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天道至尊驱魔师

第二十七章:再遇凤家人,炼鬼术!

“天音认识那二人?”见轩辕天音眸中的那一抹诧异之色,东方祁挑眉看了过去,当看清那人群中的一男一女时,东方祁眸子微闪,显然也是认识那人群中的二人。

轩辕天音眸子眯了眯,笑得有点意味莫名,“认识,当然认识。”怎么可能不认识,凤家的凤十九跟凤清儿,当初在遗迹抢昊帝传承,然后得知了自己的真实身份,便主动退出。

如今再次见到这二人,轩辕天音心里说不上是什么感觉,他们是轩辕无双的血脉,虽然时隔三千年之久,可是血脉依然是血脉,这是无法改变的事实,轩辕天音狭长的眸子中闪过一抹复杂之色,看着前方的二人,眉心微蹙,他们似乎有了点麻烦。

凤十九跟凤清儿二人本来也只是打算到交易市场逛逛,却没想到能在这里碰见一块温养灵气的寒玉石,虽说只是一小块,但若是制成玉佩戴在身边,对自身的灵气温养也是有不小好处的。

二人跟摊主谈好了价,正准备交易时,却不料遇上了同样看中这块寒玉石的戚家大小姐,戚家在北方跟凤家是一样的隐世世家,而两家从百年前开始就一直是死对头,如今为了这块寒玉石,只怕是不想争,这戚家大小姐也得跟他们争上一争了。

“凤清儿,没钱就不要来交易市场,免得丢人现眼。”戚柳梦不屑地看着对面的凤清儿跟凤十九二人,嗤笑一声,继续道:“不管你出什么价,本小姐都出你的两倍。”

“戚柳梦,你不要太过分了。”凤十九一张俊脸阴沉,看着对面态度嚣张的戚柳梦一行人,他们就是故意的,目光扫过凤清儿手中的那块寒玉石,那寒玉石对凤清儿有不小的好处,他们怎么甘心就这样放弃。

“凤十九,我们怎么过分了?交易市场本来就是价高者得,若是你想要这块寒玉石就出价啊,若是你出的价格是我们付不起的,我们自然就会放弃。”戚柳梦身边的一锦衣男子笑道,随即目光撇向一旁的摊主,问道:“这位摊主你说对不对?”

一旁摊主一听,脸上闪过一抹欣喜,他本来就是散修者,为得就是能把这块寒玉石卖个好价钱,虽然之前这凤家的二人出价也很合理,不过如今这另一群人明显是凤家兄妹的对头,故意来提高寒玉石的价格,不过那有什么关系,谁出的钱多,寒玉石自然就归谁,他们两方人争抢起来,受益的人还不是自己。如此一想,摊主立刻笑眯眯地道:“这位公子说得在理,这块寒玉石极其难得,当初为了得到这块寒玉石,我也是拼了性命的,交易市场本来就是价高者得,不管你们谁要这个,只有谁出的价格高,这块寒玉石就归谁了。”说完,就笑眯眯地站在一旁看着双方的人马,心里笑开了花,争吧争吧,你们越争,我赚的就越多。

“你……摊主你怎么能言而无信,刚刚不是说好了价钱,这块寒玉石卖给我们的?”凤清儿一张清冷的小脸上满是愤怒地盯着旁边的摊主,她怎么也想不到这摊主居然突然改口了。

“这位小姐,寒玉石当初咱们还没交易,这自然不能算卖给你们的,若是你确实想要,就出价吧。”摊主眼底闪过一抹贪婪,随即笑眯眯地继续道:“交易市场本来就是价高者得,若是那位小姐比您出的价格多,这寒玉石自然就是归她了。”

“你……”凤清儿闻言一怒,这摊主简直是太贪婪无耻了。

戚柳梦见状,不屑笑道:“听见没凤清儿,若是你出不起比我还高的价格,就把寒玉石给本姑娘交出来。”

凤清儿咬牙不舍地看了看自己手中的寒玉石,今日他们二人出来,身上本来就没有带多少钱,而且之前自己给的价格已经是很公道合理的了,若是再往上加价,就完全超出了这寒玉石的价格,就算凤家是隐世世家,家底丰厚,也不应该这样会挥霍,何况如今的凤家,已经开始渐渐没落,也经不起他们这样胡乱的挥霍了。

凤清儿咬了咬牙,愤恨地瞪了对面的戚家人一眼,“好,今日……”

“就这么放弃了?”

就在凤清儿开口准备放弃时,一道清冷的嗓音突然在她的脑海中响起,让得凤清儿整个人一惊,这熟悉的清冷声音,她如何不记得。

“跟她继续喊价。”

就在凤清儿吃惊不已的时候,清冷的嗓音再次在她脑海中响起,凤清儿眸光一亮,这次她才肯定说话之人真的是那人,轩辕天音!

“清儿你怎么了?”凤十九见凤清儿突然愣住,不解地看着她问道。

凤清儿抬头看了凤十九一眼,那一眼的深意,让得凤十九也是一愣,清儿这是怎么了?

