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天道至尊驱魔师

第十八章:做不成你媳妇儿就做你后娘!

“祖…祖…祖师!”

东方道一老眼一瞪,直愣愣地瞪着半空中那半透明的年轻女子,别人或许不认识,但是他可是认识的,每任宗主继位时,都会进入宗庙拜祭祖师,而宗庙里,就放了一副第三代神女的画像,那画像可是异常的逼真,跟真人没有任何的差别,当然,若是轩辕天音知道了,就会告诉他,那是照片…。

但不管是照片还是画像,轩辕无忧这张脸,对于东方道一的冲击还是挺大的,目光有点呆滞地转头看向轩辕天音,平且稳地道:“丫头,你可带了一个不得了的玩意儿出来啊……”

某‘不得了的玩意儿’不满地在半空飘了飘,然后落到主座上坐好,目光不太美妙地盯着东方道一的后脑勺,盯得人家身子一僵,立刻出了一脑门的冷汗。

轩辕天音好笑地看着东方道一这老狐狸僵硬的神色,然后把手中的玉佩朝他一抛,“这是她的寄宿的东西,我这两天就会启程去东方海域看看,所以这玉佩还是交给你保管了,等我从东海回来了,再给我。”

东方道一手忙脚乱地接住玉佩,瞪了轩辕天音一眼,小姑奶奶喂,这玉佩能这样随便乱丢吗?万一我一个没接住,咱们家的这位祖师不是就完了?老夫我可不想落个欺师灭祖的罪名啊。

“你要去东海?去东海干什么?”东方道一在收好玉佩后才反应过来轩辕天音的话,随即一愣,然后不解地看着她。似乎有点不明白,怎么好端端的,就突然想起去东海了。

不仅东方道一疑惑,连东方祁和一旁的轩辕无忧也是一脸疑惑不解地看着她。

轩辕天音敛眉一笑,看向轩辕无忧淡淡地道:“东海有龙族。”

轩辕无忧眉心微皱,她当然知道东海有龙族,她疑惑地是这丫头跑去东海找龙族干什么。

无视三人的目光,轩辕天音自轩辕心锁内拿出两物来,一是血玉龙皇参,二是还魂果,这两样东西都是当初在迷雾山脉中得到的,两物都是天地灵宝,一被拿出来,整个房间内顿时天地灵气聚集。

或许别人只是会感叹一下这灵宝的天地灵气强大,果然不愧为珍宝云云,不过轩辕无忧在看见这两样东西的时候,神色就已经完全变了,一双眸子一眨不眨地看着被轩辕天音拿出来的两物,眸底有什么在迅速聚集。

“你想干什么?”轩辕无忧坐在主座上,一张脸上看不出神色,眼皮轻轻搭着,不知道心里似乎在想些什么。

轩辕天音默了默,道:“就你看到的。”

抬眸定定地看着轩辕天音,半晌无语,二人之间的古怪气氛,即使是东方道一这个不靠谱的老家伙都感觉到了,跟东方祁对视一眼,皆是在对方眼里看到了疑惑不解。

“跪下!”

一声低沉的嗓音,平平淡淡,却让人能听出里面蕴含的怒火。

轩辕天音面无表情地起身,‘砰’地一声跪在屋子中间,她可以不跪天不跪地,但是却不能不跪自己血脉至亲的长辈。

东方祁眸子一沉,身子刚动,就发现一道淡漠的目光看了过来,整个人微微一怔,抬眸看去,正好看见轩辕无忧那双像极了轩辕天音的那双狭长的眼睛,那双眼睛里,有着她与生俱来的威严。

“小子,这不是你能管的事,若是不想被轰出去,还是乖乖地坐在那里。”轩辕无忧淡淡地看着东方祁,随后目光轻轻扫过另一旁的东方道一,暗含警告的眼神,让得东方道一眼皮跳了跳,只能默默地退到了一旁。

见镇住了这二人,轩辕无忧这才将目光看向大厅中央跪得笔挺的轩辕天音,沉默片刻,问道:“你可知道你这么做会招来什么后果?”

“知道。”轩辕天音面无表情地淡淡道,她能不知道么,自她当初看见血玉龙皇参那刻起,从她抢夺血玉龙皇参那刻起,她就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就是因为知道那个后果,所以她至今也没有告诉神龙。

“知道?”轩辕无忧冷笑一声,目光深深沉沉地看着她,怒道:“你简直是在胡闹!”

“驱魔龙族祖训第一条禁令是什么?”

轩辕天音抬眸看了她一眼,不语。

“说!”

“不得强行留住将死之人,不得令已死之人还阳!”轩辕天音淡声道。

轩辕无忧冷哼一声,目光沉沉地看着轩辕天音,道:“原来你还知道,那你说说你这是准备干什么?”

