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天道至尊驱魔师

第五章:化龙认主,精英堂!

玉雪峰上狂风大作,如一座山峰般庞大的血色蛟龙在天空中剧烈翻滚着,连带着四周的空间都是发出一阵阵‘嗡嗡’的响声。

庞大的威压如失去控制的强大气流般在玉雪峰上乱窜,若不是轩辕天音在玉雪峰四周布下了‘大日金刚结界’,这样惊天动地的一番场面早就惊动了整个轩辕宗的人,可即使是有轩辕天音的‘大日金刚结界’在,也还是不能完全掩盖这方天地间的异象。

被宗主亲自下了禁足令的全宗弟子们,皆是眼带骇然地看向玉雪峰的方向,连带着守着‘周天星斗大阵’几方结界的三位轩辕宗长老都是心里惊颤地看向那方天地。

东方道一负手静静立在玉雪峰下,老眼淡然地看向玉雪峰顶,似松了一口气般,抬手轻轻摸上自己的银白胡须,轻声道:“开始化龙了啊……”

血色蛟龙在空中剧烈地翻滚,发出声声震天般的吼声,白色光罩中的血芒越演越烈,原本头顶之上的那根血色直角正在慢慢断裂脱落,而在直接两边却有两个小包正在慢慢鼓起,似乎有着什么正在破皮而出,当头顶上那根血色直角完全脱落后,那两个小包也如新生般地长了出来,头顶两角,角中分叉,这正是龙角跟蛟龙角的区别,当两只龙角完全长出后,血玉蛟龙在天空中仰天一吼,这次它的吼声里,居然带了丝丝龙威。

庭院中,月笙一双紫眸激动得看着天空之上的那条血色蛟龙,在看到血色蛟龙完全长出两只龙角后,魅惑的紫眸微微一闪,眸底划过一抹羡艳之色。

月笙心里的波动起伏,轩辕天音自然能察觉到,轻轻拍了拍东方祁的手臂,示意他把自己放下来后,轩辕天音看向月笙,轻声道:“不用如此羡艳,你以后同样也会化龙。”

月笙点点头,朝轩辕天音笑了笑,“我当然知道。”随即一张俊脸皱了皱,不怎么爽快地又道:“可惜让血玉那家伙抢了个先,居然比我先化龙,真是不怎么爽啊。”

轩辕天音好笑地瞥了他一眼,道:“你是变异血脉,你化龙渡劫比血玉更危险,若是没有十层把握,我是绝对不会让你去冒险的。”

闻言,月笙摸着鼻子笑了笑,便再次把目光看向了天空之上的血色蛟龙,只不过一双紫眸里,满满都是柔和的暖意,唇角勾起久久不下,连带着整张俊脸更是妖魅了几分。

一旁东方祁一双清洌深邃的眸子看了看月笙,倒是罕见的没有黑脸。

因为月笙对于右相大人来说,从来都不是威胁……

‘吼!’——

天空中的庞然大物再次发出一声大吼,只见血玉蛟龙周身红光再次爆发,而它身上的血色鳞甲的纹路也是慢慢开始发生了变化,随着全身鳞甲的变化,血玉蛟龙的气息也是逐渐在加深,更甚至在鳞甲变化到一半时,血玉蛟龙的气息已经完全变成了龙族的威压,连带着蛟龙大嘴下那一片光秃秃的下颚,也是有血色龙须缓缓地长了出来。

红光照耀,当血玉蛟龙再次在天上距离一翻时,庭院里的几人便看得清清楚楚,它依然化龙成功了……

现在的血玉蛟龙就不能再成为血玉蛟龙了,或许直接叫它血玉红龙更为贴切。

‘吼!’——

血玉红龙带着浓浓龙威,仰天大吼,嘹亮的龙吟之声响彻天际,庞大的身躯微微一扭,带着兴奋的龙吟之声,直冲九霄,此时的天际也刚刚开始泛白,东方云海之上有金光若隐若现,带血玉红龙终于将心里的振奋之情彻底发泄出来后,只见它周身再次泛起红光,将它整个笼罩,刺眼的红光一片,让得人双眼微眯,看不清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

片刻后,红光渐渐缩小,虽然缩小,红光却实质化,变成了一个如血色水晶般的水晶罩。

‘咔嚓!’——

就在下方几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儿时,那血色的水晶光罩上突然出现数百道裂痕,痕迹越来越大,然后在几人诧异的目光中,砰然炸开,一道血色修长挺拔的人影自破碎的水晶光罩中缓缓踏空走了出来。

那是血玉……?

