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天道至尊驱魔师

第四十三章:跟上段家的人,威慑!

轩辕天音自帐篷中出来时,外面的天色已经渐渐暗了下来,万兽谷中的情况跟黄沙平原的夜晚是一样的,夜晚没有迷雾笼罩,只要微微抬头,就能看见头顶上方晴朗的星空。

星空下,篝火簇簇,伴随着四周传来的欢笑声和吆喝声,轩辕天音轻轻吸了一口气,把目光看向前面连绵不绝的山脉,即使是隔着千重大山,可她依然能感觉到山中那几道隐晦而强大的气息,应该就是万兽谷中那几个占地为王的妖兽了吧。

不远处,宫斐正在埋头给一只烤全羊上刷着油,眼角余光见轩辕天音站在帐篷前,便抬手朝她招呼道:“元大人…这里。”

闻言,轩辕天音笑了笑,抬步走了过去。

“元大人明日可要跟我等一起进山捕杀妖兽?”宫斐倒也没问轩辕天音今日下午买到的那像树根的东西到底是什么,毕竟不是所有人都喜欢别人询问自己的私事的,见轩辕天音走了过来,倒是直接询问明日要不要跟他们一起进山。

在宫斐话音落下后,篝火旁的其他几个宫家的天术师们也都是一脸期待的看向轩辕天音,今日轩辕天音在交易市场突然出手,虽然只是一瞬,但是也足够他们清楚,这位元大人的实力肯定很强,若是有她在,明日他们进山后,或许会更加安全很多。

轩辕天音目光微闪,她以为宫斐会先询问关于枯木灵根的事情,毕竟今日自己那么意在那东西,稍微有点心思的,都该知道那东西不简单了,不过她倒是没想到宫斐居然直接撇开了枯木灵根的事情。看着宫斐目光坦荡,轩辕天音心下了然,果然是颗玲珑心呢。

见宫家众人都看着自己,轩辕天音笑着摇头道:“不用了,我明日就会离开万兽谷。”

离开万兽谷?

轩辕天音此话一出,众人皆是不解的看向她,若是离开万兽谷,她上哪再去找那么多的妖兽内丹?难道她不想得名次了吗?

宫斐笑了笑,非常上道的没有询问她为何要离开,倒是点点头后,似想起了什么般,提醒道:“刚刚元大人在休息时,我听一些人说,下午之后,秦家的人也离开了万兽谷……”

“哦?”闻言,轩辕天音秀眉一挑,笑得有些玩味地道:“他们也离开了万兽谷啊……”

“或许是今日在交易现场丢了脸面,秦家两姐妹觉得待不下去了,就离开了吧……”宫斐笑了笑,倒是没怎么在意轩辕天音脸上的那抹玩味之色。

轩辕天音心里冷笑了一声,只怕秦家的人今日早就是准备要离开万兽谷了,至于他们要去哪里,除了黄沙平原中的那处荒废遗址,她想不出有什么理由让秦家的人放弃狩猎妖兽的机会而离开万兽谷。

似想起了什么般,轩辕天音突然问道:“这几日你们在万兽谷中可有见到轩辕宗的人?”

宫斐讶异看了她一眼,似乎对于她突然询问轩辕宗而有些诧异,不过在轩辕天音看来时,宫斐点点头,道:“见过的,在刚来万兽谷的时候,就在入口那碰见过,不过之后就没瞧见了,可能她们已经深入了山脉中吧。”

听得宫斐如此说,轩辕天音倒是没吭声,心里却在想得另外一件事,轩辕宗的人看来已经在万兽谷露过面了,那么那些隐世家族中的人,是否还在这里,亦或是也已经离开了呢?还有西域段家的人……

“宫斐,对于那些隐世家族中的人,你可了解?”轩辕天音皱眉道,之前血玉蛟龙只说有隐世家族中的人,但是却无法确定到底是哪几家。

“隐世家族?”宫斐闻言眉心微蹙,抱歉地摇摇头,道:“这些家族一般都很低调,所以我也不是很清楚,不过那些隐世家族中,到是有两家我是清楚一点的。”

“哪两家?”轩辕天音闻言感兴趣地问道。

“西域段家和隐世凤家。”宫斐缓缓地道,“西域段家的实力在西域一带倒是很出名,近几年似乎也渐渐有了出世的念头,他们家族有着千年的传承,只怕其家族中的实力,比四大家族都有过之而无不及……”

“至于凤家…。”宫斐目光微动,沉声道:“有传闻说凤家其实是第一代神龙女神的血脉后裔……”

轩辕天音神色一怔,第一代神龙女神的血脉后裔?

