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天道至尊驱魔师

第五十七章:团体赛大混战(二)出空间!

场中留下来的数百人目光警惕地盯着两边的轩辕宗、武神宗等这种顶尖势力的人,一时之间谁都没有开口说话,气氛渐渐凝重起来。能在刚刚那场大混战下留下来的队伍自然不是什么庸人,有头脑灵光者也是知道如今他们想要在这片空间里留得时间久一点,就唯有联合他们所有人的力量。

人群中,也许只有凤家人的神色稍微淡定点,毕竟他们凤家靠着这么几人能走到这里已经实为不错了,况且他们也没想过能争得前几名的名次,主要是为了能在这片空间历练自己和只要不被一进来就被打出去,让得外面那些对凤家虎视眈眈的对头们有了对凤家出手的借口。

“各位,如今咱们好不容易才走到这里,想来大家也不愿意就这么轻易放弃被人‘请’出去吧?”

就在这时,沉默的气氛被人开口打破,轩辕天音挑眉看向场中说话之人,眸子眯了眯,这说话之人居然还是个老熟人,鬼灵戚家…戚柳梦的那位大哥!

这位说话的锦衣男子的确是戚家的大公子戚威,当初在七宝街的交易市场上,他当时可就站在戚柳梦身边的。

这次空间玉简自主将所有人传送到这里,戚威却并没有瞧见跟他分开的戚柳梦时就觉得没对,特别是看见凤家的人也出现在这里时,戚威心里就有了不好的预感,当初戚柳梦跟自己一行人分开时,他可是知道他那个妹妹是要去做什么的,如今凤家的人虽然少了那么几个,可是凤十九跟凤清儿却完好无损的站在这里,而戚柳梦却没来,这意味着什么,难道他会想不透吗?

可是让戚威疑惑的是,凭着凤家这几人,也不可能将戚柳梦一行人彻底逼出空间去啊,但是当他在看见轩辕天音时,神色就变了,特别是看见轩辕天音居然还是轩辕宗的人的时候,戚威就知道他的那个妹妹只怕是栽在这片空间里了,当初这位轩辕宗的女子对戚柳梦的杀意可是非常明显的,而轩辕天音带着轩辕宗的人一来到此地,首先就在人群中寻找的凤家人,轩辕天音来到这里后的动作和眼神,被戚威看得清清楚楚,戚威不傻,相反他却很聪明,仅凭轩辕天音来到这里的第一眼,他就知道戚柳梦带着人去追杀凤家人的时候肯定遇上了这个女人,那么戚柳梦那一行人撞在这个女人的手中后,只怕生还的机会已经微乎其微了……

戚威的话让得整个场中还留下的参赛队员脸色变了变,他们拼了命的留了下来,若是就这么被请出去自然是不愿意的,而且这里留下来的人里哪个不是家族或者宗门里的佼佼者,他们难道心里就没有骄傲吗?肯定是有的,只不过在面对轩辕宗、武神宗和灵剑山庄这样的势力,他们也只能默默忍了下去,可是一旦有人站出来说出这种类似反抗的话来后,这些人的神色就渐渐开始有了变化了。

“戚兄说得对,咱们一群人拼死拼活的留了下来,若是这么轻易的被踢出了空间战场,不说别人了,连我自己都会瞧不起自己。”

“妈的!好!跟他们这些超级势力的家伙们拼了,咱们这多人一起,我就不信咬不下来他们一块肉!”

“对啊…戚兄说得对,要怎么办戚兄直接说,咱们听你的就是,这次我玄宗就跟你干了!”

一时之间,戚威的话,让所有留下的人都沸腾了起来。

看着身边群起沸腾的人们,凤十九跟凤清儿对看了一眼,便默默地站在原地,即不附和他们,也不离开,倒有点像留下来看看的意思,只不过在无人注意的地方,凤家两兄妹却是悄悄地朝轩辕天音的方向看了一眼,在看见轩辕天音不着痕迹地朝他们点了点头后,凤家两兄妹才彻底放下了心来。

“嘁!”

就在众人情绪激昂的时候,一道不屑的嗤笑声从武神宗所站的方向传来。

“一群不入流的东西而已,即使联合在一起,也还是一群不入流的东西!”

这话一出,不仅是以戚家为首的那群参赛队员脸色开始难看起来,就连轩辕天音的眼神也沉了沉,说这话的人可是将凤家两兄妹也一概给骂进去了啊…轩辕天音眸子微眯地看向对面那说话的武神宗弟子,随即乐了,这不正是她想要去‘说道说道’的那沈天吗?

