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天道至尊驱魔师

第十二章:轩辕往事,失却之阵!

这次轩辕天音穿过传送阵却并没有去到第四层,而是直接到了第五层。

空间一番震动,轩辕天音自扭曲的空间内掠了出来,当她刚刚站稳,就被眼前看得的景象弄得整个人微微一怔……

若不是还能看见大殿中的几根顶梁石柱,让轩辕天音知晓这还是在空塚中,否则以此殿里的风格来看,轩辕天音几乎以为她回到了以前的那个世界。

看着熟悉的布置和建筑风格,轩辕天音有种隔世的恍然,她才来到这片大陆小半年而已,如今看着这些熟悉的东西,就已经是这样的白云苍狗了吗?

“看着这些熟悉的东西是不是觉得很亲切?”

就在轩辕天音目光不明地打量着大殿时,一道清越却又带着点激动的声音自她身后响起。

轩辕天音转身看了过去,只见身后不远处的一个花式秋千上,一道半透明的身影,正懒懒地坐在上面,随着声音的落下,那白色的花式秋千也轻轻地荡了起来。

轩辕天音凝眉看着秋千上的人或者是残魂,眸光闪了闪,“残魂?且只剩一魂一魄……”

“是啊,运气还算不错,有幸保住了一魂一魄。”千秋上的人笑了笑,一脸不在意的模样,却在说道‘有幸保住’这四个字时,眼底有寒芒划过。

轩辕天音闻言轻轻搭了搭眼皮,径直走到身边不远处的沙发上坐下,在感受到屁股下传来的弹性,眉梢微微挑了挑。

这做沙发的手艺还不错,也许她也可以找人试着做一做。

同样姿态慵懒地往沙发上一靠,轩辕天音撩起细长圆润的右腿,轻轻放在左腿之上,双手叠加放于小腹之上后,才抬眸认真打量秋千上的人。

一双狭长的眸子眼角微微上挑,但是这双风情的眼睛,就跟自己有了八分的像,只不过自己的眼里,没有她的那种婉转的魅意,精致的小脸看起来也不过二十三四的年华,这种年纪根本就不算大,但是她却并不认为这人的年纪只是这般,单看她眼里的风情和沉淀了岁月的内敛便来看出来。

对面秋千之上的人也任用轩辕天音打量着自己,她在打量自己的同时,自己又何尝不是在打量这丫头呢。

打量完之后,轩辕天音才直视着她的目光,淡淡地问道:“我该怎么叫你?”

对面秋千上的人有一瞬间的错愕,她原本以为这丫头第一句会开口问其他的事情,比如……没想到她却是问的该如何称呼自己。

看着轩辕天音一副认真的神色,她错愕之后便是一笑,有趣的丫头。

“你觉得你该如何称呼我?”眼底闪过一抹兴趣,好整以暇地双手抱胸,看着轩辕天音。

轩辕天音神色不变,沉默片刻,缓缓吐出四个字:“姑祖婆婆。”

‘哗啦’——

原本还懒懒地坐在秋千上的人一个趔趄自上头栽了下来,轩辕无忧身子抖了抖,一脸黑线地盯着轩辕天音,皮笑肉不笑地道:“你看我这模样,我这年纪……你也叫得出口?”

轩辕天音眉梢挑了挑,坐在沙发上的姿势动都没有动一下,继续淡淡地道:“装嫩的计量再好,也掩盖不了自己的真实年纪,且不说你所处的时代是千年前,即使是在那个世界,你是驱魔龙族第六十代的传人,我是第六十五代,理应这么叫,我为何叫不出口?”

轩辕无忧嘴角一抽,‘唰’地一声飘了过来,居高临下地看着沙发上坐地安然的轩辕天音,一双风情魅惑的眼睛都快要喷出火来了。

见轩辕天音依旧神色淡淡地跟自己对视,轩辕无忧一脸挫败地飘去了旁边的沙发上坐下,嘟嚷道:“都是轩辕家的女人一张嘴利得跟刀子似的,这话果然不假。”扯过沙发上的一个形状怪异的抱枕,轩辕无忧无语地看着轩辕天音,道:“说吧,丫头叫什么?自你出现在海上时,我就察觉到了神龙的气息,看来我以前的推测没有错,果然又有族人来到了这里。”

“驱魔龙族第六十五代传人,轩辕天音。”这次轩辕天音语气里总算是含了一抹认真,不似刚刚那些淡漠了。

“轩辕…天音吗?”轩辕无忧眼底闪过一抹怀念和温柔,笑道:“好名字。”

轩辕天音眸底微闪,看着对面的轩辕无忧,虽然现在只是一道残魂,不过血脉之间的联系,也让得轩辕天音知道,这是她的亲人,血脉亲人。

“姑祖婆婆给讲讲故事吧。”轩辕天音看着轩辕无忧道。

讲故事?

