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天道至尊驱魔师

第三十四章:登堂入室,十年大比开始!

轩辕天音一脚蹬掉脚上的靴子,连外衣都不脱就扯开锦被钻了进去,整个人如一只大蚕虫般,将一床锦被紧紧的裹在了自己的身上,听着屏风后面隐隐传出的水声,轩辕天音使劲摇了摇脑袋,暗想着要冷静,不能被这无耻的美男计给蛊惑了。

或许是今日着实太累,听着里面屏风后的水声,轩辕天音渐渐觉得眼皮越来越沉,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脑袋一歪,就这么裹着锦被,如一只大蚕虫般就睡了过去。

当东方祁带着周身水汽,站在床边时,就看见轩辕天音用这样一幅防狼自卫的姿态的睡着了。

“还真是把我当洪水猛兽了啊……”右相大人无语地揉了揉眉心,伸手抓住轩辕天音裹在身上的被子一角,也不见他有什么其他的动作,一勾一拉,轩辕天音整个人如滚萝卜般就被他给扯了出来。

坐在床头细细地看着睡着的轩辕天音,右相大人突然低语般地道:“天音这般裹着衣裳睡觉肯定会不舒服,所以…还是脱了吧。”说完,修长的手指轻轻勾住腰间那根白玉带,微微用力一扯,原本穿得好好的衣裳,瞬间松散了下来。

当做完所有右相大人认为该做的事后,俊美如神祇的玉颜上终于带着一丝满意的笑意,然后伸手抱过已经被脱得同样只剩一件里衣的轩辕天音,拉过一旁的锦被,盖在二人身上,才圆满的抱着怀里的人闭上了眼睛。

“果然是要这样抱着睡才睡得着,就是隔着一层里衣不怎么舒服,若是能全脱掉就好了……”

睡梦间,轩辕天音隐隐听见是谁在自己耳边不满的低语,身子抖了抖,然后朝一个温热的地方拱了拱,找了一个舒服的睡姿,再次沉沉睡去。

东方天际渐渐泛白,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倾洒进房间时,整个房间都变得朦胧又温馨起来。

轩辕天音舒服地轻哼了一声,这一觉睡得着实舒服,让得她整个人都觉得浑身软绵绵的,不过……

这温润的触感和幽幽的冷香,让得轩辕天音眉心皱了皱,感觉不怎么对啊……左手再次在那温润光滑的地方摸了摸,唔…手感还不错。

“天音,你再摸下去,可别后悔。”

就在轩辕天音闭着眼睛想继续摸下去的时候,头顶上方一道带着丝丝慵懒和笑意的声音就传了过来,轩辕天音的‘禄山之爪’一顿,随即是想起了什么般,唰地一下睁开了眼睛,当看见眼前的画面后,轩辕天音一双狭长的眼睛顿时瞪大,然后如见鬼般地抬头看着近在咫尺的那张完美如神祇般的俊脸,整个人都僵硬了。

“东…东方祁!”连声音都变调了,可想而知这个时候的轩辕天音的心里是如何的心情了。

轩辕天音瞪着双眼看着脸带无辜的右相大人,视线下移,当看见那微微敞开的衣襟和自己的左爪子摸着的地方,整个人定在那里,如被雷劈了般,外焦里嫩。丝毫没注意到,此时自己的腰上,还有某人的一只手搭在那里。

这是什么情况啊?

轩辕天音的眼皮跳了跳,大清早的弄得这么香艳跟火爆,还能不能愉快的做朋友了?

那微微散开的衣襟,半遮半掩露在外面的胸膛,和那珍珠白般的温润肌肤,还有右相大人完全一副任君采撷的模样……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自己把他给怎么怎么了呢。

“早啊,天音。”右相大人当没看见此时轩辕天音那一阵红一阵青的脸色般,薄唇轻轻一勾,半眯着眸子带着笑意的看着她。

早你妹啊,轩辕天音此时小脸彻底扭曲了,“东方祁,你……”蹭地一下坐了起来,正欲说什么时,轩辕天音就发现了有什么地方没对,到了嘴巴的话一顿,然后微微低头一看,只见昨日晚上还穿得好好的衣服早就不翼而飞,此时一件薄薄里衣微微松散凌乱,隐隐露出里面的贴身小衣,轩辕天音只觉眼前一黑,顿时气血上涌,深深呼吸了几次,然后如猛虎扑食般,直接扑了过去,压在了某人身上,一双芊芊玉手死死掐着某人的脖子,咬牙切齿地道:“说…我的衣服不是你脱的,是不是!”

轩辕天音显然是被气的已经开始自欺欺人了!

东方祁在轩辕天音整个人压了上来时,那双清洌的眸子就暗了暗,从轩辕天音那双快要喷火的眼睛上移开了视线,慢慢向下,这种姿势,这个角度,似乎看得更为清楚些……

“东!方!祁!”阴测测的声音,一个字一个字的咬了出来。

在察觉到身上的女人快要彻底暴走了后,东方祁神色一正,道:“天音,穿衣睡觉会不舒服的。”

看着某人一脸‘我是为你着想’的神色,轩辕天音恨不能咬碎一口银牙。

啊啊啊啊…是谁说这个男人是高贵冷漠不近女色的,老娘非要杀了他,瞎了他的狗眼了,这男人分明就是一只狼,还是带颜色的狼!

“今天晚上滚回你自己房间去。”轩辕天音努力压下想要掐死他的冲动,一字一句地道。

“一次也是睡,两次也是睡,反正都睡了,一直睡也没关系吧……”

“东方祁!”

