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天道至尊驱魔师

第三十二章:八方齐聚!

沧州城内最大的客栈——湘池客栈前。

当东方祁那辆黑色奢华的马车缓缓停在湘池客栈前,自然引起了不少人的目光,毕竟像这样奢华的马车,即使是一些大家族中都很难见到。

街上来往的人群,就算是来参加天术师大比的天术师们,都忍不住顿住脚步,目光闪烁地打量着这辆马车,并在心里暗暗寻思着这马车的主人是个什么身份。

湘池客栈二楼是专门为住在这里的客人准备的休息雅间,如今的沧州城里,汇聚了不少此次来参加天术师大比的家族,他们的眼界,可比那些平常的天术师们要毒得多。

当东方祁这辆黑色奢华马车在进入沧州城内时,就早已被一些有心人士给看在了眼中。

“这辆马车就应该是右相东方祁的座驾了吧?”

湘池客栈二楼的一间雅间里,一锦袍男子手里捏着一把折扇,眯着眸子玩味儿地盯着楼下那辆刚刚到来的黑色马车。

此男子单看面容,大概只有二十三四岁,虽说俊朗如玉,可是脸上的阴柔神色太过浓重,反而让得一张俊朗的脸庞,越显阴沉,一双微微细长的眼睛里,偶尔有一抹阴鸷划过,凭白得让人心下微冷。

房间内,听得男子开口后,一黑衣老者缓缓睁开了闭目调息的双眼,在其睁开眼睛的刹那间,眼底居然有一抹诡异的黑色划过。

“少主,此次我们是奉家主之命出来争夺大会的冠军为目的,也好同时为不久以后家族的出世而打响名声,那东方祁跟我们此次的任务没有任何关系,还是不要去招惹他,引起他的注意为好。”

听完黑衣老者的提醒后,那锦袍男子双眼不怎么愉快地一眯,不悦地道:“三长老未免也太过小心翼翼,那东方祁虽说被号称为昊天大陆第一天术师,可是却从未有人见过他出手,这‘昊天大陆第一天术师’的名头,只怕还得考究考究……”

黑衣老者皱眉看了锦袍男子一眼,他知道少主从小心高气傲,又被称为整个家族的第一人,其潜力和实力也的确是当得家族第一人的称号,可是……眉心再次一皱,目光转向楼下那辆黑色马车,谁若是小看了这个年纪轻轻的右相,只怕会倒霉,他有这种直觉。

“空穴不来风,他能在这般年纪做到第一权相的地位,就能说明此人并不简单,何况这个‘昊天大陆第一天术师’的名头也未必不是真的,若他没有点本事,只怕他也冠不上这名头这么久。”黑衣老者摇头道,随即轻轻看了锦袍男子一眼,眼里划过一抹担忧,这个少主是什么性子,他自然了解,只怕他不会听自己的劝告的。“少主,大事为重,若是此次任务失败了,只怕族中那些反对少主的人,会更加有理由了。”

听到黑衣老者最后一句话,锦袍男子的脸色瞬间阴沉了下来,虽然面色不好,却也没有再说什么,只是那把玩折扇的右手,却在慢慢收紧……

就在锦袍男子所在的雅间隔壁的一行人,自然同样注意到了楼下那辆黑色马车。

当东方祁缓缓出了马车后,清洌的眸子微微一眯,那几道隐晦的目光,自然逃不过他的感觉。

“月影,你先进去找管事的,去提取我们月前订好的房间。”

东方祁面色淡淡地朝身后月影吩咐道,随即目光不经意地扫过湘池客栈二楼的几扇虚掩的雕花木窗。

同时,房间内的几人立刻察觉,神色一凝。

“清儿妹妹觉得这位右相大人如何?”

另一间雅间内,一蓝衣儒雅男子眯着眸子看向楼下那一袭白衣清洌高贵的俊美男子,即使是同为男子的他,也不得不在心里赞叹一声。

窗户边,被男子问到的一妙龄女子,眼波轻轻流转,泛着盈盈水光,一张娇媚的脸蛋上,带着一抹清傲之色,却在瞥见楼下那抹挺拔修长的白色身影时,那抹清傲之色也渐渐收敛起来。

蓝衣男子见窗前女子没出声儿,随眉梢一挑,目光中带了一丝莫名之色,笑道:“莫非清儿妹妹动心了?真的难得啊…”看着家族中一向冷傲的女子如此神色,虽然觉得稀奇,不过却还是提醒道:“东方右相这般年纪又手握重权,且从未听说有任何女子可以近得他身,可见其性情之淡漠,清儿妹妹若真是动心了,只怕还得费一番功夫……”

