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天道至尊驱魔师

第五十六章:一次无聊引发的血案!

阳光,大海,甲板,海风,让人心神宁静且一身舒爽。

轩辕天音窝在贵妃榻上,眯着眸子遗憾地瞥了一眼自己身上穿的严严实实的锦裙,无奈地叹了一口气,若是再加上比基尼和一杯冰镇的鲜榨果汁,那么此刻的人生就是相当的圆满了,可惜在半个时辰前,当她准备拿出那套珍藏已久的豹纹比基尼时,就在某人一脸黒沉的神色下,被一掌给震成了碎布……

轩辕天音神色恹恹的瞟了一眼在不远处的躺椅上,一脸从容淡定看书的某人,低骂了句什么,从手腕上把月笙给拎了出来。

“阿音…怎么了?”月笙睁开一双睡意朦脓的眼睛,茫然地盯着轩辕天音,见后者臭着一张脸,被两根手指拎着的身子在半空中扭了扭,问道:“出北海了吗?”

轩辕天音面无表情地轻‘嗯’了一声,便自顾自地捏着月笙荡了起来,看模样根本就是为了来打发时间的,月笙嘴角抽了抽,目光哀怨地瞥了一眼轩辕天音,心里哀嚎:东方祁那小子惹你不高兴,你怎么老拿我来撒气玩啊……

月笙的怨念显然没有引起轩辕天音的同情,捏着他的手,依然晃得极其有节奏感,就在月笙想认命准备被这样玩一天的时候,倒是不远处的某人看不下去了。

东方祁揉了揉好看的眉心,几步走近,从轩辕天音手中把月笙给解救了出来,无奈地道:“如今才刚刚出北海进入明昊海,离轩辕宗还有大半个月的路程,你若一直这样玩下去,等到了轩辕宗后,月笙即使不死也去了半条命了。”说着,把月笙递给一旁刚刚从修炼中退出来的韩澈,给后者使了一个眼色,韩澈立刻抱着已经晕乎了的月笙朝后面的船尾溜去。

当韩澈抱着月笙迅速溜走后,原本一脸面无表情,神色恹恹的轩辕天音立刻龇牙咧嘴地朝东方祁扑了过去,边扑嘴上还叫道:“东方祁…我唯一的一套珍藏版Bikini就这样被你给毁了……靠,姐跟你拼了!”

东方祁从容抓住轩辕天音扑过来的双手,然后轻轻朝她身后反剪过去,再微微自后腰轻轻一按,轩辕天音整个人再次扑进了他的怀中,且被抱了个满怀。

好看的眉峰微微一挑,虽然他不知道她口中说的那什么比什么的东西是个什么意思,不过从她的神色中就知道她说的是那两件就算是用来做锦帕都嫌布料少的玩意儿,看着怀里一脸咬牙切齿的女人,东方祁悠悠地道:“轩辕一族的家境很贫苦吗?给你的衣裳不是这里少,就是那里缺的,竟是连婴孩的小衣都比不上?”

轩辕天音闻言被口水一呛,瞪着他的愤怒眼神顿时凄苦了起来。

贫苦你妹啊!

这就是时代不同的人的代沟吗?

人家不都是说代沟不是问题,年龄不是问题,性别也不是问题,甚至连跨物种的结合都不是问题了,而她不就是跨了一个时空而已,这之间的差距怎么就这么大呢?

对于轩辕天音这莫名凄苦的神色,东方祁当没看见似的,轻笑道:“既然我跟你签订了卖身契约,那么我的就是你的,所以…天音,你不用再穿那些‘衣不蔽体’的衣裳了。”话音顿了顿,目含深意在轩辕天音身上扫了一圈,意味深远地继续道:“当然你…的也是我的,对于我的东西,本相一直都是很吝啬的,只能我一个人看……”

闻言,轩辕天音神色一僵,一张清冷的小脸上立刻染上了一抹绯色。

啊啊啊…作死了啊,这个男人…简直…简直是…

“流氓!”

轩辕天音猛地挣开东方祁的束缚,立刻神色羞恼地朝一旁退了几步,离他远了点,一双眸子恼恨地瞪着对面笑得从容的男人,脑子里却闪过了昨日被某人抱回去签订卖身契的画面……

呸你妹的卖身契!

那完全是丧权辱国的不平等条约…。

且还是她的!

“我警告你啊…”轩辕天音羞恼地瞪着他,颤巍巍地伸手对着东方祁一指,“语言调戏也是耍流氓的行为,同样可以告你性骚扰的!”

