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天道至尊驱魔师

第四十章:脑残是病,得治!

‘唰唰唰’——

细微的破风声接二连三的在密林中响起,一道道如黑影般的身影快速掠过树顶,直直朝着万兽谷而去。

如今整座迷雾山脉中,除去一小半实力偏低的散修天术师们,绝大部分有着家族或者宗门的天术师,几乎都是直接朝万兽谷而去,毕竟想要在天术师大比中得到名次,也只有万兽谷中的妖兽内丹能赚取不少的分数。

……

“余师兄,看这路线…那三个带有灵物的家伙是准备去万兽谷啊,万兽谷基本被那些人占据了,若是他们真去了万兽谷,只怕我们就算找到他们都没用了。”

“是啊,余师兄,方师兄说得没错,而且以我们这些人的实力,只怕还不能够进入万兽谷的。”

“你们以为那三人真的这么顺利的进入万兽谷不成?这一路上可不只是我们在找他们,严家三兄弟可是早早就在万兽谷前面的迷踪林里埋伏着,就等着他们三人自投罗网呢。”

“可若真是被严家那三兄弟夺得灵物了,那我们怎么办?”

“嘁,能从一堆散修天术师们的手中抢得灵物的,你们以为那三人真是废物不成,若是他们三人跟严家三兄弟遇上了,我们就在后面等着,等他们拼得两败俱伤的时候,我们再出手……”

“余师兄好计谋,等我们拿到那灵物,就立刻退出迷雾山脉,反正这大赛的名次也不是我们能拿到的,只要能夺得那灵物,咱们也是赚了……”

“先加快速度吧,最好能在严家三兄弟之前追上那三人……”

“是!”

‘唰唰唰’——

树林中再次恢复安静,唯有几道细小的破风声,快速地在树顶之上掠过……

不知过了多久,当几道黑影快速落在迷踪林林前后。

“余师兄,这里怎么这么安静啊?莫不是严家三兄弟已经杀了那三人,夺取了灵物走了?”一人皱眉看着安静的迷踪林四周,这林子里太过安静,不要说他们想象中激烈的打斗声,即使是人的一丝气息都感觉不到,仿佛这迷踪林里根本就没有人存在过一般。

几人中,一看着像领头模样的男子也是一脸疑惑的神色,莫非严家三兄弟真的夺到了灵物后就撤走了?

“声音小点,我们去里面看看。”男子见四周根本察觉不到什么,便对着身边的几人沉声道。

一行人慢慢朝迷踪林深处前进,越朝深处走,心里就越发觉得怪异。

“嘶…怎么回事儿啊,怎么突然间就冷起来了?”走在人群中间的一人突然打了一个冷战,不解地看向四周。

就在这时,走在前面的一人突然惊恐般地大声喊道:“天啦,你们快看…那是什么?”

听得这一声大喊,所有人皆是把目光看向说话之人指向的方向,然后所有人皆是齐齐一愣。

那是……

前面的整片林子居然都被冻结成了冰……

“我说怎么突然间就冷起来了…原来是…”话还未说完,这说话之人整个人便一僵,似想起了现在虽然夏天过去了,可是这满林子被冻结成冰的怪异景象也非常的不符合常理啊,轻颤着声音道:“这…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这里面的林子会变成这般模样?”

“余师兄,你看那边…”

就在众人脸色僵硬时,突然又有人发现了什么般地大喊,然后众人的目光皆是快速地看了过去。

‘嘶’——

当看清被冻结的林中的某处景象时,所有人都是倒抽了一口冷气,一股凉意,突然从脚底直冲天灵盖。

“那…那些冰雕是…是严家三兄弟吧?”有人结巴地道,语气中充满了惊恐。

被叫为余师兄的男子脸色微微一变,然后快速朝林中那三座诡异的冰雕走去。

透过晶莹剔透的冰层,还能看见严家三兄弟的脸上都带着惊恐和绝望的神色。

“果然是他们……”余师兄骇然地道。

后面跟上来的其他人在看见冻成冰雕的严家三兄弟,身子微微一抖,颤声问道:“这…这是谁干的?”

