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天道至尊驱魔师

第五十三章:接受传承,大赛落幕!

“天音丫头,你很吃惊?”

看着轩辕天音一脸震惊的模样,昊帝轻轻笑了笑,随即又莫名地道:“昊天大陆表面上看着格局简单,其实隐藏的秘密倒是不少,当年我跟无双到处游荡时,可遇见过不少奇奇怪怪的事情。”

轩辕天音震惊过后,似也很赞同地耸耸肩,撑着月笙的手臂,缓缓站了起来,认同道:“这片大陆的确是不简单。”目光扫过一旁的凤十九和凤清儿二人,问道:“现在这里也结束了,你们不出去么?”

二人看了看昊帝又看了看轩辕天音,心里也是知道接下来肯定是轩辕天音要接受昊帝的传承之力,他们二人在这里,只怕也是不方便,随点点头,道:“我们正要准备离开,天术师大比还剩下几天时间就会结束了,到时候整个迷雾山脉都会关闭,你……”凤十九摸了摸鼻尖,继续道:“既然你要接受传承之力,那么我们就不在这里打扰了。”

将灵力灌入铭牌之中,凤十九和凤清儿二人四周的空间开始微微扭曲,在二人快要消失在空间通道中时,轩辕天音突然道:“我可能会是最晚回去的人,你们回去后,若是看见东方祁,麻烦替我转告他一声。”

“好!”似乎诧异于轩辕天音居然会让他们带话,微微一愣之后,便也是点头答应。

当二人走后,轩辕天音转头看向昊帝,眯眼一笑,“其实我一直有个问题想问昊帝前辈,只不过刚刚凤家的人在这里,我实在有些问不出口,如今他们二人走了,我想问问昊帝前辈跟我家先祖到底是什么关系呢?”

闻言,昊帝一愣,随即一张老脸有些不自然,干咳了几声道:“你这丫头的好奇心还真不是一般的重……”目光轻轻瞥了一眼轩辕天音,转开话题地道:“丫头,还是开始接受传承吧。”

轩辕天音目光带着微微戏谑之意,一瞬不瞬地盯着昊帝,这老头儿是在不好意思吗?

“听昊帝前辈之前所说,似乎跟我家的先祖关系不错呢,那为何她却嫁给了别人呢?”轩辕天音悠悠地道。

昊帝闻言老脸一抽,随即愤愤地瞪了轩辕天音一眼,不满地道:“混丫头,哪有这样揭人伤疤,在伤口上撒盐的?”说完大手一挥,一道白光瞬间笼罩住轩辕天音,“安安心心地接受传承,长辈的私事,你这丫头就不要多问了。”

哦呀呀呀…恼羞成怒了啊!

轩辕天音唇角微勾,看着光罩外面一张老脸又青又红的昊帝,心下却在感叹,自家那位先祖倒是个牛人呢,都几千年的时间了,还可以让一个人族强者这样惦念着啊。

‘轰’——

就在轩辕天音在心里暗叹的时候,一股强大的意念瞬间没入了她的眉心里,轩辕天音在感受到传承开始之后,缓缓地闭上了眼睛。

“天音丫头,八荒破天决的武学由战意而创,你的战意越强,施展出的威力就会越强,八荒破天决共分八式,每一式……”

一片朦胧的意识海中,轩辕天音紧紧盯着眼前的光影,看着光影中的武学招式随着昊帝的声音快速变化,心里突然产生了一种明悟。

……

沧州城内,随着天术师大比落幕的时间越发接近,城内等待的众人就越发的情绪高昂。

这几日,每日都有不少参赛者自迷雾山脉中出来,山脉下的广场内,此时已经坐了不少归来的参赛者们,看着广场中间的那个巨大计时沙漏,所有人都知道,明日之后,这一届的冠军将会出现。

湘池客栈的天字一号房中,比起外面的一片喧闹,这里显得各位的安静。

“主子,参赛者们都已经陆续回来了,明日就是大比的最后一日,天音大人却一直没出来,这……”月影目光担忧地看了一眼负手立在窗前的人,犹豫地道:“不会是在里面出了什么事吧?”

