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天道至尊驱魔师

第三十六章:林中偶遇,出手教训

看着那群浑身被黑雾笼罩,面目狰狞的冤魂齐齐向这男子一行人扑来时,轩辕天音的眸光微微闪了闪,却依然不动声色的站在原地。

“姐姐,我们不帮他们吗?”韩澈看着不远处的那群人正在奋力布置结界,想阻止那群冤魂的靠近,皱眉问道。

轩辕天音摇摇头,轻声道:“先看看,这群冤魂有点问题。”

听得轩辕天音这么说,韩澈虽然眉心还是微皱,不过也没再说话。

“大哥,这么下去不行啊,它们越来越暴躁了,之前还只是跟着我们,现在就已经开始准备出手了。”结界中,一个青年男子急声道,双手去死死撑在结界的一角上。

“这群家伙怎么回事儿啊,那个女人就在那里,怎么不去找她们,就盯上了我们?”

听得人群中有人吐出这样的话里,轩辕天音双手抱胸地冷笑一声,感情他们还是想让这些冤魂盯上自己,从而放过他们?

“闭嘴,这群冤魂本来就是跟着我们的,若是真找上了那位姑娘,也是我们连累了她。”

听闻这句话,轩辕天音的眸光终于退了几分冷意,打量了一眼之前说的男子,摸了摸下巴,淡淡出声道:“你们这样是没有用的?”

“姑娘你有办法?”那男子眼中一亮,立刻看向轩辕天音。

轩辕天音挑了挑眉,抬步朝他们走去,那男子原本想开口阻止,却发现凡是轩辕天音走过的地方,那些冤魂无一不是立马避让,这一幕,看得结界中的所有人都是忍不住一愣。

‘呜呜呜’——

当轩辕天音围着那群冤魂走了一圈后,原本狰狞着表情的冤魂们也渐渐平静了下来,嘴中一直发出‘呜呜’的声音。

半晌,轩辕天音眉心微皱,看向结界中的人,问道:“你们拿了它们的什么东西?立刻交出来还给它们,它们追你们一路,只是为了追回那东西而已,若是不想一直被它们纠缠,最好拿出来还给它们,否则…你们能不能活着离开这片山脉都是未知数。”

结界中的人立刻一惊,即使是那沉稳的男子都忍不住开口道:“姑娘,我们没有拿它们任何东西啊,我们从进入这片山脉后,就被传送阵送到了它们所在的区域,只是在那里休息了一会就离开了,何来拿了它们东西的一说?”

“你这个女人不要在这里胡说八道,它们一直‘呜呜’地鬼叫着,谁知道是不是你撒谎,想要骗我们东西。”叫小颖的女子双眸微闪,瞪着轩辕天音怒吼道。

轩辕天音唇角冷冷勾起,“我的话言尽于此,你们爱听不听,不过我得提醒你们一句……”冷笑出声,眸光轻轻撇过那女子,道:“现在它们还是有点耐心,一旦把它们的耐心磨完了,招呼你们的方式可是异常的凶残家血腥,只怕你们这里一群人,还不够它们杀着玩的。”

说完,轩辕天音就准备叫上韩澈,转身就走。

“等等……”

“还有什么事?”轩辕天冷声道。

“姑娘,你说得可是真的?”男子怀疑地问道,不过一想到这群冤魂的诡异做法,却是心下一跳,难道他们之中,真的有人偷偷拿了这样冤魂的东西吗?

“哥哥,她的话你也真相信吗?”见自己哥哥真的开始相信轩辕天音的话后,小颖眼中划过一抹惊慌之色。

皱着眉心看了一眼自己身旁的妹妹一眼,男子心下一突,莫非……。

“哥哥,这样一个来历不明的女人,我们怎么知道她说得是真是假?”看着自己哥哥撇过来的目光,小颖心下一紧。

“我说你这人怎么回事儿啊?我姐姐只是好心提醒你们,你们爱听不听,反正你们死了跟我们有什么关系,真是好心没好报。”韩澈见这女子一直针对轩辕天音,立刻不满了,恼怒地瞪了她一眼,没好气地道:“姐姐,我们还是走吧,反正免得站在这里被疯狗咬。”

“你个小屁孩子敢骂我?”女子一听,立刻恶狠狠地瞪向韩澈。

“骂你又怎么了?你自找的。”韩澈也是一脸怒意地瞪着她,冷冷地哼了一声:“说不定它们的东西就是你拿得呢,不然你这么激动干嘛?”

