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天道至尊驱魔师

第四十一章:鬼王宗,荒废遗址!

对于轩辕天音难得的一次真心话,司徒青青自然是听不进去的,只见她神情微微扭曲,一双眼睛快要喷火般地瞪着轩辕天音,咬牙切齿地道:“等你落在我的手上后,我会把你的舌头拔掉,牙齿一颗一颗的敲掉,到那个时候,我看你还能不能这么牙尖嘴利……”说完,整个人朝前面微微一踏,然后周身突然泛起一阵黑光,伴随着森森鬼气,狠戾地盯着轩辕天音。

看着那气息突然间阴寒起来的司徒青青,轩辕天音双眸微微一眯,这女人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她异常的熟悉,是冤魂厉鬼独有的森然鬼气。

“察觉到了吗?”

见轩辕天音眸底那一闪而过的诧异之色,司徒青青森然一笑,道:“我鬼王宗虽是天术师门派,却跟天术师的修行大径不同,你们修得是天地皓然正气,以正灭魔,而我们鬼王宗却是另辟途径,以邪治邪……”

双手死死一握,一股黑色阴气便是从她手中缓缓溢出,司徒青青盯着轩辕天音,冷笑道:“就让你尝尝,被我鬼王宗培育了几百年的鬼王的厉害……”

‘呜呜呜’——

就在司徒青青的话音落后,只见她身后的空间微微扭曲,随后一股黑烟慢慢从扭曲的空间中溢出,随着黑烟越聚越多,然后慢慢在她头顶半空处渐渐凝聚成型。

“好一个鬼王宗!”

轩辕天音看着那半空中以黑色怨气已经凝聚成型的鬼王,眸中划过一抹冰冷的杀意,这个鬼王宗居然是以养恶鬼的阴毒手法来助其自身修为的提升。而若要完全的培养出一只鬼王,必须得以世间还未入得轮回的人魂做养料,让穷凶恶极的恶鬼吞噬人魂,吞噬的越多,养成的鬼王则更强悍。

如今这鬼王宗内的一个弟子都是能召出一只凝聚成型的鬼王,轩辕天音毫不怀疑这鬼王宗在立宗这么多年里,到底培养了多少鬼王,又残害了多少这世界无辜的人魂。

“原先只是以为你们只是一群无耻之徒,没想到你们整个鬼王宗都是一群心术不正的阴邪之辈。”轩辕天音的目光从那凝聚成功的鬼王身上收回,然后一一扫过鬼王宗的一众弟子,冷冷一笑,道:“以养恶鬼的手段来提升自己的实力,一旦出了差错,就会被自己养的恶鬼所反噬,想来你们宗内是经常出现被反噬而惨死的人吧?”

闻言,鬼王宗的弟子皆是脸色一变,他们宗内的事情,他们自然清楚,而让他们觉得诧异的是,这个女人居然也如此了解。

萧皓然微微惊疑地盯着轩辕天音,神情闪烁,这个女人如此了解鬼王宗的一切,只怕司徒青青召唤出鬼王,也不一定能拿下她……

果然,在他心里想法还未完全落下时,只见轩辕天音的气息猛地暴涨,一双清冷的眸子冷冽的看向他们一行人,无声勾唇一笑,看着那突来的冷冽笑容,萧皓然突然心下一紧,他有一种很不好的感觉,这个女人不能招惹……

“如此阴毒的宗门,我若是今日放过了你们如何对得起这么多年来,被你们禁锢残害了的人魂。”

轩辕天音一声历喝,其周身突然绽放出耀眼的金光,那一双清冷无波的眸子中,有淡淡金光流转,凡是被她眼神轻扫过的人,都无端心下一凉。

“哼,说得如此好听,就怕你没这本事。”

司徒青青闻言脸色阴沉,然后双手结出一个古怪的手印,朝半空中凝聚成型的鬼王狠狠一指,命令道:“给我杀了这个女人。”

‘呜呜呜’——

一声令下,只见那鬼王在空中微微一顿,然后一双阴寒的红色血眸便直直盯向了轩辕天音。

“等你死了后,我一样会生抽出你的魂魄去喂食我的鬼王。”司徒青青朝着轩辕天音阴狠一笑,似乎很是期待的模样。

轩辕天音俏脸冰冷地盯着司徒青青,也不说话,双手轻轻抬起,然后十指快速结印,突然有着一股强大的气息自她体内汹涌而出。

这股强大的气息如无形波纹般,在空气中缓缓荡开,即使是对面那森然鬼气的鬼王,也不由的微微一颤。

“鬼王,你在干什么?还不杀了她?”见鬼王愣住半空没动,司徒青青自然也察觉到轩辕天音身上的变化,立刻朝半空中吼道。右手探出,掌心冒出一股黑气凝结成鞭,然后用力一甩,直直抽打在那鬼王的身体上,而被黑气凝结的鞭子抽打到鬼王,立刻凄厉一吼,红色血眸中划过一抹怨毒之色,直直朝轩辕天音扑了过去。

“天道无极——乾坤列阵,阴阳逆转,大威天龙,大若菩提,诛邪!”

