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天道至尊驱魔师

第十七章:

结界中,金色的烈火还在燃烧,而万人广场上却出现了一片诡异的安静,所有人的目光皆是紧紧盯着结界中被金色烈火焚烧的二人,或者应该说是二个魔族,之前还一直气焰嚣张的海风岛弟子们也是脸色灰白难看的站在结界外看着这一幕,心里说不出的难堪感受,明明是他们宗内两个受人尊敬的人,到头来却发现是异族,且还是魔族,这种落差和变化,让得海风岛的弟子们更是抬不起头来,而轩辕宗的弟子除了之前的震惊之后,就相对的淡定了许多,看着结界中被焚烧得只有出气没有进气的二人,心里暗暗地想着,难怪精英堂的几位护法都栽在这二人手上,居然是魔族,那就没什么奇怪的了,但是转念一想,这二个魔族又立马栽在了他们的元师姐手上,轩辕宗的弟子们皆是腰杆挺直了不少,嗯嗯…还是比较有面子的。

莫言张着嘴巴盯着结界中的,‘啊’了半晌也没‘啊’出个所以然来,正待想要拍一拍身边的东方祁时,才发现身边早已经没了人,莫言眨了眨眼睛,茫然地看了看四周,咦?人呢?

“你在害怕?”

寂静的树林里,东方祁神色不明地负手站在一棵参天大树之下,清洌的眸子一片深邃复杂,极黑的眸子深处微微颤动,一看就是在心里想着什么,身后红光一闪,一道暗红色身影自红光中踏了出来,看着眼前挺俊修长的白色背影,嗤笑一声,一双血色冷漠的眸子带着戏谑和玩味神色。

“阿祁,看到了吗?那就是驱魔龙族的女人,对待邪魔她们可是一点都不会手软,瞧瞧那两个半魔,被那金色火焰可是活活的焚烧致死呢。”来人也不在意东方祁不搭理自己,往一旁的树上一靠,双臂抱胸,挑眉看着东方祁俊美的侧脸,继续慢悠悠地道:“阿祁你要作何选择?是继续呢还是放弃呢?”

“放弃?”东方祁眸光一动,缓缓转身看向身边的人,淡然地道:“就因为这个我就要放弃?我为何要放弃?”

“你不担心将来……”

“呵……”东方祁薄唇微微一勾,侧头看向远方,目光深远,“将来如何谁也说不准,但是她是我的,这是不变的事实。”收回目光,清洌深邃地眸子直直盯着身边的人,一字一句认真地道:“何况我相信她,同样相信她的选择……”

来人似乎不是很乐意看见东方祁这幅自信的模样,非要膈应他似的,恶劣一笑,道:“相信?那你跑来这里做什么?看风景吗?刚刚她对付那两个半魔的手段你可是看见了?你说若有一天她发现了你的身份,她会怎么选择?女人的心思你可别猜,猜来猜去,都是猜不准的……”摸了摸下巴,咧嘴一笑,露出森森白牙,继续道:“我觉得她会直接出手哟……”

“龙邪……”东方祁淡淡地转头看着那笑得一脸不怀好意的人,淡淡道:“从我准备恢复实力,接受记忆时,我就做好了一切准备,但是却并不包括有要失去她的准备,女人的心思的确反复无常,可是不要忘了,她是轩辕天音,轩辕家的女人的确是狠,对敌人狠,对自己更狠,可是她们一旦爱上,就会至死不渝,我亦是……”

“身份是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除了她,除了我,我们二人不会对任何事情妥协,这就够了……”

红衣男子倚靠在树上,看着眼前渐渐消失的白色身影,脸上玩味的笑意渐渐收敛,耳边似乎还回荡着东方祁刚刚所说的话,嗤笑一声,“痴儿!”

“希望你看中的女人有那样的决心……”

林中红光闪烁,片刻后,再次安静了下来,仿佛这里从来都没有人来过一般。

……

“海辉长老可是还有什么想说的?”

