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天道至尊驱魔师

第三十四章:离开,秦家来人

在轩辕天音被东方祁牵走后,四周那些看热闹的人群才意犹未尽地慢慢散去。

林素素站在湘池客栈的大门口,感受到那些异样的目光,只觉异常的难以忍受,一双素手藏在袖子中,慢慢收紧,尖锐的指甲刺破手掌,带出丝丝血迹……

“小师姐…我们怎么办啊?”

见人群彻底散后,那些轩辕宗的女弟子才缓过神来,皆是一脸惊慌之色的围住林素素。

“东方师兄让我们回宗后去刑法堂领罪…可是小师姐,凡是进了刑法堂的人,可都没有能完整的出来过啊……”

林素素双眸泛红,不甘地看了客栈内一眼,半晌,咬牙都:“先等比试开始吧,等我们拿下了第一名,想来宗内也不会太过惩罚我们。”

或许是林素素常年在这些轩辕宗弟子心里积威太深,似乎有了她这句话,那些轩辕宗的女弟子倒是脸色好了一点。

林素素目光狠狠地扫过四周一圈,“别站在这里丢人现眼了,先进去。”说完,当下甩袖朝客栈内走去,只是在路过大堂时,眼角余光扫见那两道白色身影时,眼里划过一抹恨意。

“等着吧,臭女人…只要进入了迷雾山脉,没有东方师兄在,看我怎么收拾你,今日你加在我身上的羞辱,我一定会十倍还给你的,我等着你像狗一样,滚出迷雾山脉……”

……

此时的大堂内,所有人的目光都目不转睛地盯着这并排走来的两道白色身影,然后又齐齐地定在了二人十指紧扣的双手上。

知道东方祁这个人的所有人都忍不住在心里暗道:这还真是惊悚的一幕啊,万年铁树都开花了喂……

不过惊悚归惊悚,众人把目光转向那两张同样绝色又清冷的脸庞上,也不得不承认,这二人的确是太般配了。

“啧啧……何曾见过这样的右相大人……看来这次的天术师大比,我倒是来的对了啊。”坐在大堂一处角落里的一桌上,蓝衣儒雅的男子兴致勃勃地盯着不远处东方祁几人的那一桌处,笑道:“人道说东方右相冷性冷情,不近女色,不惹红尘,其实只是没有遇见对的那个人而已,瞧瞧这体贴的劲儿,亲自端茶布菜的,哪里还有以前的那股子冷漠劲儿啊。”

说着,便是边笑着摇头,边把目光转到了轩辕天音的身上,再次开口道:“不过还别说,那女子周身的气质倒是丝毫都不输东方祁。”

自顾自地说了半晌,也没见身边之人出声,蓝衣男子把目光收了回来,转头看向自己身边同样是一身清冷气质的青衣女子,笑道:“清儿怎么看?”只是那目光中,噙了一丝莫名的意味儿。

“凤十九,来了一次沧州城,你的话似乎变多了点。”闻言,一直没说话的青衣女子,终是抬头不咸不淡地回了他一句,随即目光同样扫过对面的那一对白衣男女,在轩辕天音身上淡淡撇过一眼,就直直盯在了东方祁的身上,一双美眸中划过一抹细微的波动,然后在凤十九挑眉的目光中,淡声道:“不是每次都能运气好得让人来解围的,自身没有本事,到哪都是一样,迷雾山脉中的比试,右相可是进不去的,若是想要耍威风,还是把自身的本事练好了再耍吧。”

凤十九摸了摸鼻子,凤清儿这句话,虽然不咸不淡,可是话语间不屑那个女人的意思可谓是明晃晃的啊,不过…目光再次轻扫了不远处那清冷曼妙的身影一眼,他总觉得若是凤清儿小瞧了她,可是会吃大亏的……

轩辕天音和东方祁二人对于周围那些打量的模样倒是当没发现似的,神态自若的吃完了饭,然后又在那些目光中,施施然地离去。

是夜。

轩辕天音沐完浴后,盘膝坐在床上缓缓运转起‘天罡伏魔经’,自从她开始修炼‘天罡伏魔经’后,她就没有一日间断过修炼。

‘梆梆梆’——

突然响起的敲门声,让得轩辕天音微微一愣,随即退出了修炼状态,而一旁趴在桌子上的月笙,不用轩辕天音开口,就自觉地跑去开门了。

“你们怎么来了?”

