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天道至尊驱魔师

第二章:抱歉,更新晚了!

登岸之后,轩辕天音被东方祁带着越往岛内走,心里就越发的惊奇,如今的天气怎么说也是快接近十二月了,虽说是海岛,不过却并不是南方,这个月份怎么说也是该冷的时候了,可是这座海岛内,越往里走,景色越好,就跟百花齐放的春天似的,轩辕天音抬眼还能看见不远处的一片红色的桃花林,十二月份里开出如此大一片的桃花来,也足够惊奇的了。

“姐姐,这里的波动好奇怪啊,那些花儿和植物都是反季节的开放,这…不符合规律吧?”自跟着轩辕天音下船后的韩澈是今日入盗后说得第一句话,一张还带点少年稚嫩的脸庞上挂着一抹震撼之色。

一旁拉着宗桓跟在身后的莫言倒是桃花眼儿一瞥,打量了韩澈一眼,笑道:“元姑娘居然还把弟弟带在身边的?不过…这小家伙一生灵力波动极强呢,是个好苗子。”

虽然莫言整个人看起来似乎不着吊了点,不过一双眼睛倒是精明得紧,韩澈身上隐隐的灵力波动自然是瞒不过他的,半眯着桃花眸上下打量着韩澈,倒是越看眼底的欣喜越盛,摸了摸下巴,挑眉看向轩辕天音,笑道:“元姑娘,你这弟弟根骨极佳,一身灵气充沛,这样好的苗子不如让他进入轩辕宗吧,若是进了我一脉的门,说不定以后还能培养出一个至强者呢。”

随着莫言的话落,连一向沉默严谨的宗桓脸上的情绪都是波动了一下,目光沉沉地盯着韩澈看着,虽然还是没什么情绪,不过那双打量着韩澈的双眸里却是隐了一摸火热。

“我们二脉也不比一脉差,进入我们二脉,一样可以培养成至强者。”宗桓忍不住开口抢人。

若是换成其他人,被轩辕宗的长老嫡传弟子这样邀请,只怕只就高兴得分不清东南西北地答应了,不过这二人遇见的是韩澈,只见韩澈原来还是一脸惊奇看向轩辕天音的眸子一瞪,然后立刻离二人远了点,大喊道:“我才不要呢……”

嗬!这下倒是莫言跟宗桓二人愣住了,这还是第一次有人拒绝加入轩辕宗内。

跟东方祁走在前方的轩辕天音闻言脚步一顿,转头看向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看着韩澈的二人,淡淡地道:“你们二人这是要当着我的面抢我的徒弟吗?”

呃!

此言一出,莫言跟宗桓二人傻了,这小子跟元姑娘是师徒?

“他…他不是叫你姐姐吗?”莫言嘴角抽搐地看向轩辕天音,似乎不明白这姐弟怎么就变成了师徒了,这辈分上可是差了一截啊。

轩辕天音挑眉看向他,问道:“谁说是师徒就不能叫我姐姐了?”

噗!

这还要谁说吗!

姐姐是姐姐,师父是师父,哪有这样乱来的,这不是连辈分都给打乱了吗?

见把莫言噎住,轩辕天音唇角勾了勾,随即目光不着痕迹地扫过一旁宗桓,便转向一脸警惕的韩澈身上,道:“澈儿之前那个问题问得不错,如今是十一月末,这岛上的花期是很反常,姐姐不会先告诉你这是为什么,你先自己用心感应一下看看。”

听得轩辕天音这般说,韩澈便知道轩辕天音又是要考他了,清澈明媚的双眸扫视了一圈四周,随即双目缓缓闭上,的确是去用心感应去了。

莫言诧异地看了轩辕天音,然后在韩澈闭上眼睛后,在察觉到他体内突然溢出的灵力波动时,眸子一眯。

同样的,宗桓也自然察觉到韩澈体内突然爆发的灵力波动,黑眸深深地看了轩辕天音,随即目光再次看向韩澈,好深厚的灵力,好厉害的隐藏功夫,刚刚他跟大师兄也只是察觉到这孩子体内灵力充沛,很根骨奇佳,是个好苗子,没想到也有走眼的时候,这孩子刚刚明显是隐藏了体内的灵力波动,如今他放开手脚去感应,体内压制隐藏的灵力瞬间放开,居然如此深厚,这了不仅仅是根好苗子那样简单了啊。