庭院中,除了东方祁眼眸里划过一抹诧异之后便恢复了淡然神色,其他三人皆是目瞪口呆地看着自空中缓缓踏空而来的……男人!

“嗷…你居然能化人形了?”月笙瞪着一双紫眸不可置信地看着面前的红衣男人,指着他的手抖了抖。

不怪月笙如此震惊,当初血玉蛟龙虽然同样跟月笙一样是蛟龙,可是他们一个是妖族,一个却是妖兽,整个昊天大陆的人谁不知道即使是修为再高的妖兽,都是没有可能化成人形的,妖兽跟妖族不同,妖族之人从出生起就可化为人形,但是妖兽却只能是兽形,这就预示着妖族跟妖兽之间的巨大差别,可以这么说,妖兽在妖族之人的眼里,从来都是没有地位的仆人,随便一个妖族之人,即便是一些弱小的妖族族群,都可以随意支配妖兽,说好听点就是一群小弟,说听点就是一群奴隶。

如今看着血玉居然化了人形,这怎么不能让月笙震惊!

轩辕天音来到这个世界也有一段时间了,自然也是知道这点的,一双清冷狭长的双眸上下打量着面前这个红衣红发血眸的男子,眸底微微一闪,或许她知道原因……

“血玉能化成人形,也不是没有道理的,那些不能化为人形的妖兽,皆是一代代传承下来的,但是血玉却不同,他是因为血玉龙皇参而存在的,血玉龙皇参为天地灵物,自然是有天地孕育而生,血玉是血玉龙皇参的伴生兽,自然也是由天地灵气孕育而生,所以,别的妖兽不能化为人形,血玉只要实力达到一个境界时,却是可以的。”轩辕天音眸光带着一丝了然,一丝明悟,为月笙解惑道。

经过轩辕天音这么一解释,其他几人倒是恍然般地点点头,原来是这样啊!

血玉一双血眸紧紧盯着轩辕天音,一张刚毅俊脸之上带了一丝别扭的笑意,似乎是因为不会笑还是不常笑的原因,这丝笑容,总是有点怪异,就像是有人逼迫他笑一般。

就在轩辕天音还未从那抹怪异的笑容里回过神来,只见血玉一撩衣摆,直直对着轩辕天音单膝跪了下,脑袋微低,却是极其大的一个跪礼,因为他低着脑袋,众人并没能看见他脸上认真的神色,虽然看不见,却从他低沉的话语里,听出了他的认真和决定。

“血玉谢过神女大恩……”

看着他的模样,轩辕天音心里一跳,立刻侧开了身子,想避开血玉如此隆重的跪礼,“你这是做什么?当初不是说好了,我拿了你精心守护的血玉龙皇参,便助你成功化龙吗,咱们可是公平交易,你不欠我什么,所以赶紧起来……”

闻言,血玉低着脑袋抬起,直直看向轩辕天音,跪在地上的身子却并没有动,嘴角扯了扯,再次对轩辕天音扯出了一个比较难看的笑容,低沉地道:“虽说神女跟血玉是公平交易,可神女却从来没有把血玉当作外人,如今血玉能化龙成功,也是因为神女的相助。”

看着这般模样的血玉,轩辕天音心里再次跳了跳,一张小脸上的神色突然古怪了起来,这个画面怎么这么的似曾相识呢?

“这段日子跟在神女身边,血玉也隐约知道神女的一些事情,今日血玉恳请神女,收血玉在身边,从此以后,血玉愿做神女手中利刃,为神女劈开一切阻挡您脚步的荆棘,”

咕!

