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天道至尊驱魔师

第三十三章:不作死就不会死!

轩辕宗……

轩辕天音眯着眼睛看着那小道尽头缓缓朝湘池客栈走来的几个黄衣女子,眸光微闪。

看此时街上那些人群的表现,轩辕天音在心里暗暗地想着,看来轩辕宗在世人心里的地位还不是一般的高啊,这种让路的方式,只怕是天昊国的国君都没有过吧……

而东方祁却眸中闪过一抹疑惑,往年宗内的人都是会晚几日才会到达,为何今年的时间却是提前了?而且…眸光淡淡扫过那群女子,眉心微蹙,大师兄呢?怎么今年不是他带队?

就在众人的目光全部聚集在轩辕宗的人身上时,意想不到的一幕却发生了。

本来此时街上的人就拥挤,随着轩辕宗的人到来后,这些人群逐渐往街道两旁收拢,把中间让出了一道足以让六七个人并排走都不会显得拥挤的空地,而街道两边的人群却开始了人挤人的情况,再加上街边本来就有一些小商贩的摊位,就更是越显拥挤了。

在湘池客栈门口,一直有一个身犯残疾的中年男子在那里摆了一家卖馄炖的小摊位,湘池客栈的东家可怜他一个残疾人要赚钱养活自己不容易,就允许他一直把摊位摆在了自家的店门口一旁。此时街道边上突然变得拥挤,前面的人使劲往后退,而后面的人却又想靠前一点看看轩辕宗的人,在两股力量的推拒下,竟是直接把那杵着拐杖都还身形不稳的中年男子给挤了出去。

手中拐杖砰然落地,而他人也直接朝前面扑了下去,同时另一只手里端着的一碗刚起锅的馄炖,竟是直接成抛物线,尽数的泼在了那轩辕宗领头走在最前方的女子的身上。

一声女子特有的尖细惊呼声响起,随即整条街道都陡然安静了下来,那女子身后的其他人,立刻拥了上来,嘘长问短。

而那到底的残疾男子在地上挣扎半天也没能爬起来,只能双手死死撑起自己的身子,一脸惶恐地一个劲儿地对着面前的女子道歉。

“大人…大人…对不起,对不起,小人不是故意的,对不起……”

那被泼了一身馄炖的女子,边用锦帕擦拭着衣裙上的汤水,一脸恼怒地瞪向趴在地上的男子,吼道:“你怎么回事啊…站不稳就不要出门,凭白的让无辜人遭殃。”

随着女子话落,她身边其他的轩辕宗女弟子也跟着附和般地朝男子骂道:“对不起有用吗?你那碗那么烫的馄炖泼来,烫伤了我们小师姐,你以为一句对不起就可以了?”

“是啊,几日后,小师姐可是要进入迷雾山脉进行比试的,若是因为你的原因而出了什么事,你可知道后果?”

“衣服都弄脏了这么大一块,你是故意的吧?”

那趴在地上的中年男子一脸惨白惊慌地看着被自己的馄炖泼到的女子,连声道:“小人不是故意的,真的是被人挤出来的,大人衣服弄脏了,可以交给小人,小人立刻去洗干净…大人…实在是对不起……”

“洗什么洗…”那女子怒瞪着他,气极道:“你洗的衣服我能穿啊?真是晦气,腿脚有毛病就不要出来丢人现眼,明知道这里是人多的大街上,卖什么馄炖啊。”

“把他给我赶走,看见就心烦。”那女子一脸嫌恶地撇了一眼地上的男子,就准备朝客栈走去。

“大人…大人不要赶走小人啊,小人家里还有一个病重的老母亲,全靠小人来养活,若是离开了这里,小人和小人的母亲…就只能饿死了呀……”

一听见她们准备赶走自己,男子向前挣扎地爬了几步,边磕头边祈求地道。

“赶紧把他给我拖走,你们没听见啊。”

那女子一脚踢开准备上前来拉自己衣角的中年男子的手,一边朝一旁客栈门口的伙计喊道。

那被叫住的伙计面色为难地看着她,再看了看地上一直磕头的中年男子,眼底闪过一抹同情和不忍,想要开口替他求情,却又以为这群女子的身份而不敢开口。

大堂内,看着这一幕的轩辕天音脸色猛地沉了下来,冷笑一声,目光阴沉地看着东方祁,凉凉地道:“这就是你口中的那所谓的轩辕宗?若宗内有如此得理不饶人的弟子,我觉得那轩辕宗已经没有存在的必要了,免得让我轩辕一族凭白受污。”

