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天道至尊驱魔师

第六章:啪啪打脸,专治各种不服!

万人广场上鸦雀无声,所有人的目光皆是紧紧盯着石阶下站出来的五道身影,四男一女,从他们的服饰和周身气势来看,轩辕天音倒是觉得他们的确不错,难怪敢在这种场合开口跟东方道一叫板,这五人跟他们身后的那群轩辕宗弟子的确是不在一个档次上面的,这五人明显是经历过杀伐倾轧的,连眼神中都是透露着一股极度不稳定的狠戾煞气。轩辕天音目光淡淡扫过前面排成一排的四个男子,在最后那名女子身上顿了顿,随即又淡然的收回了目光。

“他们是轩辕宗精英堂的人。”东方祁在摆放好玉牌之后,就一直站在了轩辕天音身边,一张清俊的玉颜上同样是一片淡然之色,似乎对精英堂的人突然跳出来打断仪式的做法没有丝毫诧异,仿佛就是知道会有这么一出似的。

精英堂?

轩辕天音倒是第一听说这个名字,目光再次扫过那几人,点点头,轻声道:“这四人倒是不愧精英这二字。”

四人?

东方祁挑了挑眉,轻声笑道:“人家是精英堂的五位护法,精英堂中的弟子皆是宗内资质最好的人,整个精英堂也就百来人。”

轩辕天音自然听出了东方祁话中那莫名意味的‘五’字,不过却只是扯了扯嘴角,便没在开口说什么,东方祁目光噙着一抹笑意地看了她一眼,继续为她介绍道:“从左到右数过去,第一个那人叫齐昀,是精英堂的大护法,第二个是二护法蒋然,第三个是三护法韩涛,第四个是四护法乔砚,第五个……”东方祁的话音倒是顿了顿,眉心微蹙,却没有再开口介绍,他这一顿,明显引起了轩辕天音的注意,侧头挑眉看着他,轩辕天音问道:“第五个她怎么了?”

东方祁神色似乎有点犹豫,目光幽幽地看了她半响,才缓缓吐出一句话来,“若是按顺序来,第五个应该就是五护法了,不过…我不记得她的名字!”

‘噗呲’——

轩辕天音顿时一笑,看着眼前神情纠结的男人,她怎么就觉得眼前这个男人这么的蠢萌蠢萌的呢?

东方祁此时的脸色倒是微微有些尴尬,跟他平日的淡然之态相差甚远,不过在瞧见轩辕天音突然一笑时,他目光微微一凝,轩辕天音平常不是很爱笑的,就算是笑,大多时候都是冷笑,或者似笑非笑的那种,像今日这般笑的眉眼儿弯弯的模样,并不多见,但是却能从她笑容里感觉出这是她真心的一个笑容,很美,如冰雪世界中,第一道破冰而出的阳光般,绚烂,耀眼,却让人舍不得移开目光,错过这般难得一见的美景。

“你怎么了?傻了?”轩辕天音脸上笑意依然没有收起,弯着笑成月牙儿似的双眸看着他,东方祁凝住的目光突然一深,清洌的眸子深邃沉沉地看着她,连带着整个气息都是微微变了变。

轩辕天音一瞧见他这样的眼神,顿时警惕起来,这男人的这种眼神她可并不陌生,每次这个男人露出这种眼神时,自己就会吃亏,比如沧州城客栈里醒来的那天,再比如被某人抱回船舱,签订卖身契的那次……

就在轩辕天音眼神警惕想警告他的时候,东方祁却眼眸深深地看着她,低声道:“愿倾我所有,换你此生笑靥如花。”

‘唰’——

轩辕天音一张清冷的小脸顿时红了,她怎么也没想到东方祁在这种时候会突然说出这么一句话来,一双眸子不自然地瞥向一旁,嘀咕道:“说什么呢,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

莹白的耳根处染上了一抹绯红,跟轩辕天音白皙细长的脖子成了鲜明的对比,东方祁深邃的眼眸顿时一暗,不管现在是什么的地方,什么场合,他都是觉得只有这边风景独好,也只有这里才能让他凝眸一看。

