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天道至尊驱魔师

第二十八章:三本功法,封神碑认主!

北海之上,晴空万里,却在某一处的海面上,被层层厚重的雷云所覆盖,那片海域上,天威浩荡,雷电交加,即使是深海中的妖兽,都忍不住变色而逃,就算是偶尔不小心闯进这片海域的强大妖兽,都会立马惊慌转道。

自轩辕天音修炼‘九天雷音决’开始,到今日已经十五天了,从最开始的狼狈躲避,到现在的从容避开,即使是被天雷劈到,轩辕天音也可以面不改色的调动灵力,把天雷之力快速地吸收进自己的体内。

单薄的衣裳下,原本雪白的肌肤,此时正隐隐泛着银色光芒,而轩辕天音的体内,正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

九天御风步,以身化风,以神御风……

轩辕天音在密集的天雷群中,靠着越来越敏锐的感知,每当一道天雷劈下时,都堪堪擦过她的残影,当然…即使是她的领悟能力不错,不过在这短短十数天的时间内,还做不到那天雷不沾身的本事儿。

鲲鹏抱着双手,站在不远处,看着轩辕天音的步伐,微微点头,随即眯眼看向她头顶上的那片雷云,喊道:“小丫头,先过来下。”

天雷中的轩辕天音闻言身形一顿,然后整个人化成一道残影,带着细微的破空声响起,便是出现在了鲲鹏的面前。

“怎么了?”轩辕天音抬手抚开额前被海风吹乱的青丝,冲着鲲鹏挑眉不解问道。

这十多天来,在自己修炼时,鲲鹏可从来没有出声喊过自己先停下会儿啊,轩辕天音带着警惕地目光盯着他,他不会又想出什么幺蛾子整治自己吧?

对着轩辕天音明显不信任自己的警惕眼神,鲲鹏又是好气又是好笑,这丫头把自己当成什么人了?有必要这样怀疑自己的人品吗?

“小丫头,我看你*的强度似乎已经达到了一种饱和的状态了,即使是再怎么吸收雷霆之力,都不见得有多大的效果了啊。”

轩辕天音默认点头。

的确是如鲲鹏所说的一样,自昨日起,她就发现了这个问题,即使是把整道天雷全数吸收进自己的体内,而她的经脉和骨骼得到的改变,已经是微乎其微的了。

见轩辕天音沉默不做声,鲲鹏抬手摸了摸下巴,突然问道:“封神碑,你了解多少?”

封神碑?

轩辕天音一愣,随即莫名问道:“封神碑不就是天道用来封印‘天罡伏魔经’的东西吗?”眉心皱了皱,又道:“它出了用来封神灭魔,难道还有其他什么作用?”

看着鲲鹏愕然的目光,轩辕天音的心尖猛地一颤,难道她还忽略了什么?

随即心念一动,眉心处闪过一抹灰色之光,封神碑被她召唤了出来。

既然鲲鹏有次一问,那想来封神碑肯定还有什么其他的用途,只是自己不知道而已,这样一想,轩辕天音的心里瞬间火热了起来。

古朴的灰白色石碑正正的悬空立在二人之间,碑面上神秘古怪的文字,在阳光的照耀下,隐隐有金光闪烁。

轩辕天音抱着双手,围着封神碑仔仔细细的打量半晌,也没瞧出这古怪的石碑有哪里不同。

鲲鹏面色抽搐半天,无语地看着轩辕天音这幅茫然的模样,在心里低咒了一声,无力地道:“当初天道在封神碑上留下的那道精神烙印就没有跟你讲过?”

讲什么?

轩辕天音茫然地看着鲲鹏。

鲲鹏抬手揉了揉眉心,无语地道:“天道还真是把什么事都交给我来做了啊……”无奈地吐出一口气,道:“这封神碑可是洪荒中的第一块陨石铸成,当时在洪荒里,可是能让洪荒众神拼红眼的宝贝啊,居然到了你的手中,成了一块可有可无的石碑,它若是知道的话,只怕会哭的吧!”