而东方祁此时的脸色一不怎么好看,清洌的眸子凌厉地盯着门前的闹剧,薄唇越抿越紧。

他是天昊国的右相,身在其位,自然是要谋其职的,更何况他还是轩辕宗的人,自小被轩辕宗宗主带大,即使是他天生冷性冷情,但是对于轩辕宗,他还是极其看重的。

此刻轩辕宗弟子的这般做法,不仅让得身为右相身份的他感到不悦,更让身为轩辕宗的他,感到愤怒,如此做法,又在八方来聚,在天下所有人注视的情况下,这完全是在给轩辕宗的脸面上抹黑。

而门口的轩辕宗弟子见那客栈伙计左右为难,没有动作时,又命令道:“傻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的把这人给拖走?”

客栈伙计不忍地看了看那一直磕头把额头都磕出了丝丝血迹的中年男子,微微一咬牙,就准备过去拉走他。

“等等!”

突来的一声阻止声响起,那客栈伙计微微松了一口气,然后转身朝自己身后看去。

只见客栈大门口,正站着一个俊秀的小小少年,而刚刚那句‘等等’,显然是出自他的口中。

而这俊秀的小少年,自然是韩澈了,他刚刚在看见轩辕宗的人到来后,就趁着轩辕天音没注意的时候,偷偷跑了门口去瞧热闹,没想到之后却发生了这样的一幕,见那中年男子的一直在磕头祈求,而这些轩辕宗的人却紧咬不放,韩澈就忍不住了。

因着韩澈突然出声阻止,整个街道上,再次安静了下来,而那轩辕宗的女子,在听见有人出声阻止时,立刻俏脸一沉,不悦地看向韩澈,“我轩辕宗的事情你也敢管?”

韩澈无畏地撇了她一眼,心里冷哼道:我姐姐还是正宗的轩辕神族的传人呢,更是神龙女神,我为何就不敢管了。心里虽然在冷哼,韩澈嘴上却也没含糊,“为何不敢管?遇见不平的事,人人都可以管。”朝地上那中年男子一指,道:“他明明就不是故意的,又道了歉,你又没有受到什么多严重的伤,为何就不能宽容一点,何必得理不饶人。”

“臭小子,你说什么?”闻言,那女子一怒,双眼冒火地瞪着韩澈,从她一路出了轩辕宗后,到哪里不是受人敬仰,什么时候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子都敢跳出来指责自己了?“臭小子,想要管闲事,也得有那个本事,我们轩辕宗的事情,可还轮不到你来指手画脚。”

“嘁!”韩澈不屑地撇了她一眼,道:“轩辕宗?你不要时常把轩辕宗挂在嘴边,这并不是让你作威作福的理由,也不是在给轩辕宗增加威信,你这样的做法,反而是在给轩辕宗抹黑。”

“抹黑?”那女子闻言冷笑一声,双眼闪过一抹寒意,道:“我倒要看看是谁在抹黑,今日我就擒了你这无礼的小子,让你家大人来领回,我倒要看看是哪个大家族,能培养出你这样张狂的小子。”

话落,那女子手中白光一闪,低喝道:“龙神敕令,捆绑术,给我收!”

只见一道白光从女子手中迸出,直直朝韩澈而去。

周围一些看热闹的人群,立刻同情地看向韩澈,摇头暗道:这小子要倒霉了,恐怕连其身后的家族,都得一并被连累啊。

韩澈眯眼看着朝自己而来的白光,伏魔棒突然出手,朝那白光狠狠一挥,然后在众人震惊的目光中,他竟是直接打散了那女子的术法。

一招打散了白光,韩澈手持伏魔棒,笑眯眯地看着不远处一脸不可置信的女子,心道:开什么玩笑,小爷可是神龙女神亲自教导,学得也是正宗的驱魔龙族的术法,怎么可能被你一道掺杂了其他术法的不正宗驱的驱魔术给捆绑了,更何况小爷手中这根伏魔棒,可是轩辕一脉特制的武器,打散你的术法,只是分分钟的事。

那女子脸色阴沉地看向韩澈,眸光一暗,随即轻轻撇过他手中的伏魔棒,眼里划过一抹贪婪,冷笑道:“原来还是有几分本事,难怪连我轩辕宗的事情都敢管,今日若不绑了你,只怕我轩辕宗的名头倒是要落下不少。”说完,双手合十,一股强大的灵力波动在其身体里涌了出来。