轩辕天音咽下一口口水,她就说为何这画面如此熟悉,当初月笙渡劫成功后也做了同样一件事儿,只不过月笙是招呼都不打,直接跟自己签订了灵魂本命契约,而血玉却是恳请……

在血玉话落之后,一时之间整个庭院倒是安静了下来,轩辕天音脸色复杂地看着血玉,虽然她很想收下血玉,毕竟以后她要面对的敌人太过厉害,多一份助力也能多一份把握,可是她却知道一个人只能有一次灵魂本命契约的机会,血玉若是跟着自己,没有契约在身,很是吃亏的,毕竟她的实力提高后,对于血玉这种没有契约的来说,是不会有任何的好处,他想要提升实力,只怕还得自己慢慢修炼才行,可困在自己身边,他如何能静心修炼?别说修炼了,以后还危险重重。

看着轩辕天音脸上的纠结神色,其实不用她开口,这里的任何人都知道她在想什么,这种事情,连东方祁都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只能等轩辕天音自己做决定。

就在轩辕天音十分纠结之时,倒是血玉朝轩辕天音扯了笑容出来,玩笑般地道:“神女不必如此纠结,即使没有契约,血玉却可以宣誓,有誓言之力约束,血玉可不会有叛主行为出现。”随即话音顿了顿后,才继续又道:“您不必担心我的实力问题,其实血玉觉得,即使没有契约之力,不能跟着神女一起提升实力,可是血玉有预感,只要跟着神女,我必然会比自己躲在深山中修行实力提升得更快。”

“阿音,我也觉得血玉这小子说得不错,不是说最好的实力提升方法就是战斗吗?我倒是不担心他的实力问题哦。”月笙瞥了一眼依旧单膝跪在地上的血玉,摸了摸鼻子,笑着对轩辕天音道,面上虽然说得乖巧,心里却在哼哼道:臭小子,居然捡我的招用,不过你在宣誓跟着阿音也没用……我才是阿音的本命灵魂契约者,嘿嘿嘿嘿……。

轩辕天音看了月笙一眼,侧头看向身边的东方祁,只见东方祁朝她淡淡笑了笑,轻声道:“按你自己心里的想法做就好……”

轩辕天音点点头,目光看向一脸刚毅的血玉,沉声问道:“你可考虑好了?没宣誓之前,你还有反悔的机会。”

“血玉在此立誓,认轩辕天音为主,愿为她之刃,为她披荆斩棘永不后悔,若为此誓,天地不容!”

对于轩辕天音的话,血玉却是直接逼出了一滴心血立誓,当誓言之力彻底完成后,血玉才起身对着轩辕天音右手握拳,轻轻放在心口,低头沉声喊道:“血玉见过主人。”

一场渡劫,一场认主,就这么在幽静的玉雪峰上完成,即使是很多年后,血玉依然都没有忘记过当初宣誓之时的认真和决心,还有立在淡雅的庭院中,那一袭白衣清冷的女子。

眼下,在听得血玉那声‘主人’的称呼后,轩辕天音嘴角抽了抽,“血玉…虽说你已经宣誓认主,不过这只是一场形式而已,在我的心里根本没有主仆之分,我们是朋友,是以后可以生死交托的战友……”

血玉血色眸子微微一暖,但还是摇头拒绝道:“有主人这一句话,血玉就已经很高兴了,不过主人就是主人,规矩不能乱。”

呃……

轩辕天音眼皮子跳了跳,对于血玉居然如此固执,倒是首度让得轩辕天音无奈了起来,想再开口说些什么,却见血玉一张刚毅冷冽的俊脸上全是认真之色,心里叹了一口气儿,算了…随他吧,看这小子的样子都是个认死理的。

‘嗡嗡嗡’——

就在轩辕天音无奈之时,天空上却传来一阵空间震动,只见原本星光璀璨的‘周天星斗大阵’正缓缓关闭,随着大阵关闭,天际上的星光也是渐渐暗淡了下来。

轩辕天音抬手也撤了玉雪峰四周的‘大日金刚结界’,结界刚刚消失,就见一道身影自山峰下快速地掠了上来,然后眨眼间就出现在庭院里。

东方道一背着双手慢慢渡了过来,一双老眼泛着精光上下打量着血玉,边打量边啧啧道:“居然还划成人形了,天音丫头…你这哪里找到的这么一只极品蛟龙啊?”

