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天道至尊驱魔师

第三十章:血脉返祖,死上一死!

窗外的阳光倾倾洒洒的透过雕花木窗印了进来,软榻上,轩辕天音周身笼罩着阳光,懒懒地闭目倚靠在上面,整个人呼吸延绵悠长,就跟睡着了般,只不过那浓密而轻颤的睫毛和眼皮下偶尔转动的眼珠,显示着她其实还是清醒的。

“你在犹豫去不去千江月?”东方祁看着她那轻颤的睫毛,只觉得那是一只欲展翅而飞的蝴蝶,扑腾着的翅膀,一下一下拂过自己平淡的心湖,带起一阵阵涟漪。

对于东方祁的话,轩辕天音沉默没做回答,东方祁笑了笑,继续道:“你跟第一代神女是直系血脉亲人,中间只间隔五代人,时间并不算长,而凤家,就算是直系血脉,期间间隔了三千年之久不说,又是外姓血脉,即使他们体内有轩辕血脉,却早淡薄如水,你这么执意帮凤家兄妹,让我的有点吃惊,轩辕一脉都是这么护短的吗?”

闻言,轩辕天音缓缓睁开眼睛,侧头看着他,懒洋洋地道:“有时候男人太聪明,也不是一件好事的。”

东方祁失笑,目光深深地看着轩辕天音,意有所指地道:“没办法啊,天音太聪慧了,我若再不聪明点,如何去抓紧你呢。”

轩辕天音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这男人现在是说这些话上瘾了,随时随地都能开口说出来,真是白瞎了之前他的一身高冷的气质,她果然是眼拙得跟眼瞎没有区别了。

似有点受不住东方祁那含笑的深深目光,轩辕天音坐起身子,正色道:“轩辕的血脉之力从来都不简单,或者说轩辕一族从来都不简单。”

东方祁眉心一皱,看着轩辕天音,他可不认为轩辕天音这番话只是为了述说轩辕一族不简单而已。

“即使是我身为轩辕一族的直系血脉,又是家族的传承人,可是我依然不了解轩辕一族自身的能力,不要说是我,或许整个轩辕家,连第一代的传人都是无法完全了解的,唯一一个了解的轩辕一族的人,只怕除了天道,再无别人。”轩辕天音道。

“什么叫做不了解?”东方祁皱眉问道。

“不了解的意思就是…轩辕一族自身就像个迷或者说一个掩埋的很深的宝藏,需要你慢慢去解开去挖掘。”轩辕天音淡淡地道,狭长的眸子中划过一抹骄傲,那是身为轩辕一族的骄傲和自豪。“即使是我们自己,都不了解自身的底线到底在哪里,可以说,当初在天道创造轩辕血脉的时候,给了轩辕一族得天独厚的条件。”

“轩辕一族从来都是依靠血脉之力来传承术法,可是也有例外,一些变异的血脉,根本不需要任何的血脉之力,他们依然能游走在阴阳两界。”

“变异血脉?”东方祁神色一动,轩辕一族从来都是一个迷,这还是第一次听说这种事情。

“嗯,变异血脉。”轩辕天音点点头,继续道:“我家四弟跟五妹,他们就是变异血脉,因为是双生子,血脉之力他们传承的并不多,一份血脉之力相当于分成了两份给他们,不过轩辕家很少有双生子出现,特别是龙凤双生,就更少了,所以他们出生时,长老们就发现,他们是变异血脉,轩辕家的男儿从来都是只负责传宗接代,传承的灵力很少很少,不过我四弟却因为是变异血脉,不仅能利用血脉之力召唤出神龙,更是能修习轩辕家的术法,而我的五妹,原本应该是完整的血脉之力,却被迫分成两份,所以她的灵力并没有继承多少,除了依靠血脉之力的召唤神龙和一些简单的术法,她无法修习任何轩辕家的术法,但是…她却是除了变异血脉后,又一个灵魂变异者,她的灵魂力极其庞大,以至于她的精神力是我们的百倍不止。”

东方祁眸中划过一抹诧异,居然还有灵魂变异!

