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天道至尊驱魔师

第十四章:抱歉,更新晚了!

艳阳高照,明媚的阳光透过广场四周的杨柳斑斑点点地倾洒在汉白玉石的地板上,空气中蒸蒸的热气,让人多了一丝闷热的烦躁之意,若是在其他地方,这个时节必定是风雪之季,而在明昊海上的西沙群岛这块,却是常年如夏的炎热。

正午十分一般是一日里气温最高的时候,若是在平常,在这个时辰,万人广场上是没有人愿意来的,不过今日倒是不一样,万人广场上站满了不少人,看这些人的服饰,除了轩辕宗的弟子,还有好几派的弟子都聚在这里,人群中间空出了一块不大不小的空地,所有人都围在空地四周,这块被空出来的空地俨然类似一个小型的擂台,欢呼声四起,看起来好不热闹。

“哈哈哈…轩辕宗的弟子也不过如此嘛。”

“就是,就是,还是什么精英堂的护法呢,嘁…若是这就是轩辕宗的精英,真不知道轩辕宗是凭什么坐上第一宗的位置上去的。”

“嘿嘿…刘师弟你还小不知道,人家轩辕宗是千年前第三代神女所创,自己是凭的三代神龙女神的名号咯……”

“嘁…还精英呢,连我们海风岛新收弟子都打不过,丢人……”

对于四周的嘲笑声,以齐昀为首的轩辕宗弟子皆是一脸愤怒地瞪着说话的这些人。

“齐昀大护法,你没事吧?现在咱们怎么办?”

对于身边弟子的愤慨,齐昀却是苦笑地摇头,道:“没办法,我们精英堂的几位护法都打不过,皆是败在了这人的手中。”目光看向场中一面无表情的黑衣男子,齐昀也不得不承认,果然是天外有天,人外有人,这人的一身灵力波动极为古怪,但实力却是真的很强,“只怕除了东方师兄出手,宗内弟子中,无人可以胜他。”

“可恶,这人到底是哪里冒出来的,怎么这么厉害?”轩辕宗的弟子愤愤咬牙道,不甘地看向场中的黑衣男子,还有四周那些嘲笑的嘴脸,这是轩辕宗的弟子们第一次觉得原来他们并不是天下无敌,也并不是最优秀,天下之大,果然还是有不少能人辈出的。

“可是刚刚他们已经逼我们说出不会让东方师兄出手的话了……。”一旁扶着蒋然的轩辕宗弟子焦急地道。

闻言,其他轩辕宗的弟子皆是脸色一黯,不甘地看向对面那群依然在挑衅的人,难得就这么算了?就这么认输吗?

“还有一个人也可以。”一旁盘膝疗伤的乔砚睁开眼睛突然道,在众人楞然的神色中,乔砚目光轻轻转向禁地的方向,那里…还有个人。

看着乔砚目光看着的方向,轩辕宗的人齐齐一震,的确是还有人可以,可是……

“元师姐…在空塚呆了快一个月,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出来啊。”有弟子弱弱地道。

“喂,我说你们到底还打不打啊?不打就认输啊。”

“是啊,轩辕宗的人不会连认输都不敢吧?”

还不等轩辕宗这边多说几句,对面的人有叫嚣了起来,看着他们一脸得瑟的模样,轩辕宗弟子皆是怒从心起。

‘唰唰’——

就在轩辕宗弟子快要忍不住的时候,两道破风声响起,原本空着的空地上,突然出现了两道身影。

当看清来人后,轩辕宗的弟子皆是一喜。

“东方师兄,大师兄。”

“东方师兄。”

“大师兄。”

东方祁一袭白衣淡淡地站在那里,即使是他刚刚露面,也让得原本还叫嚣的其他宗派的弟子皆是乖乖地闭上了嘴。

笑话,东方祁谁不知道,昊天大陆第一天术师,他们就算再大的胆子,也不敢跑他的面前去叫嚣啊。

“怎么回事?齐昀你们都受伤了?”莫言皱眉扫过眼前的一众轩辕宗弟子后,把目光看向了齐昀等精英堂的护法。

不问还好,一问,齐昀等人皆是羞愧的低下了头。

东方祁淡淡扫过他们身上的伤势,眉心微皱,齐昀几人的伤势看起来并不重,但是却全是伤在要害之处,从伤口的伤痕来看,只怕出手的人也并没有留情,若不是齐昀几人本就战斗经验丰富,只怕今日就不是受伤这么简单的事儿了。

好狠辣的手段!

