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天道至尊驱魔师

第五十五章:卖身契!

距离天术师大比结束已经是第五日了,沧州城内也渐渐恢复了之前的平静,只有少数还停留在这里的家族或者散修天术师也是即将准备离开。

相对于渐渐恢复平静的沧州城,有些地方却是没有这么平静了,比如…远在皓月城的秦家。

秦家此次进入迷雾山脉中的参赛者,一个都没能活着出来,若是一些家族里平常的天术师也就罢了,可偏偏这群人里面还有着秦家家主的两个嫡系女儿外加一个长老,这般损失惨重,如何不让秦家震惊且震怒。

秦家总部的大厅内,所有人都噤声小心翼翼地看着首座上的人,连大气都不敢出一下,满大厅的人,愣是安静的连一根针落在地上都能听得清清楚楚。

秦家家主秦岚一脸阴沉地坐在首座之上,目光如刀锋般的锋利,一一扫过大堂之中的所有人,才沉声开口:“查!必须给我查清楚,凤儿跟媚儿她们一行人在迷雾山脉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若是查出那个胆敢对我秦家出手的人,本家主必要他生不如死!”

“是,家主!”

与此同时,一座常年被阴气围绕的小岛中,一声暴怒地吼声,自小岛中央的大殿里传出,惊起了一大片林中的飞鸟。

“好好好……臭丫头,居然敢杀老夫唯一的孙女,你真以为抹杀了他们所有人,老夫就找不到你吗?”

“等着吧,杀我孙女,杀我鬼王宗的人,老夫一个都不会放过!”

……

腥咸的海风伴着海浪声徐徐而来,蔚蓝的海面上,偶尔有几只海鸥低低飞过,蔚蓝的天际跟远处的海平线几乎连成一片,仿佛没有尽头。

轩辕天音站在甲板上,微眯着眸子看着那一处没有尽头的大海,除了海浪声,此时这里显得格外的宁静,而轩辕天音的心里,却并不是宁静的。

这几日来,轩辕天音的心里一直在纠结着那个神秘的红衣男子——明月,纠结他到底是什么人,纠结他现在在哪里,更纠结他当日手里的那道空间传送符是哪里来的,或者是谁给他的。

若真是小五也来到了这个世界中,那么轩辕本家里是否出现了什么变故,小五又是怎么来的?

一个接着一个的疑问一直如沉重的包袱压在轩辕天音的心里,从来没有移开过,她这几日也试图用血脉之力,通过轩辕心锁去寻找小五,可是几日下来,轩辕心锁却没有任何回应。

抬起右手,看着手腕上的轩辕心锁链,那颗血红的宝石依然是紧紧地扣在那里,没有任何的异常。

轩辕天音眉心紧皱,目光中带了一丝烦躁的情绪,心里暗道:难道小五没有来到这里?或者又是血脉之力不能到达小五身处的地方?

“在看什么?”

一股冷香袭来,接着轩辕天音便感觉到自己的腰上一紧,一双手臂已是缠了上来,整个人便是被身后之人抱在了怀中,同时也打断了轩辕天音的思绪。

轩辕天音额头上挂满黑线,却也没有挣扎,只是翻了一个白眼,无力地道:“右相大人…大庭广众之下如此搂搂抱抱成何体统啊?你这样真的好吗?”

东方祁轻笑一声,抱着她的手却没有松开,低头闻了闻她的发香,挑眉道:“天音的意思是夜里无人的时候就可以……”

“停停停……”话还未说完就被轩辕天音急忙打断,“右相大人,你的节操呢?哪去了?”

“节操?那是什么东西?”东方祁淡淡地问。

轩辕天音被噎住了,无语地翻了一个白眼,好吧,人家右相大人连节操是什么东西都不知道,再跟他讨论关于节操的问题也是白搭。

见轩辕天音无语凝住,东方祁笑了笑,问道:“你刚刚在想什么?”就连他站在了身后都没发现。

“在想明月……”轩辕天音皱眉道。

明月?