‘轰’——

随着轩辕天音话音落下,双手十指也刚好凝结成印,一道金光自其凝结成形的手印上暴掠而去,直直对着扑来的鬼王猛冲了过去。

‘轰轰轰’——

碰撞声,爆炸声,还有鬼王凄厉的吼叫声交织成了一片,空中被一层强烈金光所覆盖,即使是周围浓浓的迷雾,都是被这强烈的金光冲散不少。

“鬼王!”

就在一行人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这番惊天动地的景象时,司徒青青立刻脸色一变的察觉到自己跟鬼王的那一丝联系居然被外力给掐断了,一张脸庞上顿时焦急之色布满,朝着上空大喊出声。

萧皓然看着上方那强烈的金光,眸子紧紧一缩,随即神情闪烁地看了看对面顶着一张面无表情的俏脸的轩辕天音,心下微微骇然。

司徒青青的鬼王可是经过她爷爷,宗内大长老的亲自培养,其实力只怕比自己的鬼王还高出不少,若是连司徒青青的鬼王都抵不过这个女人,那么自己就更抵不过了……

这么一想,萧皓然的心里就突然有了退意,不过就在他的退意刚刚萌生的时候,突然一道冷冽的目光盯了过来,萧皓然猛地抬头看了过去,只见对面那一直盯着上方情况的轩辕天音,此时一双清冷如冰的眸子,正紧紧盯着自己……

她…是真的想杀了自己一行人!

“啊啊啊啊……”

就在萧皓然神情闪烁,心里却在慢慢思索着怎么离开时,一道熟悉的声音,自身边不远处凄厉的响了起来。

萧皓然心里猛地一跳,立刻把目光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然后一张脸上的神色猛地大变。

不仅是他,就连他身后的一众鬼王宗的弟子,都目光惊骇的看向那里。

只见原本还站在那里好好的司徒青青,身体里突然涌出一股浓郁的黑气,那黑气如藤蔓般,把她死死缠绕……

那是……

鬼王宗的人倒抽一口凉气地看向司徒青青现在如此诡异的模样,然后齐齐在心里闪过两个字:反噬!

的确是反噬,鬼王宗的阴毒修炼,本来就有着不小被自身培养的鬼王所反噬的几率,再加上司徒青青的这只鬼王,超过了她所能控制的实力,刚刚那一战,被轩辕天音直接给震断了她与鬼王之间的联系,所以在那丝如主仆契约的联系被震断后,鬼王立刻就反噬了她。

“大…大师…兄,救。救救我…救我……”

司徒青青此时周身被黑气侵蚀,一张原本还算清秀的脸庞,现在却如厉鬼般狰狞,鲜红的血迹顺着她的七孔慢慢滑下,这般模样,看得所有鬼王宗的弟子,都齐齐忍不住退回了一步。

“救我…我…我不想死啊…”司徒青青一脸痛苦扭曲地跪趴在地上,吃力地朝鬼王宗弟子爬去,但是鬼王的反噬却来得很快,只见她刚刚爬了一步,便整个人倒在了地上,慢慢抽搐着。

看着司徒青青整个人渐渐被黑气包裹,轩辕天音面无表情地看着,然后冷冷地道:“因果循环,报应而已。”

随着司徒青青渐渐地不在抽搐,其周身的黑气也是渐渐散开,当她再次出现在众人眼前时,那地上倒着的哪里还是人,完全就是一副干瘪了的皮囊而已。

“你…你居然杀了司徒青青!”

即使是萧皓然,在看见这般景象时,也不由地倒抽了一口凉气,随后目光凌厉地看向轩辕天音,厉声道:“司徒青青是鬼王宗大长老的孙女,你如今杀了她,整个鬼王宗都不会放过你。”

闻言,轩辕天音对着萧皓然挑了挑眉,冷笑道:“正巧,我也没打算放过鬼王宗…。”

轩辕天音话里的森冷杀意,让得萧皓然和一众鬼王宗弟子皆是背脊一凉,目光惊疑不定地看着她,这个女人…是真的想在这里杀了他们。

“鬼王宗弟子听令,立刻朝分散逃,只要有一人逃出,立刻返回宗门,告知宗主和大长老。”萧皓然神色一变,当机立断下了逃跑的命令,话音未落,他人也立刻朝着某处逃窜了出去。

见萧皓然一逃,鬼王宗的弟子立刻脸色大变,皆是朝远处逃窜而去。

轩辕天音冷冷看着这些四处分散而逃的鬼王宗弟子,心里冷笑一声,果然是狡猾,这种情况下,还知道让所有人分散开了逃跑,不过…他们以为这样就真的能逃掉吗?