听得鲲鹏这话,轩辕天音立马朝他乖巧一笑,道:“前辈,你若知道就不要卖关子了,我可是比上你这样的万事通,什么都知道的啊。”

闻言,鲲鹏瞪了她一眼,嫌弃地朝她挥挥手,才道:“鬼丫头,不跟我耍这卖乖的小把戏。”

“这封神碑上面的碑文乃是大洪荒的第一原始文字,也难怪你们这些小家伙不认识。”

轩辕天音目光讶异地盯着封神碑上隐隐泛着金光的古怪文字,这居然是大洪荒的第一原始文字,随即清冷的眸中讶异仅收,心里却在想着另一码事儿,这石碑若是被四弟天澈看见了,只怕又得大喊是宝贝,能拿去古玩拍卖行,赚钱多少钱了吧。

撇了一眼,轩辕天音明显的放空神色,鲲鹏一指伸出,重重地弹在她的脑门上,在她痛呼声中,继续懒洋洋地道:“虽说‘天罡伏魔经’是被天道刻意留在封神碑中的,只不过也仅仅是因为天道的那道精神烙印,而封神碑自己的宝贝,你却没有发现到。”话音顿了顿,目光带着一抹古怪地盯着轩辕天音,继续为她讲解道:“这封神碑不仅是它本身的灭魔能力,它的里面可是自成空间,而封神碑在洪荒让得洪荒众神都为之拼杀的原因,则是因为,它其实还是一部移动的功法宝库,你若是能让它认你为主,那么它里面的所有功法,都是任你用的。”

在轩辕天音已经彻底的呆滞的目光中,鲲鹏朝她眯眼一笑,抛出了让得轩辕天音连呼吸都急促了不少的砝码,“那些功法,可是自天道领悟而创,当年的盘古父神,就是它的第二任主人!”

“所有的功法……”轩辕天音的呼吸重了几分,连带着盯着封神碑的眼神都是炙热了起来。“还是天道所领悟,盘古父神为第二任主人啊……”

“前辈,那个‘所有的功法’到底是有多少功法啊?”轩辕天音的目光依旧不离开封神碑,哑着嗓子问道。

鲲鹏斜睨了她一眼,这丫头的脑子里,什么时候能想些靠谱的事情,一听她这语气,就明显知道她应该是误会了什么,她还真当这种逆天的功法根大白菜一样的随手可以拿出一本来吗?

“三本!”鲲鹏缓缓吐出三个字。

什么?三本?

轩辕天音的眼中恢复了不少清明之色,然后愤怒地瞪着鲲鹏,你这是玩我呢?就三本功法也能被称之为‘移动的功法宝库’?

“前辈,你在逗我玩吗!”轩辕天音怒目而视,亏她刚刚还有一种‘一夜变成暴发户’的激动。

鲲鹏朝轩辕天音翻了一个颇为不雅的白眼,没好气地道:“臭丫头,你就知足吧,不要说这三本功法,单单是拿出其中一本,在大洪荒的时候,都能引起众多大神的拼杀抢夺。”

闻言,轩辕天音尴尬地摸了摸鼻子,似乎也觉得刚刚自己太过贪心了一点,随轻咳一声,问道:“前辈,你说的那三本功法是什么哪三本啊?”

听到轩辕天音的问题,鲲鹏眯着眼睛嘿嘿一笑,道:“那你可就问对了人了,若是其他人,是绝对不会知道的,不过我当年是由盘古父神一手带大,所以这封神碑中是哪三种功法,我是一清二楚。”

面对着轩辕天音殷切的目光,鲲鹏摆足了前辈高人的优越感,道:“般若金刚体,无相永生曲,还有洪荒破天指。”

即使是听到这三本功法的名字,轩辕天音的呼吸就急促了几分。

“怎么样?激动了?”鲲鹏笑看了一眼了轩辕天音的神色,即使是他,在说到这三本功法时,那眼中的神色也不由的火热不少。

“这三本功法,一本强过一本,当然…后面那两本,你现在就不要想了,你的实力还不够去撕开那两本功法上的禁制。”鲲鹏斜睨了她一眼,继续道:“‘无相永生曲’必须得等到你的‘天罡伏魔经’修到炼神还虚之境的出窍期,方才能破解开天道加在上面的禁制,而‘洪荒破天指’…就需要你到达炼虚合道之境的洞虚期,方才能破解开上面的禁制,所以,以你现在这般炼气化神之境的金丹后期的实力,只能破解开‘般若金刚体’上面的禁制。”

“不过这也很好了,你的肉身经过天雷炼体后,已经达到了修炼‘般若金刚体’的要求,所以…从今日开始,你就不用在吸收雷霆之力来炼体了,直接领悟‘般若金刚体’后,加以修炼吧。”

“我要怎么做才能破开‘般若金刚体’上的禁制?”轩辕天音殷切的目光,炯炯有神地盯着鲲鹏,脸上神色一片雀雀欲试。

“你还是先想想怎么让封神碑认你为主后,再去想‘般若金刚体’吧,你若不能让得它认你为主,你就算知道它里面有功法,你都只能看,不能吃。”鲲鹏冷笑着看了她一眼,随沉声道:“盘膝闭目,沉心静气,然后心神进入封神碑中。”

