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天道至尊驱魔师

第四十六章:魔族之人出现!

‘哒哒哒’——

轻缓的脚步声在残破的大殿中缓缓响起,轩辕天音环视着这凌乱空旷的大殿,眉心微微轻蹙,果然这里面充满了那些古怪的黑气。

似乎感觉到再次有人进入了这里,原本安静的趴伏在地上和墙上的古怪黑气开始慢慢蠕动起来,看模样似乎是在等待猎物进入自己的攻击范围内。

“老天,这些古怪的黑气到底是什么玩意儿?”韩澈一双眼睛瞪大,目光中闪过一抹不可思议。

“天道无极——乾坤破魔,诛邪!”

‘轰’——

随着轩辕天音的轻喝声落下,一束金光自轩辕天音体内冲天而起,然后渐渐以轩辕天音为中心地朝着四周渐渐地蔓延开来,原本朝着他们慢慢蠕动而来的黑气,皆是发出一声声古怪又尖细的‘吱吱吱’声,惊恐地朝着四周逃离。

好强悍的灵力波动!

红衣男子站在一旁,目光微闪地看了一眼轩辕天音,什么时候天术师中有了这样强悍的术法存在?而且…回想起在黑石广场时的那一幕,这女人的速度,力量都是强悍到了一种不可思议的地步……

艳红的薄唇轻轻勾起,红衣男子敛起了目光,这次的出行,可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呢!

金色的驱魔之光渐渐充满了大殿的正堂里的每一个角落,而那些古怪的黑气也在驱魔之光中被全数净化。

“唔…好厉害的术法!”红衣男子摸着下巴在正堂的每个角落里都去查看了一番,转头才轩辕天音笑眯眯地道:“美人儿是师承哪里?亦或是出自哪个世家?如此厉害的术法,整个昊天大陆都不多见呢,即使是被称为第三代神龙女神直系内传弟子的轩辕宗,都是赶不上美人儿你的术法吧……”

“想知道?”轩辕天音淡淡地看着他,在瞧见他双目放光,如小鸡嘬米般地点头时,红唇微微一勾,轻声吐出两个字来。

她说:“你猜!”

红衣男子:“……”

见到他吃瘪的模样,轩辕天音终于觉得在几次交锋中扳回了一局。

‘噗呲’——

月笙和韩澈二人看着红衣男子嘴角抽搐的模样,笑出了声儿,幸灾乐祸地瞥了他一眼,心道:活该,不知道阿音/姐姐最是记仇的吗!

正堂内,没有了刚刚那层层黑气围绕后,看着似乎明亮了不少,轩辕天音细细打量四周,这里似乎看起来像是一个议事厅,若是用一种更准确的说法来说的话,这里更像是那个世界中的某种宗教里的议事厅,因为从四周残破的废墟来看,不难看出曾经的这里悬挂了不少表达身份象征的图腾。

“阿音,到后面去看看吧,我感觉到那股波动是从后面传来的。”月笙指着左边的一扇残破的大门道,没有了刚刚的那些古怪黑气,那股波动似乎更清晰了不少。

轩辕天音点点头,右手轻轻一握,伏魔棒自轩辕心锁内被她拿了出来,然后左手拿着用某粉饼盒装饰的罗盘,警惕地朝残破的大门走去,只是她没看见,在伏魔棒出现后,身后的红衣男子那明显怔住的神色。

看着罗盘里的指针左右摇摆不定,轩辕天音眉心微蹙。

邪气吗?

‘呜呜呜’——

就在轩辕天音刚好靠近残破的大门时,那只剩半截的大门轰然打开,一股阴冷的阴风自里面吹出,伴随着‘呜呜’不甘的凄厉鬼呼声,让得轩辕天音神色一变,然后身子快速地朝身后退出数丈远。

“月笙,撑起结界,看好澈儿!”轩辕天音低吼一声,一道天雷符快速地大门内扔了过去:“天道无极——雷神借法,五雷轰顶!”

‘轰隆隆隆’——

银白色的五道天雷依次劈向门内,连带着大理石铸成的墙面都是被轰塌了一半,一阵剧烈摇晃之后,浓浓的烟尘扬起,模糊了所有人的视线,当烟尘落下后,众人才看清前面的景象,然后皆是眉目一凝。

那是……

冤魂!

