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天道至尊驱魔师

第四十四章:遗址开启,神秘的红衣男子!

随着轩辕天音的轻笑声落下后,四周突然诡异的安静了下来,这些隐世家族的人皆是目光闪烁地盯着段崖身后那一群黑衣蒙面之人。

“段兄怎么了?怎的不说话了呢?”那盘坐在石柱之上的男子朝段崖露齿一笑,目光兴味地盯着他身后那群人,道:“若真是轩辕宗的人,又有什么不敢见人的?反正都被段兄带来了,何必遮遮掩掩。”

此人话音一落,其他隐世家族的人都是开口附和。

“对呀,炎少主说得不错,轩辕宗的名头压在这昊天大陆的顶端,难道咱们还敢出口赶人不成。”

“嘿嘿…以前都是听说轩辕宗是个超然的宗派,没想到还看走了眼啊,既然来都来了这么多次了,又何必遮遮掩掩的。”

此起彼伏的附和声犹如一个引子般,瞬间让得所有人都沸腾起来,这些议论声,让得段家跟轩辕宗的人皆是脸庞一阵红一阵青,他们怎么也没想到,今年这次遗址探索会被人揭开身份,特别是林素素,心里早就掀起了阵阵惊慌,轩辕宗的确是个超然于世的宗派,也的确是不参与俗世的争斗,她们一行人来到这里,皆是因为那人的命令,若是此次行踪暴露,只怕会在宗内掀起一番惊天动地的震动,别说是她们,只怕那人都一样会被宗主惩罚,一想到之后的一系列后果,林素素的心脏便是猛地一缩,随即一双眼睛怨毒地瞪向轩辕天音。

都是这个女人…若不是这个女人,她们如何会处在这样两难的境地。

而此时段崖的心里也是微微发紧,若是段家跟轩辕宗的人之间的关系被曝光出来,只怕他们段家就是有着千年的传承,也会遭到灭族之祸。

那黑衣老者见到如今这般情况,也是面色一紧,一双老眼目光闪烁,在看向轩辕天音时,一抹阴狠之色悄然爬上,“各位,现在可不是计较我们带来的是什么人,若是这荒废的遗址被外人给发现了,只怕这秘密是守不住了啊……”

议论声戛然而止,黑衣老者森冷一笑,目光扫过一众人等,继续道:“咱们可是保护了这秘密这么多年,这次突然被外人发现,难道你们就想以后更多的人来分一杯羹吗?”

听到此话,那些隐世家族的人皆是沉默了下来,然后目光闪烁地看向轩辕天音,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黑衣老者嘿嘿一笑,继续煽动着他们的情绪,道:“反正往年这种事咱们也做过不少,为了保护此处的遗址,难道各位就没什么想法了?”

轩辕天音面色不变,只是挑眉看向那黑衣老者,唇角勾起一抹冰冷的幅度,眸光清冷地一一扫过那些神情闪烁的隐世家族的人,在心里冷笑一声,看来那老东西的话,还真是挑起了不少人的心思啊,想要联手了吗?

在察觉到那些看来的目光,月笙也是俊脸一沉,脚步往前一踏,整个气息突然外放,连带着身体四周都开始出现了灵力涌动的狂风。

“老东西…你还真以为我们是软柿子好拿捏呢!”月笙眸中紫光大绽,目光阴寒地盯着那黑衣老者,薄唇扯了扯,森然地道:“有本事就动手看看,老子第一个拿你来开刀……”

看着月笙周身灵力暴动的模样,和感受到空气中被强大的威压所带来的压迫感,那些目光闪烁的隐世家族中的人,皆是眸子一缩。随后不自然地把目光移了开去。

“妖族之人,你真当老夫惧你不成?你实力再强悍,这也是在我们人族的地盘。”黑衣老者脸色一变,随即对着四周的人喝道:“枉你们还是自喻不凡的隐世家族,如今被妖族的人如此压迫,都是不敢说话了不成?他们再厉害也才两个人而已,难道我们这么多人,还拿不下他们吗?”