东方祁挑了挑眉,告他?跟谁告去?“本相是天昊右相属于正一品官员,若是天音要状告本相,只能告御状,需皇上亲自接状纸……”

“不过都说清官难断家务事,天音…你若真要去皇上面前告我,只怕皇上会很为难的啊……”

看着东方祁一脸似笑非笑地神色,轩辕天音只觉喉头一哽,气极:“谁跟你是家务事?”深深吸了一口气,轩辕天音咬牙道:“别拿昨天那卖身契说事儿……”

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轩辕天音心觉自己不能再跟这男人说下去了,否则她会忍不住拿天雷阵劈死他。

“虽然签了卖身契,不过你的就是我的,我的还是我的,懂吗?”冷哼了一声,轩辕天音不再理他,直接转身走人,只是那背影,怎么看怎么有点像落荒而逃的模样……

看着轩辕天音快速离开的背影,东方祁无奈地摇摇头,不过唇角勾起的那抹幅度,显示着右相大人此时的心情格外愉悦,缓步走回之前的躺椅边坐下,再次从容地拿起了看了一半的书卷,好看地眉峰挑了挑,闲来无事逗逗猫儿,其实也是一件有益身心的娱乐活动,不是吗?

……

似乎是因为右相大人此次逗猫给逗过了点,轩辕猫儿…啊不,是轩辕天音自那日回房后,一连三日都没有再出来过,原本还在担心是否真的逗过了,右相大人还一脸忐忑地去看了看,结果发现某人一直盘膝闭目坐在床上修炼,倒是松了一口气般地瞪了瞪她,嘀咕了一句“也不知道打声招呼说一下”然后就退出了轩辕天音的房间。

海上行船的日子的确是有些无聊,就连月笙和血玉蛟龙那么贪睡的家伙都睡不下去了,愣是无聊到一个纵身跃入到了明昊海中,将海底的一些妖兽给惊地四处逃窜。

明昊海极其广阔,每个海域都是被划分好了的,像月笙跟血玉蛟龙这样突然出现在海底的两只气息强大的蛟龙,顿时让得周遭海域里的妖兽惊慌了起来,同时也让得一些隐藏在深处的大家伙们开始不满了,虽说不满,可是碍于月笙身上的准神兽威压,那些躁动的大家伙们也只是远远地发出警告并未有做出什么实质性的攻击,可偏偏月笙是个一根筋的二货,血玉蛟龙又是从出生就被困在迷雾山脉中的‘土鳖’,对于那些妖兽们的警告,这两货显然都是没放在心上,时间一长,大家伙们都暴动了,就连月笙身上的准神兽威压也都压制不住它们了。

看着带着浓浓煞气急速朝这个方向快速蹿来的妖兽们,月笙跟血玉蛟龙两货双目一呆,自觉惹出事儿来了,立刻身体化作两道光芒,直直蹿出了海面,冲回了轩辕天音的房间里。

不过…已经狂躁起来的妖兽们,就算两货已经跑了,可不会这样简单的就罢手啊,立刻循着气息,追上了轩辕天音等人乘坐的大船,然后齐齐将大船给包围住了。

这一动静,即使是在修炼状态中的轩辕天音也给吵了出来。

轩辕天音出了船舱走上甲板,立刻就察觉到四周浓郁的妖气在聚集,且还有越来越多的架势。

看着海面上越聚越多的妖兽,轩辕天音吃惊地看向正在催动船上的驱魔阵的东方祁,问道:“这是怎么了?撞进妖兽窝里去了?”

东方祁双手保持着催动阵法的手印,目光淡淡地瞥了一眼轩辕天音的左手处,默默无语。

轩辕天音见状眉梢一挑,立刻从左腕上拎出了月笙和血玉蛟龙,在半空晃了晃,皮笑肉不笑地问道:“你俩干什么了?嗯?”

两货在半空中身子一抖,对视一眼后,血玉蛟龙直接闭目做装死状,月笙嘴角一抽,瞟了轩辕天音一眼,小声儿道:“没…没干什么,就是…无聊,下海去玩了玩……”

玩?

轩辕天音闻言神色一僵,随即目光扫过海面上越聚越多的妖兽们,笑着咬牙道:“玩一趟就玩出了这么多的妖兽出来?你俩挺能耐的啊!”

两货身子再次一抖,血玉蛟龙继续闭目装死,月笙暗骂了一句没义气,干笑着道:“阿…阿音…它们不怕我的威压,我镇不住它们了!”

“废话!这么多的妖兽,就你那伪神兽威压能镇住才怪了!”轩辕天音怒道,随即扬手一抛,用定身术直接将这闯祸的两货给定在风幡杆上,凉凉地道:“给我呆在上面思过,等这里事情解决了,我才跟你们好好的‘玩’会儿!”