凤家?

随即轩辕天音眸底划过一抹幽光,她想起来了,在刚进入迷雾山脉时,那天晚上在林中遇见的那一男一女,他们似乎姓凤,莫非他们就是那凤家中的人?

见轩辕天音神情闪烁不定,宫斐皱眉问道:“元大人莫非认识他们?”

“认识到不至于。”轩辕天音回过神来,笑了笑,玩味地道:“只是之前见过一面而已。”

宫斐诧异地看着她,见到那冷艳的小脸上挂着一抹莫名的笑意,他目光微闪,心里可不相信轩辕天音的这番说辞,只怕元大人跟他们倒是有些过节吧……

“哟,我道是谁呢,原来还真是元姑娘啊。”

就在二人沉默时,突然一道阴柔的嗓音自不远处传来,虽说这话里带着笑意,可是听见的人,却为着这话里的那抹阴寒之意,而心下一紧。

轩辕天音在听见这声熟悉的阴柔嗓音时,原本一双清冷淡染的眸子,悄然地爬上了一抹森然冷意。

段崖!

在轩辕天音身边的宫斐也是立刻察觉出轩辕天音身上突然散发的冷意,心下一紧,目光立刻转向声音传来的方向,只见不远处,一锦袍男子正笑得一脸阴柔地看向他们这里,男子身后站着几个周身同样散发着阴寒气息的同伴,看样子似乎来者不善啊。

轩辕天音微眯着眸子看了过去,在看见段崖时,红唇勾起一抹幅度,道:“我道是哪位姑娘用这么轻柔地声音在叫我呢,原来是段公子啊。”在看见段崖一张脸庞彻底阴沉了下来后,轩辕天音朝他灿烂一笑,继续道:“几日不见,段公子可还好?”目光扫过他身旁一直沉默不出声的黑衣老者,莫名地道:“看来是伤好了啊……”

“你……”

在听得轩辕天音如此有着深意的话后,即使是段崖再隐忍着脾气,也是被勾起了无名火。

“我怎么了?”轩辕天音似乎没有看见段崖那双快要喷火的眼睛,朝他无辜地眨了眨眼睛,道:“段公子脸色似乎不怎么好呢?莫非身子不爽?”

见到轩辕天音这般模样,段崖拿着折扇的右手狠狠收紧,若不是此时被身后的三长老给拉住,只怕他早就想出手了。

“少主,我们还有要事要办,不要跟她做这些无畏的争执。”

黑衣老者也是目光阴寒地撇了轩辕天音一眼,右手快速拍在段崖的后背上,段崖身体内隐隐涌动的灵力一滞,“等我们寻得那样东西,有的是时候收拾她。”

听得黑衣老者的话,段崖咬咬牙,收起了体内运转的灵力,目光森冷地看了轩辕天音一眼,只是那眼中的杀意,似乎不见收敛。

“元姑娘的嘴还是这般厉害,在下倒是希望在下次遇见姑娘时,姑娘的嘴依然如此……”带着森森寒意地话自段崖口中传出,然后在一众人的目光中,冷冷哼了一声,便带着身后的人转身朝另一边走了。

看着段崖一行人离开的背影,轩辕天音眸光中同样闪过一抹森冷的杀意,对于这段崖,从他把血玉龙皇参的事情给散布出去的那一刻,轩辕天音就早把他划入了要除掉的名单中。

下次吗?

轩辕天音在心里冷冷地道:下次就看谁杀谁了吧!