‘轰’——

随着他的话音刚落,月笙便是眸光一暗,径直的朝那黑衣老者暴掠而去,“老东西,既然你如此作死,那就死吧。”

“三长老小心!”

见月笙居然直接出手,段崖脸色也是猛地一变,手中折扇立刻出手,“随我一起出手!”

话落后,身后的段家中人立刻身上涌起狂暴的灵力波动,林素素眼里闪过一抹怨毒之色,怔然片刻,也是灵力涌动,随着段家的人一起出手。

‘嘭’——

一声惊天的爆炸声响彻天际,黄沙翻涌,瞬间如一层迷雾般,模糊了所有人的视线。

当沙尘渐渐落下之后,众人凝目一望,同时倒抽一口凉气,只见月笙身形擦着地面倒退出数丈远,原本一身完好的紫袍,此时两只袖子已经被刚刚的灵力碰撞而炸毁,露出一双已经兽化了的兽爪。

然后众人的目光再次转向段家人的方向,再次倒抽了一口凉气,目光齐齐涌上一抹惊骇之色。

此时段家众人除了段崖和那黑衣老者还狼狈的立在数丈远的地方,其他人却早已被刚刚的灵力碰撞而炸伤,皆是一副虚弱的模样倒在地上,就连那一群刚刚还蒙着面巾的人,此刻面巾早已不知道到哪里去了,嘴角挂着鲜血,一脸惨白如死狗般的趴在地上。

‘嘶’——

好恐怖的实力!

凤十九目光凝重地看了看月笙,随后幸灾乐祸地扫向段崖一行人,在看见那趴在地上的黑衣女子时,目光一凝,随即嘴角微微勾起,果然是轩辕宗的人呢……

不仅是凤十九发现了,连那一直盘坐在石柱之上的黄衣男子也是玩味的看着那些躺在地上的轩辕宗之人。

“还不错,居然合力能挡下我一击。”月笙一双兽爪动了动,目光森然地看向段崖和黑衣老者,勾唇一笑,“就是不知道现在的你们还能不能挡下我的第二击了啊……”

闻言,段家的人皆是眸子一缩,见月笙似乎不会罢休的模样,段崖朝一旁看热闹的隐世家族中人喝道:“你们还要看热闹看多久,真想让外人进入遗址里面去分一杯羹吗?”

“哈哈…段兄这话到严重了,这位姑娘若是想进去遗址也不是不行啊,只要这位姑娘能保证不将这个秘密告诉其他人,我们为何还要反对他们的进入呢?”

就在段崖话音落下后,那盘坐在石柱之上的黄衣男子倒是大笑一声,悠悠地道,随即目光看向轩辕天音,唇角一勾,道:“这位美人…你应该不会出去乱说的吧?”

轩辕天音闻言挑了挑眉,把目光看了过去,只见那男子朝轩辕天音眨巴了下眼睛,那模样似乎在说‘美人,我不错吧?’

红唇微微一勾,轩辕天音轻笑道:“那是自然……”

“炎锋…你居然…”段崖脸色一变,愤怒地瞪向那黄衣男子,他怎么也想不到炎家的人居然会在这种时候说出这样的话来。

黄衣男子也就是炎锋,朝段崖勾唇一笑,无辜地道:“我怎么了?段兄何必如此计较呢,反正进入遗址后都是各凭本事,何必在这里为这种不必要的事情大打出手……”

“我也赞同炎少主的话,元姑娘既然来到这里,只要她能保证不把这个秘密告诉别人,我们何必过于计较这些。”凤十九也点头附和道。

有了炎家和凤家人开头,其他的隐世家族之人皆是同意点头。

“你们……”段崖一噎,目光阴沉地看向凤十九跟炎锋,他知道,现在即使他反对也是没有任何作用了。望着这群跟着点头同意的隐世家族,段崖冷哼一声,森冷地道:“到时候被别人抢了宝贝,但愿你们不会后悔这个决定!”