“撤开阵法吧,我来!”轩辕天音对一旁的东方祁摇摇头,直接踏空而出,稳稳地站在海面上空,目光淡淡地看向海面上目露凶光的妖兽们,沉声道:“我们只是路过,并没有挑衅的意思,可否就此散去,让我们离开?”

原本杀气腾腾的妖兽们在看见轩辕天音一人踏空而出后就躁动了起来,可在听见她的话后,躁动的迹象倒是渐渐平静了下来。

东方祁目光紧紧盯着前面不远处的轩辕天音,防备着这些妖兽突然暴起攻击,他也好立刻出手,但见那些妖兽们渐渐平静下来,倒是松了一口气般。

“人类,那两只蛟龙如此无视我海族的规矩,打破了这片海域的平静,你以为仅凭你一句话就可以这么算了不成?”

就在轩辕天音以为它们会散开时,妖兽中突然炸起几道巨大的水柱,三道巨大的身影自海底渐渐地浮了上来。

在察觉到这突然出现的三只妖兽身上的气息,轩辕天音眸光一闪,这明昊海中的妖兽果然不一般,这种实力的妖兽都是有的吗?

三只妖兽明显是到了金丹期的实力啊,有它们在,月笙身上的准神兽威压自然是起不到什么作用的。

“他们也只是一时贪玩而已,虽说扰乱了这片海域的平静,却也并没有惹出什么大事来,何不就此揭过呢?”轩辕天音自知是自己这方理亏,所以对于它们的愤怒,多多少少还是有点理解的。“我们只是路过,并不会在这片海域停留多久,我可以向你们保证,这样的事情,不会再有第二次。”

“笑话,一句贪玩就想就此揭过,你当我们海族是什么?我们可不像陆地上的爬虫们那样散乱,海族有海族自己的规矩。”三只金丹期实力的妖兽中的其中一只冷冷地道。

“哦?”轩辕天音闻言眸子一眯,眸底有冷意划过,“那你们想如何?”虽说是自己一方理亏,轩辕天音才会耐着性子跟它们好言相说,可是这些妖兽如此紧咬着不放,得理不饶人的模样,让得轩辕天音也是冷下了脸来。

“我们想如何?”三只金丹期的妖兽古怪一笑,朝轩辕天音露出一个阴寒地目光,“自然是把那两只蛟龙交出来,依我们的规矩办。”

说着,三只妖兽皆是目光贪婪地扫向被定身术给定在风幡杆上的月笙和血玉蛟龙,若是能吞了两只蛟龙的内丹,它们的实力只怕会直接跨过金丹期吧……

轩辕天音闻言神色瞬间冰冷了下来,这些家伙打的什么主意她会不知道么,瞧它们看着月笙和血玉的贪婪眼神就知道,在心里冷笑一声,好一群贪得无厌的家伙,居然敢打上月笙他们的内丹的主意。

见轩辕天音沉默不语,三只妖兽目光沉了沉,威胁地道:“人类,你若是不交出那两只蛟龙,只怕你们这群人全部都得葬生在这边海域里,不要以为我们是在说笑。”随着它们的话音落下,原本已经平静下来的妖兽群再次躁动了起来,狂暴的妖气顿时让得整个海面都挂起了大风,连带着这片海域的天空,都是被浓郁的妖气所覆盖,遮住了天上明媚的阳光。

轩辕天音冷冷一笑,目光轻轻扫过天上浓郁的妖气,“本来还想和平解决的,你们却非要找事,那就怪不得我了……”

“哈哈哈哈……无知的人类,在海上是我们海族的天下,即使你在陆地上称王称霸,到了海上,是虎得给我们趴着,是龙也得给我们盘着,海上…还轮不到你们来逞威风。”听得轩辕天音的冷笑声,三只妖兽顿时大笑出声,目光嘲讽地看着轩辕天音,似乎对于轩辕天音那般话,只是在听一个笑话般。

“是龙也得给你们盘着吗?”轩辕天音突然朝它们古怪一笑,然后目光一冷,沉声道:“那我今日就要看看,你们让龙如何盘着!”

三只妖兽目光嘲讽地看着轩辕天音,这人类莫非是傻了?听她这话,难道她还真能寻一只龙来试试不成,长得好看,却脑子有毛病……

就在它们嘲讽地看着轩辕天音时,只见轩辕天音对着它们冷冷一瞥,直接双手合十,十指快速翻动,当一个接着一个复杂的手印被她快速凝结而成时,整个四周的空气都凝滞了几分。

妖兽们目光惊疑不定地看着海面上踏空而立的白衣女子,神色开始闪烁,这女人的气势,可不像是在开玩笑啊,不过…龙?哼…她以为她是谁啊…。明昊海中的确是有龙族的存在,可是龙族一直生活在东方海域,离这里相隔不止十万八千里,即使她真的跟龙族有交情,也是远水救不了近火。

这么一想,三只妖兽倒是心下稳定了不少。

不过就在它们心下微松之时……

“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诛邪!”