成百上千的冤魂,全部都拥挤在门后的一个侧殿内。

“姐姐,这里怎么会聚集这么多的冤魂?”韩澈被月笙护在结界中,目瞪口呆地看着那些面目狰狞的冤魂,还有四周剧烈翻滚的阴气,吞了吞口水地道。

“应该是往年死在这里的人…”话音顿了顿,轩辕天音目光凝重地看向那群冤魂的后面,那里才是有个真正厉害的东西存在。

“唔…这么多年了,总算是来了几个像样的人物。”

一声嘶哑阴寒地声音自那群冤魂身后的黑暗中传来。

“什么人在那里装神弄鬼?”听到这突来的说话声,月笙神色一沉,目光凌厉地看向那黑暗中。

“哈哈哈…什么人?装神弄鬼吗?”

在月笙话音落下后,那声音突然大笑出声,似听见了什么好笑的笑话般,尖锐刺耳的笑声回荡在整个空旷的大殿内,显得各位的阴森。

“我不是人,也不是神,更不是鬼……”那嘶哑阴寒的声音在笑了良久之后,才停住了大笑声,缓缓地道。

“真是没想到啊,呆在这里这么多年,天术师们倒是来了不少,这还是第一次有妖族的人来到这里,你的气味闻起来,别那些天术师要好闻得多了,想来你的血肉也比那些天术师们好吃得多吧……”

‘嗡嗡嗡’——

就在那声音落下后,四周的空间微微震荡了一下,然后原本灰暗的大殿内,瞬间亮起了数道火光,把整个大殿都照得通明起来。

轩辕天音几人眯着眸子看向那些站在原地森冷地瞪着他们的冤魂身后,有了这些突然燃起的火光,他们总算是看清了那声音的主人的模样。

黑色长袍笼罩着全身,整个身子被包裹的严严实实不漏一点痕迹,唯有那露在外面的一双眼睛,让轩辕天音几人看了个真切。

那是怎么样的一双眼睛……没有一丝眼白,整个眼眶里,全身黑色的一片,透着世上最阴狠森冷的微光。

瞧得这人如此诡异的模样,轩辕天音面色微微一变。

“魔族!”

“魔族!”

两道声音同时在空寂的大殿中响起,轩辕天音眸光一闪,转头看向一旁的红衣男子,而此时,他的目光也看向了轩辕天音。

他/她怎么会知道?

二人对视一眼,随即收回目光,现在不是思考这个问题的时候,目光凝重地看向那魔族,或者说是魔族之人,神色微沉。

“哦?”魔族之人微微诧异,森冷地目光扫过轩辕天音和那红衣男子,怪笑一声,道:“你们居然还知道我族的存在?真是个惊喜呢。”

魔族之人居然出现了,还是出现在这里,怎么可能?

轩辕天音眸光闪烁不定,她记得鲲鹏和夙离说过,魔族的通道是被天道彻底给封印了,为何这里会有魔族的人出现?

难道封印松动了吗?

“美人儿…看来这次有点棘手了啊。”红衣男子细长的眸子微眯,一直挂在脸上的慵懒笑意也渐渐地收起,“这么多的冤魂又加一个魔族中的人,若是不联手的话,只怕我们想要离开,还真有点费力。”

轩辕天音闻言冷笑一声,淡淡地瞥了他一眼,“一个魔族而已,你以为我会怕么?”

“真是个自信的女人……”红衣男子轻笑一声,脸上再次挂起一抹慵懒之意,点头道:“一个魔族而已,的确还不值得我们紧张!”

看着轩辕天音跟红衣男子一人一句的对话,原本还有着沉稳之态的魔族人顿时一怒,“好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跟女人,我倒要看看你们有着什么能耐说这种话!”

话音一落,只见他周身升腾起浓浓黑气,然后大掌一挥,对着那成百上千的冤魂喝道:“给我上,撕碎了他们!”