“咳咳……”

二人之间涌动的气息,突然被一声轻咳打断,东方祁顿时回神,目光淡然地看向前面,轩辕天音也是快速压下心里的悸动,看向了声音传来的方向,只见前面三步开外的东方道一,转过头目光古怪地扫了二人一眼,在接收到东方道一的目光后,轩辕天音忍不住眼皮子跳了跳,虽然刚刚东方祁的声音很轻,不过依东方道一的修为,绝对是听得清清楚楚的,东方道一只是一眼便转过头,目光直直看向石阶之下,一脸深沉的神色,不过……

“年轻人还是克制一下,注意点场合,老头子耳朵还没聋呢。”一声细微的密音传了过来,让得身后二人皆是轻咳了一声,目光都不怎么自然了。

的确是要注意一下场合的,没瞧见前面广场下的气氛都开始凝结了么,这二人居然还躲在后面你侬我侬……

相对于轩辕天音跟东方祁二人可以无视这样严肃的场合,下面精英堂的五位就有点稳不住了。

从五人出来打断仪式之后,就一直在等着宗主发话,结果等了半响都没听见上面宗主开口,五人悄悄抬头看了一眼石阶之上的宗主,见宗主一脸深沉的神色,看不出情绪到底是如何,五人心里就越发的焦急起来。

就在五人心里忐忑的时候,却瞧见宗主突然转头看向了他的身后,随即五人也立刻把目光跟着看了过去,在看清后面的二人之后,皆是眸中划过一抹惊艳之色,那就是宗主准备收的第二个嫡传弟子吗?

轩辕天音自然察觉到五道打量的目光扫了过来,微微抬头,目光直直看了过去,不无意外的瞧见了打量、试探、疑惑和审视的目光,不过其中有两道目光倒是让轩辕天音起了点兴趣,清冷的眸子微微右移,看向了第四个位置上的人,轩辕天音眉梢轻轻一挑,那应该还算是个孩子吧?

第四护法乔砚,看其模样也不过十四五岁的样子,跟韩澈差不多大,一张俊俏的小脸精致得如同女孩子般,却没有任何阴柔的气息,反而像个萌萌的小正太,大大的眼睛里没有其他护法眼里的抵触情绪,反而是带着浓浓的好奇之色,大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自己,在看见乔砚这幅正太萌样时,轩辕天音只觉得心尖儿一颤,目光顿时凝在了那精致的孩子身上。

没办法…轩辕天音大人有个致命的弱点,就是对一切萌物正太或萝莉没有任何的抵抗力,其原因…轩辕天音大人自然不会告诉你,她有严重的恋弟恋妹情节,自家的那对龙凤胎弟妹,正是轩辕天音的死穴!

身边的女人突然一颤的气息自然瞒不过东方祁,右相大人顺着轩辕天音的目光也看了过去,当看见这女人的目光是顿在了乔砚的身上,顿时俊脸一黑,周身气息开始冷凝,却依然没拉回轩辕天音看着乔砚的目光,若是此时右相大人走到正面去看轩辕天音,绝对会发现轩辕天音现在的一双眼睛里早就荡起了层层的光晕……

好萌的小正太啊!跟阿澈小时候一样的萌萌哒呢……

这就是轩辕天音此时心里的唯一想法!至于右相大人是谁…咳咳…估摸已经被忽略了!

当轩辕天音看够了,看满足了后,才不舍地从乔砚身上移开了目光,看向了第二道让她感兴趣的打量目光,那位置正是第五护法,东方祁记不住名字的那个女人。

这女人的目光倒是挺有意思的,自看见自己后,就是一副苦大仇深的模样,还有眸底那抹嫉恨和怨毒之色,虽然隐藏得很好,不过却还是瞒不过轩辕天音的眼睛和直觉。

挑眉看了看她,轩辕天音心里纳闷,自己应该没有得罪过她吧?

