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天道至尊驱魔师

第七章:一起上,服还是不服?

清冷悦耳的嗓音在万人广场上空久久不散,空气中有那么一瞬突然凝结,待话音最后一个字轻飘飘地散在风中时,整个广场上的轩辕宗弟子才彻底被惊醒般,皆是一副被震惊的神色瞪着轩辕天音。

‘嘶!’——

抽气声儿顿时一阵响过一阵,这女人…好嚣张!

连带着齐昀四人的脸色都是变了变,他们还是第一次遇见如此嚣张的女人,可是转念一想,刚刚这女人出手的一瞬间,他们感觉到的那股灵力威压,即使是他们都感受到那轻轻挥出的灵力中蕴含了多大的力量。

她的确是嚣张,可是她却也有着这嚣张的资本。

齐昀眼神复杂地看着轩辕天音,若是此时他还以为这个女人普普通通的话,那么他这精英堂的大护法就是白当了。

“元姑娘,首先我向刚刚轻视你的行为对你道歉。”齐昀也不愧是个人物,心思一转之后,便也彻底放下了之前对轩辕天音的成见,他突然的道歉,就连轩辕天音都愣了愣,一愣之后,轩辕天音嘴角微勾,看向齐昀的目光倒是更多了一丝欣赏。齐昀也不做作,道完歉之后,对着轩辕天音再度抱拳,道:“这次,在下亲自请元姑娘赐教,若是元姑娘让在下也信服,那么精英堂的人对于元姑娘将再也不会有任何的不满。”

齐昀亲自跟这个女人过招?

听得这话后,整个广场上的轩辕宗弟子再次哗然。

齐昀是谁?

他不仅是精英堂的大护法,更是轩辕宗内年轻一代弟子中的第二人,他若亲自跟这个女人过招,那这女人真的有赢得机会吗?

此时所有轩辕宗的弟子心里皆是在想着这个问题,同时都把目光看向了广场上依然一身淡然的轩辕天音。

她会接受吗?

在众人的猜测中,轩辕天音倒是挑眉一笑,却并没有回答齐昀的话,而是问了一个看似不相关的问题。

“齐昀护法这次可是要讲究公正公平?”

齐昀一愣,神色不解地看向轩辕天音,似乎对于她的话不是很理解,但却还是点了点头,道:“自然要讲究公正公平。”

话音一落,他便瞧见对面的轩辕天音笑了,齐昀看着她的笑容,不知为何突然心里一跳。

“既然齐昀护法要讲究公正公平,那么……”轩辕天音神色莫名地扫过齐昀和他身后的另外三位护法,缓缓地道:“你们四个便一起吧。”

‘哗!’——

原本之前对于齐昀要跟轩辕天音亲自过招而哗然的轩辕宗弟子们突然一愣,整个广场顿时鸦雀无声,极致的安静过后,爆发出更大的哗然之声。

对于身边的哗然声,轩辕天音依旧神色淡淡,似乎对于这些根本就不在意般,她只是神色淡然,就这样站在齐昀几人身前。

“你不要太嚣张了……”

震惊之后,最先反应过来的二护法蒋然一脸怒色地瞪着轩辕天音,似乎对于轩辕天音刚刚提出的让他们四个一起出手的提议感到愤怒和侮辱。

蒋然其人性子暴躁,早就对轩辕天音刚刚的嚣张态度所不满,若是不是看在齐昀的面上,他早就忍不住了,结果哪知道这女人越来越嚣张,所以在呆愣了一瞬之后,立刻便暴怒了。

三护法韩涛也是微微皱眉,不悦地看着轩辕天音,他性子沉稳,虽然没有像蒋然那样暴怒,心里却也觉得轩辕天音太过嚣张。

让他们四人同时出手,她以为她真的可以?他们四人同时出手,就连宗内长老都是可以一战的,这个女人未免也太自视甚高了点。

“这位姐姐真的要这样做?”四护法乔砚倒是没有不满之色,反而眨巴着一双眼睛盯着轩辕天音问道,见轩辕天音朝自己看过来,乔砚对着她露齿一笑,好意地提醒道:“我们四个若是联手就连宗内长老都是可以一战的哦……”

轩辕天音瞧得乔砚那乖巧的萌正太样,立刻眼里闪了闪,连带着语气都不似以往那般清冷,“我说过要讲究公平公正。”

乔砚一双大眼睛眨了眨,眸底闪过一抹讶异,他虽然年纪小,可是却不傻,否则他如何能在这个年纪坐上精英堂护法之位,除了实力,还是需要脑子的,毕竟精英堂里也并不是没有竞争。轩辕天音再次说出‘公平公正’这几个字,那么就值得让他深思了。

眸光闪了闪,乔砚对着轩辕天音再次萌萌地一笑,道:“那好,既然是姐姐的要求,那就一起出手吧。”

“小砚?”