对于这些人的愤怒目光,沈天却是不屑地一笑,这些再愤怒又如何?难道还敢对他对武神宗出手不成?

“怎么?难道我说错了?”沈天朝场中的众人挑眉一笑,随即目光戏谑地看向戚威,玩味儿地道:“北方的鬼灵戚家?胆子倒是不小,不要以为你们戚家在北方可以称霸一方,就能在我武神宗的前面撒野,趁我们还没对你们动手之前,乖乖的退出这片空间,否则等我们动手了,你们怕是就没这么容易能退出了。”

戚威闻言脸色一沉,他虽然在家族中没有戚柳梦那样受宠,可好歹也是戚家的大公子,虽然戚家比不上武神宗的势大,却也容不得一个武神宗的弟子能这样放肆的。

“鬼灵戚家可没有不战而退的人,既然武神宗如此霸道,我戚威倒是想试试武神宗的绝学了!”

“戚威,你别不知好歹……”沈天见戚威居然出言挑战武神宗,顿时神色阴沉了下来,怒喝一声,正欲再说什么时,却被武少枫给拦住了。

“沈天,退下!”

沈天眉心一皱,有些不甘地看了戚威一眼,低头对着武少枫道:“少宗主,这戚威太不识抬举了,沈天请战,让我去教训教训他!”武少枫闻言轻轻摇头,淡淡地道:“你不是他的对手!”

沈天眼神一沉,被武少枫说成自己不如人,沈天心里如何能服气,可是他在瞧见武少枫淡淡的神色时,却是心中一禀,虽然他们家的少宗主看着是个温润如玉的模样,可是只有他们自己人才知道,这位少宗主到底是个什么性子,随咬了咬牙,便退了回去,不再开口,只不过那看着戚威的眼神,却如毒蛇般阴冷。

武少枫见沈天不再言语,收回了目光看向场中的戚威等人,笑了笑,道:“戚公子言重了,我武神宗可不是什么霸道之辈,只不过是好意提醒各位而已,若是各位坚持,那么我们就按比赛规矩来就是。”话音一顿,武少枫眼中一闪,却再次看向了轩辕宗的方向,道:“轩辕宗的众位以为如何?”

轩辕天音挑了挑眉,对于武少枫话锋一转居然问先了他们,就笑了,这家伙可真是心眼儿忒多,真不是个好东西啊!

“武少宗主你怕是问错人了吧?我轩辕宗可没什么话想说的,就像武少宗主所说,按比赛规矩来就行。”轩辕天音目光扫了扫场中那群参赛队,笑着继续道:“况且人家可是凭实力留下来的,我轩辕宗可没有什么资格将人家给赶出去,只要是留下来的人,都有资格争后面的名次,轩辕宗可干不出赶人离开的霸道事儿!”

武少枫闻言眸光一闪,随即朝轩辕天音笑了笑,道:“这位姑娘说得对,那么咱们就按比赛规矩来吧……”话音一落,武少枫身后的武神宗弟子皆是周身气息猛涨,然后齐齐对准场中那些以戚家为首的人,“柳兄,既然这比赛规矩是最后的大混战,那柳兄也不要再藏拙了吧。”

柳慕云面无表情地点了点,随即身后的灵剑山庄弟子们也皆是瞬间气息猛涨直指场中的那群人,看他们两家的意思是要非要先将这群人给赶出去再说了。

被武神宗和灵剑山庄同时盯住后,各家留下来的参赛队员们皆是神色一变,不过此时已经箭在弦上,打…还有一丝机会,不打…就什么机会也没有了,不过让他们微微松了一口气的却是另一边的轩辕宗和轩辕宗身边的隐世炎家却并没有针对他们准备出手,这样一来,这些人当中,倒是有不少人都对轩辕宗和隐世炎家报了丝感激的心理。

“给我上啊,跟他们拼了!”

一触即发的气氛中,随着人群中不知道是谁的一声大吼,几方人马瞬间暴动。

武少枫双眼微眯,看着对面抄着双手看热闹的轩辕宗和炎家人,眸光沉了沉,对着身边的柳慕云沉声道:“柳兄,轩辕宗不动手的话,你难道不怕最后为他们做了嫁衣么?”

