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天道至尊驱魔师

第二十五章:她!害!怕!(一更!)

古瑶城

自进入码头踏进古瑶城内后,轩辕天音就察觉到这古瑶城内的奇怪之处,狭长清冷的眸子微眯着打量着上空,就像在不经意间抬头看天色般,实则那眸中金光暗暗流转,原本湛蓝无尘的天空,却在轩辕天音这双眼睛里出现了诡异的如蜘蛛网状般的灵压网,就是因为这灵压网的存在,整个城内的天地灵气跟外面想比较起来显得异常的稀薄,这种奇怪的现状,让得轩辕天音眉心疑惑不解地微蹙,这灵压网显然是几个踏入了炼虚合道境的强者联手设置而出的,不过这意欲为何?

“天音看得见?”身边东方祁似乎知道轩辕天音在想什么般,清洌的眸子轻轻撇了一眼上空,随即侧头看向身边的人,“这是为了古瑶城的安定,百年前的三方宗主联手设置的禁制,以避免有人在古瑶城动手。”

轩辕天音一怔,随后眸中划过一抹了然之色,不管是天术师还是修灵的武者,只要动用自己体内的灵力,就必须要引动天地灵气,如今这古瑶城中有这种压制天地灵气的禁制,在如此天地灵气稀薄的城内,自然是不可能大打出手的,不过……轩辕天音眉心再次一蹙,这种为了防止在城内动手就设置这种禁制,会不会手笔太大了点?要知道即使是炼虚合道境的强者联手设置,对自身的损伤还是有点大的啊。想到什么,轩辕天音就直接问了出来,全然没了昨日被某人占了半个床位的恼怒了,“这样的手笔会不会太大了点?”

东方祁笑看了她一眼,果然转移了她的注意力是非常正确的做法,“若单是为了防止在手内大打出手而设置这个禁制自然是手笔太大了,有点浪费,不过这禁制也不单单是为了这个。”说着,东方祁眉峰微微一挑,笑问:“天音就不想知道这城内原本的天地灵气去了哪里吗?”

轩辕天音眼睛眨了眨,不解地看着东方祁,想知道是想知道,但是你也得说出来我才知道啊。

轻笑一声,似乎猜出了轩辕天音的心声般,东方祁意有所指地道:“空间战场里的天地灵气异常的浓郁,天音进去后,不要先忙着比试,找个地方好好修炼一番才是最要紧的事情。”

轩辕天音整个人一怔,随即双眸微微瞪大,不可置信地道:“你的意思是…这古瑶城中的天地灵气被引进了那个空间战场内?”

见东方祁神色淡淡,一顺不顺地看着自己,轩辕天音愣愣地道:“这才是大手笔啊。”

岂止是大手笔,简直是逆天了好吧,设想一下,把一个城的天地灵气压制了不说,还人为的抽出这片地域地天地灵气强行给灌入另一个空间里,不得不说,百年前的那三位强者是如何的胆子大,但是也由此可见,百年前的轩辕宗宗主和武神宗宗主还有灵剑山庄的庄主三人绝对是不低于炼虚合道境大乘期的强者,也有可能那三人已经到了渡劫期,距离三花聚顶的实力也不远了。

此时轩辕天音一行人跟着东方道一和大长老、三长老的带领下已经进去了古瑶城的中心,街上到处是来往的人群,不过从这些人周身的气势来看,应该是那种隐世家族的子弟和隐宗的弟子们,轩辕宗位于天术师宗派之首,又是三大巨头之一,在古瑶城中自然有属于轩辕宗自己的地方,所以在轩辕宗一行人进城之后,东方道一就带着轩辕宗的所有人朝轩辕宗自己的地方而去。

瑶池楼——位于古瑶城的繁华中心,在如今人来人往的古瑶城,这里却显得格外的幽静,比起这条街上的所有客栈,整个瑶池楼除了楼里的伙计和掌柜,连一个客人都没有。当然这并不是说没人愿意住在这里,而是所有来到古瑶城的隐世家族和隐宗弟子们皆是知道这座楼,是属于轩辕宗的,除了轩辕宗的人,瑶池楼不会接待任何人。

整个古瑶城城中,除了瑶池楼外,还有神武楼,和剑仙阁同样如此,这两处一个是武神宗的产业,一个是灵剑山庄的产业,三方势力的专属阁楼坐落在古瑶城最好的地段,同时也是身份地位的象征。

整个古瑶城自百年前开始就被三方势力共同掌控,除去三方巨头势力,其下依次便是一些实力不错的隐世家族和隐宗,不过这些隐世家族跟隐宗的人却没有像轩辕宗这三方巨头的般的专属阁楼,来到古瑶城中也只有住在客栈中。

古瑶城在天昊国的地理位置上是个极其特殊的存在,在天昊国的地图中,根本没有标志出这里,除去当今天昊皇帝本人和皓月城中的四大家族族长,整个天昊国的人,只怕没有任何一个人知道这里,就算是天昊皇帝知道这里,也无权干涉插手古瑶城中的任何事情,因为这里只属于方外隐世之地。就连整个城中的百姓,除去在这里土生土长的古瑶城人,大半部分也是百年前由三方巨头遣送而来的外宗弟子来此落户,还有一些隐世家族的旁系枝脉。

站在瑶池楼前,看着眼前这座好比京城里第一皇家酒楼皓月楼金碧堂皇的建筑,轩辕天音也不由暗暗乍舌,果然是轩辕宗,这地位身份显然是高到了一定程度了。

“这不是东方宗主吗?”

