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天道至尊驱魔师

第三十一章:东方祁的实力,到达沧州城

夜风习习,一轮明月挂在北海一望无际的海面上,漆黑的天幕中,点点星光闪烁。

篝火簇簇,照映在轩辕天音冷艳的小脸上,狭长的眸子扫过篝火旁,‘滋滋滋’冒着油烟的烧烤架,红唇微勾,这样听着海浪声,吹着海风的夜晚,跟以前在海边度假的日子很相似呢,当然…前提是忽略掉,某人时不时撇过来的哀怨眼神,那就更完美了。

一袭青衫的俊逸出尘的男子,几口啃完了手中的烤鱼,一双深邃如汪洋般的眼眸再次投向轩辕天音,其眼中的神色,尽是哀怨。

见轩辕天音微微眯着眼睛,看着头顶之上泛着星光的天际,连正眼都没瞟自己一眼,鲲鹏觉得,心里受到的伤害更大了些,即使是月笙烤得焦黄里嫩的鱼虾,都拯救不了自己今日所受到的创伤。

这么一会儿的时间,也足够鲲鹏想清楚这日被坑的事实,轩辕天音这丫头,只怕是在说换个玩法时,就已经想好了用‘天罡伏魔经’来对付自己,而自己居然还傻乎乎地上了钩……

“哎……”

鲲鹏哀叹了一口气,用着这里所有人都能听清的音量,自言自语道:“果然是好心没好报,教会了徒弟,‘打死’了师父啊……”

‘噗呲’——

闻言,本来在帮着月笙打下手的韩澈忍不住喷笑出了声儿,随即在感受到鲲鹏把哀怨的目光扫向自己时,立马压下上扬的嘴角,做正色状道:“前辈,这里有刚刚烤好的扇贝,你可还要吃点?”

“吃,当然要吃。”鲲鹏起身朝烧烤架走去,顿时忘记了做哀怨状,不怕烫地拿起刚刚烤熟的扇贝,边问道:“怎么这几日都没见着那穿白衣的小子?”

本来还在抬头望天的轩辕天音闻言一顿,随之目光看向不远处的山林里,清冷的眸中划过一抹情绪。

自她开始跟着鲲鹏修炼‘般若金刚体’后,东方祁就是每日的早出晚归,就连今日闹出这么大的动静,都没见他出来瞧瞧。

他到底在干什么?

“吃都堵不上你的嘴吗?”

夙离脸色不好地瞪了鲲鹏一眼,眼睛余光撇向篝火旁的轩辕天音,见她目光直直地盯着不远处的山林,顿时脸色更是臭了不少。

这女人,刚刚还一副淡漠的样子,结果一听见东方祁的事情,就变成了这幅模样。

冷冷哼了一声,夙离转过头去,眼不见心不烦。

鲲鹏眨了眨眼睛,看了看夙离,又看了看轩辕天音,随即目光在撇过那山林处,脸上划过一抹了然之色。

身子轻轻靠近身边的月笙,小声儿问道:“这是两男追一女的戏码?”

月笙闻言白了他一眼,心道:你才看出来啊?简直比自己还傻!

‘沙沙沙’——

衣服摩擦在灌木丛上的声音响起。

轩辕天音眸光微闪,只见一袭白衣的东方祁,踏着月色,缓步从林中走了出来。

出来的人似乎也没想到,自己一出林子就对上了那双清冷的目光,整个人微微一顿,随即俊美如神祇的脸庞上,挂起了一抹淡淡地笑意,再次抬步朝亮着火光的地方走去。

待东方祁走近,轩辕天音突然便是感受到他身上明显不稳的气息,眸光一凝,上下打量了他几眼,惊疑地道:“你……”

东方祁笑了笑,在她身边坐下后,才缓缓地道:“刚刚突破了而已。”

刚刚突破?还是而已?

轩辕天音怀疑地目光看着他,他身上的气息可不像是刚刚突破了而已啊,感受到那明显强大了不少的气息,眉心一皱,道:“这明显是实力暴涨后的能量波动,你干什么了?”