柳慕云闻言眸子一眯,随即快速从背后拔出了那把巨剑,周身灵力暴涨,半人高的巨剑顿时发出耀眼的光芒,指着对面看热闹的轩辕天音,“我去跟那个女人交手试试,其他的人就交给你了,把所有人都拖下水再说!”说完,柳慕云眼中散发出强烈的战意,身影一闪,直接朝着轩辕天音掠了过去。

在柳慕云锁定住自己的时候,轩辕天音就已经察觉到,狭长的眸子微微一眯,对着身边的莫言快声道:“他们想拖咱们下水,待会打起来后,那些各家的参赛队只要不对咱们先出手,咱们就不要去管他们,能网络人心的时候,可不要浪费了,不过逮着了武神宗和戚家的人,就给我往死里揍!”

轩辕天音的一番话可没有避讳任何人,不仅轩辕宗的所有人听清楚了她这番话,连一旁炎家的人也听见了,炎锋和炎火嘴角抽搐的看了她一眼,同时决定以后绝对不要去招惹她,那武神宗和戚家肯定是惹着她被她给记恨上,否则他们可想不出轩辕天音这番针对武神宗和戚家有什么用意……

一番话说完之后,轩辕天音也不管其他人是什么神色,直接一步跨出,人就闪了出去,而对面的柳慕云也正好掠了过来,二人一对上后,什么话都没说,柳慕云直接举着那把半人高的巨剑就朝轩辕天音劈了过去。

轩辕天音浑身金光一闪,‘金光不朽身’也被她运用到了极致,当柳慕云的巨剑向她当头劈下时,只见她右手快速一抬,伏魔棒凭空出现,然后反手用力一挡。

‘噹——’

一声巨响,伏魔棒跟那把半人高的巨剑相击擦出了不少火花……

一击之后,柳慕云眸子一沉,身形瞬间退开几丈,刚刚他那一击中蕴含的力量是十成十,而轩辕宗的这个女人居然轻轻松松的反手一挡还给挡了下来,柳慕云便知道光靠力量只怕是压制不住她的,同时心里更是震惊于轩辕天音的力量。

这柳慕云能不震惊么!

整个大陆谁不知道天术师只是术法强悍,而身体娇弱易推倒!哪有像轩辕天音这样的,术法比天术师强不说,连身体的力量也比以灵修武的武者强,这不是变态是什么啊!

当柳慕云一击试探之后,轩辕天音却不管你退不退开了,见柳慕云砍了自己一剑就跑,轩辕天音狭长的眸子危险的一眯,整个人突然原地消失,甚至连一丝气息都消失的让人捕捉不到。

这才是真正的‘九天御风步’!

鲲鹏的绝学,在轩辕天音到达炼虚合道境之后,终于开始显出它的峥嵘了……

柳慕云在轩辕天音突然消失踪影之后,眸子狠狠一缩,立刻散开灵识去寻找,却不料连一丝气息都没有找到,正当柳慕云想要收回灵识时,一阵细微的轻风自他背后掠来,柳慕云立刻浑身一紧,想到没想就反手一剑朝自己身后刺去,不过……

“晚了!”

清清冷冷的嗓音突然自耳边响起,以此同时,一股猛烈的掌风也随之拍了过来。

‘嘭——’

‘噗呲——’

一声闷响,一声吐血的声音,只见柳慕云脸上带着不可置信的神色,整个人却如一颗炮弹般,直直砸飞了出去。

而轩辕天音却本着‘趁你病要你命’的警示名言,身影再次一动,整个人如一阵风般,再次追着倒飞出去的柳慕云而去。

‘嘭——’

又是一声闷响,柳慕云再次倒飞回去,不过再次他却紧咬了牙关,愣是将嘴里那口腥咸的血给吞了回去。

一掌拍出之后,轩辕天音再次追了上去,然后再是一掌拍出……

‘噗呲——’

这一下,柳慕云是想把那口血吞回去的力气都没了。

似乎轩辕天音跟柳慕云这边的动静闹得有点大,刚开始还没什么人注意到,不过当柳慕云这样被来回拍飞了几次后,所有人是想不注意到都能难了……

“少主!”

