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天道至尊驱魔师

第二十四章:到达古瑶城(一更)

“感觉还好吗?可有哪里不适?”

一道清风拂过,东方祁快速地闪了过来,一双清洌的眸子细细打量着眼前的女人,好看的眉峰轻蹙,刚刚的状况其实有点吓到他了,虽然他知道轩辕天音在修炼,却着实没想到她会突然进阶,而且还是在这种大庭广众之下进阶,修炼之人最忌讳打扰,若是在进阶中被人打扰,很容易走火入魔,而且走火入魔算轻的,严重的连性命都堪忧,所以刚刚在察觉到轩辕天音要进阶之时,东方祁是真的吓了一跳,生怕这甲板之上的人突然打扰到她。

见东方祁眼底依然还有微散的紧张之色,轩辕天音也不由地有点心里发虚,说实话,其实连她自己都没想到会突然进阶,不过契机来得太突然,她也只能硬着头皮上,否则错过了这次契机,不知道下次还得到什么时候,而且她也并不是完全没有保障,身边有东方祁,而且月笙和血玉都在附近,因此她倒是没做过多的担心,不过如今见东方祁的神色,显然是刚刚把他吓住了,轩辕天音心虚的摸了摸鼻尖,罕见地露出了一丝讨好的笑容,道:“我没事,虽然事发突然了一点,不过我想着不是还有你…们在么,所以…我就直接…嗯…”说到最后声音渐渐小了下去,抬眸看了身边男人一眼,见他神色清淡,看模样倒是没生气,便悄悄地松了一口气,不得不说,有时候右相大人生起气来,还是听吓人的,连轩辕天音都不愿意直接面对生气时的右相大人。

东方祁眼眸深深地看了一眼跟前明显是松了一口气的女人,眸底划过一抹危险的神色,却极好的隐藏了下来,眼皮轻轻一搭,遮住了眼底的神色,看模样倒不知道是在想些什么。

而轩辕天音这口气,未免松得太早了一点,咱们右相大人一般喜欢的是秋后算账,且是连本带息的一起算清楚,当然…现在的轩辕天音是还不明白的,等到被算账的那天,她才会深深体会到,有的时候,男人计较起来,比女人更可怕。

“丫头,来来来,让老夫看看,你这丫头突然实力突破可谓是一场及时雨啊。”

就在轩辕天音有些受不住东方祁的沉默时,大长老的声音突然自不远处响起,轩辕天音此时是没有哪一刻比现在这般更喜欢这个像无赖似的老头儿了,大长老……你果然才是真爱!

轩辕天音双眸微亮地立刻朝着大长老走去,那欣喜的恨不能立刻逃离某人的模样,让得身后的某人再次眸底沉了沉。

很好,又被记了一笔!

大长老惊奇地围着轩辕天音转了一圈,边打量边连声叫道:“乖乖,这丫头怎么越来越看不出深浅了啊。”

闻言,一旁东方道一斜眼鄙视地看了大长老一眼,心里冷哼一声,暗道:这丫头实力都在你之上,你能看出深浅那才叫怪了。虽然宗主大人在心里哼是哼,不过在察觉到轩辕天音身上的灵力波动时,一双老眼也笑得眯成了一条缝,如此年纪的炼神还虚境的合体期强者,真是百年难见啊。

不消说大长老看不出轩辕天音的深浅,一边的齐昀等人更是觉得轩辕天音的实力深不可测,若说之前在万人广场对战时,她是那锋芒毕露的绝世宝剑,而现在就像那敛了所有锋芒的暗剑,但却没人敢小瞧,因为他们有预感,一旦这把敛了锋芒的暗剑出手,只怕会让所有人都震撼不已。

“姐姐…”韩澈捧着月笙快速地挤过人群,将月笙不着痕迹地递给了轩辕天音,“姐姐突然进阶吓了澈儿一跳呢。”在说到‘进阶’二字时,特意咬重了几分。

轩辕天音眸底一闪,笑了笑,将月笙不着痕迹的收回了袖中,道:“这不是没事儿吗。”说着手臂伸展了一下,看着众人笑道:“突然进阶感觉有点累了,我先回去休息,顺便把实力稳固一下。”

东方道一挑了挑眉,老眼不着痕迹地扫了一眼轩辕天音的宽大广袖,眼底划过一抹了然的精光,“去吧去吧,今日就好好休息,明日我们就能到达古瑶城了。”

得了东方道一的话,轩辕天音也不多做停留,立刻转身朝船舱内走去,刚刚她的实力进阶,同时带起了月笙的实力,所以她必须找个没人的地方,让月笙好好进阶才是。

见轩辕天音走后,围着甲板上的人也都慢慢的散去,东方祁看了一眼被灵力飓风弄得凌乱不堪地甲板,拂了拂衣摆,在莫言等人促狭的目光中,神色淡然地朝着轩辕天音离开的方向跟去。

