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天道至尊驱魔师

第四十九章:镇压,秦家人还债吧!

‘轰隆隆隆’——

整个大殿开始剧烈摇晃起来,半空中,月笙庞大的身躯微微一扭,然后大嘴一张,一口将失去了结界保护的还魂果给吞了下去,而随着轩辕天音清冷的话音刚刚落下,那破碎的黑色雕塑里突然涌出一股股浓郁的黑气,轩辕天音本人早在黑气溢出时,就闪身退出了一丈之外的距离。

还没有离开的隐世家族和秦家的人都是神色巨变地看着那突然冒出来的古怪黑气,阴寒的气息在大殿内缓缓蔓延,伴随着黑气越来越多,一声尖锐刺耳的大笑之声也缓缓自黑气中传开。

“哈哈哈哈……封印终于破开了,我终于出来了……”

“元天音…你到底干了什么?”

秦家的人听着这森冷的大笑声,齐齐色变,即便再无知,现在怕是也知道了那黑色雕塑中封印着什么强悍的家伙。

对于秦媚儿的怒喝声,轩辕天音只是瞥了她一眼,便淡淡地道:“我提醒过你们,让你们退出这里的,既然你们不愿意走,那么就怪不到我了。”

“你明明知道那古怪的雕塑里封印着奇怪的东西,你还打碎了它?”秦媚儿怒目而视。

用看白痴的眼神看了她一眼,轩辕天音淡淡地道:“不打碎它,我怎么取下那灵果……”说着便一个闪身回到了韩澈身边,而这时月笙的身形也是在半空急速变小,然后化作一道紫光掠回了轩辕天音身边。

“阿音,给…”月笙变回人形后,立刻将泛着金光的还魂果递给了轩辕天音,然后目光警惕地看着那浓郁黑气的中心。

那里…有什么要出来了。

“人类的女人,那还魂果可不是你能拿走的。”

就在轩辕天音把还魂果收回轩辕心锁内后,一道黑色的身影自浓浓的黑气中缓缓地走了出来。

依然是一身黑色的长袍,只不过这次出来的人并没有把整个人裹进长袍中,一张惨白无血色的脸上挂着一抹森然的笑容,漆黑的双眼直直地盯住轩辕天音。

看着对面的黑袍之人周身被黑色魔气徐绕,那没用一丝眼白的双目阴寒冰冷,轩辕天音红唇勾起一抹嘲讽之色,冷声道:“魔族的人还真是让人讨厌呢……”

魔族?

听到轩辕天音这句话,殿内留下的那群人瞬间惊恐起来。

这个人是魔族的人?

昊天大陆上,一直有关于魔族的传说,却从来没有人见过,但是即使他们没有见过,也知道‘魔族’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别说是他们,恐怕整个天昊国中,都没几人能对抗魔族。

“秦岳长老…我们…我们是不是先离开这里?”

秦家众人中,人人脸上惨白的看着那一身黑袍的魔族之人,他们的实力可不是魔族的对手啊。

秦岳脸色难看的看着那魔族之人,他怎么也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魔族,而这魔族居然还是被那个该死的女人给放出来的……那该死的女人难道不知道放了一个魔族出来,会是多大的灾难吗!

“秦岳长老,我们还是离开吧,那魔族的人似乎只是想要那灵果,那灵果在元天音手上,跟我们又没有什么关系……”秦凤也是害怕地道。

秦岳咬牙点点头,“我们先离开这里…”

不仅是秦家的人,就连其他留下来的隐世家族中的人也都是一脸惊慌之色的准备离开此处。

可是……

“该死…那道屏障消失了!”

突然一声惊呼,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

“啊…屏障怎么不见了,我们怎么离开这里啊?”

“天啦,快…快找找看。”

在听见屏障消失了,秦家的人也是一惊,立刻抬头看向进来时的方向,果然那里空空如也,那道淡蓝色的屏障真的已经消失不见了。

完了!

所有人的心里,皆是狠狠一颤。

“哈哈哈……你们以为你们逃得掉吗?”

在听见人群里的惊呼声后,那魔族的人突然大笑出声,目光戏谑地看向一群惊慌的人们,就像看着一群待宰的羔羊般,笑道:“这个大殿内被设下了封魔阵,一旦我的封印解开后,封魔阵就会启动,那些传送屏障就会自动消失,你们……一个也出不去!”