轩辕无忧一愣,在看向轩辕天音脸上的神色时,却是淡淡一笑,是该讲讲故事了啊,有太多的故事想讲,却又不知道从何讲起。

“之前我去过迷雾山脉,在那里遇见过昊帝前辈的残魂,第一位来到这里的族人轩辕无双跟姑祖婆婆是什么关系?”见轩辕无忧一时不知道从何讲起,便也不急,她可以自己问。

在听见‘轩辕无双’这个名字的时候,对面沙发上坐着的轩辕无忧气息瞬间一变,然后在轩辕天音直直的目光中,笑了笑,用带着一丝怀念一丝依恋的语气道:“她是我的姐姐,我最爱的姐姐。”

对于这个答案,轩辕天音显然已经猜到了,毕竟轩辕家‘无’字辈的不可能出现第二次,那么‘无双’‘无忧’就肯定是同辈的。

“当年我跟姐姐出生,轩辕一脉难得大喜,女子对于轩辕家来说何其珍贵,何况又是一卵双生的两姐妹,因姐姐早早就被族中定为下一代的传人,所以我从来都是活在姐姐的保护下的,而我也的确不喜修炼灵力,反而对一些奇门阵法感兴趣,有了姐姐作为继承人,家中便也没人去强迫我什么……”

轩辕无忧笑了笑,对于往事,即使是已过千年之久,她依然眼底带了柔光,“姐姐很优秀,学什么术法都很快,驱魔龙族再次有了新的继承人,轩辕一脉皆是高兴不已,可谁能想到在姐姐刚满二十岁的时候,只是一个简单的收妖任务,却让得那样优秀的姐姐莫名失踪?”轩辕无忧话音一紧,即使过了千年,她依然对这事放不开,“族中用尽了所有方法都没能寻到姐姐,在第三年里,不得不对外宣布姐姐身死,驱魔龙族不可没有继续人,所以我赶鸭子上架般,成了第六十代的传人……”

“他们都说姐姐死了,骗得过外界的人,却如何能骗过我?姐姐的魂牌一直放在祖祠内,并未破裂,那就说明姐姐还活着,我跟她是双生姐妹,即使没有魂牌,我也能察觉到她的生死,所以在我成为第六十代传人之后,我一直暗中寻找她,从未放弃过。”

“那你是怎么来到这里的?”轩辕天音眸底一闪,为轩辕无忧刚刚那句‘从未放弃’的话,心里猛然一跳,她是知道这位姑祖婆婆是个牛人的,她该不会是……

轩辕无忧看了一眼轩辕天音的神色,轻声一笑,点头道;“你猜得不错,我能来到这里并不是偶然,我虽然在灵力上没有姐姐那般强,不过却自小喜爱摆弄阵法,特别是一些失传的失却之阵。”

轩辕天音闻言一震,失却之阵?

失却之阵传自天地本源,是可有十种上古神器组成,而上古十大神器有轩辕剑、东皇钟、盘古斧、炼妖壶、昊天塔、伏羲琴、神农鼎、崆峒印、昆仑镜和女娲石。

每一种神器在失却之阵上的作用各不相同,比如以伏羲琴为阵心,就能随意操控人心,以神农鼎为阵心,便能炼化仙丹灵药,以崆峒印为阵心,便能不老不死,以女娲石为阵心,便可重生已经之人,甚至创造新的生命,而以昆仑镜为阵心,便可穿越时间空间……

轩辕天音倒抽一口凉气,看向轩辕无忧,她真的是好大的手笔,别说失却之阵在上古便以失传,即使是那上古的十大神器,想要找到一样都是比登天还难,除了崆峒印一直掌握在她们家神龙手上,其他九件神器早就不知去向,可是她却通过失却之阵来到了这里,就只能说明她成功了,并且她的手上有…昆仑镜,只有用昆仑镜为阵心,她才能穿越时间和空间来到这里。

她一直以为轩辕无忧也是在天道安排之下来到这里的,却不曾想到,她居然是自己来到这里的,且以自身能力,打破了天道的规则。

好执着的性子,好坚定的心。

见到轩辕天音震惊的模样,轩辕无忧倒是不在意地笑了笑,随即黯然地道:“就算我成功开启了失却之阵又如何,我的确是来到了这里,却相差了两千年的时光…我还是错过了姐姐。”

“不过我倒是没想到,除了姐姐之外,居然还有族人来到这个世界,在姐姐之后,又有族人来到了这里,不过那第二位来到这里的族人却是自龙昊那边,我虽然是自己找来的,但是前后却有两位族人来到这里世界,便让我心生了疑惑,这绝非是偶然,这个疑惑一直困惑我千年之久,当月前,我突然察觉到神龙的气息,我便肯定了这个猜测,果然在千年之后,又有族人来到了这里。”

“这的确不是偶然。”轩辕天音点点头,对着轩辕无忧道。

闻言,轩辕无忧一愣,立刻看着她,问道:“你知道什么?”