“你怎么跟来了?”就在轩辕天音进入自己的房间准备关门之时,东方祁突然从后面伸手挡住了欲关的房门,然后在轩辕天音疑惑不解的目光中,神色淡然地径直跟了进去。

轩辕天音心里想着月笙的事,也没多在意,见东方祁已经进去了,便摇摇头,将房门关上,然后从袖中把月笙拎了出来,放在房间里的软榻上,见月笙周身灵力波动翻滚,为了避免引起不必要的关注,右手捏决,一个保护结界直接罩在了月笙四周,隔绝了那股隐隐翻滚的灵力波动。

做完一切之后,轩辕天音拍了拍手,心里暗暗松了一口气,可是一口气还未松完,只觉一股冷香袭来,然后腰间一紧,整个人转瞬间被人带进了大床之上,两个人的身形同时砸进大床,震得床板都抖了上了几抖。

轩辕天音一脸呆滞地看着身上的男人,一副还未反应过来的茫然模样,看得身上的男人眉头高高挑起,一双清洌深邃的眸子更加暗了几分。

察觉到一股隐隐的危险,轩辕天音回过神来后,才后知后觉地发现二人的姿势,似乎…有点那什么危险啊。

吞了吞口水,轩辕天音尽量保持着面上的淡定神色,无辜地问道:“你…这是怎么了?”感觉到身上的男人将整个重量都压了下来,轩辕天音有点难受地动了动。

这不动还好,一动之后,轩辕天音就察觉到身上男人的气息沉了几分,她就是再蠢再没经历过,也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儿,顿时整个人僵硬了起来,再也不敢动一下了。

一声轻笑传来,东方祁压低了脑袋,在轩辕天音耳边蹭了蹭,低声笑道:“天音怎么不继续动了?”

轩辕天音顿时一脸黑线,动什么动?再动下去你敢保证不出事儿吗?

见轩辕天音僵着一张小脸不说话,东方祁轻‘唔’了一声,带着一丝遗憾地淡淡开口道:“真是可惜,我倒是希望天音能再动一次呢。”

轩辕天音小脸顿时一红,接着一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咬牙问道:“你到底想要干什么?月笙还在呢。”

“不干什么。”东方祁抱着轩辕天音纤腰的手紧了紧,然后将自己的脑袋整个儿的埋进轩辕天音的颈脖里,悠悠地道:“刚刚我受到了惊吓……”

“所以呢?”轩辕天音脑门青筋跳了跳,咬牙问道。

“所以天音要补偿我啊。”东方祁悠悠地道。

轩辕天音深深吸了一口气,她就知道这个男人从来都不是个好货,问道:“怎么补偿?”

“唔…就补偿今日晚上我在这里睡吧。”东方祁想了想,然后一脸理所当然地表情地道,“明日就要到古瑶城了,今日晚上本相得好好休息,可是刚刚本相受到了惊吓,晚上大概是要睡不着了,不过有天音在身边,想来还是能安然入睡的,所以…今晚本相就在睡了。”

说完,东方祁抬头笑意吟吟地看着身下的人,“天音觉得如何?”

轩辕天音只觉喉头一哽,想要开口拒绝,身上的人就立马露出一副‘是你吓到我了’的表情,让得轩辕天音脑门上挂了一脑门的黑线,再加上身上的某人时不时地蹭一蹭以作‘威胁’状,让得轩辕天音恨不能一口老血喷出来,无耻,太无耻了!

“天音觉得如何?嗯?”东方祁继续笑问。

轩辕天音深深吸了一口气,暗想不就是今晚睡这里吗,现在离晚上还早着呢,先答应了,等到了晚上再想法子把他丢不出去或者不许他进门不就好了,这么一想,轩辕天音脸色倒是好看了不少,点点头,道:“好,就这么办。”

东方祁眯着眸子笑了笑,看着轩辕天音眼珠子乱转的模样,薄唇勾出一抹莫名地笑意,唔~天音在想什么坏主意,不过…最后怎样,谁知道呢!

两个人一上一下紧紧相拥,不过脑子里都是在飞快地转动,难得的,整个房间里,居然出现了一幕诡异的和谐。

日落月升,月落日升,当新的一天来临时,古瑶城的码头已经隐隐在望,当然了,你们若是要问昨日晚上右相大人到底有没有成功留在轩辕天音的房间里,端看今日一早,右相大人春风满面地神色和轩辕天音阴沉的小脸就可以看出倪端了。

不得不说,二人斗法斗了一晚上,还是右相大人占了上风,赢得了轩辕天音大床上的半个床位。

右相大人表示,心情很不错,睡得也很好,正在考虑要不要继续去占那半个床位。

但是不管右相大人心情如何或者轩辕天音的心情如何,反正其他轩辕宗的弟子皆是心情激动了起来,因为…古瑶城到了!

------题外话------

说好的万更,结果我才码了这点,不过没关系,等绯月先出去吃饭,然后继续回来写二更,为了万更,绯月也是拼了,啊啊啊啊!

妹纸们,快来给我点安慰和鼓励呗,月票评价票,尽情地朝我砸来吧!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