“你胡说八道。”

本来韩澈也只是随便一说,却不料那女子立刻脸色变了变,即使是她身边的那些自己人,都开始疑惑不定地看向她。

“小颖,之前休息时,你离开了一会,是去干什么了?”人群中,突然有人出声问道。

“我…我…解手去了。”闻言,叫小颖的女子立刻言辞闪烁起来。

韩澈一看她这心虚的反应,眼眸一眯,随即看了看自己身边没出声的轩辕天音,见她一脸清淡的模样,立刻心下了然,不由的一乐,道:“哟,还真是你拿了东西啊…我说,你这人怎么这么无耻呢?为了贪那东西,就可以不管自己同伴的死活了吗?”

“你胡说!我什么东西也没拿”朝韩澈怒吼一声,女子脸色开始有点泛白,一双眼睛里慢慢溢出眼泪,委屈地看着身边的人,道:“你们难道因为一个不知来历的女人和小孩的话,就去怀疑我吗?哥哥也是怀疑我?相信他们的话?”

“这……”

听得女子委屈地话语,结界中的众人都忍不住微微迟疑,万一真如小颖所说,冤枉了她,这……

“这位姑娘,你怎么知道我们当中有人拿了这些冤魂的东西?”当下便有人怀疑地问了出来。

轩辕天音冷冷一笑,朝围着他们结界四周,不肯散去的冤枉努了努嘴,道:“它们说得呗。”见他们眼中的怀疑越来越重,轩辕天音也不想再说什么,转身就准备带着韩澈离开,“既然你们不相信,我可以交你们一个办法,现在它们已经平静下来,你们撤了结界,谁拿了它们的东西,它们就会找上谁,这样不就清楚了。”

“澈儿,我们走。”说完,也不再理会这些人,直接招呼上韩澈就转身朝林中深处走去。

“是,姐姐。”韩澈点点头,立刻跟上轩辕天音,刚走了两步,又转回头,嘿嘿一笑,对着那群人道:“我姐姐可以说过的,若是你们把不那东西还给他们,你们的后果可想而知,既然有人不愿意交出来,就撤开结界,让这群冤魂用事实来说话,可不要因为某些人的贪婪,而害了你们一群人的性命。”说完,也不管那群人有什么表情,立刻转身朝轩辕天音追去。

留下一群人在原地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姐姐,他们若是撤了结界,那群冤魂会不会伤害他们啊?”

走在僻静地山林里,此时离那群人已经越来越远,韩澈回头看了一眼身后茂密的灌木丛,问向身边的轩辕天音。

轩辕天音看着他笑了笑,这孩子的心肠还是软啊,“不会,那群冤魂本来就是以往死在这里的人,它们并没有那么大的戾气,若不是那女人拿了它们的什么东西,估摸是不会这么发狠地追上来的。”

“那女人也真是的,为了那什么东西,居然连自己的同伴都可以不顾了吗?”韩澈小嘴瘪了瘪,脸上神色明显带着嫌恶之色。

“人的贪欲总是这样,没什么好大惊小怪的。”轩辕天音淡淡地道。

韩澈摸了摸鼻子,小声嘀咕道:“希望那女人能看清点现实,把那东西交出来吧,否则她的同伴和哥哥,可都得陪她一起死了……”

轩辕天音挑眉看了他一眼,凉凉地道:“交不交可由不得她,那群冤魂现在是平静了下来,若是他们再拖拉,只怕就算东西交了,那女人都没有好下场……”

之前遇见的那群人,渐渐被轩辕天音二人抛在了脑后,此时已经是夜晚,整个迷雾山脉中,夜晚是无法再行路的,因为一到夜晚,整个山脉都被浓浓的迷雾所覆盖,能见度并不高,在这样的环境下赶夜路,只要不是个傻子,都知道为了避免危险发生,停留在原地扎营是最好的办法。

篝火的火光在林中燃起,月笙手里拿着不知道是从哪里打来的野兔,麻利地剥皮清洗,然后准备烤了当晚饭。

为了安全起见,轩辕天音在四周布下了阵法,防止有人或妖兽在他们不知道的情况下靠近过来。

在这样的环境中,他们防得不止是山脉中的妖兽,还有那些同样进入山脉中的人,她可没忘记东方祁说过,在这里发生抢夺是很平常的事情。

晚饭后,韩澈早早地就靠在一颗大树底下睡着了,毕竟还是个小少年,今天整个白天都在猎杀妖兽,早就累得不行了,轩辕天音坐在韩澈身边静静地闭目调息,而月笙就守在篝火旁,时刻注意着周围的动静。

‘叮铃铃’——

不知道过了多久,一阵细小的铃声,突然在寂静的树林中响起。

轩辕天音缓缓睁开了双眼,眸光清洌地朝铃声传来的方向看去,月笙也是一脸警惕地盯着那里。

咦?