见他眸中那抹诧异之色,轩辕天音笑了笑,神色突然变得轻软和柔和,这样的她,让得东方祁眸子一深,整个人看得有点痴了。

“我的小五若是性子不那么懒撒,只要她认真起来,恐怕连我都会在她手上吃大亏呢。”轩辕天音轻声道。

听着轩辕天音的轻声低语,东方祁回过神来,似也知道轩辕天音心里的思念,笑道:“那看来变异血脉很厉害啊。”

见轩辕天音浅笑不语,东方祁眸中划过一抹若有所思,问道:“你突然说起轩辕一族的血脉问题,是因为凤家那两兄妹有一人是变异血脉吗?”

轩辕天音看了他一眼,摇头,道:“变异血脉是其一,灵魂变异是其二,轩辕一族七千年的传承记录中,还有一种突变是其三,这种变化七千年来也出现个几次,而每次都出现在那些旁系子弟中。”

“哦?”东方祁神色微动,“你的意思是凤家那两兄妹中有一人是第三种?”

轩辕天音点头,“凤清儿。”

“第三种是什么?”东方祁问。

“血脉返祖。”轩辕天音缓缓吐出四个字来。

血脉返祖?

东方祁一怔,这还是第一次听说这个名词。

“什么是血脉返祖?”

“血脉返祖的意思就是血脉之力的突变,然后出现祖先的遗传特征,而轩辕血脉的返祖,就是指自身的灵力在一定激发后,猛然上升,然后达到祖先的高度。”轩辕天音为东方祁解释道。“血脉返祖的现象一般都会出现在旁系弟子或者血脉之力已经淡薄的几乎没有的族人身上,而一旦这个族人自身的潜力得到激发后,那么她的实力便可超过她本身的潜力,凤清儿是轩辕无双的血脉,虽然是外姓,但是她的血脉之力一旦激发,虽说不能达到轩辕无双的高度,但是也能成为凤家的第一人了。”

“所以你是因为这个想帮她?”东方祁挑眉问道。

轩辕天音淡淡地看着他,摇头,淡声道:“不是。”

“那是?”东方祁好奇问道。

“因为我护短。”轩辕天音缓缓吐出几个字。

东方祁嘴角一抽,看着她,“护短?”

轩辕天音点头,正色道:“只要生为轩辕血脉的人,不管她的血脉之力有多淡薄,也始终是轩辕的血脉,所以…想在我的眼皮子底下欺负他们……”轩辕天音对着东方祁突然一笑,笑得有多灿烂有多灿烂,然后轻声道:“我会让那些人后悔来到这个世界上……”

东方祁轻咳一声,突然觉得有点冷。

‘嗡嗡嗡’——

一道细微的灵力震动声,让得屋内的二人同时一怔,随即二人转眸看向窗外,只见一只明黄色的纸鹤快速地飞了进来,当看见那只纸鹤后,轩辕天音的脸色就是微微一沉。

除了她跟韩澈,这里无人会这种传音术,而韩澈之前跟着乔砚独自去玩,如今还未回来,却等来一只传音纸鹤……

泛着淡淡金光的纸鹤扑腾着翅膀围绕在轩辕天音身边,不断发出‘嘤嘤嘤嘤’的声音,轩辕天音一张清冷的小脸顿时阴沉了下来。

“看来今日不是个出门的好日子。”轩辕天音沉着脸色看了东方祁一眼,沉声道:“遇见的疯狗不是一般的多!”

一看轩辕天音的神色就知道韩澈肯定是出了什么事儿了,东方祁眸光一闪,眸底快速闪过一抹幽光,道:“可是武神宗的人?”