当看见进来的二人后,轩辕天音微微挑眉,诧异地问道。

鲲鹏摸了摸鼻子,看了身后一脸臭臭表情的夙离,然后在夙离的冷哼中,才望着轩辕天音嘿嘿一笑,道:“我准备带着这小九尾狐去一个地方,等过段时间再回来寻你。”

带着夙离去一个地方?

闻言,轩辕天音一愣,随即看向一旁把脸转到一边不看自己的夙离,问道:“去什么地方?”

鲲鹏朝夙离努了努嘴,道:“他不是身上一直有伤没好么…我带他去一个能给他疗伤的地方,他被封魔阵给镇压得太久,伤了本源,即使是吞噬其他上古之兽的内丹,这种效果也是微乎其微的。”话音顿了顿,又无奈地道:“这家伙着急恢复实力,我跟青丘的九尾狐一族有些渊源,自然得帮帮他喏。”

“你很急着恢复?”轩辕天音挑眉看向夙离,这段日子以来,夙离从来都是懒洋洋的态度,之前轩辕天音就发现了,这家伙其实根本就不着急自己实力的恢复如何,怎么突然就这么着急了?

听得轩辕天音询问自己,夙离依然是臭着一张脸,斜着眼睛瞟了她一眼,继续把头扭到了一边去,那傲娇的模样,看得轩辕天音额头青筋一跳,却还是忍住了想抽他的冲动,耸耸肩,无奈地道:“既然你这么着急,那就跟着鲲鹏前辈去吧,本来我还想着把你带进迷雾山脉,看看那山脉深处有没有适合的妖兽,然后杀了取内丹给你疗伤的,既然鲲鹏前辈有办法,那你就跟他走吧。”

闻言,夙离终于是把目光看向了轩辕天音,脸上的神色也好了不少,斜睨了她一眼,嘀咕道:“算你还有点良心,没有彻底不管我。”

虽然这声嘀咕音量不大,但是屋内本来就安静,轩辕天音自然也是能够听得清楚的,又好笑又好气地撇了夙离一眼,她就说这货怎么一进来就是这幅表情对着自己呢,感情还是因为小心眼儿作祟啊。

“你那只小魅狐也让我带走吧。”见轩辕天音同样,鲲鹏眸中划过一抹若有所思,朝一旁趴在软榻上睡觉的红狐狸一指,接着道:“那地方对于她也有着不小好处,我观这小魅狐体内似乎有隐隐梵境的气息,想来她以前是吞过什么梵境特有的灵宝之内的东西吧。”

软榻上的魅月茫然地看向鲲鹏,又看了看轩辕天音,似乎不怎么明白怎么就扯上自己了,但是一想到要离开轩辕天音,魅月立刻从软榻上跳了下来,‘咻’地一声蹿到了轩辕天音怀里,道:“天音大人…魅月不想去…”

轩辕天音为难地看着魅月,又看了看鲲鹏,这魅月不愿意去,她也不能勉强她啊,虽然她个人觉得魅月跟着鲲鹏走会更好一点。

鲲鹏朝魅月嘿嘿一笑,劝道:“小魅狐,你体内的东西,这么些年你都没有彻底炼化,若是跟着我去,等炼化了那东西,你的实力可是会突飞猛进啊……”说完,目光又在轩辕天音身上顿了顿,继续道:“你现在的实力跟在这丫头身边,不要说帮不了她,还有可能成为她的累赘,若是能你实力大涨后,你再回到这丫头的身边,这不是更好吗?到时候你不仅不会成为累赘,反而还会成为这丫头的一大助力呢。”

闻言,轩辕天音目光一闪,深深地看了鲲鹏一眼,这家伙,看着一派谦谦君子的模样,其实也是个满肚子黑水的家伙,他这一番话,可是直接点在了魅月的软肋之上啊。

果然……

在鲲鹏话落后,魅月抬起头,看了看鲲鹏,随即又目光闪烁地看着轩辕天音,半晌,眸中划过一抹情绪,道:“那好,我跟鲲鹏前辈一起走。”说完,小脑袋一低,蹭了蹭轩辕天音的手臂,轻声道:“天音大人,魅月一定不会成为你的累赘。”等我实力大涨后,魅月会成为天音大人的助力,尽我最大的能力,帮助你,保护你的,因为…你也是魅月的好朋友,唯一的朋友。

轩辕天音狠狠瞪了鲲鹏一眼,随即抬手揉了揉魅月的头顶,道:“魅月,你不是我的累赘,从来都不是,不过我也希望你能跟着鲲鹏前辈走,既然那地方对你有不小的好处,那自然是有好处不占,才是傻子,懂吗?”