他这话音刚落,楼下的东方祁却已转身伸手挑开了身旁马车上的帘子,其脸上的神色虽然依旧清淡,只是那明显比刚刚轻软了不少的神色,让得那些暗中注视的人齐齐眉梢一挑。

这可是件稀奇的事情……

当轩辕天音怀中抱着两只一白一红的小狐狸,肩上立着一只类似于青鸟模样的小鸟,下了马车时,那些隐在暗中的目光齐齐一顿。

“先进去吧,坐了几日的马车,你怕是也乏了。”东方祁轻软地看着轩辕天音,从她怀中接过白色的迷你版茶杯狐,不顾那小狐狸的挣扎,右手死死捏紧了它的皮毛,勾唇一笑。

轩辕天音目光古怪地撇了一眼在他手中挣扎的夙离,嘴角抽了抽,这几日二人在车中你一句,我一句的‘斗法’,轩辕天音自然看出了点倪端,不过她怎么也没想到,这男人居然会主动去抱夙离……

东方祁坦然地接受了轩辕天音的古怪一瞥,随即左手轻抬,对着那正在挣扎的某狐狸的屁股上直接是一巴掌拍了下去,随即目光扫了扫周围注视的目光,在察觉那些目光自轩辕天音出来后,全部转到了她的身上,且还隐隐在那双圆润修长的大腿上瞄的时候,一张清高的俊脸微微一沉。

“先进去吧。”东方祁沉着脸色转身,朝客栈的大门走去。

轩辕天音莫名地看了前面的人一眼,这是怎么了?突然温度降了好几度,谁招惹他了?

当东方祁一行人离开后,那些暗中注视的人,才缓缓收回了目光。

“东方祁居然也会让女人跟他同坐一辆马车?”之前说话的蓝衣男子一脸惊奇地道,想来被刚刚的那一幕给冲击得不小。

而一直站在窗前的不语的女子,却微微皱起了眉,她是女人,自然比男人的心思更细腻一些,东方祁刚刚那一瞬间的神色变化,她是看在眼里的,随眸光一闪,开口道:“那女子是谁?”

蓝衣男子挑眉看着她,摸着下巴嘿嘿一笑,眼里划过一抹戏谑,“若是我猜得不错,或许那女子应该是这次天昊皇室的参赛者。”

往年天昊皇室的参赛者的结局可是无比的丢人和凄惨啊,不知道刚刚那位冷艳的女子,到时候可会承受得住那些打击了。

听闻轩辕天音是代表天昊皇室的参赛者,娇媚女子眼里划过一抹不屑,随即快速地敛了眸中神色,淡淡地道:“希望她能在迷雾山脉坚持久一点吧。”

房间内,轩辕天音把月笙,夙离还有鲲鹏给一并赶了出去后,才心情舒畅的泡在了汉白玉砌成的池子里。

右手轻轻拂了拂水面上的玫瑰花瓣,狭长地眸子专注地看向自己对面差点整个脑袋都钻进水里去的魅月,轻笑出声,道:“你倒是跟魅狐族的狐狸们一点都不像,这么容易害羞,若不是知道你的原身,我都会以为你是只兔子精呢。”

“天…天音大人…”魅月一张小脸微微泛红,目光闪烁地飘过某人胸前的高耸,小声儿道:“魅月还是第一次跟别人共浴,也是第一次有人对魅月这么好……”

闻言,轩辕天音眸光一动,看着魅月的神色再次柔和了下来,轻柔地道:“这些事情都是好朋友之间做得最平常的事儿,以后我再带你玩点其他的去。”

“嗯,谢谢天音大人。”魅月抿唇一笑,眼眸里却有水光晃动。

就在二人刚刚收拾妥当后,房间的大门响了起来。

“右相大人…”

魅月在开门后,看见门外的东方祁,立刻朝他一笑,就赶紧让开了门,随即目光看向他手中捧着的一包鼓鼓攘攘的东西后,微微一愣。

东方祁朝魅月轻轻点头,边抱着一包东西走了进去,在看见坐在梳妆台前的轩辕天音时,眸光一闪。

“你拿得是什么东西?”轩辕天音透过面前的铜镜看向身后,见到东方祁手中的东西后,秀眉一挑,好奇的问道,既然是抱着来自己房间的,难道是给自己的?

