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天道至尊驱魔师

第三章:大殿出手,宗主弟子!

浩然殿。

此时庄严的浩然殿内的气氛有点古怪,整个殿内安静得如无人一般,但是玉阶之上的气息波动却越来越大,莫言悄悄摸了摸鼻子,脑袋死死的低着,一脸恨不得赶紧离开这里的神色,就连宗桓那样内敛严谨的一个人都是一脸‘早知道就不进殿来’的表情。

轩辕天音带着韩澈安安静静地站在一旁,脸上那事不关己的模样让得莫言和宗桓二人冒了一头的黑线,在二人悄悄看过来的时候,轩辕天音还勾唇对他们二人笑了笑,立刻吓得二人赶紧瞥过了视线不再看她。

这女人到底是胆子大呢?还是神经粗啊?没看见玉阶之上那位宗主大人发怒了么?悄悄这整个大殿内的威压,即使是第二层玉阶之上的三位长老都觉得不好受,她居然还笑?

什么怪胎啊?跟东方祁一样的怪胎。

轩辕天音自然是听不见莫言二人在心里的腹诽,自刚刚穿过那万人广场进到这个殿内后,就一直变成了这幅模样,狭长的眸子毫不掩饰地打量了一圈这座大殿,暗暗点头,觉得还不错,就是空了点,整个大殿除了他们这几人就只剩那玉阶之上的四人了。

眸子轻轻收回,再一转,看向站在大殿中央的东方祁,一袭白衣依旧清冷高贵,清俊的脸上神色淡淡,轻轻搭着眼皮,完全可以清晰的看见他的睫毛又长又密,轩辕天音在心里嘀咕了一句‘又不是女人,长这么长的睫毛干什么’,结果心里的话音刚刚落下,被腹诽的某人突然一改刚刚眼观鼻鼻观心的姿态,抬眼轻轻瞥了她一眼,轩辕天音整个人一僵……

不是吧?这丫会读心术?

一眼过后,清洌的眸子中快速划过一抹暖意,然后再次恢复成眼观鼻,鼻观心的淡漠样子。

虽然只这么快速的一眼,不过还是被有人看得个清清楚楚。

玉阶之上,一脸不怒而威的白衣老者摸了摸自己银白的胡须,老眼里划过一抹精光,看向了轩辕天音,其实从轩辕天音几人进殿来时,东方道一就已经注意到轩辕天音了,只不过并没有表现出来,第一眼在瞧见轩辕天音时,东方道一就在心里颤了颤,不是因为她长得美,当然她也的确长得美,而是因为在轩辕天音一踏进殿内后,东方道一就察觉出了她的实力。

好家伙,如此年纪就到了炼神还虚之境的出窍前期!

这丫头又是一个妖孽啊。

东方道一在打量轩辕天音的同时,轩辕天音自然也察觉到,不过却并没有抬头看去,而是自顾自地打量大殿的布置。

见自己瞧了人家半天,那丫头都不搭理自己,东方道一一张仙风道骨的老脸可疑地抽了抽,然后没好气地瞪了一眼大殿中央同样搭着眼皮不搭理自己的东方祁,轻咳了一声,还是败下阵来地先开了口:“你还知道回来?”

东方祁抬眼看了玉阶之上的人一眼,淡声道:“师父提前出关了?”

明知故问,转移话题。

东方道一被噎了一下,然后老眼一瞪,怒道:“我要不提前出关,你不是还得在外面野个五年?”

“弟子并不知道师父会提前出关。”东方祁淡声道,言下之意就是,我是自己回来的,跟你提前出关没有任何关系,即使您老按预期的十年后出关,我今日也是会回来的。

‘噗呲’——

大长老忍不住喷笑出现,却在感觉到一道刀子般锋利的眼神扫在自己身上时,又立刻忍了下来,努力压下想要上扬的嘴角,朝身后宗主大人笑道:“师兄,这小子回来了就好了嘛,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儿,咱们眼下可不是说这件事儿的时候啊。”

东方道一当然知道现在不是跟这个臭小子算账的时候,怒瞪了东方祁一眼,目光看向轩辕天音,道:“丫头,你叫什么名字?”