白色的身影修长挺拔,东方祁站在窗前一动未动,似乎没听见月影的话一般,如一尊雕像般。

良久,就在月影想要再说点什么时,只听见东方祁淡淡地道:“月影,下去吧,继续守在广场那里,随时向我汇报。”

月影犹豫地看了东方祁一眼,在前段日子里,察觉到自家主子跟天音大人的相处气氛,他又不是傻子,自然发现了点什么,如今主子虽然不说,不过他好歹也是跟随了主子好多年的人,当然也知道主子的心里肯定也是担心了吧,微微点点头,月影觉得他还是去广场那里守着吧,若是天音大人回来了,他也好快点告诉主子。随点头道:“是,属下立刻就过去。”

月影离开的声音渐渐远去,东方祁感受着窗外带着花香的微风,目光看向迷雾山脉的方向,轻声呢喃:“天音……”

“嘁,既然如此担心那个女人,何不自己进去看看,那层禁制应该挡不住你吧。”

就在东方祁的话音快要完全消散在风中时,一道低沉的声音突然自他身后响起,连带着整个房间里的空间都是微微震动了一下,随即一个暗红色的身影缓缓自扭曲的空间里走了出来。

“你似乎不应该随便出来吧?”东方祁清洌的眸子微微一眯,缓缓转身看向身后那道暗红色的身影。

来人无所谓地耸耸肩,走到房间里唯一的软榻边,懒懒地朝上面一靠,才漫不经心地道:“那是以前,你的实力在慢慢提升,我自然也能偶尔出来一下…。”话音一顿,一双血红魅惑地眸子噙了一丝莫名地意味看向对面一身清冷的东方祁,笑道:“幸亏我出来了,不然我还发觉不了……你一边努力的提升实力,却又一边强行的压制体内的封印,啧啧啧…你到底想干什么?”

看着东方祁淡漠如神祇的俊脸,血眸微微一眯,悠悠地道:“既然你想要提升实力,何不解开封印,若是你想要解开封印,也不是解不开啊…让我猜一猜,你这么矛盾的做法,可是为了……”话还未说完,一道红光自东方祁手中突然射出,直直朝软榻之上的人掠去。

‘嘭’——

一声巨响,整个软榻彻底化成粉末。

“还好我躲得快……”快速闪到一边后,暗红的人影朝东方祁恶劣地一笑,然后身子一歪,坐在了大床之上,懒散地翘了一只腿,晃了晃,继续道:“阿祁,这么多年,你还是第一对我动手呢,那个女人就这么重要?”

“不管解不解开封印,我始终是我,你若再多说一句,我会让你十年都不能出来……”东方祁周身徐绕着寒气,眸光渐渐冰冷,清洌的眸底深处有一丝红光一闪而过。

似乎察觉到了对面之人身上的隐怒,大床之上的人,无奈地摊摊手,道:“好吧,我不说就是了……。”不知道轻轻嘀咕了一句什么,突然正色沉声道:“不过阿祁,我得提醒你,你若不解开封印,随着你的实力逐渐提升,你的身体很快就会控制不住这股力量,到时候…后果可不是闹着玩的。”

东方祁眸子一闪,轻轻垂眸,淡声道:“我知道分寸。”

‘唰!’——

红影一闪,瞬间出现到东方祁的身边,微微倾身,对着东方祁上下嗅了嗅。

“你干什么?”东方祁眉心一皱,嫌弃地看着身边之人。

“阿祁,你的身上,怎么有股我非常厌恶的味道,而且比以往更加浓郁了不少?”说着鼻尖再次凑近东方祁,用力嗅了嗅,然后整个人突然倒退数步,大声道:“该死的,果然是那里的味道,难怪会这么讨厌……”

“既然讨厌就赶紧消失……”东方祁难得的脸色不好地瞥了对面之人一眼,而隐藏在袖中的手,却微微紧了紧。

“当然要走,这味道即使是隔了千万年,依然让我讨厌,你怎么就……”轻声不满地嘀咕着,随即大掌一挥,整个空间再次扭曲,转身就准备没入其中,却在一只脚踏进去后,微微转身,目光玩味地看向身后的东方祁,轻笑道:“阿祁,你现在这个模样可比以前有趣多了,不过若是那个女人知道了你的身份…。嘿嘿…我可真想看看她的表情呢,想必会更加有趣吧……”

“唔…驱魔龙族的传人跟…。相爱,呵呵……”

东方祁闻言整个身子一僵,目光深沉地看向渐渐恢复的空间,那里已经没有了那道暗红的身影。

“我相信她!”

