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天道至尊驱魔师

第四十二章:万兽谷,再遇秦家姐妹!

漆黑的夜幕中,点点星辰闪烁,一轮弯月泛着清冷的微光,高挂正空。

一处断残的三角岩壁下,篝火簇簇,让得整片安静黝黑的黄沙平原上,多了一丝萤火之辉。

“阿音,明日就能达到万兽谷了呢。”

月笙将手中烤好的食物递给轩辕天音,这两日后者一直在用‘神行千里’赶路,见她小脸上隐隐挂着的疲惫之色,月笙眉心微微一皱,道:“今日吃完了东西就早点休息吧,反正明日就能到达万兽谷,也不急这么一会了,明日咱们就慢慢走过去吧……”

轩辕天音勾着嘴角笑了笑,知道月笙是关心自己,便也点了点头,道:“好,明日我们走过去。”

饭后,轩辕天音跟韩澈二人钻进帐篷里休息去了,月笙独自坐在篝火旁,盘膝闭目,体内有着淡淡灵力的波动,缓缓溢出体外,虽然在修炼,不过却也放出了一丝神识在四周,以防有什么人或者妖兽的突然靠近。

晚上的黄沙平原到处充斥着不可预知的危险,不甘死去的游魂怀着满心的怨恨在荒凉的沙地中游荡,寻着活人身上的生气,一只飘荡的游魂终于是找到了残破的三角断岩石下。

一双充满怨毒之色的血红眼睛,森冷地看着岩石下的一顶奇怪的帐篷,那丝丝生气,就是从帐篷里传出来的。

犹豫地看向篝火旁那个隐隐透着危险的紫衣男子,游魂斟酌再三,在确认那紫衣男子已经进入修炼状态后,血红眼睛中爬上一抹森然之色,毫不犹豫地朝那奇怪的帐篷暴闪而去。

‘轰’——

就在它刚刚踏进三角断壁的范围内后,只见沙地中一道带着驱魔之力的金色之光,猛然冲天而起,就如一道金色之墙般,生生的拦在了游魂面前,阻断了它的去路。

金光闪烁,带着耀眼的光辉直面扑来,游魂的血色眸子狠狠一缩,它身前是天术师,自然知道这金光代表着什么,当下便想闪身逃离。可它还没闪出多远,那道金光去疾射而来,带着令它心惊的威压,直直轰砸在它虚幻的身体之上。

‘滋滋滋’——

灵魂被烈火灼烧般的痛觉瞬间布满它的全身,然后它惊恐的发现,自己虚幻的身体竟然出现了微微的扭曲。

“呵呵……”

一声轻笑突然自身后不远处传来,它忍着身体的剧痛,咬牙转头朝身后看去,只见那明明已经进入修炼状态的紫衣男子,不知道在何时已经睁开了眼睛,正似笑非笑地坐在那里,盯着自己。

“你……”它沙哑开口,想说些什么,可是身体之上的剧痛越来越强烈,它已经感觉到了自己的身体正在溃散。

紫衣男子似笑非笑地盯着它,摇头轻叹:“阿音亲自设下的驱魔阵,你以为你真的逃得过吗……”

在它快要消散时,它听见那紫衣男子的轻语声,它很想问问那男子口中的‘阿音’是谁,居然会布置出如此强大的驱魔阵,只是稍稍沾染上一点,都可以让它彻底消散在天地间,可惜它的话还未问出口,便是眼前一黑,陷入了永恒的黑暗中……

月笙看着那游魂慢慢消散,摇了摇头,便再次闭上眼睛,沉浸在修炼之中,四周也再次恢复了寂静,唯有那还在跳动的篝火里,偶尔传出一声清脆的树枝炸响声。

万兽谷的入口,一具如山脉般庞大的兽骨横卧在那里,从远处看去,尽显狰狞。

轩辕天音微微抬头打量着眼前狰狞兽骨,即使这不知名的妖兽不知死了多少载,但是从这庞大的身躯来看,在它活着时,也必定是一方霸主。

进入万兽谷后,为避免月笙的有色双眸引起不必要的注意,月笙再次回到了轩辕天音的左腕上,此时的万兽谷中,已经汇聚了不少天术师在这里,当轩辕天音带着韩澈走来后,一路上倒碰上了不少打量他们的人。

“元大人?”