一时之间,整个广场没有任何人开口说话,齐昀咬了咬牙,只能硬着头皮再次出声,毕竟刚刚他们已经出声打断了仪式,那么就不在乎再说一次。

“宗主……”齐昀小心翼翼地抬头看了东方道一一眼,硬着头皮咬牙道:“对于宗主的决定本不该质疑,可是宗主嫡传弟子一事兹事体大,还望宗主三思。”

东方道一依旧神色深沉,看不出深浅的模样,只不过这次却抬眸轻飘飘地看了一眼齐昀,齐昀被这一看,顿时身子一紧,他虽然是精英堂大护法,却依然是轩辕宗的弟子,在他这般年纪能坐到这个位置,自然是心思过人且资质极好的,虽说比不上东方祁在宗内的盛名和实力,但却也算是年轻一代中的第二人了,如今被宗主这么一瞧,他即使再是自负实力,却依然感觉如一盆冷水当头泼下般的冷。

“你们精英堂的弟子皆是反对?”

就在所有人大气都不敢出的时候,东方道一倒是淡淡地开了口。

齐昀看了一眼身边的四人,咬牙点头道:“我们反对,轩辕宗历来收入的弟子皆是不能超过十岁,很多弟子还是从小在宗内长大,宗主嫡传弟子关乎宗内的传承,兹事体大,不可如此草率。”话音顿了顿,齐昀目光看向东方道一身后的二人,把心一横,继续道:“东方师兄自小由宗主带大,且实力乃宗内百年难见,他能成为宗主嫡传弟子,我们自然是心服口服,可是如今这位姑娘,先不说实力如何,就算是她的年龄就不符合入宗的要求,而且她的一身术法也并不是传承轩辕宗一派,若是她成为嫡传弟子,宗内弟子只怕皆是不会同意,只是不敢开口而已。”

“精英堂弟子几乎是聚集宗内所有的资质好的苗子,若是宗主想要再收弟子,也应该是由精英堂中挑出,这才算是轩辕宗的正统嫡传。”

话落后,齐昀目光直直看向东方道一,这时在他的眼里,倒是没有再看见胆怯的情绪。

东方道一闻言后,却是点了点头,突然转过头看向轩辕天音,问道:“丫头有何想法?”

‘嘶!’——

所有人目光一缩,他们怎么也没想到宗主居然会突然问起了轩辕天音的想法,神情闪烁片刻,皆是把目光看向了轩辕天音。

轩辕天音暗瞪了一眼东方道一,别人看不出这老狐狸道貌岸然的模样,她却是知道的,这老家伙其实就是为了看戏。

瞥了一眼目光炯炯看着自己的东方道一,轩辕天音把目光看向了齐昀,而此时齐昀自然是神色坚持又点了一丝不满地看着她。

在所有人的目光,轩辕天音突然轻声一笑,玩味地道:“倒是第一看见一个大宗派,居然有弟子可以带头否定一宗之主的决定,且还是干涉宗主收徒…呵呵…有意思。”

话音一落,所有弟子皆是目光一变,这话可是有点严重了,即使是齐昀几人都是脸色一变,他们怎么也没想到轩辕天音居然如此沉得住气,清清淡淡地一句意味深长的话,就直接影射他们不恭不敬的罪名,任何一个宗派,不管大小,都是非常忌讳这种犯上的行为的,轩辕宗更是如此。

“你这是什么意思?我们作为护宗护法,也只是担心宗内传承问题,你这般故意污蔑是有何居心?”

担心宗内传承问题?有何居心?

轩辕天音玩味地看向跳出来说话的女子,见她目光闪烁且有怨毒之色划过,轩辕天音唇角勾了勾,若是那齐昀和其他三位护法说他们是担心传承出问题,她还相信,刚刚齐昀虽然是不满自己,但是从话语间和他的神色中还是能察觉出他的确是关心的传承问题,而且齐昀在提到精英堂里的其他弟子时,他的眼睛里闪过了一抹遗憾和痛心,显然他是在遗憾心疼精英堂的那些资质好的弟子错过了成为宗主嫡传弟子的机会,不过这位五护法到底是在担心什么,就有点莫名的意味了。

见她愤恨地瞪着自己,轩辕天音轻轻一笑,道:“这位护法没入精英堂时应该是三脉弟子吧?”