不知道过了多久,东方祁一直僵硬的身体渐渐松懈了下来,随即似轻笑了一声般,转头看向窗外,目光深沉却又轻软,低低自语地道:“相爱吗?这个词,我很喜欢。”

……

黑色的大殿之内,一片寂静,四双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大殿中央的那个白色的光罩,光罩中,轩辕天音的身影,静静地盘坐在那里,仿佛跟那光罩渐渐融为了一体,四周若有若无的灵力波动自轩辕天音体内缓缓溢出……

在察觉到那股淡淡的波动后,一旁守候着的几人都渐渐凝神。

“阿音是不是快要出来了?”月笙目光紧紧地盯着光罩之中的人,脸色带着一抹欣喜之色。

“看这模样,应该是快了……”

“你……”在听到身边之人突然虚弱了不少的声音时,月笙猛地侧头看去,在看见昊帝那原本就透明的身影更是淡了几分后,月笙脸色一变,“你怎么了?”

月笙的一声惊呼,让得一旁的韩澈和血玉蛟龙也是收回了紧盯着光罩的目光,转了过来。

“前辈…你这是…?”韩澈脸色也是一变,震惊地看向昊帝。

对于二人的震惊,昊帝笑着摇摇头,道:“没事,我只是快要消失了而已。”目光欣慰地看向光罩中的轩辕天音,昊帝淡笑着道:“能够再次看见驱魔龙族的传人,我已经很满意了。”

‘嗡!’——

就在他的话音落下后,整个空间便是狠狠一荡,一股天地威压突然降下,直接将笼罩住轩辕天音的光罩给震碎了开来。

当光罩破碎之后,轩辕天音的身子轻轻一颤,缓缓地睁开了眼睛。

“恭喜你,天音丫头……”看着轩辕天音醒了过来,昊帝微笑着点点头道。

“昊帝前辈……”轩辕天音唇角一勾,却在转头看见昊帝此时的模样时,眉心狠狠一皱,“昊帝前辈你……”

望着快速走来的轩辕天音,昊帝的身形再次淡了几分,几乎都快彻底融入空气中,“我的任务完成了,以后的事情就要靠你了啊。”

“是因为前辈把传承给了我的原因?”轩辕天音眸子一闪,目光紧紧盯着昊帝。

笑着摇摇头,“丫头,我本来就是一道残魂,如若不是需要等待继承之人,早就已经消散在天地间了,如今我等来了你,也不算我苦苦守在这里三千年枉费了啊。”

见轩辕天音紧绷着一张小脸,昊帝笑着继续道:“我的时间也并不多了,丫头…长话短说,当年我跟无双在大陆上闯荡,偶然间发现了魔族的存在后,便一直跟魔族在战斗,最后我二人合力终于将这里彻底封印,如今三千多年过去了,魔族再次出现,魔族出现的诡异,行动却非常隐秘,很久之前我跟无双就发现,他们似乎在寻找着什么。”

“所幸他们的数量并不多,所以丫头,如果以后你遇见了魔族,不管他们在做什么,必须阻止他们的行动,虽然我不知道他们的目的,但是我有预感,若是让他们真的成功了,那么就会是这片大陆的浩劫啊。”

轩辕天音闻言眸光一动,魔族在寻找什么?或许她知道他们在寻找什么,除了那被封印在天昊的魔界通道,还能是什么……

“前辈放心,不管他们的目的是什么,我一定不会让他们成功。”轩辕天音点点头,沉声道。

“我相信你一定能做到。”昊帝微笑着点点头,随即目光看向远方,似透过虚空看见了自己想要看到的人般,轻声道:“我总算没有辜负你的期望……”

“昊帝前辈…”

看着昊帝的身影缓缓消失,轩辕天音双眸微微一红,随即猛地双膝跪下,恭恭敬敬地对着昊帝已经消失的地方,重重地磕头,道:“前辈跟先祖的愿望,天音一定会为你们达成。”

“阿音…你不要太难过…”月笙伸手扶起轩辕天音,“昊帝前辈已经没有任何遗憾了。”

“是啊姐姐,不要难过哦,昊帝前辈如今完成了他的使命,他终于可以安心的去找先祖了呢……”韩澈也是点头安慰道。

“而且今日是大比最后的期限了,我们该离开这座山脉了。”

闻言,轩辕天音点点头,敛下了脸上的神色,轻声道:“是该离开了啊,难过一下就行了,我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呢,若是一直难过下去,才是辜负了昊帝前辈跟先祖的期望啊。”