突来的诧异喊声,让得轩辕天音停下了脚步,微微侧身朝身后看去,只见身后不远处,一袭白色天术师服饰的宫斐正带着身后几个宫家的天术师站在那里。

见轩辕天音回过身来,宫斐俊朗的脸色挂起一抹笑意,看着轩辕天音身边也是一脸诧异表情的韩澈,挑了挑眉,几个月没见,韩家的这个小孩倒是成长了不少,即使是隔着一段距离,他都能察觉到韩澈身上那股内敛的气息。

宫斐对着身后之人轻声说了句什么,便疾步朝轩辕天音二人走去。

“元大人,还真是你啊,刚刚从背后看去,我都还不敢确定呢。”宫斐看着突然换了一身衣服的轩辕天音,眸中划过一抹惊艳,但也仅仅是惊艳。

轩辕天音挑眉看着宫斐,她倒是没想到来到万兽谷后,第一个遇见的会是宫斐,随即也勾唇笑了笑,道:“怎么?我出现在这里,你很是吃惊?”

见轩辕天音那双清冷的眸子中一闪而过的揶揄之色,宫斐摸着鼻子笑了笑,目光却在瞟到轩辕天音这身微微有些特备的衣服时,微微一凝,若是他没看错的话,这布料,好像是右相大人制衣专用的吧?整个天昊国内,除了右相,元大人是第二个穿着这种罕见的天蚕丝锦制成的衣裳了…。

她跟右相大人……

宫斐脸上神色微微古怪了起来,目光敬畏地看了轩辕天音一眼,在后者疑惑地目光中,宫斐轻咳一声,干笑着道:“没什么…就是觉得…觉得元大人这身衣裙的样式倒是挺新颖好看的…哈哈…”

闻言,轩辕天音嘴角微微一抽,见宫斐神色闪烁不定,不要猜就知道他脑子里在想些什么,无语地撇了一眼自己身上的衣裙,转开话题地道:“你来了这万兽谷多久了?”

“有几日了。”宫斐笑了笑,知道轩辕天音有意转开话题,便十分配合的答道,不过心里却在腹诽着她跟右相的不得不说的二三事……

“元大人现在若是无事,我可以带你去这附近转转,也好熟悉熟悉。”见轩辕天音目光好奇地在打量四周,宫斐自告奋勇地道,“前面有个天术师聚集地,也是一个小型的交易市场,元大人若是有需要的什么药材或灵果,倒是可以去瞧瞧。”

“交易市场?”

闻言,轩辕天音跟韩澈二人都惊奇地看着他,似乎对那什么交易市场很是好奇。

宫斐笑着点点头,为二人解释道:“都是一些三修的天术师们自行集合在一起摆的地摊,虽然大部分的东西都很常见,不过也不缺乏一些运气好的人在山脉中寻得的灵果和珍稀药材。”

“那若是遇见自己想要的,该怎么交易?钱吗?”轩辕天音感兴趣地问道。

宫斐摇了摇头,笑道:“不用钱,他们换的是妖兽内丹,毕竟散修的天术师们大多都是独自一人,对付实力强大的妖兽,自然没有一些家族中的天术师有优势,所以他们为了赚取分数,除了跟人合作猎杀妖兽以外,就只能靠交易东西而换取内丹。”

“我听说比试中是可以出手抢夺别人的,他们若真是有宝贝,这样光天化日的摆出来卖,也不怕被人抢吗?”轩辕天音皱眉问道,她可是还记得当初东方祁对自己的提醒的。

“迷雾山脉中自然是可以抢夺别人的乾坤袋,不过在这里却不能抢夺那些散修天术师们的东西,否则整个散修天术师都会群起而攻,这是规矩。”宫斐解释道。

轩辕天音闻言眼中划过一抹恍然,点点头,道:“原来是这样……”唇角勾了勾,笑道:“那就去看看吧,说不定还真能遇上我喜欢的东西呢。”

“既然元大人有兴趣,在下就带你去瞧瞧。”宫斐微微侧身,朝旁边让让了,“请吧…”

见到宫斐这般模样,轩辕天音笑着摇头道:“你倒是做足了一副绅士样。”

绅士?

宫斐不解地看着轩辕天音,后者摇摇头,也没有在解释,看了看不远处站着的几个宫家的天术师,挑眉问道:“你带着我们去逛,不会耽误你自己的事吗?”