对于东方道一那笑眯眯的模样,轩辕天音翻了一个白眼,提醒道:“人家现在是龙…是龙了!”

摸了摸胡须,再次围着血玉打量了一圈,东方道一才把目光看向轩辕天音,随即嘿嘿一笑,“既然你的事情做完了,那么明日是不是该正式出去见人了?”

自半个月前他宣布了收这丫头为弟子后,这丫头就一直窝在玉雪峰上没出去过,整个宗内的人可是对她好奇得紧,而且宗主嫡传弟子可不是这么简简单单宣布一下就完事的,还得在全宗面前祭拜了祖师才能算真正的轩辕宗弟子。

“丫头,明日为师可是在浩然殿等着你哟,等祭拜完了祖师,你才能算真正的轩辕宗弟子,也才有资格进入祖师的空塚。”

轩辕天音点点头,对于要祭拜自己的先祖,她当然是不反对,随点头答应:“知道了,明日我会准时出现的。”

见轩辕天音答应后,东方道一笑得一脸猥琐,然后才在轩辕天音等人的目光中离开了玉雪峰。

轩辕天音根本就没注意到,这个笑得一脸猥琐,却端着一副仙风道骨姿态的轩辕宗宗主大人在转身离开时,一双老眼里的戏谑之意。

嘿嘿嘿嘿…明天有好戏看了啊,宗内无聊了这么久,丫头你明日可要好好表现哟……

……

清风拂面,阳光明媚。

浩然殿外的广场上,数万弟子皆是盘膝闭目,广场上方灵力波动强烈,更是有着小股的灵力飓风在天空上隐隐聚集,这是轩辕宗内明日早上的必修课,整个广场之上,数万人的呼吸如一人般整齐,除了空气中那撕扯的灵力产生的‘嗤嗤’声,就再也听不见任何声音了。

‘当当当’——

突来的钟声在轩辕宗内响起,让得广场上盘膝闭目的轩辕宗弟子们皆是诧异地退出了修炼状态,目光齐齐看向皓然殿上的那口古老的大钟,凡是轩辕宗的弟子都知道,只有宗内有重大事情发生时,那口大钟才会被敲响。

到底是什么事情呢?居然让得沉寂多年的古钟被再次敲响?

宗内弟子皆是目光疑惑,却也还是迅速起身站好,神色严肃。

当钟声缓缓消失后,众人就看见石阶之上,大长老的嫡传弟子莫言和二长老的嫡传弟子宗桓带着一队弟子,快速的搬来了香案,当一切都布置好了后,就瞧见宗主的嫡传弟子,东方祁一袭白衣,神色淡然地抱着一块半人高的玉碑缓缓出现,然后将玉碑恭敬地摆放在了香案上。

‘嘶!’——

广场中的人群里传出阵阵抽气声儿,那玉碑在轩辕宗恐怕没有人不熟悉,那是轩辕宗的祖师,第三代神女的神牌。

如此一番作为,整个宗内谁还不清楚待会要发生的事情吗……看来今日是宗主收得第二个嫡传弟子的祭拜仪式啊……

一时之间,所以目光都带着复杂之色的看向了石阶之上的香案。

当轩辕天音随着东方道一自浩然殿走出来后,就察觉到那一道道的打量目光,对于这些目光,轩辕天音一张小脸清清冷冷,看不出任何的情绪,一双狭长的眸子从出来后,就一直定在了那半人高的玉牌之上。

在她彻底看清楚玉牌之上的名字时,整个人神色猛地一震,一双眸子微微瞪大,不可置信地看着那个名字,那是……

第三代轩辕神女——轩辕无忧!