“戚柳梦,当真只要我出的价格,你都出两倍?”凤清儿小脸上的愤恨情绪早已不见,一张清冷的小脸上,神色淡淡,目光直直看着对面的戚柳梦。

凤清儿的变化,让得戚柳梦眉心微微一皱,不过一想到如今凤家的情况,心里冷笑一声,虽然凤家藏得紧,不过却还是没有不透风的墙,如今的凤家已经开始没落,以凤家现在的情况,凤清儿根本不可能还有实力跟自己争什么,她现在也只能是装模作样而已。

“当然,本小姐说过,只要是你出的价格,本小姐都出双倍。”戚柳梦高傲地抬了抬下颚,不屑地瞥了凤清儿一眼。

“即如此,二十万两黄金。”凤清儿淡淡开口,把玩着手里的寒玉石,对着对面戚柳梦道:“这块寒玉石的确是我需要的东西,而我身上也没带多少银钱,二十万两黄金是我所有的钱,若是你能高过我,我就不再争了。”

当听到凤清儿突然把价格提到了二十万两黄金的时候,别说是凤十九惊了一跳,连带着周围看热闹的人群都是炸开了锅,而卖寒玉石的摊主更是一脸喜颜于色,二十万黄金啊,这一块寒玉石,别说是二十万两黄金了,只怕连两万两黄金都值不起,虽然寒玉石很稀罕,不过如此巴掌大的一块,也卖不起这个价的。

戚柳梦一脸阴沉地看着凤清儿,怪笑一声,道:“二十万两黄金?凤清儿你出得起这个价吗?”

“我能说出口,自然就出得起这个价,我就怕戚家大小姐会出不起四十万两黄金的价呢。”凤清儿淡淡笑道,“所以说,有时候什么话也不要说太满,戚家大小姐若是出不起这个价,就请吧,免得在这里丢人现眼。”凤清儿说完朝一旁一让,明显是认为戚家人出不起双倍的价格,要‘请’他们离开的姿态,更甚至还把之前戚柳梦嘲讽他们的话,也还了回去。

戚柳梦一张脸色都快阴沉得能滴出水来了,目光恨恨地盯着凤清儿,这个小贱人,居然还讽刺自己?

“梦儿不要冲动,一块寒玉石而已,若是他们想要,就让他们拿去好了,花四十万两黄金,根本就不值得。”戚柳梦身边的锦衣男子在看见前者的神色后,立刻提醒道。

“是啊,戚大小姐还是好好听听你大哥的话,没钱就不要出来丢人现眼,赶紧跟着你大哥回去吧,没钱还来交易市场……呵呵!”凤清儿一改之前的清冷模样,毫不留情地嘲讽着戚柳梦,让得对面的戚柳梦,气得咬碎了一口银牙。

“没钱?凤清儿你以为本小姐是你这个落魄户可比的?”戚柳梦突然尖声骂道,“不就是四十万两黄金吗?哼…本小姐今日就非要这块寒玉石了,四十万两金光,这块寒玉石我要了。”

“梦儿……”听得戚柳梦的叫骂声,一旁的锦衣男子脸色一变,想要阻止,却也比上戚柳梦的嘴快。

凤清儿看着对面戚柳梦微微扭曲的神色,突然轻笑出声,道:“不愧是戚家大小姐,果然是财大气粗,四十万两黄金买这么一块巴掌大小的寒玉石,我也不得不甘拜下风,既然戚家大小姐如此志在这块寒玉石,那我也不再跟你争了,喏…给你。”

随着凤清儿话音一落,四周突然安静了下来,随即所有人皆是目光古怪地看向戚柳梦,这只有是有脑子的人都知道,这位戚家大小姐被那位叫凤清儿的美人给耍了啊。

凤清儿似笑非笑地看着一脸不可置信的戚柳梦,道:“其实我还真怕戚大小姐不要了呢,说实话,别说是二十万两黄金,即使是两万两黄金,我的身上也是没有的,即使是有,我也不会花这个钱去买这块寒玉石,毕竟我又不是傻子。”

额……这意思是,戚家这位大小姐是傻子咯?

凤清儿的声音虽然不大,不过在安静的连一根针掉落的声音都能听见的环境下,这一段话,也足够四周的人听得清清楚楚了。

众人目光古怪地看着戚柳梦,这还真是被耍得彻底啊……

察觉到这些怪异得目光看着自己,戚柳梦一张小脸顿时铁青了下来,目光阴狠地看着对面的凤清儿,尖声叫道:“凤清儿你这个小贱人,我要杀了你!”

“给我杀了他们!”戚柳梦显然是被凤清儿这么一耍给恼羞成怒了,也不管这古瑶城中什么不能大打出手的规矩,朝自己身后的人一挥手,命令道:“愣着干什么,还不去给我杀了他们。”

虽然城中有禁制,他们体内的灵气被压制,不过戚家的人数上占了优势,凤清儿他们只有她跟凤十九二人,这一旦动起手来,显然是他们要吃亏。

当听见戚柳梦的话后,凤十九神色一变,想都不想就把凤清儿护在了自己的身后。

“咦,这是怎么了?火拼现场?”

