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天道至尊驱魔师

第五十章:大殿中心,联手破禁制

韩澈愣愣地看着自己脚边倒下的三个已经生机断绝的人,拿着匕首的右手微微颤抖,他们脸上的不甘、恐惧、绝望和怨毒的神色,一一自脑海中划过,明亮的眸子渐渐黯淡,随后缓缓闭上眼睛,连带着整个身子都开始轻微的颤抖起来。

月笙皱眉看着韩澈颤抖的背影,刚要抬步过去,却被轩辕天音给一把拉住了。

“让他一个人慢慢走出来,若是他连这个都走不出来,以后澈儿想要覆灭秦家为他的家族报仇就是空谈了……”轩辕天音看着韩澈的背影,轻声道,一双清冷的眸中闪过一抹心疼。

她一直以为韩澈的心里是明亮的,所以他的那双眼睛才会那么明亮透彻,但是自从上次在万兽谷的交易市场里,因为秦媚儿的一句话,韩澈身上爆发的杀气是那样的浓烈,她才知道,这个孩子心里根本就没能放开,在他心底有一块地方,是不能去碰触的,一旦碰触到那块逆鳞或者说是伤疤,他一直压在心底的恨意,便回彻底的爆发。

这样隐忍不发的恨意,埋藏得很伤,所以连她都差点忽略过去,若不是万兽谷那次,被她察觉,只怕澈儿这样一直压抑自己,终究会因为心魔而彻底入魔……还好,她发现的及时,所以,现在要给他纠正过来,也是来得及的。

‘嗒嗒嗒’——

鲜血顺着匕首一滴一滴掉落在地上,整个大殿内异常的安静,静得连那小小的血滴砸在地面上的声音都是那样的清晰。

韩澈紧闭着的双眸微微颤了颤,似稳住了心神般,缓缓地睁开眼睛,透彻的眸子中依然空洞地看着脚下那三具尸体,颤着音轻声道:“姐姐…”

轩辕天音几步走近,伸手抱住还在发抖的小少年,垂眸看向只在自己胸前高的韩澈,柔声道:“澈儿,不要压抑自己心底的恨意,你权力去恨他们,但是恨过之后,就要学会忘记,知道吗?”

怀中的少年低着头,看不见他脸上的情绪,轩辕天音轻轻叹息一声,抬手摸上他的头顶,问:“澈儿心底的恨意,如今可是少了些?”

“……没有,即使是杀了他们三个,依然恨他们!”良久,韩澈终是咬牙承认了自己心底里那滔天的灭族之恨。

“如果不是他们,父亲和母亲不会死,韩家的人也不会死…大哥二哥和三姐不会小小年纪就带着年幼的我四处漂泊,姐姐…我恨他们,每当大哥和二哥带着浑身的伤痕,找来食物,笑着对我说‘今天终于可以让澈儿吃饱饭了’,每当姐姐夜里一个偷偷流泪,却不敢让我发现,每当跟着我们一路逃出皓月的韩家兄弟们死在逃亡的路上…。我恨不得杀光秦家的所有人……”

“每当我闭上眼睛…我总是看见刑场上的那一幕幕,我韩家一族之人的血,铺满了整个刑场,从小带着我们四兄妹的奶娘为了护我们离开皓月惨死的样子,我……姐姐…我是真的恨他们啊,为什么…为什么要害我们韩家,就为了一个宫廷第一天术师的名号,他们就可以罔顾几百人的性命吗……”

听着韩澈带着恨意的咽唔声,轩辕天音眸中心疼之色越来越浓,轻轻拍着韩澈的后背,轻声道:“澈儿,善恶终有报,不是不报,只是时辰未到,秦家做下的孽,他们会还债的,但是澈儿,姐姐只是想让你知道,恨可以,但是不要误了自己,当秦家还了这份孽债之后,不要再让恨意还留在你的心里,懂吗?”

“嗯!”韩澈轻轻点头,“澈儿听姐姐的。”

轩辕天音轻声笑了笑,抬起韩澈的小脑袋,为他擦干了眼泪,笑道:“我的澈儿不适合去恨,澈儿眼睛里也不需要恨,姐姐最喜欢的就是澈儿眼睛里的明媚和清澈……”所以啊,为了守护住澈儿眼里的明媚,姐姐会帮你除去秦家,除去你心里的魔障!