“呵呵…那到不用段少主费心了。”凤十九呵呵一笑,随即朝轩辕天音笑了笑,道:“元姑娘,咱们又见面了……”

轩辕天音看着凤十九的态度,微微挑了挑眉,她可不认为这男人是真心实意想帮自己,还有这群附和的隐世家族的人,虽然说他们现在是威慑于月笙的和自己的实力,不过若是在遗址里面真遇上了什么宝贝,只怕下一秒就会变成敌人。

当然,现在能不交恶,她自然也不会傻得到处去树敌。

轩辕天音对着凤十九淡淡地点点头,随后目光微微一眯,看向右边的一处断壁之后,红唇微微一勾。

“秦家的人……既然来了,何必躲躲藏藏呢?”

秦家的人?

听得轩辕天音的话后,这里所有的人皆是一愣,随后都是把目光转向了轩辕天音看着的方向。

凤十九微微皱眉看着那处断壁,疑惑地道:“元姑娘,那里没人啊?”

其他人也是疑惑不解,那处断壁只有一米之高,身后也根本藏不了什么人,为何这女人会这么说?

轩辕天音目光玩味地看了凤十九一眼,“没有人?”随即呵呵一笑,再次看向那处断壁的方向,笑道:“你们这隐匿符倒是用得不错,不过却瞒不过我……”

隐匿符?

众人皆是一惊,这种符咒即使是在轩辕宗这样的超级宗派里,也是一种极高的符咒了,难道那里真的有人?还是用的隐匿符而隐藏在那里吗?

凤十九眸光一动,双眸紧紧盯住那处断壁,随即目光微微一凝。

那是……

脚印?

凤十九唇角微微勾起,果然是有人藏在那里呢!

“既然你们不肯现身的话,我就只能出手逼你们出来了啊。”轩辕天音摇摇头,随即在所有人的目光中,右手轻轻抬起,笑道:“毕竟我可不喜欢暗中有人藏在那里,这种感觉可不怎么好!”

话音一落,只见轩辕天音右手手心有金光闪烁,然后右手朝着那处断壁轻轻一挥而下,一道强大的灵力匹练,如灵鞭一般,对着那个方向狠狠地抽了过去。

‘轰’——

一声巨响,断壁瞬间被灵力匹练从中斩断,连带着整个地面,都是被灵力直接斩出了一道横沟。

轩辕天音这看似随意一击的举动,却让靠她极近的凤十九眸子狠狠一缩,好强悍的灵力……

‘噗呲’——

一道闷哼声响起,然后在众人震惊地目光中,数十道人影也是渐渐的显出了身形。

果然有人躲在那里……

一想到有人在自己不能察觉的情况下躲在暗处,那些隐世家族中的人的神色立刻阴沉了下来,若是这些人在遗址里面突然在他们背后出手,只怕他们还真会在阴沟里翻船啊……

“元天音!”

秦家的人在显出身形后,立刻察觉到周围那些不善的目光,秦家的人立刻脸色一变。

轩辕天音朝秦媚儿两姐妹挑了挑眉,目光扫过那一道苍老的身影时,眸光微闪,随即笑道:“哟…这不是秦家的秦岳长老嘛?你是怎么进来的?我怎么就不知道呢?”

秦岳听到轩辕天音这一句略带深意的话,脸皮微微一抽,他当初能进来这里,是用了易容,本来想着有了隐匿符,就不用易容了,哪知道居然刚来就被这女人给发现了。

瞧得轩辕天音那幽幽的目光,秦岳嘴角扯了扯,涩然地道:“元大人…老夫是不放心我们秦家的两位小姐,所以悄悄跟进来保护的。”

对于秦岳的说辞,轩辕天音当然不会相信,呵呵一笑,目光深幽地扫过秦家的一众人,似开玩笑般地道:“原来如此啊,我还以为秦岳长老是想偷偷进来报复我的呢……”

秦岳眼角急跳,干笑着道:“怎么可能,老夫怎么会有这种想法呢。”

轩辕天音笑着瞥了一眼这神色不自然的秦岳,嘴角扯了扯,也不在言语,至于秦岳身后那一直用双眼愤恨地盯着自己的秦媚儿和秦凤二人,轩辕天音也只是在心里冷笑了一声,对于这两个傻逼姐妹,轩辕天音还不放在眼里,若是她们还不长记性的来招惹自己,那么在这座遗址中,就彻底抹杀了她们吧。

周围那些不善的目光,看得秦岳身子微僵,正想说些什么,突然一股铺天盖地的威压自远方急掠而来,伴随着这强大的威压,隐隐还有妖兽的吼叫声,也是遥遥传来。

妖兽?