五护法慕灵一愣,看她这表情,显然是在诧异轩辕天音为何知道。

轩辕天音点点头,道:“那就不奇怪了。”

听得她这么几句莫名其妙的话,所有人皆是皱眉不解地看着她,似乎不明白她突然这么说是什么原因。

“三脉的弟子倒是一个模子出来的,不愧是三长老教育下的成果。”轩辕天音淡淡笑道。

众人神色顿时古怪起来,这话听着怎么就这么的不对味儿呢?你说她若是在夸奖三脉,可是这语气却太过怪异,你说若她是在损三脉,却又挑不出任何的刺儿来……

其他人想不明白轩辕天音这话是什么意思,当日在浩然殿中的那几位可是听得明白的,大长老笑得眼睛眯成了一条缝,目光幸灾乐祸地瞟了一眼气得一脸阴沉的三长老,二长老倒是眼观鼻,鼻观心的沉默着,可是那低着的眼皮子却是一抖再一抖。

就在其他宗内弟子为轩辕天音这句话莫名其妙疑惑不解的时候,轩辕天音再次开口道:“别人或许是担心宗内传承出问题,不过你嘛…呵呵…担心的只怕是嫡传弟子的地位问题……”

‘哗!’——

一句话,所有人哗然,再加上轩辕天音刚刚那句模凌两可的话,这下若是再没人反应过来就真的是个傻子了。

此时就算是精英堂的其他四位护法都是把目光看向慕灵,慕灵神色一紧,立刻急声道:“她胡说,我跟你们一样都是担心的传承问题,我们同时做宗内护法这么多年,难道你们也如外人一般这么看我?”

齐昀等人眉心微微一皱,想想也是觉得不可能,随把目光再次看向了轩辕天音,不悦地道:“宗内传承本来就是兹事体大,慕灵护法担心也是正常,姑娘何必无生事端。”说罢,齐昀目光看向东方道一,再次沉声道:“宗主,齐昀知道我等不该否决宗主的决定,但是请宗主看在我等也是为了轩辕宗着想,还望三思!”

东方道一看着齐昀,神色沉静,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沉默片刻,突然问道:“你们反对这丫头成为嫡传弟子除了她年纪不符合外可还有其他原因?要知道即使是遇见天赋好的苗子,轩辕宗也出现过特殊破例的例子。”

齐昀眉心一皱,他自然知道轩辕宗有过这种例子,不过那都是一些天赋近妖的天才,可是…他看了看轩辕天音,他并不能察觉到这女子有何特殊的地方,就是连灵力波动都是平平淡淡的。

他倒是听说过这女子是这一届天术师大比的冠军,可是去参加天术师大比的弟子几乎都是宗内中等的实力,赢了她们根本不算什么,若是凭借这一点就能成为宗主的嫡传弟子,那对精英堂中的那些刻苦修行的弟子岂不是太不公平了。

这么一想,齐昀心里更加不同意轩辕天音成为宗主嫡传弟子了,不过见宗主神色淡淡,瞧不出到底是个什么意思,齐昀心里思量一番,沉声道:“宗主说得例子轩辕宗的确不是没有过,若是这位姑娘的确天赋过人,精英堂自然不会再有任何异议。”

“哦?”东方道一挑了挑眉,老眼里划过一抹精光,问道:“那你们觉得如何?”

“东方师兄的实力在宗内是名副其实的,既然这位姑娘要成为宗主嫡传弟子,其实力自然也得让宗内弟子信服才行,若是不能让宗内弟子信服,只怕既然是宗主坚持要收入门下,这位姑娘在宗内的地方依然不会有任何的改变,毕竟强者为尊。”齐昀道。

这齐昀低头说出这番话后,东方道一倒是笑了,他等得就是这句话呢,否则他今日如何看好戏呢,除了东方道一,就连大长老和二长老都是老眼古怪地看了看齐昀,这小子居然敢说强者为尊这句话?若是知道那丫头刚来宗内就出手打压了三长老,不知道他这话还敢不敢说出口,至于三长老闻言倒是焦急了起来,轩辕天音什么实力她难道不清楚,若真是按齐昀的说法,只怕那女人成为宗主弟子是铁板钉钉上的事情了,可是这里这么多人看着,她也不敢明目张胆地给慕灵打眼色提醒。