东方祁挑了挑眉,在这几日里,轩辕天音已经把迷雾山脉中所有发生过的事都告诉了他,他自然也知道轩辕天音此时口中这个‘明月’是何人,不过……东方祁眸子沉了沉,虽然知道轩辕天音想那个男人是因为一些原因,但他还是觉得心里有点不美好了。

似察觉到自己身后的男人身上陡然一冷的气息,轩辕天音无语地暗骂了声‘醋缸’后,转移了话题:“你说小五有没有来到这里?”

东方祁默了默,知道轩辕天音心里是惦记着自己的妹妹,在蹭了蹭她的头顶后,分析道:“若是如你所说,那个男人手里拿着的空间传送符是你们轩辕家的东西,而你们轩辕家就唯有你妹妹能做出来,那么十有*她已经来到了这里。”

“那她到底会在哪里?为什么连轩辕心锁都找不到她?”轩辕天音心里微微一紧,急声道。

转过轩辕天音的身子,让她面对着自己,东方祁低声安慰道:“你也不急,若是你妹妹真的来到了昊天大陆,那么肯定是能找到的,我想,只要找到那个神秘的男子,应该就能找到你的妹妹。”

闻言,轩辕天音双眸一亮。

东方祁轻叹了一声,认真地看着她,沉声提醒道:“但是天音,关键是那个叫明月的男子,天昊国内,并没有这么一个人。”

“没有吗?”轩辕天音皱眉,突然似想到了什么般,双手猛地拽住东方祁的双手,急声道:“对了,我想起来了,当时明月好像说漏过嘴,虽然他只是说了一个字,可是那个字是‘龙’,你说他会不会龙昊国那边的人?”

“龙昊国?或许也有可能。”东方祁眸光一闪,“不过龙昊跟天昊之间相隔了一片明昊海,两国一个在东,一个在西,路途遥远不说,还危险重重,别说是那个男子,就算是现在的我们都不敢肯定的说能安然渡过去……”

“而且,你别忘了,之前鲲鹏可是说过,天昊和龙昊之间被天道设下了一道屏障的,那道屏障就如一个天堑,无人可以跨过。”

“难道就这么算了吗?”轩辕天音泄气般地松开了东方祁的手,清冷的眸子里划过一抹不甘,万一小五真的在龙昊,难道就因为这道天堑就算了不成?

看着轩辕天音眸子闪烁不定,东方祁抬手抱住她,轻轻拍了拍她的后背,“也不是说没有办法…你若实力达到能越过那道屏障时,那么那道屏障将不会是你的阻碍。”

“这是逼着我努力提升实力啊……”轩辕天音将头轻轻埋进东方祁的怀里,喃喃轻语地道。

“只要她人在昊天大陆,你总是能见到的,现在可不是你想这些的时候,你还是好好想想到了轩辕宗之后怎么做吧。”东方祁轻笑道。

闻言,轩辕天音从他怀中微微抬头,目光若有所思地盯着他,问道:“听你的意思,这轩辕宗内似乎不怎么平静啊?”

东方祁对她笑了笑,拉着她朝一旁甲板上的贵妃椅走去,“这说来可就有点话长了,你确定要站在那里听?”

白了他一眼,轩辕天音懒懒地窝进贵妃椅中,她又不是傻子,有坐的地方不坐,傻不拉几地跑那里‘罚站’。

右手支着下巴,轩辕天音眯着眸子看向身边的东方祁,玩味地道:“说吧,这轩辕宗到底是龙潭呢还是虎穴呢?”

“龙潭虎穴倒谈不上…”东方祁失笑摇头,缓缓地解释道:“轩辕宗一直以来便是天术师大比的第一名,这个你应该清楚,因为这次你的出现,打破了这个记录,同时宗里也有了分歧。”

轩辕天音眸光一闪,“因为第三代神女的空塚?”