一句话问出后,所有人都诡异的沉默了下来。

这突然沉默的气氛,让得那问出话的男子,再次身子一抖,还能是谁干的…他们刚刚还曾说过这严家三兄弟在此处埋伏那身怀灵物的三人,结果就发现严家三兄弟被冻成了冰雕立在这里,除了那身怀灵物的三人,还有谁能在这里对严家三兄弟出手的?

“余…余师兄,那…那我们还追不追啊?”在想通事情经过后,几人的脸色猛地难看起来,如此诡异强悍的手法,他们若真的对上了那三人,还能有胜算吗?

对于身边之人的问题,姓余的男子微微苦笑一声,涩然道:“我们还敢去追吗?不说那三人此时是否已经进入了万兽谷,就算没有进入万兽谷,我们的实力去找他们麻烦,只怕也只是在这座山脉中多几座冰雕而已啊……”轻轻叹了一口气,摇头无奈道:“算了,咱们还是走吧,至于那灵物,咱们就不要再去想了,灵物虽好,却要有命去拿才行。”

看着自己眼前的三座栩栩如生的人体冰雕,所有人都默了默,然后转身朝来时的方向离去,看来这些人已经彻底放弃了追寻轩辕天音三人的打算了……

……

轩辕天音三人经过三日的路程,终于来到了万兽谷的入口,连绵起伏的山脉在层层迷雾中时隐时现,一条残破的浮桥横跨在波涛汹涌的宽大河面上,被激烈的河风一吹,浮桥在空中轻轻摇晃,发出陈旧刺耳的‘吱嘎’声。

“穿过这条天险河,对面就是万兽谷的入口了。”血玉蛟龙在轩辕天音的左腕上动了动,然后提醒道。

月笙闻言蹙眉看着眼前这好像只要稍稍用力,就会断掉的残破浮桥,一张妖魅的俊脸上满是嫌弃之色。

“这桥不会等我们一踩上去就断掉了吧?”韩澈也是一脸黑线地看向这‘危险’的浮桥,嘴角抽了抽。

血玉蛟龙在轩辕天音宽大的袖子里翻了一个没人能看见的白眼,懒洋洋地道:“我又没说让你们从桥上走,其他天术师的悬浮术自然不可能越过这么宽的河面,只能从桥上走,往年也确实有不少人掉下去喂了这天险河里的鱼虾,不过嘛……”话音顿了顿,血玉蛟龙嘿嘿一笑,继续道:“神女大人不是能直接踏空而行的嘛。”它可没有忘记那日它跟段家那小子在对持的时候,神女可是直接踏空而来的,这天险河的宽度,可还难不倒这几人。

轩辕天音点点头,这的确是难不倒他们的,摸了摸精致小巧的小巴,笑道:“先过去吧,走了几日总算到了万兽谷,我倒是想看看这万兽谷中能遇到什么灵果仙草呢。”话落,轩辕天音直接踏空而上,对着河对面的万兽谷入口飞掠而去,“月笙,你带着澈儿跟上来。”

见轩辕天音已经率先朝对面掠去,月笙二话不说,直接一手抄起韩澈,身影化作一道紫光,追着前面轩辕天音的背影急速掠去。

当三人先后落在对面万兽谷的入口处时,都是感觉到从眼前的密林里传出的一股浓郁的草木清香的气息。

“无尽森林是万兽谷的一道天然屏障,穿过无尽森林就是万兽谷的黄沙平原了。”血玉蛟龙的声音从袖子里缓缓传了出来。

“不要小看这片无尽森林,除了群居在里面的妖兽,无尽森林里也多是盛产着不少顶级药材,若是运气好,也能碰上一个快要成熟的灵果或者仙草什么的……”血玉蛟龙再次出声提醒。

轩辕天音眯着眸子看了看这片茂密的森林,问道:“群居妖兽?”