见轩辕天音情绪恢复后,月笙跟韩澈笑着点点头,对啊,他们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想必待会的大比结果,一定会让所有人震惊吧。

……

今日是天术师大比的最后一日,迷雾山脉脚下的广场内已经早早地站满了人,连带着广场外围,都已经是人山人海。

东方祁一身白衣清冷地站在广场中央的高台之上,看着台下的参赛者们,清洌地声音虽然不大,却让得所有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本届天术师大比还有半个时辰就将结束,本相代表天昊国,为此次大比做裁判,现在,请已经归来的参赛者们打开你们的乾坤袋,若是半个时辰内,山脉中再无人出来,那么这里妖兽内丹的分数最高者,将是本届大比的冠军。”

‘唰唰唰’——

随着东方祁的话音一落,广场中所有参赛者们皆是把自己的乾坤袋朝半空轻轻一抛,然后五颜六色的内丹齐齐漂浮在他们的头顶之上,如此壮观的一幕,让得广场外围围观的人群都是连连惊呼出声。

“天啦,好多的妖兽内丹啊……还有好些都是高级妖兽的内丹呢。”

“这些天术师大人的实力真强啊…”

“你这不是在说废话吗!能从迷雾山脉中活着出来的天术师大人们实力能不强吗,实力弱的,早就死在里面了。”

“你们快看,那是轩辕宗的人吧,快看她们的头顶上,那些内丹比所有人的都多,而且几乎全是高级内丹呢。”

“不愧是轩辕宗,这次应该也是轩辕宗蝉联第一吧。”

“轩辕宗旁边的那几人是谁啊,内丹也很多啊。”

“听说是什么隐世家族中的人吧,好像是西域段家……”

对于身后人群里的喧哗声,广场上的参赛者们皆是神色各异。

“那女人怎么还没出现?难道死在了那些魔族之人的手中?”林素素目光疑惑地看向四周,却始终没有看见轩辕天音的身影,但是一想到轩辕天音若是死在了魔族手中,林素素的脸色就忍不住带上一抹幸灾乐祸的笑意。

“死?”段崖轻轻冷哼了一声,目光轻轻撇过不远处的凤十九和清儿,还有另一边的炎锋,冷冷地道:“你脑子被狗吃了?凤家的人和炎家的人都出来了,你觉得那个女人会死吗?”

闻言,林素素脸色一红,随即又变得铁青,被如此不屑地嘲讽明显是让得她的自尊心受不了了,不过却碍于段崖的身份,林素素却敢怒不敢言,只能咬牙忍了下来。

“就算那女人能活着出来,不过想要跟我们比内丹,她也一样是输。”林素素愤恨地道。

段崖眉心紧蹙,目光闪烁地看向迷雾山脉,他总觉得这件事不会这么简单结束,那个女人就是一个变数。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广场中央的巨大沙漏也是渐渐流走到尾声。

东方祁眉心轻皱地看向那快要彻底漏完的沙漏,目光担忧地看了看迷雾山脉的方向。

天音…你怎么还不出来?

‘嗡嗡’——

就在东方祁心里的话音落下后,迷雾山脉的禁制再次出现了震动,然后在所有人的目光中,两道身影自扭曲的空间中缓缓地走了出来。

东方祁眸光一亮,双眼紧紧注视着那其中一道白色妖娆的身影,薄唇微微勾起一抹幅度。

总算出来了啊……

似乎察觉到什么,轩辕天音从空间中刚刚踏出来后,一双清冷的眸子微微一转,便看向了广场中央的高台之上。

二人目光轻轻在空中交织,轩辕天音红唇一勾,一手抓住身边的韩澈,便朝广场之中掠了过去。

当轩辕天音轻飘飘地落在广场中后,那巨大的沙漏也是彻底的漏完了。

东方祁淡淡地收回目光,原本柔和的眸子立刻变回以往的清洌之色,静静地环视一圈后,沉声道:“时间到,本次大比讲究的是公正公平,虽然本相是裁判,不过这次,本相想让在场的所有人一起来公布冠军是谁……”

‘哗’——

随着东方祁话落之后,人群中立刻出现了骚动,这么多届天术师大比,这还是第一次让所有百姓来评定冠军的。

不仅围观的百姓骚动了,就连广场之中的参赛者们都是疑惑不解地看向高台之上的右相大人。

对于人群中的骚动,东方祁依旧是淡然地站在高台之上,目光清淡地扫过台下所有参赛者们,沉声道:“请所有参赛者,将你们得到的内丹升空,让所有人都看清楚。”