当灵剑山庄的弟子们发现自家的少主被拍飞了出去,又拍飞了回来,顿时双眼猩红,个个都是一副想要找轩辕天音拼命的样子。而轩辕天音却是在接收到这么多愤怒目光后,右手手势一改,改拍为抓,直接将已经被她打得萎顿了下去的柳慕云的领子,如抓着一块破布般,然后随手一扔,将他朝灵剑山庄的众人的方向扔了过去。

扔完之后,轩辕天音拍了拍双手,朝手忙脚乱接着他们少主的灵剑山庄众人挑了挑眉,问道:“还打么?还打就继续,不打就自己出去!”

如此凶悍的气势,让得原本还打得不可开交的所有人皆是齐齐手上一抖,全部都住了手……

武少枫神色难看的看了一眼此时气息萎顿的柳慕云,他跟柳慕云的实力是不相上下的,轩辕天音能将柳慕云打成这幅模样,那么同样也可以将自己也打成这个样子,原本他还想着联合灵剑山庄的实力将轩辕宗先赶出这片空间战场,此时他才真正意识到,自己之前的那个想法有多么的天真……

而灵剑山庄的众人在查看过自家少主的伤势后,发现柳慕云虽然此时已经被打的昏了过去,不过轩辕天音却并没有下杀手,在心里便也悄悄的松了一口气,只要少主没有性命危险,那么他们就不会红了眼去跟轩辕宗的人拼命,毕竟这是比赛中,而且比赛可是允许杀人的,可是人家却知道分寸,只是打伤了少主,又没下杀手,他们脑子被门夹了才会去跟轩辕宗死磕…而且就算他们想死磕,瞧瞧人家轩辕宗的那女人是什么实力,只怕他们灵剑山庄的都死磕没了,也不能伤到她一根汗毛吧……

如此一想,灵剑山庄的众人立刻便了计较,如今灵剑山庄少主昏迷不醒,唯一能主事的就是灵剑山庄庄主的大弟子,只见他们对视一眼之后,朝轩辕天音拱了拱手,沉声道:“多谢姑娘手下留情,这次我们灵剑山庄认输。”说完之后,背上自家少主,便开启了空间玉简,“灵剑山庄所属,立刻退出空间战场!”

灵剑山庄的人走得干脆,没几分钟就走得一干二净,一时之间,整个决斗场的人皆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似乎都有点被轩辕天音凶悍给震慑住了。

武少枫眉心皱了皱,看着在场众人沉声道:“各位,灵剑山庄退出,这也表示着你们离那名次又进了一步,难道你们想就这么放弃?”

听得武少枫的话,轩辕天音倒是目光玩味地看着他,笑了笑,完全一副不在意,任他发言的模样,而其他的人却是神色闪烁起来,这些人又不是傻子,怎么可能不知道武神宗少宗主话里意思是什么,不就是想联合他们所有人,然后对轩辕宗出手,把轩辕宗这个威胁给踢出去么?

不过真的将轩辕宗给踢出去后,以武神宗之前那种霸道嚣张的劲儿,他们能捡到便宜?

各人在心里迅速计较了一番,却没有人开口附和武少枫的话。

见这些人都不开口,武少枫那温润如玉的模样似乎有点崩不住了,若不是他还有一丝理智在的话,他真想开口大骂这群人傻逼,明明轩辕宗的存在威胁到了他们所有人,他们居然都无动于衷!

轩辕天音似笑非笑地看向武神宗一行人,那模样就跟在看一群跳梁小丑般,看的武少枫的脸皮直抽,撇过脸不再看轩辕天音,武少枫冷笑一声,嘲讽道:“这么多人联手居然还怕这怕那,你们还是早点退出这里,回家躲着吧,免得出来丢人现眼!”

“嘁!”

就在武少枫极有煽动性的话语落下后,人群中有人嗤笑一声,一个壮硕的大汉看着他,嘲讽道:“武少宗主就少用这些激将法了,咱们这些人可不是没有脑子的蠢货,你武神宗这么能耐,那你就自己去打,老子今日能走到这里就已经很不错了,再说了…和你武神宗联手,跟与虎谋皮有何区别,刚刚你们武神宗那种‘老子就是老大,你们都是垃圾’的嘴脸哪里去了?至少在刚刚的混战中,轩辕宗的各位可没对我们出手!”说着,那大汉‘呸’了一声,吐出一口血沫子,继续道:“轩辕宗的实力,刚刚我们可是瞧见了,他们能得这次团体赛的第一名,老子神体宗第一个服气。”

