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天道至尊驱魔师

第十三章:领悟阵法,宗内挑战!

相对于空塚里的杀气腾腾,轩辕宗外的海上倒是显得和风暖阳了,这几日也不知道是什么日子,整个西沙群岛内的宗派倒是无比默契的选好了同一个日子,扬帆出海朝着轩辕宗所在的蓬莱岛而来,美名其曰是拜宗,至于到底是拜宗呢还是有着其他什么心思也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了。

轩辕宗内,东方道一一脸正经地将收到各宗递来的拜帖尽数丢给了大殿内的大长老等人后,毫无心理压力地拍拍屁股走人,宗主表示他很忙,刚刚出关修为尚未稳定,所以他没空理会这些宗派的突然到访,留下一脸茫然还没反应过来的大长老几人,宗主大人走得很干脆,也走得很利落,当宗主大人前脚一走,右相大人后脚就跟着表示自己也很忙,忙着守在空塚前等师妹出关,更何况以他的身份,还不至于需要他亲自去接待那群来轩辕宗拜宗的人,说完,右相大人也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任何云彩地走了。

大殿里,留下来的三位长老各自互看了一眼,除去三长老一脸神色闪烁不定外,二长老倒是面无表情地接受了宗主大人撂挑子的事实,而大长老在反应过来后,立刻一张老脸涨红,将宗主大人留下来的拜帖狠狠地扔到了地上,似乎不解气般,还特意凑上去踩了几脚,边踩边骂道:“拜宗?拜什么宗?一群无耻之徒,总是想占我们轩辕宗的便宜,不就是想要挑战轩辕宗吗,说得这么好听干嘛?哼…他们输了,就是咱们轩辕宗果然不愧为超然大宗,佩服佩服…若是他们赢了,那一张张恶心的嘴脸,看着就让老子恨不得一板砖拍过去。”

二长老神色无奈地看着如泼皮撒泼般的大长老,无语地道:“即使生气,你也只能现在说说而已,到时候他们到了,咱们一样得去接待,不然就成了咱们轩辕宗礼数不周了。”

其实大长老骂的也没错,这些年来这些宗派打得那些小心思谁会不知道,说得好听是拜宗,其实都是想踩着轩辕宗的名声往上爬。

轩辕宗乃第三代神女所建,又是整个昊天大陆上超然的宗派,虽说跟龙昊那边还是隔了一些距离,不过整个天昊的宗派里,皆是隐隐有着以轩辕宗为首的迹象,这些宗派每年都会来轩辕宗拜宗,说得好听是拜宗,其实不过就是宗内年轻一代的弟子互相切磋实力,而这些年这些宗派如此乐此不疲地来轩辕宗切磋,皆是打着踩着轩辕宗名声上位的主意,毕竟不管是输还是赢,都对他们有利,而轩辕宗就不同了,轩辕宗的弟子赢了,别人会觉得理所当然,毕竟轩辕宗的声望在这里,但若是轩辕宗输了,不仅轩辕宗的名声会一落千丈,赢了轩辕宗的宗派只怕也会立马水涨船高……

所以每年一提到拜宗的事,轩辕宗内估计没人会高兴,但即使是再不乐意,当那些前来拜宗的宗派到达蓬莱岛后,大长老几人依然客气周到的把人引进了轩辕宗内。

因为这些拜宗的宗派之人陆陆续续地到达了轩辕宗,整个轩辕宗内倒是热闹了起来,但是比起轩辕宗内的热闹,那么空塚里就是另一番景象了。

空塚第五层中,随着轩辕天音体内的灵力暴走,倒是一阵空间震荡,当轩辕天音渐渐恢复平静之后,坐在沙发上的轩辕无忧在瞧见四周的一片狼藉之后,也不由地翻了翻白眼,她的陵墓是彻底被这丫头给掀翻了啊……

