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天道至尊驱魔师

第三十八章:啸月,你敢逃?

虽然枯木灵根对妖狼王啸月有着巨大的诱惑,不过妖狼王一向谨慎,也并没有立刻答应这个看似是自己稳赢的赌局,他在心里快速的计较一番,对面那个女人身上的灵力波动在她之前出手时他就有所察觉,那绝对是没有进入炼虚合道境的实力,虽然天术师的手段莫测,甚至可以越阶挑战,不过他可不是人类,像他们这种妖兽,特别是他这样的王者血脉的妖兽,都是有着一些不为人知的特殊手段,即使这个女人的实力可以越阶挑战,却一定也奈何不得他。

如此一想,妖狼王啸月看着轩辕天音,沉声道:“好,本王赌了。”

当妖狼王啸月的话音一落,轩辕天音的那副‘狼外婆’的表情瞬间收了起来,取而代之的却是一副‘猎物上钩了’的满足神色。

轩辕天音的神色看得对面的妖狼王啸月的心里突然有了一丝淡淡的不安,不过这不安的情绪刚刚升起,就被轩辕天音的下一句给彻底打散,反而让得他红眸一厉。

轩辕天音说:“很好,这下坐骑有着落了。”

被轩辕天音接二连三的用坐骑形容,妖狼王啸月已经怒得不想再跟她说任何话就直接周身升腾起本命之火,暗红色长枪轻轻一挥,一声长啸后直奔轩辕天音而去。

虽然妖狼王啸月怒是怒了点,不过却还没有失去理智,从他现在的攻击来看就知道,天术师皆是远攻,一旦被人近身就很难发挥出自己应有的实力,所以妖狼王啸月二话不说,提着暗红色长枪就直奔轩辕天音而去,意图拉进二人的距离。

轩辕天音眸光一闪,刚刚她一直用语言在挑衅妖狼王啸月,其实用意也只是想让他怒极攻心而失了分寸,不过现在看来,这个想法显然不怎么成功,这家伙明细是个心思深沉的主儿。

既然计略不成功,那么就直接开打吧,这家伙想近身战,那么她就会让他知道不是任何术士都怕近身战的。

‘嗡——’

一层金光自轩辕天音体内溢出,只见她双手快速结印,在心里低喝一声:“金刚不朽身!”

一股天地威压瞬间自轩辕天音身上猛然荡开,而在这股天地威压出现时,就连急速掠来的妖狼王啸月的身影也是为之一顿,然后目光惊疑不定地看向轩辕天音。

红眸中带着惊疑的神色,紧盯着轩辕天音,这威压是怎么回事?哪怕是当年他渡劫化形时都没有见过如此让他心惊的势压。

这个女人果然有古怪!

一顿之后,妖狼王啸月就发现那个女人除了身上泛起了一层莫名的金光后,却并没有任何实质的攻击,红眸中暗光一闪,难道是虚张声势?

‘唰——’

一道残影掠过,妖狼王啸月再次朝轩辕天音冲了过去,待到还有一丈之距时,双手握着长枪用力一扫,暗红长枪上泛着血红光芒带着凌厉的罡风朝着轩辕天音腰间扫去。

而就在这时,轩辕天音也动了。

右手探出,握掌成拳,对着那扫来的长枪悍然一拳轰出。

“八荒破天决——八荒拳!”

拳印跟暗红长枪的碰撞发出一阵巨响。

‘嘭——’

刚猛的力道让得轩辕天音跟妖狼王啸月二人同时‘噔噔噔’地朝后倒退了数步才稳住了身形。

怎么可能?

稳住身形后的妖狼王啸月吃惊地瞪着对面不远处的轩辕天音,刚刚那一拳的力道,怎么可能是一个人类女人可以发挥出来的?即使是现在他握着长枪的双手都在隐隐发麻。

就在妖狼王啸月吃惊不已的时候,轩辕天音的身影再次一晃,直接欺身而上的掠了过来,她可不会管你愣不愣神,对战期间你要愣神是你的事儿,她该出手的还是会出手。

再次改拳换掌,白皙娇嫩的小手对着妖狼王啸月狠狠一掌拍出,一个金色掌印立刻凝结成型,随着轩辕天音的右手朝着妖狼王啸月拍出后,那个金色掌印也是跟着轰砸了过去。

“八荒破天决——破天掌!”

感受到轩辕天音这悍然一掌的威力,妖狼王啸月立刻回神,眼神一厉,提枪一击,“狼啸皓月——千军扫!”