一声轻喝,只见轩辕天音头顶之上顿时金光大绽,随着金光的出现,那片空间瞬间扭曲,然后一道龙吟之声,带着浓浓的神龙威压瞬间压了下来。

‘吼!’——

伴随着这一声嘹亮的龙吟之声,连带着整个海面上都惊起巨大的浪花,同时一些遥远的海域,也开始惊慌躁动起来。

嘲讽的目光僵硬住了,三只金丹期的妖兽看着瞬间溃散的妖兽群,整个庞大的身躯也开始瑟瑟发抖起来。

“龙……神龙…。”

神龙一出,整个海面上的妖兽群立刻四处逃窜,眨眼之间,逃得连影子都看不见了,宽阔的海面之上,唯有那三只金丹期的妖兽还浮在海面上瑟瑟发抖。

不是它们不想逃,而是神龙一出来,就把气息锁定住了它们三个,它们是逃不掉啊!

轩辕天音冷笑着看向三只如得了羊癫疯般发抖的妖兽,凉凉地道:“龙出来,你们让它盘一个试试。”

盘?盘你妹啊盘!

三只金丹期的妖兽顿时凄苦起来,它们再能耐,也只是在这片海域里逞逞威风而已,就连遇见东边海域的那些龙族它们也只能夹着尾巴逃而已,更别说如今出来的这一位了,这可是神龙啊,五爪神龙,是它们招惹得起的对象吗?

凄苦的三只金丹期的妖兽目光恹恹地看向轩辕天音,随即身子一个激灵,娘喂……神龙现世,这女人不就是…不就是轩辕神女吗?它们是撞了哪路邪神,把这凶星给撞上了啊,千年前的西方海域的那位霸主曾经不长眼招惹上了轩辕神女,结果直接被揍得到现在一看见轩辕宗的人就绕道儿走啊,那凄惨的模样,即使是它们看着的这些兽,都觉得浑身疼啊……

“神…神女阁下…”三只妖兽对视一眼,只觉满嘴苦涩,目光闪烁地看向轩辕天音,结巴地道:“我们…我们立刻退去…还请神女阁下…大人不计小兽过…就此揭过吧?”

大人不计小兽过?

轩辕天音嘴角微微一抽,这话是这么说的?它们的语文是游泳课的老师教的吧?

“揭过?”轩辕天音似笑非笑地看着三只妖兽,笑眯眯地问:“你们不要那两只蛟龙的内丹了?”

三只妖兽立刻摇头,要什么要啊…你不要我们的内丹,我们就非常满意了!

“不表演让虎趴着,让龙盘着的绝活了?”继续笑眯眯地问道。

三只妖兽立刻身子一抖,神色惊恐地瞄了一眼,在听见‘让龙盘着’这四个字后,明显气息冷了十度的神龙,惊恐地道:“不敢…不敢…我们趴着…我们盘着!”

看着三只妖兽如此惊恐狗腿的模样,轩辕天音心中的冷意倒是消了不少,其实这本不是一件大事,起因还是因为月笙他们惹的祸,不过在听到它们居然敢打月笙内丹的主意后,轩辕天音才真正发了怒,如今见它们三个这般模样,轩辕天音也没打算跟它们计较下去,装模作样地吓了吓这三只,才冷着脸,道:“走吧,这次就算了,若是再有下次……”

三只妖兽闻言身子一颤,立刻接话道:“没有下次了,绝对没有下次了。”娘喂,一次都快把它们吓死了,还敢要什么下次啊……

在瞧见轩辕天音点头后,三只妖兽立刻逃窜般地沉入了海底,逃之夭夭了。

见三只妖兽走后,轩辕天音朝半空中的神龙笑了笑,道:“神龙,归位吧,辛苦你了……”

神龙无语地瞥了轩辕天音一眼,这丫头居然还学会了狐假虎威了……

身躯在半空中轻轻一扭,神龙带着周身的金光,再次退回了混沌空间。

船上,东方祁看着轩辕天音解决了此事,才轻轻摇头,叹道:“轩辕一族对这个世界的影响力还真不是一般的大啊……”随即目光轻轻瞥过被定在风幡杆上的月笙和血玉蛟龙,右相大人目光怜悯地看了他们一眼,自求多福吧!

