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天道至尊驱魔师

第五十七章:鬼王宗来人!

甲板上,轩辕天音面色淡淡地靠在贵妃榻上闭目养神,看其模样倒是很悠闲的样子,不过只有坐在身边的东方祁能感觉到,她的神识一直是外放了一丝的,时刻在关注着水里的月笙和血玉蛟龙。

东方祁眼底带着淡淡笑意和柔光地摇了摇头,这个嘴硬心软的女人啊……

“我们这是到了哪里?”轩辕天音闭着眼睛突然问道,刚刚她在吓走那群妖兽后就发现了远处的一些若隐若现的小岛,这还是自北海出来以后,第一次看见小岛呢。

“西沙群岛。”

轩辕天音睫毛微微一颤,缓缓睁开眼睛看向东方祁,“这西沙群岛有什么特别之处吗?让得你的语气都是这样意味深长的?”

东方祁把手里的书往旁边小桌上一放,看着她,淡淡笑道:“它可不单单是一群岛而已,这些岛上都是分布着不少宗派势力呢。”

宗派势力?

轩辕天音眉梢挑了挑,她可不认为东方祁会毫无原因地提起这些宗派势力,“所以呢?”

“明浩海上的宗派势力不少,跟在陆地上的不同,海上宗派们除了修道以为,最喜欢做的就是带着自己的一群弟子到处去‘拜宗’…。”东方祁道。

“拜宗?”轩辕天音不解地看着东方祁,问道:“什么是拜宗?”

“就是闲着没事去别派讨教一二,而他们最喜欢去的宗派就是轩辕宗。”东方祁淡淡道,“如今你夺了天术师大比的第一名,想来那些宗派的长老和宗主都是已经迫不及待地想找机会去轩辕宗了。”

虽然东方祁的语气清淡,不过轩辕天音也还是听出了话外之音,眸子细细眯起,心思却转地极快。

那些宗派只怕是想看轩辕宗的笑话吧?明着是拜宗求讨教一二,心里打得小九九可不少,讨教…呵呵,只怕是想跟轩辕宗争个高下呢,输了没事,反正你们轩辕宗是超然的大派,输给你们很正常,若是赢了,只怕就能踩着轩辕宗的名头上扬名了吧…打得一手好算盘呢!

一想到这次那些宗派去轩辕宗的目的,轩辕天音就眸光一冷,冷笑道:“若是他们真敢把主意打在我的头上,那么我不介意让他们知道什么叫做‘挑衅是要付出代价的’。”

……

知道了轩辕天音心里有了打算,东方祁也只是淡淡一笑,不管她要做什么或者怎么做,他都会默默支持,前提是只要不伤害到她自己就行。

一番讨论后,似乎见轩辕天音心中的气已经消了不少,东方祁本着月笙虽然是个二货,却帮过自己几次,便想着如何开口把月笙跟血玉那两个二货从海里给捞上来,当然…你若要问月笙那二货有什么地方可以帮到右相大人的,相信我,右相大人绝不会告诉你是因为月笙几次阻止夙离接近轩辕天音而让他心里非常满意的原因!

而就在东方祁想开口之时,突然眉心一皱,连一直懒懒地窝在贵妃榻上的轩辕天音也是猛地起身,目光警惕地看向了四周。

只见原本是晴空万里的海面上,突然起雾了,连带着天上的阳光,都是慢慢被隔绝在了浓雾之外。

轩辕天音抬手挥出一道灵力匹练,自海中将月笙个血玉蛟龙扯了回来,在两货还没反应过来之际,一道驱魔符去扔了出去。

当驱魔符在空中化成一道金光直指冲入浓雾深处时,轩辕天音眸子一眯,冷喝道:“诛邪!”

‘轰’——

浓雾深处一阵金光暴涨,如无数道光刃,瞬间划破层层浓雾,金光透了出来。

月笙在回过神来之后,也是紫眸一眯,这种阴冷气息,他可不陌生啊。

“偷偷摸摸做什么?鬼王宗的人如此见不得人吗?”轩辕天音眸中冷光划过,对着前方浓雾深处冷笑道。

一旁东方祁闻言眸光一动,清洌的眸子也是冰冷地盯着那片浓郁的中心,刚刚出手的人就躲在那里面。

鬼王宗?

看来当初天音在迷雾山脉中杀了那几个鬼王宗的人被发现了啊。

说实话,轩辕天音也是挺好奇这鬼王宗的人是如何知道迷雾山脉中那几人是被自己杀的,当初她跟月笙可是没有留下一个活口啊。

‘呜呜呜’——

伴随着阴风鬼哭乍起,只见那浓郁的浓雾里,一道苍老的人影缓缓走了出来。

轩辕天音目光紧紧盯着来人,虽然此人看着其貌不扬,苍老平凡,不过那一双阴寒的老眼里,却是精气十足,一看就是个高手。

这老人应该就是鬼王宗大弟子萧浩然口中的大长老,司徒青青那个女人的爷爷了吧……

“不愧是天术师大比中的冠军,果然有些能耐。”目光阴寒地盯着轩辕天音,随即轻轻一转,在看见轩辕天音身边的东方祁时,眸光闪了闪。“老夫鬼王宗大长老,司徒冥。”

轩辕天音眸光微闪,勾唇笑道:“鬼王宗大长老?不知司徒长老这般作态是个什么意思呢?”

