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天道至尊驱魔师

第五十八章:无相镇魂曲!(二卷完)

阴风阵阵,森冷的鬼气如一只遮天蔽日的大掌般瞬间笼罩在整条大船的四周,伴随着鬼哭狼嚎般的‘呜呜’声,司徒冥稳稳浮空在半空之中,其身后几只庞大的狰狞鬼王自他身后空间蹿了出来。

轩辕天音等人神色微凝地盯着四周的变化,在阴气包围而来时,众人只觉得眼前一黑,便是彻底陷入黑暗中。

东方祁猛地出手握住了轩辕天音的手,一双清洌的眸子在黑暗中隐隐有红光划过。

“阵法吗?”东方祁轻蹙眉心,打量着一片黑暗之中的四周,“好古怪的阵法……”

原本几人是站在甲板之上的,此时却被阵法困住,身处在一片黑暗之中的空间内,轩辕天音抬手打出一道光明符,一团金色的火焰在几人身前半空冉冉而生,虽然不是很大,却也让得轩辕天音几人能看清楚周围的环境。

“东方大人,老夫只是为我的孙女和鬼王宗一行弟子报仇,还请东方大人不要插手此事,等老夫报完了仇,自然会放东方大人出来。”

司徒冥的声音自四方八面传来,声音虚虚实实,倒是不能确切的辨认出真身的方向。

东方祁眸底闪过一抹冷光,薄唇轻抿,冷声道:“她的事就是本相的事,想要找她的麻烦,本相可不会袖手旁观。”随即左手轻抬,掌心突然红光大绽,正要出手时,却被身旁的轩辕天音抬手给挡住了。

东方祁皱眉看着轩辕天音,只见轩辕天音轻轻摇头,对他轻笑了一声,道:“既然是来找我的,你就不要插手了,还是让我来吧。”见东方祁眸光微沉,一脸的不赞同神色,轩辕天音朝他眨了眨眼睛,笑着继续道:“你不会认为我连这个都对付不了吧?”

东方祁眉心轻蹙,薄唇抿了抿,见轩辕天音虽然唇角带笑,却神色坚决,半响之后,只能收回了原本已经抬起的左手,闷声道:“既然你坚持,那就听你的好了。”随即目光越发冷冽地扫了一眼四周,看那模样,右相大人的心情似乎很不美妙了。

轩辕天音笑了笑,轻轻拍了拍东方祁的手背,以作安抚,随即目光同样冷冽地看向前方的黑暗深处,淡淡地道:“司徒大长老要找我寻仇这话倒是有些可笑了,你为何不问问我在迷雾山脉中为什么要杀你的孙女和鬼王宗的人?凡是皆有因果,你的孙女和鬼王宗的弟子心生贪念,想要打劫我的东西,难道我还任由他们抢了不成?”

“那你也不用赶尽杀绝,做得这般狠毒!”司徒冥怒声道。

轩辕天音闻言不屑一笑,目光讥讽地看向黑暗深处,冷笑道:“狠毒?司徒大长老在说这句话时难道不觉得好笑?你会放过一群对你起了杀念的敌人?还是你会放过一群随时会暗中反咬你一口的恶狼?”

“这种事情,我可不会放任。”轩辕天音双眸一眯,接着沉声道:“斩草要除根,一向是我所信奉的名言。”

“哼!老夫才不管你什么名言不名言,杀了我的孙女跟鬼王宗的弟子,你就得偿命!”

随着司徒冥一声怒吼,整个黑暗空间的气息猛地一变,四面八方皆是传来凄厉的鬼叫声,带着声声鬼叫,四周空间的气温也是陡然降低。

轩辕天音感受到四周突然加重的浓浓鬼气,眸中金光隐隐流转,冷笑道:“区区阵法就想困死我,你未免也太高估你的阵法,看低我了……”

抬手轻轻一挥,数道黄色符纸化成金光瞬间飞射而出,直直隐入黑暗之中,轩辕天音双手快速结印,朝虚空一指,喝道:“天道无极——乾坤列阵,九转阴阳,破!”