无字辈的?

怎么可能!

若是她没记错,当日在迷雾山脉那片遗迹中,昊帝曾说过,第一代神女名叫轩辕无双!

无双…无忧…这根本就是同一辈的族人。

轩辕一脉从来都不会乱了辈分,传承七千多年,无字辈绝对不会出现第二次!

这就是说……

轩辕天音在心里倒抽了一口气儿,同辈中有两位传人来到了这里,而且还是时隔了两千年的时间!

“丫头,怎么了?”似乎是察觉到轩辕天音情绪的波动,东方道一转头看向身后的轩辕天音问道。

听到东方道一的声音后,轩辕天音才回过了神来,暗暗压下眼里的震惊,稳了稳心神,道:“没事,准备开始了吗?”

东方道一的眼力何其厉害,轩辕天音虽然快速的压下了眼里的震惊之色,不过却还是被东方道一看了个清楚,深深地看了她一眼,又笑眯眯地道:“不急,待会可是有好戏看呢?”

好戏?

轩辕天音茫然地看向他,显然没弄明白他口中的好戏是指什么?

不过在瞧见这老头儿笑得一脸奸猾猥琐的模样,轩辕天音眸子眯了眯。

对于轩辕天音那半眯半似危险的神色,东方道一嘿嘿一笑,随即转过身,看向广场之上,脸上神色瞬间恢复成一派威严正经的模样,一双眼睛缓缓扫过广场上的众人,凡是被扫过的人,皆是浑身一紧。

“今日,是本宗第二个嫡传弟子的入门祭拜仪式,本宗以轩辕宗第七代宗主之名宣布,祭拜仪式开始!”

“请宗主等等!”

就在东方道一话落后,原本安静的广场之上,突然传来一道打断之声。

‘哗’——

这突来的一声,瞬间让全宗弟子哗然,这还是第一次出现宗主发话时,有人敢出声打断。

当看清说话之人后,全宗弟子再次哗然,居然是他们!

轩辕宗精英堂的人!

精英堂,顾名思义就是整个轩辕宗所有精英聚集的地方,这个精英堂是当年第三代神女在创建轩辕宗后,亲自建立的,也是归宗主直属管理,可以说精英堂中的人,除了宗主和三位长老还有下任宗主继承人外,是整个轩辕宗里,地位最高的一群人。

当看到精英堂中的五位护法都站了出来,宗内弟子皆是脸上划过一抹了然之色。

看来这宗主的第二位传人在还没有正式祭拜就被精英堂的人给集体恨上了啊。

不过想想也是,宗主的嫡传弟子,谁不想做?除了东方师兄是宗主亲自带大以外,也是因为他的实力的确是得到了全宗之人的认可。如今这空降的第二位宗主嫡传弟子,自然是引起了精英堂的人的反对,按理说,若是宗主有意收入嫡传弟子,一般都是在精英堂中挑选,可是这么多年,宗主除了东方师兄,都没有动过再收徒的打算,久而久之,精英堂里的人虽然盯着那个嫡系传人的位置,可是也没有任何办法,如今这空降而来的嫡系传人出现,精英堂的人如何还能坐得住!

既然坐不住了,自然是站出来了啊……

一些心思细腻的宗内弟子皆是相视一眼,然后心照不宣的笑了笑,看来今日有好戏看了啊……

------题外话------

绯月再次说最后一次,为了避免之前评论区的吵闹,凡是盗版留言催更者,绯月将做删除留言和禁言的方式,还请各位盗版妹纸安静看盗版,谢谢!

(PS:感谢~18350513865(1评票1月票),nifeidiya(1评票),ichia815(4月票),凤箫兰轩(1钻石),906974597(5鲜花),815358945(1月票),pujuan(6月票),水灵薇906(2鲜花),qquser8480467(2评票),千雪野(1月票),843194807(1月票),温柔错觉(2鲜花),13928779023(1月票),susycen(1月票),亲亲cc果冻(2月票1评票),不弃风月(1钻石),15867499566(1月票)谢谢,么么哒!)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