轩辕天音缓缓起身,看了他一眼,“你倒是会猜。”

东方祁跟着起身,温声道:“澈儿跟乔砚在一起,这里是古瑶城,在古瑶城中还敢公然找轩辕宗的麻烦,除了武神宗就没有别人了。”

轩辕天音朝纸鹤轻轻一挥手,道:“带我们去找澈儿。”

只见轩辕天音话落,纸鹤在空中轻轻转了一圈,然后立刻朝外面飞去,轩辕天音轻轻拂了拂肩上的青丝,斜睨了东方祁一眼,道:“那为什么不可能是灵剑山庄?在古瑶城中,灵剑山庄同样是巨头之一。”

东方祁笑着牵过轩辕天音的手,拉着她朝门外走去,边走边道:“因为灵剑山庄的人有脑子,不会跟轩辕宗在明处撕破脸。”

轩辕天音闻言红唇轻抿,挑眉看了东方祁一眼,这男人还经常说自己嘴毒,他同样也很毒好吧,这话的意思不是明摆着在说武神宗的人是一群没有脑子的蠢货吗?!

交易市场共分八条街,每条街的名字都是依次序而取,如一宝街,二宝街,以此类推,之前轩辕天音他们进去的就是交易市场的七宝街,再绕过一个街角,转拐进去就是八宝街。

由于八宝街位于最里面,所以平常很少有人会逛到这里,而八宝街中的摊位,也没有其他街上的摊位那样多,只有零星的十数个摊位,所以八宝街也相对的很安静。

此时,八宝街的巷子里,气氛却带着浓浓火药味。

“小屁孩子也来逛交易市场寻宝?你们轩辕宗是无人了不成?哈哈哈哈哈……”

嘲笑的声音在安静的八宝街中异常的清晰,伴随着嘲讽声落下后,一道带着少年变声期特有的低哑声响起,“把东西还给我们,你们武神宗才是没人了,居然连小孩子都欺负,年龄都是活到狗身上去了吗?”

“小澈,这你倒是误会武神宗的人了,欺软怕硬是武神宗的特点,也是他们宗内人人都会的习惯……”一道清澈悦耳的少年声音再次响起。

两个半大的小少年,面对着武神宗十数人却依然面色不惧,还能嘲讽出声,这样的胆色,让得八宝街上的其他人都好奇地看了过来。

而这两个少年,正是之前跟轩辕天音分开的韩澈跟乔砚二人。

听得韩澈二人的嘲讽,原本大笑的武神宗弟子皆是目光阴沉了下来,一紫衣男子,年纪大约二十来岁,看其模样应该是这群武神宗弟子的领头人,目光阴沉地看着韩澈二人,冷声道:“臭小子,胆子倒是不小,两个人也敢当着我们的面侮辱武神宗,真以为我们不敢出手对付你们不成?”

乔砚眸光一历,虽然他年纪小,可是实力却不低,又是轩辕宗精英堂的护法,何时被人这么威胁过,若不是古瑶城中有禁制,他早就动手揍得这群武神宗的人连他们爹妈都认不出来他们了。

而韩澈的性子也不是看上去的这么乖巧,只是对着轩辕天音他才是一只无害的小猫模样,若是换成其他人,无害的小猫也能变成凶猛的狮子的。

城中的确有禁制,可是这禁制却禁止不了韩澈,韩澈本身是变异血脉,又是修习的轩辕家的独门术法,根本不需要天地灵气就能调动体内灵力,如若不是……韩澈目光不着痕迹地瞟过不远处的阁楼二层,若不是察觉到那里还有几道强悍的气息,他早就动手了。

“怎么不说话了?害怕了?”紫衣男子得意地一笑,目光狠狠地盯住韩澈跟乔砚二人,笑道:“若是怕了,我们也不为难你们,刚刚你们二人侮辱了我武神宗,就跪下来给我们磕几个头,我们就放你们离开如何?”

闻言,韩澈跟乔砚皆是目光冰冷了下来。

“只有死人才会被人磕头,想要被人磕头也行,不如你先死上一死,如何?”

------题外话------

家里小朋友发高烧,所以绯月昨天没有更新,在这里说声抱歉,昨天累了一天,小孩子生病又粘人,好不容易等他睡了,结果都凌晨去了,早上5点多又烧了起来,又得爬起来喂药,量体温、物理降温…啊啊啊啊…我也好想睡觉啊,真的太累了,今天的感谢就不写了哈…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