韩澈察觉到那股灵力波动,眉心狠狠一皱,他刚刚是靠伏魔棒才打散了她的术法,虽然自己修炼的是正宗的驱魔术,可是也才刚刚起步而已,自然是比上眼前这个女人的。

不过一想到这女人的嚣张和刻薄的性子,韩澈微微一咬牙,就准备尽全力去抵挡这女人接下的一击。

“对付一个小孩子,也不用下这样的重手吧,你不是要找他的家人吗?我就是他的家人。”

而就在这时,一道清冷的嗓音响起,听着自己无比熟悉的清冷声音,韩澈直接放弃了偷偷运转起的灵力,笑着朝身后看去。

“姐姐…”

轩辕天音缓步走出客栈,站在了韩澈的身边,轻轻拍了拍韩澈的小脑袋,随即目光冷冽地扫向对面的女子,眸中有金光划过。

而被轩辕天音这冷冽的一眼一看,那女子就惊慌的发现,自己体内的灵力居然是突然一凝,有了隐隐溃散的迹象。

所有人惊疑不定的目光,齐齐看向这突然出现的冷艳女子,而轩辕宗众位女弟子的眼里也齐齐划过一抹惊艳之色。

而那觉得体内灵力凝结的女子,面色微微一变,抬头朝轩辕天音看去,当看见一袭白衣清冷高贵的轩辕天音时,眼里划过一抹嫉妒之色,随即阴沉开口道:“你就是这个小子的家人?”冷冷哼了一声,接着道:“你们是哪个家族的人,好大的胆子,连我轩辕宗都不放在眼里。”

轩辕天音淡淡地撇了她一眼,倒是点了点头,认真地道:“我还的确没把那轩辕宗放在眼里过……。”话音顿了顿,又补充道:“至于你,那就更不值得我放在眼里了。”

‘嘶’——

周围听见轩辕天音的话后的众人,齐齐倒抽了一口凉气。

目光闪烁地看向轩辕天音,在心里暗道:我的娘喂,自轩辕宗开宗以来,他们还是第一次听见有人说不把轩辕宗放在眼里的,这女子到底是何人?

闻言,轩辕宗的众位弟子齐齐一怒。

“大胆!既然敢侮辱我轩辕宗!”

“你会为你无礼的话而受到惩罚。”

“竟然敢侮辱我轩辕宗,侮辱我宗内小师姐,你好大的胆子,你可知道我小世界是何人?她乃是我轩辕宗,自第三代神女之后的小神女。”

‘嘶’——

又是一阵抽气声响起,这次众人的目光都齐齐敬畏的看向那轩辕宗的什么小师姐。

小神女啊……

众人的目光一变,昊天大陆的人都知道,轩辕宗是千年前第三代神女所创建,自三代神女陨落后,没隔十年,轩辕宗都会在宗内选其潜力最好的女弟子作为轩辕宗里的小神女,据闻被选为小神女的女弟子,在宗内的特权极其的大,出了宗主,只怕整个宗内的都可以听她任之。当然…这一代的轩辕宗里,除了宗主,整个轩辕宗内,还有一人是在小神女之上的,那就是右相东方祁。

轩辕天音眉梢微微一挑,目光惊奇地看向那脸上露出得意神色的女子,道:“小神女?你?”

那女子将得意之色微微收敛,勾唇笑出一抹假得不能再假的谦虚笑容,道:“现在还不是…”

随即身后立刻有轩辕宗的人附和道:“小师姐何必谦虚,这次天术师大比后,你自然就是了,整个宗内,除了你,还有谁能胜任。”

听得身后之人的话,女子的笑容更是大了不少,眼神轻蔑地瞟了轩辕天音,道:“虽然我可以不计较这小孩的无力之举,不过…”眸光闪过一抹阴狠之色,接着道:“你刚刚对我轩辕宗出口不敬的话,我却不能不坐视不理。”

“给我把这个女人押下。”朝自己身后的宗内弟子低喝一声,然后目光阴冷地看向轩辕天音,如此对她无力的人,她自然是不会放过的。

轩辕天音冷笑着看着渐渐围住自己二人的轩辕宗弟子,清冷的眸子里,冷意却是越来越重了……

“给我住手!”