闻言,轩辕天音点点头,立刻在虚空中,对着封神碑,面对面的盘坐了下来。

沉心静气,心神意动。

‘嗡’——

就在轩辕天音心神在接触到封魔碑上时,顿时从碑上传来一股巨大的吸力,随即轩辕天音只觉心神一荡,整个人便陷入了一片黑暗中……

鲲鹏神色凝重地看着封神碑下闭目盘膝而坐的轩辕天音,右手轻轻朝身后一挥,不远处聚集的那片雷云缓缓散去,北海之上,再次恢复了宁静。

“丫头…这三本功法对你而言,可是至关重要的东西啊,所以,你千万要让得封神碑认你为主,此次,只能成功,不能失败啊……”

对于鲲鹏凝重地自语,轩辕天音是自然听不见的,此时她正身处在一片荒芜的空间中,整个空间的天幕都是灰白色的,连带着脚下的土地,都是一片灰白,透着无尽荒凉之意。

一望无际的灰白平原上,静得连一丝声音也没有,轩辕天音皱眉看着眼前这片奇怪的空间,有些茫然,又有些头疼地道:“这是什么情况?到底怎么才能让封神碑认主啊…。”

“来者何人?”

就在轩辕天音一筹莫展时,一道沉重地声音,从四面八方遥遥传来。

此声音一出,轩辕天音顿时一惊,这封神碑中居然还有其他的人存在?

“外来者,说出你的名字。”

就在轩辕天音震惊的当口,那道声音再次遥遥传来,听着四面八方遥遥传开的回声,轩辕天音心里紧了紧,随沉声道:“驱魔龙族第六十五代传人,轩辕天音。”话音顿了顿,双眼扫过一望无际的灰白平原,问道:“你是谁?”

那道声音默了默,再度开口:“驱魔龙族?天道的血脉传承者啊…吾乃封神碑。”

封神碑!

轩辕天音双眸猛地瞪大,不可置信的看向四周,“你是封神碑?你…你…怎么会……”

似乎对于轩辕天音的震惊已经见怪不怪了,封神碑顿了顿,解释道:“或者你可以叫我封神碑之灵。”

“驱魔龙族的传人,你因何而来?”

轩辕天音深吸了一口气,道:“封神碑,你何必明知故问呢,我自然是因你而来。”

“又是一个想要吾认主的人,吾自天道领悟所创,又经历盘古接任,数十万载里,有过不少人都来试过,想要吾认其为主,可是他们都失败了……”

“他们失败是他们的事,只要我还未认输,那么我就不会放弃。”轩辕天音沉声道。

“哈哈哈哈……好一个性子倔的驱魔龙族传人,你可知道,在这数十万载中,比起那些失败的人,你是实力最弱的一个?”

“现在实力弱,可不代表着将来。”轩辕天音闻言勾唇一笑,一双清冷的眸子中,有着一种偏执和不肯服输的情绪,“谁不是从弱者一步一步爬上强者的位置的,只要我永不放弃,那么总有一天,我一样会成为至强者。”

“好一个永不言弃,你有了尝试让吾认主的资格……”

“驱魔龙族的传人,在这片空间中,你感觉到了什么?”

感觉到了什么?

轩辕天音皱眉不语,半晌,沉声道:“虚无,荒凉。”

“还有呢?你再仔细感应一下。”

轩辕天音疑惑地看向四周,还有什么?

一片灰白的世界,一片荒芜的空间,静得连一丝声音也没有,整个空间,出了寂静就是寂静……

‘沙沙沙’——

就在轩辕天音凝神时,一阵细微的声音若有似无地传来。

而就在她体内,缓缓旋转的混沌之珠,却是狠狠一颤。

还有什么其他的东西在这片空间中!

轩辕天音眸子紧紧一缩,双眸快速扫过四周,可是却还是如刚刚一般,什么都没有瞧见。

皱眉沉思片刻,轩辕天音突然盘膝而坐,整个人就在这片荒芜的时间中,开始闭目沉息。

而就在轩辕天音这番动作后,封神碑的声音,却是再也没有传来。

轩辕天音闭目沉息,神识外放,她体内的混沌之珠,颤抖地越发猛烈。

等等!

轩辕天音整个心神一震,透过神识,她清晰的瞧见了这片空间的诡异之处。

在这灰色的天际上,还有这片土地下,是一片阴冷浓重的黑色之气,那是……

“邪气!”