实力暴涨不外乎几种原因,一是机缘巧合得到某位至强者的传承之力,二是服用了天地灵物,前两种都是看自身的机缘,在这两种情况下暴涨而来的实力对自身也没有任何弊端,更不会影响自己的根基,还有一种就是以某种秘法,强行提升自身的实力,这样虽然是能获得强大的实力,可是对自身的损害也很大,大多用了这种秘法的人,将来的境界都不会有太多的提升了。

轩辕天音眸子里划过一抹暗光,她可不认为那林子里会有什么神秘强者留下来的传承宝藏或者有天地灵物生长在那里。

看着轩辕天音眸底那抹紧张之色,东方祁眼中的笑意更是深了不少,似乎很喜欢轩辕天音紧张自己的模样,东方祁顿了顿,才开口道:“你今后面对的敌人那么强大,我若不赶紧提升自己的实力,如何能保护你?”

“你……”

闻言,轩辕天音猛地坐直了身子,不可置信地瞪着他,一张小脸先是红了红,接着脸色猛地一变,“谁要你保护了?你这样强行提升实力,将来的成就就只能止步于此了,你到底知不知道啊?”

见她真的是急了,东方祁方才轻笑出声,在轩辕天音恼怒的目光中,轻声道:“没人让我保护你,是我自己想保护你而已。”话音顿了顿,又继续道:“你这么紧张我,我倒是很高兴,不过我实力暴涨的原因可不是你想的那样。”

“谁紧张你了。”听到东方祁的解释,轩辕天音才松了一口气,随即怒瞪了他一眼,撇过了脑袋,想了想,似乎又不怎么放心般,转头看向他,问道:“那你实力暴涨是什么原因?”

看着东方祁似笑非笑地盯着自己,轩辕天音小脸一红,再次把脑袋撇到了一边,怒道:“你若不想说,可以不说。”

难得见到轩辕天音这般使小性子的模样,东方祁目光深深地看了她好久,才拉了拉她的衣袖,悠悠地道:“你不转过头来,我怎么告诉你?”

眼角撇向那拽着自己衣袖的手,修长有力,骨节分明,轩辕天音嘴角轻轻往上扬了扬,又面无表情地转过头去,“说啊。”

这么别扭的性子,怎么养出来的?

东方祁好笑地看了看她,缓缓地道:“我体质与常人不同,别人是边修炼,实力就会跟着往上涨,但我不是,我的身体就好比一个容器,平时修炼的灵力都是存放在这个容器内,平常是看不出来的,可是一旦容器到达了饱和状态,只要突破瓶颈,我的实力就会一下暴涨。”

见轩辕天音楞然的模样,东方祁朝她再次一笑,道:“所以,我这些暴涨而来的实力,其实是我近几年修炼的成果,并不是用了某种秘法,强行提升来的。”

“那你意思是,你只是外表看着的这般实力,但实际却是……”轩辕天音眨了眨眼,问道。

东方祁点点头,道:“对,真实实力的确是超过了表面实力。”

闻言,轩辕天音乍了乍舌,惊奇地上下打量着东方祁,果然是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啊,这种体制,简直就是扮猪吃老虎的必报法宝啊。

“这下不生气了?”东方祁好笑地任由轩辕天音打量着自己。闻言,轩辕天音横了他一眼,不自然地道:“谁生气了!”

撇了这个死鸭子嘴硬的女人一眼,东方右相表示,他不跟女人争!

另一边,自东方祁回来后,就一直注意着他们二人的鲲鹏,嘴角挂起一抹戏谑,那丫头的模样可真有意思,传言不都说轩辕家的女人是一群冷心冷情的大冰山么?看来也不尽然啊,只不过是没遇见让冰山融化的人而已。

目光在轩辕天音身上转了几圈,又溜达到了东方祁的身上,鲲鹏笑得一脸荡漾地抬手摸了摸下巴,心里暗道:这小子也能耐,就那丫头那副暴躁又别扭的性子,这小子几句话就让得那丫头的脾气给降了下去,果然是问世间情为何物,只是一物降一物啊。

正当鲲鹏打量得起劲时,那边东方祁也察觉到那一直打量自己的目光,似不经意间般转过头,清清淡淡地撇了鲲鹏一眼。

二人的目光在空中交集一瞬,东方祁便收回了目光。

而鲲鹏却是整个人一顿。

那是……

眯着眸子看着对面在轻声说着什么的二人,鲲鹏眼底闪过一抹若有所思,若是刚刚自己没看错的话,那小子眼底有着一丝淡淡的红芒闪现,他是天地初开时,盘古开天大劫后感应洪荒天道而孕化而生的第一只鲲鹏,即使是当年面对着众多洪荒大神的围捕,他都没觉得心悸过,唯一一次出现这种悸动的那次,是盘古羽化,以身化灵之时,而第二次,居然是出现在跟这小子对视的一眼里……

鲲鹏眸中划过一抹幽光,便轻轻地垂下了眼睑。

饭后,众人围坐在篝火边,轩辕天音突然道:“在这里呆了快两个月了,明日收拾一下,就可以离开了。”话音顿了顿,目光看向一旁低着脑袋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的鲲鹏,问道:“前辈真的要跟着我走吗?”