这语气,啧啧啧…可比对上东方祁的时候要好了十倍不止啊,让得轩辕天音都以为这轩辕宗宗主换了一个人般。

“元天音。”见东方道一问道了自己,轩辕天音终于收回了视线,把目光看向了玉阶之上的白衣老者。

“这丫头名字不错,看模样也是个正气的,品性肯定不差。”还未等东方道一开口,大长老倒是先笑眯眯的接了话茬,一双老眼上下打量着轩辕天音,边点头道:“师兄啊,这丫头不错,让她进入空塚您也应该是放心了。”

轩辕天音挑了挑眉,看向第二层玉阶上的大长老,她记得东方祁说过,宗内三位长老,只有大长老是支持让她进入空塚的,如今一看这位大长老,虽然看起来像个无赖小老头儿,不过眉心正气,一双老眼清明睿智,轩辕天音在心里暗暗道:是个不错的小老头儿。

目光再次轻轻扫过大长老身边的二人,这二人就应该是反对她进入空塚的人了,那一脸古板严谨的老头儿就应该是二长老,虽然人古板了些,不过轩辕天音却看清了这人眉目一样是正气清明的,不过另一位三长老嘛,轩辕天音心里冷笑了一声,虽然这三长老是个风韵犹存的美妇,不过那眉宇间的一丝戾气和刻薄之相却是瞒不过自己的眼睛,仅仅是这么一看,轩辕天音心里就有个大概的谱儿了。

“大长老,空塚是我宗祖师的墓塚,如何能让外人进去,这不是对祖师的大不敬吗?”二长老闻言眉心一皱,他还是不赞同让外人进入空塚。

大长老不在意地摆摆手,道:“什么外人不外人的,这丫头是天术师大比第一名,本该让她进入空塚,而且你们别忘了,第一名的人也是有资格进入轩辕宗的,只要她入了我们轩辕宗,不就不是外人了吗?”说完笑眯眯地看向轩辕天音,继续道:“我倒是挺喜欢这丫头的,不如让这丫头进入我一脉,成了一脉的弟子不就行了。”

“那怎么行?”二长老闻言不赞同地看向大长老。

“怎么不行了?”大长老老眼一瞪,似乎对于二长老居然还要反对生了怒,大声道:“我们一脉全是男弟子,好不容易瞧见一个顺眼的丫头,怎么就不能入我们一脉了?”

你们一脉全是男弟子,难道我们二脉就有女弟子了吗?

二长老面无表情地看了他一眼,一板一眼地道:“一脉和二脉全是男子,自古都没有女子,即使她要入轩辕宗,也只能入三脉。”

“你……”大长老闻言一怒,气呼呼地瞪着二长老,暗骂这个老顽固,他好不容易看见了一个顺眼的丫头,这老顽固居然把那丫头往三脉推,这不是存心找茬嘛。

“呵呵,大长老也不用生气,二长老说得也没错,你们一脉跟二脉自古都是男子,哪有加入女弟子的先例。”就在这个时候,三长老突然呵呵一笑,对着一脸想扑上去跟二长老打一架的大长老笑道,随即目光轻轻瞥了一眼殿下的轩辕天音,眸底划过一抹暗光,话音一转,继续道:“不过我三脉也不是什么人都能进的,而且我觉得二长老说得很对,空塚是我宗祖师的墓塚,如何能让外人进入?”

“当然大长老说得也没错,轩辕宗已经昭告天下,赢得第一名的人可以进入空塚,自然不能不算话,我倒是有个主意,不如先让这位元姑娘进入我三脉做个挂名弟子,等她有资格成为正式弟子时,再让她进入空塚如何?”

闻言,大长老一愣,随即古怪一笑,道:“挂名弟子?三长老这话也说的出口,凭这丫头的本事,就是咱们的嫡传弟子她都有资格胜任,你居然让她做一个挂名弟子?”