“那个灵果又不是我们拿的,谁拿的你找去啊……”秦媚儿听见传送屏障消失的原因后,立刻脸色一变,然后一脸怨毒地瞪向轩辕天音,吼道:“元天音,你自己想死也别拉上我们啊,还不赶紧把那灵果给他。”

“当初让你们走,你们不走,现在知道害怕了?”轩辕天音嘲讽地瞥了秦媚儿一眼,然后轻轻摇头道:“那还魂果到了我的手中,我可没有把到手的东西又吐出去的习惯。”

“难道你真的想要害死我们不成!”秦凤也是脸色一变,对着轩辕天音怒目而视。

“那也是你们自己找死而已。”韩澈嗤笑一声,不屑地看了秦家和那些隐世家族的人一眼,“我姐姐当初可是让你们走的,是你们自己不愿走,如今倒是怨上我姐姐了?果然是没脸没皮!”

“臭小子,你以为你们可以逃得掉吗,我们走不了,你们一样走不了。”秦凤瞬间脸色扭曲起来。

“我们也没想逃啊……”似乎秦家的人越是愤怒,韩澈就越开心般,朝脸色扭曲的秦家姐妹露齿一笑,悠悠地道:“我们可不会死的,至于你们么…就难说了呢!”

“你…”秦家众人一噎,皆是脸色难看的瞪着韩澈,却怎么也说不出话来。

轩辕天音轻轻瞥了一眼秦家众人难看的神色,便把目光转向了一旁的红衣男子身上,似乎也察觉到轩辕天音的目光,红衣男子偏过头来,朝轩辕天音眯眼一笑,问道:“怎么了美人儿?如此看着三爷我,可是被我无双的容貌给迷住了?”

轩辕天音淡淡地看着他,对于他轻挑戏语不为所动,半响,淡淡地道:“说吧,你的目的是什么?”

似乎没理解过来轩辕天音是什么意思,红衣男子朝她眨了眨眼睛,笑道:“美人儿…你在是什么呢?我怎么听不懂呢?”

“你在看见那古怪的雕塑时,曾有那么一刻气息不稳,虽然只是一瞬即逝,不过…瞒不过我。”轩辕天音深深地看着他,淡淡地道。

红衣男子看着她,脸上的笑意渐渐消失,连他身上一贯懒散的气息都是渐渐收敛了起来。

半响,他轻轻叹息一声,嘀咕道:“果然是个精明的女人,什么都瞒不过你啊。”说着摇摇头,脸上挂起一抹邪肆的笑意,朝那周身魔气徐绕的魔族之人一指,道:“我是为了他来的…所以…美人儿若是动手之前,可愿让我先找他问点东西?”

轩辕天音眸光微闪,他话中的冷意可真是明显呢,找魔族的人问点东西?

“可以!”轩辕天音点点头。

“那可真是谢谢美人儿你的成全了。”轻笑一声,红衣男子朝着那魔族之人缓缓走去,随着他一步步走进,周身的气息也在渐渐拔高,当他站定在魔族之人的对面时,此时的他就如一柄凌厉出窍的宝剑般,锋芒毕露。

“你……”

魔族之人惊疑不定地看着站定在自己面前的男人,从这个男人的身上,他感受到了一股莫名熟悉的气息。

“哦呀呀,别紧张,我只是来找你问点事情而已,问完我就离开。”似乎感受到他的紧张,红衣男子朝他微微一笑,然后挥手打出一道结界,瞬间隔绝了所有人。

轩辕天音看着大殿中央那个红色的结界,目光微微一眯。

“阿音,那个男人到底是什么人?”月笙也是皱眉看着那红衣男子的奇怪举动,他总觉得那个男人不是什么好人。

轩辕天音摇摇头,“不知道,不过只要不妨碍我们,就跟我们没关系。”随即转头看向另一边,那里秦家的人和隐世家族中的人正在尝试着寻找那个消失的传送屏障。

“姐姐,那个传送屏障真的消失了吗?”韩澈轻轻撇了一眼不远处的秦家人,然后轻声问道。

轩辕天音点点头,“的确是消失了。”

“那我们怎么出去啊?”韩澈闻言一愣。

轩辕天音轻笑一声,弹了一下韩澈的脑门,解释道:“传送屏障的消失是因为这座大殿的封魔阵引起的,而封魔阵主要是封魔,只要那魔族的人消失,那么封魔阵自然也会消失,到时候传送屏障就会再次出现的。”

原来是这样啊!

