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天道至尊驱魔师

第三十章:出来混的,总是要还的!

‘哗哗’的海浪声,有节奏般地响起,一波一波的浪花,高高扬起,又快速地拍打在沙滩上,当海水顺着淡金色的沙滩再次退回海中时,偶尔能瞧见那被海浪冲刷过的沙滩上,有一两只小小的海蟹在细砂中挣扎着,却又在下个浪头打来时,快速地钻进了沙洞中。

一块光洁的礁石上,一道妖娆窈窕的身影,双手结着古怪的印决,闭目盘坐在其上,淡淡的阳光倾洒在那张冷艳的小脸上,如凝脂般雪白的肌肤被阳光衬得泛着淡淡金光,一管挺翘的玉鼻上,有细微汗珠渗出,红唇轻抿,眉如远山,端得是一副绝色倾城之貌。

轩辕天音皱眉抿唇地查看着自己体内的变化,这近一个月的苦修,她终是触及到突破金丹期的那层屏障了。

金灰色的灵力在体内汹涌肆虐,丹田处,那颗如婴儿拳头般大小的金丹,突然狠狠一颤,然后体内全部的灵力都快速地朝着那逐渐快速运转的金丹涌入了过去。

‘嗡’——

被灵力整个儿包裹住的金丹再是狠狠一抖,然后在轩辕天音讶异地目光中,结胎成型。

当四周的灵力缓缓退散后,轩辕天音盯着那露出的某物,眸子紧紧一缩。

那是…元婴?

轩辕天音目光古怪地盯着那刚刚成型的元婴,随即嘴角一抽,那小小的元婴,居然跟自己长得一模一样。

就在轩辕天音啧啧称奇地时候,泛着金灰色的元婴便是轻轻一颤,随后在轩辕天音目瞪口呆中,缓缓睁开了眼睛。

‘轰’——

随着体内元婴成型,轩辕天音盘坐在礁石上的身体里,突然爆发出一股强大的气息,就连在不远处的营地里的人,都察觉到了这一股强烈的波动。

‘咻咻咻’——

细微的破风声响起,几道人影飘落在巨大礁石下,抬头打量着上面的人。

“刚刚那股强大的气息是姐姐放出来的?”

韩澈目光紧紧盯着礁石上的轩辕天音,侧头问向身边的夙离。

夙离点点头,同时撇过身后的营地,那里,月笙也正在闭目调息,似乎这次因为轩辕天音的实力提升,他也获得了不少好处。

“这丫头不错,仅仅是一个月的时间,就突破到元婴前期了。”鲲鹏负手站在一旁,点头赞道。“不仅实力提高了不少,连‘般若金刚体’都已经彻底的被她所掌握了。”

就在几人说话间,原本稳如泰山般地端坐在礁石之上的轩辕天音,整个身子轻轻一颤,然后缓缓地睁开了双眼。

偏头细细感受了一下自己身体里的变化,轩辕天音的小脸上涌起一抹欣喜之色,她能感觉到,在自己进入元婴期后,不管是体内灵力的浓郁度和身体的防御能力,都到达了一个新的台阶上,哪怕现在自己再用身体去硬抗鲲鹏的撞击和凌厉的风刃,都绝不会像一个月以前那般狼狈了。

“要不再找鲲鹏试试?”轩辕天音眯着眼睛在心里思衬着道。

抬手摸了摸精致小巧的下巴,轩辕天音微微侧头看向礁石下方负手而立的鲲鹏,二人目光在空中碰撞后,擦出一丝火花。

在瞧见轩辕天音这种雀雀欲试的眼神后,鲲鹏眸中也划过一抹好奇之色,他也很想看看,实力提升后的轩辕天音,能把‘般若金刚体’发挥到如何的程度。

“小丫头…”鲲鹏眯着眼睛喊道。

轩辕天音朝他挑了挑眉。

夙离和韩澈二人对视一眼,似乎没跟上这二人的节奏,就见轩辕天音缓缓起身,居高临下地看着鲲鹏,缓缓地道:“再来?”

鲲鹏闻言大笑一声,身形一动,立刻掠至半空,“既然丫头你有这想法,那么就再玩玩也好。”

玩?