三长老被这话噎得眼底一沉,不过脸上却依然带着一抹笑意,只是语气却淡了几分,“实力可不能作为一切,还得看一个人的品性如何,我轩辕宗是千年大宗,宗内弟子自然需要严格把关。”

对于三位长老的争执,轩辕天音如同他们谈论的不是自己般,一直嘴角都挂着一抹淡淡的笑意,只不过那笑意却在三长老说话时,变得冷了不少。

而东方祁也是目光越见冰冷,倒是玉阶之上的东方道一在开口问了轩辕天音的名字后就不再开口,脸上神色淡淡,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我说…能打扰三位一下吗?”

就在三长老话音刚落,一道清冷的声音突然自大殿上响起,让得第二层玉阶之上的三人同时一愣,这还是第一次有人在他们三个说话时出声打断的。

东方祁冰冷的目光闪了闪,随即薄唇微微勾起,东方道一老眼划过一抹精光,依旧神色淡淡的模样。

三位长老同时转头看向下方,当看见是轩辕天音开口时,三长老眼底划过一抹不悦,正想开口,却被一旁的大长老抢了个先。

大长老笑眯眯地看向轩辕天音,问道:“丫头,你想说什么?”

轩辕天音对大长老淡淡笑了笑,对于这个小老头儿她还是挺喜欢的,从一开始他就在帮自己说话,所以轩辕天音只是淡声道:“大长老的厚爱,晚辈心存感激,不过……”话音一转,语气陡然一冷,目光直视三长老,冷冷地道:“我有说过要加入轩辕宗吗?”

“既然空塚不能让外人进入,当初轩辕宗何必许下这个承诺?是料定了第一名除了轩辕宗弟子就无人可以夺得,还是轩辕宗从来都是这样出尔反尔的?”

“至于进入三脉成为挂名弟子?”轩辕天音看着三长老冷冷一笑,“这位三长老的确也是说得出口,别说你三脉的挂名弟子,就算是你的嫡传弟子,你觉得你有资格收?”

“大胆!”三长老闻言一怒,整个气息突然暴涨,她是怎么也没想到这个丫头居然胆子如此之大,居然当着她的面藐视自己。

轩辕天音冷哼一声,对于突然气息暴涨的三长老眸子一眯,右手轻轻一挥,一道比她更为庞大的气息瞬间打散了她突然的威压,三长老整张保养得宜的脸庞立刻一红,也察觉到自己居然还比不过这么一个年轻的丫头,顿时一张脸上白了红,红了青。

“如此实力你有什么资格在我面前装逼?”轩辕天音不屑地瞥了她一眼,“挂名弟子?我说你没资格,难道说错了?”

“实力的确不算一切,关键还要看一个人的品性,三长老这句话我也认同,不过…你们三脉弟子在沧州城干出的那件欺压残疾百姓的事情,想必这位三长老应该也是知道了吧?好一个品性兼优。”

带着冷意的话音一落,整个大殿鸦雀无声,三长老被轩辕天音的一道威压压在玉座上动也不能动,如此实力压制,看得一旁莫言跟宗桓出了一脑门冷汗,乖乖…难怪她是天术师大比第一名,一出手直接压制了三长老,宗内弟子还有谁是她的对手。

大长老跟二长老也是老脸一呆,虽然三长老实力是三位长老中最弱的一个,不过好歹也是炼气化神境的金丹后期强者,居然被这丫头直接出手给压制住了,这丫头到底是什么实力?是个什么怪胎啊?

唯有东方祁和东方道一二人一脸神色淡淡,东方祁是早就知道轩辕天音的性子,也知道轩辕天音必然会出手,不过他却没想到这女人会在大殿上直接出手,薄唇微微勾起,一双清洌的眸子带着笑意地看向轩辕天音,见她依然是一副面无表情的神色,东方祁怎么看怎么觉得这女人越来越可爱了。

至于东方道一,他在看见轩辕天音第一眼后就知道她的实力的,不过却也没有想到这个丫头居然如此霸气,直接动了手,随即一双老眼里有莫名光彩一闪而过,等着看轩辕天音还会做些什么。

有趣,这丫头非常有趣!

“你…你好大的胆子!”三长老咬牙运气周身灵力,猛地一震,才挣开轩辕天音那股气息的压制,霍然起身,目光死死盯着轩辕天音,怒道:“你这是在挑衅我轩辕宗!”