韩澈点点头,然后幸灾乐祸地看向不远处正在焦急地寻找出口的秦家众人,乐道:“姐姐,那群白痴可是要急得上火了呢。”

“小孩子不要说这种不礼貌的话!”轩辕天音拍了拍韩澈的脑袋,随即也是一乐。

‘砰’——

就在轩辕天音跟韩澈二人偷着乐的时候,大殿中央的那个红色结界砰然炸开,只见那红衣男子一脸笑意地走了出来,显然对于他想知道的事情,已经弄清楚了。

轩辕天音目光转向那魔族之人,此时那魔族之人的目光显然不怎么正常,一看就是属于深度催眠中,轩辕天音眉心微皱,目光闪烁地看向正朝自己走来的人红衣男子,他到底是什么人?

“美人儿…看来咱们一路同行的日子到头了呢。”红衣男子朝轩辕天音勾唇一笑,摸着下巴,欢快地道:“我的事情办完了,要赶紧离开这里了,若不是惦记着家里的小宝贝甜心,我还真是舍不得美人儿你呢。”

见轩辕天音冷着脸不理自己,红衣男子轻声一笑,身形如鬼魅般一闪,便是出现在轩辕天音的身边,轻轻靠近轩辕天音的耳边,轻声道:“天音美人…记住我的名字哟,我叫明月…说不定以后我们会成为一家人呢。”

轩辕天音身子一僵,立刻跳开他的身边,皱眉看着他:“什么意思?”什么是会成为一家人?

红衣男子眸光微闪,笑得一脸荡漾,却没有回答轩辕天音的问题,懒懒地伸了个懒腰,轻笑着道:“我就先走,天音美人就慢慢那跟家伙玩吧,我现在以你的实力是不需要我的帮忙的,古拜~”

轩辕天音双眸顿时瞪大,不可置信地看着他。

“你…刚刚说的什么?”

红衣男子自怀中拿出了一道符纸,在轩辕天音震惊的目光中轻轻一晃,然后他所处的那片空间瞬间扭曲了起来,连带着他的整个身影都开始渐渐模糊。

空间传送符!

他手上拿的是空间传送符!

轩辕天音脸色一变,立刻追了过去,急声道:“那句‘古拜’是谁教你的?还有你手中的空间传送符是谁给你的?”

“站住!”

见红衣男子身形越来越淡,轩辕天音眸子一沉,立刻出手:“天道无极——九龙缚鬼之定身咒,定!”

‘轰’——

一道罡风猛地自扭曲的空间里传出狠狠地朝着轩辕天音反弹而去。

“阿音小心!”月笙脸色一变,立刻纵身扑了过去,一把抱过轩辕天音险险地避了过去。

“明月,你给我站住!”轩辕天音一把推开月笙,想闪进那片扭曲的空间里,却依然被空间外的保护罩给弹了回来。

看着已经消失了的空间传送阵,轩辕天音呆滞地瞪着那里,脑子里却是一片混乱。

为什么他会有轩辕家的空间传送符?

明月…明月…你到底是谁?

“阿音…阿音…你怎么了?”

见轩辕天音趴在地上,月笙立刻脸色一变地掠了过去,一把抱起轩辕天音,仔细地打量她是否有受伤,却不料被轩辕天音一把狠狠拽住了衣襟。

“阿音…你怎么……”

‘了’字被月笙吞了回去,目光紧张地看向轩辕天音,此时她的神色,是月笙从来都没有见过的,那种害怕里藏着紧张,紧张中却又带着一丝期待,如此复杂的情绪,阿音是怎么了?