轩辕天音淡淡地看着下方结界中被‘天罡伏魔阵’彻底炼化的两个魔族,秀眉微微一挑,目光径直看向刚刚还一脸愤怒,找大长老讨要说法的海辉长老。

被轩辕天音这么一问,海辉长老的老脸顿时尴尬起来,“这…这墨家兄妹二人也是刚入宗不久,我们海风岛也是一时不察让这两个魔族给钻了空子。”

轩辕天音冷笑一声,“所以呢?一时不察被钻了空子?你的意思是说你们海风岛的宗主再加上你们这么多的长老都是眼睛被屎给糊了,连人族还是魔族都分不清楚,或者说你们这多人,都不如我一个年纪不满双十的姑娘?”

额…轩辕天音这一句话说得,直接让得这里一群长老都老脸红了红,因为他们都没有看出来那墨家兄妹是魔族,不过大长老还好,他一直脸皮都挺厚,所以他一点也没觉得不好意思。

不过轩辕天音这话也着实是有点埋汰人了,除了她,这里的人有谁是跟魔族真正交过手的,别说交手了,只怕连见都没见过,从来都是听说而已,只怕这一次,还是这些人第一次亲眼见到魔族之人,而且那墨家兄妹二人并不能算真正的魔族,只能算是半魔而已。

当年魔界通道被封印,然后天道又将封印转移到了这个新生的小世界,并不是没有漏洞的,比如当年魔界通道被封印后,魔界中的魔族都出不来,但是外面的魔族也回不去,凭着这么几十万年的沧桑,那些遗落在外的魔族世世代代都在寻找着回去的路,能找来这个世界已经算是很不错了,不过天道的封印并不是他们能破开的,不仅不能破开,连封印在哪里都是找不到,时间一长,遗落在外的魔族虽然不敢在世间大方的走动,却还是初具规模的形成了一股不小的势力,同时还有不少魔族跟人族通婚,而人魔两族通婚的结果就是生下像墨家兄妹二人这种的半魔人。

半魔的体内也有一半人类的血脉,所以身上的魔气基本上是能完美的隐藏住,只要他们不泄露魔气出来,根本就瞧不出他们与人类有什么区别,轩辕天音讽刺海风岛的宗主和长老眼睛被屎给糊了,分不清人族和魔族,其实完全是咱们轩辕天音大人在胡搅蛮缠,也可以说是在故意找这位海辉长老的不痛快。

至于她为何要这样做呢,难道你让轩辕天音大人告诉你,她是看不惯这老家伙带着一群弟子来找轩辕宗的麻烦,找麻烦不说,居然还伤了那漂亮的乔砚小朋友吗?

一群外宗长老被轩辕天音给堵得说不出话来,若是大长老呵呵笑着打了个圆场,这群外宗长老们还真是不知道该怎么下台了,大长老笑眯眯地扫过这一群神色尴尬的长老,眼底划过一抹更深的笑意,才笑眯眯地对着轩辕天音道:“天音丫头这次出关倒是挺准时的,不多不少正好一个月啊。”

对于这个跟东方道一一样道貌岸然的老头儿,轩辕天音还是挺喜欢的,本着敬老的想法,态度上倒是真的恭敬了不少,“还好准时出来了,不然就得被里面的禁制给强制丢出来了,那才是丢人呢。”

大长老闻言哈哈一笑,乐道:“被丢出来也没事,反正也没人看见不是。”

“大长老说得是。”轩辕天音笑着点头。

一老一少聊得开心,旁边的一群外宗长老神色闪烁间,不断地打量起这个刚刚出手狠戾又实力强悍的白衣女子,越打量心里越是感叹,果然不愧是轩辕宗宗主选中的嫡传弟子,这一身的气度都比他们宗内那些天才要强太多,更别说这一身的实力了。

“祁小子来了?”大长老在跟轩辕天音谈笑间,瞧见东方祁缓缓地登上了石阶,眉头挑了挑,道:“这才聊多大会儿就等不及上来寻人了。”

对于大长老的调笑,东方祁神色动都没有动一下,直接走近轩辕天音,更不看周围其他人,端得是一副高冷淡漠的姿态,拉过轩辕天音的手,然后对大长老淡淡地道:“师父找。”

大长老脸庞抽了抽,看着东方祁丢下三个字就拉走了轩辕天音,顿时觉得很受伤,为什么在那臭小子眼里,老夫有种被当成了空气的错觉?

