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天道至尊驱魔师

第二十章:(二更!)

“什么是十年大比?”轩辕天音微微皱眉看向轩辕无忧,后者耸耸肩,笑道:“这你可问住我了,我可是死了上千年了,哪知道这什么十年大比。”

轩辕天音目光看向一旁的东方祁,只见东方祁眉心轻蹙,似乎也是没想到般,见轩辕天音目光看来,抱歉一笑,道:“我倒是忘记了还有这件事情,十年大比是百年前上代宗主在位时才兴起的,算算时间,下个月还真是十年大比的日子。”

东方祁正襟危坐,看着对于汉白玉石桌前的二人,缓缓解释道:“十年大比只是针对天昊国内的隐世世家和一些隐世的宗派,轩辕宗作为天昊的一个超然大宗,自然也得参加,不过这次大比可不仅仅是天术师参加,一些世家和宗派并不是天术师,而是一些修灵的武者,所以十年大比将会比天术师大比更严苛更艰难。”

“十年前……”轩辕天音挑了挑眉,看着东方祁问道:“十年前的那次大比你应该参加过吧?”

“自然。”东方祁笑着点点头,不仅参加过,也是十年前的那次大比成就了今日他在昊天大陆上的威名。

轩辕天音眸光轻转,若有所思地道:“你刚刚说这个十年大比的参赛者不仅仅是天术师……”

这种比试不是太奇怪了吗?众所周知天术师在大陆上有着怎样神鬼莫测的手段,不是她看不起那些修灵的武者,她也知道一个修灵者达到一个实力的高度也是可以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但是她更了解术士这种职业,他们根本不需要多做什么,只需要一个小小的术法,就会困住很多实力高强的修灵者,这种比试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公平可言。但若是没有公平可言,那些修灵武者的世家或者宗派也不是傻子,他们能同意?而且这么一比就比了上百年,除非那些人真的是这个世界的顶尖者,这绝对实力的面前,任何职业的优势,都将不是优势。

见轩辕天音眼神若有所思,一双灵动清冷的眸子微微颤动,东方祁了然一笑,也是知道了她此时在想些什么,温声道:“天音,我当初就提醒过你,这个世界很大…现在也该让你了解一些了。”

轩辕天音闻言眸光一动,静静地看着东方祁,后者淡淡一笑,道:“你觉得轩辕宗在天昊国的声望如何?”

轩辕天音秀眉轻蹙,“很高,几乎是人人敬畏的地步。”否则当初在沧州城里也不可能出现万人开道那一幕,仅仅是十多个轩辕宗的弟子而已,那些百姓和天术师们皆是齐齐退让。

“那你觉得师父的实力如何?”东方祁继续笑问。

轩辕天音挑了挑眉,那老狐狸?半只脚踏入了炼虚合道境,离完全进入也是不远了,人族的强者若是进入炼虚合道境之后,寿命将会延长数百年,同时也意味着正在脱离凡胎,只要三花聚顶,就能白日飞升。而东方道一那老狐狸,若是她没看错的话,即使他才半只脚踏入炼虚合道境,他灵台之上就已经凝聚了一花了,这种天赋实力,可称天才中的天才了。

“还不错!”轩辕天音撇了撇嘴角,似乎对于夸奖那老狐狸而显得不怎么自在。

看着轩辕天音这幅别扭的神色,东方祁眼底闪过一抹柔情,他最喜欢看得就是这个女人一脸别扭言不由衷的可爱神色。

一直在一旁充当背景的轩辕无忧在瞧见东方祁那突然的柔情,一双风情万种的眸子立刻一亮,同时浑身都散发出一股八卦的味道,双眼亮晶晶地盯着东方祁跟轩辕天音二人,轩辕无忧在心里乐开了花,她就知道这一副高冷帝模样的小子对这臭丫头有意思,果然是这样……啧啧啧……

轩辕无忧突然的兴奋情绪让得另外二人侧目看来,见某人低着抬头不知道在那里哼哧哼哧笑着什么,二人对视一眼,皆是茫然,随即立刻不再理会这突然发蛇精病的某人,再次把心思放在了刚刚的话题上。

“天音,在十年大比上,你将会看到比师父实力更强的人。”东方祁淡淡提醒道。

轩辕天音神色一怔,比老狐狸实力还强的人?那不就是……

“炼虚合道境的强者!”轩辕天音喃喃地道,眼底带了一抹震惊。

“武神宗和灵剑山庄。”东方祁点了点头,继续道:“武神宗是修灵的武者宗派,宗主武云鹤有武神之称,同时也是炼虚合道境洞虚后期的强者,而灵剑山庄也是修灵武者,不过却是剑修,整个山庄的人皆是一把灵剑使得出神入化,灵剑山庄庄主柳飘絮人称‘剑仙’,同样也是炼虚合道境洞虚后期的强者。”

“武神宗、灵剑山庄、轩辕宗、三个势力在天昊三鼎而立,只有真正站在天昊的顶尖层次的强者,才能了解这些事情。”

轩辕天音眸光轻轻一闪,问道:“三方势力鼎立?其中只有轩辕宗是天术师宗派,且轩辕宗的宗主实力最弱?”

东方祁清洌的眸子快速划过一抹情绪,轻‘唔’了一声,道:“是的。”

右手轻轻托着下巴,轩辕天音半眯着眸子,慵懒一笑,道:“老狐狸没少受他们的排挤吧?”

东方祁挑了挑眉,“为何这样说?”