“我只是在跟你就事论事。”对于三长老的愤怒,轩辕天音收了手,不在意地耸耸肩,淡淡地道:“就事论事而已,三长老何必生气?你刚刚可是先对我出手的,我又不是傻子,难道站在这里任你打不成?正当防卫懂不懂?”

“你……”

“我什么我。”轩辕天音在她想要继续说什么时,再次打断,继续道:“三长老难道觉得我有说错?第一…你的确是没有资格让我当弟子,第二…你三脉在沧州城做过的事几乎整个天下都传遍了,可不是我信口胡说,第三…刚刚也的确是你先动手,你不是我的长辈,又不是我的长老,咱们又非亲非故,我自然是要出手反抗的,难道只许你欺负人,一旦还手就是挑衅轩辕宗?呵呵……若真是这样,这轩辕宗恐怕还真是有点欺世盗名了啊。”

三长老脸色阴沉,被轩辕天音反驳得说不出话来,一时之间整个大殿安静得连一根针掉下来都听得见。

呆滞了片刻的大长老突然整个人一松,好整以暇地坐回了自己的玉座上,目光带着好奇和兴奋地看着轩辕天音,连二长老此时都是沉默不出声了,老眼仔细打量着轩辕天音,虽然他人是古板了点,不过却还是讲理的,刚刚轩辕天音的话也并没有错。

就在气氛僵持着时,东方道一倒是开口了,“好了,堂堂轩辕宗长老在大殿之上争执像什么话,空塚之事我自有断定,祁儿他们刚回宗,先散了吧。”说着起身看了东方祁和轩辕天音一眼,又道:“小丫头跟这个臭小子跟我走。”话落,玉阶之上的空间突然扭曲,东方道一整个人自玉座上消失。

见宗主都走了,三长老一脸阴沉看了轩辕天音一眼,带着一身怒气离开了浩然殿,二长老也看了看轩辕天音,随即叫上宗桓也走了,倒是大长老笑眯眯地自玉阶上走了下来,背着双手,围着轩辕天音打量了一圈,惹得东方祁直接出手把轩辕天音拉到了自己身边,淡声道:“大长老还有什么是吗?”

见到东方祁这般动作,大长老先是一愣,随即笑得一脸猥琐,一点都不想一个超级大宗的长老,反而像是一个泼皮老头儿般,道:“哟…祁小子这是红鸾星动了啊?”随即老眼戏谑地扫了二人一眼,点头道:“不错,不错,眼光不错,要是老头子再年轻个几十岁,说不定也是会喜欢这样的丫头。”

大长老一句话,直接让轩辕天音嘴角一抽,东方祁更是整张脸都黑了下来。

“小丫头这是什么表情?”大长老见轩辕天音嘴角抽搐,不悦地瞪着一双老眼,道:“我老头子年轻的时候可不比这臭小子长得差!”

右相大人气息更冷,脸更黑了。

“师父…师父,我突然想起了一件事儿,来来来…咱们先回去聊聊呗。”见东方祁似乎想要出手劈了这为老不尊的老头儿的时候,莫言立刻一脸皮笑肉不笑地拉走了自己这丢人的师父,边走边偷瞄了东方祁一眼,娘喂…师父哟,你再这么不着调儿下去,祁师弟可真是会劈了你喂。

“早晚劈了这老不修!”东方祁盯着已经走得没影儿的殿门口,浑身冒着冷气儿,语气冰冷的道。

‘噗呲!’——

轩辕天音喷笑出声,认识这么久,她还是第一次看见东方祁居然这般咬牙切齿的模样,这个人从来都是一脸淡漠,即使是再怒,也只是把自己弄得跟一个制冰机一样,浑身冒冷气,何曾像今日这般,居然还咬牙切齿地骂人了?

拽着轩辕天音小手的大掌紧了紧,东方祁脸色不好地看了一眼轩辕天音,沉声道:“我的!”

轩辕天音:“……”

轩辕天音一脑门黑线地看着他,大长老开个玩笑而已,他不会当真了吧?

见轩辕天音一脸古怪地看着自己,东方祁依然脸色不怎么好,再次重申了一遍:“我的!”