“什么事情也比上元大人重要啊。”宫斐似开玩笑地摇摇头,随即朝轩辕天音眨了眨眼睛,笑道:“我这不是在讨好元大人么,好让元大人看在我如此上道的份儿上,若是之后我等遇见了什么麻烦,也能厚颜找元大人求救啊。”

轩辕天音失笑着撇了他一眼,这人倒是把用意说得极为清楚了,不过正是因为宫斐的这份坦然,轩辕天音倒是对他有着那么一丝好感。

一行人在宫斐的指引下,渐渐走近了交易市场,轩辕天音看着那处空地上,三三两两的天术师们盘腿坐在地上,面前都扑了一块颜色不一的布料,上面摆放着各种各样的药材、灵果等东西。

眨了眨眼,望着眼前的这一幕,即使是轩辕天音也不得不承认,这交易市场还是颇具规模了啊。

从头一个摊位一个摊位的看过去,轩辕天音从期待渐渐变成失望,这些摊位上都是一些普通货色,根本就没有她看得上眼的东西。

“阿音…去前面第三个摊位看看。”

就在轩辕天音想招呼上韩澈跟宫斐一行人走的时候,月笙声音突然在她的脑海里响起。

闻言,轩辕天音微微一愣,前面的第三个摊位?

目光随着望了过去,轩辕天音微微皱眉,那个摊位是一个中年男子坐在那里,虽然她离那个摊位还有点距离,不过却不妨碍她看清楚摊位上摆放的东西。

她没瞧见有什么稀罕货啊!

“笨阿音,你肯定看不出来的,但是我却能感觉到,快去看看,我能感觉到那股不寻常的波动。”月笙的声音再次传来,似乎声音里还带着一丝急切。

轩辕天音眸光微闪,却也并没有直接朝前面第三个摊位走去,而是慢慢地顺着摊位,一个一个的看了过去。

当轩辕天音停在那个摊位上时,那摆摊的中年男子搓了搓手,朝轩辕天音嘿嘿一笑,道:“姑娘,你想看点什么?随便看随即看,只要有看上的,价钱都好商量。”

轩辕天音闻言看了他一眼,目光嫌弃地一一扫过地上摆放的东西,似不屑地道:“这些东西都是一些很平常的玩意儿,也能卖出价格来?”说着,便蹲了下来,把摆放好的东西都一一拿起来看了一遍,当她在拿起一根看似树根的东西后,一直安静地缠在她左腕上月笙突然动了动,装死的血玉蛟龙似乎都感觉到了那股波动,身子也在她手腕上动了动。

轩辕天音目光一闪,然后拿着那根像树根的玩意儿晃了晃,朝那中年男子笑道:“我是大叔…你怎么还把树根拿来卖了啊?”

那中年汉子闻言黝黑的脸皮一红,尴尬地道:“我说小姑娘,这玩意儿可不是什么树根。”

“不是树根是什么?大叔你骗人也不带这么骗的啊,既然你说不是树根,那你说说这东西是什么?”轩辕天音不信地看着他,那目光似乎在说‘大叔你是个骗子吧’。

中年男子被轩辕天音这个眼神看得一恼,嚷嚷道:“虽然我不知道这东西是什么,不过我却知道是个稀罕的东西,不然也不会引起那个高级妖兽的争抢了。”

高级妖兽的争抢?

轩辕天音眸子微动,开口道:“大叔还说不是骗人,两只高级妖兽的争抢,那这东西怎么就被你得到了?”

看着轩辕天音那明显是嫌弃自己实力的眼神,中年男子面皮一抽,嚷嚷道:“我可是趁它们两败俱伤的时候,冒着被两只高级妖兽追杀的危险才偷出来的呢…小姑娘,你到底买不买啊,你若不买就不要在这里捣乱。”

“买,我怎么不买。”轩辕天音瞪了他一眼,“既然你说得这么厉害我就买这个,若是买了个假玩意儿回去,大叔…我可是不会放过你的哦…”说完,还示威般的朝那中年男子举了举拳头,那模样倒真是个大家族中被惯坏了的大小姐。

身后一直没吭声的韩澈和宫斐二人见到这般模样的轩辕天音,都齐齐嘴角一抽,不过前者只顾着抹头上冷汗去了,宫斐却目光微闪的撇了撇轩辕天音手中的那根像树根的东西。

中年男子一听见轩辕天音说要买,立刻满面笑容地看着她,搓了搓手,道:“姑娘,这东西真是宝贝,你若是要买的话,看在你是我开张的第一个客人,这东西就五十颗高级内丹吧。”

“五十颗高级内丹?”闻言,轩辕天音瞪大了双眸,一副要吃人的模样,怒道:“大叔,你这是狮子大开口啊,连你自己都不知道是个什么玩意儿的东西,你居然开口就要五十颗高级内丹?”说着,把东西一丢,气呼呼地道:“本来我也只是赌运气,既然如此,我不要了,还给你。”