轩辕天音目光微眯地看向远方天际,一旁的凤十九却是笑着道:“元姑娘第一来这遗址是不知道,每次遗址开放,就有不少这山脉中的强大妖兽寻来,既然它们到了,那也就说明遗址开放的时间也到了。”

‘轰隆隆隆’——

凤十九正在跟轩辕天音解释着,地面就突然开始剧烈摇晃起来,月笙立刻身影一动,闪到轩辕天音身边,伸手就拉过轩辕天音,把她紧紧护在自己怀里,而月笙自己宛如脚下生根了一般,稳稳地站在原地,连晃都没有晃一下。

轩辕天音微微侧头,从月笙怀中露出眼睛,微微凝目看了过去,只见那片空旷的沙地,突然开始下陷,一个巨大的深坑渐渐形成,随着剧烈的晃动越来越急剧,然后轩辕天音便是看向一座暗黑的宛如宫殿般的建筑,自地底缓缓地升了出来。

‘轰’——

一声巨响之后,荒废的遗址彻底的露出了原貌。

看着庄严又透着神秘的遗址彻底出土,所有人的眼睛里都划过一抹火热之色。

韩澈挣扎着从地上爬了起来,一双眼睛瞪得大大的,惊奇地看着这座遗址,拉了拉轩辕天音的袖子,轻声叹道:“姐姐…这遗址好漂亮啊。”

轩辕天音看着那中世纪欧洲古堡般华丽神秘的建筑,心里也是微微一热。

到底是什么人又是什么时期遗留下来的?

目光略带震惊地看向古堡前面那宽大的黑石广场,广场之上九根黑色大型石柱宛如撑起天地的擎天柱般,分布在广场四周,配合着广场地面上那神秘古怪的符文,给人一种古朴又带着庄严神秘的味道。

‘吼’——

随着遗址彻底显出,那群妖兽们爆发出惊天的吼叫声,然后身形一动,直直朝着遗址里掠去。

妖兽们的争先恐后也激起了这里的人们心中的争夺之意,所有人在对看了一眼之后,也顾不上突然出现的秦家之人,身形一晃,也是直直朝着遗址里暴掠而去。

“元姑娘,遗址已开,我们就先行一步了,在下祝姑娘好运。”凤十九朝轩辕天音微微一笑,然后招呼上凤清儿,也是闪身跟上了那些人的脚步。

“秦岳长老…我们也进去吧。”

看着所有人都进去了,秦媚儿一脸焦急地看向遗址里面,若是再不进去,里面的宝贝可就被别人抢完了啊。

秦岳看向轩辕天音,目光微闪,随即犹豫地点点头,朝身后之人挥挥手,道:“走!”

“阿音,他们都走了呢,我们也进去吧。”月笙看着秦家人也离开了,扯了扯轩辕天音的衣袖,提醒道。

轩辕天音点点头,“月笙,我们先去那广场上看看。”

对于轩辕天音的要求,月笙从来都不会反对,点点头,道:“好,那咱们就想过去看看。”

带上韩澈,二人身影一闪,直接出现在黑石广场之上。

轩辕天音走近其中一根黑色巨型石柱,仔细地打量上面的花纹,随即轩辕天音目光一凝,这刻在石柱上的花纹根本不是用来装饰的,而是一种文字,但是是什么文字,轩辕天音却不认识。

“月笙,这石柱上刻得并不是花纹,而是一种神秘的文字。”

