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天道至尊驱魔师

第五十四章:好玩吗?无相永生曲!

随着天术师大比的落幕,沧州城内依然热闹喧哗,百姓的情绪也是激昂不已,走到哪里都能听到人们在谈论这一次的天术师大比,毕竟其结果是真的震惊了所有人,太出乎所有人的预料了,而谈论的最多的就是这次大比的第一名,那个驱魔师元天音了,不仅是沧州城内的所有百姓,天术师大比落幕之后,这个消息瞬间传遍了整个天昊国,天昊皇帝在得知这一消息后,早朝上居然龙颜大悦到失态大笑,同时也是一系列的赏赐接踵而至的送去了右相府里,至于为什么要送去右相府呢?谁不知道如今这位天术师大比的冠军元大人是客居在右相府的……

而就在天昊国所有人都在讨论这位新晋的冠军时,轩辕天音却是直接回了湘池客栈,在沐浴完后,整个人瘫倒在大床之上,没日没夜的睡了整整三日才清醒过来。

“醒了?”

一声清洌低沉地声音,自头顶上方悠悠传来,轩辕天音浓密的睫毛如一只欲展翅的蝴蝶般,轻轻颤了颤,然后猛地一下睁开了眼睛。

似乎因为睡得太久,轩辕天音还处在愣然中,双眼迷茫地盯着床帐半响,一双清冷的眸子才渐渐清明起来。

“你……”

刚刚醒来的声音还带着一丝慵懒的味道,轩辕天音缓缓撑起身子,目光看向身边,东方祁一袭白衣,整个人似乎也是刚沐浴出来,身上还带着丝丝水汽,一头黑亮的长发并没有如往常般束起,如一匹上好的丝缎般,披散在背后和两肩处,姿态雍容清贵的依靠在床头边,手上还拿着一本翻看了一半的书卷。

轩辕天音眨了眨眼睛,这是她第一次看见东方祁这般随意慵懒的模样,目光轻轻扫过那天蚕丝锦制成的锦袍,往日是扣得那般严紧,如今却是松松垮垮地一系,甚至都可以看见里面同样色系的里衣。

东方祁目光悠悠地任由轩辕天音的打量,整个人似乎心情很好般,依旧懒懒地斜靠在床头之上,一向淡漠的俊脸,此时挂着一抹柔和,薄唇勾出一抹浅笑,不管怎么看,都是一副‘任君随意’的姿态。

“天音你在看哪里?”虽然很是喜欢观看轩辕天音此时茫然的模样,也不在乎让她就这么一直看下去,不过在一想到她从出了迷雾山脉回来后,就一直睡到现在,什么东西都没有吃,东方祁只能暂时压住这样让她看一夜的打算,轻声笑道:“可还满意你看见的?天音不饿吗?”

‘轰’——

一股血气瞬间冲上轩辕天音的一张小脸上,随即一声怒吼,中气十足:“东方祁…你为什么会在我的床上?”

东方祁眸子微眯,脸上说不出是什么表情,目光幽幽地看着轩辕天音一张白皙的小脸染上了一抹绯色,清冷的双眸带着星星水光,正愤愤地瞪着自己。勾唇轻‘唔’了一声,整个人倾身缓缓靠近轩辕天音,低语道:“我从三日前就一直在这里了啊。”见轩辕天音一双眼眸不可置信地瞪大,东方祁低低一笑,眸底带着深沉的笑意,闻着鼻尖处徐绕的淡淡幽香,继续低声道:“我问过你的意见的,你没有反对啊。”

“不可能!”轩辕天音眉心狠狠一跳,“你什么时候问的?又在哪里问的?我怎么不记得了?”

“三日之前,就在这张床上。”东方祁抬手把玩着轩辕天音肩上散落的青丝,无辜地补充道:“我说我留在这里照顾你,你不出声就当你答应了,我问了三遍,你都没出声儿,所以我就留下来了。”

轩辕天音小脸瞬间一黑!

三日之前?不出声儿就当自己答应了?

我擦你妹啊,三日之前,她整个人睡得昏天暗地的,如何出声儿拒绝?按他这个强盗逻辑,若是这三日里,他想要跟自己那什么什么…自己岂不是早就被这货给吃干抹净了?!到时候被子一掀,这货肯定还会一脸无辜地说是自己同意了的呢!