轩辕天音红唇微微勾起一抹幅度,眸中金光闪烁,右手轻抬,朝着四周轻轻一划,道:“天道无极——乾坤列阵,不动明王金刚阵,结!”

‘嗡嗡嗡’——

空间突然微微震动,然后数十道金光在空中快速划过,然后编制成网,竟是如一个巨网般,直接笼罩住了四周,同时也笼罩住了那些四处分散逃开的身影。

“月笙…”轩辕天音轻轻开口唤道。

只见身边的月笙立刻化成数道紫光,朝那些鬼王宗的弟子逃出的方向快速掠去。

远处四周接二连三地响起惊呼声,在轩辕天音嘴角微微凝出的笑意下,那紫光如流星般,再度掠了回来。

‘砰砰砰’——

随着几声闷响,几道身影就被月笙从半空中给扔了下来,直直砸在地上。

当月笙亲自提着萧皓然从远处掠了回来后,轩辕天音才轻笑了一声,道:“你们跑什么啊?不是想要避水珠的吗?怎么不要了?”

被月笙直直扔在地上的萧皓然闻言一怒,挣扎着爬了起来,“你不要太过分了。”见轩辕天音目光冰冷地看了过来,萧皓然心里一紧,随即微微低下头,此时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情况下,自然能服软时,就得服软,只要今日逃过了这一劫,日后总有机会找这个女人报仇的时候,快速地收敛了眼底的那抹怨毒之色,萧皓然微微沉声道:“这位姑娘,说到底我们之间也没有什么深仇大怨,全是因为我们的一时贪念而起,如今我们鬼王宗的司徒青青也死在了姑娘的手里,不如此事就此揭过,从此我们井水不犯河水如何?”

轩辕天音玩味地看着他,微微挑眉,“没有什么深仇大怨?”他还真当自己是三岁小孩么?都死了一人在自己手中了,还叫没有什么深仇大怨?

“当然,此事皆因避水珠而起,姑娘实力强悍,避水珠自然是属于姑娘的,我等自然也不敢再肖想,还请姑娘大人有打量放过我等。”萧皓然道。

轩辕天音点点头,“的确是因为避水珠而起的,不过嘛…”目光轻轻一转,朝一旁已经成了一具干尸的司徒青青努了努嘴,似犹豫地道:“可是你们的人已经死了一个在我手上,若是等你们回去后,那什么大长老问起来可怎么办呢……”

闻言,萧皓然双眸一亮,立即保证地道:“若是姑娘能放过我等,我等必然不会禀报宗门,只说…只说司徒青青是死于意外……”

“这样么?”轩辕天音微微皱眉,犹豫地看向司徒青青的干尸,似乎也在考虑要不要放过他们般。

萧皓然见状,在心里冷声一笑,只要离开了这里,他一定会让宗内的所有强者来围杀这个女人……

轩辕天音犹豫半响,抬眸看向萧皓然,朝他微微一笑,道:“其实我也觉得这只是一桩小事……”

萧皓然闻言一喜。

不过就在他的喜色还未完全绽开时,轩辕天音的身形却如鬼魅般突然出现在他一尺之距。

‘噗呲’——

一声闷响,萧皓然只觉心口微微一凉,然后一股钝痛自心口慢慢传来。

“你……”

看着萧皓然突然凝住的不可置信的神色,轩辕天音轻声道:“不过…很抱歉,我现在信奉的是斩草要除根,否则…春风一吹,就又生了呢。”

缓缓自他心口处,抽出带着鲜血的右手,轩辕天音眉眼冷漠地看着萧皓然缓缓倒下的身影,冷声道:“而且…对于你们鬼王宗这群人渣,我一个都不会放过!”

见萧皓然居然被轩辕天音直接以手穿心而过,地上瘫倒的鬼王宗弟子齐齐脸色惨白。

淡淡地扫了一眼他们,轩辕天音才轻声对着月笙道:“月笙,杀了他们,一个都不要留下。”

月笙闻言点点头,对于鬼王宗这群人,他也是没有任何的好感,居然想抢阿音的避水珠,杀了他们都觉得是便宜了他们。

在月笙轻松解决了剩余的鬼王宗弟子后,见轩辕天音的右手上依然还有血迹在缓缓滴落,月笙眉心微微一皱,从怀中摸出一块紫色的锦帕,拽过轩辕天音的右手,不满地道:“阿音何必亲自动手解决他,让我出手也是一样的啊…”狠狠地擦了擦那白皙右手上的血迹,似要把什么脏东西擦掉般的模样,“都脏了你的手了……”

轩辕天音闻言淡淡一笑,语气说不出的萧然,“迟早要脏的,早脏一点跟晚脏一点有何区别。”

月笙为她插手的动作一顿,眉心紧皱地看向轩辕天音,见她此时一张小脸上神色淡漠,心里微微一紧,问道:“阿音…你怎么了?”