就在轩辕天音忍不住要出手的时候,又是一道阻拦的低喝声,自客栈内响起。

接连三次被人阻拦,那轩辕宗的小师姐面色开始难看起来,而周围看热闹的人群也是齐齐一愣,随即眼里都齐齐划过一抹看好戏的意味,看来这次轩辕宗的人是犯太岁啊,这是第三次有人出声阻拦了吧!

当客栈内,缓步走出一道白色修长身影时,街道上的众人这次可以说是彻底鸦雀无声了。

如此风华的绝世男子,只怕身份也不简单了。

更何况这里聚集了很多人看热闹,也不乏一些眼尖的人,自看见从客栈内走出的男子后,立刻倒抽一口凉气。

乖乖也…那男子,不正是右相东方祁吗!

随即一些人的目光顿时一变,这次同情的目光都齐齐看向了轩辕宗的人。

右相大人能出声阻拦,平且亲自走了出来,只怕跟那个白衣的女子关系不浅,随即摇摇头,看向那最先被泼了一身馄炖的女子,齐齐暗道:恐怕她得倒霉了,原本是一件极小的事,结果哪知连右相都给招惹出来了,果然是不作死就不会死啊。

当那女子在看清出声阻止的人后,脸色猛地一变,虽然她没有在宗内见过东方祁的本人,可是宗内好多女弟子都偷偷私藏了东方祁的画像,她自然也是见过的。当看见那比画像中的人更俊美如神祇般的容颜,她却也是知道了来人的身份。

宗内一直如传说般的存在,东方祁二师兄,宗主的内传弟子,亦是下一任宗主的继承人。

不仅她愣住了,连带着整个轩辕宗的弟子都给愣住了。

“东方…师兄?”

有人带着颤音地小声喊道。

那最前面的女子闻言整个人一激灵,立刻回过神来,双眼悄悄飘向东方祁俊美如神祇的脸庞,眸光闪过一抹倾慕之色,轻软地开口道:“素素见过东方师兄,原来师兄已经到了沧州城啊,素素出宗时,大师兄还曾交代素素,在看见师兄时,让师兄抽空回宗内一趟呢。”

轩辕天音目光古怪地撇了那位叫素素的女人一眼,嘴角微微一抽,暗道:瞧瞧这模样,再瞧瞧这语气,若是没见过她刚刚那副嘴脸,只怕还真会以为她是一个温柔娴静的女人呢。

抽着嘴角,轩辕天音撇开了目光,果然是个看脸的世界,真是到了那个世界里,这句名言都是能行得通的,若是刚刚那位中年男子有着一副好样貌,只怕这女人不仅不会生气,还会做白莲花的模样,亲自把人给扶起来吧……

东方祁淡淡撇了一眼自称为‘素素’的女子,就把目光看向身边的女人,见轩辕天音眸光闪动,神色莫测,眉峰一挑,这女人又在想些什么奇怪的事情吗?怎的这幅模样?

素素弯了半晌的腰,做了半晌的礼也不见东方祁出声,随疑惑地抬头看去,只见东方祁看都没看自己一眼,目光直接是落在了那个女人的身份,素素眸中划过一抹嫉恨之色,再次开口道:“东方师兄,这个女人刚刚侮辱我们轩辕宗,是不把我们轩辕宗放在眼里呢,真是好大的胆子。”

轩辕天音闻言诧异地看了她一眼,哟~这真是极会找靠山呢,居然跑东方祁的面前告状了?

东方祁淡淡挑眉,看着轩辕天音,意味不明地低声问道:“不把轩辕宗放在眼里?”

见东方祁开口,素素立刻眼里划过一抹亮光,随即阴狠地瞪着轩辕天音,有了东方师兄在,不管这个女子在天昊国有何其身份,只怕也要倒霉了,师兄可是极其看重轩辕宗的,自然不会允许有人侮辱轩辕宗。

“嗯,是没怎么放在眼里。”轩辕天音认真地点头道。

素素不可置信地瞪着轩辕天音,她心里想得这女人求饶的一幕居然没有发生,而这女人居然真的再次当着东方祁的面点头承认了?

她到底是真傻呢还是真傻啊?

不过一想到东方祁待会的反应,素素又是心里一喜,哼!你现在就嘴硬吧,惹恼了东方师兄,只怕你身后的整个家族都不会好过了。

正欣喜的等着东方祁发怒的素素,却不料东方祁闻言竟是一笑,随后朝轩辕天音道:“不放在眼里就不放在眼里吧,只要你把我放在眼里就行了。”

“……”

轩辕宗的众人和周围看热闹的人齐齐倒抽一口凉气。

这是东方祁?