看着手心依然还在流血的轩辕天音,轩辕无忧也不得不提醒道:“丫头,虽然轩辕家的人都是睚眦必报的性子,可是却没有虐待自己的嗜好,血誓发过了就好了,咱们驱魔龙族的血可是很宝贵的。”

轩辕天音淡淡地瞥了一眼坐在对面沙发上的某残魂,从轩辕心锁内拿出一块锦帕慢条细理地擦着掌心的鲜血,虽然这位姑祖婆婆有时候看着不怎么靠谱,但是她有一句话却是说得对,轩辕家的人,从来都是睚眦必报的,对于暗害自己族人的敌人,她们会牢牢记在心里,然后再一个一个杀过去。

都说驱魔龙族守正僻邪七千年,心系天下苍生百万生灵,但是驱魔龙族的人一样有着不可触碰的逆鳞,那就是血脉,族人,凡是想对她们驱魔龙族的人下手的敌人,她们哪怕是现在不能对付,也会暗暗藏在心里,等待时机,哪怕只是临死反扑的一口,也要咬掉对付一块肉,这样的性子,是驱魔龙族所有人的共性。

漫不经心地擦拭着掌心的血迹,轩辕天音头也不抬地问道:“当初你被暗算的时候,可曾见到那人的面貌?”

轩辕无忧皱眉摇头:“当时发生的太突然,我根本来不及看清背后之人是谁,而且来人也有意遮掩容貌,所以……”话音顿了顿,随即眸底一寒,轩辕无忧森冷地笑了笑,又道:“虽然没看见那人的样貌,不过那人的气息我可是牢牢记住了的……”

轩辕天音点点头,又问:“那无双姑祖婆婆的事情,你可有查过?”

“查过,不可我当时距离姐姐的时代相隔两千年,却并不能查出什么,唯一可以确定的是,姐姐的死,绝对不是意外。”轩辕无忧道。

“神魂…没了?”轩辕天音犹豫地道。

轩辕无忧神色一黯,眼底划过一抹杀气,咬牙道:“找不到神魂,若是我所料不错,应该也是被人抹除了。”

轩辕天音闻言面无表情地点点头,将手中已经染血的锦帕随手一丢,道:“我知道了,姑祖婆婆今后有什么打算?”

“我还能有什么打算。”轩辕无忧苦涩一笑,道:“我都已经死了千年了,如今只是一道残魂,倒是要辛苦你这个丫头了,这么重的担子全压在了你身上。”

对于轩辕无忧的话,轩辕天音只是挑了挑,随即眸光一闪,道:“既然没什么打算,不如就天音一起出去如何?”

轩辕无忧一愣,似乎也没想过自己跟轩辕天音一道出去,不过被轩辕天音这么一提,她倒是心动了不少,随即点点头,道:“也行,不过却不是现在。”

轩辕天音不解地看着她,只见轩辕无忧朝她嘿嘿一笑,抱着双手,道:“丫头,想不想领悟失却之阵啊?”

轩辕天音一张小脸呆了呆,看着笑得一脸奸诈猥琐的轩辕无忧,轩辕天音艳红的小嘴张了张,却怎么也吐不出一个字出来。

轩辕天音觉得,只要不是一个傻子,只怕谁都会对失却之阵感兴趣的,不过……轩辕天音疑惑地看了看对面笑得一脸奸诈猥琐的某人,失却之阵是想领悟就能领悟的吗?何况她对于阵法一道之上,从来都是不擅长的。

“当初我可是留下过谁能进入空塚得到我的惊世术法就送给谁的话哦。”轩辕无忧笑眯眯地道。

轩辕天音眼角一抽,看着轩辕无忧一脸黑线,你真的有打算把那什么惊世术法送人?若真是诚心送人,为何在第五层设下禁制,所有人都进不来?