蒋然听得乔砚的话,立刻不可置信地看向他,这小子怎么回事儿呢?怎么就答应了?他难道不知道这对精英堂有多大的侮辱吗?

“好了,既然这是元姑娘的意思,那么就照着她的意思做好了。”就在蒋然还想说些什么时,齐昀却挥手打断了他的话,目光复杂地看向轩辕天音,乔砚能听懂的那句话,他自然也是能听懂。齐昀突然想起轩辕天音之前说得话,她说过要一次性解决,让他们一次服气,现在他终于明白这句话的意思了,这个女人从一开始就打算的是一对四,要来个彻底性的镇压,好让所有人信服。

她是想要拿他们四个精英堂的护法来敲山震虎,让得宗内所有弟子皆是不敢再有任何一句不满。

既然你如此自信,那么就让我们所有人看看,你是否真的有这个能力……

万人广场上,空气渐渐凝滞,所有人的目光皆是紧紧注视着广场前方的战圈,这是轩辕宗第一次出现以一人之力,挑战精英堂四位护法的例子,一瞬凝滞之后,便是整个广场出现了激动和沸腾的情绪。

四人各站一方位,轩辕天音负手站在中间,即使是面对一对四的情况,依然是神色淡然。

“元姑娘,虽然是四个打一个,我们也不会放水,还请元姑娘小心。”齐昀周身泛起灵力波动,目光认真地看向轩辕天音。

“自然要全力以赴。”轩辕天音含笑点头。

蒋然怒哼了一声,依然不爽轩辕天音如此嚣张的态度,身体里猛然涌出灵力波动,道:“女人,你的本事最好有你自信的那般好,本护法动起手来可不会怜香惜玉。”

“我动手同样不会留情。”轩辕天音依然含笑道。

‘轰’——

就在轩辕天音话落之后,突然一股强大的灵力波动自她身后传来,轩辕天音眸中一闪,转头看去,只见身后原本萌萌的正太此时却冰冷着一张脸,脸上再也不见之前的萌太,那双大眼睛里,除了冰冷就还是冰冷,乔砚此时给人的感觉就如同一个没有感情的杀人机器般,这种变化倒是让得轩辕天音挑了挑眉。

“小砚只要战斗,就会变成这副模样。”似乎知道轩辕天音心中的诧异,一旁韩涛倒是对她解释道。

看着四人皆是放开了自身灵力,轩辕天音笑了笑,点头道:“既然你们认真了,那么我也开始认真吧,毕竟对于对手最好的尊重就是认真啊……”

‘轰!’——

随着轩辕天音最后一字落下,一股庞大的灵力威压自她体内突然爆发,整个广场上空因为灵力的暴动,皆是狂风而起。

在察觉到这股庞大的灵力威压后,齐昀四人皆是脸色一变,眼底渐渐凝重起来。

好强!

即使是面对大长老等人,他们都没感觉到这般心惊。

四人这下才是真正明白,为何轩辕天音敢提出让他们四人同时出手的话了,为何会说要公平公正……

相视对看一眼,齐昀四人脸色凝重,却也并没有退缩,在感受都那股威压对自己的压制之后,四人立刻运气周身灵力,抵挡住来自轩辕天音的压制。

“动手!”

齐昀一声令下,其他三人立刻默契地配合出手,多年的默契让四人配合得天衣无缝,四道灵力匹练齐齐朝着轩辕天音爆射而去。

‘嘭!’——

一声巨响,让得整个广场都震了震。

“打中了?”韩涛眯着眼睛看向灵力肆虐的中心,刚刚四道灵力攻击轰砸而去时,他确定看见那个女人并没有动。

白灰在空中飞扬,让得所有人的视线皆是模糊一片,齐昀紧紧盯着白灰扬起的中心,然后眸子一缩。

那里有什么东西在泛着金光……

‘哗!’——

当白灰渐渐落下,一个淡金色的圆形结界出现在众人眼前,结界中,白衣清冷的女子依旧负手而立,连位置都没有挪动过一下。

好强悍的结界,居然能抗住他们四人的联手一击!