瞧得轩辕天音一张小脸上的情绪变了几变,东方祁眸光一闪,整个人再次凑近几分。

二人离得极近,轩辕天音整个身子一僵,感受到扑面而来的冷香气息,只觉胸腔里那个跳动的心脏,跳得越发地欢快了。

如交颈鸳鸯般,在轩辕天音耳边轻轻蹭了蹭,东方祁眸中的笑意更是深了几许,虽然她整个人身子绷得很紧,不过她却没有不喜自己的靠近,更没有伸手推开自己,这样的一个发现,让得东方祁这几日里微微烦躁的心情倒是愉悦了不少。

“东…东方祁,你退开点。”轩辕天音被他蹭得有些痒,声音有点不稳地道。

东方祁闻言挑了挑眉,难得心里升起了一种逗猫儿的心思,薄唇轻轻贴近轩辕天音莹白小巧的耳朵,低低地道:“退不开……”

“这样斜躺了一天,腿麻了…”

闻言,轩辕天音吞了吞口水,身子往后缩了缩,可是她刚刚往后一缩,这人立马又贴了过来,更甚至这人把玩着自己发丝的右手轻轻一抬一绕,直接环住了她的腰,整个人都靠在了她的身上,偏着头枕在她的肩上,惬意般地轻‘唔’了一声,才轻声低语地道:“天音,我在外面等了你一个月……你不觉得应该补偿一下我吗?”

温凉的气息轻轻喷洒在轩辕天音的颈脖处,惹得她轻轻一颤,随即一张小脸红了白,白了青,然后欲哭无泪地想着,什么叫应该补偿他一下啊?又不是自己让他等的…再说了,咱俩还没到这么熟的地步吧?怎么这一从迷雾山脉中回来后,就发展成现在这个样子了?

不就是当初让你在客栈外面牵了下小手么,我这还没答应你什么呢,你就这样顺着竿子往上爬上来了,这到底是个什么节奏啊喂?

轩辕天音一张小脸欲哭无泪地瞥了瞥靠在自己肩上的某人,无力地道:“你的高冷范儿呢?喂狗了吗?你还是东方祁吗?”

“什么是高冷?”某人虽然心情不错的在逗猫,不过反应还是如常的快,立刻一针见血地挑出了某个没听过的新鲜词汇。

轩辕天音扯了扯嘴角,无力道:“高贵冷艳的意思。”

东方祁:“那不是指你吗?”

“……”轩辕天音默默地看了一眼床帐顶,想说些什么,却感觉嗓子眼里像卡了一只死苍蝇般的难受。

深深吸了一口气,轩辕天音突然发现他俩用这样暧昧的姿势,讨论着这样*的问题,简直就是蛇精病。

“你这样不难受?”轩辕天音问。

东方祁闻言继续蹭了蹭她的脖子根,惬意地道:“很好,还不错!”

听得他声音里带着的那淡淡地笑意,轩辕天音再次深深吸了一口气,问:“好玩吗?”

继续蹭,“很好,还不错!”

‘砰’——

一声闷响,连带着整个大床都颤了颤。

“唔!”东方祁感觉眼前一花,然后一具妖娆轻软的身体带着一股幽香便整个儿的压在了自己的身上。

“天音想要干什么?”一张常年淡漠的俊脸上,带着一抹无辜,只是清洌的双眸中满是笑意,虽然口中说出的话,像一只小白兔般的无辜,可是一双手,却极为自觉地抱住了压在自己身上的人的纤腰。

轩辕天音一双狭长的眸子微微眯起,身子再次贴紧了某人,瞧得某人眼眸陡然一深后,才咬着牙皮笑肉不笑地道:“那有什么好玩的?现在这样才好玩……”

东方祁眸子深深地看着轩辕天音,默了默,才继续开口道:“这样也不怎么好玩……”

“哦?”轩辕天音挑眉看着他,一张小脸上满是挑衅,刚刚这货不是撩拨地很起劲儿么?怎么突然改口了?