‘轰轰轰’——

四周突然传来爆炸声,连带着整个黑暗空间都是狠狠一震,然后在所有人的目光中,空间狠狠一个扭曲后,就砰然炸开。

黑暗渐渐退去,唯独数张黄色的符纸稳稳地停在半空,散发出淡淡的金色光芒。

当黑暗完全退去后,众人的身形也是再次出现在甲板之上,众人目光看向船头处,只见司徒冥脸色难看的站在那里,似乎因为轩辕天音破了他的阵法,倒是给他造成了点伤势。

司徒冥隐在袖中的双手微微发抖,只有他自己知道刚刚那阵法被毁后,若不是他撤得开,只怕一双手都要赔在这里。

老眼阴寒地看向轩辕天音,司徒冥森冷一笑,道:“果然不愧是天术师大比的第一名,倒是老夫小瞧了你,既然如此,那老夫也不必藏拙了。”说着目光一凝,双手迅速结印,沉声道:“老夫说过要让你陨落在此处,那么就一定会做到。”

“喝!”

一声大喝,只见司徒冥双手印决凝结,其身后的空间扭曲,顿时鬼气聚集。

“阴煞鬼王,出来!”

伴随着司徒冥的一声大喝,那扭曲的空间微微一震,一道庞大的鬼影瞬间从那处空间里钻了出来。

“这是老夫耗尽一生心血所饲养出的鬼王,以五十年极阴之地里的阴气所孕养,你能死在它的手上,也算是不错的死法了。”

轩辕天音目光轻轻瞥过一脸阴狠又带着得意之色的司徒冥后,便把目光放在了那面目狰狞的鬼王身上,秀眉狠狠一皱,眸中划过一抹凌厉,冷声道:“鬼王宗果然是一群阴邪之辈,等此间事了,我会亲自去鬼王宗,扫平了这阴毒邪宗。”

“大言不惭的黄口小儿,你把我鬼王宗当成什么了,扫平鬼王宗?”司徒冥嘲讽一笑,目光阴狠地看向轩辕天音,“你先从我的鬼王手中活下来再说吧。”

“鬼王,给我吞了她!”说着,司徒冥大掌一挥,只见一道黑光瞬间打入那巨大的鬼王体内。

‘呜呜呜呜’——

当司徒冥手中那道黑光没入鬼王体内后,阴煞鬼王立刻一震,周身森然鬼气瞬间暴涨,一双阴冷的血眸恶狠狠地看向了轩辕天音。

‘刷’——

只见阴煞鬼王突然原地消失不见,然后下一秒,轩辕天音面前的空间如波纹般狠狠一荡,那狰狞的鬼王瞬间出现,一只巨大的鬼爪,狠狠地朝轩辕天音抓去。

司徒冥目光阴狠得意地看向轩辕天音,心里冷笑,阴煞鬼王的速度无人能及,我看你这臭丫头怎么逃。

‘唰’——

就在那巨大鬼爪要挨近轩辕天音时,只见轩辕天音红唇微勾,然后在司徒冥兴奋的目光中,整个人瞬间消失在原地。

司徒冥兴奋的目光一滞,不可置信地看着轩辕天音消失的地方,人呢?人哪去了?

失去了目标的鬼王也是一愣,随即立刻暴怒般,血红的双眸顿时快速地朝四周扫去。

“比速度?这世界除了一人,我还没惧过谁!”

就在司徒冥和鬼王到处寻找轩辕天音的人时,只听见一声淡淡的清灵的声音自众人的顶头上传来。

众人一愣,随即目光微微抬起,只见风幡杆顶,轩辕天音一身白衣,迎风而立,冷艳的小脸上,神色淡漠,如远古的神祇般,俯视着下方的鬼王和司徒冥。

轩辕天音神色清冷,目光淡漠地注视着一人一鬼,身上一股无形的威压自体内爆发。

“鬼王宗以人魂生养恶鬼,犯了天怒之罪,我以天道之名,抹除世间一切罪恶之源。”

脚步缓缓朝半空一踏,一股天地威压陡然降临,轩辕天音右手轻抬自身前轻轻一抹,一架古琴突然悬空出现。

东方祁挑眉看着她身前的古琴,那是……

轩辕天音目光看向身前的古琴,这正是当初在清平城,沈夫人送给她的那架。

降魔!