“月笙…”轩辕天音紧紧拽着月笙的衣襟,双手都在轻轻发抖般,“月笙…刚刚明月手中拿的是轩辕家特制的空间传送符。”

“他跟你们家有关系?”月笙一震。

轩辕天音却摇摇头,急声道:“空间传送符的制作必须要依靠强大的精神力,这种符,轩辕家也是近几年才研究出来,整个轩辕家中,除了小五,没人可以做出空间传送符…为何明月的手中有这个符纸……”

“你的意思是…”月笙神色震惊地看向轩辕天音,见她神色莫测,犹豫地道:“你的五妹…这片大陆上?”

轩辕天音点点头后又摇了摇头,轻轻咬唇道:“我不知道,但是除了小五,没人可以做出空间传送符的,刚刚那股精神力的波动,我不会认错…可是小五…她怎么来的?”

“阿音,你先别着急,若是你妹妹真的来了这片大陆,等我们从迷雾山脉中出去后,我们就去寻她,凭她那么强大的精神力,不可能会出事儿的。”月笙轻轻拍着轩辕天音后背安抚道。

“我不是担心小五,小五若是真的出现在这里,我担心的是轩辕一族中是不是出现了什么危机。”轩辕天音苦笑着道。

月笙眉心微皱,他自然知道阿音说得是什么,轩辕一族的潜在敌人,一直对轩辕一脉虎视眈眈,若真是轩辕本家出了什么事情,只怕阿音会……

“阿音,不管出了什么事,你都不能慌,鲲鹏不是说过吗,那些人还不敢明目张胆地对付轩辕一族,天道不会允许的。”月笙安抚道,随即紫眸微微一眯,感受到身后突然暴涨的魔气,沉声道:“阿音,魔族中人的醒过来了,有什么事情还是等我们出去后再说吧。”

轩辕天音也察觉到这片大殿内暴涨的魔气,咬牙点点头,“嗯,若是小五在这个世界中,我一定要找到她,现在…先收拾了这魔族的人再说。”

随着轩辕天音的话音落下,整个大殿都开始震荡起来。

似乎是因为明月的离开,那魔族之人也渐渐自催眠状态中苏醒了过来。

“哈哈哈……为了庆祝我的封印解开,今日就先拿你们这些人的鲜血来庆祝一番吧。”

魔族之人大笑着目光森冷地看向大殿中的所有人,周身的魔气翻滚,然后渐渐朝着四周蔓延。

轩辕天音右手一晃,两张驱魔符打在月笙和韩澈的身上,然后挥手召回血玉蛟龙,冷冷地看着对面的魔族之人。

那黑色的魔气如有生命般,缓缓朝人群中蠕动而去。

“啊啊啊……”

凡是被黑色魔气沾染上的人,皆是发出一声声惨叫声,然后在众人惊骇的目光中,似被吸干了生命力般,变成一具具干尸。

似乎被这一幕给吓傻了,众人在一愣之后,立刻惊慌失措地四处逃窜,可不管他们怎么逃,都是逃不开被黑色魔气吸干最后变成干尸的命运。

“啊啊啊…魔鬼,那是魔鬼……”

“救命啊,让我们出去……我们要出去……”

轩辕天音冷冷地看着这一幕,并没有任何的同情,之前她就提醒过他们,所以现在落到这般结局,那么也不能怪她了。

贪婪总是要付出代价的!

秦家的人在看见那些人的下场后,也是神色巨变,慌乱中,在撇见轩辕天音几人静静地站在不远处,却没有受到任何攻击时,皆是一喜。

“元大人…还请元大人看在我们同为天昊出力的份上,帮帮我们吧。”秦岳老脸激动地看着轩辕天音,似乎想带着秦家众人朝轩辕天音几人走去,可是他们之间却隔着一道浓浓的黑气,是以只能朝轩辕天音求救。

“同为天昊出力?”轩辕天音闻言冷冷一笑,“既然秦家是为了天昊出力,那为何还会在暗中偷偷地对以往的天昊皇室参赛者出手呢?”

秦岳脸色一变,似乎他怎么也想不到轩辕天音居然会知道这件事,见轩辕天音冷冷地看着自己,急声道:“元大人误会啊,我们秦家是天昊的人,怎么可能会对天昊皇室的参赛者出手呢。”

“不管你们出没出手,都跟我没关系,我这次来参加比试,是因为天昊皇帝付过钱的原因,天昊皇室的事,我更没兴趣管。”轩辕天音淡淡地道,就在秦岳闻言惊喜的目光中,轩辕天音话音一转,“可是我呢,是个记仇且护短的人,你们不会忘记我们之间有什么仇什么怨了吧?”