听着轩辕天音这像似自语般的问题,血玉蛟龙嘿嘿一笑,意味深长地道:“是的,群居妖兽,虽然这样群居妖兽普遍实力低下,不过却胜在数量多,杀了其中一只,就会引来一大群的疯狂追杀……神女不妨想想,若是被成千上万的妖兽追杀,就是这么一想,是不是就觉得毛骨悚然啊……”

轩辕天音三人对视一眼,似乎也想到了那种身后追着密密麻麻的妖兽,杀了又杀却怎么也杀不完的场面,然后齐齐嘴角一抽。

的确是毛骨悚然。

“这森林中不会有很多群居的妖兽吧?”韩澈吞了吞口水道。

血玉蛟龙嘿嘿一笑,道:“有点多,不过其他的族群倒可以不用怎么在意,虽然都是群居妖兽,可是在数量上,还是有着不小的差距的,只有两个族群是需要我们注意一下的。”

“哪两个?”月笙问道。

“一个是地魔猪,另一个是通臂猴。”血玉蛟龙道,“这两个种族可以说是无尽森林中的大族,虽然普遍实力很低,不过却异常的团结,若是得罪了其中一只,整个族群都会暴动,即使是万兽谷中的一些称王称霸的强大妖兽,都不会轻易去招惹它们。”

地魔猪和通臂猴吗?

闻言,轩辕天音轻轻点了点头,只要清楚了是哪些群居妖兽比较麻烦,就好办得多了,“既然如此,我们就先进去吧,若是遇见这两个种族的妖兽,就尽量避开跟它们的冲突。”

头顶上方依旧是灰蒙蒙的天色,这阴沉的天气,连一丝阳光也寻不见,森林中除了轩辕天音三人的脚步声,就是林中深处偶尔传出的鸟叫声,凹凸不平的小道附近长满了不知名的野花,草丛里,偶尔一只灰色的野兔,快速地蹿出,又快速地隐没进附近的地洞里。

也不知道走了有多久,轩辕天音三人终于看见了其他参赛者的身影从另一边的小道走出来,而在看见他们三人时,来人只是眼神警惕地看了看他们,又快速地离开了。

在心里慢慢算着时辰,离天黑估计还有一个时辰左右,轩辕天音抬头在四周看了看,沉吟道:“快要天黑了,先找个地方休息吧,不然等天黑了后,这片森林里又是迷雾笼罩了。”

月笙点点头,紫眸中有妖异紫光划过,半响,朝林子一边一指,道:“前方不远处有条小溪,对面好像有个山洞,不如就去那里?”

“嗯。”轩辕天音点点头,然后三人加快速度,朝不远处的小溪边而去。

那山洞明显是被某只妖兽遗弃的洞穴,不过好在洞内干燥,所以轩辕天音三人也就准备今日在山洞里休息了。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白色的迷雾开始在外面缓缓散开,没过多久,山洞外就成了一片白蒙蒙的世界,即使是山洞前的小树,都是看不甚清楚了。

轩辕天音站在山洞口,正欲在洞口处布置结界时,清冷的眸子不经意间的一撇,然后整个人微微一愣。

“咦?”

轩辕天音凝眸直直朝不远处白蒙蒙地世界中看去,突然出声道:“月笙,你看那边是什么?”

跟韩澈蹲在篝火旁烤鱼的月笙闻言一愣,然后立刻起身朝轩辕天音走去。

“你瞧,那边有什么东西在闪光。”轩辕天音抬手朝前面一指,皱眉道:“我们在来到这里时,我记得那里是小溪的位置,而当时我并没有发现有什么东西在闪光啊。”

月笙皱眉看向前方不远处,那里的确有东西在微微闪着蓝光。

“要去看看吗?”月笙问道。

轩辕天音沉思片刻,清冷的眸子盯着那还在继续闪着淡淡蓝光的方向,半响,沉吟道:“去看看,也许是白天的时候被我们忽略了。”说着,转头对着身后篝火旁的韩澈道:“澈儿,你呆在山洞里不要出去,我跟月笙去看看就回来。”

韩澈闻言点点头,道:“那姐姐跟月笙哥哥小心点。”

“嗯。”轩辕天音对着他笑着点点头,“月笙,走吧。”