当听到轩辕天音的话后,月笙立刻走了过来,紫眸细细地扫过石柱之上,眉心轻蹙,道:“阿音,这是什么文字啊?我从来都没有看见过。”

“我也不认识。”轩辕天音抬手摸着上面的文字,摇摇头,继续道:“不过我敢看定这上面的是一种文字。”

“若是鲲鹏在这里就好了,他那样活了不知道多久的老妖精肯定是认识的。”轩辕天音懊恼地道。

“那…要不咱们把这些文字抄回去,等鲲鹏那家伙回来了,再给他看看?”月笙问道。

闻言,轩辕天音没好气的白了月笙一眼,道:“这么九根,咱们要抄录到什么时候?只怕比试的时间到了,咱们都还没抄录完呢。”

“姐姐…这九根石柱上的文字都是写的一样的。”韩澈突然出声道。

一样的?

轩辕天音闻言一愣,然后看向韩澈,“你怎么知道?”

韩澈眨了眨眼睛,指着自己的眼睛,道:“我看得清清楚楚哦……”

啊?

轩辕天音闻言眼睛一瞪,随即恍然道:“我怎么忘了,你这小家伙天生眼力就比常人好呢……”抬手摸了摸下巴,道:“若是九根石柱都是一样的话,那就好办了。”

“哦?阿音…你有什么办法吗?”月笙闻言一喜。

轩辕天音神秘一笑,然后从轩辕心锁内拿出一粉色的东西,然后朝一脸茫然的月笙和韩澈晃了晃手中的东西,道:“喏,就是它!”

“这是什么?”

看着这粉色的奇怪东西,月笙和韩澈齐声问道。

“拍立得!”

轩辕天音嘿嘿一笑,然后就径直拿着拍立得‘咔嚓咔嚓’对着黑色石柱上的文字一顿猛拍,边拍边自语地道:“还好当初把小五把她的拍立得放在我这里了,不然还真没有办法把这些东西带出去呢。”

月笙跟韩澈二人看着轩辕天音拿着那个怪东西对着石柱一顿猛按,然后那怪东西也是立即‘噗噗’地往外一张一张地吐着东西,月笙好奇的捡起来一看,一双紫眸立刻瞪大,“啊啊啊啊……阿音,这东西是专门用来画画的吗?画出的画像好真实啊!”

画画的?

轩辕天音闻言一脑门黑线!

目光抽搐地瞥了月笙一眼,她该怎么跟他解释这玩意儿叫拍立得,那吐出来的是照片呢?

约莫般个时辰后,轩辕天音总算是把石柱上的文字彻底给拍了下来,看着月笙和韩澈手中一大堆的照片,轩辕天音嘴角抽了抽,然后不负责地想着,等鲲鹏回来了,就交给他慢慢去拼凑吧,反正看他整日里也没什么事儿做,怪无聊的……

整日没什么事做的鲲鹏在某个遥远的地方突然打了一个冷颤!

轩辕天音看了看天色,他们在外面也耽误了不少时间了,现在就进去吧,若是遗址里宝贝真被那些人给一扫而空的话,只怕她会想杀人的吧!

就在轩辕天音准备收起拍立得和照片时,突然一阵细微的破风声传来。

‘唰’——

在月笙还来不及反应时,直觉他手中一空,刚刚还捧在手中的那些画,突然都不见了。

“哎呀呀…这些画可真是漂亮啊!”

突然的一道慵懒低沉的声音自一旁的石柱后传来。

轩辕天音目光一凝,直直看向那石柱之后,微风拂过,石柱后一片红得似血的衣角被微风轻轻吹起,出现在三人的目光里。

月笙神色一变,还没有几个人能这样轻易的从自己手中拿走东西,且自己还没看清楚那人是谁的!

“什么人在那里,给我出来!”

轩辕天音眸中金光隐隐流转,右手轻轻一翻,一道天雷符被轩辕天音拿在了手中。

“美人…这么凶的性子可是不怎么可爱了哟!”

