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天道至尊驱魔师

第十章:太阴困尸,威胁女僵尸!

‘嗡嗡嗡’——

沉寂已久的传送阵发出一阵阵空间震动的响声,待震动过后,一道白色的身影自传送阵中身形有点踉跄地掉了出来。

腰身发力,半空借力一翻,‘啪’地一声,翻身落地,急退几步之后,稳住了身形,同时也免去了被传送阵‘吐’出来时,摔个‘狗吃屎’。

轩辕天音脸色难看地看着半空中那个若隐若现的传送阵,骂道:“擦,有精力去布置‘万鬼罗刹阵’,怎么就不费点精力把传送阵弄高级点,也不怕因为自己的‘偷工减料’而害得之后进来历练的弟子被摔死不成!”

骂过之后,轩辕天音才拂了拂衣裙,抬头打量起这二层来,有了第一层例子,轩辕天音此时自然不会再大意了,只见二层大殿依然灯火通明,墙上和石柱上的长明灯的火苗簇簇,四周并未有通风口,殿内也没有风,而长明灯的火苗却是极有节奏般的跳了又跳。

轩辕天音微微挑眉,随即半眯着眸子才大殿四周看去,整个大殿跟第一层一样的空,没有任何多余的事物,唯独大殿中央,悬挂着一口石棺,让得轩辕天音眉心一跳。

随着石棺四角望去,只见四根手臂般粗的黑色玄铁链相互交错成‘井’字,两头紧紧镶嵌在石柱之上,而那口石棺正是轻轻放在玄铁链上。

但让轩辕天音眉心微跳的并不是这口石棺的古怪放置的方法,而是这口石棺之上,放着一只有汉白玉石雕刻而成的猫像,一只活灵活现,栩栩如生的猫的雕像,若不是能察觉到那雕像上没有任何的生命体征,就轩辕天音看看那一眼,还会以为那里真的趴了一只猫。

但仅仅是如此,也让得轩辕天音一张小脸古怪起来。

“她是嫌自己的陵墓不够热闹吗?”

轩辕天音这还真是第一次看见有人居然可以把自己的陵墓打造的如此诡异又带着凶煞之气的,第一层里的‘万鬼罗刹阵’就不说了,这二层居然弄了这么一出……

她反正是不知道那石棺中究竟有没有人,或者那石棺中躺的是谁,她现在唯一的想法就是,这石棺中的人是否跟她家那位先祖有仇?死了都不要人家安息来着,还尽想着让石棺中人尸变诈尸?同时又为之前那些进来这里历练的轩辕宗弟子默哀了几秒钟,难怪东方祁曾说这空塚凶险,一层危险过一层。

轩辕天音无语地看了看头顶上悬挂的那口石棺,又看看地面上一个不怎么容易发现,却极其古老的阵法,嘴角一抽。

太阴困尸……

这位先祖可真是人才啊!

就在轩辕天音嘴角抽搐,一脸黑线的时候,原本安静的大殿内突然响起一声细微的划拉声。

‘刺啦刺啦’——

声音尖细,极其刺耳,就如谁家孩子无聊时,拿着手指甲去划毛玻璃的声音。

就在刺耳的声音响起的同时,那地面上古老晦涩的阵法也是陡然一亮,神秘的图纹如暗光划过,一闪之后就快速地又暗了下去,若不是轩辕天音之前一时紧盯着那地上的阵法,那么快地速度,估摸她还发现不了,不过在她看清之后,便也是知道,这阵法此时是彻底开启了啊……

抬头再次看向上方悬挂的石棺,那古怪刺耳的声音便是从石棺里传出来的,轩辕天音脸色一黑,还真是诈尸了……

‘嘭’——

随着轩辕天音心里想法刚刚冒起,头顶上方便是一声巨响,只见那盖得严严实实的厚重石棺的棺盖突然飞起,然后狠狠砸向不远处的地面,黑色玄铁链发出一阵阵‘哗啦啦’的响声,石棺内,一只惨白的手,抓着石棺右侧探了出来。

轩辕天音眉心微微跳了跳,目光古怪地看向那砸在不远处地板上的棺盖,小脸上带起了一抹怪异的神色。

这太阴困尸阵,似乎因为她的到来,而改变了以往的作风啊……

其实轩辕天音这般想法也不无道理,这里除了是那位先祖的陵墓外,也还是轩辕宗弟子的历练之地,她并不是第一个来到这里的人,相反,在她之前,已经不知道有多少轩辕宗弟子都来过了这里,每次来到这里的弟子,自然会触动阵法开启,可是并不见得每次都会出现她现在所经历的这一幕,就比如说……那突然砸飞出去的棺盖。

她相信,若是其他弟子来到这里,那石棺中的家伙必然是要起尸的,可绝不会是以这种方式起尸,若是她没猜错,其他弟子遇见的情况应该是石棺慢慢移开,却并不会完全离开石棺,然后里面那家伙会营造一股恐怖的气氛,才慢慢坐起来,若次次都如她遇见这般,棺盖被砸飞几米远,再好的质量,也经不起这般多砸几次吧,更何况……待那些弟子历练结束后,肯定没人会去管这层大殿里还有个棺盖砸在地上,更不会屁颠屁颠地扛起棺盖,然后重新给盖回石棺上去……当然,若是里面那家伙会自己扛起棺盖回到石棺里躺好再自己盖上棺盖,这就另当别论了。

但是……这可能吗?