东方祁把手里那一大包东西往桌上一放,淡淡道:“给你准备的衣裳。”见轩辕天音眉梢再次一挑,轻咳一声,解释道:“如今天术师大比即将开始,整个沧州城内都是天术师,你自然要换上天术师的特有服饰,比试的时候,一样也得换的。”

轩辕天音一想到天术师那白色的特有服饰,眉心微微一皱。

见轩辕天音皱眉,东方祁眸中一晃,这女人的挑剔劲儿,以前在相府时,他就见识过,自然也知道她皱眉的原因,伸手打开包袱,让里面的衣物露了出来,才笑道:“放心,这衣服还是能符合你的要求的。”

轩辕天音看着露出来的衣物,目光闪过一抹诧异,走近拿出一看,随即眼中划过一抹满意。

这衣服的确是符合她的要求,要在这世界里找出如此柔软的衣料,怕也是不容易吧?

目光瞟过东方祁身上的白色锦袍,微微挑眉,道:“这料子跟你身上这件一样。”

“嗯!”东方祁点点头,随即看了一眼她的神色,又轻咳一声,道:“我先出去,你把衣服换好后,就出来,该吃饭了。”

轩辕天音点点头,目光直直地盯着手上的衣服,小脸上神色莫测。

“你知道怎么穿吗?”

见轩辕天音脸上的神色,东方祁突然似想到什么,突然问道。

轩辕天音面无表情地抬头看着她,诚实地道:“好像…不会!”心里却在抓狂,这里的衣服都是怎么回事啊,这一件一件的,到底是先穿什么,然后再穿什么?

二人对视半晌,东方祁眸光突然一深,幽幽地道:“或许,我可以效劳。”

轩辕天音:“……”

把东方祁直接砸出房间后,轩辕天音的小脸上已是一片绯色,恨恨地瞪了房间门一眼,低咒道:“该死!什么叫做‘我可以效劳’?吃老娘豆腐也不带这么吃的,哼!”

朝屋内已经彻底呆滞了的魅月招了招手,指着桌上那堆衣服,问道:“这个…你会吗?”

“啊?”魅月被轩辕天音一叫,立刻从呆滞中回神,当反应过来轩辕天音说的什么后,立刻小脸古怪地点点头,道:“会,天音大人,魅月为你更衣。”

“不用不用…”看着说着便要走过来为自己换衣服的魅月摆了摆手,道:“你就教我怎么穿就好了,不用动手给我换衣服啦。”瞧得魅月一脸认真诚恳的模样,轩辕天音摇摇头,她虽然爱挑剔又毛病一大堆,但却没有让人服侍的习惯。

在魅月的耐心讲解下,轩辕天音终于是把这件繁琐的衣服给穿戴好了,看着铜镜中,自己一袭白色锦裙,轩辕天音秀眉挑了挑,她怎么觉得这衣裳跟东方祁的那么相似呢?

当‘情侣装’三个字在轩辕天音脑海里一闪而过后,轩辕天音的嘴角猛地抽搐了一下。

“天音大人穿上这件衣服可真好看。”魅月看着一袭白衣,气质越发清冷高贵的轩辕天音,忍不住出声赞叹道。

轩辕天音对着镜子中的魅月翻了一个白眼,心里却在嘀咕,这种白色的衣裙可真是装X之必备法宝没有之一。

“走吧,吃饭去了,都快要饿死了。”轩辕天音再次打量了一眼镜子中的自己,招呼上魅月,转身朝门外走去。

‘吱嘎’——

等在门外的东方祁在听见开门声后,缓缓转身朝身后看去,当看见轩辕天音一袭白衣的走了出来,眸中划过一抹情绪,赞道:“果然不错,看来我是选对了。”

听得这衣服是他亲自选的之后,轩辕天音微微诧异,随即在察觉到对面之人突然灼热了几分的视线,随不自然地道:“看什么看,没见过美女啊,还不赶紧走。”说完,在丢一下一句话后,轩辕天音当先转身下楼。

再不走,脸都要熟了!

“姐姐,这里……”

刚一下楼,轩辕天音就听见韩澈的声音,抬头望去,只见韩澈抱着夙离,身后站着月影,正坐在一张靠窗户边的桌子前,对自己招手。

见状,轩辕天音朝他笑了笑,抬步走去。

“姐姐,你想吃东西?刚刚澈儿看过这里的菜单,貌似很不错呢。”

在轩辕天音走近坐下后,韩澈立刻把手中的菜单递给轩辕天音。

轩辕天音笑着摇头拒绝了韩澈递过来的菜单,道:“你就点你爱吃的吧,我随意就好。”说完后顿了顿,转头看向身边刚刚坐下来的东方祁,问道:“你要吃什么?”