跟聪明人说话就是省力,东方祁笑看了她一眼,点头道:“嗯,一方想要坚守承诺,让你进入空塚,另一方却觉得不能让外人进入师祖的空塚,两方从天术师大比落幕后,就开始了争论,直到现在都没分出结果呢。”

轩辕天音不屑地冷笑了声,“他们还真以为我稀罕了?”随即话音顿了顿,目光直勾勾地盯着东方祁,问道:“反对的那一方是以谁为首的?”

“二长老和三长老一脉的人。”东方祁赞赏地看了她一眼。

对于东方祁赞赏的目光,轩辕天音当没看见般,摸了摸下巴,道:“你给我详细讲讲轩辕宗呗……”

“轩辕宗里除了宗主,下面就是三个长老为首,这次同意你进入空塚的是大长老。”

“三个长老?”轩辕天音眸子微微一眯,突然问道:“那你就重点讲讲这三位长老……”

东方祁眸光一闪,点点头,道:“大长老掌管宗内武殿,二长老掌管宗内刑罚,三长老掌管宗内神殿。”

“神殿?”轩辕天音眉头一挑,“什么是神殿?”

“宗主跟大长老和二长老一脉皆为男子,唯有三长老一脉全是女子,轩辕宗每任宗主继位时,若没有轩辕神女降下,便是从三长老一脉中挑选一名实力最强的女弟子继任为轩辕宗的小神女,跟新任宗主一同继位,神殿长老的地位在宗内仅次于宗主。”

“你的意思是…现在这位三长老就是轩辕宗的小神女咯?”轩辕天音眸底划过一抹不明情绪,随即轻声笑道:“地位仅此于宗主啊,那么这次反对的人中有三长老呢,我想要进入空塚还真是有点玄了啊。”

随即目光莫名地看向东方祁,突然道:“你们宗主的嫡传弟子除了你,还有谁?”

“就我一个。”东方祁道。

“意思不就是你将会是下一任的宗主?”轩辕天音莫名一笑,随即在东方祁不解地目光中,笑道:“那下一任的小神女就是林素素?”

“不是她。”东方祁摇头,“若是你不出现,下一任的小神女应该是三长老的侄孙女。”

“你说…跟段家有关系的人,会不会是三位长老中的一个?”轩辕天音突然道。

闻言,东方祁目光古怪地看着她不语,见他这般古怪的目光,轩辕天音眉梢一挑,“不会我真猜对了吧?”

“有时候女人太聪明,会让男人很难做的。”东方祁诚恳地道。

轩辕天音白了他一眼,低骂了一句‘大男子主义’,整个人倾身靠近他,兴趣盎然地问道:“真猜对了?说说看,是谁呢?居然连你都是瞒了过去。”

见轩辕天音一张冷艳的小脸上满是兴味,东方祁眸子闪了闪,也是将身子倾了倾,二人此时离得极近,才低声道:“想知道?你拿什么来换这个消息?”说罢,一双清洌深邃的眸子便是直勾勾地盯住了轩辕天音的红唇。

轩辕天音小脸一黑,愤愤地瞪着他,怒道:“东方祁…我是认真的在跟你讨论问题。”

“嗯,我也是认真的。”东方祁点点头,目光却依然不离开某个地方。

轩辕天音怒极,正欲一掌拍过去,想拍死这个男人时,东方祁却是低笑了一声,道:“若不是你这次的发现,只怕我仍然蒙在鼓里,这几日我倒是好好查了一番,的确是发现了某些人有点问题。”

“谁?”听到东方祁一说,轩辕天音立刻熄了火,目光直直地看着他,一脸好奇。

“三长老。”东方祁笑了笑,只是这笑意却并未到眼底。

“哦?怎么说?”轩辕天音一愣,随即眸子一眯。

“以往每年的天术师大比都是大师兄带队,这几日我用神通术简单的询问了一下大师兄,却发现原来每年进入山脉后,他们都是分开行动的,至于分开走的那批人,全是三长老一脉中的人,而你说轩辕宗也暗中对天昊皇室的参赛者动过手,我相信绝对不会是大师兄,那么就只有分开走的那一行人,还有你所说的那个荒废遗址,大师兄也根本不知道……”

“谁能对三脉中的人下如此命令?这还用得着想吗?”东方祁冷声笑道。

轩辕天音点点头,的确是不用想了,不过……“林素素早先我们一步回了轩辕宗,只怕那什么三长老心里也是知道露馅儿了吧?”