轩辕天音抬眸瞟了她一眼,面无表情,理所当然地道:“令神龙还阳!”重点在‘神龙’二字,意思是,我是令神龙还阳,并不是令人还阳。

轩辕天音话里的意思,轩辕无忧难道会听不明白吗,听得她的话,顿时怒极反笑:“行啊你,居然学会钻祖训的空子了啊。”

“不管是令神龙还是令人还阳,只要是令已死的生灵还阳,这都是有违天道的事情,你倒是不怕天罚降临,被天打雷劈!”

轩辕天音抬眼看了看她,不语,天罚什么的她已经无所谓了,反正又不是没被天罚劈过。

见轩辕天音继续沉默不语,轩辕无忧冷哼了一声,道:“血玉龙皇参和还魂果本来就是罕见的灵物,居然还被你收集到了,也算是你的能耐,如今你想去东海,就是知道东海有龙族的存在,所以想去龙族偷龙气和龙骨。”轩辕天音没有反驳,依然跪在那里笔挺笔挺的,就那副模样,看得东方祁的眉峰都皱得不能再皱了,轩辕无忧哼了哼,目光扫过屋内的另外二人,才继续道:“龙族是什么种族,虽然这里的龙族血脉并不是很高,但是龙族从来也不是随便能招惹的存在,你去东海寻它们,就势必要进入龙墓,你可知道龙族向来把龙墓看得比命都重要,如何会让你进去?更别说你还要去偷人家的龙骨!”

“不管怎么说,东海我一定要去。”轩辕天音眼观鼻,鼻观心,一副就是任你说破了嘴,也别想打断我的计划的表情。

轩辕无忧顿时一怒,“混账丫头!”

蹭地一下跳了起来,一脸要吃人的神色,瞪着轩辕天音,“说了这么多,你还是要去东海,还是要令神龙还阳?”

“不然呢?以后的路怎么走?”轩辕天音抬头毫不示弱地瞪着轩辕无忧,“你们一个个都是死了一了百了,还不兴我复活神龙给自己添加点助力?神龙复活后,明显比龙魂的威力更大,为何我不拼一把?”

“你们都是谨守祖训,那行…这种叛逆的事情,就我来做,不管怎么说,我一定要让神龙还阳,不仅是为了我的以后,也是为了神龙七千年来为了轩辕家累死累活的‘辛苦费’。”

轩辕天音撇了轩辕无忧一眼,然后自己慢腾腾地爬了起来,一把抓过桌子上血玉龙皇参和还魂果,然后快速地塞进轩辕心锁内,不管怎么说,先把东西收好,万一这姑祖婆婆突然发了什么神经病,把东西给没收了,她上哪哭去。

看着轩辕天音当着自己的面又将那两样能令神龙复活的宝贝给收了起来,轩辕无忧嘴角抽了抽,“谁让你起来的?”

轩辕天音轻飘飘地看了她一眼,“我自己起来的!”

“……”她还有理了?

见轩辕无忧柳眉一竖,似乎又要发怒,轩辕天音悠悠地道:“我才是驱魔龙族的当家人……”

“……”所以呢?

“既然你这么谨守祖训,那姑祖婆婆可记得祖训中有当家人为尊这条?”轩辕天音慢悠悠地道。

“……”然后呢?

“你让当家族长一跪再跪,姑祖婆婆…你没觉得自己的头顶上快有雷云聚集了吗?”轩辕天音轻轻拂了拂衣服,然后再次悠悠地道:“族长的一跪,可不是所有人都承受得起的啊……小心历代祖先直接降下天雷了劈了你。”

“……”轩辕无忧神色顿时扭曲了,靠!怎么就成了我被历代祖先天打雷劈了?难道不是你这个违背祖训的家伙被天打雷劈吗?无耻也得有个限度啊!

轩辕天音微微一笑,我就是无耻了,你能把我怎么样?现在我才是驱魔龙族的当家之人,自然我说了算,天罚什么的我根本就不在意,所以神龙的复活是必须的,谁阻拦都不行了,刚刚跪你一跪也是看在你是我姑祖婆婆又死了还只是残魂的份上,别以为我跪了,就能打消我让神龙复活的念头……

将轩辕无忧堵得说不出来话来后,轩辕天音才满意地点点头,然后目光看向一旁当作背景的东方道一,笑眯眯地看着他。

被轩辕天音这么一看,东方道一心里狠狠一跳,直觉不好。

果然……

只见轩辕天音笑得一脸灿烂明媚,然后温顺乖巧地喊道:“师父……”

东方道一身子一颤,老脸一跨,嘴巴张了张,这可是轩辕天音第一次开口叫他师父啊,想答应吧,看了看身后一脸不可思议瞪着自己的轩辕无忧,不敢答应,不想答应吧,又觉得可惜,东方道一顿时纠结了起来……

“师父怎么不说话了?”轩辕天音当没看见东方道一的纠结神色,继续温顺乖巧地道,看得一旁的东方祁嘴角隐隐一抽,抬眸同情地看了东方道一一眼,右相大人表示,这是师父自己作死作的,活该!