见轩辕天音起身要走,那中年男子立刻急了,“哎。哎。姑娘,价格上还是好商量嘛,我这五十颗内丹只是喊价,你可以还一个卖价的,我看你心里的卖价能不能卖啊。”

轩辕天音没好气地斜睨了他一眼,又嫌弃地撇了那像树根的玩意儿一眼,嘟嚷道:“什么破玩意儿,你若要卖,就二十颗高级内丹。”

“二十颗?”中年男子摇摇头,“姑娘,这二十颗也实在太少了点,这真是宝贝的……”

“大叔,你真以为高级妖兽很好猎杀啊?二十颗内丹我都嫌多给了呢。”轩辕天音不雅地翻了一个白眼,冷艳的小脸上因为多了这么些丰富的表情,倒是越发显得娇憨可爱了。

中年男子脸色犹豫地看了看地上那东西,又看了看轩辕天音,眸中闪过一抹挣扎之色,最后在轩辕天音越来越不耐烦地的表情中,咬牙道:“这样吧,姑娘,我若说四十颗,你肯定是不愿意的,但是二十颗我也确实卖不出去,不如咱们各退一步,三十颗高级内丹,你行就行,不行就算了……”

闻言,轩辕天音眼珠子骨碌碌地转了一圈,看模样也是很犹豫,半响,在中年男子松了一口气的目光中,一脸不乐意地点点头,道:“好吧,三十颗就三十颗吧,不过大叔,我可是看在你是散修的份上,知道你猎杀高级妖兽不容易,想要得分也不容易,所以在勉为其难地答应了的,若这东西真是个树根,我可是会找你算账的哦。”

‘噗呲’——

对于轩辕天音这种得了便宜还卖乖的行为,月笙早就忍笑忍得难受了,就在轩辕天音话落以后,月笙的大笑声,立刻在她脑海中传了开来。

“阿音啊阿音,你怎么。这么无耻呢!”

对于月笙的话,轩辕天音在心里冷哼一声,道:“我怎么无耻了?人家说不定还得感谢我,说我是好人呢。”

“姑娘,你一看就是心地善良的小姐。”心里的话音刚刚落下,对面那中年男子就一脸感动地朝轩辕天音道,那目光怎么看怎么觉得瘆人。

轩辕天音:“……”

月笙:“……”

轩辕天音一脸僵硬地点点头,然后从乾坤袋里掏出三十颗高级内丹递给中年男子,正欲接过那像树根的东西时,突然一道声音自他们身后传来。

“等等,喂~卖东西的,我给你五十颗高级内丹,那东西我要了。”

这突然的说话声,让得周围所有人都是一愣。

居然还遇见了当街竞争的事情啊?

不过所有人在一愣后,就立刻摇头,暗道:什么当街竞争,明显是两方有过节,来找茬的吧。

轩辕天音在听见这声音后,眸光一冷,随即转头看了过去,双眸微微一眯。

这不是秦家的那群傻逼和傻逼姐妹么?

秦媚儿一手叉腰得意又带着嫉恨地瞪了轩辕天音一眼,然后看向那中年男子,继续道:“给你五十颗高级内丹,那东西我要了。”

中年男子皱眉看了看她,又看了看轩辕天音,摇头拒绝道:“这位姑娘,先来后到,我已经以三十颗高级内丹的价格卖个她了。”

轩辕天音闻言诧异地看了中年男子一眼,随即眸光闪了闪。

秦媚儿似乎也没有想到那男子居然会拒绝,脸色顿时不好看起来,怒道:“什么先来后到,这交易市场从来都是价高者得,她出三十颗,我出五十颗,明显应该卖给我,你是不是脑子出毛病了?”

“我脑子出没出毛病我心里有数,我乐意三十颗卖给这位姑娘,你又能如何?”闻言,那中年男子也是脸色微沉,对于秦媚儿这种娇蛮的女子,似乎很是不感冒。

“你……”秦媚儿一怒,正欲上前说什么,却被她身边的秦凤给拉住了。

秦凤看了看一旁已经沉下了脸的宫斐,微微咬唇,对着秦媚儿道;“媚儿,算了吧,那东西一看就是没什么用的树根而已,何必花内丹去买,你傻了不成。”

轩辕天音听得秦凤的话,玩味地挑了挑眉,这女人的意思好像是在指桑骂槐啊!她的意思是自己蠢么?