轩辕天音扶额,好吧,他真的较真了!

“是是…你的!”轩辕天音无语地道,“走吧右相大人…你师父可还等着咱们呢。”

“嗯!”听到轩辕天音的回答,东方祁总是脸色好了点,不过抓着轩辕天音小手的大掌却再也没松开,一路拉着她出了浩然殿,朝后山宗主的山峰而去。

轩辕天音一路上都被他拽着手,直接免费的让所有轩辕宗的弟子看了一路,不过好在轩辕天音的脸皮是锻炼得厚了,看就看吧,反正又不少一块肉,而且整个轩辕宗内打东方祁主意的女人也不少,既然他刚刚说自己是他的,那么她当然也要告诉所有人,这个男人是自己的,这才不算吃亏不是。

二人无视所有打量的目光,一路淡定地朝着宗主山峰而去,越接近山峰,轩辕天音心里的诧异就越大,当二人掠上山峰,站在一间淡雅的院子里时,轩辕天音才缓缓吸了一口气,道:“好大的手笔,整个山峰上布置了一个巨型聚灵阵,难怪这里的天地灵气如此浓郁。”

“丫头好眼力。”就在轩辕天音话落后,屋内传出一道淡笑声,然后东方道一身影缓缓自屋内走了出来。

在东方道一出来后,轩辕天音这次仔细打量起这位轩辕宗的宗主,一声仙风道骨的气势,的确有一宗之主的风范,不过轩辕天音可没有忽略东方道一眼中那一闪而过的精光,轩辕天音撇了撇嘴,嘀咕道:“老狐狸!”

“哈哈哈哈……”

轩辕天音的声音并没有掩饰,以东方道一的修为自然是把她的嘀咕听得一清二楚,一双精明的老眼意味深长地扫过二人紧紧握在一起的双手,缓缓坐在院子里的石凳上,顿时整个人气息一改之前的正经,毫无形象可言地靠在石桌上,笑眯眯地道:“丫头,你如何知道这山峰上布得是聚灵阵的?”

轩辕天音瞥了他一眼,一脸‘我又不是傻子’的神色,“聚灵阵都认不出来,我会被家里的长辈拍回炉里重造的。”

“如此年纪就到了炼神还虚境的出窍前期委实天资过人,丫头师承哪里?”东方道一笑眯眯地问。

轩辕天音斜睨了他一眼,别以为笑眯眯地我就发现不了你眼底那抹精光,是想套我的话吧。

“祖传!”

也不知道是信没信,东方道一笑着点点头,继续道:“你刚刚在大殿之上说三长老不配没资格收你做弟子,那么本宗主可有资格?”

轩辕天音一挑眉,看着他,问道:“你想做我师父?”

东方道一点点头,这不是废话吗,如此好的资质,谁不想要啊,目光戏谑地扫过二人握在一起的手,似笑非笑地道:“你把我的嫡传弟子给拐走了,难道你不应该赔我一个吗?”

赔他一个?

轩辕天音嘴角微微一抽,有这么算的?

目光怜悯地看了看东方祁,东方祁立刻侧头看向她,轩辕天音叹声道:“原来你在你家师父眼里就是这样的啊?还可以讨价还价。”

东方祁目光柔和地看着她,非常上道地点头,道:“嗯,遇人不淑而已。”

“臭小子,人家是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你这是有了媳妇忘了娘啊!”东方道一闻言立刻瞪向东方祁,这小子以往半天吐不出一个字,如今倒是说话利索了。

对于东方道一的怒吼,东方祁默了默,认真道:“师父,你不是娘,就算是,也只能算是爹!”

东方道一一噎,愤愤地瞪了东方祁一眼,转而立刻笑眯眯地看向轩辕天音,问道:“丫头,你觉得呢?”

这变脸的速度,不得不赞一个。

轩辕天音看着他,沉默片刻,也认真地道:“我怕这里叫了你师父,以后你得百倍的还回来!”