轩辕天音眼珠转了转,低头看向自己被月笙紧紧拽住的右手,低声道:“月笙…我怕…”

怕?

月笙神色一沉,何时从她的口中听见过这个‘怕’字?即使是面对再危险的境地,都不曾听见她说过一个‘怕’字,如今她却说她怕……

“阿音…”

看着自己带着丝丝鲜血的右手,轩辕天音涩然道:“我怕我以后不再像自己……。”

“这个世界的生存方式太过残酷,我若不狠下心来杀人,就会被别人所杀,可是…即使是知道那些被我所杀的人是坏人,可我依然觉得我没有权利去剥夺他们的生命……”

“我怕我一直这么杀下去,人性会渐渐淡漠,更怕将来有一天,我会嗜杀成性,变成一个冷漠对待生命的冷血之人……”

“阿音…”月笙看着轩辕天音小脸上的茫然之色,心里微微一疼,虽然他不清楚阿音从前的生活是什么样的,但是他却能肯定阿音必定是生活在一个异常和平,和安定的世界,她的内心有对于生命的尊重,自她渐渐揭开了所有身世之谜后,她是在努力地让自己改变,让自己去适应这个世界的规则,可是这个改变却让得她以往的观念彻底颠覆,所以她才会如此纠结,也如此难受。

月笙看着轩辕天音无声的低头站在那里,他从来没有此时这般感受到她的无助和一个人在异世的孤独,张开双臂,轻轻抱住轩辕天音,月笙沉声道:“阿音…若是你以后不想再杀人,我替你杀,不要怕…不管以后你是否会改变,我都会一直在你身边,你现在并不是一个人,你有我…我就是你的亲人,我跟你灵魂相依,本命相携,自我跟你签订灵魂契约的那一刻,你就是我在这个世界上最亲的人……”

轩辕天音闻言身子一僵,然后慢慢将脑袋埋进月笙的胸膛,闻着他身上淡淡的异香,心里突然不再觉得孤寂。

亲人啊…。

这是轩辕天音最喜欢的一个名词。

缓缓闭上微微湿润的眼睛,轩辕天音红唇微微勾起,轻声道:“嗯!我们灵魂相依,本命相携,是这个世上最亲的人。”

……

一夜休息之后,天色渐渐泛白,随着天色大亮,外面浓浓地迷雾也渐渐散去。

轩辕天音站在山洞前的一块大石之上,迎着微微拂面而过的微风,一双狭长清冷的眸子微微眯起,红唇勾起一抹轻松愉悦地幅度,整个人说不出来的清爽飘逸。

洞口处,韩澈疑惑地看着大石之上的轩辕天音,他突然觉得自昨晚之后,姐姐似乎有了什么变化,但是仔细看了看,又看不出到底是哪里有了变化,侧头对着一旁靠在洞口边,望着轩辕天音背影含笑的月笙,轻声问道:“月笙,姐姐是怎么了?我怎么感觉今日的姐姐跟以往都不一样呢?”

月笙闻言收回目光,懒懒地撇了韩澈一眼,道:“有什么不一样的。”说完,径直朝着轩辕天音走去,只不过那双紫眸微微闪动,阿音还是阿音,没有任何不一样的地方,只是现在的阿音,是从以往的困惑中,彻底走出来了而已……

“阿音…我们也该启程了。”月笙走近大石下,微微抬头看向上面的人。

轩辕天音闻言,转头朝月笙露出一个明媚的笑容,道:“嗯,走吧…再拖下去,只怕我们的分数跟其他人都拉开了不少距离了呢。”说着,便翻身轻灵地跳了下来,懒懒地伸了一个懒腰,笑道:“我可是跟东方祁保证过,要拿下第一的,若是没能拿下第一,只怕会被笑话了。”

月笙眸光一闪,紫眸轻轻扫过轩辕天音的神色,见她神色中突然出现的一抹轻软之色,微微撇了撇嘴角,在心里冷哼道:每次提到东方祁那家伙,阿音的神色总是会轻软几分,我家阿音如此好,真是便宜了那小子!

“对了,月笙…”

走在前面的轩辕天音突然转头看了过来,月笙见状疑惑道:“怎么了?”

“昨日那鬼王宗的几个人的身上的乾坤袋…”

见她是惦记上了那几人的乾坤袋,月笙嘴角微微一抽,在袖中摸了摸,然后递给她,道:“喏,全在这里。”

闻言,轩辕天音双眸一亮,立刻接过查看,那模样真是完全一副财迷样,让得月笙和韩澈二人简直都不忍直视。

“哈哈哈…”轩辕天音翻看了半响,突然大笑道:“月笙…澈儿,果然是杀人放火金腰带呢…这几个乾坤袋中可有不少内丹啊……”

再次埋头翻了翻,轩辕天音小脸上的笑容越来越大,“唔…还有不少珍稀药材呢,真是不错…不错…”

“姐姐…既然如此,不如咱们再去抢几个人的乾坤袋?”见轩辕天音难得这么高兴,韩澈立刻双眸一亮,兴奋地道。

再去抢几个人的乾坤袋?