“不行,我今天非要那东西不可!”秦媚儿一脸嫉恨地看了轩辕天音一眼,目光在看向轩辕天音身上所穿的衣服时,更是一双眼睛差点要冒出火来了。

那个女人…凭什么能穿天蚕丝锦制成的衣服!

天蚕丝锦是右相大人独有的,难道她跟右相大人……

秦媚儿越想心里的妒火就越大,倒是忘记了自己在轩辕天音,人家一根手指就能捏死她。

朝那中年男子丢出一只乾坤袋,秦媚儿冷哼地道:“这里是五十颗高级内丹,那东西我要了。”

“我是你这女人到底要不要脸啊,人家都不卖给你,你还死缠难打,什么东西啊。”

这下连一直没吭声地韩澈也怒了,一双眼睛恼怒地瞪着秦媚儿,气道:“拿着你的五十颗内丹滚吧,那东西我姐姐已经买了。”

“你一个落魄的韩家小鬼也敢这么对我说话?”秦媚儿脸色扭曲,阴狠地瞪向韩澈,冷笑道:“还真以为你韩家还是当初的五大家族之一么?我若想要你韩家人死,你们连反抗的能力的都没有。”

“你再说一句试试!”

秦媚儿的话,似乎触及到韩澈心里的逆鳞,再她的话音落下后,立刻脸色阴沉地看向秦媚儿,森冷的杀意自体内涌出。

对于韩澈突然暴涨的杀气,秦媚儿倒是一愣,随后不屑一笑,嘲讽道:“怎么?你还想动手不成?也不看看这里是哪里,真当我秦家无人不成。”话落后,跟在她身后的秦家众人立刻周身的灵力开始涌动。

“澈儿。”

就在这个时候,一直没说话的轩辕天音突然开口了。

拍了拍韩澈已经僵硬的后背,轩辕天音轻笑道:“姐姐当初怎么告诉你的,被狗咬了一口,难道你还回去咬狗一口吗?”

“一条疯狗而已,还不值得你生气,懂吗?”

‘噗呲’——

交易市场里,围着旁边看热闹的人被轩辕天音这句话逗得忍不住笑出声了,目光扫向一脸扭曲的秦媚儿,齐齐在心里赞同道:的确跟疯狗一样的德行啊。

“贱女人…你……”秦媚儿脸色一变,这是轩辕天音第二骂她是疯狗了,尖着嗓子正要叫骂,轩辕天音突然转过头冷冷地看向她,冷声道:“你的嘴似乎又不想要了?”

闻言,秦媚儿想起了轩辕天音那诡异的手法,身子一僵,当初在落日山脉,她自己抽自己的事,还记忆犹新呢。

秦凤皱眉看向轩辕天音,目光闪了闪,似怕轩辕天音再突然出手般,开口道:“元大人,媚儿只是性子娇惯了些,还请元大人不要介意。”话音顿了顿,又道:“不过这交易市场一直都是价高者得,元大人只怕也不好多说什么吧。”

轩辕天音目光古怪地看向秦凤,这秦家的两姐妹说她们是傻逼,还真没有冤枉她们,人家摊主都说不卖了,她还非要说什么价高者得,这是脑子有毛病呢还是脑子有毛病呢……

被轩辕天音这古怪的目光看得微微一僵,秦凤抬了抬下颚,道:“难道我有说错什么吗?”

“没有,你说得很对。”轩辕天音眸底划过一抹幽光,点点头,一本正经地道:“的确是价高者得。”

见轩辕天音点头,一旁的秦媚儿立刻得意地朝中年男子道:“你还愣着干什么,把那东西给我。”

那中年男子眉心一皱,正欲要说什么,却被一旁的轩辕天音阻止了,“大叔,给她们吧,五十颗高级内丹也是笔不小的收入了。”

“可是姑娘,那东西……”中年男子犹豫地道,却见轩辕天音朝他眨了眨眼睛,后面的话就自动的吞了回去,疑惑地看了看她,在轩辕天音轻轻点头的动作后,中年男子一脸不高兴地把那像树根的东西递给了秦媚儿,道:“给,这是你的了。”

一手接过东西,秦媚儿朝轩辕天音冷冷地哼了一声,就收进了乾坤袋中,得意地对着身后的秦家天术师们道:“我们走!”

“元大人,那东西不是你想要的,你怎么会真给她们?”宫斐一脸不解地看向轩辕天音,又看了看秦家的人,在他的印象里,轩辕天音可不是这种爱吃亏的主儿啊。

只见轩辕天音朝他莫名一笑,突然道:“你刚刚说这交易市场不准对卖东西的卖家出手,那么对买东西的人呢?可是有规定不准出手了?”