轩辕天音猛地睁开双眼,不可置信地瞪着头顶的灰白天际,她是驱魔龙族的传人,对于这种阴冷至极的邪气,异常的敏感,但就算她从小驱魔除妖,都没有见过这么多,这么浓重的阴冷邪气。

就在轩辕天音震惊出口说出‘邪气’二字时,封神碑的声音再次遥遥传来。

“果然不愧是驱魔龙族的传人,对于邪气的敏感度,无人能及……”

“吾名为封神灭魔碑,自洪荒初时,就以镇压天地间至阴至邪的邪气而生,除了当初的盘古的无上修为,再没有人能抵挡住吾自身所镇压的邪气,即使是当年的几位洪荒大神和上古时的几位大能者,都没能在这片邪气中,保持住自身的心神被侵蚀,所以…他们都失败了。”

“想要成为吾的主人,就在这片邪气中保持自身之道的清明后,再来说认主的话吧。”

‘轰’——

随着封神碑话音一落,那原本封印在天际和地表下的阴冷邪气汹涌而出,转瞬间,整个空间都笼罩在一片阴冷黑暗之中。

轩辕天音缓缓起身,看着四周的一片黑暗,即使是把手伸到自己眼前,都瞧不清手的形状。

“还真是伸手不见五指了啊。”轩辕天音在一片阴冷的黑暗中,轻轻打了一个冷战,自语道。

“天道无极——火神祝融借法,燃。”

‘呲’——

原本以为能用火照亮四周的轩辕天音,在用处召火术时,刚刚才燃起的一丝火苗,立马被四周阴冷的邪气给扑灭了。

轩辕天音难得的愣神看着漆黑的四周,嘴角一抽:“要不要这样啊?若是我有黑暗恐惧症,不是得被逼疯在这里啊。”

保持自身之道的清明吗?

想起刚刚封神碑所说过的话,轩辕天音也静下心来,不再急着想照亮四周了,反而再次盘膝坐下,闭目沉息。

居然是坐在一片阴冷的邪气中开始调息修炼了起来。

也不知道这样沉息了多久,轩辕天音原本还平静从容的小脸上,开始慢慢泛白,光洁的额头上,也有丝丝冷汗溢出。

随着时间越来越长,轩辕天音只觉自己的心神都开始产生了恍惚,连带着心境都开始出现了变化,竟是被这浓厚的邪气给影响了。

‘噗呲’——

一口逆血喷出,轩辕天音整个身子一颤,退出了修炼状态,她的心神乱了,再坐下去,只怕会走火入魔,一身修为都要报废在这里。

“这样下去可不行啊。”

轩辕天音吃力地抬起右手,抹掉了嘴角的血迹,一向清冷的眼睛中,都出现了隐隐红色血芒。

“入魔吧…入魔吧…只要你放弃抵抗,彻底入魔,你就会发现另一片新的天地……”

“嘻嘻嘻……何苦清修,何苦被世俗捆绑,加入我们吧,一起在这天地间逍遥自在多好……”

“来呀,来呀…加入我们吧,何苦被天道束缚,何必被规则制约,你其实渴望自由,渴望想过自己喜欢的生活,为何要勉强自己……”

嘈杂的声音四处响起,轩辕天音眉心紧皱,紧紧闭目不语,她知道这是这片邪气凝聚的邪灵,若是自己有一刻的放松,就将万劫不复。

“都开始出现邪灵了吗?果然是难为对付的东西啊。”轩辕天音在心里暗道,随即凝神,试图把耳边一直徐绕的魔音给摒除掉。

“天音,你看看我是谁?”

突然一道熟悉的清冷声音在耳边响起,即使是轩辕天音再怎么凝神,都无法忽视这道熟悉的声音。

轩辕天音猛然睁开双眼,只见四周明明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陡然出现一道白光,那束被白光笼罩的地方,一个小小身影,正静静在站在那里,面无表情地看着自己。

那是…三岁时的自己!

三岁的轩辕天音冷冷地看着自己,轩辕天音眸子狠狠一缩。

“天音,你就是我,我就是你,但是我却是更真实的你,一个不敢承认内心的你。”

“明明不喜驱魔龙族传人身份的你,却依然沉默地接受了命运的安排,你这个胆小鬼,竟然连反抗都不敢,竟然连自己想要的生活,都不敢去要,不敢去想。”

“我喜欢那鲜艳却又平凡的生活,而不是整日跟鬼怪打交道的日子,我喜欢能走在阳光下,跟自己喜欢的人,平平淡淡的过完一生,而不是在夜深人静时,穿梭在各个黑暗的小巷,山林中与那些肮脏的鬼怪打交道。”