就在双方快要打起来的时候,一道清冷的声音自人群后方传来,让得戚家的人动作一顿,而被凤十九护在身后的凤清儿却是双眸一亮。

“我记得古瑶城中是不允许互斗的,怎么还有人敢在城内出手?”清冷的声音再次响起,然后两道白色的身影自人群后缓缓走了出来。

戚柳梦本来就在气头上,哪里还管什么规矩不规矩,如今突然听到有人阻止,立刻回头瞪了过去,“我戚家的事情还轮不到谁来管,你是什么东西也配跟本小姐说规矩?”

“那你又是什么东西?”轩辕天音双手抱胸,站在人群前方,似笑非笑地看着戚柳梦,一双狭长的眸子笑意不达眼底。

“我不是东西,你才是东西。”戚柳梦想到没有想就立刻出声骂道,看着突然出现的轩辕天音,眼底闪过一抹嫉恨,她最讨厌的就是比自己漂亮的女人。

轩辕天音闻言一笑,点点头,道:“哦…原来你不是个东西啊。”

‘噗呲!’——

话落后,所有人皆是喷笑出声,这位姑娘看起来笑眯眯的,原来一张嘴也是毒得紧啊。

轩辕天音说完也不管戚家人的反应,转头看向凤清儿跟凤十九,笑眯眯地打招呼道:“哟,好久不见,咱们又在这里遇见了。”

“你…是你…”凤十九脸上一喜,虽然只见过几面,但是一想到轩辕天音的身份,凤十九就觉得莫名的亲近,不管怎么说,血脉中的亲近,是怎么也磨灭不了的事实。

轩辕天音对着凤十九笑了笑,目光看向他身后的凤清儿,眸子里闪过一抹笑意,刚刚这姑娘的表现可让她大开眼界啊,不得不说,那一手阴人的本事,让轩辕天音看得很爽。

“看不出你倒是挺能耐得,不过做得不错。”轩辕天音对着凤清儿笑道。

凤清儿闻言小脸微微一红,似乎也是有点不好意思被轩辕天音夸奖,若是有她在,自己也不敢那么去阴戚家的人。

看得轩辕天音跟凤清儿二人有说有笑,对面戚柳梦顿时脸色阴沉了下来,“原来你们是认识的,我说怎么多管闲事呢。”目光阴狠地扫过轩辕天音,嗤笑道:“你若是要帮凤家这二人出头,只怕还不够资格,要是识趣就滚开,否则本小姐连你一起收拾了。”

轩辕天音轻撇了她一眼,看着凤十九问道:“这疯狗是谁家的?也不知道栓好?这么见人就咬,也不怕遇见性子不好的出手打死么?”

疯…疯狗?

凤十九嘴角微微一抽,看了一眼对面面色微微狰狞扭曲的戚柳梦,心里觉得,的确有点见人就咬的疯狗啊,“他们是北方戚家的人,在北方跟我们凤家并称双隐世家。”

“戚家?”一直跟在轩辕天音身边的东方祁却是微微皱眉,问道:“可是被称为鬼灵世家的戚家?”

凤十九微微点头,道:“右相大人说得没错,正是他们。”

“鬼灵世家?那是什么鬼?”轩辕天音挑眉看向东方祁,东方祁对着她微微一笑,正欲开口,却不料身后突然窜起一股阴冷的阴气,清洌的眸子微微一沉,立刻转头看了过去,沉声道:“天音现在自己看看就知道了。”

这股阴冷的阴气,轩辕天音自然是感觉到了,回身一看,只见对面戚家众人所站的地方,顿时被一股极寒的阴气所笼罩,而阴气最浓郁的地方,戚柳梦正一脸阴狠的瞪着他们,见他们看了过来,冷声一笑,道:“虽然古瑶城中有禁制,压制了体内的灵力,不过我戚家可不单单是靠灵力的,惹了我的人,还从来没有可以全身而退的。”

轩辕天音看着那浓郁阴气中若隐若现的孤魂,清冷的眸子顿时一沉,“炼鬼术!”

炼鬼术,顾名思义就是利用一种邪术,将徘徊在人间界的孤魂野鬼炼成自己的傀儡,为自己办事的术法,这炼鬼术跟鬼王宗豢养厉鬼有异曲同工之妙,但是炼鬼术的阴邪程度比鬼王宗更甚,鬼王宗的鬼王在清心咒的作用下还可以化解其身孽障,度入轮回,可是被炼鬼术所炼化的孤魂野鬼就只能将它们打得魂飞魄散一途,根本没有任何入轮回转世的机会。

如此阴毒的邪术,居然还有人在修炼,这让得轩辕天音整张冷艳的小脸彻底阴沉了下来。

------题外话------

感谢~hxbczy(1月票),藤泪兒(1月票),慵懶の貓咪(5月票),773569884(1评票3月票),暗夜哭泣的星(2月票),瑶族梦公主(5花1评票),hjm020406(1月票),不弃风月(1月票),豆豆521(1评票),wza0028(1评票),我上学了国中(1评票),13425075685(1月票),茉日琉(1钻石1花),无001(4月票2评票),谢谢,么么哒~

唔~今天睡饱了,这章发了,我继续再码会字去…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