闻言,秦岳脸色一变,立刻急声道:“元大人,我们之间的恩怨不是已经一笔勾销了吗?”

“我们之间的确是一笔勾销了,不过…”轩辕天音朝他嘲讽一笑,“我徒弟跟你们秦家的恩怨可还在呢。”说着拍了拍身边韩澈的脑袋,慢悠悠地道:“你们不会忘记了吧?”

“这……”秦岳看着轩辕天音身边的韩澈,他怎么可能忘记,那个小子可是韩家的人,当初的韩家是怎么家破人亡的,他可是清楚得很啊。

似乎见轩辕天音打定了主意不会管他们的死活,秦媚儿一张脸彻底扭曲了,怨毒地盯着轩辕天音,尖声道:“元天音,这魔鬼是你放出来的,死的应该是你!”

对于秦媚儿的咒骂,轩辕天音淡淡一笑,道:“不过很可惜,从目前的情况来看,似乎是你们死啊!”

“你以为我们死了你就能逃得了吗?”秦凤也是一脸怨恨地瞪着轩辕天音,都是这个女人,如果不是这个女人,他们怎么可能会死在这里。

“那就不劳你费心了。”轩辕天音淡声道。

“哈哈哈…死吧,死吧,都死吧,你们一个也活不了!”就在被轩辕天音那淡然的语气气得快吐血的时候,魔族之人突然大笑着道,随即目光看向轩辕天音几人,冷笑道:“你们倒是有点能耐,比那些废物要强,不过…你以为凭你那几道符纸就能抵抗我的魔气吗?”

轩辕天音闻言点点头,道:“的确是抵抗不了多久。”

“不过…足够维持到我杀了你就行了。”

杀他?

魔族之人似乎是听见什么笑话般,嘲讽地看向轩辕天音,冷声道:“你这女人倒是有趣,不过…想杀我?痴人做梦!”

轩辕天音缓缓踏出一步,右手一道符纸拿了出来,淡声道:“又不是没杀过…魔族的人都是这么刚愎自用么?”

闻言,魔族之人眸子一缩,紧盯着轩辕天音,惊疑地道:“你杀过我族之人?”

“放心,以后会杀得更多的。”轩辕天音点点头。

“天道无极——雷神借法,五雷轰顶!”

随着轩辕天音右手轻轻一挥,一道明黄色的符纸被她轻轻抛向半空。

‘轰’——

整个大殿内突然雷云聚集,乌黑的雷云中,银色天雷急速翻滚,然后在所有人的目光中,五道带着天地威压的银色天雷朝着魔族之人当头劈下。

“哼!区区天雷也想杀我?”魔族之人冷哼一声,大手一挥,一把形状怪异的黑色大刀便出现在他的手中,刀锋上黑色魔气涌动,然后朝着直劈下来的天雷狠狠斩去。

“天魔斩!”

‘嘭!’——

刀锋跟天雷狠狠碰撞在一起,整个大殿都震荡的起来,带着强大的罡风,一些实力不济的人,立刻被罡风震得倒飞出去,然后掉进了四周的黑色魔气中,便是发出一声惨叫,变成了干尸。

轩辕天音眯着眸子看向渐渐崩毁的天雷,身形一动,直接伏魔棒出手,整个人直直朝着魔族之人飞掠而去,几个呼吸间便是出现在他的近前。

“什么!”

看着轩辕天音这般鬼魅的速度,魔族之人眸子狠狠一缩,立刻闪身想退,伏魔棒带着雷电之力便是狠狠地抽了过来。

‘嘭’——

魔族之人躲闪不及,被伏魔棒抽了个正着,然后身子倒飞而出。

轩辕天音眸中有金光闪烁,身形立刻跟了上去,在贴近他身边时,第二棒又是猛抽了过去。

尝到了那伏魔棒中的厉害,魔族之人立刻脸色一变,手中大刀狠狠一挡。

‘当’——

一声武器的碰撞上,两道身影同时倒退数步。

“你到底是什么人?”魔族之人惊疑不定地看向轩辕天音,这个女人的实力可不像是这片大陆中的天术师那样不堪啊。

“我是什么人?”轩辕天音朝他勾唇一笑,缓缓吐出三个字:“驱魔师!”