‘呜呜呜呜’——

在得到魔族之人的命令后,原本安静站在原地的冤魂们,瞬间暴动起来,阴风阵阵,带着狰狞的表情,齐齐朝四人扑了过来。

“月笙,撑好结界,护住澈儿就行,其他的你不要管!”轩辕天音伏魔棒横空一挥,带着凌厉的雷电罡风,狠狠挥向那扑来的冤魂们。

“我去缠住那家伙,这些冤魂就先交给你了哟,美人儿……”红衣男子朝轩辕天音妖冶一笑,然后从一旁的空隙里快速地穿了过去,身形直直掠向魔族中人。

轩辕天音眸光微闪,在看见他安全地穿了过冤魂群后,才目光凌厉地看向那些已经扑近的冤魂们。

右手紧握伏魔棒朝着迎面扑来的冤魂们狠狠一挥,带起阵阵电光,左手拈花指印结成,对着它们轻轻一指,喝道:“天道无极——鬼神借法,诛邪!”

‘轰’——

“啊啊啊啊……”

强大的灵气狠狠地朝着冤魂们猛扫过去,顿时震飞了已扑到近前的一些冤魂,然后刚震飞一些冤魂,后面的冤魂们带着森森鬼气,再次扑了上来。

伏魔棒再次狠狠一挥,带着强大的灵力攻击,扫开一大片的冤魂,轩辕天音身形一动,居然直直闪进了那些冤魂们包围的中间,瞬间淹没在里面。

“阿音…”

“姐姐…”

看着轩辕天音竟然直直闪了进去,结界中的月笙和韩澈脸色猛地一变,惊呼出口。

一声惊呼,让得后方跟魔族之人缠斗的红衣男子也是一愣,随后一掌猛地拍出,急忙转头朝自己身后方看见。

“小子,你在看哪里呢?对战的时候居然还敢分神!”避开了红衣男子的那一凌厉的掌风,魔族之人怪笑一声,道:“那女人只怕早就被百鬼吞噬了,嘿嘿…倒是可惜了那一身的细皮嫩肉……”

“天道无极——万法归元,乾坤列阵,阴阳逆转,降魔伏妖剑阵,诛邪!”

就在那魔族之人话音还未落下时,一声清冷的低喝声突然自百鬼的包围圈中响彻而起。

‘轰’——

只见那被百鬼包围的中心突然金光大盛,然后数以万计的金色剑光自包围圈中轰然飞出。

‘嘭!’——

一声巨响,伴随着漫天飞舞旋转的金色剑光,所有冤魂皆是发出声声凄厉的惨呼声,然后被刚猛的剑气给直接震飞。

此时战圈内,轩辕天音单膝跪地,右手伏魔棒狠狠地插在地上,以伏魔棒为中心,大片的金光在地面上蔓延。

“区区冤魂也想吞噬我?”轩辕天音缓缓起身,目光冰冷地盯向那一脸不可置信的魔族中人,红唇微微勾起一抹冰冷的幅度,嘲讽地道:“你倒是不怕它们被噎死么!”右手轻轻一抬,伏魔棒把拔出了地面,轩辕天音当空一挥,那漫天飞舞旋转的金色剑光,纷纷朝她飞来,然后全数没入伏魔棒中。

“你…”魔族之人目光阴毒地瞪向轩辕天音,咬牙森冷地道:“就是你震飞了它们又能如何?它们常年被我魔气温养,你就算打散了它们,它们依然能再生,没有轮回之门开启,你依然会被它们耗死在这里…哈哈哈……”

对于他张狂的大笑声,轩辕天音眸光讥讽地看了他一眼,然后转向一旁,对着那惊奇地看着自己的红衣男子,道:“你倒是没尽力啊,这恶心玩意儿依然还在蹦跶……”

“你……”对于轩辕天音彻底无视了自己,魔族之人瞬间一怒。

“美人儿…这可不能怨我,我只说我帮你拖住他,可没说过要拿下他哟……”红衣男子闻言悠然一笑,朝轩辕天音眨了眨眼。

“帮我?”轩辕天音冷哼一声,“你觉得你这是在帮我拖住他吗?难道你不算在这里面?”

“当然是在帮你哟,我若要想走,随时可以退走。”红衣男子性格恶劣地一笑,然后朝一旁结界中的月笙和韩澈二人努了努嘴,恶趣味地道:“不过美人儿你若想走,只怕不容易呢……”

轩辕天音眸光一眯,他是在提醒自己还是在威胁自己呢?

“走…哼,你们一个也别想走!”