月笙一脸黑线地看着韩澈,这小子什么时候也有了这种想法了?

若是以前,轩辕天音或许就会摇头说不要,不过经过昨日之后,似乎真的彻悟了般,轩辕天音闻言双眸一眯,半响,沉吟道:“若是再遇上像昨日和前几日的情况,咱们就出手抢了他们,其他没有招惹咱们的人,咱们还是不要去主动招惹了,毕竟引起了群愤,也是件不小的麻烦…。”微微顿了顿,话音一转,嘿嘿一笑,道:“不过有几拨人,咱们是可以先出手抢夺的…比如段家那二人,还有轩辕宗…啊…对了,还有秦家的人,咱们可以完全放开手脚的去抢。”

被轩辕天音点名可以放开手脚去抢的那几拨人,皆是突然背脊一凉。

……

三日之后,轩辕天音等人终于顺利地走出了无尽森林,不过此时三人的模样倒是有些狼狈,其原因却是因为三人在途中,遇见了一株罕见的龙蛇草,跟守在一旁的几只地魔猪给对上了,龙蛇草听名字就知道是对月笙这种由蟒化蛟的家伙有利的药材,轩辕天音自然不会放过,想都没想就直接跟地魔猪动了手,地魔猪普遍实力低下,肯定是抵不过轩辕天音他们三个‘强盗’的,在发现自己不是其对手之后,地魔猪立刻发出了求援信号,然后在轩辕天音三人目瞪口呆地目光中,一股铺天盖地的‘轰隆’声,自四面八方传来,当三人看见密密麻麻冲过来的地魔猪,立刻脸色一变地用上‘神行千里’逃之夭夭了……

好在地魔猪一路追到无尽森林的边缘,就不甘地退了回去,如若不然,轩辕天音三人还真不知道被这么一群的地魔猪一路追去万兽谷是个怎么的场景,想想就觉得额头上豆大的冷汗滑落。

三人无语的对看一眼,见彼此都是一番狼狈模样,嘴角抽了抽,然后又齐齐大笑出声,这还真是惊心动魄的一场追逐啊。

黄沙平原上,除了满目黄沙岩石,还有不少沙地魔狼在附近晃荡,不过在察觉到轩辕天音和月笙身上隐隐强大的气息时,也不由地夹着尾巴逃了开去。

蜥蜴在岩石峭壁上缓缓爬过,这里的天色跟整个迷雾山脉大不相同,自进入迷雾山脉这么多日,这还是轩辕天音三人第一次看见太阳。

望着顶头上的阳光四射,轩辕天音叹道:“总算是看见了阳光了,这见不到阳光,我都觉得自己快潮湿得发霉了。”

“说来这迷雾山脉的格局也真是怪异,到底是谁这么大的手笔把整座迷雾山脉都给设了禁制的?还硬生生的让整个山脉的天气变得如此诡异……”月笙点点头,目光扫过四周,不由地感叹道。

轩辕天音撇了撇嘴,道:“谁知道呢?”在这个世界中呆得世界越长,她也越发觉得这个世界的不简单。在心里微微叹了叹,随即话音一转,遗憾地道:“可惜这黄沙平原如此荒凉,只怕也没有像无尽森林中有那么大的宝贝了……”

“嘿嘿…神女是想要宝贝?”

就在轩辕天音话落之后,一直缠在她左腕上没吭声的血玉蛟龙却突然嘿嘿一笑,然后慢慢掠了出来。

见血玉蛟龙稳稳地浮在半空中,轩辕天音挑了挑眉,这家伙貌似知道点什么啊……

见轩辕天音三人皆是挑眉看着自己,血玉蛟龙嘿嘿一笑,道:“神女那话可是错了,这黄沙平原里的宝贝可是一点也不比无尽森林里的差。”

轩辕天音伸出右手,轻轻捏住血玉蛟龙,把它提到自己的面前,勾唇一笑,道:“哦?那你说说这里有什么宝贝?”

血玉蛟龙一看见轩辕天音这个笑容,身子微微一抖,扭了扭身子,发现根本就摆脱不了捏住自己身子的两个手指,嘿嘿笑道:“若是别人,我自然是不会说的,不过是神女你,嘿嘿…自然是可以说的,可以说的……”

轩辕天音看着这越来越猥琐的血玉蛟龙,嘴角抽了抽,无语地道:“那你就说啊……”

“神女可知道为何这迷雾山脉中,每年都会有如此大量的天术师进来?”血玉蛟龙不答反问,一双细小的血色双眼骨碌碌地一转,那小模样看起来居然十分的猥琐奸诈。

轩辕天音闻言白了它一眼,这血玉蛟龙不是在问一些废话吗!没好气地道:“不是因为每年的天术师大比么?”