“阿音……”

月笙看着缓缓踏空归来的轩辕天音,弱弱地喊道,在瞧见后者面无表情地神色后,嘴巴张了张,随一脸恹恹地低下了脑袋。

轩辕天音抬手一招,被定在风幡杆上的两货立刻被轩辕天音卷了下来。

一手拎着一只细长的袖珍版小蛇,轩辕天音冷冷一笑,凉凉地道:“很无聊吗?那我给你们找一个娱乐节目……”

“阿音……”月笙期期艾艾地望着轩辕天音,企图用可怜唤起轩辕天音的同情心。

不过……

轩辕天音当没看见般,转头看向一旁的东方祁和韩澈,道:“给我找两根绳子过来。”

韩澈嘴角一抽,目光不忍地扫向月笙,虽然不知道姐姐要干什么,不过肯定是要惩罚月笙哥哥的……这到底是去找还是不找呢?

东方祁见状,轻咳一声,试图解救月笙跟血玉,“天音…不如…”

“我们的账,还没算完呢!”轩辕天音凉凉地看向东方祁,一句话彻底堵上了右相大人想要求情的意图。

东方祁默了默,前几日逗猫儿逗过了头,惹得猫儿躲在房里几日没出来,如今好不容易出来了,可不能再惹她了,清洌的眸子扫过被轩辕天音拎在手中的月笙和血玉,朝两货露出一个‘爱莫能助’的神色,就闭口不言了。

见到连东方祁都不管用了,月笙瞬间脸色一苦,血玉蛟龙倒是极为痛快,自惹祸以后,这家伙一直都是闭目装死,似乎知道逃不过惩罚,干脆也不挣扎了,直接一副‘爷受着’的姿态,大有一副烈士就义的气势。

“月影!”轩辕天音朝着某处沉声一喊。

原本准备躲在暗处当背景的月影立刻身子一颤,畏畏缩缩地站了出来,在接收到轩辕天音的目光之后,月影看了看月笙,见月笙似乎认命了,又看了看自家的主子,见主子大人也是一副被天音大人给镇住的无奈模样,只得身形一动,闪进了船舱里,没过多久,就拿着两根绳子走了出来。

轩辕天音接过月影手中的绳子,目光凉凉地看向月笙和血玉蛟龙,然后直接把绳子在两只的腰上一套,然后一个牢牢的死结一打,凉凉地道:“既然如此喜欢下水吧,那就这样下去玩吧……”说着,只见话音一落,轩辕天音手中拽着绳子的另一头,然后抬手一抛,直接将两货给再次扔出了船外。

‘噗通’——

两下落水声响起,让的月影跟韩澈二人身子齐齐一抖。

在船上三人古怪的目光中,轩辕天音直接把拽着手中的那头绳子给绑在风幡杆上,然后对着一旁已经彻底呆滞的月影冷声吩咐道:“下令开船,全速前进!”

月影嘴角抽了抽,一脸古怪地点点头,朝甲板下面走去。

“记住,是全速!前进!”轩辕天音冷冷提醒,重重地吐出‘全速’二字!

月影脚步一顿,神色僵硬地点点头,带着僵硬的步伐去找船工们了。

天音大人生起气来太可怕了啊有木有!

直接把月笙那两只给丢下了海,丢下了海还不说,还是跟套着绳子,绑在船上给丢下海的……然后还要下令全速前进……月影光是这么想想,就觉得从脚底一直凉到头顶啊。

主子若是以后把天音大人给惹怒了,也来上这么一回,这……

月影这么一想,身子再次一抖,拍了拍胸口,轻声道:“太可怕了,简直太可怕了,女人是老虎…女人是老虎!”

------题外话------

月笙:你到底要把我在船外吊多久啊?能不能先把这里写完,写到我被阿音吊上去啊?

绯月笑:不能!

月笙:嘤嘤~乃不是亲妈!

绯月:乖~摸摸~是亲妈才这么喜欢蹂躏你的!吊一天吧啊,明儿就拉你上去,你看看人家血玉多淡定,学着点啊月笙!

月笙:…

血玉:(闭目装死中)

感谢~miaomiaolove(2月票),qq122149932(1月票),xuanli629(2月票),906974597(5鲜花),不弃风月(1钻石),凤箫兰轩(1钻石),玄月/简(1月票1评价票),微月湾湾(5钻石1评价票10鲜花),qquser8480467(2月票),闷了个瓶的小天真(1月票),hongbaobao(3月票2评价票),茉日琉(2鲜花1钻石),六月如烟love霖(1月票1评价票)谢谢,么么哒~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