鲲鹏懒懒地抬起眼皮,目光似不经意地扫过轩辕天音身边坐着的东方祁,淡淡地道:“自然是要跟着你一起走的,你的‘九天雷音决’可还没练到家,我若不跟着你,万一你哪天因为功法没到家,输在了别人手上,我的面子也不好看啊。”

轩辕天音闻言一噎,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心道:你只怕是为了跟着我出去玩吧,干嘛把自己说得这么大义秉燃的样子。

“姐姐,这次我们是不是直接去沧州城啊?”

听见终于可以离开这里了,韩澈眼睛一亮,脸上带着兴奋之色地盯着轩辕天音。

轩辕天音笑看了他一眼,瞧见他脸上的神色,也知道这两个月里,这孩子怕是在这里给闷坏了。“天术师大比快要开始了吧,我若再不出现在沧州城,只怕有些人会着急了啊…。”

有些人?

众人闻言一愣,目光不解地看向轩辕天音,很是疑惑轩辕天音口里的某些人是谁。

只有月笙在愣了愣后,紫眸一闪,道:“啊…对了,那群秦家的人。”一说到这个,月笙立马咧嘴笑了起来,“哈哈哈…他们是该着急的,几十个天术师被阿音给封印了灵力,若是阿音不出现,那他们那群天术师不就相当于报废了吗!”

秦家的天术师?

东方祁眸光一闪,随即看向轩辕天音,显然他也不知道这回事儿,问道:“怎么又跟秦家的人有关了?”

轩辕天音朝他莫名一笑,却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倒是一旁的韩澈经过月笙的提醒,拍手一乐道:“就是秦家,上次在安阳城,秦家的长老带着一群天术师来找姐姐麻烦,结果被姐姐给封印了全部灵力,他们见打不过姐姐,只能求和。”目光带笑地瞟了一眼轩辕天音,继续道:“结果姐姐说她封印人灵力的术法是禁术,用过之后,只能等几个月以后才能再次施咒解术,所以那个秦家的长老只能灰溜溜的带着一群被封印了灵力的天术师离开了安阳城,等着在天术师大比的时候,再来找姐姐解咒。”

闻言,东方祁似笑非笑地看着轩辕天音,“禁术?只能几个月后再次施咒解术?”若是他没记错的话,上次在进入清平城的时候,这种封印灵力的术法,她也是用过的,当时可是一进城后,她就解开了封印术啊。

轩辕天音朝他耸耸肩,没什么情绪地道:“这个术法因人而异,遇见讨厌的人了,只能几个月后才能解咒……”

东方祁眉心微微跳了跳,看着一本正经说着瞎话的轩辕天音,顿时哭笑不得。

不过…

脸庞上的笑意一收,问道:“他们怎么会去找你麻烦?”

轩辕天音见他神色微沉,心里微微一甜,随耸耸肩道:“谁知道,估计是我跟秦家的人八字不合呗。”

见轩辕天音不愿说,东方祁轻轻撇了她一眼,目光看向韩澈,问道:“澈儿说说看。”

韩澈被东方祁这么一叫,眼角轻轻撇了一眼轩辕天音,见后者脸上无所谓的神色,便立刻告状道:“他们说姐姐侮辱了秦家的尊严,要捉拿姐姐以死谢罪呢。”

不得不说,韩澈这孩子,自跟着轩辕天音之后,原本一个单纯善良的孩子,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近墨者黑的原因,竟然黑化了,现在显然是一个一肚子坏水的小坏蛋。

