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天道至尊驱魔师

第一章:到轩辕宗,笑个够!

轩辕宗位于明昊海西海域极西之地的蓬莱岛之上,途径西沙群岛,之后又相隔一片冥煞鬼域,只要穿过冥煞鬼域,再行船一日,就能到达轩辕宗所处的蓬莱岛。

而冥煞鬼域常年被迷雾笼罩,相当于轩辕宗的一道天然屏障,若没有特殊的手法,一般人是很难在进入冥煞鬼域后能辨认出方向的,通常会因为这层迷雾而在海面上迷失方向,且这片海域多暗礁,不熟悉路线的船只,非常容易撞上暗礁而沉船。

当轩辕天音他们的大船在进入冥煞鬼域后,就见东方祁自怀里拿出了一只古怪的哨子,哨声婉转留长,像是在召唤什么一样。

而他也的确是在召唤什么,因为当哨声响起没多久之后,轩辕天音就看见不远处一片雾茫茫的海里有什么黑影在快速游过来,当海里难道黑影在靠近大船之后,自海底一跃而起,发出一声欢快的叫喊声后,再次回到了水里。

轩辕天音双眸一亮,居然是海豚。

东方祁收起那古怪的哨子,侧头对轩辕天音一笑,道:“跟着它,就能出冥煞鬼域了。”

轩辕天音点点头,目光一直盯着大船前方带路的海豚,东方祁见状一愣,随即问道:“你喜欢那种海鱼?”

轩辕天音目光一眨不眨地看着,“应该没有人会不喜欢它吧!”

东方祁挑眉,似乎对于这个回答有点诧异。

轩辕天音收回不舍的收回目光,看了东方祁一眼,道:“它们在我们那个世界早已经灭绝了,整个世界都寻不到它们的踪迹,以前总是在海洋博物馆或者资料库里才能看见它们的图片或者记录片……”

“灭绝?”东方祁不解地看向她,“为什么会灭绝?这种海鱼在海里应该是非常常见的一种。”

轩辕天音耸耸肩,整个身体靠在船栏杆之上,半眯着眸子看向天空,无奈地道:“对于你们这里的确是非常常见,可是二十六世纪里,除了在资料库和博物馆中,根本就看不见这些了。”话音顿了顿,继续道:“知道我以前赶路的时候,为什么喜欢走山林而不是坐车吗?”

“因为在二十六世纪里,这种天然的山林几乎被毁,除了人类所居住的城市中有人工培育的一些花草外,出了隔离罩,就是满眼的黄沙岩石,一片荒凉之地……”

“怎么会变成那样?”这是东方祁第一次听到轩辕天音提起她们的那个世界,他却从来没有想过她的世界居然是这种样子,这样荒凉。

轩辕天音凉凉一笑,道:“因为人类的贪婪,对权力的*,战争毁坏了原本的山林,核武器造成了生态环境的变化,当人类意识到错误时,那个世界却已经被他们破坏得一片狼藉。”

看着轩辕天音脸上冰冷的笑意,东方祁眉心一皱。

“不过还好,虽然晚是晚了点,人类还是在补救了。”轩辕天音朝他淡淡一笑,目光转向前方海面上那跳跃的身影,唇角微微勾起。

……

有了轩辕宗专门饲养的海豚带路,在第二日就顺利出了冥煞鬼域,没有了一片浓雾的覆盖,整个人都感觉到眼前一亮,随着大船快速前进,一座海岛在前方若隐若现。

轩辕宗,到了。

“排场倒是挺隆重的。”甲板之上,轩辕天音半眯着眸子看向海岸上那一群整齐站好的轩辕宗弟子,目光在前面三人身上顿了顿,笑道:“你说…他们到底是来接我的呢?还是来接你这个走了几年的宗主嫡传弟子?”