魅月听着轩辕天音这‘有便宜不占是傻子’的特有言论,忍不住‘噗呲’一笑,随即点了点头,附和道:“对,有便宜不占,才是傻子。”

轩辕天音朝她轻柔一笑,随抬头看向鲲鹏,问道:“什么时候走?”

“现在。”鲲鹏道。

轩辕天音点点头,把魅月递给鲲鹏,“那你们走吧。”随即从轩辕心锁内拿出一块传音配递给鲲鹏,继续道:“这是传音配,你们要回来的时候,就用这个联系我。”

鲲鹏一手接过魅月,放在自己的肩上,又接过轩辕天音递来的传音配,才道:“臭丫头,好好修炼‘九天雷音决’,我回来后,可是要检查的。”说完,朝一旁没吭声的夙离招呼了一声,就身影化成一道青光,直直射出了窗外。

夙离神色复杂了看着轩辕天音,半晌,说了句‘等我回来’,然后身影化作一道白光,追着鲲鹏而去。

当鲲鹏等人离开后,房间内再次恢复了安静,轩辕天音眸光微闪地看着窗外,突然有了一丝寂寞的感觉,这段时间他们几人一直在一起,倒是习惯了一路上几人的打闹,这么突然一下走了三个人,反而让得她有点不习惯了。

月笙趴在桌子上睁着一双紫色的眸子,似乎也是不习惯那几人的离开,回头看了看床上的轩辕天音,道:“阿音,他们很快会回来的。”

轩辕天音笑了笑,轻声道:“是的,他们会很快回来的。”

……

随着天术师大比开始的时间越来越近,沧州城内的人也越发的多了起来,除了各地汇聚而来的天术师们,甚至还有好多慕名而来的百姓,都是为了能来看看这一年一度的天术师们的盛宴。

随着沧州城内人满为患,沧州城城主不得不出动城内的护城军在城门口和城内各大主街维护次序。

这日,轩辕天音带着韩澈跟东方祁在湘池客栈二楼闲聊一些有关于大比的事情,却被突来的敲门声给打断了。

轩辕天音看着门外进来的人,秀眉微微一挑。

哟…这不是秦家的那位宫廷第一天术师和秦家的长老嘛,他们终于是来了沧州城了啊。

秦霜等人跟在月影身后进入房间后,一眼就瞧见了慵懒地坐在东方祁身边的轩辕天音,在瞧见轩辕天音身上那特制的白色锦裙后,秦霜眼里划过一抹嫉恨之色,她一直爱慕东方祁,对于东方祁的一切事物,自然比任何人都用心,看着轩辕天音身上那泛着淡淡荧光的锦裙,她一眼就瞧出了那是东方祁专用来制衣的衣料,除了东方祁,整个天昊国无人在有这种天蚕丝锦。

东方祁轻轻撇了一眼进来的秦霜和秦家长老,便淡淡地收回了目光,伸手绕过轩辕天音手里的点心盘子,把沏好的茶推到她面前,温声道:“那点心太过甜腻,不要吃太多,待会吃饭的时候,你又会吃不下了。”

轩辕天音无语地看着把东方祁端走的点心盘子,眉心跳了跳,这男人是怎么了?疯魔了吗?

明知道那盘子点心是自己用来喂月笙的,什么叫做‘不要吃太多,待会吃饭的时候,你又会吃不下了。’

不过在察觉到秦霜的嫉恨目光和秦家长老惊疑的目光时,轩辕天音眸中划过一抹了然,感情是这男人在借着自己,给秦家的人施压呢。

想明白之后,轩辕天音红唇一勾,非常配合地道:“好吧,那就不吃了。”说着,就端过东方祁推过来的茶杯,轻轻地抿了一口。

看着轩辕天音如此配合,东方祁眸光带着笑意,薄唇也是轻轻地勾起。

秦家长老见东方祁当做没看见自己二人,顿时心下一禀,原本带着一丝怨气地神色,瞬间敛了下去。

看着眼前二人自顾自地在低声说着什么,秦家长老轻轻撇了一眼身边的秦霜,见后者一脸嫉恨的模样直直等着轩辕天音,只能摇摇头,轻咳一声,道:“右相大人……”