“呵呵…每年的天术师大比的确也是其中之一的原因,不过这其二的原因嘛,我想神女也并不清楚吧?”血玉蛟龙眸子微微一转,问道。

居然还有其二?难道这天术师大比其中还藏着什么猫腻不成?

轩辕天音眸子微微一眯,目光紧紧盯着它,问道:“什么是其二的原因?”

“我自神女这几日的话中得知,神女参加此次天术师大比似乎是代表的天昊皇室?”血玉蛟龙道。

轩辕天音点点头,若不是答应代表天昊皇室来参加比赛,而且天昊皇帝还给了不少报酬,她疯了才跑来参加这个比试啊。

血玉蛟龙嘿嘿一笑,道:“那么神女肯定也是清楚往年来参赛的天昊皇室代表可是刚进迷雾山脉没多久,就直接被人踢出局了吧?”血玉蛟龙话音一落,便见到轩辕天音凉凉地看了过来,话音一转,继续道:“今年若来参赛的不是神女您,只怕一样是被人踢出局的结果,所以天昊皇室并不清楚往年这迷雾山脉中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只有那些隐世的家族和轩辕宗才心照不宣的清楚这些。”

“哦?”轩辕天音眸中划过一抹若有所思,自血玉蛟龙的话中,她自然听出了一丝不同寻常来,天昊皇室年年被人踢出局的原因,她心中自然是清楚的,若是再加上血玉蛟龙的话,只怕这其中还有不少猫腻了。

天昊皇室年年被人踢出局,当初她在东方祁的话中也明白了过来,无非就是一些人的野心膨胀,想要敢现在的皇室下台,自己坐上这天昊之主的位置,看来着天术师大比中隐藏的第二原因,只怕也多多少少牵扯到了这些问题……

似想到什么般,轩辕天音突然打断血玉蛟龙的话,问道:“你从血玉龙皇参被孕育出后,就一直存在在这座山脉中,那么你应该知道往年天昊皇室来参赛的人,是被谁踢出去的吧?”

血玉蛟龙眸子闪了闪,点了点头,道:“知道,这座山脉发生的事,还没有几件能瞒过我的。”

“那你就说说吧。”轩辕天音玩味一笑,她倒是很想知道到底是谁想对天昊皇室出手呢。

“有三个势力。”血玉蛟龙答道。

三个势力?

轩辕天音闻言微微皱眉,她还以为天昊皇室是被某一家给盯上的,结果却是三家么?

“哪三家?”轩辕天音沉声道。

“起初我也是不知晓的,不过每年都是那几拨人,自然而然的我也知道了一些。”血玉蛟龙缓缓地道,“他们动手时都是遮掩了面目,不过他们身上独特的气息却蛮不过我们这种妖兽,据后来他们自己所说,一拨是上次跟我们抢血玉龙皇参的西域段家人……”

居然还有西域段家人?

轩辕天音眸子一眯,冷笑一声,果然是狼子野心么?

“还有呢?”轩辕天音问道。

“还有一家是四大家族中的人……”似乎是知道轩辕天音代表的是天昊皇室,在说出四大家族中的人时,语气有点犹豫,毕竟四大家族是为天昊皇室效力的人,这是众所皆知的事情。

“四大家族中的人?”轩辕天音脑子里突然闪过一抹什么,试探地道:“秦氏家族?”

血玉蛟龙一愣,诧异地看向轩辕天音,道:“神女怎么知道?”

“还真是他们啊……”轩辕天音玩味一笑,四大家族虽然为天昊皇室效力,可是都是有私心,虽然她没有接触过其他那两家,不过上次跟宫家少主宫斐接触时,发现这人虽然心思较深,人却并不坏,所以宫家首先被她排除,至于秦家嘛…呵呵…从秦家一贯的做法来看,自然还是能看出一些倪端的,而且四大家族中的天术师来参加大比,虽是代表了天昊,可是也更代表着自己的家族,天昊皇室的参赛者年年被踢出局,而四大家族中的人却安然的参加比赛,这有什么比削弱皇室威严,抬高自己的威信更好的办法?

想到此处,轩辕天音微微一顿,问道:“那第三家是谁?”

闻言,血玉蛟龙神色古怪地看了看轩辕天音,嘴巴动了动,却半天没吐出一个字来。

见到它这般模样,轩辕天音微微挑眉,问道:“你怎么了?说啊…第三家是谁?”

“第三家是…。是…”是了半天也没是出个所以然来,见到血玉蛟龙这般吞吞吐吐的模样又神情闪烁不定,轩辕天音眸子一眯,神色猛地沉了下来,沉声道:“轩辕宗!”不是问句,而是肯定句,只有轩辕宗,才会让得血玉蛟龙出现这般模样,因为它知道自己是轩辕一族的人,跟轩辕宗有着扯不清的关系,所以在她问第三家的时候,它才会如此犹豫不决。

见轩辕天音已经猜到,血玉蛟龙才点了点头,道:“的确是轩辕宗。”

“好好好…好一个轩辕宗啊!”轩辕天音阴沉着脸色怒道。

月笙和韩澈二人似乎也震惊于轩辕宗居然会暗中出手对付天昊皇室,一个在昊天大陆有着超然地位的宗派,又顶着第三代神龙女神的光环,为何还要插手这皇权变更的天下事?