‘唰唰唰’——

虽然疑惑东方祁为何会这样做,不过所有人还是依言照做,将原本漂浮在自己头顶上方的内丹使用灵力,再次往上托了托。

只有轩辕天音目光闪烁地瞥了一眼台上的人,轻声嘀咕道:“就这么相信我么?也不怕这么内丹一亮出来,万一我的内丹比其他人的少呢?那不是丢人就丢大了。”说着抬手将乾坤袋轻轻一抛,然后一大片色彩浓郁的内丹瞬间飞掠而出。

当轩辕天音的上方出现一大片色彩浓郁又数量极其庞大的内丹之中,原本喧闹的人群皆是一静,片刻后,爆发出大片的惊呼声。

“天啦,那是谁?那位大人的内丹比轩辕宗的还要多出一大半啊!”

“娘喂,看了这么多届的天术师大比,老子还是第一次看见有人拿出了这么多的高级内丹……”

人群中也不乏一些心思细腻之人,看着轩辕天音头顶上方的内丹,戏谑地笑道:“看来这届天术师大比,轩辕宗倒是要从第一名的位置上下来了啊。”

“该死的,那个女人怎么会有如此多的内丹?”林素素一脸扭曲地看着轩辕天音头顶之上的内丹,嫉恨地道:“每次都是她,为什么她不死在那片遗址里……”

段崖也是神色阴沉地看着轩辕天音,他就知道这个女人是个变数,果然被他说中了。

轩辕天音双手抱胸地看着头顶上方,在林素素和段崖那带着杀意的冰冷目光扫过来时,她便已经察觉,红唇微勾,偏头看了过去,见二人一脸阴沉恨不得杀了自己的模样,轩辕天音朝二人勾唇一笑,看得不远处的二人又是一阵心火直冒。

轩辕天音的内丹为什么会这么多,当然是要归功于那些死在她手中的人的贡献了,除了之前为了抢夺血玉龙皇参而死在月笙手上的人,还有鬼王宗的人,当然更是少不了秦家的一群人,他们的乾坤袋可是全落在轩辕天音的手里呢。

谁胜谁负,一看便知。

当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轩辕天音的身上后,高台之上的东方祁也是淡笑一声,缓缓地道:“看来第一名已经出来了啊。”

“本相宣布,今年的天术师大比的第一名,是来自天昊皇室的参赛者…元天音!”

‘轰’——

当听到轩辕天音居然是天昊皇室的代表后,整个人群再次骚动起来。

天昊皇室,居然是天昊皇室!

往年的天术师大比,天昊皇室一直是垫底的一个,没想到今年却一鸣惊人的拿下了第一名,这怎么不让所有人震惊。

看着轩辕天音淡淡而立的身影,围观的百姓都是齐声欢呼起来。

“元天音…元天音…元天音…”

听着这一声高过一声的欢呼声,即使是清冷如轩辕天音也忍不住露出了一抹极其明媚的笑容来。

不过在笑过之后,轩辕天音目光渐渐转向不远处的轩辕宗一行人,对着脸色阴沉难看地林素素,轻轻动了动嘴唇。

看着轩辕天音的口型,林素素整个人一僵。

她说的是……在轩辕宗等着我!

似乎极其满意林素素僵硬的表情般,轩辕天音淡淡一笑,便收回了目光。

轩辕宗啊……

是时候去看看了呢!

------题外话------

天术师大比总是是落幕了,接下来便是启程去轩辕宗了呢,在轩辕宗又会发生什么事呢…哈哈哈,绯月不会透剧的,不过肯定的说,林素素要倒霉了。

(PS:这里是感谢区,感谢~不弃风月妹纸的1张月票,yydmn6099妹纸的1张月票,孙小雪妹纸的1张月票,誰の圊賰卟沋殤妹纸的1张月票,nataliehxx妹纸的1张月票,857086240妹纸的1朵鲜花,baomei妹纸的2张月票,doudoumao57妹纸的1朵鲜花,水灵薇906妹纸的3朵鲜花,藤泪兒妹纸的1颗钻石,夜逸妹纸的1张月票,qq122149932妹纸的1张月票,谢谢~么么哒!)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