灌木丛中发出‘沙沙’声,两道人影从灌木丛中走了出来。

似乎在看向轩辕天音等人时,那二人也是微微一愣,随即其中一位身穿蓝色锦袍的儒雅男子朝轩辕天音微微一笑,道:“看来还是我二人打扰了姑娘等人休息了,在下凤十九,不知可否借个地儿,让我二人在这里休息休息?”

凤十九目光兴味地盯着轩辕天音,原来是她!

对于他的兴味目光,轩辕天音眸子微微一眯,随即转过头,淡淡道:“这地方又不是我的,想休息就休息。”

清冷地嗓音如同一道极冰划过,凤十九眉梢一挑,心里暗道:果然是个冷美人。

目光划过自己身边同样是一身清冷的女子,这样近距离的两相对比之下,立刻就分出了高下。

原先在客栈时,只是隔得远,所以还发觉不到,如今这么近的距离,凤十九看看轩辕天音,又看看身边的凤清儿,一个是清冷高贵,一个是清冷高傲,只不过这女人眉宇间的那抹淡然和周身散发的那深入骨髓的气质,原先的一些观点,就变得模糊了起来。

凤清儿是完全的被比了下去啊。

这个发现,凤清儿自然也察觉到了,目光看向已经径直闭目的轩辕天音,眉心微微一皱,眼中划过一抹淡淡的不悦。

“要借地儿就借,看什么看?没见过美女啊!”

突来地一道邪魅地嗓音从篝火旁传来。

凤十九二人一愣,然后朝篝火处望去,只见篝火旁,一个身穿紫色锦袍的妖魅男子,正目光不悦地盯着他们,显然是因为他们刚刚打量那个女人的目光,让得他不爽了。

月笙不爽地看向二人,那二人看阿音的目光,让他很不喜欢。

“这位是?”凤十九眼睛微眯,看向月笙,他记得之前在客栈看见这女子时,身边可没有这么一位啊,他是怎么冒出来的?而且…目光再次转向轩辕天音,微微皱眉,她不是跟东方祁是一对么?

月笙见凤十九的目光再次看向轩辕天音,立刻脸色微沉,起身朝进轩辕天音身边,然后跟个门神似的,直接一屁股坐在轩辕天音面前,挡住了看向她的目光。

凤十九见月笙这模样,微微一愣,随后玩味一笑,也不在意般,耸耸肩,对着身边凤清儿,道:“清儿,走吧,咱们先休息会。”

凤清儿目光闪烁地看了看月笙,又看了看被月笙挡在身后的轩辕天音,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在听见凤十九的话后,点点头,跟着他走向另一边,靠着一颗大树坐了下来。

‘叮铃铃’——

在二人刚坐下后不久,林中再次传来细小的铃声。

轩辕天音睁开眼睛,挑了挑眉,看来今日晚上的来人还不少了。

除去睡着了的韩澈,树下的四人都把目光看向铃声响起的方向,不多时,轩辕天音就看见了几道熟悉的身影从灌木从中走了出来。

轩辕天音唇角一勾,呵……还真是冤家路窄。

轩辕宗的人……

在看清来人是轩辕宗的人时,凤十九二人目光就开始变得有些古怪了,看了看轩辕宗的人,又看向轩辕天音,见后者只是淡淡地撇了一眼就收回了目光,凤十九微微一挑眉,有意思,看来今晚上有些不太平啊。

而凤清儿在看见轩辕宗的人后,眼中闪过一抹幸灾乐祸地看向轩辕天音,她可还记得当日这女人跟轩辕宗的人有些过节呢,这次没有东方祁在,只怕她会有麻烦了……

“是你!”

当林素素在看清月笙身后的轩辕天音时,立刻脸色阴沉了下来,而听见她的惊怒声,轩辕宗的弟子立刻也把目光看向轩辕天音,当瞧见是她时,同样脸色开始不好了起来。

轩辕天音淡淡地撇了林素素一眼,理都没理,再次把目光看向了一边。

见到她这般模样,林素素更是气不打一处来,冷哼一声,道:“我还正在想怎么去寻你,没想到就给碰上了,这次没有东方师兄在,我看谁还能帮你?”