似乎是看懂了轩辕天音心里的想法般,轩辕无忧点点头,笑道:“我的确没想过要把什么惊世术法留给别人,我只是在赌,赌千年后还会有下一个轩辕家的人来到这里,只要是轩辕家的人,在知道轩辕宗后,怎么也会来这里一瞧的吧?在知道这里是我的陵墓后,怎么也会想办法进来的。”

听到她这番言论,轩辕天音顿时觉得最近脑门上的青筋跳了跳,不过轩辕无忧倒是笑得一脸欢快,不在意地摆摆手,问道:“丫头,你到底是学还是不学?”

“学,怎么不学!”轩辕天音咬牙切齿地道。

“既然要学,那就下去第一层,然后把我布置在每一层的阵法都给破了吧。”轩辕无忧笑得一脸欢快地看着轩辕天音,在看见轩辕天音整张小脸都僵硬了之后,又补充道:“记住,要靠你自己的脑子破阵,不要再使用蛮力,懂?”

轩辕天音:“……”姑祖婆婆,你确定不是在耍我吗?

“想要领悟失却之阵,自然是需要懂得什么叫阵?什么才是阵,若是连这个都不知道,怎么能领悟失却之阵呢?下面四层大殿里的阵法,皆是这世间已经难得一见的阵法了,若是你能靠自己的脑子将那些阵法给破了,那么你想要领悟失却之阵将会轻松很多。”轩辕无忧抱着双手朝轩辕天音解释道。

轩辕天音面无表情地看着轩辕无忧,凉凉地道:“我待着在这里的时间只有一个月,现在连一个月都没有了。”

“那不要紧,这个空塚里的一切我说了才算,不要是一个月,就是一年或者十年,你都可以呆在这里的。”轩辕无忧摆摆手,不在意地道:“放心,有我在,你不会被禁制送出去的。”

轩辕天音额上青筋又跳了跳,再次面无表情地道:“那第三层的……”

“哎呀…你说那虫母啊。”轩辕无忧闻言一笑,道:“你不觉得它其实笨重地很可爱吗?”

轩辕天音:“……”你还是去死吧!可爱?哪里可爱了?你这个变态!

见轩辕天音一张小脸都快阴沉地滴出水来了,轩辕无忧才摸了摸鼻尖,正经地道:“其实当初我也没想把那玩意儿弄进自己的陵墓的,不过当初我发现似乎还有什么不明势力也在寻找它的时候,我便把它藏起来了。”

不明势力?

轩辕天音挑了挑眉,看着轩辕无忧不语,她现在相信这个家伙的话才叫见鬼了。

见轩辕天音不信,轩辕无忧朝她神秘兮兮地一笑,道:“你可知道那家伙我是从哪里把它弄出来的吗?”

轩辕天音神色不动,淡淡地问:“哪里?”

“迷雾山脉哦。”轩辕无忧笑眯眯地道,“而且后背寻找这家伙的势力是一群古怪的家伙,一身黑气围绕,全身上下都罩在一件黑袍子里。”

“魔族!”

轩辕无忧笑道:“对,就是魔族,所以我抢先把这大家伙给弄走了。”

“所以…丫头,待会你下去后,即使是再害怕它,也不可把它给弄死了哟,魔族会这么紧张这大家伙,就说明一定有什么用处,若是被你给弄死了,说不定你以后会后悔呢。”

轩辕天音:“……”

所以……轩辕天音在轩辕无忧一阵‘哦呵呵’的笑声中,阴沉着一张小脸,重新回到了第一层的大殿。

第一层大殿里的‘万鬼罗刹阵’其实在轩辕天音把那些厉鬼给超度了又送进了地府后就基本报废了,不过轩辕天音依然老老实实地钻进了阵心,细细感受着整个‘万鬼罗刹阵’的变化……

她记得以前小五也是爱摆弄这些阵法,每次她布置出了一个阵法,或者说是破解了一个难度系数很高的阵法,就会跑到她的面前来显摆,她记得小五曾经说过,阵法千变万化,唯心不变,以不变应万变,只要心不变,那么阵法的千变万化皆是虚幻,当看清一个阵法的假象之后,那么破阵,就是轻而易举的了。