“元大人,这人跟你有过节吗?”见段崖一行人离开后,宫斐皱眉问道,自刚刚那群人的身上,他感觉到一股危险的气息,他们到底是什么人?

轩辕天音冷笑一声,道:“是有过节……”还是生死过节呢!

“他们是?”见轩辕天音周身冷意不减,宫斐便心下了然,只怕元大人跟那群人不是有过节这么简单的事情了。

轩辕天音玩味地一笑,朝宫斐扯了扯嘴角,“他们就是西域段家的人。”

闻言,宫斐神色一震,目光闪烁地看向刚刚离开的那群人,他们居然就是西域段家的人?

果然是西域段家,从那些人周身的灵力波动来看,只怕他们四大家族中的人都是比不过啊……

饭后,轩辕天音回到了帐篷内,月笙自她左腕上掠了出来。

“阿音,那该死的段家小子居然出现了,我去杀了他们。”

早在段崖开口时,月笙就想出来的,只不过被轩辕天音制止了,如今见四下无人,月笙立刻就跑了出来,看其模样似乎对于段家的人,恨不能杀之而后快。

轩辕天音笑看了月笙一眼,悠悠地道:“你急什么,他们跑不了的。”

说着,便从轩辕心锁内拿出了一只明黄色的纸鹤,然后在月笙不解的目光中,轩辕天音轻轻朝空中一抛,那明黄色的小纸鹤立刻周身金光一闪,然后犹如活了般,在空中扑腾了两下翅膀,便是直接飞到轩辕天音身边。

“你去跟着段家的一行人,小心不要被发现了。”轩辕天音朝纸鹤轻轻一指,只见纸鹤在空中微微转了转,便立刻身形化作一道金光,直直朝外面掠去。

待纸鹤飞走后,轩辕天音才朝月笙莫名一笑,道:“现在咱们就好好的休息,等段家的人一有行动,咱们就跟上去。”

月笙闻言紫眸一眯,随即魅惑一笑,道:“阿音是想跟在他们身后敲闷棍吗?”

轩辕天音眯眼一笑,意味深长地道:“你不觉得这个办法很不错吗?”

月笙闻言嘿嘿一笑,的确是不错,他似乎开始期待那些段家人发现他们被人阴了后的神色了,想想就有点小激动呢……

一夜休整之后,在天色刚刚开始泛白之时,轩辕天音原本紧紧闭着的双眼突然睁开。

翻身坐起,轩辕天音右手捏决,静静感受了一番后,突然轻笑一声,自语道:“开始离开了吗?”说罢,轩辕天音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衣裳,然后闪身出了帐篷。

对着初生的阳光,轩辕天音懒懒地伸了个懒腰,然后动手开始把帐篷收进轩辕心锁内。

“元大人准备要离开了?”

就在轩辕天音收好帐篷时,宫斐的声音自身后传来,轩辕天音回身看去,只见宫斐似乎刚刚从外面回来的样子,挑了挑眉,笑道:“是该离开了……”

宫斐闻言点点头,突然道:“刚刚段家那群人也离开了万兽谷……”

见宫斐话里莫名的意味,轩辕天音微微一笑,“我知道。”

“那在下就祝元大人好运了。”宫斐了然一笑,其实从昨日晚上他就察觉到了,那样森冷不掩饰的杀意,只怕她是不会放过段家的那些人的。

“你们今日进山的时候小心点,不要太深入进去。”轩辕天音点点头,又提醒道,昨日她察觉到山脉中那几道隐隐强大的气息,然后朝几个方位指了指,沉声道:“那几个方向,不管发现什么事,你们都不要进去,知道吗?”

宫斐顺着她手指向的方位,目光微闪,然后点头,道:“好,多谢元大人的提醒。”

……

跟宫斐告别之后,轩辕天音带着韩澈再次离开了万兽谷,韩澈看向身后越来越远的万兽谷入口,不解地问道:“姐姐,既然宫斐人不错,你为何不带上他一起去那什么荒废的遗址?”