不仅是其他宗内弟子震惊不已,齐昀四人也是震惊地看着那个淡金色的结界。

即使是他们轩辕宗内最高级的结界,只怕都受不住他们四人联手一击,这个女人到底布置的什么结界啊?抗打击能力居然这么的强?

“老二,你看出来那是什么结界了吗?”

石阶之上,大长老也是一脸惊奇地看向下方那个金色结界问向身边的二长老,这丫头的一身术法是怎么回事?居然比轩辕宗的还要厉害?

“不知道。”二长老眉心微皱,他也看不出这个结界到底是怎么回事。

唯有东方道一在看见那个结界时,老眼划过一抹精光。

轩辕天音挥手撤开结界,朝震惊的四人笑了笑,“这样的攻击可不行哦。”

四人眸子一缩,他们当然察觉到了。

“布阵!”敛下心中的震惊,齐昀双手捏决,再次出手。

随着他的话音落下后,其他三人立刻同时双手捏决。

“龙神敕令——四象锁天阵,启!”

‘轰!’——

四股灵压冲天而起,快速地在上空凝结成阵,东西南北四方顿时由灵力聚形成四个金色的图腾,带着古老的气息在空中缓缓衍生。

青龙、白虎、朱雀、玄武镇守四方。

四象——在中国古代神话中最早指的是金木水火,太极生两仪,两仪生四象,太极为一,意为混沌,两仪指的是阴阳,而阴阳衍生出四象。

青龙、白虎、朱雀、玄武是四象的代表物,青龙代表木,白虎代表金,朱雀代表火,玄武则代表水,它们也分别代表东西南北是个方向。在二十八星宿中,四象用来划分天上的星星,也称四灵、四神。

轩辕天音看着天空之上的四象图腾,自然也感受到了这‘四象锁天阵’的厉害,此时她被困在锁天阵中,也不得不赞叹一声,自己的那位先祖果然厉害,在阵法上,自己比不过她啊……

“居然是四象锁天阵?”

场外弟子在看清天上的景象后,皆是震惊起来,随即震惊之后便是一片沸腾之声。

“不愧是精英堂的四位护法啊,居然一出手就是‘四象锁天阵’。”

“嘿嘿…那女子现在是自讨苦吃了,若是她不嚷着要四位护法一起出手,只怕护法们还布置不出这个阵法,如今她被困在阵法中,看她怎生是好。”

“嚣张自然是要付出点代价的呗。”

“挑战一开始就被困在阵中,现在看她怎么办……”

对于场外的讨论声,阵中的轩辕天音自然是听不见的,不过这‘四象锁天阵’真的能困住轩辕天音吗?

“这阵法倒是不错。”阵内,轩辕天音朝阵法外,手上仍保持着印决的齐昀四人笑着道,脸上神色却没有任何的惊慌。

她的这幅模样,让得齐昀眉心跳了跳。

轩辕天音笑着说完后,边收回了目光,居然悠闲地抬头打量起整个阵法的中心,她的这番悠闲姿态,让得场外讨论的弟子也是一愣,似乎怎么也没想到这个女人都被困在阵中了,居然还能如此悠闲,还能笑得出来。

摸了摸精致的下巴,轩辕天音半眯着眸子细细打量着整个阵法,在别人都看不见的地方,那狭长的双眸中有一抹金光快速划过。

“对于阵法上我倒是不怎么擅长,虽然不擅长,不过在绝对的实力面前,所有阵法皆是摆设。”轩辕天音轻声喃喃地自语道。放下摸着下巴的右手,轩辕天音突然点点头,“既然不知道怎么破阵,那么就使用暴力吧,从内部一路打出去,总能把这个阵给打破了。”

若是现在有谁能听见轩辕天音的自语,只怕会一口老血喷出来,她居然是想用蛮力直接打破阵法!