……

“少主,那道传送屏障出现了。”

盘坐在墙角里的闭目调息的炎锋在听见随行之人的话后,眼皮轻轻一颤,便从修炼状态中退了出来。

看着不远处那泛着淡淡蓝光的传送屏障,炎锋眸光微闪,自听了轩辕天音的警告后,他就带着炎家的人退出了那座大殿,原本是想在此处等上片刻就离开的,结果就发现那道传送屏障突然消失,他总觉得那座大殿里会发生些什么,所以便特意留了下来。

此时传送屏障再次出现,炎锋犹豫着要不要再次进入大殿去瞧瞧,可是一想到当时轩辕天音说那话的神色……犹豫半晌,炎锋还是抵不过心里的好奇,起身咬牙道:“走,进去看看。”

‘嗤嗤’——

闪身再次进入传送屏障,当炎锋一行人再次回到大殿内时,殿内已经没有任何人了,想来应该是通过屏障被传送到了其他地方。

“少主,你快看!”

就在炎锋皱眉沉思地时候,身边之人突然惊呼了一声,打断了他的沉思,炎锋皱眉看了过去,顿时整个人一愣。

“怎么会这样?这里出了什么事儿?这些人怎么变成了这幅模样?”

“咦?这秦家的三人虽然死了,却没有变成干尸呢。”

炎锋眼中带着震惊之色地一一查看了地上的干尸,他们怎么会变成这般模样的?

“少主,你来看这个人,他好像之前并不在这些人当中。”

突然又是一声惊呼,炎锋立刻闪身过去,大殿中央一个全身黑袍的诡异男子此时正僵硬地躺在那里。

看着那诡异男子惨白的脸色和装扮,炎锋心下一紧,这人的确不在刚刚大殿之中那一群人中,他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目光快速扫过地上的尸体,除了那个女人和她的同伴,其他留下来的人全部死在了这里……

炎锋深深吸了一口气,朝之前质疑他的人,轻声道:“你现在可还觉得我之前的决定是否正确?”

那人身子一颤,立刻摇头道:“少主英明,属下不敢!”岂止是不敢,若是他们当初也留在这里,只怕也跟这些人一样变成了干尸了吧。只是这么一想,他就觉得心里一寒,“少主…那个女人,到底是什么人?这些人都是她杀的不成?”

炎锋眸光轻轻扫过地上那黑袍男子和另一边已经破碎的古怪雕塑,轻轻摇头道:“不是她杀的,不过她肯定是知道些什么,当初她威胁我们离开,只怕就是不想让我们留下来,因为留下来的后果便是这般……”

“少主的意思莫非是指…那个女人是为了救我们?”有人疑惑道。

炎锋默了默,救他们吗?或许有吧。

“走吧,既然这里已经什么都没有了,我们再去其他地方看看。”炎锋摇摇头,天术师大比的时间已经过了一大半了,若是再不去寻点什么,这趟倒是白来了啊。

“那若是再遇见那个女人…我们还跟她争不争啊?”

听到身后有人小声询问,炎锋脚步微微一顿,随即苦笑了一声,道:“若真是跟那个女人有了什么利益上的冲突,我们最好还是不要跟她争什么了……”那个女人,有一种他说不出来的危险感觉啊,随即似想到什么般,嘀咕了一句:“希望还是不要遇见她了吧,否则这次我们炎家可真是白来了啊……”

身后的炎家众人在听到自家少主这句轻声嘀咕微微一愣,随即看着满地的尸体,也只能苦笑着点点头,虽然没有经历过这大殿里发生的事情,不过从这一副惨况来看,那女人和她的同伴能安然无恙的离开,就知道他们不是省油的灯了,若下次真跟他们对上,这结局可真是不好说呢。

而轩辕天音三人在进入传送屏障后,就被传送到另外一处露天花园里了,对于炎家的一行人的话,自然是不知道,更不知道这样一个小小的插曲,居然让得他们少了一个对手。

这处露天花园不可谓不大了,汉白玉堆砌的地板泛着冷冷白光,几个硕大的花圃里依然是百花齐放,在花圃四周,数十根的巨大圆形汉白玉石柱,条理有序的矗立在周围,中央的一块空地处,宛如一个小型的广场,顺着广场前面的汉白玉石梯往上看去,只见一座庞大庄严的大殿静静地立在上方。

那里就应该就是整个黑色巨殿的中心了吧!