对于这二人的目光,轩辕天音倒是不怎么在意,几人也不急着再走,都是停下了脚步,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韩澈。

半晌。

韩澈紧闭地双眸猛地睁开,“是阵法!”双眸急切地看向轩辕天音,那模样就像玩猜谜游戏,知道了答应,急欲到大人面前表现的模样,“姐姐,是阵法,这个岛上有很多阵法,我刚刚感觉到的灵力波动就是那些阵法发散出来的。”

宗桓闻言双眸一瞪,一张严谨的脸上第一次出现这样的滑稽的表情,而莫言倒是淡定地很多,蓬莱岛上自然是有阵法的,能感觉到这些也是不错了。

就在莫言心里觉得不错时,轩辕天音下一句话却让得他震惊了。

轩辕天音对韩澈道:“那你可有感觉出是哪些阵法?”

此话一出,不仅是莫言,即使是宗桓这样内敛沉默的人都忍不住瞪大了一双眼睛,不可置信地看着轩辕天音。

这女人是脑子出问题了吧?

蓬莱岛上的所有阵法都是出自轩辕宗的内藏典籍,而内藏典籍又是由第三代神女亲自撰写,除了轩辕宗弟子,无人知道。

而这个女人却问她的徒弟有没有感觉出岛上有哪些阵法?

她是开玩笑的吧?若不是一直生活在岛上的轩辕宗弟子,觉得还没人能知道这样阵法的,她以为这些阵法是大白菜呢,到处可见,人人都知?

就在二人还没震惊完,韩澈倒是低着头再仔细感应了一下,然后抬手就朝不远处的那片红色桃花林一指,道:“那桃花林是六花阵……”随后又朝周遭地面的百花一指,“聚灵阵。”

轩辕天音跟东方祁对视一眼,笑了笑,眸中皆是划过一抹肯定和赞赏,而莫言和宗桓早在韩澈说出‘六花阵’时,整个人都已经呆了。

韩澈抿了抿唇,看着轩辕天音不确定地道:“还感觉到有七星北斗阵的波动,只是澈儿却不知道在哪里……”

“感觉出了三个?”轩辕天音笑问。

看着轩辕天音挑眉而笑的表情,韩澈小脸垮了垮,郁闷地道:“还感觉到一阵灵力波动,不过……”韩澈抿唇看了看轩辕天音,似乎难以启齿般,犹豫半响才继续道:“还有股波动我虽然知道还是个阵法,却不知道那是什么阵?”

“哦?”轩辕天音挑了挑眉。

倒是一旁的莫言和宗桓二人早已经从震惊变成了呆滞,目光呆呆地看着韩澈,他居然能察觉出三个,还能感觉到第四个?而且前三个他居然都知道是什么阵?

对于这二人呆滞的模样,轩辕天音当没看见般,继续挑眉看着韩澈,似乎存心要考他一般,问道:“不知道名字?那可知道方位?”

韩澈眼角轻轻瞥了瞥她,然后抬手朝东西南北四个方位一指,在莫言和宗桓神色猛变的情况下,再轻轻朝海岛中央一指,轻声道:“这五个方位的灵力波动是一样的,明显是同出一个阵法,不过我去不知道到底是什么阵法。”说着似有点惭愧般低了低头,又道:“不过我能感觉出这个阵法是整座海岛上的中央大阵!”

‘啪啪啪’——

就在韩澈觉得没脸看轩辕天音时,一阵清脆的鼓掌声自头顶上方传来,韩澈疑惑地抬头看向,只见轩辕天音和东方祁正笑看着他,双手拍了拍后,轩辕天音才对着他笑道:“澈儿,很不错了,你能察觉到这个岛上的中央大阵就已经很厉害了。”

“可是我不知道这到底是什么阵啊。”韩澈说着小脸一红,小声道:“这只能说明我还没尽力。”

轩辕天音笑着摸了摸韩澈的脑袋,道:“傻孩子,以你现在的修为若是能知道那个阵法,师父的位置就让你坐得了。”

韩澈闻言一愣,不解地看着轩辕天音。

“周天星斗大阵啊……这还不是你能接触的层面。”轩辕天音目光轻轻扫过四周,她能感觉到,这个‘周天星斗大阵’已存在了上千年,这应该是她族中那位先祖亲自所布置的。

若是说在韩澈说出‘六花阵’和‘聚灵阵’还有‘北斗七星阵’时,莫言跟宗桓是震惊,那么当轩辕天音如此轻易地说出‘周天星斗大阵’时,他们二人就已经是神色巨变了。

她怎么会知道‘周天星斗大阵’的?