“你觉得呢?”东方祁笑看了她一眼,清洌的眸子带点深意。

轩辕天音闻言瞥了他一眼,淡淡地道:“隔了这么远,我都闻到一股敌意了……”

“嗯,谁让你抢了轩辕宗一直以来的第一名呢。”东方祁认真地点了点头,“估摸着他们随时都想找机会跟你讨教讨教。”

“我讨厌麻烦。”轩辕天音无语地翻了一个白眼,随即目光轻轻扫过岸上的那一群年轻弟子,唇角勾起一抹莫名的笑意,缓缓地道:“不过…我喜欢调教一些不听话的孩子……”

“孩子?”东方祁挑眉看向她,认真地道:“他们的年纪应该跟你差不多或者比你大一些。”

“实力强的才是大!”轩辕天音不以为然地道。

东方祁听着她的这一句话,低笑了一声,“也可以这么说吧。”

大船缓缓靠岸,在彻底停稳之后,船上的甲板也是缓缓地放了下去,岸边一直等候的轩辕宗弟子倒是目光热烈了起来。

“东方师兄一走就是这么多年,如今终于回宗了。”站在一群弟子前面的三道人影中的其中一人道。

这三人正是轩辕宗三位长老的嫡传弟子,说话之人一脸刚正严谨,年纪也不过二十来岁,名叫宗桓,是二长老的弟子,在他右边的一位身穿淡蓝色长袍,长相俊逸的男子,叫莫言,乃大长老的弟子,而左边那位身穿紫色长裙的女子,就是三长老一脉的,虽然不是嫡传弟子,却是三长老的亲侄孙女,慕纱。

听得宗桓的话,莫言勾唇邪气一笑,一双桃花眼儿轻轻扫过一旁一直冷着小脸却眼中带着激动之色的慕纱,笑道:“宗桓师弟说得对,不过祁师弟这次回来估摸也是呆不了多久的。”

宗桓严谨的脸色一怔,不解地看向莫言,“大师兄为何这般说?”

莫言玩味一笑,“当年祁师弟因何而走的你不知道?”说着瞥了慕纱一眼,笑道:“若是三长老还是执意想要插手祁师弟的婚姻,只怕他是不会回来的。”

呃!

听得莫言这句话,即使是宗桓这样老实的人都听出了不一样的味道,随即目光尴尬地看了身旁慕纱一眼,三长老执意要管东方师兄的婚姻,不就是为了让东方师兄迎娶慕纱师妹么。

慕纱闻言也是一恼,目光狠狠瞪向莫言,“大师兄,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莫言摸了摸鼻尖,笑道:“没什么意思,只是跟宗桓师弟说句实话而已。”

“你……”慕纱一张小脸上红了又青,却被莫言堵得说不出一句话来,当年东方师兄离宗,也的确是因为她想嫁给他,原本她以为只要找姑婆去说,她就能如愿,可惜谁知道东方师兄直接一句不同意,然后第二天就离开了轩辕宗,一走便是这么五年。

见慕纱难看着一张脸,莫言不在意地勾唇笑了笑,随即目光在瞥见船上那道缓缓下来的白色身影,道:“如今这小子好不容易回来了,慕纱师妹还是稳着点,不要再提什么想嫁给他的话,师兄我可是不愿意你再丢一次人啊。”说完也不管慕纱什么表情,莫言抬步就朝东方祁走去,边走边喊道:“臭小子,终于舍得回来了,你要再不回来,师兄我可是也想跑了啊。”

东方祁原本淡淡的神色在听见莫言的声音后微微一动,清洌的目光看向走来的莫言,眼底浮出淡淡的笑意。

“大师兄。”看着走进的蓝衣男子,东方祁薄唇微勾,让得周围的一众轩辕宗弟子都是眼前一亮。

莫言狠狠一掌拍在东方祁的肩膀上,笑骂道:“还知道我是大师兄呢,一走这么多年,都不知道回来看看我。”随即话音一转,笑眯眯地看向他,轻声道:“下次要跑,记得提前通知一声,把大师兄我也带上吧。”

东方祁挑眉看着莫言一脸贱兮兮的笑意,淡淡道:“你若走了,大长老估摸会立刻出宗来寻你,到时候就不是让你跳海那么简单的惩罚了。”

莫言:“……”

见一句话把莫言给噎住了,东方祁勾唇一笑,随即目光看向船上走下来的身影,瞬间一柔。

莫言在看见他这幅神色后,桃花眸眯了眯,随即转头也看向船上,只见同样是一道白色却妖娆的身影自船上缓缓而下,抬手摸了摸刚毅的下巴,莫非这位就是天术师大比的第一名?

目光再看向东方祁,莫言眼中划过一抹精光,随即一张俊逸的脸上划过一抹玩味的笑意,唔…有情况呢!

在轩辕天音下船后,自然是感觉到那些打量的目光,不过其中的一道目光嘛……轩辕天音双眸一转,直直看向东方祁身边的蓝衣男子,见他正一脸玩味地看着自己,轩辕天音眉梢一挑,这是什么眼神?