就在轩辕天音心里的想法还没落下时,只觉一阵天旋地转,二人的位置发生了变化。

东方祁依然双手死死地搂着她的纤腰,眸光深深浅浅地看着身下的人,在轩辕天音还未反应过来的时候,低声道:“继续下去才是真的好玩……”话落,在轩辕天音陡然瞪大了双眼里,东方祁眸光一暗,准确地俯身吻上了她娇艳的红唇。

‘唰’——

一股热血直冲头顶,轩辕天音只觉脑子里白光一闪,然后整个人便什么都忘记了一般,身处在一片白茫茫的云雾中,所有的意识都瞬间被拍飞,只能睁着一双眼睛,愣愣地瞪着眼前这双清洌却又带着极度柔情的眸子。

从最初唇瓣间的嘶磨,到轻轻地舔舐细吻,轩辕天音双手轻轻一颤,随即死死拽住了身下的被子。

“你……”

刚刚启唇勉强地吐出一个字,就见东方祁的眸底一闪,缓缓地闭上了眼睛,同时温凉的舌尖轻轻撬开因为刚刚微松的牙关,极其熟练地探了进去加深了这个吻。

冷香的气息瞬间冲进了轩辕天音的口鼻之中,感受着这越发缠绵的深吻,轩辕天音眸子轻轻一晃,心里轻叹了一声,便也是缓缓地闭上了眼睛。

就这样吧,虽然没怎么弄明白快速的节奏,不过…自己心里并不是不喜欢的不是吗……

不知道过了多久,当轻浅的喘息渐渐急促,轩辕天音只觉再吻下去,自己真的要窒息而死的时候,才动手去推了推压在自己身上的人,喘着气儿地道:“东方…祁…要死人了啊…快松开我!”

东方祁依言缓缓停住了动作,退开了少许,缓缓睁开眼睛,眸中带着深深地笑意,低声道:“天音不是觉得好玩么?既然如此好玩,我们再继续……”说着又吻了下来。

轩辕天音一慌,急忙撤开脸,急声道:“不好玩…这真不好玩…唔……”

唇瓣再次被含住,只不过这次却是轻轻地舔舐,伴随着东方祁带着笑意地声音,悠悠地传来:“我觉得还不错。”

“……”轩辕天音一张小脸抽了抽,双手死死抵在胸前,把二人之间的距离拉开了一点,才喘着气儿地道:“不玩呢,真不玩了,我要饿死了……”

原本还想着再逗逗她的东方祁闻言动作一顿,撑着身子看着她,问道:“饿了?那起来吧,我让月影弄了一些清淡的饭菜,你这样睡了三日没吃过任何的东西,不宜吃得太油腻。”说着便真的起身,同时伸手抱起了轩辕天音准备下床。

轩辕天音被他抱在怀里,整个人一惊,急忙道:“你干什么?”

“我抱你过去。”东方祁理所当然地看着她道。

轩辕天音嘴角一抽,她当然知道他是想抱自己过去,可是一想到自己这一米七的个儿,被人公主抱的模样,就有种抱了个庞然大物的即视感啊,她从来都不觉得以自己的身高会适合这种小鸟依人的公主抱,这会让她感觉是大雕压人,而不是小鸟依人啊有木有!

搂着东方祁的脖子,感觉到人家走得又平又稳似乎并不吃力的模样,轩辕天音扯了扯嘴角,问出了一个想拍死自己的蠢话…“会不会很重?重的话记得轻拿轻放!”

东方祁闻言脚步一顿,低头古怪地看了她一眼,在看见轩辕天音一脸恨不得拍死自己的模样,轻笑了一声,道:“不重,抱你还是抱得起的。”轻轻把她放在凳子里,补充道:“虽然我没去码头卸过货物,不过也知道贵重物品需要轻拿轻放的,天音不必担心这个。”

轩辕天音:“……”

就在二人坐好后,月影端着托盘推门进来了,这时间掐得真好,连轩辕天音都不得不为他打个赞。

喝着一碗清淡的荷叶粥,轩辕天音抬头问道:“月笙呢?”自她醒来后,她就发现月笙和血玉蛟龙都没有在她的手腕上了。

东方祁给她盛了一碗鸡汤,放到她前面后,才道:“我怕他们打扰到你休息,所以就把那两只蛟龙都交给了澈儿。”

轩辕天音眯着眸子斜睨了他一眼,怕月笙打扰到自己休息?是怕月笙打扰到你吧……

当没看见轩辕天音这充满深意的目光,东方祁笑着问道:“你对秦家的人出手了?”虽然是问话,不过语气却是肯定的,从知道她收了韩澈做弟子后,他便是知道轩辕天音必定是要对秦家的人出手的,这个女人啊…可是护短得很呢。

“的确是死了。”轩辕天音点点头,突然想了什么,话音一顿,目光严肃地看着东方祁,“你可知道这些年对天昊皇室的参赛者们动手的是谁?”