就在轩辕宗一行人准备进入瑶池楼时,一道醇厚的嗓音自众人身后传来,在听闻这道声音后,东方道一那种仙风道骨的老脸居然难得的皱了皱,显然这说话之人让东方道一很不喜。

“在下还说轩辕宗的人怎么还未到,这不…果然不念叨,一念叨你们就来了。”一个身穿暗黄锦袍的老者打着哈哈地带着一群年轻弟子朝着轩辕宗的人走来。

东方道一脸上那不喜神色虽然是一晃而过,却也让得他身边得轩辕天音看了个清楚,轩辕天音挑了挑眉,跟着东方道一转身看了过去,只见那暗黄锦袍老者一脸枯瘦,虽然脸上带笑,却一双鹰眸中犀利非常,周身气势大开,震得轩辕宗的弟子们皆是脸色微白的齐齐退了几步。

好个不要脸不要皮的老东西,这年龄都是活到狗身上去了,居然仗着自己的实力,去欺负轩辕宗的年轻小弟子,他倒是拉得下这张老脸!

看着来人如此作态,轩辕天音眸子微微一沉,难道老狐狸不喜这人,这老东西果然不讨喜。

“原来是凌霄宗的凌宗主。”东方道一目光轻轻扫过被震退的弟子们,看着来人笑道:“凌霄宗倒是来得早,看来这次大比,凌霄宗是信心十足啊。”

凌霄宗宗主哈哈一笑,一双老眼中精光一闪,道:“我凌霄宗再信心十足也比不过东方宗主的轩辕宗。”目光轻撇了一眼刚刚被他震退的轩辕宗弟子们,嘴角扯了扯,继续道:“轩辕宗的弟子有如此实力才是真的信心十足呢。”

东方道一微微一笑,道:“都是些小家伙而已,凌宗主倒是高看了他们。”

“哼,凌宗主看来这几年精进不少,一来就考验我宗这些不成气候的弟子,倒是好兴趣。”对于凌霄宗宗主,大长老可没有东方道一那般客气,刚刚这老家伙居然不顾身份威慑轩辕宗的弟子,大长老早就黑了一张老脸,见这人居然还在这里东拉西扯的说这说那,立刻就忍不住地嘲讽了回去。

听得大长老话里的嘲讽意味,凌霄宗宗主眼底微微阴沉,随即撇了大长老一眼,皮笑肉不笑地道:“原来是莫问大长老,我道是谁如此没有规矩呢,本宗跟东方宗主说话,居然还有人在一旁插嘴,若是莫问长老那就不稀奇了。”

大长老闻言脸色更是黑了黑,这老东西在讽刺自己不懂规矩呢,大长老冷笑一声,也不示弱,立即道:“老夫性子历来如此,就算不懂规矩,也拉不下老脸来对小辈动手,不懂规矩跟不要老脸比起来,可是好了太多。”

“对小辈动手?莫问大长老可别胡乱说,本宗主何时对小辈动手了?”凌霄宗宗主也是冷笑一声,随即一双老眼撇了一眼周围的轩辕弟子,继续冷笑道:“若是非得这么说,也只能说老夫刚刚是在考验轩辕宗的弟子而已,真要动手了,这些小辈还能好好地站在这里?”

“你个……”大长老闻言一怒,这老东西果然是不要脸不要皮,正欲开口说话,却被一旁的东方道一打断,“好了大长老,虽说又是十年未见,凌霄宗宗主好心想考验下小辈们也没什么,堂堂一个轩辕宗大长老站在大街之上跟人做口舌之争,也不怕失了自己的身份,让别人看笑话。”

‘噗呲!’——

轩辕天音忍不住一笑,不仅是她,连带着一旁的东方祁和莫言、齐昀等人也是喷笑出了声儿。

轩辕天音笑瞥了一眼东方道一,这老狐狸嘴也不是一般的毒,这话虽然是在说教大长老,可话里话外无一不是在暗指凌霄宗宗主有*份,还把凌霄宗宗主暗比成了那些在大街上叫骂的泼妇,关键的是,他把人骂了不说,还让人找不到他的一丝错处。

瞧得凌霄宗宗主那张僵硬的老脸,轩辕天音不得不在心里为东方道一这个老狐狸点个赞,高…实在是高!