一个‘玩’字,瞬间让得轩辕天音的眸光凌厉了许多,她似乎想起来了,一个月前的自己,的确是在被他如沙包般打着玩呢。

‘咻’——

一阵破风声响起,轩辕天音的身影在礁石上消失,再次出现时,已经稳稳地站在鲲鹏对面,踏空而立。

看着轩辕天音这翻速度,鲲鹏眸光微闪,看来‘九天御风步’已经被这丫头彻底掌握了啊。

“准备好了么?”鲲鹏笑眯眯地问,“若是准备好了,我可就开始了。”

轩辕天音同样朝他眯眼一笑,道:“不如今日咱们换个‘玩’法?”那个‘玩’字,被轩辕天音重重地咬出。

“怎么换?”鲲鹏诧异地看向她,似乎对于换一种玩法提议很是好奇,且还有着隐隐的期待。

“正正经经的打一场吧。”轩辕天音淡淡地道,“前辈把实力压制到跟我一样的元婴期,然后咱们放开手脚地打一场,如何?”

“哦?”

闻言,鲲鹏眸光微微一亮,似乎对于轩辕天音提出这个‘玩’法很是新鲜,不过一想到正正经经地打一架后,鲲鹏一颗骚动的心,更是骚动了不少,天知道他从来到这里后,就快无聊得要死了,若是能稍稍活动一下筋骨,即使是把实力给压制到小小元婴期,他也还是挺乐意玩的。

如此一想,鲲鹏二话不说,立马动手把自己的实力使劲地压制了下去,瞧得鲲鹏周身泛起的淡淡青光,和空气中逐渐减弱的气息,轩辕天音的眸子中划过一抹幽光。

“好了丫头,现在我的实力可是跟你一样了。”鲲鹏搓了搓手,对着轩辕天音道,眸中有激动和兴奋之色在闪烁。

见到他这般模样,轩辕天音在心里冷冷一笑,这一个月里,她可是被这货给打爽了,正愁找不到机会‘报仇’呢,依着自己这睚眦必报的性子,若是不打回来,她这一年都会觉得心里不畅快的。

轩辕天音朝鲲鹏眯眼一笑,道:“那就开始吧……”

话音一落,轩辕天音整个人的气质发生了彻底的改变,原本清清冷冷的气息,立刻升腾起一股浓郁的凌厉和战意。

“天道无极——水神阴姬借法,冰封千里!”

‘咔咔咔’——

四周突然掀起一阵寒气十足的白雾,连带着本来还是十分炎热的气温,都是陡然降了几十度。

鲲鹏眯眼瞧着快速结冰的四周,暗叹道:不愧是驱魔龙族,这一手术法上,倒真是无人能及。

不过…

“小丫头,用冰封千里来对付我,可不是什么明智的选择啊。”鲲鹏抬手一挥,原本已经冻结到自己一尺之距的冰层,立刻诡异地停止了下来。

“我是北冥之主,掌管一切水源之力,哪怕是你的冰封千里,它也一样是靠水凝聚而成的……”鲲鹏两指并拢,指尖隐隐泛着青光,随后朝四周冻结成冰的地方一指,道:“给我分开!”

‘砰砰砰’——

随着鲲鹏话音一落,只见那些厚重的冰层上面,立刻出现了密密麻麻如蜘蛛网般的裂缝,然后裂缝越扩越大,甚至在裂缝中,隐隐有着水珠快速渗出,水珠越来越多,越流越快,到了最后,那厚重冰层,竟是已经融化了一大半。

见到自己的千里冰封就这样被鲲鹏轻轻松松地给化解了,轩辕天音也不急,受教般地点点头,道:“我倒是忘记了前辈还是北冥之主,掌管着所有水之力,既然水对你无用,那么我就换一种吧。”

“天道无极——雷神借法,五雷轰顶!”

‘轰’——

晴朗的湛蓝色天空上,快速的聚集出雷云,轩辕天音勾唇一笑,心里暗道:让你丫的召雷来劈我,现在也试试被雷劈的滋味吧。

密集的银色天雷朝着鲲鹏轰然劈下,雷鸣之声,响彻整个天际。

轩辕天音眯着眸子看着在天雷阵中,快速穿梭的鲲鹏,她一眼就瞧出,鲲鹏使用的正是‘九天御风步’。随即红唇一抿,冷哼道:“残影吗?那我就让你一步也动不了。”

话音一落,双手十指快速结印,一头青丝无风而动。

‘轰’——

在轩辕天音最后一个手印凝结后,不远处的礁石群里开始出现了震动,连带着海滩上站着的夙离等人,都还开始身形不稳,摇摇晃晃起来。

“姐姐这是在干什么?”韩澈一把拽住夙离的手,极力稳住身子,惊疑地道。

夙离摇摇头,驱魔龙族一脉的术法变化莫测,没人清楚其底线到底在哪里,所以他也不清楚轩辕天音此时是准备在干什么。

不过,轩辕天音接下来的话,就让得疑惑的二人立刻瞪大了眼睛。

“天道无极——乾坤逆转,五鬼搬运术,搬山!”