见轩辕天音神色阴沉,显然已经是恼怒至极,月笙眸光闪了闪,沉声道:“阿音,你先别生气,轩辕宗如此做,只怕是宗内的某个人的暗地出手,并不代表整个轩辕宗,若真是如此,东方祁也不会让你参赛了,他是轩辕宗的人,看其模样,似乎连他都不知道这件事情……”

轩辕天音点点头,她自然是清楚这点,因为她相信东方祁不会骗她,一个连命都不要,都要保护自己的人,怎么又会骗自己呢!不过一想到有人顶着‘轩辕’二字的名义,背地里干这么无耻的事,她怎么可能不怒,这暗地里的人,完全是在玷污轩辕一族的声誉。

轩辕天音眸中有怒火隐隐跳动,轩辕宗内只怕也是错综复杂,她一定要揪出这个人来……

深深吸了一口气,轩辕天音把心里的怒火隐隐压下,看向血玉蛟龙,问道:“你刚刚说的隐世家族和轩辕宗心照不宣的事情到底是什么事情?”

血玉蛟龙两个前爪子互相搓了搓,一双血色眸子亮晶晶地看向轩辕天音,道:“这黄沙平原中,隐藏着一个荒废的遗址,没人知道那是什么时期遗留下来的,但是据我们迷雾山脉中的妖兽们代代传下来,那遗址中有着不少宝贝和厉害的功法。”

“荒废的遗址?”

轩辕天音闻言眸子一眯,心里突然跳了跳,红唇微微勾起一抹幅度,诱人的小舌轻轻舔了舔唇瓣,问道:“居然里面有不少的宝贝和厉害的功法,那如何没被人发现?每年都有不少天术师在这里出入,不可能没被人发现过吧?而且那些隐世家族和轩辕宗的人是如何知道的?”

“那荒废遗址上有禁制,平常时候是根本察觉不到的,但是每年它都有禁制解开的时候,虽然里面宝贝多,可是同样也伴随着不小的危险,那些隐世家族和轩辕宗的人,每年可是有不少人死在里面呢,别说他们了,就连一些实力强大的妖兽,都是有着不少死在里面。”血玉蛟龙幽幽地道,不过在说到遗址里面的宝贝时,那一双血色眸子中也不禁划过一抹火热之色。

“我也不知道那些隐世家族是怎么发现的这个遗址,不过从好多年前开始,每年进来的那些人,都是直接朝遗址的方向而去,看其模样似乎很是了解遗址上所设的禁制的规律,至于神女所问的有没有其他人发现嘛,那荒废遗址禁制没解开前,一直是掩埋在黄沙尘土之下的,禁制松动后,它就会慢慢破土出来,那么大的动静,怎么可能没人发现,不过……”血玉蛟龙话音顿了顿,眸中划过一抹暗色,冷笑一声道:“不过那些发现遗址存在的天术师们,在进入遗址后,要么不是死在了里面的陷阱机关里,要么就是被那些隐世家族和轩辕宗的人联手抹杀了而已……所以至今为止,除了他们那群人和我们这些在迷雾山脉中土生土长的妖兽,其他人到现在还不知道那荒废遗址的存在……”

闻言,轩辕天音眸中划过一抹冰冷笑意,冷笑道:“好个霸道的隐世家族和轩辕宗……”

“你是不是也去过那处遗址里面?”轩辕天音看着血玉蛟龙,突然问道。

血玉蛟龙微微一愣,随即似乎尴尬的一笑,嘿嘿道:“去是去过…不过我却没有太深入进去,毕竟我的任务是守护着血玉龙皇参,不能离开太久……”话音顿了顿,随即又带着点兴奋地道:“不过如今血玉龙皇参在神女手中了,我自然是…嘿嘿…自然是想再进去看看的。”

“不对啊……”

一直在一旁听着他们谈话的韩澈微微皱眉,疑惑地看向血玉蛟龙,问道:“此次进入迷雾山脉中比试是有时间限制的,那些隐世家族和轩辕宗的人把时间浪费在那处荒废的遗址中,他们还拿什么去比试啊?更别说轩辕宗每年都是夺得了第一了的名次啊?”

听得韩澈的疑惑,轩辕天音也微微皱眉,天术师大比的时间限制是一个月为期,时间一到,还留在迷雾山脉中的人就会自动被送出去,之前不是还说那些家族中的人都是朝着万兽谷而去的么,既然去了万兽谷,他们怎么有时间再去探索遗址的?