“秦家跟一些隐世家族。”东方祁淡淡地道。

闻言,轩辕天音微微挑眉看着他,他居然知道,不过…“的确是有他们在暗中出手……”

“有他们?”东方祁眸子一闪,目光莫名地看着轩辕天音,“听天音的意思,似乎是还有谁也出手了?”

轩辕天音点点头,看着他,缓缓吐出三个字:“轩辕宗!”

东方祁整个气息陡然一冷,清洌的眸子中似有黑色云雾聚集,“她们好大的胆子,居然敢违背轩辕宗不涉皇权的宗旨!”

“你先别气,我总觉得这件事的背后不会这样简单…”轩辕天音对他轻轻摇头,然后把进入迷雾山脉后的所有事情都前前后后,条理有序地讲了出来。

东方祁静静地听着她的述说,原本还算柔和的俊脸上渐渐似蒙了一层寒冰,当轩辕天音终于讲完之后,东方祁眸光暗沉,皱眉道:“你的意思是轩辕宗内有西域段家中的人?”

轩辕天音点点头,然后一口气灌了半杯茶后,才道:“嗯,而且那个人在轩辕宗的地位肯定不低,否则他也做出这种欺上瞒下的事情来。”

东方祁冷冷一笑,眸光冰冷,沉声道:“那这次回宗,我倒真要好好看看是谁如此瞒天过海了。”

“你要回宗?”轩辕天音闻言一愣,她怎么就不知道这人居然要回轩辕宗的?

轻轻看了她一眼,东方祁理所当然地道:“你是这次天术师大比的第一名,第一名的人可是要去轩辕宗的空塚的,你都去了,我自然是要跟着去的……”

闻言点点头,对于东方祁跟着去轩辕宗的这件事,轩辕天音倒是不反对,甚至心里还有一丝高兴,摸了摸自己吃撑了的肚子,轩辕天音伸了个懒腰,懒懒地道:“那就这么定了吧,在迷雾山脉中的一个月都没有睡过床,虽然是睡了三日,还是困得很,我继续睡觉去了。”见东方祁听到她要睡觉后,一双眼眸微微一亮,轩辕天音立刻警惕地朝他伸出一只手,坚决地道:“回你自己房间去,不许赖在我这里了!”

轩辕天音小脸上神色坚决,东方祁眸光微微一闪,笑道:“那我抱你过去。”

“不要,你现在可以回你自己的房间去了。”轩辕天音摇头拒绝,开什么玩笑,再让他抱过去,指不定这家伙又耍什么花样,然后找借口赖在这里不走了怎么办,现在她可是对这货完全打翻了以前的看法,什么高冷右相,不近女色,这货完完全全是一只腹黑的狐狸。

东方祁见轩辕天音如此警惕地自己,微微挑眉,道:“你没有穿鞋,地上凉,还是我抱你过去,然后再离开。”

轩辕天音闻言斜睨了他一眼,没有穿鞋?哼哼…这是个什么烂借口,轻飘飘地看了他一眼,道:“不用。”说着,那坐在凳子上的人影突然消失,只见房间里的空气微微一荡,轩辕天音便出现在里间的大床之上,正似笑非笑地看着站在桌子边的某人。

某人嘴角微微抽了抽,这的确是‘不用’的彻底啊,遗憾地瞥了一眼那张自己才睡过三天的大床,然后在轩辕天音‘慢走,不送’的目光中,无奈地走了出去。

在东方祁走后,轩辕天音却没有继续睡觉,而是盘膝闭目,眉心间一道灰色光芒掠出,封神碑被她召唤了出来。

神识大开,缓缓进去封神碑,轩辕天音只觉脑子里突然一晃,然后当她再次睁开眼睛时,就已经身处在封神碑里的荒芜空间里了。

“见过吾主。”