莫言目光一闪,随即一张俊逸的脸庞上挂起一抹好看的笑容,朝轩辕天音道:“这位就是天术师大比的第一名元天音…元姑娘了吧?”在轩辕天音点头之后,莫言继续笑道:“唔…实力强,人也美,元姑娘可有婚配?你觉得在下如何?”

轩辕天音嘴角一抽,目光古怪地看向莫言,这又是个什么节奏?

“元姑娘觉得在下如何?在下今年二十有二,尚未婚配。”莫言似乎没看见轩辕天音嘴角微微的抽搐,继续笑道,甚至更是上前了一步,一双桃花眸带着丝丝魅惑之意,直直看向轩辕天音。

东方祁早在莫言问出那句‘你觉得在下如何’时,整张清俊的脸庞彻底黑了下来,见莫言再次开口,东方祁俊脸黑如锅底,然后在莫言玩味的目光中,一把拉过轩辕天音的手,冷冷地道:“我的!”

‘哗!’——

后面那群轩辕宗弟子哗然了,虽然听不清楚前面三人在说些什么,不过当看见一向冷漠的东方祁居然主动去牵住一个女人的手,他们怎么能不震惊。

“那女人是谁?”慕纱一张小脸微微扭曲,目光带着一丝嫉妒地看向轩辕天音。

宗桓也是一脸震惊,随即看向慕纱一张因为嫉妒而扭曲的脸庞,道:“应该就是那位天术师大比中得第一名的女子。”

“哈哈哈……”莫言大笑出声,双眼戏谑地看着一脸阴沉的东方祁,这还真是让人吃惊呢,第一次看见这个小子居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臭小子,瞧瞧你那张黑脸,难得…真是太难得了。”

轩辕天音嘴角抽搐,无语地看着东方祁,随即目光转向笑得一脸开心的莫言,眸子一眯,轻轻拍了拍东方祁的手,道:“笑得很开心啊,有这么好笑吗?”

“嗯…好笑,第一次看见这小子这幅模样。”莫言继续点头笑道,丝毫没发现轩辕天音双眸里那一晃而过的危险神色,若是熟悉轩辕天音的人,就会知道她这幅模样的时候,一般就是要阴人的时候了。

轩辕天音点点头,也是轻轻勾唇笑道:“他常年一副死样子,能看见这幅模样的确是难得,不过…我可不喜欢有人拿我来逗他玩,所以…”眸光一眯,在莫言还未反应过来的时候,轩辕天音指尖金光一闪,快速地朝莫言眉心一点,道:“既然这么喜欢笑,那就一直笑下去吧。”

“呃…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莫言微微一呆,在还没反应过来轩辕天音的话后,就又突然大笑起来,“哈哈哈…哈哈哈…你…哈哈哈…你干了…哈哈哈…什么?”

当发现自己笑得怎么也停不下来之后,莫言一张脸怪异地扭曲了,这边张嘴大笑,那边却一脸努力想停下来的怪异模样。

轩辕天音对他淡淡一笑,“既然你这么喜欢笑,我就让你笑个够。”随即朝莫言微微眯了眯眼睛,继续道:“还有…我讨厌别人欺负他,更讨厌别人拿我去欺负他。”

一句话落,莫言郁闷了,东方祁笑了。

“哈哈哈…臭小子…哈哈哈…还不…哈哈哈…赶紧给…。哈哈哈…我解咒。”莫言见轩辕天音一脸事不关己的模样,明显是打算不管自己,立刻双眼瞪向东方祁,那一脸极度扭曲怪异的模样,让得原本一张俊逸的脸庞,着实是…不忍直视了点。

东方祁微微一笑,对着莫言淡声道:“大师兄,不是我不帮你,而是天音的咒,除非她亲自解开,否则没人再能解开。”

怎么可能!

莫言不信的瞪着东方祁,见东方祁笑眯眯地看着自己,心里骂道:臭小子,见死不救!

“大胆,你这个女人居然敢对大师兄出手!”

莫言突然大笑不停,自然也引起了后方轩辕宗弟子的注意,宗桓眉心一皱,走了过来,紧跟着他走来的,自然还有慕纱,虽然刚刚轩辕天音出手很快,但是宗桓和慕纱却是看清楚了的,宗桓皱眉奇怪地看着莫言,研究着下在他身上的咒术,后者倒是一脸嫉恨地扫了一眼轩辕天音被东方祁还拽在一起的手,对着轩辕天音突然吼道。

轩辕天音挑眉看了她一眼,便转头看向东方祁,怎么到哪里都能遇见傻逼?