“你刚刚去哪里了?”

轩辕天音被东方祁牵着朝宗主峰而去,看了看身边的男人,轩辕天音挑眉问道,虽然刚刚她在找海辉那老家伙的茬,但是并不代表她没看见东方祁突然离开的身影。

东方祁脚步微微一顿,沉默片刻后,突然抬手将轩辕天音搂进怀里,紧紧抱住,下巴轻轻搁在她的头顶,闻着淡淡的幽香,东方祁似嘲似讽地无声一笑,还是被影响了吗?还是害怕啊……

突如其来的怀抱让得轩辕天音微微一愣,随即动了动,问道:“你怎么了?”

“天音……”东方祁轻轻蹭着她的头顶,低声道:“若是有一天你发现我并不是那么的好,你会不会后悔?”

男人话里的紧张如此明显,轩辕天音如何不能察觉,秀眉微微一皱,他怎么了?

感觉到腰间抱着自己的手微微用了力,轩辕天音回过神来,淡淡笑道:“我从来都没觉得你好过啊。”抬手抱住男人精瘦的腰,轻轻拍了拍他的后背,继续笑道:“所以…后悔什么的,你不觉得很多余吗?”

低沉悦耳的笑声自头顶响起,东方祁紧了紧抱着轩辕天音的双臂,似破开了心间的云雾般,笑道:“是啊,后悔这个词,的确很多余!”

“你是我的,不管是什么,都不能改变这个事实!”

……

宗主峰,轩辕天音淡定地坐在椅子里任由东方道一左右地打量自己,反倒是一旁的东方祁脸色不怎么好的看着东方道一,冷声道:“师父,你的世外高人的形象不要了?”

东方道一闻言怒瞪了东方祁一眼,骂道:“臭小子,对于祖师留下来的东西,什么形象不形象的东西根本不重要。”说完,笑眯眯地看向轩辕天音,搓了搓手,就差没摇尾巴了,“丫头啊,你可有什么收获啊?”

“有!”轩辕天音看着他点了点头。

闻言,东方道一老眼立刻一亮,更加笑得一脸讨好猥琐地凑近了几分,“有什么收获?丫头…我可是你的师父,亲师父!”

轩辕天音深深地看了他一眼,然后从怀里摸出一块看上去年成已久的玉佩,放在了桌子上,道:“喏,就是它咯。”

“玉…玉佩?”东方道一嘴角一抽,怀疑地看向轩辕天音,“丫头,你进去空塚一个月,收获就是这个玉佩?”

轩辕天音点点头,然后见东方道一的一张仙风道骨的老脸都快要扭曲了,才慢悠悠地拿起那玉佩,在桌面上敲了敲,道:“出来……”

出来?出什么来?

东方道一一脸的问号,一旁东方祁倒是眸光一闪,若有所思地看着轩辕天音手中的玉佩。

只见轩辕天音话音刚落没多久,那玉佩在她手中突然金光一闪,然后一道人影出现在三人的面前。

东方道一看着那突然出现的半透明人影,张着嘴‘啊’了半天,一根手指如中风般指着她,抖了又抖。

“啊什么啊,没礼貌,见到本尊也不知道行礼吗?”轩辕无忧瞪了东方道一一眼,然后在半空中飘了飘,悠悠地道。

“祖…祖…祖师!”

------题外话------

终于忙完了,明天就能恢复正常更新了哈…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