“我对这些没什么要求,就按澈儿点的东西就好。”东方祁笑道。

在等着上菜的时候,轩辕天音百无聊奈地四周打量,见到整个大堂内,几乎有一大半的人都是穿着天术师服饰的人,疑惑道:“不是说天术师都是些凤毛麟角般的存在吗?如今这般看来,天术师还是挺多的啊。”

东方祁为她倒了一杯热茶,放在她前面后,才为她接解惑道:“天术师的确是昊天大陆上一种很稀有的职业,但是也不缺乏一些隐世不为人知的天术师们。”目光扫过大堂,在某一处顿了顿,才又转头看着轩辕天音道:“何况如今沧州城里的天术师,有很大一部分都是一些家族里的子弟,这些天术师,并没有记录在案。”

轩辕天音若有所思地点点头,端起前面的茶杯,轻轻抿了一口后,抬头直直盯着东方祁,在东方祁略微不解地目光中,古怪一笑,道:“从我们进来后,这大堂可是有不少目光都盯着我们呢,特别是左上角那桌,那位美人的目光可是热烈又急切啊。”轻轻放下茶杯,轩辕天音正了正面色,戏谑地道:“敢问东方右相,可是有什么想要说的?比如…”

话还未说完,轩辕天音就被东方祁淡淡地一撇,随即开口打断,“你若是对自己的事这么敏锐,想来我也不会这么辛苦了。”

轩辕天音一噎。

就在轩辕天音顿住无语时,就感觉到有人朝他们这边走了过来。

“看阁下这里只有三人,在下二人可否与阁下三人挤一挤,拼个桌?”

一道略带阴寒地声音自身后响起,轩辕天音跟东方祁对视一眼后,转头才身后看去。

只见身后站着一手里拿着折扇的锦袍男子,男子身后,还跟了一个沉默寡言的黑衣老者。

锦袍男子在轩辕天音转过头来时,双眼闪过一抹炙热,刚刚自背后看去,他就觉得这女子是一个极品美人,果然自己的直觉没错。

东方祁双眸微微一眯,眸底闪过一抹厉色。

这男子看轩辕天音的目光,让他很不喜欢。

轻轻扫了一眼那跟在后面的黑衣老者,在察觉到那位老者身上隐隐的气息时,东方祁目光微微一凝。

“抱歉,我们这桌还有其他人,恐怕不能跟阁下挤一挤了。”东方祁收回目光,淡淡地道。

那锦袍男子眉头一挑,略遗憾地道:“那可真是可惜了。”只是就不知道他嘴里的可惜,是指的什么了。

深深地看了轩辕天音一眼,锦袍男子嘴角勾起一抹莫名的笑意,也不过多纠缠,对着东方祁说了句‘打扰了’,就带着身后的黑衣老者转身朝另一边走去。

“少主,你……”

走远之后,黑衣老者才皱着眉心,低声想说些什么,却被前面的锦袍男子挥手打断,“三长老,我知道现在不适合去招惹东方祁,只是想去打个招呼而已,你不用如此紧张。”

见男子这般说,黑衣老者反而没有放心,眉心皱得更紧了。

“那人的气息有点古怪。”

见锦袍男子带着人走了后,轩辕天音才眯着眸子轻声道。

刚刚那男子走近后,她就察觉到一股诡异的波动,但是任凭她怎么感应,都没感应出那股诡异的波动是什么。

东方祁点点头,他自然也察觉到了那股气息,“看来这次天术师大比吸引来了不少隐世的家族。”

“你进入迷雾山脉后,尽量不要跟那男子有所接触。”东方祁突然道。

轩辕天音一愣,不解地看向他,问:“为什么?”随即眉梢一挑,“难道你觉得我对付不了他?”

“不是。”东方祁摇摇头,目光深幽地盯着轩辕天音,“他刚刚看你的眼神很不对劲……”

闻言,轩辕天音一脸黑线,无语地看着他,这家伙…吃在吃醋吗?

‘哗’——

正在这时,外面突然传出一阵喧哗声,随即便听到有人似乎在说着什么‘轩辕宗’的字眼,轩辕天音眸光一动,凝眉朝窗户外面看了出去。

只见原本人潮拥挤的街道上,黑压压的人群如潮水般,朝两旁退去,让出了一条空荡的小道。

小道的尽头,一群穿着黄色纱裙的妙龄女子,正缓缓而来。

轩辕宗的人,到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