‘轰轰轰轰’——

滔天巨浪起,不远处的礁石群里,立刻一阵地动山摇,然后在夙离等人骇然地目光中,几十丈高的礁石群,齐齐朝这边飞来,然后越过轩辕天音的头顶,直直砸进鲲鹏身处的天雷阵中。

鲲鹏闪身避开一块巨大的礁石,却在脚步还未站稳时,另一块礁石也跟着砸了下来堵住了他的步伐。

鲲鹏挑眉,暗道:这丫头,好暴力的性子,居然把整个礁石群都给搬了来,只为了堵住自己的路。

眼见着自己就要被围困在礁石群中,顶头的雷云也再次聚集时,若是自己再不跳出去,只怕今日还真的要被天雷给劈一顿了。

既然被堵住了出路,那就劈开一条路来。

鲲鹏眸光闪过一抹凌厉之色,缓缓探出右手,五指张开成爪,一股恐怖的力量在他右手上快速汇集,不远处,轩辕天音眯眼看着他的右手,只见他右手成爪,用力朝身前的一块数十丈高的礁石狠狠劈去。

“青鹏撕天爪!”

随着鲲鹏一声大喝,只见他身后隐隐有一只大鹏巨爪光影出现,然后其右手狠狠朝着礁石劈了下去。

‘砰’——

又是一阵天摇地动,数十丈高的礁石砰然炸开。

鲲鹏身前的礁石一碎,就再也没有困住他的阻碍,然后他身形一动,便化成一道青光,带着呼啸声,在天际留下道道残影,直直冲向轩辕天音。

不能跟这丫头拉开距离,否则驱魔龙族一脉的术法,一旦施展开来,即使是他都会觉得头疼不已。

轩辕天音瞧见鲲鹏竟然直直朝她掠来,立刻明白了他的意图,脚步朝后一退,‘九天御风步’立马用出,当即身形也是化成数道残影,想要避开鲲鹏近身的意图。

“丫头,你忘了鲲鹏可是天地间,速度最快的,你这小成的御风步,可甩不开我。”鲲鹏大笑一声,速度再次提升。

‘咻’——

破风声传来,轩辕天音直觉鲲鹏的气息正在急速靠近,且越来越快。

“鲲灵撼天拳!”

“丫头,不要跑了,接我一拳试试。”

鲲鹏紧追而上,转瞬间就已经追至了轩辕天音身后一丈之距。

感受到身后那凌厉猛烈的拳风,轩辕天音立刻浑身一激,光是这追至而来的拳风,都吹得她后背生凉。

狭长的眸子中划过一抹狠色,既然躲不开,那就接下他这一拳。

若是在一个月前,轩辕天音自然不敢托大说接下这凌厉的一拳,不过如今她已经踏入元婴期,而‘般若金刚体’也开始渐渐显露峥嵘。

‘唰’地一声,轩辕天音向前闪避的脚步一顿,然后转身看向身后那带着刚猛力道而来的拳风。

闷哼一声,轩辕天音体内的小小元婴立刻一颤,然后急速运转起来,汩汩澎湃的灵力从所有经脉中涌出,其周身也缓缓泛出淡淡的金光。

“接你一拳就接你一拳!”轩辕天音眸中有金光划过,然后整个身子被金光笼罩,就在那猛烈的一拳到来时,轩辕天音双手结印,低喝道:“金刚不朽身!”随着她的话音落下,一股天地威压轰然从轩辕天音身上荡开,阵阵余波,直接将鲲鹏挥来的‘鲲灵撼天拳’上的恐怖劲风给化解了一半,然后才直直砸在了轩辕天音的身上。

‘砰’地一声巨响。

‘噔噔噔瞪’——

轩辕天音身形朝后猛地倒退数步后,方才稳住身形。而让得人震惊地是,不仅是轩辕天音被震退了,连带着鲲鹏也同样被震得倒退了三步后,方才稳住了身形。

“果然不愧是‘般若金刚体’。”鲲鹏眼里划过一抹震惊之色,即使是自己把实力压制到元婴期,就算同样是处于元婴期的人,肯定会被自己这一拳直接打得倒飞出去,而轩辕天音却只是倒退了数步不说,居然还能连自己都被‘金刚不朽身’的反震力量给震退了三步。

轩辕天音咧嘴摸了摸有些麻的手臂,不过神色却是相当的满意,比起一个月前的漫天飞,如今只是这么倒退了几步,简直是太有成就感了啊有木有。

见鲲鹏怔了怔,轩辕天音眸中立刻一动,立马转身再次运用‘九天御风步’朝远处闪去,再次拉开了二人之间的距离。

楞然地看着轩辕天音越闪越远的身影,鲲鹏嘴角一抽,喊道:“丫头,你跑什么啊?继续打啊。”

轩辕天音撇了撇嘴,并不理会鲲鹏喊话,打什么打?姐一个远攻的,不把距离拉开,就站在你面前和你打,等着被你秒杀吗!