寂静的大殿中,轩辕天音整个人仿佛融入了阵法之中,不知道是因为感悟了什么,还是想起了什么,一张冷艳的小脸上带着放松的神色,轻轻闭目,随着阵法中突然拔地而起的大风,微微摊开双手,细细地感受……

若是轩辕无忧此时在这里,在看见轩辕天音这个样子时,肯定会吃惊,然后惊呼一声妖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轩辕天音居然直接感应了阵法的本源,虽然她并为破阵,不过感应阵法本源可比破阵要难得太多啊……

‘呜呜呜’——

一阵狂风骤起,整个‘万鬼罗刹阵’开始发出‘呜呜’地凄厉鬼叫声,而阵中的轩辕天音却似没察觉般,依然双目紧闭,双手平坦,静静地站在那里,随着狂风越来越烈,地面上‘万鬼罗刹阵’的阵型却开始出现蜘蛛网般的裂痕,就在此时,轩辕天音浓密的睫毛轻轻一颤,然后原本紧闭的双眸陡然睁开。

‘咔嚓咔嚓’——

几声脆响,地面上的阵型彻底碎开,而原本还呼啸的狂风也同时停了下来,‘万鬼罗刹阵’破了……

轩辕天音轻轻拂了拂衣裙,转眸轻轻扫了一眼地面上的裂痕,红唇微微勾了勾,然后抬步朝着第二层的传送而去。

当轩辕天音穿过传送阵,再次回到第二层的大殿后,原本安安静静地置放在黑色玄铁链上的石棺狠狠地颤了颤,里面的女僵尸似乎也察觉到那个煞星突然又回来了,所以躺在石棺中的她,立刻身体僵硬了起来。

轩辕天音轻轻瞥了一眼上方悬挂的石棺,淡淡地道:“安安静静地呆在石棺中,不要打扰我办事。”

话落,只见石棺再次颤了颤,便再也没有动静了。

轩辕天音嘴角勾了勾,满意地朝着石棺下方的阵法中心走去……

……

“这都快一个月了,怎么空塚里还是没动静啊?”莫言无聊地趴在石桌上,看了看一旁一脸淡然模样闭目养神的东方祁,这几日他天天都跑来玉雪峰上报到,实在是被那群宗派的人烦得没办法了,才跑来玉雪峰躲躲的。“而且那些人也不走,真是讨厌死了。”

“你天天跑来我这里,也不怕大长老发现你偷懒把你丢下西海?”东方祁闭着眼睛淡淡地道。

莫言闻言哼了一声,脸色不好地看了东方祁一眼,咬牙道:“你小子也好意思说这话?整个轩辕宗里,除了宗主跟你,谁不是忙前忙后?”

“那就赶紧打发走那群人。”东方祁眼也不睁地继续道。

莫言嘴角一抽,说得容易,你怎么不去打发走那群人。

“不好了,大师兄,不好了。”

就在莫言一脸扭曲恨不得扑上去拍死这个坐着说话不腰疼的右相大人时,山道下,一道人影快速地掠了上来,人还为走近,就听见来人大呼小叫地声音,传遍整个玉雪峰顶。

“大师兄,打起来了……他们…他们在广场打起来了。”

莫言闻言眉心一皱,看向来人,道:“这段时日不是天天都在打么?你这么惊慌干什么?”

“不是,不是…大师兄,这次是真的打起来了啊。”来人气喘吁吁地道。

莫言嗤笑一声,道:“难道之前还是假打不成。”

“哎呀,不是的大师兄,这次那海风岛的弟子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怎么挑战了精英堂,连大护法他们败了。”来人焦急地道。

什么?精英堂的齐昀他们都输了?

听到这个消息,别说是莫言了,就连一直闭目养神的东方祁都睁开了眼睛。

“齐昀他们都是输了?”