出了山洞后,轩辕天音抬手在山洞口布上了一个结界,防止有什么妖兽偷偷趁着迷雾重重,他们看不清楚时摸进洞中,布置好结界后,才招呼上月笙,慢慢地朝那闪着淡淡蓝光的地方走去。

“确实是在这小溪里。”轩辕天音站在溪边,眸中有金光流转,双眸紧紧盯着那淡淡蓝光散发的地方,“这小溪只有一掌之深,而且白日见的时候这溪水里也是清澈见底的,那发光的东西应该是被压在了小溪里的石头下了。”

“阿音,你就站在这里,我下去把石头搬开看看。”月笙闻言点点头,然后二话不说,直接跳进了小溪中,趟着溪水,直直朝那发光的地方走去,随后身子一弯,就开始动手刨底下的鹅卵石。

当月笙刨了两三下时,身子猛然一顿,惊呼道:“阿音,你快下来看看……”

听见月笙的惊呼声,轩辕天音立刻眉梢一挑,想都没想直接跳了下去,当轩辕天音走近一瞧,然后整个人也忍不住一愣,“那是……”

只见小溪下的鹅卵石堆中,一颗婴儿拳头大小的圆形珠子,周身泛着淡淡蓝光,静静地卡在那些鹅卵石中。

“避水珠!”

就在轩辕天音和月笙二人楞然的时候,轩辕天音袖子中的血玉蛟龙跑了出来,一双细小的血色瞳眸微微瞪大地盯着那个圆形珠子,不可思议地道:“天啦,你们简直走了什么狗屎运?居然找到了一颗避水珠!”

“什么是避水珠?”月笙闻言立刻捡起那泛着淡淡蓝光的珠子,拿在手中左右的翻看。

血玉蛟龙没好气的白了月笙一眼,解释道:“明昊海中有一种避水金睛兽,它们的行踪没人能知道,但却不妨碍被人们知道它们的一种能力,相传避水金睛兽其实是陆地上的走兽,只是因为它们能孕育出一种叫‘避水珠’的宝贝,所以它们在任何水中就如在陆地上行走般容易,而想要孕育出‘避水珠’,就算是避水金睛兽也得花上千年的时间,才能孕育出这么一颗,人类若是有了‘避水珠’,不管是河流还是大海,都是万水退避任你通行的。”

‘嘶’——这避水珠居然这么厉害啊!

月笙微微咂舌,道:“还真是个宝贝啊。”仔细看看了自己手中正散发着淡淡蓝光的避水珠,然后月笙乐道:“阿音,没想到咱们运气不错呢,居然随便找个露宿的地方都能捡到这么个宝贝。”说着,直接把避水珠递给了轩辕天音。

轩辕天音接过泛着淡淡蓝光的避水珠,轻笑一声,道:“的确是运气不错。”

“呵呵呵呵……在下倒是觉得你们的运气不怎么样啊。”

就在轩辕天音话落后,一道轻笑声突然从他们身后处一片白蒙蒙的迷雾中传来。

轩辕天音闻言双眸一眯,这该死的迷雾,居然有人接近了过来,她都没有发现。

一旁血玉蛟龙在听见人声后,立刻身形一闪,直接闪进了轩辕天音的袖子里。

月笙紫眸微眯,眸底有隐隐杀意闪烁。

‘哒哒哒’——

一阵阵脚步声渐渐从迷雾中走来,然后三道身影便是出现在小溪边。

借着来人手中点燃的火把,轩辕天音二人终于是看清楚了来人的面目。

“在下是鬼王宗的大弟子萧皓然。”来人是一个身穿黑色锦袍男子,当先朝轩辕天音二人微微一笑,只是笑容里带着丝丝阴冷气息,让得他整个俊朗的外面多了一丝阴郁之色,似乎也是很诧异对方居然是个异常美貌清冷的女子,萧皓然在轻轻撇过一旁的月笙后,就把目光直直看向轩辕天音,笑道:“姑娘,避水珠这样的宝物,只怕放在姑娘身上也是一个招来杀身之祸的东西,不如姑娘交给在下,在下用几株罕见的珍稀药材跟姑娘交换如何?”