轩辕天音嗤笑一声,慵懒地如一只高贵的波斯猫般,慢悠悠地道:“这不是明显的吗?三方顶尖势力,其他两方都是修灵武者,唯有轩辕宗是天术师宗派,而天术师在整个昊天大陆都可以说是凤毛麟角般的存在,其地位简直就不能比较好吧,另外的两方不嫉妒羡慕恨才怪呢,同时两方宗主跟庄主皆是实力在炼虚合道境的洞虚后期,唯有那老狐狸只是刚刚半只脚踏入炼虚合道境,还是刚刚才踏入,他不受排挤和嘲讽,谁受?”

东方祁轻笑出声,目光深深地看着此时慵懒如猫的女人,眸底深处是极深的悸动,“天音太聪明,让我很为难呢。”

轩辕天音毫无优雅地翻了一个大白眼,嘀咕了一句‘大男子主义’然后继续笑眯眯地问道:“我倒是挺好奇,既然老狐狸实力不如他们,他们怎么还能忍这么久而不对轩辕宗动手?”

东方祁闻言似嘲似讽地勾唇笑了笑,道:“你以为他们不想么?只是害怕而已。”

轩辕天音挑眉看着他,害怕?

“轩辕宗怎么说也是个千年大宗,且还是第三代神女亲自创建,谁都无法肯定三代神女有没有留下什么惊世的术法,而且天术师可不是一般的对手,即使是比他们实力低了那么一些,若是死拼得话,他们即使是赢,也是惨胜,你觉得他们有那种勇气那整个宗来跟轩辕宗死拼吗?”

当然不可能,轩辕天音不屑地笑道,那些隐世的宗派,除了在乎自己的名声,就是最在乎自己的性命了,若是老狐狸一旦拼了命,只怕就算那二人已经到了炼虚合道境的洞虚后期,老狐狸在临死之前也能拉他们一人做垫背,但是他们二人可是已经到了炼虚合道境的洞虚后期,只要聚集三花,就随时可以飞升,他们怎么可能随随便便拿自己的命去拼这个?

看轩辕天音的神色,东方祁就知道她在想什么,淡淡地笑了笑,继续道:“他们惜命也只是其一而已。”

“哦?”轩辕天音挑眉望去,“还有什么比他们惜命更能让他们讳莫如深的?”

东方祁修长的手指轻轻敲击着桌面,目光轻轻扫过一旁一脸茫然的轩辕无忧,然后再次看定轩辕天音,悠悠地道:“他们更忌讳的是轩辕神族再次降临时,在得知轩辕宗的覆灭后,会立刻恼怒,把矛头指向武神宗跟灵剑山庄,要知道,离千年降下一个神女的日子,已经过了……”

原来如此!

轩辕天音点点头,稍稍一想,也能明白这些人的顾虑了,其实若是她突然来到这个世界,在知道轩辕宗的覆灭后,也许她不会做些什么,但是一旦让她知道轩辕宗内有自己的血脉至亲之后,哪怕她跟轩辕宗没有任何的感情,估摸她也会替轩辕宗报仇的。

“轩辕宗现在的处境只怕并不好吧?”轩辕天音眸光闪了闪,突然问道。

东方祁神色认真地点点头,道:“的确不是很好。”

“不仅武神宗跟灵剑山庄暗地里给轩辕宗找麻烦,还有下面的一群隐世家族和宗派,轩辕宗从创立后,就一直压在天术师家族和宗派的头顶上,一直稳坐第一宗的椅子,下面那群人如何能心甘?”东方祁冷冷一笑,继续道:“只怕都是卯足了劲想把轩辕宗从第一宗的位置上扯下来。”

闻言,轩辕天音脑子里突然灵光一闪,似想到了什么,然后皱眉看向东方祁,“你说三长老是不是……”

东方祁眸光一闪,随即点点头,道:“应该是。”

有些话,点到即止就可,二人心照不宣地对视一眼,便就这个话题又压在了心底。

“看来着十年大比的水深着呢,只怕下面都是波涛暗涌了吧。”轩辕天音笑道。

东方祁笑着摇摇头,提醒道:“这次的十年大比只怕比往年的十年大比更凶险。”

“哦?”轩辕天音不解地看向他,问道:“怎么说?”

“时间!”东方祁淡淡地道。

时间?

轩辕天音眉心一皱,不解地看着他,有些不明白他说得这‘时间’二字是什么意思。

“千年神女降临的时间,其实我在没遇见你的时候也算过,比起之前的三位,你来到的时间,比她们都晚了整整十年。”东方祁淡淡地道。

“因为这十年,某些人或许已经开始蠢蠢欲动了。”

轩辕天音眉心一皱,居然比前三位晚了十年吗?

“不过幸好你晚了十年。”东方祁突然笑道。

轩辕天音不解地看着他,这是什么意思?

东方祁看着她目光暗了暗,随即薄唇微勾,唇边凝出一个笑涡,低声笑道:“天音,若是你早个十年来到这里,你可有算过你我二人的年纪?”

轩辕天音闻言一呆,似乎没有怎么反应过来。

只见右相大人悠远一笑,悠悠地道:“当然,若是天音你的话,姐弟恋什么的,本相还是可以接受的。”

‘噗呲!’——

一旁的背景轩辕无忧喷笑出声,目光古怪且兴奋地偷瞄着二人。

轩辕天音一张冷艳的小脸已经彻底僵住了,目光直直地看向笑得一脸悠然的东方祁,脑子里一直在回响着‘姐弟恋’三个字……

默默地心里算了算,现在右相大人的年纪也不过双十的年纪,自己早个十年下来,那时候的右相大人刚好十岁,若是这样……岂不正是姐弟恋吗!

一想到跟十岁的东方祁……一个俊美的不似凡人的小正太,恋爱什么的……轩辕天音狠狠地打了一激灵,恋你妹的爱啊……如此诡异的画面,谁特么恋得起来?!

------题外话------

说好的二更来了,呜呜…快累死我了!

妹纸们,月票评价票能不能砸过来啊喂?砸死我都没关系的啊!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