轩辕天音这话并没有说错,若是按轩辕宗的宗规,她是第四代神女,整个人是完全凌驾在宗主之上的,按辈分,只怕东方道一还得称呼她一声师祖,虽然轩辕天音跟第三代神女相隔了千年时间,不过却也改变不了同是轩辕直系血脉的事实,若是按轩辕一族的族规来算,这轩辕宗最多只能算轩辕一族的外系弟子,连旁系都算不上,轩辕天音为这一代轩辕家的当家人,只要是轩辕一族的人,见到她,都得行礼叫声族长,所以…若是轩辕天音真拜了东方道一这个师父,日后轩辕天音的身份一旦曝光,别说是百倍还回来了,只怕是千倍万倍也是可以还的。

对于轩辕天音这句话,东方道一眸光微微一闪,突然道:“本来老夫闭死关之前是预期的十年,如今才刚过一半,就破关而出。”话音顿了顿,目光看向东方祁,莫名问道:“臭小子可真的原因?”

东方祁清洌的眸子微动,再次眼观鼻,鼻观心,地淡声道:“不知!”

东方道一闻言嘴角一抽,瞪了东方祁一眼,再次暗骂了一句‘混小子’,一双老眼意味深长地看向轩辕天音,缓缓地道:“今日前,老夫突然察觉到一道纯正的龙气,正是这道龙气惊醒了修炼中的我……”

“丫头,按时间算,那道龙气自海上发出时,应该正是你们回来的时候,你们可有看见龙气是从哪里发出来的吗?”

轩辕天音面无表情地道:“不知道!没看见!”

也不在意轩辕天音的回答,东方道一摸了摸自己银白的胡须,自顾自地道:“没看见就没看见吧,不过丫头要呆在宗内进入空塚的确是需要一个身份,待会老夫就会通告全宗,收你为老夫的第二个嫡系弟子。”说着也不等轩辕天音有什么反应,东方道一起身背着手就朝屋里走去,边走边道:“既然以后要百倍的还,也没什么,反正……”反正什么,这老头儿倒是闭了口。

轩辕天音挑眉看着这老头儿进了屋,眸中划过一抹暗光,随即红唇勾了勾,“我可不会叫你师父哦。”

“不叫就不叫,只要别人知道你是老夫的弟子就行了。”屋内传出东方道一笑眯眯的声音。“走吧走吧,别呆在我这个老头子的院子里了,跟你师兄去。”

师兄?

轩辕天音嘴角一抽,目光古怪地看向东方祁,正巧东方祁也看了过来,右相大人勾唇一笑,轻柔地道:“师妹!”

轩辕天音身子一抖,立刻挣开他的手,瞪了他一眼,道:“谁是你师妹,再敢这么叫我,信不信我劈了你?”说着双手迅速地搓了搓双臂,“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我住哪里啊?”轩辕天音瞪了东方祁一眼,转头朝屋内吼去。

里面的人似乎是故意地般,直接笑眯眯地道:“跟你师兄走,宗主嫡系弟子都是住在玉雪峰的。”

轩辕天音闻言一呆,他的意思是…要自己跟东方祁住一起?

似乎是知道轩辕天音在想什么般,东方祁再次拽过轩辕天音的小手,轻笑道:“玉雪峰上的院子很大,不像师父这里只有这么一件屋子的。”

闻言,轩辕天音松了一口气儿,还好,不是一间屋子!

……

轩辕天音成为宗主第二个关门弟子的消息,不到一日就传遍了整个轩辕宗。

宗主居然又收了个弟子!

宗主的嫡传弟子在轩辕宗有着什么地位,轩辕宗的人如何不知晓,瞧瞧东方师兄就知道了,可以说在整个轩辕宗,宗主的嫡传弟子的地位仅此宗主,身份直接跟三位长老平起平坐。

这一日,整个轩辕宗都震惊了……

------题外话------

都是贪吃惹得祸,但是绯月又是一吃货,肿么破?!

(PS:这里是感谢区,感谢~我上学了国中(1评价票),肖爱唐(1评价票),hongbaobao(3月票),0572zcj(3月票),不弃风月(1月票),18350513865(10月票),panjue198611(1月票),温柔错觉(1钻石),慵懶の貓咪(5月票),wht(1月票)…)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