轩辕天音闻言摇摇头,道:“那遗址中是什么情况都不清楚,若是把他带上,只怕会给他带来危险,而且我们要对面的不仅是遗址中的危险,还有来自几方人联手对付我们的危险,更何况那群人中,还有不少是对我们有着敌意的人……”

闻言,韩澈也点点头,的确如姐姐所说,单身他们前面跟着的那群段家的人在见到他们后,就会出手,更不要说还有轩辕宗和秦家的人了。

再次进入黄沙平原,感受到扑面而来的干燥气息,既然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主要是两个地域的变化太多巨大,本来看惯了绿树成荫的群山,突然一下变成了满眼的岩石黄沙,的确是跨度有点大。

“咦?”

就在轩辕天音看着黄沙平原微愣时,韩澈突然轻呼了一声,然后诧异地道:“姐姐,快看,段家的人似乎在等什么人?”

闻言,轩辕天音身子一蹲,透过岩石峭壁看向下面的那一队人马,的确像是在等什么人,“澈儿,先看看再说……”

二人收敛了自身的气息,目光紧紧注视着下方的动静,不多时,突然一队人马自另一方悄然而来。

轩辕天音看着那一队突然到来的人马,眸子微微一眯。

虽然那些人掩盖了气息和面目,不过轩辕天音只一眼就认了出来……轩辕宗的人!

“姐姐,那些人是……”韩澈疑惑地看着下面已经汇合的两队人马,总觉得有种隐隐的熟悉感。

“阿音…。”月笙突然从袖中掠了出来,一双紫眸闪着寒光看向下方,“我靠近去听听他们说些什么,我总觉得轩辕宗跟这段家的人可不像是合作这么简单的关系……”

“不要了。”轩辕天音摇摇头,目光闪烁地看着下面,沉声道:“看他们的模样应该早有防备,即使你再小心,只怕都会被发现,而且我总觉得段崖身边的那黑衣老头有点奇怪,为了避免打草惊蛇,咱们还是跟在他们身后,等到了遗址里,想要捉住他们一人还不简单么。”

见轩辕天音如此说,月笙也能得作罢,恨恨地瞪了下面一眼,似乎有点不甘心的模样。

看着下面的人不知道说了些什么之后便再次赶路,轩辕天音三人也立即跟了上去。

五日之后,段家跟轩辕宗的人马越行越快,轩辕天音跟着后面眸子微动,看模样快要到了啊……

这五日来,段家跟轩辕宗的人几乎都是在夜里赶路白天休息,似乎是怕他们的行踪暴露般,看着他们如此小心的模样,轩辕天音在心里冷笑一声,难怪这么多次的天术师大比,也没有几个人能发现他们的秘密,这次如果不是血玉蛟龙,只怕连她都会被蒙在鼓里。

烈日炎炎,照得整个黄沙平原如同在蒸笼里似的闷热,段家和轩辕宗的一行人也并不如前几日一般,一到白天就扎营休息,而是加快了速度,朝黄沙平原的一处荒芜沙漠中走去。

轩辕天音三人远远的吊在后面,看着他们七拐八弯的,也不知道走了多久,然后眼前豁然一亮。

前方依然是一片荒芜的沙漠,只不过金黄色的尘沙里,凌乱的倒塌着一些残岩断壁,看着那些圆形的石柱,和一些倒塌了一半却还残留的墙根,轩辕天音知道他们此时的目的地终于是到了。

“哟,段兄今年来得可晚了些啊。”

就在众人当到时,突然的一道轻佻声缓缓传来。

段崖脚步一顿,然后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只见一黄衣男子正盘腿坐在一处断柱之上,其盘坐的柱子下,还坐着三个跟他穿着同样服饰的年轻男子和两个黄衣老者。

段崖哼笑一声,冷冷地道:“只要没有错过遗址开放的时间,晚点又能如何。”话落后,目光扫过另一边不远处的二人,微微一顿,笑道:“这不是凤家的十九少跟清儿姑娘吗……”

一身青衣的清冷女人漫不经心地撇了他一眼,便收回了目光,倒是一旁的凤十九挑眉一笑,目光看向段崖身后那群黑衣黑袍蒙面的人,顿了顿,“段少主每年带来的人倒是不少,也年年是遮盖着面目,难道少主是觉得你身后的那群人长得不能见人么?”