蓬莱岛上的‘周天星斗大阵’可是当年神女祖师所布下,除了轩辕宗弟子,外人绝不可能知道,别说外人了,就连现在的轩辕宗内也只有宗主和三位长老会使用,且只会在宗门遭遇大劫之时才能开启的防护大阵。

震惊过后,莫言眸光微闪,看了看轩辕天音,然后看向东方去用眼神示意问道‘你这媳妇到底是什么来路?’

对于莫言的目光,东方祁自然直接无视了,看着轩辕天音,温声道:“走吧,先进宗,现在全宗弟子和三位长老只怕已经在浩然殿等着了。”

……

蓬莱岛中央,一座庞大的宗殿坐落在群山环绕的中心,浩然殿外面的汉白玉广场里,此时整齐的站满了轩辕宗弟子,威严的大殿之内,三道人影稳稳地坐在第二层玉阶之上,左右玉座上分别坐在一个一脸正气严谨的老者,和一位风韵犹存的妇人,而二人中间的一位老头,却不如两边二人坐得那般端正笔直了,一张笑眯眯的老脸上满面红光,整个人懒洋洋地歪坐在玉座之上,一双老眼满是精光的盯着殿门外,一脸的兴味。

“今日祁儿回宗,虽说不是外人,可毕竟同行回来的那女子却是外人,大长老是否应该注意一下自己的仪容?”紫衣妇人一双丹凤眼中闪过一抹嫌弃地撇了一眼中间玉座上的老头儿,虽说语气轻柔,不过话中的意味可是带着一丝不屑加嫌弃。

听得身边紫衣妇人的话后,中间玉座上的老头也是轩辕宗的大长老不在意地嘿嘿一笑,道:“我说三长老,我老头子几十年了都是这副模样,你要让我改,我可是改不过……”说着朝自己另一边的严肃老者努了努嘴,砸吧着嘴继续道:“要是让老头子我活得跟二长老或者像你这样时时保持仪容,还不如让我死了来的干脆,老头子我逍遥半世,可不喜那些框框条条压在身上,累心。”

闻言,三长老一张风韵犹存的脸上神色一沉,似乎还想说些什么,却被二长老打断,“三长老何必计较这些,大长老这么多年都是这么过来的,现在可不是说这些的时候,听说那位得了天术师大比第一名的女子已经跟着祁儿回了轩辕宗,难道我们真要让她进入祖师的空塚不成?”

“嘿,我说老二啊,当初天术师大比前可都是昭告天下的,咱们要是真反悔,你们丢得起这个人,我和宗主师兄可丢不起。”闻言大长老顿时不满地嚷了起来,连带着整个人都从玉座之上蹭了起来。

二长老一脸严谨的老脸僵了僵,“可是…那可是咱们轩辕宗的密地啊,如何能让外人进去?这不是对神女祖师的不敬之罪吗?”

“呸!”大长老整个人跳起来‘呸’了一声,对着二长老道:“迂腐,既然不愿意外人进去,当初何必开出这个条件,哦…一看见不是咱们宗内的弟子拿了第一名,就舔着脸反悔了?要是神女祖师知道了,死了都要被气活。”

“大长老,二长老的话也没有错。”三长老皱眉看着他,“不是我轩辕宗的人,如何有资格进入祖师的空塚,若是真让外人得了祖师的惊天术法,那可如何得了?”

“得了就得了,那说明天意如此,千年了,咱们宗内的弟子进去试过多少次了,有人得到了吗?”大长老斜睨了三长老了一眼,“那说明咱们的弟子没有那个福源,福源这东西可强求不得。”

“可是……”就在三长老还想说些什么,突然海岛深处发出一股强大的气息,瞬间让得所有人脸色一变。

‘轰!’——

“混账!还是我轩辕宗的长老,既然为了这种事情争论不休,忘了我宗的宗旨了不成?要不要去思过殿去抄个五百遍宗规?”