东方祁一张淡漠的俊脸上如蒙了一层薄霜,清洌的眸子微微一眯,转头看向身后的一群人,深邃如墨的目光快速的一扫,便盯在了那人群中间的一个面无表情的黑衣男子,和一个身穿红衣带着一脸得意的女子。

“海风岛的人?”淡淡的嗓音带着丝丝寒冰般的冷意,让得之前还在叫嚣的人皆是齐齐一抖。

而原本面无表情的黑衣男子却是神色一紧,目光警惕地看向东方祁。

一时之间,整个广场上都无人敢说话,气氛顿时紧张起来。

“祁小子……”

就在气氛越来越僵时,广场之上的石阶上却传来了大长老的声音,东方祁眸光微微一动,随即转头看了过去。

只见石阶之上,除了轩辕宗的大长老,还有十来个看似长老或者宗主模样的老者。

见东方祁看来,除了大长老还能笑眯眯的,其他人皆是脸色一变,东方祁的名声,别说是那些弟子,他们只怕听到的更多,如今见东方祁突然出现,海风岛的长老倒是不悦地开口了,“大长老,之前咱们比试的时候可是说过的,这东方……”目光看了一眼下方神色淡然的东方祁,海风岛长老继续道:“这东方右相…可是不会出手的。”

大长老老眼一翻,也不顾忌什么,直接开口道:“我说海辉长老,你哪只眼睛瞧出来我们祁小子要出手了?”不屑地哼了哼,继续道:“我们轩辕宗向来都是说一不二,且不屑搞其他小动作的。”

一句话,说得其他宗派的长老们皆是老脸一红,虽然这大长老话里都是说轩辕宗,其实暗里还不说在骂他们无耻么。

那海辉长老被大长老这么一噎,顿时脸色不好看了起来,不过却反驳不了,毕竟当初的确是他们手段不怎么光明,明知道自己这方的人是些什么实力,还故意用计让得轩辕宗的东方祁不能出手。

不过有些人就是这样,越是自己的错,却越不会承认,很显然这位海辉长老就是如此。

“哼,大长老,我们之前也说过这是新入宗弟子之间的较量,我们已经都退了一步,让你轩辕宗精英堂的护法出手了,你难道还不满意?要知道咱们海风岛出手的弟子皆是新年刚入宗的新弟子。”说到这里,即使是海辉长老也忍不住得意起来,谁能想到今年收到的新弟子中,会突然窜起墨家这两兄妹,如此实力强悍的弟子,他们又怎么不可能带来轩辕宗挑战挑战。想到这里,海辉长老一张老脸上带着得意的笑意,满意地看向下方那面无表情的黑衣男子和笑得一脸得意的红衣女子。

新入宗的弟子?

大长老不屑地看了看身边得意的海辉长老,在心里怒骂道:老东西,若不是那丫头进了空塚,你以为就你带来的这种货色够她玩的?

似乎是响应大长老的话般,在大长老心里的怒骂声刚落下后,后方禁地的方向就突然传出一阵动荡。

‘轰隆隆隆’——

沉重的墓门开启的声音,即使是隔着老远,依然能听得清楚,当听到这番响动后,东方祁原本淡漠的神色顿时一柔,目光看向禁地的方向,薄唇微微勾起,凝出了一个清贵却带着魅惑的笑容,这突来的笑容,让得所以人皆是一呆。

“哈哈哈……。”大长老在反应过后突然大笑了起来,然后在其他宗派长老不解的目光中,对着海风岛长老笑道:“海辉老头儿,你不是说新入宗弟子之间的比试吗?正巧,那丫头出关了,正好可以跟你们比试比试……”

大长老的话让得石阶之上的人皆是一愣,在反映过来这句话的意思后,皆是诧异起来。

“怎么?大长老是说你们轩辕宗再让一个新入宗的弟子接着比试?”海辉长老不屑地道。

大长老笑眯眯地点点头,眼中带着戏谑地看向海辉长老,道:“对,刚入宗两个多月的丫头。”

一听才刚入宗两个月的弟子,海辉长老顿时不屑地笑了,“既然大长老还想再比,那么就再比吧,若是这次再输了,可是要记得认输了啊。”

“自然是要记得认输的。”大长老笑眯眯地看着他,意味深长地道。

输?那丫头的实力,只怕整个轩辕宗里除了宗主师兄还有祁小子就没人可以跟她交手了。

‘唰!’——

这边正说着,就瞧见一道白色妖娆的身影自远处快速地掠了过来。

“是元师姐!”

“哎呀…真的是元师姐呢。”

“元师姐出来…海风岛的人,你们准备倒霉吧。”

当瞧见半空中那快速掠来,却停在半空上的人影时,轩辕宗的弟子们皆是脸上一喜,然后齐齐欢呼起来,对于这位宗主的第二位嫡传弟子的实力,他们可是很肯定的,当初也是在这里,人家可是轻飘飘地打败了精英堂的所有护法啊。

“元师姐?”海风道长老在听见底下轩辕宗弟子的称号后,眉心一皱,看向大长老,道:“大长老不是说她是新入宗才两个月的弟子吗?为何你们这些弟子都是把她叫师姐?大长老,作弊可不好啊。”

大长老闻言直接一个不雅的大白眼翻了过去,冷笑一声道:“那些弟子把这丫头就师姐是因为这丫头是我们宗主新收的第二位嫡传弟子,论身份和辈分,这些弟子自然要叫她一声师姐,”

‘嘶’——

轩辕宗宗主的第二位嫡传弟子?