轩辕天音抬头看着阵心,就在众人以为她是不是快要睡着的时候,轩辕天音突然动了。

只见她右手轻抬,一股金色灵力顿时自她体内暴涌而出,那白嫩纤细的右掌缓缓捏成拳。

“八荒破天决——八荒拳!”

一拳狠狠砸向阵法中心,那白皙的拳头上,一道金色的巨大拳印带着刚猛霸道的力量直直轰砸在阵法之上。

‘嘭!’——

一声巨响响彻天际,‘四象锁天阵’的金色壁障发出剧烈的颤动。

轩辕天音眸子一眯,没破吗?那接着打!

‘嘭嘭嘭嘭!’——

在所有人惊骇的目光中,轩辕天音再次挥拳,以庞大灵力凝聚而成的巨大拳印一拳接着一拳地轰砸在大阵的壁障之上。

齐昀四人也是目光呆滞地看着轩辕天音,他们怎么也没想到她居然会用这种方法来破阵。

她是想直接用蛮力打破‘四象锁天阵’……

好暴力的手段……

不仅是他们,连同石阶上的东方道一和大长老等人也是出现了片刻呆滞。

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看见有人用这种办法破阵的呢……

蒋然嘴角抽搐地看着阵中使用暴动破阵的轩辕天音,脸色怪异地道:“她不会以为这样就能破阵了吧?”

其他三人也是脸色古怪。

不过就在四人神色怪异的时候,一声轻微的响声让得四人脸色瞬间一变。

‘咔嚓!’——

很清脆很微小的声音,却让轩辕天音和阵外四人同时脸色一变,后者是惊骇的神色,而轩辕天音却是唇角愉悦地勾起,然后再次一拳挥出。

‘嘭!’——

一声巨响,‘四象锁天阵’在所有人惊骇的目光中轰然破碎,齐昀四人更是脸色一白,齐齐吐出一口血来。

真的……破了!

场外所有人呆滞地看着渐渐消失的大阵,目光直直地看向那一袭白衣清冷的女子,他们感觉到,有什么信念在他们的心里被彻底推翻。

这就是绝对的实力吗?

齐昀四人一口逆血喷出之后,立刻警惕地看向轩辕天音,阵法虽然破了,可是他们还在场中,他们可还没有输。

“龙神敕令——冰封!”乔砚最先反应过来,一道符纸打出,两指并拢,朝着轩辕天音一指,一股寒冷的气息瞬间在轩辕天音周身蔓延开来。

轩辕天音挑眉,这是斗法了吗?

既然如此……

同样一张符纸打出,直直朝着乔砚那道符纸而去。

“天道无极——水神阴姬借法,千里冰封!”

‘咔咔咔’——

连着几声脆响,若是说刚刚乔砚的‘冰封’是突然到了冰天雪地的时节,那么轩辕天音的‘千里冰封’就直接让整个广场都是进入了零下几十度的北极般的寒冷。

“怎么可能?”

蒋然看着四周,瞪大了一双眼睛,他实在无法相信,同样都是‘冰封术法’为何差距会这么大……

韩涛跟齐昀皆是神色一震,对视一眼,在对方眼中皆是看到了震惊之色。

“龙神敕令——火来!”

“龙神敕令——雷鸣!”

震惊之后,韩涛跟齐昀同时出手。

“天道无极——火神借法,烈火燎原!”

“天道无极——雷神借法,五雷轰顶!”

‘嘭!嘭!’——

当二人的术法再次被轩辕天音直接强悍的镇压后,广场之上顿时哗然。

怎么会这样?

不仅是他们,连带着石阶之上观战的几位都是神色震惊。

“那个女子…到底是什么人?”二长老老眼震惊地盯着轩辕天音,他们自然比那些弟子有眼力,刚刚一番斗法中,那女子的术法明显是压倒性的压制住了齐昀四人。

而且…不知道为何,他总觉得这个女子的术法有点淡淡的熟悉。

大长老到没有二长老这般沉稳了,直接一拍大腿跳了下来,“这丫头是个宝贝啊,好厉害的术法,就连咱们轩辕宗的术法都是比不上啊。”急急地转头看向东方道一,问道:“宗主师兄,这丫头到底出自哪个世家?这么厉害的术法,真是前所未见啊。”