似乎不甘被二人如此无视,魔族之人周身的魔气再次暴涨,然后朝着那些被轩辕天音震飞出去的冤魂们再次大掌一挥,只见那些冤魂们的身上突然被黑色的魔气覆盖,然后在轩辕天音几人的目光中,再次站了起来……

轩辕天音冷哼了一声,也不再跟红衣男子做过多的唇舌之争,冷声道:“既如此,你就好好的拖住他,等我解决了这些冤魂,再来解决他。”

“美人儿的要求,三爷我自当尽力!”红衣男子眯着眸子轻笑一声,然后目光微闪地扫了一眼那些被魔气覆盖的冤魂们,再次倾身而上,缠上了那魔族之人,“哟…臭东西,三爷就在跟你玩会儿吧。”

听着这挑衅的话语,魔族之人瞬间魔气四溢,怒道:“该死的小杂碎,真当我惧你不成,你若要玩,我陪你玩个够!”

“天魔大阴法!”

‘轰’——

森寒的魔气暴涨,连带着整个侧殿内,都是瞬间被魔气侵蚀。

红衣男子眸光一历,右手瞬间探出成爪,掌心突然红光大绽,身子快若闪电地朝着魔族之人快速了飞掠而去。

“天魔?我倒要看看,是你这天魔厉害还是我天妖厉害!”一声低沉地轻喝之声,瞬间在魔族之人头顶上方响起,若是轩辕天音此时回过头看看这边,只怕也会发现什么不一样的东西,奈何她此刻却并没回过头,所以也就错了这诡异的一幕。

“天妖噬心掌!”

‘嘭!’——

一声巨响,震得整个侧殿瞬间坍塌了一半。

……

轩辕天音看着这些重新恢复过来的冤魂们,她明显察觉到此时的它们跟之前大径不同。

眸中金光流转,认真地注视着它们。

是那些魔气的原因吗?

轩辕天音眸光微闪,看着它们身体之上缠绕的丝丝黑色魔气,随即右手轻晃,收起了伏魔棒。

既然是魔气在作怪,那就驱除了这些魔气,若是魔气不驱除干净,她还真的要跟这些家伙耗死在这里呢,轮回之门可是不接纳魔族的东西的。

双手合十,十指飞快结印。

“天地玄黄,天道无极,万法归元,乾坤五行,阴阳列阵,九幽开启——红莲业火,破魔诛邪!”

‘轰’——

烈火突然平地而起,如一朵巨大的莲花自地底缓缓盛开般,瞬间包裹住了那些浑身被黑色魔气围绕的冤魂们。

“啊啊啊啊啊啊……”

凄厉的叫声自火中响起,火光簇簇中,只见那些冤魂皆是被焚烧地满地打滚,却如何也扑灭不了身上的熊熊烈火,而奇怪的是,那些烈火那般凶悍的燃烧,却一点也没烧到那些那些冤魂,而是直接缠绕上它们周身的黑色魔气燃烧着。

“该死的,那是红莲业火!”

一声嘶哑的怒吼自侧殿传出,显然正殿里的动静,引起了里面人的注意。

红莲业火,有焚尽一切邪魔的用途,正是他魔气的克星,他怎么也没想到这个女人居然能召唤出红莲业火,随之心下也震惊不小,这个世界的那些弱小天术师怎么还能有人召唤出红莲火的?

“红莲业火么?真是个出人意料的女人啊……”红衣男子也是眯着眸子看向那正殿之内的熊熊烈火,眸光划过一抹诧异之色。

对于魔族之人的怒吼声,轩辕天音冷笑一声,倒是没有理会他,见冤魂们身上的魔气已经全数焚烧干净后,双手结印一指,原本还在燃烧的熊熊烈火,瞬间消失地一干二净,只留下满地狼狈趴着的冤魂们。

“你焚灭了我的魔气又能如何?我的魔气无止境,你烧了一次,我再释放一次……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就在魔族之人正欲再次释放魔气时,轩辕天音冷笑一声,缓缓地道:“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我只知道邪不胜正!你若高一丈,我就圧你十丈!”

嘲讽地看了身后的魔族之人一眼,冷声道:“睁大你的眼睛看清楚,我如何镇压你这魔高一丈!”