看到轩辕天音连停都没打算停一下的身影,鲲鹏立刻一脸黑线,再次朝她追了过去。

这个鬼丫头,千万不能被她把距离给拉开了。

心里想法还没落下,只见已经闪得远远的轩辕天音突然转身,然后对着自己摇摇一指,喝到:“天道无极——乾坤列阵,九阳烈火壁,诛邪!”

‘轰’——

天地至阳之火,如一道火墙般,直直拦在了自己的身前。

鲲鹏立刻身形一顿,急急刹住了脚步。

抹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鲲鹏几欲跳脚,现在的他可只有元婴期的实力,若是刚刚没刹住脚,一头撞在了九阳火上,即使是他,都得被这九阳火给烧成一只烤鸟啊!

“臭丫头,居然召唤九阳火!”鲲鹏抽着嘴角嚷道。

轩辕天音眸子紧盯着被挡在九阳火后的鲲鹏,她可不认为鲲鹏会被这么轻易的拦住。

果然……

只见鲲鹏嚷完,整个身子泛起青色光芒,然后发出一声嘹亮的长啸声,直接变为本体,直冲九霄之上。

变为本体的鲲鹏,速度再次提升,不仅是速度,连带着实力都提升了不少。

见鲲鹏居然直直穿过九阳火,轩辕天音眸光闪过一抹幽光,然后双手结印,再次朝鲲鹏遥遥一指,喝道:“天道无极——风神借法,九龙缚鬼之定身咒,定!”

‘嘎’——

急速冲来的鲲鹏在空中如被人点住了穴道般,猛地一顿,只见巨大的鹏身身上,被泛着金光的光束如藤蔓般死死缠紧。

鲲鹏仰天发出一声长啸,身形再次变大一圈,那缚在其身上的金色光束竟隐隐有了断裂的迹象。

轩辕天音本来也没有指望定身术可以定住鲲鹏多久,不过…能定住这么一小会,也已经足够了。

瞧得鲲鹏此时跟自己的距离只在几丈之间,轩辕天音脸上划过一抹古怪地笑意,道:“前辈,你有没有听过一句话啊?”

正在奋力挣扎想震开身上的束缚的鲲鹏闻言一顿,一双明亮深邃地鹏眼疑惑地看向轩辕天音。

只见轩辕天音陡然勾唇一笑,红唇轻启,缓缓吐出几个字:“出来混的,总是要还的。”

鲲鹏眸子一缩,他突然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果不其然……

只见轩辕天音话音未落,双手十指快速结印,随着一个又一个的生涩手印凝结,一股让得鲲鹏汗毛直立的天地威压轰然压下。

“无相伏魔印——给我镇压!”

‘轰’——

金灰色光芒爆闪,一个巨大的符印聚集天地之威快速凝结,在符印凝结成功后,连带着这片天地都狠狠地震荡了一下。

“天罡伏魔经!”鲲鹏盯着那凝结成功的巨大符印,双眼猛地一瞪,立刻惊呼出口。随即在瞧见那带着浓浓天地威压的巨大符印朝自己轰然砸下来时,鲲鹏立刻骇得一脑门冷汗,“臭丫头…你想杀了我啊!”

“前辈…友情提醒你一句,赶紧解开身上的压制之力哦……”轩辕天音眯着眼睛,朝鲲鹏笑眯眯地‘好心’提醒道。

‘噗’——

鲲鹏被轩辕天音这句幸灾乐祸提醒给气得几欲吐血,一边骂骂咧咧地叫着‘臭丫头’,一边赶紧解开压制实力的禁制。

在其刚好解开禁制,恢复了实力后,还未来得及闪身躲开,那巨大的符印已经带着浩浩天威,轰然地砸了下来。

‘砰’——

一声惊天巨响,响彻整个天际。

然后就瞧见一道青色的身影如一道抛物线般,‘咻’地一声被砸得倒飞了出去,那模样,跟轩辕天音这一个月来所经历的漫天飞的情形简直就是一模一样……

果然是出来混的,总是要还回来的啊……

------题外话------

妹纸们情人节过得可愉快?绯月可是苦逼的睡了一天后,又跟电脑相信相爱了一晚上…

~o(>_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