“强者为尊?”东方道一突然一笑,道:“也好,就按你们的说法去做吧,让你们考验考验这丫头是否有资格成为我的嫡传弟子。”

“丫头,去吧……”东方道一朝轩辕天音挥了挥手,惹得轩辕天音忍不住想拿眼睛去瞪他,这老狐狸等的就是现在吧,可恶!

齐昀见东方道一应了此事,立刻脸色一喜,“宗主放心,我们肯定是点到即止,绝对不会伤及这位姑娘。”

伤她?

大长老闻言脸色一抽,古怪地看着齐昀,齐昀小子,你们还是担心自己会不会被伤及吧……

轩辕天音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只能从东方道一的身后走了出来,看着齐昀问道:“说吧,你们要如何考验?”

齐昀见轩辕天音没有任何异议的应战,心里倒是对她的不满少了些,毕竟若是她不同意,就算是他们几个护法,也没有任何办法,如今她却站了出来,光是这份心性,倒还是不错一个女子。

“姑娘,我们也不占你任何便宜,既然姑娘应了此事,那就让同是女子的慕灵护法跟你比试比试吧。”齐昀这次倒是态度好了不少,话语间也没有刚刚的抵触情绪了。

轩辕天音目光扫过慕灵,也没说什么便点了点。

慕灵一听让她去考验轩辕天音,顿时神色好了起来,目光不屑地扫了一眼轩辕天音,冷笑道:“虽说是点到即止,不过比试中也难免受伤,姑娘可是要有个心理准备才好。”

轩辕天音连看都没再看她一眼,低垂着眼皮,淡淡道:“还是直接动手吧,不要浪费时间。”

慕灵闻言一怒,“你不要太嚣张,不要以为赢了天术师大比就是什么不得了的事情,去参加天术师大比的弟子也只是宗内一些普通弟子而已,赢了她们,可没什么值得骄傲的。”

“我……”轩辕天音目光直直看着慕灵,二人的神色就一见高下,一个神色淡淡,气息悠然,一个满面怒气,气息不稳,这么一对比,即使是宗内弟子都看出了差距。轩辕天音目光淡然地看着慕灵,淡声道:“你两只眼睛看见我骄傲了?不过你有一句却是对的,那些去参加天术师大比的弟子,的确很普通……很差劲!”

“那么差劲的弟子,据说是出自三脉?”轩辕天音再次补了一刀。

‘噗呲!’——

闷笑声响起,除了三脉的女弟子都是一脸涨红的站在那里,其他弟子却是闷笑出了声儿。

这女子的话可真够毒的,慕灵护法可也是出自三脉啊,这不是想要把慕灵护法给气死么?

慕灵的确是气得脸色忽青忽白,目光狠狠扫过身后那些弟子,阴沉着脸色对着轩辕天音道:“嘴皮子倒是厉害,不过你会为你刚刚的话后悔的……”

对于慕灵的狠话,轩辕天音却是极其无聊般地打了个哈欠,不耐烦地道:“废话真多,你到底打不打啊?不打就换人!”

“既然你急着找死,本护法成全你。”慕灵眼底划过一抹阴冷,手中灵力顿时喷涌而出,“就让好好看看轩辕宗的真正术法,免得你一直做井底之蛙。”

井底之蛙?

轩辕天音闻言嘴角抽了抽,目光古怪的看向慕灵,她自认一直都是秉持着从不小看人,狮子搏兔亦用全力呢,何况是人呢,不过…这位慕灵护法,她的确是没看在眼里。

“或许,你刚让你看看谁才是井底之蛙。”轩辕天音看着慕灵点点头认真道,就在慕灵聚灵成功,要出手之时,轩辕天音也动了。

她只是右手轻轻一抬,然后对着慕灵轻轻一挥,连眼神都没正眼给慕灵一个。

这看似轻轻地一挥,不过其蕴含的灵力却是让得离得最近的其他四位护法脸色猛地一变,皆是不可置信地看着轩辕天音。

轩辕天音挥出的灵力只是针对慕灵,所以慕灵在面对的这道威压中,是感受最直接的一个,当那道灵力被轩辕天音轻轻挥出之后,慕灵的脸色就是陡然一白。

怎么可能?这个女人怎么可能有如此实力?