双手再次合十,十指翻动,一个接着一个复杂生涩的手印一一凝结成形,随着手印渐渐成形,突然整个大殿之内狂风大作,带着丝丝阴寒森冷之气。

那是……

魔族之人双目一凝,不可置信地看着眼前这一幕,低声道:“不可能…这是不可能的…这个世界中,没人可以轻易打开轮回之门,你休想骗我!”

‘轰’——

地面之上,一个复杂神秘的图腾突然闪现,发出阵阵幽光。

“天地玄黄,天道无极——地藏菩萨借法,九幽之路,启!”

随着轩辕天音在心里的低喝声落下,地面之上的神秘图腾突然幽光大绽,然后一道带着古朴阴寒气息的黑色大门突然出现,随后缓缓打离开。

‘呜呜呜’——

随着大门打开之后,门口突然阴风大震,然后一股巨大的吸力,瞬间将那些冤魂们死死地朝门里拖了进去。

当所有冤魂都被拖入大门之内时,那黑色大门发出沉重的‘嘎嘎’声,再次轰然关闭,然后渐渐沉入地底,消失不见。

“你到底是什么人?”嘶哑的怒吼声响起。

即使是不敢置信,也不得不相信眼睛这一幕,这个女人真的打开了轮回之门。

轩辕天音缓缓回身,目光冰冷地看向已经快要暴走的魔族之人,冷冷地道:“要你命的人!”说完,身影突然自原地诡异地消失。

魔族之人身子狠狠一颤,立即警觉地想要退走,却不料一股浓郁的天地威压自头顶上方轰然压下。

‘轰’——

突来的天地威压让得魔族之人面色巨变,他在这股威压中,感觉到了一股熟悉的气息,“你…你做了什么?”

轩辕天音的身影自空中缓缓现出,目光静默地看着他不语,随即眸中金光流转,白皙的双手缓缓伸出,然后双手再度快速结印,一道道隐晦生涩的手印在她手中快速成形,连带着整个空间都开始震动起来。

红衣男子眸底幽光一闪,双眸紧紧盯着轩辕天音手中慢慢凝结而成的巨大符印,心里一颤,划过一抹熟悉的感觉。

“那是什么…为何如此熟悉?”轻轻地低喃声响起,随即懊恼地叹了一声,“这遗失的记忆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找回来啊…”

“你不能杀我…我是魔族的人,你若杀了我,整个魔族都不会放过你!”感受到那巨大符印上的灵力波动,魔族之人立刻脸色大变,失声叫道。他在那巨大符印上,感受到了死亡的气息……

“我就等着看整个魔族如何不放过我!”轩辕天音一声冷哼,然后手中符印脱手而出,砸着下方的魔族之人狠狠地镇压了下去。

“无相伏魔印——给我镇压!”

‘轰!’——

“啊啊啊啊……”

伏魔印下鬼魅无存,当巨大符印轰然砸下时,那魔族之人的身体便是瞬间爆炸,连带着神魂都是直接被符印给震碎开来。

轩辕天音轻飘飘地落地,目光扫过被巨大符印震出的大坑,在确认那魔族之人是彻底消失后,才对着外面结界中的月笙二人道:“好了,月笙你可以撤开结界了。”

一听到轩辕天音的话,月笙立刻挥手撤开了结界,然后一把抓过身边的韩澈,闪身到了轩辕天音身边。

“阿音,你没事吧?”紫眸上下打量了一圈轩辕天音,然后在轩辕天音淡笑的目光下,才轻轻松了已经一口气。

“姐姐,那个人就是魔族吗?”韩澈好奇地朝地上的大坑看了一眼,发现里面什么都没有后,遗憾地收回了目光,好可惜,居然没看见就被姐姐给打得什么都不剩了。

此时,一旁闲闲地靠在一边墙壁上的红衣男子也晃了过来,脸上带着一抹兴味的神色,道:“美人儿,我现在是越发好奇你的来历了呢。”见轩辕天音不理自己,浅色的眸子微微一闪,再次道:“不如美人儿这次出去之后,跟我回家如何?”

“你的家在哪里?”轩辕天音突然问道。

“在龙……”话音顿住,红衣男子立刻警觉,“你又套我的话!”

对于他立刻顿住的话,轩辕天音眸光一眯,紧盯着他:“龙什么?”