‘轰轰轰——’

天空中的激烈打斗声如雷鸣般响彻天际,金光跟血色光芒的对碰,让得天空中出现一道道刺眼的光芒。

当光芒消散,轰鸣声消失后,只见空中二人都是略显狼狈之色,轩辕天音一袭白衣微微凌乱,而妖狼王啸月的模样也是如此,不过此时的他,看起来比轩辕天音更为狼狈一些,之前一直握在手中的暗红色长枪此时已经不知去向,显然是在刚刚那一番碰撞下,长枪已被轩辕天音打落。

二人眼中皆是凝重地看着对方,妖狼王啸月怎么也想不到这个女人居然如此厉害,刚刚那一番碰撞之下,自己明显是占了下风,而轩辕天音又何尝不是在心里暗惊,虽然之前那一番碰撞是自己占了上风,可是这妖狼王啸月毕竟是炼虚合道境的实力,若是再这么跟他耗下去,只怕最后输的会是自己。

所以……不能再这么拖下去了!

此时二人的心里皆是如此想法。

“女人,本王承认你很厉害。”妖狼王啸月神色凝重地看着轩辕天音,红眸微微一眯,话音一转,继续道:“不过…本王是不会输的,所以…这个赌局也该结束了。”

随着他话音一落,妖狼王啸月周身顿时红光大绽,庞大的妖力波动自他体内缓缓荡开,只见他的身形在红光中顿时变大,几个呼吸间,当红光散去时,一只巨大的银狼脚踏血红色火焰,对着天上的血月仰头一声长啸。

“嗷——呜——!”

恢复了原形的妖狼王是他最终的战斗形态,不管是其实力还是速度皆是比人形状态时更为强悍。

“赌上我妖狼王的尊严,这次本王会全力以赴!”

看着眼前身形强壮矫健的银色狼王,轩辕天音眼中划过一抹赞叹之色,好漂亮的狼王!

“你是我见过的最漂亮的狼王。”轩辕天音认真赞叹道,同时狭长的眸子中也升腾起一股前所未有的认真,“所以…为了你狼王的尊严,我同样会全力以赴。”

“之前我说的收你为坐骑的话其实是开玩笑的,不过我想要收服你的心思并不会改变,这次以我之名,我再次向你说一遍,我要收服你,不是作为坐骑,而是伙伴,终身的伙伴。”轩辕天音看着妖狼王啸月认真地道。

终身的伙伴?

妖狼王啸月猩红的狼眸中快速地划过一抹情绪,随即低低咆哮一声,低沉地道:“想要收服本王就拿实力说话。”

轩辕天音点点头,似乎很认同他的这句用实力说话的话,道:“既然如此,不如我们各自都使出自己最强的一击,以最强的招数分胜负,如何?”

“好,本王同意。”

见妖狼王啸月同意后,轩辕天音深深吸了一口气,沉声道:“那么你小心了。”眸光一凝,双手适合,十指快速凝结成印,一个接着一个的晦涩的手印快速凝结,随着轩辕天音手中的手印凝结成型,一股巨大的天地威压陡然降临。

这股天地威压出现,让得整片天地都为之变色。

“无相伏魔印——”

‘嗡嗡嗡嗡——’

乌云闭月,狂风起……。

感受到这股毁天灭地般的天地威压,妖狼王啸月血色的眸子狠狠一缩,他怎么也想不到这个女人的最强一击会这么的强悍,即使是这刚刚升腾起的气势,就让人升起一股不敢反抗的念头。

这真的是天地之威啊!

“嗷——呜——!”

妖狼王啸月长啸一笑,狼眸中带着一抹狠戾之色,周身妖力盘旋,整个身形再次变大一圈,如一座小山丘般,带着一股悍然的气势,朝着轩辕天音直扑过去。

而这时轩辕天音手中的金色符印已经凝结成型,见妖狼王啸月这如拼命般的架势,轩辕天音抬手一指,金色符印立刻朝着冲来的妖狼王啸月砸了过去。

“给我镇压!”轩辕天音一声轻喝。

‘嘭——’

一声巨响响彻天际,如山丘般巨大的银色狼王跟金色的符印悍然撞在了一起,撞击后的能力波动让得整个空间都为之颤抖起来。

‘轰——’

一股天地威压猛然荡开,而跟那金色符印撞在一起的银色狼王被这股威压瞬间震飞数十丈远。

看着这一幕,轩辕天音心里同时松了一口气,红唇也微微勾起,她赢了……

不过,那勾起的唇角还未完全展开,就出现了让轩辕天音呆滞的一幕。

那被金色符印给撞飞的妖狼王啸月在爬起来后,突然对着轩辕天音龇牙一笑,然后掉头化作一道银光朝远处掠去。

这……这是什么状况?

轩辕天音呆滞地看着那已经快成为一个银色小点的背影,然后才反应过来,靠!他丫的居然就这么跑了!

你妹啊!

老娘辛辛苦苦大半夜,好不容易打赢了,结果那货居然头也不回的跑了,是可忍孰不可忍,轩辕天音怒了……

这还是她来到异世这么久第一次被人骗啊。

看着远处已经快跑得没影的妖狼王啸月,轩辕天音大喝一声,立刻运起‘九天御风步’就直直地追了过去。

“啸月!你他妈的说话不算数,等老娘抓到,你就死定了!”