闻言,宫斐一双眼睛微微瞪大,不可置信地看向轩辕天音,嘴角微微一抽,她…她不会是想对秦家的人出手了吧?

在轩辕天音笑眯眯地目光中,宫斐吞了吞口水,目光同情地撇了一眼要离开的秦家众人,道:“没有规定,除了不能对卖家动手以外,其他的,你想怎么做都可以。”

似乎是有了这句话,轩辕天音的笑意更是大了不少,不过那笑意,却怎么也不达眼底的。

“等等…我让你们走了吗?”

就在秦家的一众人快要离开交易市场时,一道冷冰冰地声音,自身后传来,连带着整个交易市场的空气都凝滞几分。

交易市场中的人几乎都是一些老油条了,目光诧异的看向此时一脸冰冷的轩辕天音,眼中齐齐划过一抹看好戏的意味。

嘿嘿……看来待会有热闹可以看了啊!

听到轩辕天音的话后,秦家的人脚步一顿,秦媚儿得意地转头,朝轩辕天音不屑地道:“怎么?难道你还不让我们走了不成?”

轩辕天音淡淡地看着她,然后在秦家众人剧变的目光中,认真地点头,道:“我的确是有这个想法。”

见轩辕天音似乎不是在说笑,秦家姐们二人顿时脸色难看起来。

现在就算是再蠢的人,也知道轩辕天音刚刚让出那东西来,是打得什么主意了,就连一旁那中年男子都忍不住诧异地看向轩辕天音,然后一脸抽搐地抹了抹额头上的冷汗……

这办法,可真是不怎么厚道啊……

不过…撇了一眼秦家的那群人僵硬的脸色,中年男子却在心里嘿嘿一笑,暗道:活该!让你丫的刚刚那么嚣张,遇见了一个更嚣张的,你们就自认倒霉吧。

“元天音,你什么意思!”

秦媚儿一脸愤恨地瞪着轩辕天音,心里却在不可置信,这个女人难道还想在这里对她们动手不成?难道她不知道皇上是不允许她们在天术师大比中私自对对方出手的吗?虽然这个不允许,她心里同样不屑,可是被动手的对象换成了自己,那就另当别论了。

对于秦媚儿的怒吼声,轩辕天音面无表情地摊了摊手,凉凉地道:“没什么意思,你们抢了我的东西,我看不惯你们而已,这还需要理由吗?”

‘噗呲’——

此话一出,再次引得周围看热闹的众人喷笑出了声。

是啊,你刚刚都抢了别人的东西,难道别人还不能对你们出手吗?这女人也真是够蠢够天真了。

“你不要忘了,我们都是表白了天昊皇室!”秦凤也不由地脸色一变,喝道。

“错了!”轩辕天音摇摇头,对着秦凤伸出一根手指,道:“你们是代表的秦氏家族,只有我才是代表着天昊皇室。”

秦凤一噎,顿时说不出话来。

不过‘天昊皇室’四个字出来后,这里看热闹的人们看向轩辕天音的目光就古怪了起来。

这是第一次有天昊皇室的参赛者走到这里来没被踢出局的呢,而且…看模样,这次天昊皇室来参赛的人,倒是实力不弱的样子啊。

对上秦家众人警惕的目光,轩辕天音朝他们勾唇一笑,缓缓地道:“给你们两个选择,一:你们主动交出来,二:我自己动手抢回来。如何?”

“快点选,我的耐心有限。”

‘嘶’——

这个女人好嚣张,即使是面对秦氏家族的一群人都这么是嚣张的态度,这女人到底是什么来头?

“元天音,你不要太过分了,你真以为我们怕你不成!”

听得轩辕天音如此嚣张的话语,秦媚儿一张小脸彻底扭曲,愤恨地瞪着轩辕天音,看模样似乎是想扑上来一口咬死她。

“过分?”轩辕天音闻言挑了挑眉,冷冷一笑,道:“对于你们这些人,我一点都不觉得过分。”

见秦家一众人神色不定地站在那里,轩辕天音眸子微微一眯,轻声道:“看来你们是不想选了啊……既然如此,那我就替你们选吧。”话音一落,轩辕天音的身影突然在原地消失不见,就在所有人震惊地时候,轩辕天音突然鬼魅般地出现在秦家众人的前面。

看得轩辕天音这般诡异的速度,交易市场里,所有看热闹的人们皆是眸子狠狠一缩,心下一凉,

这速度……。太过诡异了!