驱魔师!

魔族之人神色大震,目光惊疑地看向轩辕天音,失声道:“你是驱魔龙族的人!”

轩辕天音眸光一闪,他居然知道驱魔龙族?

见轩辕天音不语,魔族之人眸子微微闪烁,他怎么也没想这女人居然会是驱魔龙族的人,难怪他之前就觉得这个女人身上的气息有点熟悉。

“驱魔龙族的传人,我现在立刻放你们离开,那颗还魂果我也不要了,此话我们各走各的,你看如何?”

对于魔族之人服软的话,轩辕天音冷冷一笑,道:“不如何,你死了,我一样可以离开这里。”

魔族之人闻言脸色一变,厉声道:“你可以离开,这些人可离不开。”朝剩下的隐世家族和秦家的人一指,随即冷笑道:“驱魔龙族从来都是以天下苍生为己任,难道你要眼睁睁地看着这些人给我陪葬不成?”

轩辕天音闻言目光轻轻看向那些人,只见那些人都是欣喜地看着自己,随即冷冷一笑,“他们的死活,与我何干!”

“元天音,你这个恶毒的女人,你明明可以答应他,让他们放过我们,你居然见死不救!”

听到轩辕天音的回答,秦媚儿立刻气极,怨恨地瞪着轩辕天音,虽然她不知道那魔鬼口中的‘驱魔龙族’是什么意思,不过显然那魔鬼是非常忌惮这一族的人,这个女人居然有着这样的背景……秦媚儿咬牙嫉恨地看着轩辕天音,心里的怨恨越来越浓烈。

对于秦媚儿的怒骂声,轩辕天音显然不放眼里,淡声道:“为了救你们这些人而放走一个魔族,你觉得划算么?”

“我从来不做亏本的生意!”

见轩辕天音是铁了心不放过自己,魔族之人脸色一沉,森然地道:“好一个驱魔龙族的人,原来也是这般的冷血,既然你都不在乎这些人的死活,那么他们就死吧。”说着,大手一挥,原本只是在缓慢蠕动的黑色魔气,瞬间暴涨了起来,顷刻间便吞噬了不少人。

看着这一幕,秦家的人脸色立刻一变,就这么一会儿的时间,那些隐世家族的人全都被黑色魔气变成了干尸,秦岳老脸一白,立刻撑起结界:“快…撑起结界,快……”

“啊啊啊…秦长老…救命啊。”

就在秦岳布置结界时,不少秦家的天术师皆是被黑色魔气吞噬,当他的结界好不容易撑起后,秦家的一群人中,就只剩下他跟秦家姐妹三个人了。

轩辕天音撇了一眼身后的情况,淡淡点头,诚恳地道:“我一直都是我族中的一朵奇葩来着,这没什么奇怪的。”双手合十,十指快速结印,然后对着对面的魔族之人,继续道:“我的时间也不是很多,所以我也就不跟你慢慢玩了,既然那些人都死得差不多了,那我也不用在隐藏什么了。”

随着她的话音落下,只见轩辕天音周身泛起淡淡金光。

“临、兵、斗、者、皆、正、列、在、前、诛邪!”

‘吼’——

金光大绽,龙吟之声响彻整个大殿,秦家三人目光呆滞地看着轩辕天音头顶之上出现的巨大金色神龙,皆是身子一颤,不可置信地道:“神…龙…她是…她居然是神龙女神!”

神龙一出,强大的龙威瞬间压得魔族之人倒退数步,脸色难看地看向半空中的五爪金龙,怒吼:“五爪金龙又如何,想要杀我,不可能!”说着周身魔气大涨,然后狠狠朝轩辕天音举刀扑了过去。

只要杀了她,杀了这个女人,神龙就会自动消失!