“轩辕宗的各位,我神体宗退出!”神体宗说话的那位壮硕的汉子直接朝武少枫冷笑了一下,然后转身跟轩辕天音拱了拱手后,就带着神体宗的众人齐齐捏碎了空间玉简。

有了神体宗的开头,好些势力也都跟着退出,如此一来,武少枫的神色更是阴沉了不少。

一番空间震动后,此时这里还剩的人,就只有轩辕宗、武神宗、炎家、凤家、和鬼灵戚家的人了。

“都走了啊…真好!”轩辕天音在其他人走后,突然目光莫名地看向武神宗一行人,这一眼,就武神宗的人看得背脊陡然一凉。

轩辕天音看着武少枫一行人警惕的目光,抬手摸了摸精致的下巴,笑眯眯地道:“唔……一二三四五,还剩咱们五家在了啊,可是只有上三个名额呢,这可怎么办呢?”

“哈哈哈……”就在轩辕天音这意味莫名的话音落下后,轩辕天音身旁不远处的炎锋却是淡淡一笑,道:“这第一名嘛自然非轩辕宗莫属了,不过元姑娘,看在咱们是老相识的份儿上,你说这第二名是不是也该落在我炎家的头上了?毕竟风水轮流转,这么多届的十年大比,我炎家可还没拿到过这么靠前的名次呢!”

炎锋的话音一落,武少枫的神色顿时一变,目光阴沉地看向炎锋,他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他炎家还想将他们武神宗给踩在脚下不成。

武少枫能沉得住气,可是武神宗的其他人可就沉不住气了,只见炎锋话音刚刚落下不久,武少枫身后的沈天就怒目相视地道:“你炎家也妄想踩在我武神宗的头顶之上?笑话!,别说是第二名,真要如此没有自知之明,我们武神宗,让你炎家连个第三名都捞不到!”

炎家虽然不如武神宗的势力,可是却也差不了多少,只是武神宗跟灵剑山庄一直是孟不离焦,凡是动了其中一方,另一方就会立马出手相助,否则依着炎家这种隐世大世家,只怕早就对武神宗或者灵剑山庄其中一家动手了,听得武神宗的一个弟子都敢对炎家口出狂言,炎锋的双眸顿时闪过一抹凌厉之色,但他却不看沈天,目光指着武少枫。炎锋有他自己的骄傲,他堂堂炎家少主的身份,怎么可能跟沈天这种身份的人计较。

“武少宗主,你们武神宗的狗若是不栓好,只怕以后将会给武神宗惹出不少麻烦来!”炎锋脸色微沉地看着武少枫,沉沉一笑,继续道:“带这种脑子有毛病的疯狗出来,武少宗主确定不是带他来拉仇恨的吗?当真以为你武神宗天下无敌了?还是以为我炎家是软柿子好拿捏不成!”

“噗呲……”

原本箭弩拔张的气氛下,在炎锋话音一落之后,轩辕天音却喷笑出了声,她这一笑,顿时将所有人的目光都拉在她自己身上,见所有人看了过来,轩辕天音轻咳一声,朝他们摆了摆手,道:“那个…你们继续,别管我,别管我!”

闻言,众人顿时一脸黑线,而轩辕宗的众人皆是默默地转过了头,表示自己不认识她!

炎锋也嘴角抽了抽,继续?他还怎么继续?被轩辕天音这么一笑,原本还阴沉的脸色,顿时也有点怪异起来。

而武神宗的人可是要气疯了,特别是武少枫和沈天,一个被人当着这么多人的面骂成疯狗,而另一个身为武神宗少宗主,却有人当着自己的面骂自己的人是疯狗,即使是再好的涵养,只怕也是忍不了的了,何况沈天原本就没什么涵养,而武少枫的涵养早就被刚刚炎锋的一席话给气没了……

“你……”沈天双目通红,一脸恨不得撕了炎锋的神色,正欲破口大骂,可是……

‘嘭——’

武少枫挥袖一甩,一道劲风直接甩上沈天的左脸,只听‘嘭’的一声闷响,沈天整个人被他家少宗主给抽飞了出去。

“给我闭嘴!”武少枫抽飞了沈天,神色阴沉的低喝了一句,随即抬眸看向炎家的人,眸中森寒一片。

可是炎锋在对上他森寒的目光后,却咧嘴一笑,道:“武少宗主果然英明!”