当轩辕天音刚刚一进来,封神碑之灵便是察觉到,四周空间猛地一荡,一道苍老的人影便是出现在轩辕天音的面前。

“灵,把第二道石碑唤出来吧。”轩辕天音目光看向空寂荒芜的大地,她依然能感觉到这个世界之中镇压住的浓浓阴煞之气。

封神碑之灵闻言一愣,随即似察觉到轩辕天音身上那股熟悉的波动后,忍不住笑道:“吾主果然是不凡,自小老儿认主之后,这才多长的时间,吾主居然直接跨过了炼气化神之境,到达了炼神还虚境的出窍期。”

是的,当日在黑色的大殿之中,轩辕天音传承了昊帝的‘八荒破天决’之后,因为明悟到一丝天道之力,所以她的实力也是提升了不少,直接从炼气化神境的元婴后期,突破到了炼神还虚境的出窍前期,她也正好是达到了修炼封神碑中的‘无相永生曲’的标准。

封神碑之灵微微一笑,抬手一挥,灰色的天空突然出现一个黑色的漩涡,然后一块几丈高的灰色石碑缓缓地出现。

‘嘭’——

灰色石碑狠狠落下,震得地方都是抖了一抖。

轩辕天音目光炙热地看着眼前灰色石碑上的五个大字,心尖狠狠地颤了颤。

无相永生曲……她终于可以完整的看见它了。

“吾主,这‘无相永生曲’比‘般若金刚体’还要霸道,您若是想要领悟它,只怕又得受一番苦才行。”封神之灵看着轩辕天音激动的神色,在一旁提醒道。

轩辕天音点点头,目光依然炙热地看着灰色石碑,她当然知道想要学会‘无相永生曲’不会那么容易,当初她在领悟‘般若金刚体’时,可是死去活来啊。

见轩辕天音点头,封神碑之灵才继续道:“那便请吾主进入石碑之中好生领悟吧。”

闻言,轩辕天音二话不说,立刻靠着灰色石碑盘膝坐下,然后闭上双眼,再次放开神识,侵入石碑之中,又是一阵恍惚之后,轩辕天音还未睁开眼睛,便听见一声琴音,如划破天际的利刃般,铮铮传来。

‘铮铮’——

琴音如海浪般连绵不绝,忽而高昂,忽而低转,忽而如奔腾的战曲,战意凌凌,忽而如愔愔佛音,沉静祥和。

轩辕天音微微闭着眼睛,听得如痴如醉,竟是渐渐忘记自己此时的目的,整个人精神瞬间放松,冷艳的小脸上,带着一抹诡异地笑意,缓缓地躺在了地上,脑袋轻轻枕着自己的手臂,陷入了沉睡之中。

“我这是在哪里?”

轩辕天音只觉自己身处在一片混沌之中,整个人昏昏沉沉,却怎么也睁不开眼睛。

四周的空间温暖如三月春风,让的轩辕天音不愿清醒,虽然想就这样睡下去,可是却隐约觉得心中似乎有什么事情被自己忘记了般。

“驱魔龙族的传人,抓紧一切时间修至大成之境,吾的时间不多了……”

“丫头,为了整个三千大世界,和你轩辕一脉的族人,你只能成功,不许失败……”

“……丫头,若你今后遇见了他们,不管他们在做什么,必须阻止他们的行动……若让他们真的成功了,那么就会是这片大陆的浩劫啊……”

是谁?是谁在说话?

原本躺在地上闭目安睡的轩辕天音突然眉心狠狠皱起,然后整个人开始不安地动了动,随着她的不安,轩辕天音的身上突然金光大绽,如一层结界般,瞬间笼罩住了她的整个身体。

“前辈跟先祖的愿望,天音一定会为你们达成……”

“我是驱魔龙族第六十五代传人,轩辕天音……”

“天道…决不能这样消失……”

‘轰’——

一股强大的灵力波动自轩辕天音体内汹涌而出,睫毛轻颤,原本紧闭着双眼的轩辕天音猛然睁开了眼睛,眼底金光一闪而过。

“无相永生曲,果然厉害,不知不觉中差点就着了你的道儿。”轩辕天音眸子一眯,然后盘膝而坐,双十迅速合十,十指翻动,手印快速凝结。

“天道无极——乾坤逆转,驱魔诛邪!”