魔族之人眸光狠戾,咬牙朝轩辕天音飞掠而去。

‘吼!’——

就在他快要靠近轩辕天音时,半空中的神龙身躯一扭,便是直直朝着他扑了过去。

‘轰!’——

一声巨响,神龙直接一爪探出,狠狠抓向了他的心脏。

‘噗呲!’——

一口黑血喷出,魔族之人不可置信地缓缓低头看向自己胸前的金色巨爪,“你…你……”想说些什么,却眼前猛地一黑,体内的生机渐渐消失……

当魔族之人生机彻底断绝之后,大殿之内的黑色魔气也是渐渐消失。

‘嗡’——

空间突然一番震动,那消失的传送屏障再次出现了。

“秦岳长老,传送屏障出现了,我们…我们快离开这里吧。”

在看见不远处重新出现的传送屏障后,秦凤脸色一喜,随即惊恐地看了一眼轩辕天音,此时知道了轩辕天音身份的她,早就没有勇气去挑衅了,如今她真是恨不得躲着轩辕天音,躲得越远越好。

秦岳也是老脸僵硬地点点头,他怎么也没想到,那个女人居然是神龙女神,如今他们早就得罪了这个女人,现在若是不走,只怕还真的走不掉了……

就在秦家三人准备逃离这里的时候,一道清冷地声音突然自他们身后响起。

“秦岳长老,你们想去哪里呢?”

秦岳三人身子立刻一僵,随即缓缓转身,干笑道:“元…元大人,我…我们见大人似乎还有事,就先…行离开了,免得打扰了大人。”

轩辕天音轻笑一声,目光深深地看着秦家三人,道:“你们可不能走……”

“为…为什么?”秦岳老脸一僵,声音不稳地道。

“你们走了,我的弟子的仇怎么报呢?”轩辕天音玩味一笑,随即在秦家三人惊恐地目光中,轻声道:“虽然你们三个还不够分量,不过就权当收利息吧。”

“元…元大人…韩家的事跟我们没有关心啊,都是上代家主的命令,上代家主早已离世,这…这冤家宜解不宜结,您看……”

“呵呵…冤家宜解不宜结?你们也配说这种话?”轩辕天音冷冷一笑,“这灭族之仇,难道就这么算了不成?”

“你…元天音,你身为神龙女神,难道还要恃强凌弱不成!”秦媚儿嫉恨地看着轩辕天音怒道。

“错了!”轩辕天音淡淡地看着。

错了?什么错了?

秦媚儿不解地看着她,不怎么明白轩辕天音说这句‘错了’是什么意思。

“我叫轩辕…天音!”轩辕天音淡淡地道,随即收回目光,看向韩澈,“澈儿,动手吧。”

“是,姐姐!”听到轩辕天音的话后,韩澈身子微微一颤,然后双眸微红地看向秦家三人,恨声地道:“你们该死!”

“韩澈,你不过就是仗着这个女人逞威风而已,就凭你那点道行,难道你以为我们还怕你不成。”秦媚儿怒道。

闻言,轩辕天音冷笑一声,凉凉地道:“当年你们秦家不一样是借着天昊皇室逞威风而已,所以才能迫害韩家么?澈儿是我的弟子,怎么就不能借着我逞威风欺压你们了?”说完,抬手朝三人一指,只见一道金光快速射向秦家三人,“天道无极——九龙缚鬼之定身术,定!”

“他不仅可以欺压你们,还能借着我的定身术,让你们毫无反抗之力的被他欺压……当年的韩家可也是这番相似的模样呢!”

“天道循环,报应不爽,秦家也是该到还债的时候了……”

------题外话------

似乎是今天睡多了,怎么也睡不着了,所以半夜把电脑抱在床上把这章给码了出来,今天还要去医院打吊针,想想就觉得痛苦,左右手上一边一个针眼儿!(PS:感谢~15620689443妹纸的21朵鲜花,lifang5妹纸的10朵鲜花和1张月票qianhui0218妹纸的1张评价票,不弃风月妹纸的一颗钻石,胡林华妹纸的1张月票,茉日琉妹纸的1颗钻石和1朵鲜花,随便0妹纸的1张月票和一张评价票,夏至╮妹纸的50颗钻石,凤箫兰轩妹纸的一张月票和1颗钻石,guping25妹纸的1张月票和100朵鲜花,谢谢,么么哒)几天没写感谢了,都不知道从哪里开始写了,没有感谢到的妹纸,你们的心意绯月也是记在心里没有忘记的哦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