轩辕天音闻言诧异地看向她,这女人是脑子有毛病?她到底从哪点看出来自己需要东方祁帮忙才能收拾她的?

估摸林素素是恨毒了轩辕天音,所以连说话的声音都尖利了起来,连睡着了的韩澈都被她给吵醒了。

“咦?原来是你这个狠毒的女人啊。”韩澈揉了揉眼睛,在看清了不远处站着的人后,想都没想,直接开口而出。

“臭小子,今日就先拿你开刀。”

听见韩澈的话后,林素素脸色立刻彻底阴沉了下来,之前若不是这小子最先跳出来,她们也不会引起了东方祁的注意,一想到东方祁对她们的惩罚,林素素立刻朝韩澈抓去。

‘砰’——

一声闷响,在所有人还没反应过来时,只见林素素整个人成一道抛弧线,重重地砸在了不远处。

在瞧清动手的人时,所有人神色一凝。

月笙懒懒地站在韩澈神情,慢慢地收回了手,那模样好像他刚刚不是丢出去的一个人,而是丢了一件垃圾般。

凤十九看着月笙的目光立刻凝重起来,刚刚这妖魅男子如何出的手,自己都没看清,若是自己跟他对上,只怕同样是被他丢出去的下场。

凤清儿似乎也被月笙的实力给惊住了,随即目光微闪地看向轩辕天音,微微皱眉,又是靠别人吗?

“你…你敢对我出手?”

林素素被月笙挥手砸出了几米远,虽然没受什么伤,可是也疼得她半天没能爬起来,见是这个妖魅的男子出的手,立刻狠狠瞪向他,“你是在挑衅我们轩辕宗!”

月笙不屑地撇了她一眼,“轩辕宗?什么玩意儿?”

林素素一噎,这还是第一听见有人如此不屑轩辕宗,轩辕宗在整个昊天大陆都有着超然的地位,这男子若不是傻子,就是身份不一般,看他刚刚出手,显然不是前者。

林素素惊疑不定地看向月笙,稳了稳心神道:“这位公子,这是我轩辕宗跟这个女人的事情,还请公子看在轩辕宗的面子上,不要插手。”

“她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你轩辕宗的面子也不如她一根毛发,想要动她…”月笙紫眸一眯,阴沉地道:“我杀了你们。”

“你”似乎被月笙话里的杀意跟惊住了般,林素素脸色微变,随即似想到了什么,朝轩辕天音冷笑道:“你这女人之前还跟我东方师兄在一起,怎么?一进这山脉中,就又找了靠山?”

听得林素素话里的意思,月笙的整张俊脸是彻底阴沉了下来,这该死的女人居然敢侮辱阿音“你还真以为我不会杀你是不是?”

就在月笙杀气越来越浓时,一直坐在一旁没动的轩辕天音,淡淡开口:“月笙,退下。”

“阿音,她敢侮辱你,我”月笙转头看向轩辕天音,不满地皱眉。

“退下。”

月笙撇了撇嘴,恼怒地瞪了林素素一眼,却还是听话地退到了一旁。

见月笙如此听话,一旁看热闹的凤十九却是眼眸一眯,目光闪烁地看向轩辕天音,之前他也以为这妖魅男子只是这女人在途中偶遇结交的,可是看刚刚那一幕,只怕这男子是一直跟着她的,且还是以这女人的话为主,这可真是有意思了啊

轩辕天音缓缓起身,朝林素素走去,一旁的轩辕宗弟子,不知道怎么的,在轩辕天音走进时,都忍不住缓缓朝后退了几步。

“你觉得对付你,我需要假借他人之手?”轩辕天音慢慢走近林素素身边,一张清冷的小脸上带起一抹笑意,但不知为何,林素素看着她的笑脸,觉得心下一紧。

“你你要干什么?”见轩辕天音在自己身边站定,林素素紧张地看着她,身子不由自主地朝后缩了缩。

“我要干什么?”轩辕天音挑了挑眉,眸中有冷光划过,然后在众人震惊地目光中,闪电般出手,直直捏住了林素素的纤细的脖子。

“小师姐”轩辕宗的弟子脸色一变,想上前阻止,却被轩辕天音冷冷的目光一撇,给骇得身子一僵。

“你不是想我出手吗?”轩辕天音捏着她脖子的右手缓缓使劲,林素素一张小脸立刻涨红起来,“现在我出手了,你该怎么做呢?”