来人见是东方祁在问自己,立刻激动地点点头,东方师兄哎,居然是东方师兄在问我话喂。

“海风岛?”东方祁皱眉看向莫言,疑惑地道:“这海风岛是哪个宗派?为何没听说过?”

“不知道。”莫言摇头,脸色也是微沉,“西沙群岛这块的宗派实在太多,突然冒出一两个新的宗派也不是没有可能的事情。”

东方祁眸子一眯,若有所思地道:“突然冒出一两个新的宗派的确没什么,不过一个新宗派里有这样实力的弟子可不多见。”话落,目光看向来报信的弟子,问道:“齐昀他们是输了他们几招?”

那弟子闻言小心翼翼地看了东方祁一眼,才畏畏缩缩地道:“一…一招!”

“什么?”莫言闻言脸色一变,不可置信地瞪着来报信的弟子,道:“一招?你说齐昀他们一招就败给他们?”

“是…是的。”报信的弟子害怕地缩了缩脖子,小声儿地道。

东方祁眸子一眯,随即起身,淡淡地道:“走吧,我们也去广场上看看。”

“对,走…我倒是要看看这海风岛有多大的能耐。”莫言立刻附和道,说完就噌地一声站了起来,看模样似乎很有去大干一架的想法。

“东…东方师兄…那海风岛长老说比试的弟子都是他们宗内新收的弟子,那是宗派新收弟子之间的比试,本来精英堂的护法们上去比试就已经是犯规了,若是东方师兄也出手,只怕…只怕……”报信的弟子脸色犹豫地看向东方祁和莫言二人,犹豫半响地道:“只怕他们会说咱们轩辕宗不守规矩,欺负他们。”

“靠!他们说是新收的弟子难道就是啊,谁会知道他们宗派里的事情。”莫言闻言怒道,“听你的意思是东方师弟还不能出手了?”

“怕是…怕是不能。”小弟子吞了吞口水看了看莫言,继续小声儿道:“当初比试的时候,那海风岛的人就叫嚣着要跟东方师兄比试来着,可是东方师兄是什么身份,他们又是什么身份,咱们自然是不同意的,结果…哪知道…哪知道他们的人里面有个厉害的,连齐昀大护法他们都打不过……”

听到这一番话,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即使是莫言都清楚了这比试里的弯弯绕绕,他们只怕就是不想东方祁出手,所以才弄了之前的一出戏,现在堵了轩辕宗的口,即使他们现在想要东方祁出手都是不可能的了。

好厉害的心思,这海风岛真是突然兴起的宗派吗?

东方祁神色淡淡,也看不出他到底在想的什么,只见他极好看的眉峰微微一挑,才淡淡地道:“走吧,先去看看再说。”

莫言闻言脸色难看地点了点,还能怎么办,也只能先去看看再说了。

二人身影一闪,瞬间离开了玉雪峰,只留下一个来报信的小弟子,一脸抽搐地站在玉雪峰上,看着二人离开的身影欲哭无泪……

东方师兄,大师兄…你们就这么走了,我怎么办啊喂……

------题外话------

今儿感谢写不下了,我就写在评论区了哈…

再有,绯月真的不知道那些从来就没有订阅过本文的却又跑来留言说我抄袭的人是怎么想的?你若是觉得我抄袭,可以,咱们上调色盘,或者直接开你的大号来留言,不用披着个小号的马甲跑这里来恶心人,我说你是闲着没事儿干了,还是蛇精病犯了?

看文的妹纸那么多,你是想说其他看文的妹纸是傻子还是瞎子不成?我抄没抄袭难道人家会不知道?

不用批个马甲出来瞎BB,有本事我们直接上调色盘?装TM什么文化人是吧?就你看过《我和僵尸有个约会》?别人没看过?你家的《我和僵尸有个约会》是这样演的?

没看过,就闭嘴,不是所有人都跟你一样傻傻的分不清。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