不过却在她还为想明白之上,就觉得一股铺天盖地的灵力波动急速而来,面对着这一道凶猛的灵力,慕灵只能惨白着脸色,运起全身灵气试图抵抗住,可是…炼神还虚境的实力是这么好抵抗的吗?

只见慕灵惨呼一声,如一颗炮弹般顿时倒射飞出,然后直直砸在十丈远的地上。

‘嘶!’——

看着这压倒性的一幕,所有弟子皆是目光一变,好强的实力!

轩辕天音一挥之后,便没有再继续出手,只是目光淡淡地看向齐昀,问道:“这就是精英堂护法的实力?走后门进去的吧?”

众人:“……”

这话可是真的不怎么好听了啊,瞧瞧三长老那张脸,都青了喂!

不过其他四位护法的神色的确是有点尴尬,还别说,其实以慕灵的实力,的确是进不去精英堂的,更别说护法了,只不过……四人目光闪烁地扫了一眼另一方的三长老,皆是不语了。

一看他们的神色,轩辕天音顿时乐了,“哟,还真是走后门的啊?我就说这种实力她是怎么混进精英堂的,跟你们四个比起来,那可真不是一般的差距大啊。”

众人:“……”

这脸打的,可真是啪啪地响啊……

这姑娘不会是专打三脉的脸吧?这三脉到底是怎么招惹她了?

一时之间,整个广场上出了东方道一轻咳的声音,再也听不见任何声音了。

轩辕天音挑了挑眉,扫了一眼十丈开外的坑里半天没爬起来的慕灵,红唇勾了勾,转开视线,看向齐昀等人,笑道:“既然那位慕灵护法是走后门的,她的实力自然也不能代表精英堂了,刚刚那场比试就当娱乐大家吧,这次……咱们才算正式比试,如何?”

‘哗!’——

原本安静的广场中再次一片哗然,其实几乎所有人都会以为轩辕天音会以刚刚比试的结果然后成为宗主的嫡传弟子,可是他们怎么也没想到,她居然主动开口要求再次比试……

齐昀目光一闪,若是说之前因为轩辕天音答应考验而觉得她人不错的话,那么现在,他就是真正开始正视这个女子了。

不以刚刚的比试结果为理由要求成为宗主弟子,而是选择公平公正的再次跟精英堂的人再次比过,这份胸襟和定力,就已经是非常之人了。

齐昀目光认真地看向轩辕天音,“你真的要如此决定?即使你现在要求成为宗主的嫡传弟子,我们也无话可说的。”

轩辕天音轻声一笑,目光淡然地看着他,道:“即使我这样成为宗主的嫡传弟子,只怕在你们精英堂的人心里也是不会信服的,既然如此,我何不一次性解决,让你们一次服气呢?”眸光轻转,扫过四个精英堂中的护法,在看见乔砚时,眸光亮了亮,随即清冷悦耳的声音传遍整个广场之上……

“姐姐专治各种不服!”

------题外话------

最近更新时间不太稳定,绯月先说声抱歉,我会尽快捋好思路,恢复以往的更新时间的。

(PS:感谢~小白兔二代(1月票),hongbaobao(3月票),906974597(1月票),psr21133(3月票1评票),飞云飘渺(1月票),sah12zxl(1月票),guping25(10钻石7月票),灵沁(1月票),茉日琉(1钻石),fycyn854845(4月票),yydmn6099(1月票),fxmtlj2008(1月票),蓝色渔(1月票),不弃风月(1钻石),z雯雯(5月票),刘道俊(1月票),Elena。シ丹(1月票1评票)谢谢~么么哒!)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