轩辕天音三人穿过花圃走进广场时,便发现了其他等在这里的身影。

“元姑娘也是到了么?在下还担心元姑娘三人会找不到这里呢。”

就在轩辕天音三人走进小型广场后,一旁靠在一根石柱旁的凤十九倒是率先朝轩辕天音打招呼笑道。

轩辕天音挑眉看向凤十九和他身旁的凤清儿,眸光微闪,随即点点头,问道:“看你们的样子倒是来了不少时间了,怎么不进去?”

凤十九摸了摸鼻子,朝上方的大殿努了努嘴,苦笑道:“那大殿的大门上有一层禁制,之前我们这里所有人合力试过,都没能打破那门上的禁制,便想着只有等人齐了后,再去试试。”

“哦?”轩辕天音闻言一愣,目光扫过上方大殿,疑惑地道:“你们应该不是第一次来这里的吧。”

知道轩辕天音话里是什么意思,凤十九也不隐瞒,点点头,道:“以前也是来过,可是这次还是第一次走到这里,这座遗址很大,并不是一次或者第二才能走完的。”

见轩辕天音点头,凤十九笑了笑,继续道:“既然元姑娘你们到了,现在就只等炎家的人来了,加上元姑娘和炎家少主,想来这禁制应该是能打开了。”

炎锋居然还没到?

听闻炎锋还没到,轩辕天音眸光微闪,他们不是早就出了那个大殿了么?难道中途去了其他地方,没有到这里来?

而就在轩辕天音在心里猜想炎锋一行人去了哪里时,便察觉到一道阴寒的目光扫了过来。轩辕天音微微挑眉,看了过去,随即红唇一勾,心里一乐。

那不是段崖二人么?

瞧得段崖跟他身旁那黑衣老者盯着自己的阴寒目光,轩辕天音的眸子便是微微一眯,这两个家伙看来还是不死心呢。

在二人身后,轩辕宗的人也是站在那里,只不过这次她们倒没有在用黑纱遮住面目,想来是破罐子破摔,觉得已经被识破了,就没有必要再遮掩了吧。

此时轩辕宗的一行人里,林素素也是目光怨毒地盯着自己。

“段少主,那女人也进入了这里,这次可不能在放过她了。”林素素怨毒地盯着轩辕天音,对着身前的段崖恨声道。

段崖轻轻点点头,目光中杀气闪过,阴沉地道:“自然是不会放过她。”

看着轩辕天音那副淡然的模样,林素素显然是心中恨极,这个女人在她刚到沧州城时就丢了那么大的脸面,又在遗址外揭破了她们的身份,让得她们的处境如此尴尬又有了暴露的危险,如若不是现在时机不对,她真是恨不得立刻杀了那女人。

“本来还想着这遗址如此之大只怕是找不到你,既然你自己出现在这里,送上了门来,那么也怪不得我了!”林素素眼里划过一抹森冷的杀意,在心里冷笑着道。“我可是说过…要让你像死狗一样爬出迷雾山脉的啊……不过你现在知道得太多,那么还是死在这里好了。”

不过轩辕天音对于段崖和林素素的那道充满了杀意的目光,只是淡淡一瞥,便彻底无视了,对于轩辕天音而言,这几人,她可还真没放在心上过。

“阿音…那几个家伙敢用那种眼神看你,等进去之后,我就去杀了他们!”月笙目光冰冷地扫过对面段崖和林素素几人,他们眼中的杀意,月笙可是看得一清二楚,凡是对阿音动了杀心的家伙,他一个都会放过。

轩辕天音摸了摸精致小巧的下巴,轻声道:“杀是要杀,不过也不是现在,他们还有点用处的。”

“什么用处?”月笙闻言一愣。

轩辕天音朝他眯眼一笑,缓缓地道:“这个大殿即使是整个遗址的中心处,那么宝贝肯定全在这里,不过宝贝越多,危险就越大,你不觉得他们是很好的探路石么?”

月笙闻言嘴角一抽,默了默后,他突然觉得,杀了他们,可能是对他们最仁慈的做法了……

正在二人说着什么的时候,几道细微的破风声突然响起,轩辕天音等人一愣,然后朝着后方的花圃看去,只见炎锋带着炎家的一行人到了。

“炎少主总算是来了,我们可就等你们了。”凤十九见炎锋等人到了,脸上神色也是松了下来,若是他们再不到,只怕剩下的时间可就是不够了啊,毕竟天术师大比的时限也快要到了,到时候不管他们愿不愿意,都会被强制地送出迷雾山脉。