知道东方祁的身份和地位,立马开始告状,并一五一十的把跟秦家姐妹的纠葛和秦家长老来沧月佣兵团总部的事情一一讲了出来。

虽然没有添油加醋,不过也有着小小的夸大事实,当然…夸大事实的部分,自然是轩辕天音还没回安阳城之前的经过。

听着韩澈的讲述,东方祁虽然神色依然是淡淡的模样,可是一直作为背景的月影,可是开始心惊胆战了。

自家主子的心态变化,只有他这个近身之人最为了解,月影眼角余光偷偷瞟了一眼一脸淡漠神色的东方祁,却十分肯定后者的心里已经动了怒。

当韩澈说到秦家人要轩辕天音以死谢罪的时候,月影明显看见了自家主子那微微一眯的眸子,这样一个细小的动作,看得月影忍不住吞了吞口水,并在心里暗暗地道:秦家这次,只怕要栽了。

“喏,就是这样喏,所以秦家的人,肯定会在天术师大比之前,去沧州城寻找姐姐的。”韩澈把事情经过说完后,朝东方祁摊了摊手,无辜地道,心里可是在冷哼,虽然他说过要等自己实力强大之后再去找秦家的人报仇,不过姐姐也说过,当自己实力不济之时,可以不用明着去对付敌人,暗中使绊子也是一种报仇的方式,那一招叫什么来着?

韩澈微微皱眉想着,啊…对了,姐姐说过的‘借力打力’的方法!

轻轻点了点小脑袋,韩澈在心里默默地道:他可是完全按照姐姐教导的办法啊,他是最听话的孩子,姐姐怎么教的,他就怎么去做!

……

每年这个季节的沧州城内,就格外的热闹,整个大街上,或者酒馆中,都坐着形形色色装着天术师特有服饰的天术师们。

平常若是能看见一个天术师,都是极为的惹人注目的,而每年这个时候,沧州城中,几乎是汇聚了整个天昊国的天术师集会。

黑色奢华的马车在沧州城的城口经过守城士兵检查后,方才缓缓进入了城内。

轩辕天音坐在马车内,轻轻掀开车窗帘子的一角,看向外面,街道上,入眼处几乎都是一道道白色的身影。

“这些天术师都是来自哪里?”轩辕天音收回打量的目光,放下帘子,看向身边的东方祁。

闻言,东方祁放下手中的书籍,朝她淡淡一笑,道:“除了皇家天术师学院和四大家族的天术师外,还有天昊国各地小家族中的族人和一些隐世的天术师家族。”

“轩辕宗的人呢?”轩辕天音挑眉道。

知道她是想见见轩辕宗的人,东方祁挑眉道:“轩辕宗位于明昊海上,路途更是遥远不少,他们一般都在比试的前几日才到达。”

话音顿了顿,似提醒般,继续道:“你若是不想被人知道你的身份,那么在比试的时候,就不要召唤神龙,不然…若是被现任宗主知道了,只怕是用抢的,都会把你抢回宗内去。”

“那不正好…我正愁没法子去轩辕宗呢。”轩辕天音闻言一笑。

东方祁看着她默了默,道:“若是你想被一个死缠烂打的糟老头整日围在身边,并且要接收他撂了挑子后的整个宗内事物,你可以选择暴露身份。”

轩辕天音嘴角一抽,目光怪异地看着他,在他面无表情的注视下,问道:“死缠烂打的遭老头子?”

“现任轩辕宗的宗主…我师父。”东方祁面无表情地道。

见他这般神色,轩辕天音目光更是古怪了不少,“你该不会是……”

“偷跑出来的。”东方祁接过了她未说完的话,然后在她脸色抽搐的表情中,又补充道:“他在闭死关。”

轩辕天音:“……”

“当然,若是你暴露了身份,被劫去轩辕宗,我自然也会跟着回去。”东方祁道。

“还是不用了。”轩辕天音嘴角抽搐,看他的神色就知道,那所谓的轩辕宗宗主有多坑爹了,她又没有蛇精病,疯了才会去接收整个轩辕宗,“对付这些人,我还用不着召唤神龙出来。”

“说说这天术师大比吧。”轩辕天音话音一转,问道:“怎么个比法?难道跟站在台子上打擂台一样?”

东方祁摇摇头,突然问了一个不相关的问题,“你可知道为何每年的天术师大比都在沧州城举行吗?”

轩辕天音一愣,不解地看着他,“我怎么会知道。”

“沧州城有座迷雾山脉,千年前的第三代神女发现整座山脉居然被人用强大禁制给封印了起来,她一时好奇,利用手中法器,打破了禁制的一道出口,然后发现这座山脉里居然关着许多强大的妖兽和恶灵。”

“禁制?”