闻言,轩辕天音在心里冷笑一声,好一个贪得无厌,无耻至极的人,用几株珍稀药材就想跟自己交换避水珠,他的算术学得还真是不错。

“你这话倒也是说得出口。”轩辕天音冷哼一声,嘲讽般地问道:“珍稀药材跟避水珠有可比性?”

对于轩辕天音的讥讽声,萧皓然只是不在意地一笑,继续道:“的确是没有可比性,不过以姑娘二人的实力只怕也保不住这避水珠,在下也只是想跟姑娘交个朋友,这万兽谷中危险重重,若是有我鬼王宗的保护,姑娘也会安全不少不是。”

“交朋友就不必了,我也没兴趣跟你交换什么。”轩辕天音淡淡撇了他一眼,冷声道:“若是阁下想要避水珠,就在这小溪里再找找吧,说不定阁下运气好,也能捡到一颗呢。”

“你这个女人不要不识抬举,我大师兄如此好言相说,别给你脸不要脸,就算我们抢了那避水珠,你又能如何?”

就在轩辕天音话音刚落后,那萧皓然身后的鬼王宗弟子中,一女子立刻不满地朝轩辕天音吼道。

“青青,不许无礼。”萧皓然撇了一眼身后的黑衣女子,然后朝轩辕天音笑了笑,“这是我小师妹司徒青青,她性子较急,还请姑娘勿怪。”

轩辕天音撇了一眼那一脸愤怒瞪着自己的司徒青青,挑了挑眉,这女人脑子有毛病?干嘛一副自己抢了她老公的仇恨模样瞪着自己。

“见过不要脸的,还没见过你们这样不要脸的,就连抢东西都说得这么大义炳然的模样…”轩辕天音朝司徒青青讥讽一笑,道:“这脸皮是得有多厚,才说得出你这番无耻至极的话来……”

“你……”

司徒青青小脸一红,似乎被轩辕天音那嘲讽的眼神看得整个人一颤,随即对着萧皓然,道:“大师兄,你看看这个女人,她根本就不会听从你的建议,何必还跟她多说什么,那避水珠就凭她也想拥有,哼…也不看看自己是个什么货色。”

“姑娘,你真不愿意跟在下交换这个避水珠吗?”萧皓然也发觉到轩辕天音的态度强硬,随也脸色沉了沉。

轩辕天音朝他扯着嘴角笑了笑,然后当着他们的面,就把避水珠直接收进了轩辕心锁内。

意思非常的明显,想要避水珠,那就动手来抢啊!

见到轩辕天音这番似挑衅的动作,即使是一直带着笑意的萧皓然,也不由地脸色难看起来。

“看来若是不动手,姑娘是不会愿意交出来了啊……”

轩辕天音挑了挑眉,笑道:“即便是动了手,我估计我也不会把避水珠交给阁下你的。”

萧皓然闻言双眸微微一眯,仔细地打量着轩辕天音,见她神色淡然,连一丝紧张也没有,当即心下一转,突然问道:“见姑娘如此模样似乎是不把我鬼王宗放在眼里,若姑娘能说出个让我等忌惮的势力,也许这避水珠,在下也不会再纠缠下去。”

轩辕天音闻言嘴角一扯,瞧着对面之人神色闪烁的模样,心里划过一抹了然,轻笑一声,道:“阁下也不用再试探什么了,我没什么后台,也不是什么大家族或者大势力中的人,所以阁下也不并如此拐弯抹角地询问了。”

‘噗呲’——

轩辕天音话音一落,一旁一直低着脑袋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的月笙突然喷笑出声。

阿音这句话可真是太损了,只怕这句话后,那个叫萧什么的小子该怒了吧,而且…阿音这句话也太不厚道了,她身为神龙女神,后台势力大着呢,居然还说自己没有什么势力后台…啧啧啧……

果然不出月笙所想,就在轩辕天音话落后,对面的萧皓然的一张脸庞彻底的阴沉了下来。

脸皮一阵红一阵青,萧皓然冷笑一声,道:“姑娘好口才,就是不知道你的本事,是不是如你这张嘴一样的凌厉了。”