“你咳咳你放开我”林素素挣扎着想去扯开轩辕天音的手,可是不管她怎么去弄,那只手就如铁钳般,死死的卡在自己的脖子上。

看着轩辕天音一张淡漠的小脸,林素素突然有了一种不该去招惹她的想法。

“你你不能杀我轩轩辕宗不会放过你的。”

闻言,轩辕天音挑了挑眉,“我倒很想看看轩辕宗会如何不放过我。”说着,右手再次用力,“不如就用你来试试如何?”

“不不要不要杀我”

轩辕天音冷冷地看着林素素在自己手中挣扎,在她快眼翻白眼闭气时,才猛地松开手。

“咳咳咳咳咳咳咳”

重新获得了新鲜空气的林素素早已如一摊软泥似的,趴在地上猛咳,而她白皙的脖子上,赫然是一圈指痕,显然刚刚轩辕天音并没有说笑。

看着林素素这般狼狈的模样,轩辕天音冷冷一笑,不屑地撇了她一眼,凉凉地道:“就这点能耐还嚣张?”说完,从怀里摸出一块锦帕,细细地擦了擦手,似乎手上沾染了什么细菌似的,然后随手一抛,锦帕飘然落地,砸在林素素的身边,“放心,我不会杀你,杀你只会脏了我的手。”

林素素涨红着一双眼,死死盯在身边那块锦帕上,轩辕天音的不屑,她如何感觉不到,一旁的轩辕宗弟子立刻上前,惊慌失措地把瘫在地上的她给扶了起来。

对于身后的动静,轩辕天音显然没放在眼里,径直朝月笙和韩澈二人走去,在路过篝火旁的时候,清冷的目光扫向一旁看戏的凤十九二人,在察觉到轩辕天音看过来的目光后,凤十九立刻心下一禀,他现在可不认为这女人是什么善茬了,瞧她刚刚那一身狠戾的劲儿

凤清儿也是脸色微微僵硬地看着轩辕天音,见她目光看过来,似乎怕她突然对自己二人也出手般,却不料轩辕天音只是一眼后,就收回了目光,看着轩辕天音这般姿态,凤清儿微微咬牙,“姑娘这般出手,只怕不好吧,未免有点恃强凌弱了。”

凤十九立刻皱眉看向凤清儿,这清儿是怎么了?轩辕宗的人自己找事被修理了,她乱出什么头?明知道那女人不是善茬,还去招惹她干什么?

闻言,轩辕天音脚步一顿,目光再次看了过去,微微挑眉,她一直都觉得这青衣女子看着自己的目光带着微微敌意,却不知道是为哪般,如今她突然开口,轩辕天音突然乐道:“感情姑娘你刚刚是眼瞎了不成?那位素素姑娘找事,我还不能还手了?”说着戏谑地撇了她一眼,淡淡地道:“姑娘若是要装好心,不用在我面前装,是非黑白这里所有人都看得一清二楚,你实在不用装什么白莲圣母婊。”

“你”凤清儿闻言立刻不悦地看向她,虽然自己听不懂那什么‘白莲圣母婊’是什么意思,不过看轩辕天音的神色也知道不是什么好话,正要开口再说些什么,却被一旁的凤十九给打断,“清儿,跟我们无关的事,你就不用再管了。”

凤清儿闻言咬了咬牙,愤愤地瞪了凤十九一眼,便不再开口。

一时之间,这片空地上,再次安静了下来,轩辕宗的人也不敢再说什么,老老实实地扶着林素素在一旁坐下后,也各自盘膝闭目起来,唯有林素素一脸阴晴不定的,不知在想些什么。

------题外话------

今天终于提前写完了,就提前发吧…

各位看文的妹纸们,看在绯月如此拼的份儿上,还请妹纸们一定要支持正版,每个写文的作者真的不容易,别人在玩的时候,我们在电脑前码字,别人在睡觉的时候,我们还在电脑前码字,网络作者其实都是一群很弱小的团体,现在盗版猖狂,作者们的辛苦付出受到了严重的侵害,所以还请喜欢绯月和喜欢驱魔师这篇文的妹纸们,能坚决抵制盗版,支持正版,谢谢了…

(PS:这里是感谢区~感谢~不弃风月妹纸的3朵鲜花,当今公主妹纸的1张月票,蕾0920妹纸的1张月票。我叫璇儿妹纸的1朵鲜花,茉日琉妹纸的1颗钻石,18350513865妹纸的2张月票和1张评价票,呓语绵绵妹纸的1朵鲜花,谢谢,么么哒~)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