‘嗡嗡嗡’——

金光瞬间暴涨,如一道屏障般,隔绝了这处空间里,四面八方传来的铮铮琴音。

轩辕天音眸光一历,双手印决再次一变,凝结出‘不动明王印’,然后朝着一处空间狠狠一指,喝道:“破开!”

‘轰!’——

一声巨响,这处空间的整个天地都是为之一震,一震之后,靡靡琴音也是渐渐消失,然后一道白光从天而降,堪堪停在轩辕天音的头顶上方。

白光笼罩中,一道光影盘膝而坐,身前一架古琴,散发着幽幽宝光之色,轩辕天音目光紧紧盯着那白光之中的光影,确切地说,是紧盯着光影快速抚琴的双手,复杂生涩的指法一一映入轩辕天音的脑海,却依然被她牢牢记在心底。

不知道过了多久,光影渐渐消失,而轩辕天音整个身子猛地一颤,被这处空间之力给排斥而出,当她再次睁开眼睛时,看到得就是一片灰白之色的石碑和封神碑之灵的欣喜老脸。

“吾主,总算是醒过来了,刚刚小老儿看您整个人都快融入黑暗之中,真怕你迷失在了‘无相永生曲’当中而醒不过来了呢……”封神碑之灵抹了抹额上的冷汗,“那‘无相永生曲’可是厉害得紧,若是心智不坚定的人,稍稍一听,便是彻底陷入幻觉之中,永生将醒不过来啊。”

轩辕天音闻言笑了笑,道:“我怎么能这么睡过去呢,我还有好多的事情都没做完呢……”缓缓起身,问道:“我刚刚进去多久了?”

“不久,就半个时辰。”封神碑之灵道。

见轩辕天音诧异的模样,封神碑之灵笑了笑,继续道:“虽然才半个时辰,可是吾主在这块石碑里待得时间不同,那处空间的时间相隔很远,所以吾主才会觉得用了很长的时间。”

原来是这样……

轩辕天音点点头,封神碑里的时间跟外界是对等的,若是在封神碑里呆了半个时辰,那么外面也应该才半个时辰了。

“好了,灵,我就先出去了,下次我进来之时,必定是来领悟最后一块石碑之日。”轩辕天音笑了笑,朝着封神碑之灵挥了挥手,便退出了封神碑里的空间。

封神碑之灵笑看着轩辕天音消失的地方,轻声道:“小老儿也很期待吾主下次进来时是什么时候呢。”

‘嗡嗡!’——

房间内,空间微微一震,只见悬浮在空中的封神碑轻轻一抖,一道白光自封神碑中掠了出来,盘膝坐在床上的轩辕天音整个人狠狠一颤,便缓缓地睁开了眼睛。

“阿音…你胆子可真是大,房间里一个人也没有,你也敢神识外放,进入封神碑之中。”

就在轩辕天音睁开眼睛后,就听见一旁传来了月笙不满地声音。

轩辕天音闻言转头一看,只见月笙化成了一只紫色的小蛇,盘在枕头上,正不满地瞪着自己。

“不是有你在吗?我还担心什么。”轩辕天音朝他微微一笑。

月笙身子动了动,细小的紫眸瞪了她一眼,嘟嚷道:“那要是因为我没察觉到,没有立即过来,万一有人要害你怎么办……”

“好啦好啦…下次我一定注意就是了。”轩辕天音伸手捏起月笙,然后在半空晃了晃,一双清冷的眸子里满是笑意。

“阿音…别晃…别晃啊!”

“不晃吗?那我抛着试试?”

“……抛?抛!阿音…我不是玩具!”

“那到底是晃还是抛,你选一个。”

“有木有第三种选择?”

“有…抡着玩…”

“……”

“选啊月笙…”

“……那你还是晃着玩吧!”

------题外话------

小祁,你的速度这么快,我这当亲妈的造吗?还有…天音啊,能不欺负月笙么?晃着玩,抛着玩不说,你想把月笙抡着玩?这好玩吗?(不如咱切片了玩?!)

这章妹纸们还满意吗?满意的话,就把你们手里拽着玩意儿给绯月狠狠的砸过来吧,康莽~北鼻!

(PS:这里是感谢区,感谢~不弃风月妹纸的1张月票,xuanli629妹纸的5朵鲜花,yin86妹纸的1张月票,谢谢,么么哒!)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