听到这个消息后,这些看热闹的宗派长老皆是脸色一变,宗主的嫡传弟子是什么意思,谁会不懂,瞧瞧那东方祁不就知道,莫非这位也是个如东方祁一般的妖孽?

海辉长老闻言脸色一僵,随即不自然地笑了笑,道:“宗主嫡传弟子又如何?还不是才进宗两个月。”说完,目光惊疑地看向下方那道白色妖娆的身影,心里打鼓道:应该没什么实力只是天赋好吧?

轩辕天音缓步走近东方祁,她从出来后,就一直寻着东方祁的气息过来的,倒是没想到会看到这样的一幕,这是在…比试?

清冷的眸子轻轻扫过一旁神色有点萎顿的齐昀几人,在瞧见盘坐在地上的乔砚那微微苍白的精致小脸后,轩辕天音眉心微微一皱。

“怎么回事?”收回打量乔砚的目光,轩辕天音看向身边的东方祁,在瞧见某人微微黑了脸色,轩辕天音朝他勾唇笑了笑,显然这个男人是在不满刚刚自己看向乔砚的目光了,“唔…月余不见,突然发现你比以前更好看了。”

东方右相眉峰一挑,刚刚还阴沉了的脸色立刻放了晴,虽然知道是这个女人在转移话题,不过东方右相表示,他的心里还是挺愉悦的。

“天音总算出来了……”

“小师妹…。你总算是出来了!”东方祁话音还未落,一旁的莫言却是突然扑了过去。“小师妹…有人欺负我们!”

轩辕宗弟子:“……”大师兄,你这样告状真的好吗?

轩辕天音嘴角抽了抽,看着朝自己扑来的莫言,还在为他那句‘小师妹’而感到头皮发麻,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被人叫这么恶心的称呼!

‘唰!’——

莫言还未扑近,一道白影闪过,直接挡在了轩辕天音身边,面色不善地看着扑来的莫言。

“想死?”淡漠的语气,莫名带着寒意。

莫言身子一抖,立刻跳到了一边,开什么玩意,他才不想死呢,人家只是开个玩笑,跟小师妹表示一下她出关真及时的心情嘛……

轩辕天音无语地看着自己面前的二人,她觉得她刚刚的问题似乎问错了人……

“谁能告诉我出什么事儿了吗?”轩辕天音转身不理会东方祁跟莫言,看向身后齐昀等人问道。

齐昀苦笑一下,道:“这些宗派是来轩辕宗拜宗的。”

拜宗?

轩辕天音挑了挑眉,拜宗她知道,之前听东方祁说起过,然后呢?

“今天是跟海风岛的挑战……”蒋然在一旁小声道。

“所以你们都输了?”轩辕天音点点头,目光扫过齐昀几人。在听得轩辕天音这句问话后,皆是羞愧地低下了头去。

轩辕天音看着他们身上的伤口,东方祁能看出来,她自然也能看出来,这手法可真是狠辣啊……

“谁伤的你们?”轩辕天音淡淡问道。

齐昀脸一红,似乎从来没想过有一日还会有人替他们出头,问一句‘谁伤的你们’,倒是一旁年纪最小的乔砚立刻告状般地道:“小师姐,是他们…那墨家兄妹。”

顺着乔砚指去的方向一看,轩辕天音就看见对面那群人都拥护在那一男一女身边,轩辕天音眸光眯了眯,而对面的黑衣男子也正巧看了过来。

“我怎么有种熟悉的感觉呢?”轩辕天音半眯着眸子看着对面那兄妹二人,摸着下巴小声地对着东方祁道。

“熟悉?”东方祁眉心微微一皱,似乎有些意外。

轩辕天音点点头,继续道:“这两个人给了我一种隐隐的熟悉感觉,不过却不是很明显……”

“齐昀他们的伤势很古怪。”东方祁道。

轩辕天音点点头,刚刚她查看过齐昀等人的伤势,自然也看出了古怪,但却依然觉得有点熟悉,却怎么也想不出来这股熟悉的感觉是来自哪里。

轻轻摇了摇头,轩辕天音看向对面那墨家兄妹二人,淡淡地道:“既然想不起来,就打,打起来后就能察觉到了……”

一步跨出,走进广场上的空地,轩辕天音目光淡淡地看向对面,淡然道:“轩辕宗元天音,请赐教。”

------题外话------

每到月底就会很忙,忙着算月结,算一些杂七杂八的账务,弄得一个头比两个大,今天更新晚了,还请妹纸们谅解。

今天的感谢又写不下了,还是继续写在留言区哈!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