抬手轻轻抚摸上降魔冰冷的琴弦,轩辕天音目光淡漠地看向下方惊疑不定地司徒冥,淡淡地道:“让我用出‘无相永生曲’也是你的荣幸了。”

说罢,十指轻挑。

‘铮’——

一声空灵的琴声突然响起,仅仅是一个音节,就让得整个空间都是狠狠一颤,原本被浓郁的鬼气所覆盖的天空,也瞬间变成了蔚蓝之色。

仅一声,就驱散了整片海域之色的森冷鬼气。

十指轻快地拨动琴弦,一声声琴音缓缓流出,阴煞鬼王原本阴冷的红眸顷刻间便开始出现了茫然之色,连同那一直惊疑不定的司徒冥也是老眼一晃,整个人开始出现了恍惚之态。

轩辕天音神色不变,目光一直淡淡地看着自己的指尖,白皙的十指不停,指法快速变幻,而琴音也是一声快过一声。

‘嘭’——

一声炸响,只见那原本茫然的阴煞鬼王突然周身鬼气乱窜,然后庞大的身躯出现扭曲之态,片刻后,居然完全炸开,连一丝痕迹都不曾留下般的被彻底净化。

而司徒冥整个人却是一脸带着诡异的笑容,‘砰’地一声倒在了甲板之上,看其模样似乎是陷入了沉睡之中,只不过他的身上灵力开始溃散,虽然苍老的脸庞上带着一抹诡异的微笑,却脸色苍白,连带着整个人的灵魂波动都是开始出现了崩溃之态。

好厉害的琴曲!

东方祁看向倒在不远处的司徒冥,眸光微微一闪,若是他没有看错,那司徒冥的三魂七魄都已经开始溃散了,若是他不能自己醒过来,只怕不消片刻,他也就不用醒来了。

一曲琴曲结束,轩辕天音缓缓收手,抬手收起降魔琴,自空中缓缓走下,目光轻轻看向地方的司徒冥,此时早就成为了一具生机断绝的尸体。

“好厉害的琴曲啊!”月笙摸着下巴,围着司徒冥的尸体打量了一曲,啧啧开口叹道:“阿音,这就是‘无相永生曲’吗?果然厉害,不知不觉中就要了人的命呢……”

轩辕天音淡淡挑眉,她没有告诉月笙,这其实只是‘无相永生曲’真的镇魂曲而已,真正的‘无相永生曲’若是全部弹奏完,即使是一个战场,都会被彻底扫平。

当年洪荒的神魔之战,盘古父神用这招可是大杀四方魔族呢。

轩辕天音朝甲板之上的司徒冥指了指,“月笙,把他丢海里去,不要让他在这里碍眼。”

月笙点点头,似也知道轩辕天音极度厌恶鬼王宗的人,抬手挥出一道灵力匹练,朝司徒冥的尸体上一卷,然后直直扔出了船外。

“若是讨厌,从轩辕宗回来之后,就去鬼王宗看看吧。”见轩辕天音神色依旧冰冷,显然是对于鬼王宗的人厌恶到了极点,东方祁朝她淡淡一笑,随即拉过她微凉的小手,朝船舱里走去,边走边道:“还有三日就要到轩辕宗了,这三日你还是养精蓄锐得好,”

轩辕天音眸光一闪,随即嘴角微勾,“的确是需要养精蓄锐,你们轩辕宗可比这鬼王宗难应付多了……”

“我倒是挺想看看你到了轩辕宗后,宗内会发生些什么事。”东方祁闻言脚步微微一顿,转头笑看了轩辕天音一眼。

“那你就拭目以待吧……。昊天大陆上的超级宗派啊,我倒是挺期待的。”

------题外话------

第二卷到这里就结束了,从轩辕宗开始,咱们就要进入第三卷了,过渡期总是有点无聊的,等进入轩辕宗之后就会慢慢激情起来的,所以妹纸们…你们准备好了吗?

(昨天回来晚了,紧赶慢赶结果还是没赶上时间…所以感谢也没来及写,嘤嘤…我的错,我悔过!今日的感谢我晚上会写在留言区的,么么哒!)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