炎锋带着人进入广场,朝凤十九点了点头,目光在扫过轩辕天音时,微微古怪了几分,不仅是他,连带着炎家的所有人,都是目光敬畏地看了轩辕天音一眼,便闪烁着转开了视线,虽然只是一瞬,却还是被凤十九给看了个清楚,凤十九眸光微微一闪,不着痕迹地看了看轩辕天音,便对着炎锋笑着解释他们一行人等在这里的原因。

当听完凤十九的解释后,炎锋点点头,道:“好,反正时间也没剩几天了,不如齐心合力,先破开了这门上的禁制再说。”说着顿了顿,转头看向轩辕天音和月笙,“只怕这次出力的还要靠元姑娘二人了。”

轩辕天音正要点头,一旁月笙却接话道:“阿音就不必了,我跟你们一起破开禁制就可以了。”

凤十九微微皱眉,看了月笙一眼,想说些什么,却见炎锋点头道:“也行,有了阁下,想来也是够了,元姑娘不动手也可以的。”

听得炎锋的话,凤十九目光微微一暗,炎锋是隐世炎家的少主,此人从来都是心高气傲,何曾见过他如此客气地对人说过话,即使这紫衣男子是妖族之人,只怕也不能让炎锋如此客气的称呼一声‘阁下’吧……若是他还不能察觉出点什么,他凤十九就真的是个傻子了啊。

“既然如此,那元姑娘就等在一旁好了。”凤十九也不再多说什么,笑了笑后,朝对面段崖一行人看去,在接收到凤十九的目光后,段崖和他身旁的黑衣老者还有林素素也是走了出来。

殿门前,看着那一层泛着黑光的禁制,凤十九右掌微抬,掌心处有灵力迅速聚集,“诸位,一起用灵力,打破了它!”

‘轰’——

合所有人的灵力狠狠地拍向那层黑色禁制,只听一声巨响之后,整个地面都开始晃动起来,而那层黑色禁制上,也慢慢出现了裂痕。

所有人目光一喜,真的有用!

“诸位,再来!”

‘轰’——

庞大的灵力再次拍在禁制上,一阵剧烈摇晃之后,只见那黑色的禁制之上的裂痕越来越大,然后如破碎的玻璃般,‘砰’地一声,彻底的碎了。

当门上的那层禁制彻底消失后,原本紧闭的大门,带着沉重地‘吱呀’声,也是缓缓地打开,一股古老腐朽的气息,扑面而来。

‘咚’——

在大门彻底打开后,众人目光各异地对视一眼后,便身影一动,齐齐朝门后掠了进去。

经过了无尽岁月,殿内的长明灯依然如初的亮着,整个大殿内皆是由黑曜石建成,在灯光的照耀下,泛着点点幽光,大殿的正前方,一座黑色的巨大王座静静地立在那里,即使上面空无一人,但是自王座上散发的强大威压,也是让得这里所有人呼吸一滞。

轩辕天音皱眉看着那巨大的黑色王座,不知道为什么,她总是感觉到一点点熟悉的气息。

“怎么什么都没有?”

就在众人震惊地看着那黑色王座时,突然人群中有人诧异地道。

闻言,所有人的目光都是快速地扫过整个大殿,除了前面的那巨大的黑色王座,整个大殿内,还真是空空如也,一眼就可以看清。

怎么会这样?

轩辕天音眉心轻蹙,莫非这只是一座空殿?

‘嗡嗡嗡嗡’——

就在众人疑惑不解时,王座上空的空间突然开始震动起来,然后在所有人惊疑不定地目光中,几道光团自扭曲的空间中飞射而出,高高悬浮在王座上方。

透过那淡淡的光团,轩辕天音双眸微微一眯。

那是……

“功法…真的是功法,还有灵果和灵丹……”

当所有人看清光团里面的东西后,整个大殿中的气氛瞬间炙热了起来,连带着所有人的目光都开始变了。

------题外话------

今天再去医院打一天吊针后绯月就可以解脱了,绯月再也不想去医院了

(PS:这里是感谢区,感谢~小白兔二代妹纸的1张月票,xuanli629妹纸的1张月票和5朵鲜花,不弃风月妹纸的1张月票,亲亲cc果冻妹纸的2张月票,day37885721妹纸的1张评价票,莺妮妹纸的2张月票,15902945351妹纸的2张月票和1张评价票,茉日琉妹纸的1颗钻石和5朵鲜花,飞天血狐狸妹纸的1张评价票,958565935妹纸的1张评价票和1张月票,angelcutie妹纸的3张月票和2张评价票,xiaoshuo0912妹纸的1张月票,谢谢,么么哒!)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