别看凤十九长得一副儒雅的模样,可是说出的话来,也是异常的毒的。

一句话引得那几个黑衣黑袍的蒙面之人气得浑身一颤,也引得其他家族中的人都把目光看向了这边。

察觉到那些人的打量目光,段崖面色微沉,轻哼一声,不悦地道:“这就不劳烦十九少的关心了,十九少若是有那个闲心,还不如想想这次凤家就你们二人,不要宝贝没得到,反而陨落在了里面,若真是如此,只怕凤家也得疼上一疼了啊。”

对于段崖话中的寒意,凤十九摸着鼻子呵呵一笑,不在意地道:“我们凤家可不在乎这么点的损失,不过若是段少主折损在这里,只怕段家就会掉块肉了……”话音顿了顿,一双黝黑的眸子再次看向段崖身后的那群黑衣蒙面之人,笑道:“其实比起这些,我最好奇的是他们啊,每年段少主都会带着这么一群蒙面之人来到遗址里,是人都会好奇吧……”说罢,凤十九的眸光向其他家族的队伍扫了一眼。

那些家族中的人,也都是暗自点头,他们的确是很好奇。

“你……”

见凤十九一句话把其他家族的人都煽动了起来,段崖脸色也是猛地一沉,看着这些齐齐打量的目光,即便是段崖身后的黑衣老者,都是一双老眼里泛着寒光。

轩辕天音隔着一段距离看着这些人的争锋相对,心里冷笑一声,果然是有人的地方就有争斗啊,这还没进去遗址里,都快打起来了呢,不过这被针对的对象是段家的一行人,轩辕天音倒也乐得呵呵笑了一声,一双清冷的眸子闪烁不定地看向前面那群人,眼珠子滴溜溜地转了转,也不知道她又在打什么主意。

“阿音,你又在想什么?”月笙瞧得轩辕天音这幅模样,就知道她心里可能又有了什么想法,立即兴奋地凑了过去,小声的问道。

轩辕天音扫了一眼兴奋的月笙和韩澈二人,嘿嘿一笑,道:“那些人不是都很好奇那些蒙着面的人的身份么…不如咱们帮帮他们如何?”

月笙跟韩澈对视一眼,她的意思是…揭开轩辕宗的人的身份?

这么一想,韩澈便是身子一颤。

可想而知,当姐姐把轩辕宗的人的身份给揭破了,这样的消息会引起多大的轰动……

就在段崖一张脸阴沉得可以滴出水里时,一声突来得轻笑声,瞬间打破了这里紧张的气氛。

所有人皆是眉心一皱,居然这里还有其他人?

全部目光齐齐看向笑声传来的方向,当看清从岩石后走出来的三道身影时,齐齐目光一凝。

“居然是你们!”

段崖震惊地看向轩辕天音三人,目光在扫过月笙时,掠过一抹忌惮之色。

对于段崖的惊呼声,其他守在这里的隐世家族里的人,皆是目光惊疑不定的看向轩辕天音,特别是注意到月笙那双泛着妖异紫光的紫眸时,都是心下齐齐一跳。

妖族的人!

轩辕天音笑眯眯地看向段崖几人,目光轻轻扫过蒙着面的林素素,后者被她这么一看,顿时身子僵硬了起来。

“哟,这不是段公子嘛,咱们又见面了啊……”

在看见轩辕天音眼底那抹明显的冷笑之意时,段崖等人也反应过来,他们是被人跟踪了……

“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闯进来…元姑娘似乎忘记了我几日前说过得话了啊……”

段崖震惊过后,目光森然地盯着轩辕天音,眼底杀意显而易见。

“咦?姑娘你居然也在这里?”

就在段崖忍不住想要出手时,一旁凤十九却是高呼一声,一脸欣喜地看向轩辕天音。

“你们认识?”

