少人都同时将这最后出来的两位给认了出来……

“妈呀…那是龙灵山脉中的王者妖兽龙皇耀光!”

“不仅是龙皇,那…那旁边的那位红衣男子是北方无尽沙漠的妖狼王啊!”

“天啦…这女人是不是将空间战场中的王者妖兽都给带出来了啊?”

随着耀光跟啸月的出现,段元君的神色顿时沉了下来,他怎么也没想到,轩辕天音居然将龙灵山脉中的龙皇跟无尽沙漠中的妖狼王也一并给弄了出来……

一时之间,气氛顿时凝重起来。

------题外话------

你们昨天居然集体要打SHI我…嘤嘤嘤…我桑心了!

先说好,咱们要相亲相爱,做彼此的天SHI的…绝对不提倡任何‘打SHI作者’的暴力血腥行为…o(╯□╰)o反对一切相爱相杀,还有啊…那些昨天已经在某X宝上下单要打SHI我的妹纸们…求放过啊o(>﹏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