见东方祁终于抬起了眼皮看向自己后,秦家长老干笑着道:“右相大人,上次老夫在安阳城不知道元大人的身份,多有得罪,还望元大人看在我秦家数十天术师被封印灵力几个月的份儿上……”话音顿了顿,目光转向轩辕天音,带着丝求和的意味儿,道:“还望元大人今日能帮我秦家的天术师们解开身上的封印。”

“唔…这位长老不说,我倒是还忘记了。”轩辕天音点点头,笑道:“离安阳城施术到现在也有进四个月了吧?的确是可以解开他们身上的封印了。”

在听见轩辕天音的话后,秦家的秦岳长老悄悄地松了一口气,其实在来的时候,他还在担心轩辕天音会再找借口,不愿意给解开封印呢,如今见轩辕天音松了口,秦岳的老脸上也不禁带了一抹欣喜,试探地道:“那元大人可是现在……”

“你们秦家的那些天术师现在在哪里?”轩辕天音笑眯眯地问道。

“就在不远处的平悦客栈中。”秦岳立刻道,似乎发觉自己回答地太过急切,随尴尬地笑了笑,接着道:“元大人若是现在能解开封印,那老夫立刻派人去把他们叫来?”

轩辕天音笑了笑,望着秦岳一脸迫不及待地表情,朝他摆摆手后,对着一旁看热闹地韩澈道:“澈儿,你的封印术学得怎么样了?”

韩澈一愣,不知道为什么轩辕天音会突然问起自己,不过也立刻乖巧地道:“澈儿已经掌握了。”

“唔。既然如此…”轩辕天音摸了摸小巧精致的下巴,突然道:“不如你就跟这位秦岳长老走一趟吧,那些被封印的天术师,就让你去试试解开如何?”

韩澈闻言一愣,随即目光扫向秦家的二人,双眸微微一眯,道:“好啊姐姐,澈儿正想试试这段时间修炼的成果呢。”

秦岳看着轩辕天音居然让一个小孩子去解咒,这老脸上开始带着一抹犹豫,目光闪烁地看向轩辕天音,犹豫地道:“这…元大人…这小兄弟他……”

看着秦岳欲言又止地模样,轩辕天音淡淡一笑,道:“秦岳长老倒是不用担心,澈儿虽然年纪还小,却是我的亲传弟子,那封印术,他自然是能解开的。”

有了轩辕天音的保证,秦岳才干笑着点点头,朝韩澈道:“既然如此,就劳烦这位小兄弟了。”

“不用了,反正我也没事,就跟你走一趟吧。”韩澈摆摆手,站起身,朝轩辕天音道:“姐姐,那澈儿就先去了。”

“嗯…去吧,可别丢我的脸。”轩辕天音点点头,不过目光却莫名一闪。

就在韩澈要走之时,东方祁却淡淡地道:“月影…跟着澈儿一起去。”

东方祁话落后,秦岳明显眼角一跳,右相大人的这句话,可是充满了意味啊,这是明显不信任秦家的人了吗?

“秦岳长老,虽然这次可以就这么算了,不过若是再有下一次,本相只怕会亲自去一趟秦家了。”

闻言,秦岳整个身子一震,脸色也不由地变了变,却还是咬牙点头道:“右相大人严重了,既然知道了元大人的身份,秦家有几个胆子也不敢再去找元大人的麻烦……”

------题外话------

天术师大比前的一个过渡,总是会平淡无聊点哈…这章提前写完了,免得妹纸等,所以绯月也提前发了。

(PS:这里是感谢区,感谢xuanli629妹纸的1张月票。wht妹纸的1张月票,不弃风月妹纸的2颗钻石,我叫璇儿妹纸的1颗钻石和1朵鲜花,wuyongwei妹纸的1张月票,xiang031妹纸的1张月票,灵潇雪魅妹纸的1朵鲜花,雁西湖1986妹纸的1张月票,凤箫兰轩妹纸的100520小说币打赏,魔鬼入世妹纸的1张月票,随便0妹纸的1张月票,茉日琉妹纸的1颗钻石,xueyang123妹纸的1张月票,Sevendeadly妹纸的1张月票,小白兔二代妹纸的1张月票,誰の圊賰卟沋殤妹纸的10朵鲜花,谢谢么么哒)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