威压降临,伴随着威压降临后,紧接着就是一道洪钟般的声音传来,但是奇怪的是,殿外的弟子没有任何人听见这道声音,只有殿内三位长老听得清清楚楚。

“宗主师兄!”

听得这熟悉的声音,三位长老的反应各不一样,二长老虽然脸上还是严肃得紧,不过一双老眼里,倒是带着一抹激动和欣喜,反观大长老,在听到这句大吼之时,早就不顾形象地朝玉阶上一蹿而下,站在大殿中央就骂骂咧咧了起来。

“靠!师兄,你一闭关就是五年,今日终于是舍得出关了?啊啊啊…不行不行,既然你出关了,以后宗内大小事务老子可不管了……”

话音还未落下,只见大殿中央的空间瞬间扭曲,一道身影自扭曲的空间中缓缓走了出来,当看清那道身影时,大长老瞬间嗷的一声就朝来人一掌拍了过去。

“看看师兄闭关五年到了何种境界?”

‘嘭!’——

掌风还未到,只见来人袖袍轻轻一挥,那刚猛的掌风便是瞬间被弹了回去,然后避过大长老,直直打在了大殿右墙之上,发出一声巨响,却只是留下了一个深深的掌印。

好霸道的控制力!

在瞧见那道掌印之后,大长老老眼瞪了瞪,即使是二长老一脸严肃的神色都呆了呆。

“呵呵…看来宗主师兄功力又精进了不少。”三长老在看见那道掌印之后,眸底一抹情绪一闪而过。

一身白色长袍的老者抬手摸了摸下巴上的银白胡须,端得是仙风道骨的模样,此人正是轩辕宗的宗主东方道一。

“师兄,你闭关之前不是说至于也要十年才能出关吗?怎的提早了五年?”大长老笑眯眯地看向东方道一,似乎对于他提前出关很是好奇。

东方道一狠瞪了他一眼,怒道:“再不出来,那臭小子都不知道跑哪去了!”说完一甩袖袍,朝玉阶之上走去,边走边道:“那个臭小子居然敢趁老夫闭关撂了挑子出宗,看我这次不收拾他。”

对于东方道一的怒吼,大长老瞥了瞥嘴,收拾?只怕你见到那小子宝贝还来不及,还舍得收拾么?

……

而另一边,正好进入海岛中心的轩辕天音等人在察觉到刚刚那道强大的气息时皆是脚步一顿,目光直直看向远方那若隐若现的雄伟宗殿。

轩辕天音眯着眸子看向前方,好强大的气息,刚刚那道气息的主人只怕已经到了炼神还虚境的合体期了……

“那道气息是……”莫言跟宗桓二人惊疑地看向东方祁,似乎有点不敢置信。

在二人不敢置信的目光中,东方祁缓缓点头,淡声道:“师父出关了!”

嘶~还真是宗主出关了啊!

对于二人的震惊,东方祁倒是相当淡定,只是眉心轻蹙地看了一眼前方的宗殿,随即转头看向轩辕天音,温声道:“走吧,他们应该在等着呢!”

等着吗?

轩辕天音红唇微勾,只怕是在等她吧!

“月影,带上澈儿!”东方祁话音一落,身形化作一道白光,直直朝着宗殿方向掠去。

轩辕天音眸光微动,紧跟而上。

“走吧走吧,五年没见宗主,今天倒是有好戏看了。”莫言嘿嘿一笑,也是身形一闪,朝着前方掠去。

‘唰唰’几道破风声响起,原本还站在林中大阵的几道身影皆是消失不见,唯有几道残影,在半空只快速划过。

------题外话------

更新晚了,绯月十分抱歉,最近浑身不得劲,整个思路都卡得跟一团乱麻似的……

好多天也没写感谢了,实在是没精力写,不过妹纸们的心意,绯月还是记在心里的。

我先去睡一会儿,若是下午醒得早,我看能不能写个二更,若是醒得晚,那绯月也就没法了哈,还请妹纸们谅解谅解!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