“你若答应跟我走,我就告诉你!”红衣男子脸色不变,笑眯眯地看向轩辕天音。

轩辕天音神色淡淡地看着他,片刻后,道:“没兴趣!”

“月笙,去看看密室里可是那股波动传出的地方。”

月笙点点头,直接走向角落里那个被刚刚碰撞所震开的一间密室。

“阿音,你来看看这是什么?”

半晌,密室里传来月笙的惊呼声。

轩辕天音身形一动直接闪了进去,只见一间狭窄的密室中间被人生生地挖出了一个圆形的深坑,深坑里蓄满了满坑的鲜血,就在血池的中间一颗如婴儿拳头大小的黑色珠子正悬空漂浮在半空中,珠子的表面被淡淡血雾所覆盖,看模样似乎那黑色的珠子,在吸取血池中的血气。

“我感觉到的那波动就是从这珠子上面传出来的。”月笙凝眸紧盯着那诡异的黑色珠子,沉声道。

哦?

轩辕天音挑了挑眉,居然是它发出来的波动吗?

“咦?”

就在二人猜测这诡异的黑色珠子到底是什么东西时,身边传来红衣男子诧异地呼声。

“居然是黑暗之珠!”

闻言,轩辕天音挑眉看向他,问道:“什么是黑暗之珠?”

这次红衣男子倒没有隐瞒什么,似遗憾地摇摇头,道:“据说是以天地之灵孕育而出的灵珠,暗黑之珠是以至阴之气孕育而出,若是被实力强大的天术师得到,倒是一件不错的灵宝,可是这颗暗黑之珠已经沾染了血气,不能再用了,即使是用,也只是一件邪物而已,没有了驱邪之力。”摸了摸下巴,红衣男子面色严肃地再次道:“但也不能放任它在这么吸取血气下去,若是被心术不正的得到,只怕会变成一个祸害啊。”

“那就带走!”月笙道。

闻言,红衣男子白了他一眼,幽幽地道:“你去拿一个试试,只要你不怕它上面的至阴邪气,只怕你刚碰上它,就会立刻被它控制住心神变成它的傀儡。”

“那怎么办?”闻言,月笙也是无奈地道,“又不能继续放任它在这里继续吸取血气,又不能直接拿走,难道我们就守在这里干瞪眼不成……阿音…你什么?”

话未说完,直接轩辕天音直接踏空朝黑暗之珠走去,月笙神色一紧,惊呼道。

轩辕天音朝身后摆了摆手,直直停在黑暗之珠面前,然后在身后人震惊地目光中,轩辕天音浑身金光暴涨,然后伸手直直朝暗红之珠抓了过去。

‘嗡嗡嗡’——

黑暗之珠被轩辕天音抓在手中后,整个珠子立刻在她手中大震起来,看其模样似乎想要挣脱开。

轩辕天音眸中金光一闪,然后抓着黑暗之珠的右手手中一道皓然龙气自掌心中溢出,闷哼一声,右手用力一握。

‘咔嚓’——

一声脆响,只见那黑暗之珠上面的淡淡血气突然碎裂,露出了黑暗之珠原本的幽暗的黑色之光。

血气居然被驱除了?

红衣男子眸子微微睁大,看着轩辕天音手中那恢复本来面貌的珠子,她……她是怎么做到的?

不理会身后的人震惊的目光,轩辕天音红唇微微一勾,右手轻晃,直接将那黑暗之珠收进了轩辕心锁之内。

至阴邪气?

有什么至阴邪气能扛得住神龙的皓然正气的?至少她现在也没见到过,轩辕一族从出世就被神龙守护,以避免被邪气侵蚀,对于邪气,驱魔龙族的人还从来不惧过呢。

------题外话------

这红衣小三儿呢,妹纸们其实不用太过关注的,他嘛…在本文中其实就是个打酱油的啦…至于原因么。我想应该有不少妹纸都猜到了吧?嗯嗯嗯?

来,猜到的妹纸们来告诉绯月,他…是谁呢谁呢谁呢?

(PS:这里是感谢区,感谢~zhangjncici妹纸的1张月票,小不点儿妹纸的1张月票和1张评价票,xuanli629妹纸的1张评价票,miaomiaolove妹纸的1张月票,茉日琉妹纸的1颗钻石和1朵鲜花,谢谢,么么哒~)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