那慵懒低沉地声音再次响起,然后一道红色身影自石柱后缓缓地走了出来。

当彻底看清那样的样貌后,即使是轩辕天音也忍不住眸子一眯,眸底闪过一抹惊艳之色。

好个妖异俊美的男人,就如一朵红色的曼珠沙华般,妖异又带着致命的危险。

月笙目光警惕地看向这个突然出现的红衣男子,紫眸微微一眯,沉声道:“你到底是什么人?把我的东西还给我!”

那红衣男子一双细长魅惑地眼睛轻轻扫过月笙,然后勾唇一笑,“哟…紫色的眼睛啊,可真是漂亮呢,漂亮得让我忍不住想挖下来带在身边,可以时时观赏把玩……”

‘轰’——

月笙在他话音还未落下之时,立刻脸色一沉,瞬间朝那人出手,一道紫光带着强大的灵力攻击直直朝那人疾射而去。

见月笙二话不说就动手,那红衣男子脸色不变,依然带着一抹慵懒魅惑的笑意,右手轻轻一抬,艳红的薄唇微启,轻声道:“停!”

‘唰!’——

当他的话音落下后,月笙那道灵力攻击居然真的在半空中稳稳的停了下来。

随即红衣男子朝月笙妖娆一笑,再次吐出两个字:“回去!”

‘轰’——

灵力攻击如同听话的孩子般,立刻带着凶猛的力道,真的朝月笙反射了回去。

轩辕天音脸色一沉,身子直接一动,挡在了月笙身前。

“天道无极——大日金刚结界,起!”

‘轰’——

一声巨响,紫色的灵力攻击瞬间打在了一层泛着淡淡金光的结界上。

轩辕天音眸子微微暗沉,显然是这个男人对月笙出手,让她动了怒,右手一抬,天雷符直直朝那红衣男子扔了过去,“天道无极——雷神借法,五雷轰动!”

‘轰隆隆’——

黑色广场之上,立刻雷云聚集,然后五道银色天雷,快速地朝着那红衣男子当头劈下。

似乎对于轩辕天音能召出如此强大的天雷而感到诧异,那红衣男子微微一愣,随即勾唇一笑,道:“有意思!”

轩辕天音在看见他那唇角凝出的魅惑笑意时,狭长的眸子立刻一眯,双眼紧紧盯着那男子艳红的薄唇。

果然……

只见那红衣男子站在原地不躲不避,直直抬头看向当天劈下的天雷,薄唇轻启,缓缓地道:“停!”

‘咔!’——

明明快要劈向他的天雷居然真的停在了当空。

轩辕天音眸底暗光一闪,果然是…。

随即红唇微勾,轻声笑道:“你真以为我的天雷阵这么好对付?”

红衣男子一愣,一双细长的眸子紧紧盯向轩辕天音。

只见轩辕天音朝她森森一笑,在看向这个笑容后,那男子眼眸一缩,突然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果然…。

“诛邪!”

只见轩辕天音一声轻喝,原本稳稳停在半空的银色天雷再次一颤,然后比刚刚的速度快了一倍,再次狠狠地劈了下来。

红衣男子眼中划过一抹震惊,随即在天雷快要劈到时,身影一动,立刻闪出了几丈远,避过了天雷。

轩辕天音冷笑一声,躲得了吗?

比速度,除了鲲鹏,她还惧谁!

体内元婴狠狠一颤,轩辕天音身形立刻原地消失,一道带着轰鸣雷音的声音破风而来。

九天雷音决,再次被轩辕天音用了出来!

‘轰!’——

当轩辕天音鬼魅般地出现在红衣男子的面前时,男子脸色猛地一变,就在他准备启唇之时,轩辕天音已是一拳猛地挥了过去,拳风上带着狂暴的灵力波动,连带着她拳头挥出去的轨迹,都出现了细微的空间扭曲。

红衣男子看着这白嫩的拳头朝自己挥来,他毫不怀疑若是被这拳头砸在身上,不死也得脱层皮。

伴随着恐怖的劲风,随之而来的还有轩辕天音的轻喝声:“区区言灵术也敢在我面前放肆,这点精神力,连我家小五一半都赶不上!”