此时人们看向轩辕天音的目光深处,都是带着一丝忌惮。

‘轰’——

一股强大的气息突然在交易市场里传开,然后所有人都是目光惊骇地看向那突然全部被震飞的秦家天术师们。

刚刚发生了什么?

只见那群倒飞出去的秦家天术师们狠狠砸在地上,皆是一口逆血喷了出来,而秦媚儿此时真被轩辕天音以一只手捏住了脖子给提了起来。

轩辕天音一米七的个子在女子当中本就算很高了,对于娇小的秦媚儿来说,把她提起来跟自己持平,也是件很容易的事。

不过此时秦媚儿就惊恐了,轩辕天音紧紧捏住她脖子的右手犹如钢钎般,她觉得只要这女人稍稍一用力,自己的脖子就会被她彻底捏碎。

“放…咳咳咳…放开…我!”秦媚儿一脸憋得通红,却怎么也挣扎不开轩辕天音的右手。

“元天音,你敢!放开媚儿!”

一旁被砸出去的秦凤在看见秦媚儿被轩辕天音捏着脖子提了起来后,立刻惊怒地道。

轩辕天音目光冷冷地撇下秦凤,挑眉道:“我敢?你觉得我敢不敢?”说着,右手慢慢使劲,引得秦媚儿又是一阵猛咳。

接触到轩辕天音冰冷的目光,秦凤整个人一颤,她看得清楚,这个女人眼中的冰冷杀意,她是真的会杀了媚儿……

“元天音,你若杀了媚儿,整个秦家都不会放过。”秦凤惊怒地吼道。

轩辕天音却并不为所动,对着秦凤挑了挑眉,目光玩味地盯着她,秦凤被这目光看得头皮一麻,突然结巴道:“你…你这么看着我…干什么?”

轩辕天音凉凉地笑了笑,红唇微微动了动,用只有秦凤才能听见的声音,幽幽地道:“秦家会不会放过我,我不知道,但是我却知道,若是天昊皇帝知道这几年秦家在天术师大比中,暗中对天昊皇室的参赛者动手的事,你说…他会不会放过你们秦家?嗯?”

“你…你胡说八道!”秦凤闻言一惊,不可置信地看向轩辕天音,她怎么知道?“你不要含血喷人!”

轩辕天音呵呵一笑,似笑非笑地看着她,道:“你真以为你们做这件是掩盖了面目就没人发现了吗?”

秦凤脸上划过一抹惊慌之色,结巴地道:“你…你胡说,你有什么证据能证明是我们秦家在暗中动的手。”

轩辕天音闻言一本正经地点点头,轻‘唔’了一声,道:“我还真没什么证据……”闻言,秦凤脸上的神色一松,又在听到轩辕天音后面一句时,整个人彻底了僵硬了起来。

“虽然我没有证据,不过这次我是代表天昊皇室参赛的人,若我说是你们在暗中对我出手呢?”

秦凤闻言整个脸色难看起来,“你…”你怎么这么无耻,秦凤在心里说完了心里想说的话,虽然的确是他们秦家一直在暗中对天昊皇室的参赛者动手,可是对着轩辕天音这么正当光明的扬言要栽赃他们,既然是秦凤都忍不住想要鄙视轩辕天音的无耻了。

对于轩辕天音这幅‘我就是这么无耻’的模样,秦凤心里恨地咬牙切齿,可是在看见已经被轩辕天音捏得快断气的秦媚儿时,也不得不服软地道:“元大人…你若要那东西,我立刻交给你,媚儿快要不行了,求你放过她吧。”

轩辕天音撇了一眼自己手中已经如死狗般的秦媚儿,自己动手从她身上摸出了乾坤袋,然后右手一松,秦媚儿整个人便直直地栽了下去。

对于秦家的这群人,她现在还暂时不想动手,所以在抢过秦媚儿的乾坤袋后,轩辕天音朝秦凤凉凉一笑,道:“这次就放过你们,下次你们若再撞在我的手上,那就自认倒霉吧……”说完,看也不看他们一眼,直接转身走了。

秦凤连忙扶起瘫倒在地上已经陷入昏迷状态的秦媚儿,暗暗咬牙,掩饰掉眼中的那抹怨毒之色,扶起秦媚儿,就带着一群狼狈的秦家天术师们头也不回的离开了交易市场。

一场闹剧,随着秦家人的离开散了场,看热闹地众人遗憾地摇摇头,居然没打起来,真是太可惜了……

“元大人居然就这么算了?”宫斐看着缓缓走近的轩辕天音,轻声笑道。

轩辕天音斜睨了他一眼,一本正经地道:“嗯,得饶人处且饶人,我自然不会跟他们太过计较……”