冷性冷情,不近女色的东方右相?

娘喂,这当着这么多人的面,面不改色地说着表白意味浓郁的话的人,真是东方祁吗?不会是人假扮的吧?

东方祁一句话说完后,见轩辕天音眼里闪过一抹羞恼之色,随之又淡淡一笑,转身朝还趴在地上的中年男子走去。

缓缓蹲下,伸出手把男子轻轻地扶了起来,在男子感激地目光下,对着不远处的拐杖隔空一吸,那拐杖居然立刻朝东方祁的手里飞去。

这一手,让得客栈大堂内,几桌一直注视着外面的人的目光齐齐一凝。

将拐杖递给那中年男子,东方祁才朝他温声道:“抱歉,居然让你看到轩辕宗如此不堪的一幕,你放心,没人会赶走你,安安心心的做你的生意吧,若是生活实在有困难,就去沧州城的城主府找城主帮助你,待会我会命人请一个好的大夫,跟你一起回去,去帮你的老母亲看看身子。”

东方祁的声音不大,却还是让所有人都听了个清楚,轩辕宗的一众弟子立刻脸色惨白,呐呐无语地瞟向一旁的师姐,只见那神色高傲的女子,早已一脸惨白的站在那里,眸中有惊慌之色划过。

中年男子喜极而泣,连连对着东方祁道谢,挣扎着想要跪下去,却被东方祁给拽住了。

“月影。”一声轻喝。

月影立刻身形如鬼魅般的出现。

“主子…”

看了月影一眼,东方祁淡淡道:“扶他回去,顺便去给他请一个大夫跟着回家,事情办完后,拿着我的令牌去趟城主府。”

月影接过东方祁递来的令牌,立刻伸手接过中年男子,道:“是,主子!”然后小心翼翼地扶着中年男子,在他的指引下,朝他家的方向走去。

见月影走后,东方祁才慢慢将目光转向轩辕宗的一众人身上,神色清淡,看不出任何情绪,可是说出来的话,却让整个轩辕宗的人齐齐心下一颤,脸色一白。

“天术师大比即将在即,我也不想再多说什么,这段时间,你们还是好生收敛,不要给轩辕宗抹黑,等比试结束回宗之后,自去刑法堂领罪,到时候我会给大师兄传信,若是谁人胆敢隐瞒不报,别怪我不念同门之情。”

说完,径直朝轩辕天音走去,见轩辕天音脸上再次挂起了一抹笑容,淡淡一笑,柔声道:“走吧,先去吃饭,不然你该喊饿了。”

对于东方祁的一番做法,轩辕天音自然是极其满意加欣赏的,便也没有再说什么,难得的对着东方祁轻软一笑,赞道:“做得不错,给你32个赞!”

东方祁挑了挑眉,看着她,这女人是在夸自己?

摇头失笑后,眸光一闪,既然得寸进尺地伸手牵过轩辕天音,拉着她才客栈内走去。

当微凉的手牵住自己的手后,轩辕天音小脸一红,轻轻挣扎了一下,便嘴角微微上扬地顺着他的意思走了。

目光幸灾乐祸地扫了一眼身后一脸惨淡的轩辕宗弟子,又定在那位叫素素的女人身上,道:“果然是不作死就不会死啊!”

众人:“……”

不得不说,咱们的轩辕天音大人,真的是个极度小心眼又睚眦必报的女人,临到要走了,还不忘在人家姑娘心口上捅上一刀子。

------题外话------

嗷嗷嗷…突然睡不着,居然把这章给码了出来,既然写出来了,那么绯月还是提前发出来吧!(嘿嘿…妹纸们有木有觉得绯月很好啊?)当然…今天是个意外,咱们更新的时间还是改在晚上11点哈…

(PS:这里是感谢区,感谢~guping25妹纸2张月票和1张评价票,我叫璇儿妹纸的1朵鲜花,糖果儿vivi妹纸的1张月票和5朵鲜花,丁长青妹纸的1张月票,15898296447妹纸的2张月票,闷了个瓶的小天真妹纸的2颗钻石和1张评价票,fxmtlj2008妹纸的1张月票,冰雪红妹纸的1张评价票和2张月票,谢谢~么么哒!)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