前方逃命般狂奔的妖狼王啸月在听见轩辕天音这一声怒吼之后,不屑地翻了一个白眼,说话算数?那是什么东西?本王就从来没听说过,想要抓本王,有本事追到本王再说,哼哼……

‘轰——’

就在妖狼王啸月在心里哼唧的时候,一股惊天的气息自身后快速传来,啸月疑惑地回头一看,这一看不要紧,顿时吓得他一个踉跄差点从天上摔下去。

只见身后那个女人不知道是打鸡血了还是怎么的,居然快速地追了过来,而且还在不断拉近二人之间的距离,啸月顿时眼前一黑,连吃奶的劲儿都拿了出来,‘咻’地一声再次加速朝前方掠去,那模样简直恨不得再生四条腿儿。

“啸月…你丫的敢给老娘跑?等老娘抓到你,一定要把你做成狼皮大衣!”轩辕天音见妖狼王啸月再次提速,一张小脸顿时阴沉的可以滴出水来了,她怎么也没想到这狼王看模样还是一副宁折不弯的样子,结果居然这么奸猾无耻,明知道自己输了,居然转头就跑!

狼皮大衣?那是什么东西?

妖狼王啸月听到轩辕天音的那声大吼,脑子里冒出无数个问号,不过虽然他不知道狼皮大衣是什么?不过也不妨碍他的理解能力,狼皮加大衣几个字,生生的让啸月在奔逃中打了几个寒战,同时也生出绝对不能被那个女人抓到的念头。

“天道无极——乾坤列阵,九阳烈火壁,诛邪!”

‘轰——’

随着轩辕天音一声轻喝,天地至阳之火,如一道火墙般,瞬间出现在妖狼王啸月的前方,直直将他的路线给拦了下来。

‘噔噔噔——’

在感受到那道火墙中散发出的气息后,吓得妖狼王啸月顿时一个急刹车,向前奔逃的冲力在他急速停下时,让得他不受控制般地再次冲出了十多米,堪堪在火墙的近前才稳住了身形。

而就是这么一下,啸月就感觉到自己身上的皮毛顿时被这火墙烧了不少。

“跑啊,你怎么不继续跑了?”一道阴测测地声音自身后传来。

妖狼王啸月一惊,回头一看,此时轩辕天音已经追了过来,真面露不善地盯着自己。

轩辕天音狭长的眸子不爽地微微一眯,然后对着啸月露出一个阴测测地笑容,在啸月略微尴尬的目光中,她抬手一指,喝道:“天道无极——九龙缚鬼术,缚鬼神绳,去!”

金光自轩辕天音的指尖射出,化成一根金色光绳如藤蔓般,快速缠绕上妖狼王啸月的身体上,然后如绑粽子似的,将他绑得结结实实的,无论他怎么挣都挣脱不开。

将妖狼王啸月用缚鬼神绳绑住后,轩辕天音手里拽着绳子的另一头,然后扯着绳子,头也不回地朝着下方的地面掠了下去。

‘嘭——’

落地后,轩辕天音拽着绳子的手用力一扯,直接将银狼给砸在了地上,然后在啸月惊恐的目光中,轩辕天音阴测测地一笑,朝他走了过去。

“跑啊,继续跑啊……”

‘砰——’

一巴掌拍在了啸月的狼头之上,“我让你跑!”

‘砰——’

“还跑不跑?”

‘砰——’

“让你说话不算话……”

‘砰——’

轩辕天音跨坐在银狼身上,没骂一句,就是一巴掌拍在啸月的狼头之上,打得妖狼王顿时眼冒金星,连话都说不出了。

一阵砰砰声之后,似乎是骂够了也打够了,轩辕天音终是收了手,然后目光不善地看着被自己坐在屁股下的妖狼王,这货的不守信用,让得轩辕天音不再相信他了,所以她右手捏起一个印决,按在啸月的头顶之上,一阵金光顿时亮起。

“天道无极——锁魂封印咒,封印!”

‘嗡嗡——’

只见一道金色卐字咒符,瞬间没入妖狼王啸月的体内,直接深印在灵魂之上,这是轩辕家独门的封印咒,一般用在一些实力强大的妖族身上,凡是被印下这封印咒的妖们,皆是会心甘情愿地被轩辕家的人驱使,就如同契约一般,却比契约霸道,若是施印者让他们自杀,他们都不会反抗一下。

其实轩辕天音不想对妖狼王啸月下这种封印咒的,也从来没有想过,哪知道这货居然在打输了之后不认账的跑了,所以轩辕天音不得不动用锁魂封印咒。

所以这妖狼王啸月完全是自找的啊……

------题外话------

今天周末提前更新,题外感谢写不下了,我会写在评论区哈…。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