“天音。”右相大人突然神色一改,看得轩辕天音一愣。

然后……

‘嘭’——

一声闷响,同时听到两声轻微的闷哼声。

当轩辕天音回过神来时就发现,此时自己跟东方祁已经调换了位置,而这个姿势,让得轩辕天音突然想起了某一日的画面,顿时整个人一僵,这…似乎有点危险啊。

“天音当我是什么?”

原本轩辕天音还防着东方祁会突然有什么动作,却不料东方祁却异常认真地看着她,突然问道。

轩辕天音一愣,似乎有点反应不过来。

“我当天音是爱人,也是此生最爱之人。”

听得东方祁的低语,轩辕天音小脸一红,却也没有开口反驳,东方祁对她的好,她当然比谁都清楚,看着此时东方祁认真的神色和深邃的眼睛,轩辕天音只觉心跳突然开始加快。

“天音如此防备我,我很伤心呢。”东方祁轻轻将头埋进轩辕天音的颈脖里,闻着那发间的清香,轻轻闭上眼睛。

原本还僵硬着身子的轩辕天音在听到东方祁这句话时莫名地觉得心口一疼,刚刚还愤怒的情绪瞬间消失的一干二净,轩辕天音眨了眨眼睛,抬起双手轻轻拥住身上的男人,她从来都不懂得怎样去安稳一个人,在小时候自己难过的时候三个兄长都会抱着自己,轻轻拍着自己的后背,她觉得那就是安稳,所以此时她也这样轻轻拍着东方祁后背。

“其实…其实我也没有防备你…”轩辕天音轻轻拍着他的后背,俏脸微醺,小声地道:“只是不怎么习惯而已。”

见身上的男人埋头在自己颈间没吭声,轩辕天音微微着急地道:“你若是觉得这样才睡得着,那…那你以后就在这里睡吧。”

“嗯!”耳边传来东方祁低低的声音,在听到他的声音,轩辕天音才微微松了一口气。

不过…在轩辕天音不知道的地方,那埋在她颈间的右相大人却是无声勾唇一笑,很好,自己的福利争取到了!

所以…有时候男人适当的示弱,真的很有必要,而右相大人明显是深喑此道。

……

由于那日早晨右相大人突来的‘低沉情绪’,从而能名正言顺的登堂入室了,而轩辕天音在发觉右相大人登堂入室后,行为还是比较规矩的,也悄悄松了一口气,比较对于某些方面,轩辕天音是自知不是右相大人的对手的。

古瑶城中随着时间一天一天的过去,城内的气氛也越发的高涨,当新的一天再次来临时,古瑶城中的激昂的气氛更是瞬间攀升到了顶点,因为…十年大比的时间到了。

瑶池楼中,东方道一看着眼前换着统一一身白色服饰的弟子们,眼里划过一抹欣慰之色,他们才是轩辕宗以后的中流砥柱啊。

“此次进入空间战场后,你们一切都听天音指挥,她是你们这次的队长。”目光一一扫过堂中的众人,在看见众人点头后,目光转向轩辕天音,沉声道:“天音丫头,进入空间战场后,任何事情都会发生,别人不主动招惹你们,你们就要不去主动招惹别人,若是有人主动招惹,那么不要慎手,空间战场里,生死都是各安天命的,本宗希望你们多少人进去,就有多少人一起出来。”

“你是这次的队长,莫言小子就是副队长,进入空间战场后,若是有人不听命令,本宗给予你们两个可以随时处置他们的权利,任何人都没有特权。”

若是东方道一前面的话是为了鼓励这次轩辕宗进入空间战场参赛的弟子,那么后一句就是彻底的警告了,至于他警告的是谁,端看三长老那张又青又白的脸就能看出端倪。

站在东方道一身后的三长老低着头,眼中划过一抹怨毒之色,袖中的双手微微收紧,尖锐的指尖刺进掌心却毫不自知,自从东方祁和那丫头回轩辕宗后,她在宗内的地位就越发一日不如一日,同时她更是暗暗心惊,是否东方道一已经知道了自己的打算,只是没有证据而已,若真是如此,只怕得提前动手了啊……

轩辕天音突然抬起头看向东方道一身后的三长老,而三长老似乎也有所察觉般抬起头看了过来,轩辕天音挑了挑眉,对着她莫名一笑,这突来的笑容,看得三长老莫名心里一惊,虽然轩辕天音在笑,可是那笑意却不达眼底,而那双清冷的眸底中,那么森冷的杀意,让得三长老背脊顿时一凉,当她想要仔细看清楚时,轩辕天音却已经转过了视线,不再看她。

可是那森寒的凉意,却在三长老的心里留下了莫名的恐慌。

二人眼神间的互动虽然短暂,却还是让得东方道一看了个清楚,虽然看不见身后三长老的神色,不过从轩辕天音刚刚那神色看来,只怕三长老此时的心情也不怎么平静了。东方道一神色严肃,心里却暗暗笑道:这丫头,来要走了都要威胁恐吓一番三长老啊…不过这番威胁恐吓,效果应该还不错。

虽然心里在暗笑,不过东方道一的面上却是一派正经严肃,目光威严地扫过堂中的一众轩辕宗弟子,沉声道:“走吧,时间也该到了,现在随本宗去万人广场,等待空间战场开启。”

------题外话------

十年大比总算开始了,写得好捉急啊。

(这里是20——21日的感谢,感谢~263747525(1月票),玄月/简(1月票1评票),guping25(4月票1评票),rubylee(1月票),冥九儿(,2月票),邹紫叶999(4月票1评票),18011922419(1评票),fxmtlj2008(4月票),不弃风月(2月票),hongbaobao(7月票),xuanli629(1月票),13438898952(3月票),水灵薇906(1评票),13551864587(2月票),15769103304(1月票),茉日琉(1钻石),15620689443(2评票),谢谢,么么哒~)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