凌霄宗宗主暗暗压下心底的怒意,目光阴沉地扫过东方道一身后的众人,在看见东方祁的时候眸子沉了沉,随即目光移开,当看见东方祁身边的轩辕天音,老眼微微一闪。

“咦?这位是?”凌霄宗宗主也不愧是一宗之主,即使心里恨得咬牙,不过转瞬间却把心里的恼恨给压了下去,一张老脸上神色平常,好似刚刚什么都没发生般,看得轩辕天音也不由地暗暗佩服,就算是影帝影后的高超演技,也演不过这老家伙啊。

对于轩辕天音这样的生面孔,凌霄宗宗主怎么可能不好奇,更何况这女子还是站在东方道一身后,东方祁的身边。

见凌霄宗宗主的目光打量着轩辕天音,东方道一老眼一抬,扫了一眼轩辕天音,笑道:“这丫头啊,是本宗刚收的新弟子。”

东方道一的刚收的新弟子?那不就是轩辕宗宗主的嫡传弟子了?

凌霄宗宗主老眼眯了眯,压下眼底的惊异,笑道:“哦?看来这小姑娘又是一位堪比东方右相的弟子了?”能被轩辕宗宗主收为嫡传弟子的人,天赋岂能一般,况且东方道一这人从来都不爱收什么弟子,东方祁是因为从小被他带大的原因,而这个丫头,能入了东方道一的眼,只怕有什么过人之处了。

正说着,一股威压瞬间朝着轩辕天音压了过去,虽然古瑶城中不能使用多少灵力动手,不过势压却还是能放出来的。

在察觉到凌霄宗宗主的动作后,东方道一脸色瞬间一沉,却也没有出手阻拦,大长老脸色也是一黑,怒道:“凌老东西你想干什么?”正欲一掌拍过去,却不料身边的三长老却突然出手拦住了大长老的一掌,笑呵呵地道:“大长老何必动怒,这凌霄宗宗主也是为了考验这丫头而已,既然凌宗主要考验,何不让他考考呢。”说着,眼底闪过一抹冷笑,能让那丫头吃点亏,她怎么也是乐意看见的。

大长老被她这么一拦,显然是来不及阻止了,顿时脸色铁青地瞪了三长老一眼,眼底的怒意,看得三长老面皮一紧。

轩辕天音在察觉到那股威压朝自己而来的时候在心里就冷笑了一声,这点威压也想给老娘造成什么伤害?这老东西是高看了自己,还是低看了老娘?

‘轰!’——

威压直直朝着轩辕天音一人压去,即使是周围地轩辕宗弟子都是脸色一白,这种威压可不是试探这么简单了啊。

不过凌霄宗宗主想看到得一幕却没发生,在他的威压压下之后,原本在他的臆想中,轩辕天音即使不吐血也得被这威压个压得跪下来,结果却见那人依旧一身清冷高贵地站在那里,眼神淡淡地看着自己。

这……这是怎么回事?

轩辕天音看着凌霄宗宗主震惊地神色,红唇微微一勾,淡淡开口道:“果然不愧是凌霄宗宗主,这威压就是不一般,能得凌宗主亲自出手考验,真是晚辈的荣幸呢。”说着笑了笑,看着东方道一突然道:“师父,凌宗主这一下可真真是厉害得紧,徒弟我好害怕好害怕啊,刚刚差点没被这威压给压死,现在浑身都疼得厉害,站都站不住了。”

众人:“……”

看着一脸神色淡淡,站在那里笔直,面色红润,说话轻缓的人,众人只觉嘴角一抽,这是好害怕,被吓得站不住,浑身都疼的样子吗?你骗谁啊?

不过转头看向一张老脸红了又青的凌霄宗宗主,所有人皆是领悟了过来,感觉这位小师姐是在洗刷讽刺这位凌宗主呢,一想起刚刚轩辕天音那说话的语调,众人顿时身子再次一抖,果然是在嘲讽凌宗主……

好害怕好害怕的轩辕天音突然身子一软,整个人朝身边的东方祁身上一靠,东方祁也十分上道的配合一接,搂住了人,只听轩辕天音再次语调古怪,不阴不阳地开了口:“师兄…浑身疼得厉害,腿也麻了,胃也酸了,人也恶心了,赶紧扶我进去休息,凌宗主太厉害了,我害怕……”

众人:“……”

东方祁搂着轩辕天音的双手一抖,一张清俊至极的玉颜似乎有了丝扭曲,却还是默默地点了点,然后看先已经呆滞住的东方道一等人,淡声道:“师父,我先扶她进去,她…害怕!”

------题外话------

噗,回来晚了,赶在12点前先把这章发了,二更写完后,得明天早上再发了哈…。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