见凤十九突然出声,段崖眸子一眯,阴测测地看向凤十九,问道。

“不认识,只是见过一面而已。”凤十九还未说话,倒是他身边的凤清儿接了口,目光隐隐透着不悦地看向轩辕天音,沉声道:“这位姑娘,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还请你立刻离开这里……”

“嘁!你什么东西,你让我们离开就离开么?”见凤清儿一脸清高不屑的模样,月笙立刻开口道,其脸色不屑高傲的模样,比凤清儿更甚。

“你……”凤清儿何时被人这么说过,一张冰冷的小脸上,立刻沉了下来,只是因为月笙的身份,心里的愤怒也是努力地压了下来,“阁下若是执意不肯离开,说不得我们这里的人就要一起动手驱赶阁下了。”

“哈哈哈哈……”

闻言,月笙倒是被逗笑了般,一双紫眸凌厉地扫过凤清儿,然后一一扫过这里的所有人,不屑地道:“动手?有本事你们就动手看看……”

见月笙周身有隐隐紫光翻腾,凤十九眸子一缩,立刻低喝道:“清儿,回来,这里没你什么事儿,就不要乱出头。”

“月笙…”

与此同时,轩辕天音也淡淡地开口喊住了月笙,目光凉凉地扫了一凤清儿,对于这个女人,她根本就懒得理会,一眼之后,便把目光看向了凤十九。

对于轩辕天音那极其淡漠又清冷的目光,凤清儿银牙暗咬,她真是恨毒了这个女人这番姿态,在她这番姿态下,凤清儿感觉自己就像是一个跳梁小丑般,这如何能让一向高傲的她接受。

“听说你们很好奇这位段公子身后的蒙面人是吗?”轩辕天音轻声一笑,目光深意地看向段崖。

听得轩辕天音这句话后,段崖的脸色立刻一变。

“元姑娘,这里只怕不是你能放肆的地方。”

就在这时,连段崖身后的黑衣老者都是阴沉着脸色走了出来,后者身上涌动的灵力,让得轩辕天音眸子一眯。

这老东西想以他的实力来威慑自己,好让自己住嘴吗?

轩辕天音看着黑衣老者冷冷一笑,然后在所以人都目光中,轻轻朝前踏出了一步。

‘轰’——

一股惊天的强大威压自轩辕天音体内暴涌而出。

‘噗呲’——

只见那黑衣老者被这股威压给压迫地直接倒退数步,然后一口逆血喷了出来。

“就这点实力也敢在我面前逞威风?你也是不怕笑掉别人的大牙!”

轩辕天音凉凉地看着段家那些人的惊骇目光,在段崖脸色骤变之后,才淡淡地移开了目光,然后一一扫过这些所谓的隐世家族,冷声问道:“如今可还有人想出手赶我们走的?”

一句话落后,所有人皆是沉默了下来。

在绝度实力的面前,他们说什么都是个屁!

凤清儿不可置信地看着轩辕天音,在她的认识里,这个女人一直是靠着别人才能嚣张的女人,怎么会…怎么会…

“现在你可知道了?”

见凤清儿一张小脸变化莫测,凤十九收敛起脸上的那抹震惊之色,轻声对着她道:“这个女人从来都不简单,若是小瞧了她,只怕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轩辕天音见震慑住了这群人,红唇微微一勾,对着段崖身后,轻笑道:“素素姑娘不出来见见老熟人么?什么时候轩辕宗的人也做起了这般见不得人的勾当了?”

‘哗’——

随着轩辕天音的话音一落,整个废弃空地上的隐世家族中都发出了惊呼声。

轩辕宗?

这三个字,谁不知道谁不清楚…。

凤十九目光闪烁地看向段崖身边的那群蒙面之人,这些年跟在段家人身后的居然是轩辕宗的人……。

众人目光惊疑不定地看着那群站在原地不知所措地黑衣蒙面人,然后看了看段崖此时阴沉愤恨的脸色,心下便也了然了。

还真是轩辕宗的人啊……

------题外话------

回来的有点晚了,抱歉抱歉…

绯月简直要累死了,终于写完了这章…

二月的最后一天了,手里拽着票票的妹纸们,赶紧把票砸粗来吧,再不砸就得过期了啊喂!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