闻言,血玉蛟龙白了韩澈一眼,道:“万兽谷那么大,所有人都分开进行的,他们难道就不会去万兽谷晃一圈,然后再前往遗址之地啊!”说着哼了哼,继续道:“每年遗址禁制大开,除了那些隐世家族和轩辕宗的人,可还有着不少实力高强的妖兽也进去了的,他们只要在遗址中狩猎那些进入的妖兽,分数就完全够了,更不要说还有往年死在里面的妖兽,妖兽虽然身死了,可是内丹却还是会留下来的…。在那荒废的遗址中,他们难道还怕缺少妖兽内丹吗……”

听得血玉蛟龙的话,轩辕天音三人才恍然般点点头,原来还可以这样啊!

不过……不得不说,那些隐世家族和轩辕宗的人还是很狡猾的嘛。

轩辕天音摸了摸精致小巧的下巴,目光中闪过一抹火热之色,对于这荒废遗址中的宝贝,她也很敢兴趣呢,说不得这次她也要去探探了啊……

见轩辕天音这般神色,月笙了然一笑,问道:“阿音…心动了?”

轻轻撇了一眼带着一脸心照不宣的笑意的月笙和韩澈二人,轩辕天音点点头,诚恳地道:“的确是心动了…”对于这种满地是宝贝的遗址,很难不心动的好吧!

“既然心动了,那咱们也去呗。”月笙嘿嘿一笑,道:“宝贝可没人会显少啊……”

轩辕天音双眼一眯,笑吟吟地看向血玉蛟龙,笑眯眯地问道:“那荒废遗址上的禁制何时会打开?”

血玉蛟龙闻言双眸一亮,知道轩辕天音是准备进去遗址里看看了,立刻掰着自己的两只前爪算了算,半响,朝轩辕天音伸出两只颤巍巍地前爪,露出每只爪子上的四根指头,道:“还有八天…八天后就是那遗址出土的时日。”

八天么?

轩辕天音眸光微闪,双眸轻轻扫过四周之后,挑眉看向血玉蛟龙问道:“咱们现在这里离万兽谷还有多远?”

万兽谷?

血玉蛟龙一愣,不解地问道:“神女还想要去万兽谷吗?咱们不直接守在遗址的附近么?”

“急什么…”轩辕天音微微摇摇头,意味深长地道:“咱们也要去万兽谷露露脸才行啊,而且…跟在那些隐世家族和轩辕宗的人身后,才更有意思点……”

“为什么?”血玉蛟龙问道。

即使是一旁的月笙和韩澈二人都不解地看向轩辕天音,他们也以为轩辕天音为直接去守在遗址附近呢,怎么还想着去万兽谷呢?

“你傻不傻啊你……”轩辕天音白了血玉蛟龙一眼,脸上带起一抹莫名地笑意,缓缓地道:“难道你们不觉得,在他们正高兴着收获宝贝时,我们突然从他们身后冒出来会更加有意思吗?”背后敲闷棍这种事,可是越做越会上瘾的啊。

“而且…我们傻乎乎地守在遗址附近,不是摆明了让他们联手来对付我们吗?”轩辕天音摇摇头,道:“与其让他们联手连对付我们,还不如让我们从背后阴他们更好吧……”

血玉蛟龙闻言目瞪口呆地看着轩辕天音,心里几乎是崩溃的,她…她真的是以正义和神圣并称的神龙女神吗……如此阴险无耻的神龙女神,简直是闻所未闻啊……

见血玉蛟龙已经呆滞掉神色,月笙和韩澈也是一脸的黑线。

阿音/姐姐…你能不能不要把如此阴险无耻的话,说得如此的一本正经啊……

当然,若是此时神龙在这里,就会告诉他们,轩辕天音不仅是昊天大陆几代神女中的异类,也是整个驱魔龙族七千多年来最奇葩的一个传人,所以她能说出如此阴险无耻的话来,已经见怪不怪了……

“唔……”轩辕天音伸展了下身子,也不理会他们三个怪异地神色,问道:“说吧,咱们这里离万兽谷有多远?”若是时间充足的话,从万兽谷到黄沙平原一个来回应该是足够的

血玉蛟龙抽了抽嘴角,呐呐地道:“若是神女用刚刚的‘神行千里’之术,两日后就能到达万兽谷。”

两日后吗?

轩辕天音闻言嘴角一勾,轻声笑道:“如此…那咱们便先去万兽谷吧。”

------题外话------

绯月从昨天晚上一直码字到今天早上9点多,终于是把这章给写出来了…。

一万二对于我的来说,简直太吃力了啊有木有…我的眼睛都快睁不开了,整个人也头昏脑涨的,不行了,我要赶紧去睡觉了,中午还要到外面去吃团年饭呢…妹纸们,看着绯月这么拼的份上,是不是该表示表示了呢?不要让绯月再喊一次了吧?嘿嘿……

PS:题外感谢写不下了,我只能又在写在留言区了哈!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