轩辕天音笑眯眯地看着东方道一,见这个老头儿一脸欲哭无泪地神色,心情顿时好了不少,姐当初就说过,让我叫你一声师父,只怕你以后会加倍的还回来…看吧,我是不是说得很准?

东方道一老脸抽了抽,他当然知道是这臭丫头在报复自己,虽然他之前也是知道一旦这丫头身份公开,那么自己肯定会倒霉,不过却还是忍不住想听听这混丫头叫师父,他是做梦都想要个女弟子啊,谁让他命不好,收了东方祁那个臭小子做徒弟,那小子从小就是冷着一张脸,像谁欠他几百万两银子没还似的,好不容易看见个对眼的女娃子,结果……结果他奶奶滴是轩辕神族下来的第四代神女,嘤嘤嘤嘤…老夫的命才是好苦啊!

看着东方道一一会儿欲哭无泪,一会儿又是苦大仇深的表情,轩辕天音也知道他是在想些什么了,目光古怪地看向一旁的东方祁,二人对视半晌,轩辕天音无声地对着东方大人道:你到底有多不讨喜啊?这老头儿才会这样的嫌弃你?

东方祁一双清洌的眸子顿时幽幽了起来,看着轩辕天音一眨不眨,神色间居然出现了一丝委屈。

委屈?!

右相大人幽幽地看着轩辕天音,表示本相也不喜欢那个老头儿!

“咳咳……”唯一一个脑子还算能用的轩辕无忧轻咳一声,看着这突然沉默打起了眼底官司的三人,嘴角抽了抽,随即目光饶有兴趣地看向东方祁,笑眯眯地问道:“天音丫头,这位是?”

东方祁:“……”右相大人表示很受伤,祖师您到底是有多眼瞎,居然还问这个问题?况且之前你瞪我的那一眼,那么的严厉,您是给忘记了吗?

“是什么是,再是也不适合你,不要拿你的眼神去骚扰他,若是无聊,我给你烧几个美男下去?”轩辕天音面无表情毒舌道,冷冷地瞥了一眼嘴角抽搐的轩辕无忧,冷哼一声,不要以为我没看见你眼里的戏谑和调侃的意味,老不羞!

不过轩辕家的女人从来都是奇葩,对于轩辕天音这点攻击完全不在意,只见轩辕无忧不屑地哼了哼,“美男?老娘当年什么样的美男没见过,我会稀罕?”说罢,眼睛余光再次三百六十度无死角地打量了东方祁的俊脸一眼,心道:不过这种级别的,还真没见过!

轩辕天音斜睨了她一眼,冷哼:“见过?怎么没听说你嫁过人?”

“那是因为还没等我嫁过去,那老家伙就病死了。”轩辕无忧郁闷地道。

嗯?老家伙?

轩辕天音等人的眼神顿时古怪了起来,齐齐看向了主座上的轩辕无忧。

“你的口味就这么重?”轩辕天音小脸扭曲地道。

“呸!”轩辕无忧顿时怒了,蹭地一声再次跳了起来,似想起了什么让她愤怒的事情,怒道:“谁叫当初老娘瞎了眼,居然看上了一个人渣,结果那个人渣在跟我订婚后,居然又跟另一个女人勾搭上了,我当然不同意了,所以就亲自去退了亲……”

“那跟你嫁一个老家伙有什么关系?”东方道一八卦地问道。

轩辕无忧杀气腾腾地看了他一眼,看得东方道一眉心直跳后,才理所当然地道:“我退婚之后,那个人渣就娶了那个小三,然后我就想着,凭什么我这么吃亏啊,所以我就决定,既然做不成他媳妇儿,我就做他的后娘!”

‘噗呲!’——

轩辕天音刚刚喝进嘴里的一口茶,立马喷了出来,东方道一一脸呆滞地看着自家高高在上的祖师,就连东方祁都是身子一颤,目光古怪地盯着轩辕无忧。

这位……果然是奇葩!

“等我做了他的后娘,他每天带着那小三给我昏定晨省,想想就觉得有点小激动。”轩辕无忧眯着眼睛,似乎在想象那一幕,然后目光一一扫过轩辕天音三人,道:“难道你们不觉得这样的事情跟膈应他们吗?”

轩辕天音三人已经说不出话来了,只能默默点头。

膈应的确是膈应,不过…赔上你自己的一生,嫁给一个老头儿,这样真的好吗?

‘砰!’——

只见轩辕无忧猛地一巴掌拍在桌子上,一脸遗憾加不甘地道:“可惜…等我准备要实施这个想法的时候,那人渣的爹就腿儿一登,死了!”

轩辕天音抹了抹脑门上的冷汗,心里松了一口气,还好人死了,否则她真不管想象这一幕上演的时候,是怎样的鸡飞狗跳!

------题外话------

赶出来了,一家人等着我出去吃饭,电话连打直打,我都没敢接电话了!

悲催的我…

等我回来再写感想吧,么么哒~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