显然不可能,所以轩辕天音才确定,这太阴困尸阵,因为她的到来有了改变……

那么问题来了……谁改变了阵法?谁又在幕后操控?

再撇开这些问题不谈,轩辕天音此时脑子里还有唯一一个想法就是,这座空塚里,除了她,还有其他的人或者东西存在。

脑子里快速地闪过一个又一个问题,轩辕天音此时摸着下巴,盯着整个大殿思考着,显然把上面那位正在起尸的家伙给彻底忘在了脑子后面,若是石棺里那位还有思维想法的话,只怕此时也是快要哭了吧……

‘哗啦啦’的铁链声依旧在响,轩辕天音目光看向四周,明显是在寻找可否有什么监控的东西存在,她相信,此时自己的一举一动,绝对是在那位隐藏在幕后中的家伙的观察中的。

环视了几圈,也没能察觉到任何可以作为‘偷窥’用的东西,轩辕天音微微皱眉,眼角余光却瞥见自己身侧三步远的距离有一抹红色的衣角。

轩辕天音神色淡定,当没看见般,依然双目在打量着四周,那摸着自己下巴的右手却不着痕迹地微微一动。

身侧一股阴风卷来,伴随着还有一道刚猛的劲风,轩辕天音脚步轻轻朝前一踏,整个身影快速原地消失,几个呼吸间,却突然出现了后方,然后右手一握,伏魔棒出现。

‘嘭’——

一棒挥出,正正地抽打在刚刚从自己身侧暗袭自己的人。

‘吼!’——

一声类似野兽般的吼叫自那红衣人嘴里吼了出来,被伏魔棒抽打在背上,顿时一股黑气从体内冒了出来。

轩辕天音一棒挥出之后,便神色淡淡地站在原地,并没有再出手,而那被抽中的红衣人却是立刻转身,朝身后的轩辕天音瞪了过来。

看着这突然转过来的正面,轩辕天音了然般地挑了挑眉,低声自语般地道:“眼带红光,脸色泛青,体内阴气极重……”目光看向红衣人胸前,“有胸,虽然平了点,不过也能看出是个女人,既然是女人,那么肯定是阴时出生。”

‘吼!’——

几步之外的红衣人或者可以说红衣女子,在看见轩辕天音自言自语地时候,又朝着她张嘴一吼,不过显然是惧怕轩辕天音手中的那根伏魔棒,所以只是站在原地朝轩辕天音怒吼,却并未见再过来。

而轩辕天音在瞧见那红衣女子张嘴吼叫时,目光瞥过她的嘴里,挑了挑眉,继续道:“唔…长牙了,看你这畏畏缩缩的模样,想来千年的时间也开了些灵智了。”话落,点了点头,继续道:“这里不是养尸地,没有那么重的阴气把你养成旱魃,到借助了那太阴阵把你养成了僵尸,啧啧啧……真不知道养你之人跟你是有什么仇什么怨的,好好一个美人儿,居然舍得这般糟蹋。”

红衣女子的确是被太阴阵给养成了僵尸,不过养她之人并不是想干什么逆天的事情,所以即使千年,这红衣女僵尸只是稍稍开了些灵智,想来只是为了给之后进入这里的轩辕宗弟子一个历练的机会,若是在外面,一只年龄有千年的僵尸,早就是一方霸主,灵智于人无疑。

这红衣女僵尸虽然灵智刚开并不能懂得太多的东西,不过在听见轩辕天音的一番话后,却是罕见地露出了一副思考的神色。

轩辕天音在看见她的这幅神色时,眉头挑了挑,“别想了,凭你现在这幅智商,也想不出个什么结果。”

红衣女僵尸:“……”目光木讷地看着轩辕天音,虽然她智商是低了点,不过这句话,她却听得出来不是什么好话。

“哟?还不满?”轩辕天音看见她盯着自己的目光,突然乐了,笑道:“既然还知道不满,那么也该知道什么是危险吧。”话音一落,轩辕天音目光瞬间一冷,狭长的眸子冰冷地看向红衣女僵尸,不带任何感情,也没有了任何情绪,仿佛刚刚还在笑着跟她说话的人是红衣女僵尸在做梦一般。

“作为驱魔师,对僵尸可不会手下留情。”轩辕天音冰冷着一张脸,就连吐出的话,也带着寒冰般的凉意,“第一层的厉鬼被我超度送入了地府,第二层的僵尸,你觉得我会手软?”

红衣女僵尸:“……”脚步僵直地朝后面躲了几步,她听出来了,这个女人是想要打得她灰飞湮灭吗?