对于大长老的问题,东方道一却是淡淡一笑,摸了摸银白的胡须,意味深长地道:“以后你们会知道的……”

目光看向场中的轩辕天音,东方道一笑得一脸得意,让得大长老和二长老二人齐齐一愣,唯独三长老一脸阴沉,从始至终都没有说过一句话。

而直接破了齐昀几人的术法后,轩辕天音对着他们淡淡一笑,道:“差不多玩够了,也该结束了。”

四人闻言眸子猛地一缩。

就在他们正要警惕之时,只见轩辕天音的身影突然在原地诡异的消失了。

‘嘭!’——

一声闷响,齐昀倒飞而出,直接砸出了场外。

“老大!”

看着齐昀突然倒飞而出,其他三人脸色一变,刚刚开口,变察觉到一股罡风袭来。

蒋然眸子一缩,看着眼前突然出现的轩辕天音,还未有所反应,便觉得腹部一痛,整个人瞬间倒飞而出。

‘嘭!’——

又是一声闷响,蒋然被砸出场外。

“该你了!”

蒋然过后,轩辕天音再次诡异地出现在韩涛眼前,撩腿一踢。

‘嘭!’——

韩涛出局!

这突然出现的一幕,让得广场上顿时静默。

就在众人以为乔砚也会被立马踢出场外时,哪知轩辕天音却停在了乔砚面前,笑眯眯地道:“你自己出去?”

众人:“……”

乔砚此时一张精致的小脸上又恢复了原先的萌正太模样,瞪着一双大眼睛,表情都快哭了,“怎么这么变态啊……”

轩辕天音挑眉笑了,这表情真好,够萌够可爱!

“那你要不要出去?”轩辕天音笑问。

乔砚:“……”

出去?

为什么不出去,自己出去总比被你踢出去好吧?

乔砚嘴巴一瘪,幽幽地看了一眼轩辕天音,立刻转身退出了场外。

众人看着场中笑眯眯地轩辕天音,齐齐打了一冷战。

好暴力的女人……不过,为何对待四位护法的差距就这么大呢?

若是有人这么问,那么轩辕天音一定会告诉他,因为她下不去手打小正太!

当然,其他人可能是一脸问号,右相大人却黑了一张俊脸,清洌的眸子幽幽地盯着轩辕天音,眯了眯。

而被盯住的轩辕天音显然没有任何自觉,拍了拍手,笑眯眯地看着场外一脸复杂神色看着自己的齐昀几人,问道:“现在,我可有资格了?”

“你们服还是不服?”

服,怎么不服!

不仅精英堂的人服气了,就连宗内其他弟子也都是服气了,如此实力,谁还敢质疑她的资格。

见众人沉默,轩辕天音眉梢一挑,再次问道:“服还是不服?”

“服!”

“服了……”

顿时,整个万人广场都发出一声大吼,响彻九霄。

……

在沸腾喧闹过后,东方道一摸了一把胡须,目光扫过广场,看向轩辕天音道:“丫头,既然他们服气了,那么就开始仪式吧。”

轩辕天音回身看向石阶之上的香案,目光直直看向那半人高的玉牌,那里…是她轩辕一族的族人,那里也是她的先祖。

无字辈的族人是轩辕直系血脉的第六十代传人,若是按照辈分,她还要喊她一声姑祖婆婆……

轩辕天音一步一步缓缓走上石阶,神色庄严,没有任何迟疑和不满地跪在了玉牌前。

“驱魔龙族第六十五代传人轩辕天音拜见姑祖婆婆!”

轩辕天音默默地磕头,在心里默默地念道。

三拜之后,轩辕天音缓缓起身,从今以后,轩辕宗她会护佑,不为其他,只为‘轩辕’二字……

------题外话------

终于写完了,说实话,绯月其实最不喜欢写打斗了,太难写了,还好…总算是写过去了!

(PS:感谢~13761937219(1月票),yannyliu(1月票1评票),梦幻水泡(2月票),陈秀微(2月票1评票),慕紫蕊儿(1月票),凤箫兰轩(1钻石),wht(1评票),锡妈妈(8月票),天堂祸水(1月票),xuyan12345(2月票),不弃风月(1钻石),茉日琉(1月票1鲜花),xuyuexiu1310(1评票),)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