东方祁挑了挑眉,表示不知道。

“哈哈哈…关你…哈哈屁事…我…哈哈哈…乐意笑!”

“你…”慕纱闻言一怒,瞪向笑个不停的莫言,道:“我是帮你说话,你居然还骂我?不识好人心。”

莫言笑得整个人都没力气了,倒在宗桓身上,抽着气儿,边笑边道:“我…哈哈…乐意…哈哈哈…谁要你…哈哈哈多管闲事的…”说完目光可怜兮兮地看向轩辕天音,“元…姑娘…哈哈哈…我…我笑够了…哈哈哈…”

本来轩辕天音就没打算要修理莫言,只是闹着玩而已,闻言,轩辕天音点点头,“既然笑够了,那就不用笑了。”抬手解除他身上的咒术,只见一道金光收回,刚刚还笑得喘不过来气的莫言,突然收声,然后整个人无力地趴在了宗桓身上。

“元姑娘可真狠,再怎么说我也是这臭小子的大师兄,你出手都不留情的。”莫言有气无力地挂在宗桓身上,对着轩辕天音道,随即目光看向东方祁,怒道:“还有你,居然有了媳妇儿忘了师兄!”

东方祁不以为然地朝他挑挑眉,你都说是媳妇儿了,难道我还不要媳妇要你啊……

“大师兄,你乱说什么呢,不要毁坏东方师兄的清誉。”慕纱闻言神色一沉,不悦地看向莫言,随即目光带着敌意地扫向轩辕天音,心里冷哼,就凭她也想嫁给东方师兄。

对于慕纱的话,莫言只是挑了挑眉,反而是一直没有正眼瞧过人的东方祁突然看向慕纱,淡漠地道:“我媳妇儿。”在感觉到轩辕天音突然狠狠捏了自己一把后,又补充道:“将来的。”

轩辕天音:“……”

“东方师兄……”慕纱整个人一颤,不可置信地看向东方祁,“你是宗主继承人…按照宗内规矩,你的……”

话未说完,只见东方祁整个气息一冷,目光冷漠地看着她,冷声道:“那也不会是你,告诉三长老,死了这份心!”说完,原本冷冽的目光在看向轩辕天音时缓缓变柔,“走吧,我带你进宗。”

留下一脸惨白的慕纱站在原地,东方祁牵着轩辕天音擦身而过朝前走去,淡淡道:“大师兄,还不走?”

“走…怎么不走。”莫言嘿嘿一笑,目光戏谑地看了慕纱一眼,然后拉过宗桓朝东方祁追去。

“早就叫你不要痴心妄想,居然还是说不听。”

宗桓为难地看了看拉走自己的莫言,又回头看了看身后一脸惨白的慕纱,低声道:“大师兄,话是不是说得太过了点啊。”

莫言斜睨了他一眼,哼道:“过什么,也就你老实,难道你还想那臭小子因为慕纱而不归宗吗?”

闻言,宗桓立刻摇了摇头,他自然是不希望东方师兄再离开的,可是…“我们毕竟是同门……”

莫言桃花一眯,眸底闪过一抹情绪,薄唇勾起一抹似嘲似讽地笑意,“谁知道呢……”

宗桓闻言一愣,似乎不怎么明白莫言话里的意思,他本来就为人忠厚老实,脑子里除了修炼就是他的师父跟宗主,所以对于莫言这句莫名深意的话,他自然是不怎么明白的。

莫言瞥了他一眼,道:“呆子,想不明白就不要想,以后你会知道的。”说完也不再开口,直接扯着他,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岸边。

------题外话------

前天洗澡的时候,绯月突然觉得脸上又痒又热还一直绷得紧紧的,就感受没对了,照镜子一看,整张脸都是一块红一块红的,等洗完澡出来,全身都是很大一块的红疙瘩,我就知道完了,过敏了……

不就是晚上吃宵夜的时候吃了一锅麻辣小龙虾外加一盘爆炒田螺吗…怎么就过敏了呢!凌晨三点多打车去医院急诊科,又是拿药又是吊针的,折腾到九点多才,然后又去查过敏原什么的,就变成这个样子了!

妹纸们,绯月不是故意的,嘤嘤嘤嘤…让你们白等了一天!我道歉,我悔过!我以后再也不贪吃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