闻言,轩辕天音一愣,谁这么大手笔的封印了整座山脉?

东方祁点点头,继续道:“虽然不知道是谁设置的禁制封印了整座山脉,却也让得神女萌生了一个把这座山脉当做磨练后辈的训练场,所以在她进去逛了一圈后,就在那被打破的出口上,设置了一道传送阵,作为陪练宗内弟子的训练场。”

轩辕天音乍了乍舌,看来她家那位先祖也是一个胆子出奇大的人物,当然…一见面就可以对鲲鹏出手的牛人,自然是个人物。

“经过千年时间的变迁,整个天昊国的天术师也渐渐自成一道,所以轩辕宗在第四任宗主时,就开放了迷雾山脉,当做天术师大比的场地。”

“你的意思是…天术师大比是在迷雾山脉里进行?”轩辕天音吃惊地道。

“嗯。”东方祁点点头,“山脉里经过千年时间,又繁衍出不少妖兽,其间逐渐自成一个空间,实力强大的妖兽在山脉深处自立为王,一些实力弱小的妖兽就在外围生活,只要不深入山脉深处,一般进入迷雾山脉的天术师都不会出现危险。”

轩辕天音摸了摸精致小巧的下巴,似乎开始对这天术师大比产生了兴趣,问道:“那比试些什么?”既然是在山脉中比试,那么肯定不是跟打擂台似的比拼灵力和术法了。

“每个进入迷雾山脉的天术师都会发有一个铭牌和乾坤袋,谁在山脉中收集到的妖兽内丹越多,那么谁就会是此次大赛的冠军。”

“当然…”东方祁话音一转,目光意味深长地提醒道:“比赛中并没有什么特别不允许的条例,所以…在山脉中发生抢夺别人铭牌和乾坤袋的事件也是很常见的一种情况,若是参赛的人员的乾坤袋被夺,还能在规定的时间内,再去猎杀妖兽获取内丹,但若是铭牌被夺,就会立刻被传送阵送出山脉,失去比赛的资格。”

“天昊皇室每年垫底的原因,都是因为铭牌被夺……”

闻言,轩辕天音眸光一闪,若有所思地看着东方祁,每年都是因为铭牌被夺而失去了参赛资格?

这可不是一个巧合了啊……

“看来天昊皇室还是挺招人恨的嘛……”轩辕天音摸了摸鼻子,意有所指地道。

东方祁淡淡一笑,招人恨吗?

一个坐拥半个昊天大陆几千年之久的皇室,自然是招人恨的,昊天大陆的能人并不少,经过几千年时光的轮转,一些人的野心自然也是膨胀了不少,不是有着这么一句‘皇帝轮流做,今年到我家’的话么……谁都想成为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只看自己的手段如何了。

天昊皇室在每年的天术师大比上都是以最后一名收场,这么些年以来,这些失败,已经开始动摇整个天昊国百姓的信仰了啊。

“所以,你在进入山脉后,或许会受到多方的打压跟排挤,而你的铭牌,也是那些人瞄上的目标。”东方祁淡笑道,不过目光中却有着一种莫名的情绪,轻轻地瞟了一眼不吭声的轩辕天音,今年代表天昊皇室参赛的可是这个女人,那些惹上她的人,只怕会倒霉了。

果然…

在他心里的想法刚刚落下后,只见轩辕天音红唇微勾,轻笑一声后,道:“那我可就要看看,有谁能从我的手中把铭牌抢去了。”

淡淡地斜睨了东方祁一眼,低声自语般地嘟嚷了一句:“我可是个睚眦必报的性子啊……”

------题外话------

唔…天术师大比终于要开始了,妹纸们,你们激动吗?若是激动的话…把票票丢出来吧!哈哈…

(PS:这里是感谢区,感谢~我叫璇儿妹纸的1朵鲜花,飞天血狐狸妹纸的1张月票,quzixiao妹纸的3张月票,雅飞婷妹纸的1张月票,不弃风月妹纸的1张月票,茉日琉妹纸的1张月票,无001妹纸的1张月票和1张评价票,丿忆流殤妹纸的2朵鲜花,慕紫蕊儿妹纸的1张月票,yydmn6099妹纸的9朵鲜花和9颗钻石,镜中之月妹纸的1张月票,水灵薇906妹纸的5朵鲜花,857086240妹纸的1张月票,谢谢~么么哒!)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