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天道至尊驱魔师

第二十一章:(今天要不要二更?)

对于轩辕天音一张小脸神色僵硬加扭曲,右相大人倒是显得各位的淡定,目光悠悠地盯着她,一双清洌的眸子里有什么情绪在浮浮沉沉,唔……十岁的天音,应该很可爱吧!

轩辕天音看着右相大人突然暗了下来的眸光,整个人瞬间一个激灵,双眼警惕地盯着某人,他这个表情可不是一个什么好的信号,不过这次倒让轩辕天音微微诧异了,右相大人什么都没有做,只是淡淡地坐在那里,半眯着眸子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不过……轩辕天音不知道为什么,她总是觉得背脊有点凉。

轩辕无忧在一旁默默地充当背景,不过那一双风情万种的双眸却是越发的明亮,都说当局者迷,旁观者清,这东方小子一看就是在想什么不正经的东西,瞧瞧那快眯着一条缝的眼睛,和眸底那暗暗流转的精光,显然是在意淫什么,轩辕无忧在一旁双手抱胸地哼哧哼哧地笑,这两个小年轻果然是有意思,她老人家最喜欢看这种小两口之间的打情骂俏了,这样也可以显得自己很年轻不是……

不管轩辕无忧在心里想着什么,不过不得不说,她的想法在某种程度上已经是真相了……

……

清风拂面,阳光刚刚从云层破出第一缕光辉,轻轻洒在碧绿一片的海岛上,如披了一层淡淡的光纱,整个轩辕宗或者说蓬莱岛,在清晨的这个时刻是最美的。

‘铛铛铛铛’——

沉闷厚重的钟声在整个蓬莱岛上响起,一时之间,整个轩辕宗内都沸腾了起来。

“那个大钟响了?莫非又是出什么事儿了?”

“呸!坏的不灵好的灵,估计是有什么大事要宣布吧。”

“别磨蹭了,钟声响起,整个宗内弟子都要去万人广场上集合的,还不赶紧过去。”

“对,师兄说的是,咱们还是先过去吧,若有什么事,师父和长老们会通知我们的。”

人影闪动,整个岛上的轩辕宗弟子皆是快速地朝着大殿中心的万人广场掠去,若是从高空俯瞰,就能看清不少黑影,密密麻麻地在林中或树顶上跳跃,整个画面一片沸腾。

玉雪峰上,轩辕天音缓缓睁开紧闭的双眼,目光透过格子窗,看向大殿的方向,这是轩辕宗召集弟子的钟声?

“天音……”

屋外传来东方祁的声音,轩辕天音收回目光看向外间,道:“进来吧。”

待东方祁缓步进来后,轩辕天音才缓缓收了功,自空塚出来后,轩辕天音就一直在感悟天地,她发现自她领悟了失却之阵,对于感悟天地,有了一层新的认识,所以这段时日,她从来都是一到晚上就抓紧时间修炼,从未间断过。

“宗内有什么事情吗?”见东方祁径直走近床边才坐下后,轩辕天音倒是没怎么在意地问道。

“师父召集宗内所有弟子要宣布十年大比的事情。”东方祁点点头,目光在轩辕天音的身上扫了一圈,接着道:“不过我们不急,你还有点时间可以梳洗一下。”

轩辕天音闻言点点头,她的确是需要梳洗一番,正要翻身下床,却不料被东方祁一把拽住,只见他轻轻用力一拉,轩辕天音整个人重心不稳,朝他身上倒了过去,东方祁勾唇一笑,顺势伸手接住了轩辕天音,然后把人整个儿的圈在了自己的怀里。

轩辕天音恼怒地抬头看去,这都什么时候了,他居然还有心思在这里磨蹭,“你又想干什么?”

东方祁低低一笑,将人在怀里紧了紧,轻‘唔’了一声,悠悠地道:“不干什么,就是觉得同住了这么久,好像有点吃亏。”

轩辕天音闻言一脸黑线,什么叫同住了这么久,说得好像她跟他住在一起似的,还吃亏?他吃什么亏了?

似知道轩辕天音在想什么般,东方祁埋头在她颈间,慢腾腾地道:“本相自然是吃亏的,好不容易跟天音住在一起,身边却总是有一些人在打扰,没有独处的机会,难道这不是吃亏?”

有一些‘人’闻言在轩辕天音的手腕上轻轻颤了颤。

感觉到月笙跟血玉的轻颤,轩辕天音顿时整张脸唰地一下全红了,羞恼地道:“东方祁,这都什么时候了,快放开我。”

继续在轩辕天音的颈间蹭了蹭,东方祁一脸遗憾地放开了轩辕天音,“的确是时间不对。”目光轻轻扫过轩辕天音的红唇,似乎有点不甘,这副模样吓得轩辕天音赶紧挣开了他的双臂,从他怀里跳了出去,然后头也不回地朝屏风后的暗阁走去,“给我老实呆在那里,要敢跟过来,你知道后果。”

听到轩辕天音咬牙的威胁,东方祁挑了挑眉,虽然他很想跟过去,但是却也知道什么叫适可而止,若是再逗下去,就会适得其反了,他又不傻。

没多久,暗阁中就传出了水声,东方祁眸子一动不动地盯着屏风,似乎想要将那雕花红木屏风给盯出一个洞来,清洌的眸子中暗色快速聚集,如风暴般,却只是一瞬,又被狠狠地压了下去,只不过那双清洌的眸子更加的深邃起来。

“啧啧啧……你就算把那屏风给盯出个洞,估摸也看不见什么。”

就在东方祁欲收回目光的时候,一声戏谑地笑声自屋中响起,东方祁眸光一动,转头看向床尾处的梳妆台,只见轩辕无忧正笑得一脸猥琐荡漾地坐在那里,朝他眨了眨眼。

东方祁神色一敛,淡声道:“祖师可有听过一句话?”