对于炎锋的话,武少枫深深吸了一口气,便目光转向不远处戚家人的方向,正欲说什么,可是戚威却目光一闪,然后笑道:“我戚家可没那个本事争什么名次,所以武少宗主就不用多说什么了。”说完,朝武少枫笑着点了点头,然后目光看向凤家的方向,眸子眯了眯,随即转眸看向轩辕天音,嘴唇是微微动了动,然后便在所有人的目光下,直接带着人捏碎了空间玉简,出了这片空间。

当戚威走后,谁都没有注意到轩辕天音的神色微微古怪的扭曲了一下,只因为刚刚戚威走的时候,突然传音给她说了一句话……

戚威说:“多谢姑娘出手帮在下清理了我的那个妹妹!姑娘放心,以后鬼灵戚家,绝对不会对轩辕宗还有凤家有任何的不利。”

其实戚威对于轩辕天音的感谢确实是发自真心的,大家族的悲哀就在这里,虽然戚威跟戚柳梦是亲兄妹,可是一个因为自小天赋突出,在家中受尽宠爱,一个却因为天赋不如妹妹,即使是嫡长子,在家族中的地位还不如妹妹,哪怕他们是亲兄妹,为了个人的利益,戚威对戚柳梦也亲不起来的,再加上戚柳梦因为族中长辈的宠爱而养成了骄纵,目无尊长的性子,连他这个亲哥哥都不放在眼里,所以…戚威即使知道是轩辕天音杀了戚柳梦,他不仅不会给戚柳梦报仇,反而还会感谢轩辕天音帮自己除了这个拦路石!

在戚家众人一走之后,如今这里剩下的就只剩轩辕宗、武神宗、炎家和凤家了。

炎锋摸了摸鼻尖,目光瞟了一眼凤家的凤清儿和凤十九,说实话,按以往他跟凤十九的交情,若是在凤家跟武神宗之间做选择的话,他肯定会选择帮凤家留下来,不过…炎锋看了看轩辕天音,他知道,虽然他们这里有炎火在,不过现在这里做主的人,还是轩辕天音,不仅是因为她的实力,还因为他可忘记轩辕天音身边还跟了几个什么样的‘存在’在呢。

“咳咳…咳…戚家都走了,你们凤家还留在这里干什么?还不滚!”

沈天被武少枫那一巴掌给拍得现在才勉力爬了起来,不过如今他却不敢再多说什么,可是心里的那口怨气不消,他怎么也咽不下这口气,炎家的人他不敢再去挑衅,不过这凤家的这么几个人,他武神宗难道还会怕,是以…沈天将一腔怨气直接发在了凤家五人的身上。

不得不说…沈天真的是印证了那句‘不作死就不会死’的名言,其实他再去挑衅炎家,都比他将怨气撒在凤家要强得多,得罪炎家得后果,他最多再被武少枫给拍飞出去,可是得罪了凤家……那后果可不是那么轻松的了啊,毕竟凤家的身后可还站在一个极度护短的轩辕天音呢!

所以,就在沈天这‘滚’字一出口之后,沈天便惊骇的发觉自己被一股强大的威压所笼罩,这种威压的气势,他只在宗主的身上感受到过。

‘嘭——’

一声比之前更大的闷响声突然响起,只见沈天整个人突然一口逆血喷出,整个人直接化作一道残影,直直砸出数十丈远的距离,才‘砰’的一声巨响后,砸在了地上。

所有人都是眼皮子直跳的看着那个被砸出来的深坑,然后在心里默默地道:这一下,只怕那沈天不死也残了吧?

轩辕天音缓缓收回了右手,然后在武少枫跟武神宗一行人惊怒的目光中,冷声一笑,凉凉地道:“滚?叫我的晚辈滚,你让我这个做长辈的脸哪里搁?不如你给我滚一个试试看!”

轩辕天音一句话,不仅让得武神宗和炎家的人给愣住了,连轩辕宗的人也眉心直跳,目光古怪的扫了扫她,又扫了扫凤家的凤十九跟凤清儿……

这凤家的人怎么就成了小师妹/小师姐的晚辈了呢?难道她是凤家的人?可是也不对啊,她姓元,又不姓凤?!

不仅轩辕宗的人疑惑这个问题,其他人更加疑惑了。

而轩辕天音一巴掌抽飞了沈天之后,却不管众人疑惑不解的目光,直接冷笑一声,朝前踏出一步,周身的气息瞬间暴涨,炼虚合道境的实力威压瞬间将武神宗的人全部笼罩,然后在武少枫同武神宗所有人脸色大变之下,霸气侧漏地道:“给你们两个选择,第一…自己捏碎了空间玉简退出大赛,第二…被我打残了,扔出空间!”