轩辕天音点点头,把当初在北海时鲲鹏告诉自己的事情再次重复了一遍,告诉了轩辕无忧。

整个大殿内,一片寂静,只有轩辕天音清冷的声音在大殿里清晰有条理的响起。

半个时辰后,当轩辕天音把所有经过到告诉了轩辕无忧后,便一直坐在沙发上,淡淡地看着她,等着她彻底消化这些突来的消息。

“你的意思是说,你们能来到这里全是天道的安排?”轩辕无忧震惊地看向轩辕天音,见后者点头,她才缓缓吐出了一口气儿,道:“当年我就觉得有异,没想到却是这般……”

“那轩辕一族岂不是异常危险?”轩辕无忧再消化完所有的事情后,又立刻神色一紧,看向轩辕天音问道。

见她这般紧张的模样,轩辕天音倒是笑了笑,“虽然是危险了一点,不过鲲鹏前辈也说过,有天道在,那些人还不敢明目张胆地对轩辕一脉下手。”

在轩辕天音再次说到‘鲲鹏’二字的时候,轩辕无忧脸皮抽了抽,这让她想起了被某人一翅膀扇飞的事情。

纠结不过片刻,轩辕无忧就正色道:“那看来这所有的担子都压在了你身上啊。”

轩辕天音闻言眸光微微一闪,随即不在意地道:“也没什么,总要有个人出来扛的。”

见轩辕天音这般模样,轩辕无忧倒是笑了笑,这么一会的相处,她自然也是察觉到自己这个后辈的别捏性子了,也不多说什么,“你之前说你见过昊帝前辈?据我所查,这位前辈当年应该是一直跟在姐姐身边的。”

“嗯,不过我却觉得蹊跷,虽然当初先祖没有到炼虚合道之境,但是从修为上来看,她却不会在三十多岁的时候就因病过世。”轩辕天音皱眉道。

却不料她刚刚说完,对面一直神色淡定的轩辕无忧却是整个人气息一变,随即冷哼一声,怒道:“当然不可能。”

“哦?姑祖婆婆是不是知道什么?”轩辕天音闻言神色一动。

轩辕无忧眼底寒光闪烁,一张精致的容颜尽是冷色,冷声道:“刚刚你不是在疑惑我怎么只剩一魂一魄吗?”

“当年我身死的时候同样才三十岁……”

轩辕天音闻言眸子一冷,整张冷艳的小脸也是沉了下来,“有人对你们动手了?”

轩辕无忧点点头又摇摇头,“的确是有人背后动手了,当初我正在修炼的关键时刻,却被人差点连魂魄都彻底抹除,若不是当年我身上带着一块布过阵法的玉佩,让我逃过了一劫,只怕我这一魂一魄都保不住。”

“到底是什么人敢暗中对姑祖婆婆下手?”轩辕天音沉声道,若是按照当时的情况,姑祖婆婆可是第三神女,这个大陆上的人,有谁胆子包了天敢对她出手?

轩辕无忧摇摇头,道:“我也不知道,但是我却能感觉到,背后对我出手的人觉得不是这片大陆的人,气息不对!”

‘轰!’——

一股冲天的威压自轩辕天音体内暴涌而出,只见她脸色阴沉地猛然起身,一字一句咬牙道:“是那些人……”

“好好好…他们还真当我轩辕一脉好欺负不成!”

“丫头,你可别乱来。”见轩辕天音一声灵力暴走,轩辕无忧整个一惊,虽然她知道这个丫头实力不弱,却没想过这丫头的灵力居然如此的深厚,不过此时见轩辕天音一脸阴沉铁青,轩辕无忧却是怕这丫头惊怒之下做出什么事情来,立刻喊道:“天音丫头,整个轩辕一脉的担子都在你身上了,你可不能乱来。”

一句话,让得轩辕天音体内暴走的灵力瞬间一滞。

是啊,她怎么可以乱来,轩辕一脉等着她,天道也等着她,她怎么可以乱来。

轩辕天音双手紧握,越收越紧,不过片刻,就有殷红的鲜血自她手心中一滴滴滑落。

轩辕无忧一惊,看着她流血的双手,喊道:“丫头……”

轩辕天音朝她淡淡摇头,双手微微抬起,摊开,看着满手心的鲜血,轩辕天音眸底有什么快速聚集,一字一句地道:“我轩辕天音今日以血立誓,待我大成之日,必报族人血仇,一个不留!”

一字字一声声犹如泣血,带着深深的恨意,浓浓的杀气,在整个大殿中回荡,久久不散……

------题外话------

(PS:感谢~凤箫兰轩(1钻石),蓦檬樰蓉(2月票1评票),随便0(1月票),906974597(5鲜花),芳菲雪岚(1月票),15902945351(1月票),kukhwa(2月票1评票),飞天血狐狸(2月票),857086240(1评票),987667182(2月票),tlxmjg(1月票),18302081375(1月票),18377931604(3月票),无001(3月票),wyy1026lb(1月票),玄月/简(3月票),wongyinfai(1月票1评票),caxili(1评票),慵懶の貓咪(1月票),弦歌芳华如梦(2评票1月票)谢谢,么么哒)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