“什么话?”轩辕无忧好奇地问。

东方祁认真地看着她,在轩辕无忧期待地眼神中,淡淡说道:“偷窥别人的感情生活,是会遭雷劈的。”

轩辕无忧:“……”这话是谁说的?她怎么从来没听说过?

东方祁淡淡起身,朝呆愣住的轩辕无忧点点头,然后朝门外走去,在快要出去时,才轻飘飘地道:“话是我说的。”

轩辕无忧:“……”

见东方祁走了出去,轩辕无忧木然地转头看向屋中被轩辕天音留下后盘在桌上的月笙和血玉,问道:“这小子的嘴一直都这么毒?”

月笙懒洋洋地抬头看了她一眼,然后小眼一翻,继续将脑袋埋进了身子里,明显一副不想搭理她的表情,东方祁的嘴向来很毒,想当初就是阿音都没赢过他几次。

……

一番梳洗过后,当轩辕天音跟东方祁二人来到万人广场的时候,广场上已经站满了轩辕宗的弟子,东方道一见二人携手而来,嘴角可疑地抽了抽后,在没人注意的地方朝东方祁狠狠地瞪了一眼,臭小子…生怕别人不知道这丫头是你的,故意拖到这个点才来,这个点才来也就算了,还故意手牵着手来……

对于东方道一的眼神,东方祁显然是不在意的,当没看见般,直接牵着轩辕天音的手,朝二人的位置走去,若说之前轩辕天音不明白东方祁一下玉雪峰就拽着自己不放手是因为什么,这个时候被这么多人这么多双眼睛齐刷刷地盯着,她还有什么不表白的。

暗暗好笑地瞪了身边的男人一眼,不过却也没说什么,反而紧了紧男人握着她的左手,任由他带着自己在所有人的目光中走到人群的最前方站定,即使是站定后,二人的手都没有放开过。

轩辕天音感受着众多的目光,秀眉微微一挑,朝着一旁不远处看去,那里有几道目光可是恨不能化成利箭朝自己射来呢。

三长老阴沉的目光和她身边一脸嫉恨怨毒的慕纱……轩辕天音朝着二人勾唇一笑,在二人更加阴沉怨毒的目光中,眸光轻转,在三脉的弟子中一扫,然后轩辕天音乐了,那不是当初在沧州城的那位林素素姑娘吗?原来她还活着啊…。

林素素见轩辕天音的目光看来,脸色一白,随即神情闪烁地低下了头去,现在轩辕天音是宗主的嫡传弟子,在轩辕宗的地位就不是她能招惹的,更何况她还有把柄在轩辕天音的手上,她自然不敢在如沧州城和迷雾山脉中那样嚣张,不过……林素素双手死死握紧,低着头的脸上划过一抹怨毒之色,她绝对不会让那个女人得意太久的……

见林素素躲闪着低着头,轩辕天音便不在意地转开了视线,这种女人虽然心思多了点,不过却还不能让自己上心,从三脉弟子的方向收回了视线后,轩辕天音便饶有兴趣地看向了精英堂的方向。

不愧为精英堂,整个精英堂的弟子皆是实力不错,且周身气息精纯,跟宗内其他弟子比起来,显然是不在一个层次上面,目光扫过这百来个精英堂的弟子,轩辕天音暗暗点头,若是好好培养,这些弟子将会成为轩辕宗的顶梁柱。

“天音在看什么?”

就在轩辕天音继续打量精英堂的弟子时,东方祁的声音低低地传来,轩辕天音收回目光,朝他一笑,道:“精英堂的弟子不错。”

东方祁挑了挑眉,道:“我以为天音会说精英堂的四护法乔砚不错呢。”

闻言,轩辕天音嘴角抽了抽,无语地看了他一眼,这个男人是在吃醋吗?抬手揉了揉眉心,轩辕天音无语地道:“我一直觉得你最不错。”

东方祁眸子一眯,唇角勾唇一眯愉悦地幅度,道:“天音是这样认为的?”

“嗯,我一直是这么认为的。”轩辕天音正经地点点头,然后朝上面的东方道一努了努嘴,道:“好了,那老狐狸准备要宣布了,不要闹了。”

东方祁唇角带着愉悦的笑意,似乎很是满意轩辕天音的话般,点了点头,就目光听话地看向了前方,然后就在轩辕天音刚要松口气的时候,只听见右相大人笑意吟吟地补充了一句道:“其实在本相的心里,天音从来都是最好的。”

------题外话------

最近卡文真的太严重了,有时候都不知道怎么写下去,真想休息几天啊…嘤嘤嘤!

先出去吃饭了,饿着肚子就心情超不美妙,等绯月喂饱了肚子,再回来继续码字吧,若是时间可以,看能不能在12点之前再赶个二更出来。

你们要二更吗?要的话,月票评价票赶紧给我砸过来,最近两天我预备酝酿一个小*,看要不要万更呢?要呢还是不要呢?你们说呢?

嗯嗯?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