对于红衣女僵尸朝后面躲的动作当做没看见般,轩辕天音垂着眼皮看着自己手中的伏魔棒,此时伏魔棒却突然发出一阵耀眼的白光,并带着一阵阵‘刺啦啦’的雷电响声,在整个安静的大殿内,显得各位的诡异。

“第三层的入口在哪里?”

就在红衣女僵尸那少得可怜的智商正在认真考虑自己要不要重新躺回石棺中时,轩辕天音清冷的声音突然传来过来,红衣女僵尸闻言一愣,然后一呆,双眼直愣愣地瞪着轩辕天音。

轩辕天音微微挑眉,冷着脸,凉凉地道:“怎么?不知道吗?”

听得这凉凉的嗓音,红衣女僵尸敢摸着自己已经没有跳动的心脏发誓,她在这里千年之久,还从来没有遇见过这么可怕的女人,嘤嘤嘤……她都想哭了,当然前提是她还有眼泪。

这女人那凉凉的语气,冰冷的神色,显然是在说,‘若是你不知道,那留你还有何用’的意思……

“真不知道?”轩辕天音不看对面那一脸惊恐的红衣女僵尸,否则她会觉得自己是个欺负小朋友的坏人,瞧瞧人家那张僵硬的僵尸脸,硬生生的被自己给逼出了一丝惊恐的神色。

轩辕天音低着头,细细把玩着手中的伏魔棒,左手食中二指在伏魔棒上轻轻一拂,原本反正白光的伏魔棒,顿时泛出了金光,那金光带着一股惊人的威压,逼得红衣女僵尸惊慌地低吼一声,直直退出几丈远。

“我的耐心不多,若是你再不说出第三的入口,那么就别怪我了。”轩辕天音也任由红衣女僵尸逃开,反正都在这二层大殿中,她想逃也逃出去,想要抓住她,轻而易举。

当然也不能怪轩辕天音一直威逼这红衣女僵尸,自她进入这第二层大殿之后,她不止三次环视打量整个大殿,但愣是没瞧出第三层的入口在哪里,所以才出现了眼前这一幕。

轩辕天音抬头看向不远处的红衣女僵尸,面无表情地道:“哪里?”

红衣女僵尸身子轻轻一抖,似乎也察觉到轩辕天音话音里的不耐烦了,见轩辕天音握着伏魔棒的手突然紧了紧,立刻浑身一颤,想都没想就抬手朝上方悬挂的石棺一指。

嗯?

在石棺里?

轩辕天音嘴角为不可查地一抽,她怎么也没想到第三层的入口居然在石棺里,一张小脸变了又变。

我擦你妹的……谁他妈会想到第三层的入口在石棺中,这不是坑人吗!

轩辕天音黑着一张脸,身形一动直直掠上石棺,整个人踏空站在石棺之上,眼睛往石棺中一看,果然瞧见了石棺尾部,一个极小的传送阵。

气得一口银牙咬得咯吱咯吱响,吓得下面的红衣女僵尸身子僵了又僵,就在红衣女僵尸觉得自己快要彻底僵住的时候,才听到上方一声咒骂声响起,然后便是一阵空间波动,那个让得自己害怕的凶星已经跳进了传送阵消失不见了。

红衣女僵尸抬手抹了抹脑门上的冷汗,她也觉得设计这机关的是个王八蛋,那凶星骂得一点都没错,这不仅是折腾人,也是折腾僵尸啊有木有,她明明睡在这里好好的,却引来了一个凶星,她是招谁惹谁了啊……

在空间波动彻底平息之后,红衣女僵尸才悄悄地松了一口气儿,这凶星总算是离开这里进入第三层了,再次抹了一把脑门上冷汗,红衣女僵尸目光凄苦地看向砸在不远处的棺盖,凶星倒是走了,可是谁能帮她把这棺盖给扛上去啊?

对于红衣女僵尸凄苦的心里想法,轩辕天音自然是不知道的,即使是知道,估摸她现在也没有心情去当一次‘活雷锋’帮那女僵尸去扛棺盖了,此时轩辕天音闪身进入传送阵,一张小脸上的神色已经是阴沉的可以滴出水来了,现在她脑子里唯一的想法就是,赶紧上去第五层,她一定要把那不靠谱,又性子极度恶劣的某位先祖鞭尸再鞭尸,然后再用傀儡符,让她站在第五层的大殿中央跳一个草裙舞!

玩人者人恒玩之……

若她再看不出来这背后出手改变阵法的是谁,她就不叫轩辕天音了。

------题外话------

再次说下更改的更新时间哈,每天下午5点至6点左右更新……

我突然觉得这红衣女僵尸怎么有点蠢萌蠢萌的赶脚!o(╯□╰)o

(PS:感谢~qin1314(1月票),xuanli629(1月票),cxf19742011(10月票),rong98111317(1月票),caxili(4月票),15902945351(1评票),13551864587(2月票),茉日琉(1钻石),wyy1026lb(1评票),不弃风月(2钻石),xy19910409xy(1月票),1425233700(2月票),灵动123(1月票),鞍子(1月票),3323736(2月票),芳菲雪岚(1月票)谢谢,么么哒!)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