‘轰!’——

原本准备反手抵抗的红衣男子不知道为何那伸出的手猛地一顿,就在他楞然的时候,轩辕天音的一拳也直直砸在了男子的腹部。

‘砰’——

一声闷响,那红衣男子犹如一颗炮弹般,倒飞而出,狠狠地砸向百米之外。

随着那红衣男子倒飞而出,那拿在他手中的照片也纷纷洒洒地飘落了出来。

轩辕天音冷笑着看了他一眼,直接右手一挥,灵力化成匹练,瞬间卷起了那些散落在四处的照片,然后身形一动,再次退回到月笙和韩澈的身前。

刚刚轩辕天音那番暴力的出手,震得月笙和韩澈二人目瞪口呆。

见轩辕天音回来了,二人才颤巍巍地看向她,抖着嘴角,颤巍巍地道:

“阿音好威猛!”

“姐姐好暴力!”

远处,那砸在地上的红衣男子如大虾米般在地上翻了翻,然后缓缓地爬起来,边起身边揉着肚子,嚷道:“美人,你怎的如此粗鲁!”

轩辕天音眯着眸子看向他,眸底划过一抹诧异之色,这男人到底是什么人?别说是人了,即使是一些皮糙肉厚的妖兽挨上她这么一群只怕也得落个重伤,他到好,居然只是揉了揉肚子,就再次如打不死的小强般活蹦乱跳了起来!

‘唰’——

那红衣男子一声抱怨之后,身影再次一闪的掠了回来,只是这次却停在了十米开外的地方,显然也是有点怕了轩辕天音的暴力。

“美人,我对你们可没什么恶意,你也不必出手如此之狠吧。”那红衣男子一双细长的眼睛哀怨地瞪着轩辕天音,一张妖冶魅惑地俊脸上期期艾艾。

轩辕天音闻言身子一颤,猛地拍了拍自己的双臂,怒道:“闭嘴,死人妖!”

尼玛…被这人妖喊得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了有木有!

红衣男子浅色的眸子微微一闪,随即笑地蛊惑地看向轩辕天音,道:“你这女人实力强,不错,我喜欢…不如交个朋友吧?我允许你就我小三,也可以叫我三爷!”

小三!

轩辕天音目光一滞,然后脸色顿时扭曲了起来,盯着他上下看了看,沉默半响,才抽着嘴角,艰难地道:“果然是好名字,跟你真搭!”

“是吗?”

红衣男子闻言双眸一亮,一脸欣喜地看向轩辕天音,“我也觉得很搭呢,我的小宝贝甜心也觉得这个名字很配我呢!”

轩辕天音:“……”

“哎呀,美人,看来咱们不做朋友都不行了,来来来,告诉三爷我,你叫什么名字?”红衣男子一脸笑意地走进轩辕天音,然后细长的眸子仔细打量了一会,抬手摸着下巴,道:“还别说,你跟我的小宝贝甜心还真有那么点相似之处……”

轩辕天音只觉额头青筋猛地一阵乱跳,面无表情地瞥了他一眼,连话都懒得跟他说了。

“走了月笙,不要跟着小三儿在这里浪费时间了!”

月笙目光抽搐了瞥了一眼那不知道在想着什么,一脸猥琐表情的红衣男子,然后立刻招呼是已经呆滞的韩澈,跟上了轩辕天音。

“唔…就是这种感觉,连那句‘小三儿’都是喊得一模一样的*啊……”红衣男子细长的眼睛一眯,荡漾地笑了笑,“看来得赶紧把事情办完回去了,这么多日子没见着我的小宝贝甜心,不知道她是不是又跑了呢还是又跑了呢……”

“哎呀…美人,等等我啊…你还没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呢!”

------题外话------

三月的第一天,呜呜呜…为毛绯月就是觉得这么困呢?

不行了,我实在是撑不住了,先去睡觉了,至于每日里的一感谢,今天绯月就不一一感谢了哈,我都牢牢记在心里的呢,送妹纸一人一个么么哒~MUA~╭(╯3╰)╮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