“选吧!”

“元天音,你不要太嚣张!”听得轩辕天音的霸道的话,武少枫顿时大怒。

轩辕天音对着他愤怒阴寒的神色,继续冷笑一声,道:“我就是嚣张了,你能耐我何?老子有这个实力,有本事你也给老子嚣张一个试试!”

闻言,莫言等人瞬间眼角抽搐,同时在心里默默地道:小师妹/小师姐喂…注意形象啊,就算是爆粗,你也是老娘不是老子啊,性别可不要弄错了!

听得轩辕天音的这番话,武少枫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都说他们武神宗嚣张,结果这个女人比他们武神宗还嚣张啊,可是她就算是嚣张了自己又能如何,炼虚合道境啊…妈的!连轩辕宗的宗主和他们武神宗的宗主也才这个实力啊,他们这种实力的人,真要跟她嚣张起来,还不够她一个人打啊!

武少枫气得身子抖了抖,却只能打落牙齿和血吞啊,急促的深呼吸了几次,目光带着不甘和愤怒地咬了咬牙,在轩辕天音渐渐眯起了双眸中,低吼了一句:“我们走!”

‘咔嚓’几声脆响,武神宗众人捏碎了空间玉简,武少枫踏入传送阵后,目光阴寒地死死瞪了轩辕天音一眼,然后整个人直接消失在传送阵里。

当武神宗的人走后,轩辕天音原本冷凝的神色,陡然一松,然后朝凤十九和凤清儿二人招招手,笑道:“唔…第三名,你们的了…出去吧,在这里关了一年了,也不知道外面怎么样了呢!”

凤清儿跟凤十九感激地对轩辕天音笑了笑,他们都没想过以凤家的实力可以拿到团体赛的前三,轩辕天音如此帮着他们,他们如何不感激,虽然他们的名次是因为轩辕天音的帮忙才拿到的,可是有了这个名次在,那些想动他们凤家的人也得被震慑一番了。

“谢谢!”凤清儿双眼微红的看着轩辕天音,虽然她知道轩辕天音并不在意自己这么一句谢谢,不过她却还是想要对她说一句,见轩辕天音在听见自己的那声‘谢谢’后挑了挑眉,凤清儿抿唇笑了笑,然后朝轩辕天音恭恭敬敬的弯身行了一个晚辈给长辈的大礼之后,才捏碎了手中的空间玉简。

“呼…元姑娘居然是凤兄的长辈,真是让人出乎预料啊,不过在下刚刚还真担心你会将第二名给你的晚辈呢!”在凤家人出去后,炎锋装模作样地抹了抹额头上根本就存在的冷汗,笑眯眯地看着轩辕天音道。

轩辕天音闻言白了他一眼,“我要真将第二名给了凤清儿跟凤十九,你家炎火长老还不跳出来跟我拼命啊!”

炎火长老闻言眼角抽了抽,在心里腹诽道:老夫就算真跳出来跟拼命可也得能拼得过你啊!

见到炎火长老的郁闷神色,轩辕天音就是用脚趾头猜也知道他在心里想着什么,随即清越一笑,戏谑道:“走吧,第二名…还想呆在这片空间里跟我抢第一名不成?”说完,轩辕天音毫无形象可言的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清冷的眸子看向远方天际,目光沉静且悠远。

我们回来了,段家人…你们可是准备好了?

------题外话------

终于把天音给写出去了,不容易啊,妹纸们~票呢,赶紧给我啊!

帮基友推文,此文正在首推,喜欢的妹纸们千万不要错过。

《盛宠小鬼良妻》

第一次见面,他这么问她:

“你不怕我?”他面色清冷,让人心生惧意,“我是鬼眼聋王!索命追魂!”

她转过头,伸手在他面前晃了晃,又在他耳边吹了吹,

“听得见,看得着,说什么鬼眼聋王!你还能比他可怕?”

说着,指了指身边肠穿肚烂消失半张脸的尸体。

他瞧了瞧,皱眉,“他现在确实没有我优雅高贵。”

她立时笑得春花灿烂,“你说话真逗!你不是傻瓜吧?这是义庄,只收死人,不收傻瓜!你出门往前直走,找最大的那个门,他们可能会收傻瓜。”

此时,他的脸色比夜色还黑,还诡异:“那是什么门?”

“衙门!”

“……”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