“所以…你这次去轩辕宗,只怕要有一番大动作才行。”东方祁目光莫名地看着她,突然笑道。

轩辕天音看着他这莫名的笑意,眸子微微一眯,她怎么觉得她被这个男人给算计了呢?

半晌,轩辕天音眸子瞪圆,一张小脸铁青地看着东方祁,怒道:“东方祁,你算计我!你居然是想让我去轩辕宗当苦力,把三长老一脉给彻底清除掉!”

“哦…被你发现了啊。”东方祁没有丝毫诚意地震惊道,随即眸中带着笑意,悠悠地看着轩辕天音,缓缓地道:“既然被你发现了,那我就不再多解释什么了。”

“你……”看着东方祁这般毫无羞愧的模样,轩辕天音一怒,看模样怕是恨不得扑上去咬死他。

东方祁朝她挑了挑眉,然后不顾轩辕天音的奋力挣扎,直接从椅子里把人抱了过来,紧紧圈在自己怀里,才悠悠地道:“三脉的确是个祸害不假,不过还不至于让我如此费心又辛苦你去清除掉,我如此做的原因其实还有一个……”

轩辕天音挣扎的动作一顿,抬头看向东方祁。

东方祁低头目光幽幽地看着她,幽幽地道:“轩辕宗历来就有宗主跟宗内小神女成亲的先例,虽然在上几代发生了一点意外,不过…三长老却一直心心念念地想要延续这个条例下去……这也是我趁着师父闭关偷跑出来的原因。”

轩辕天音闻言‘呃’了一声,目光呆呆地看着东方祁,似乎忘记了反应。

“当然,本相是天音你的,自然会不从,天音也不想我被逼着去接受这个条例吧?”东方祁眸光一眯,勾唇看着她。

轩辕天音嘴角一抽,目光古怪地看了他一眼,她可不相信有谁能逼迫他做不愿意的事,不过…一想到有女人居然在打东方祁的主意,轩辕天音就觉得心里开始莫名的不爽了。

“天音觉得这三脉是不是该清除掉呢?”东方祁眯着眸子笑看着她问。

除!怎么不除!

轩辕天音恨恨地瞪了他一眼,咬牙道:“待会回房间后给老娘签订一张卖身契,老娘倒要看看,谁敢从我手中抢人!”

闻言,东方祁微微勾起的薄唇的幅度越来越大,在轩辕天音愤愤的目光中低低地笑出了声儿,随即笑声越来越大,整个甲板上,都能听到他低沉悦耳的笑声。

抱着轩辕天音突然起身,东方祁转身就朝船舱里走去,“不用待会了,我们现在就去签卖身契。”

------题外话------

又是过度期,绯月是最不喜欢写的,呜呜…不过不写也不行啊,妹纸们将就着看,等到了轩辕宗就好了,虽然平淡了点,不过有小祁跟天音的粉红呢,还是应该不错的!嘿嘿~

还有一直追文的妹纸们应该知道,绯月码字的速度很渣,通常是熬通宵才能写完一章,说实话,对于网络作者来说,写文真的很辛苦,通宵写出的一章也不过才两三毛钱,所以绯月还是恳请所有看文的妹纸能支持正版,这是对我们这些通宵熬夜码字的作者最好的尊重,绯月不能说看盗版的妹纸们如何,因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权力,绯月今日想说的是,看盗版的妹纸绯月拦不住,也不想拦,但请你们做个安静的美少女,安安静静的看盗版就好,不要来正版下面留言,谢谢了!

(今日的感谢写在留言区!)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