司徒冥听得轩辕天音的话后,老脸抖了抖,看向后者的目光更是如同毒蛇般阴冷,“不知姑娘当日在迷雾山脉中可有见过我那不成器的小孙女和一宗弟子们?”

“见过…”轩辕天音点点头,然后目光认真地看向司徒冥,一张小脸上倒是颇为认同般地再次点头道:“司徒大长老倒是说得不错,的确是不怎么成器……”

“你……”闻言,司徒冥神色扭曲,一双毒蛇般阴寒的眼睛顿时恶狠狠地盯着轩辕天音,似乎他怎么也没想到轩辕天音会一脸认真的对自己这么说,气得整个人连呼吸声都粗噶了不少。

“哎呀,司徒长老怎么了?”轩辕天音状似无辜地看向司徒冥,眨了眨眼睛,那一脸无辜又疑惑的小模样,倒是让得一旁的东方祁嘴角隐隐抽了抽。

她这幅模样是跟学的?

司徒冥被轩辕天音这一问,顿时又觉得气血上涌了,不过也不愧为一宗长老,倒是极快地把被轩辕天音挑起的怒火给压了下去,原本就阴沉着神色的老脸,此时更是阴沉扭曲了不少。

“既然元姑娘见过他们,不知可否告诉老夫,他们是怎么死的?”司徒冥老眼微眯,紧紧盯着轩辕天音。

轩辕天音闻言一笑,淡淡地道:“我杀的啊!”

‘轰’——

一股暴动的灵力自司徒冥身上散开,他原本以为轩辕天音至少会抵赖说句不知道,结果没想到她倒是一口就承认了,且还是一脸无所谓的态度。

“好好好…臭丫头,原本老夫还以为你会不认,结果你倒是爽快,一口就认了,那么今日就算老夫在此杀了你,也不能怪老夫以大欺小了。”虽然司徒冥是对轩辕天音说得这句话,不过这话却是说给东方祁听的。

虽然他因为司徒青青的死而愤怒,可是却并没有失去理智,轩辕天音此次是去轩辕宗的,那么就肯定是受轩辕宗的保护,若是他非要杀了轩辕天音,不仅会给自己惹上麻烦,只怕连鬼王宗都会跟着一起倒霉,毕竟轩辕宗的威名可不是说着好玩的。

但是如今他这么一说,就摆明了他只是为了孙女和宗内弟子报仇的,即使是轩辕宗,只怕也是不能管得过多。

轩辕天音摸了摸鼻子,对于他那句‘以大欺小’都是不怎么认同,不过…朝司徒冥淡淡一笑,疑惑地问道:“我做过的事情,我自然会承认,不过我最好奇地还是司徒长老是如何知道是我对他们下的手?要知道当时我可是连一个活口都没留,就算是跑了的,也被我给当场抓了回来啊。”

闻言,东方祁和月笙嘴角一抽,目光古怪地瞥了一眼轩辕天音,你确定你只是好奇这个问题,而不是存心想要气死这个鬼王宗的大长老吗?

什么叫做一个活口都没留,就算是跑了的,也被你当场抓了回来?就算这是事情真相,你也不必述说得这般完整啊,没瞧见对面那司徒长老在听见你这句话后,整个人气得身子颤抖得跟中风了一样,一双眼睛都红了。

司徒冥的确是快要气得中风了,血红这一双老眼,咬牙怒道:“你倒是忘了青青的那只鬼王了,那鬼王是老夫喂养给她的,青青一死,鬼王自然回到了我的身边……”

闻言,轩辕天音才恍然般的点点头,“原来如此,感情还是那只鬼王给泄露了啊……”随即目光认真严肃地看向司徒冥,一脸受教般的模样朝司徒冥拱了拱手,认真道:“今日倒是长见识了,多谢司徒长老的提醒,下次…我一定记得处理干净,即使是一只被打得快要彻底消散的鬼王,都是不能放过的!”

‘噗呲’‘噗呲’——

轩辕天音话音一落,月笙跟血玉蛟龙瞬间喷笑出了声,一脸便秘地模样转个头,闷声偷笑,即使是东方祁都是眼角抽了抽,一脸古怪地站在一旁看着轩辕天音。

这话说得……可真不是一般的难听啊,那司徒冥要气得吐血了吧?

司徒冥当然气得快要吐血了,他怎么也没想到这个看着清冷的女子居然如此的…无耻,更没有想到这个女人的一张嘴如此的毒!

“元天音,你真以为你得了个天术师大比的第一名老夫就不敢动你了不成?”司徒冥脸色猛地一沉,对着轩辕天音怒吼道,“即使是轩辕宗护着你,老夫今日也定要你陨落在此处!”

‘轰’——

空间猛地一震荡,带着极阴的气息瞬间笼罩了这片海域,连带着整个气温都是如寒冬般阴寒起来……

------题外话------

嗷嗷嗷…快12点了,再不更新就要断更了啊!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