“放心,我的本事,跟我的嘴一样的凌厉,保管让你们觉得后悔做人,更后悔来招惹我……”轩辕天音朝面色阴沉的萧皓然一行人露齿一笑,只是那抹笑意却不达眼底,让得对面看见这冰冷笑容的鬼王宗一行人都是心下微微一紧。

显然,轩辕天音对于这无耻的鬼王宗一行人,也是心生厌恶了。

萧皓然虽然为人阴狠,却也不是那种没有脑子的蠢人,见轩辕天音二人对着他们众人都能如此神色淡然,眼中闪烁片刻,心下便有了计较。

“青青,你们同为女子,就你去对付她吧,免得让别人说我们鬼王宗是恃强凌弱之辈。”

似乎也没有想到萧皓然会让自己出手对付轩辕天音,司徒青青闻言一愣,然后立刻脸上划过一抹欣喜,点头道:“是,大师兄,青青立刻就去收拾了这个女人。”说完,目光阴狠地看向轩辕天音,这个女人从一开始就引起了大师兄的注意,不就是一张脸好看么,等自己待会划花了她的脸,看她拿什么去引起大师兄的注意。

轩辕天音也没有想到萧皓然居然没有自己动手,而是让那司徒青青跟自己动手,清冷的眸子微闪,然后撇过那一脸阴狠笑意地瞪着自己的司徒青青,在心里微微同情道:果然是个蠢货,被她的大师兄拿来当了探路石都不知道,还一个劲儿的傻乐,够傻够蠢的。

“阿音…不如让我来跟她玩玩。”一旁月笙用心念传音道。

轩辕天音微微摇头,“都说了是女人对女人,你搀和什么劲儿,这一路来都是你在动手,我也该活动下筋骨了……”

“不识抬举的东西……我会让你哭着求着把避水珠交出来的。”司徒青青微微走上前,冷笑着看向轩辕天音。

对于司徒青青的话,轩辕天音凉凉一笑,凉凉地道:“蠢货就蠢货,被人当枪使了,还一个劲儿的傻乐呵。”

“亲…脑残是病,得治!”

闻言,司徒青青一愣,然后转头看向身后的萧皓然,她被当枪使了?这是什么意思?

萧皓然脸色微微一变,这司徒青青虽然是个没有脑子的蠢货,可是她的爷爷却是鬼王宗的长老,若是让司徒青青真的察觉了自己的意图,只怕这后果……

对着司徒青青看过来的目光,萧皓然立刻轻柔一笑,道:“青青,这个女人的话你也相信?不要被她蛊惑了,反而降低了自己的警惕。”

司徒青青望着萧皓然轻柔的神色,小脸微微一红,她一直都喜欢大师兄,可是大师兄从来都是当做不知道一样,这还是大师兄第一次对着自己这样轻柔的笑呢。

红着一张脸,点点头,司徒青青立刻恼怒地转头看向轩辕天音,怒道:“好你个奸诈的女人,居然挑拨离间!”

对上这种脑残女人,轩辕天音也不得不摇头无语,暗道:果然是蠢货,那男人只是稍稍用上点攻心计,就立刻被迷惑了,这样的女人不死,谁还会死……

轩辕天音无语地看着她,竟是第一次发自真心地对她说了一句:“脑残真的是病,真的得治……”

不过……似乎这种脑残病,也没得什么药可以医治吧?

轩辕天音又在心里默默地加了一句……

------题外话------

嗷嗷嗷…乃们这群磨人的小妖精们,都死死拽着手中的票票,非得绯月哭喊一番,乃们才砸出来…嘤嘤嘤…不过看见乃们砸出来的票票,绯月简直太感动了…

来吧,小妖精们,继续朝绯月砸来吧,砸死我都没关系哒~

题外的感谢都写不下了,绯月只能写到留言区去了,嘿嘿~小妖精们,绯月太爱你们了,来~咱们一起啵儿一个吧~么么哒~╭(╯3╰)╮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