闻言,宫斐嘴角一抽,目光抽搐地看着轩辕天音,她刚刚那副模样还叫不会跟他们太过计较?居然还说得饶人处且饶人这种话……对于轩辕天音有了新的认识的宫斐在心里默默地道:只怕元大人是还没玩够吧,所以留下那两姐妹准备以后再慢慢玩呢……

对于宫斐的古怪目光,轩辕天音当没看见似的,朝他跟韩澈招招手,道:“走吧,这里没什么可以看了的,找个地方休息去。”说完转身朝着交易市场的外面走去,边走边伸了一个懒腰,自言自语地道:“秦家这两姐妹再来找茬是什么时候呢……”

众人:“……”

得!她还惦记上人家了!

夜色降临,万兽谷中这片被参赛天术师们占据的平原上,篝火星星点点地亮起。

宫斐带着宫家的几个天术师们正在篝火旁忙前忙后地准备晚餐,轩辕天音心里惦记着白天的那像树根的东西,便直接钻进了自己的帐篷内。

从秦媚儿的乾坤袋中取出那玩意儿,轩辕天音仔仔细细地打量半响,也没看出这东西到底哪里不同了,她怎么看都觉得这东西就是普通的树根。

月笙从她的袖子中掠了出来,连带着血玉蛟龙都是急切地跟了出来。

“你倒是说说这东西到底是个什么玩意?”轩辕天音把那东西推向月笙,疑惑地看着他问道。

月笙打量了这东西半天,其实他也不知道这是个什么玩意儿,不过这东西上的波动,可是骗不过他的,倒是一旁的血玉蛟龙在看了半响后,突然叫道:“枯木灵根!这是枯木灵根啊……”

见血玉蛟龙突然激动起来的神色,轩辕天音和月笙同时把目光看向它,问道:“枯木灵根?是什么东西?”

血玉蛟龙没好气地白了他们一眼,一脸嫌弃地对着两个不识货的人道:“这玩意儿跟是个宝贝,那中年男人说得没错,别说是高级妖兽为了争抢它打起来,只怕是这万兽谷中的王者妖兽都要忍不住眼红了。”

“哦?”闻言,轩辕天音挑了挑眉,问道:“怎么说?”

血玉蛟龙嘿嘿一笑,道:“这东西对神女是没什么用处的,可对于我们来说确实个提升实力的宝贝,只要一点点,就能提升不少实力呢,你说那些妖兽们能不争抢么?”

轩辕天音恍然地点点头,难怪她察觉不到这东西有什么不同呢,原来是对于妖兽有用的东西啊,也难怪月笙如此敏感了,月笙虽然不是妖兽,是妖族之人,不过想来这东西对于月笙而言,也有着不小的好处。

轩辕天音满意地把枯木灵根收进了轩辕心锁内,对着月笙笑道:“等出去了,再拿给你用,想来你实力又会提升不少。”然后目光瞥见了血玉蛟龙垂涎的神色,轻轻用手指弹了弹它的脑门,道:“把你的口水收一收,到时候也给你一点就是了。”

似乎没想到轩辕天音连自己都会给,血玉蛟龙楞然地看着她,半响,眸光微动,笑了笑,也没说什么,便闪身回了轩辕天音的左腕上。

既然知道了那东西是什么,轩辕天音摸了摸肚子,朝月笙笑道:“走吧,出去吃东西了,饿死了…”说完,边径直出了帐篷。

今日这一天的收获,还是不错的了……

------题外话------

继续万更走起,妹纸们…嗯嗯嗯?你们懂的!嘿嘿~

(PS:这里是感谢区,感谢~陌上相逢111的2张月票,xuanli629的5张月票和1朵鲜花,梦幻水泡的5张月票,906974597的5朵鲜花,雁西湖1986的1张评价票,maomao4568的2张月票,杂呢的1张月票,不弃风月的1颗钻石,15620689443的5朵鲜花,Cecilelam的5张月票,欢心珍爱的1张月票,天堂祸水的1张月票和1张评价票,誰の圊賰卟沋殤的1张月票,浮云180的3张月票,茉日琉的1颗钻石和1朵鲜花,亲亲cc果冻的1张月票,陶丽雅的一张月票,nifeidiya的一张月票,慵懶の貓咪的1张月票,谢谢,么么哒!)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