“都是因为你,你这个胆小鬼,你不敢反抗,不敢去追求自己想要的生活,生生抹杀了我。”

“轩辕天音,到了如今,你还要执迷不悟到几时?天下苍生与我何干?人间正道与我何干?我只想要做个简单平凡的人,能如普通孩子般,在父母面前撒娇任性,而不是压抑自己的天性,装得无比老成,我想要的是在普通学校上学,跟着同龄之人,逛逛街,做一切该这个年龄该做的事,而不是整日凌晨五点起床,日复一日的练习那些枯燥的术法,和整日呆在家族中暗无天日的藏经阁中,去默背那些讨厌的经文。”

“轩辕天音,放弃吧,做回真正的自己,做回你想要做的那个自己……”

轩辕天音脸色惨白地看着不远处那个小小的自己,全身都在她一句句犀利的话中而颤抖。

我想要的生活…我喜欢的生活…真正的自己……

轩辕天音双手抱头,神色痛苦地晃着自己的脑袋,似要把那如魔音般的话语,通通摇散般。

“那是我想要的生活吗?平淡平凡普通……?”

“天下苍生与我何干?人间正道又与我何干?”

“做回真正的自己……”轩辕天音喃喃自语,眼中开始出现茫然之色。

对面不远处,那三岁的轩辕天音,勾唇一笑,声音如魔魅般,轻柔地道:“对…做回真正的自己,不要再去管那些所谓的人间正道,凭什么所有的责任都压在自己身上,凭什么他们就能过自己想要的生活…天音,放弃吧……跟我一起,做回真正的自己……”

听着这魔魅轻柔的声音,轩辕天音渐渐放弃了抵抗,神识开始出现恍惚。

“放弃吗……”

就在轩辕天音整个身子都快被黑暗淹没之时,突然一道声音,似划破虚空,零星传来…。

“天音,我舍不得你。”

是谁?

是谁在说舍不得自己?

那般的眷念,那般的认真……

“东…东方…祁!”

‘轰’——

一股浩然正气自轩辕天音身上猛然传来,原本已经开始涣散的目光,渐渐恢复清明之色。

轩辕天音慢慢地从地上撑起身子,双手死死扣进地上荒凉的土壤中…“我是轩辕天音,驱魔龙族第六十五代传人,我就是我,这就是真正的我。”

低哑地声音缓缓传出,不远处,三岁的轩辕天音闻言脸色立刻一变,随即整张小脸都开始彻底扭曲。

“不!那不是你想要的人生,你不要被天道给骗了!”

轩辕天音缓缓撑起身子,目光狠历地盯着不远处那三岁的自己,冷冽一笑,道:“滚粗!你他妈是什么玩意儿,我想要的人生,就是我现在这样的,没人可以动摇我的决心。”话落,轩辕天音再次盘膝而坐,双手合十,十指一一交错,凝结成印,“天下苍生人人有责,人间正道,有我守护,驱魔龙族守正辟邪七千年,代代以除魔卫道为己任,岂能是你这样恶心的玩意儿可以动摇的。”

“天道无极——乾坤逆转,驱魔诛邪!”

‘轰’——

轩辕天音周身泛起强烈金光,整个人都被笼罩在金光之中。

“啊啊……”

三岁的轩辕天音被金光照射后,身形立马扭曲,然后砰然炸开,变成一团黑色之气,融入进了四周的阴冷邪气中。

“嘻嘻嘻…你这女人好狠啊,连自己都下得了手……”

“这么狠的女人,正是符合咱们的性子,来啊来啊…加入我们,你会更加强大。”

当那道以邪气凝聚的小小身影消失后,那嘈杂的魔音再次在轩辕天音耳边响起。

轩辕天音面色宁静,对于耳边絮絮叨叨的魔音,不为所动。

双手十指结印,周身金光不散。

“天之道,其犹张弓欤!高者抑之,下者举之,有馀者损之,不足者与之,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人之道,则不然,损不足以奉有馀。孰能有馀以奉天下,唯有道者。”

随着轩辕天音淡淡地话音落下,其周身的金光开始缓缓朝外蔓延开去,每到金光蔓延开的地方,那处的黑暗变是遇见克星般如潮水般退开。

慢慢的,当这片天地所有黑暗退却时,整个荒芜的空间都被浩然金光所照耀。

轩辕天音缓缓睁开双眼,望着这片金光闪耀的空间,浅浅一笑。

她,最喜欢的就是黑暗退却后的光明,所以…不管肩上的责任再重,再大,她都不会放弃,直至这片天地间,永无暗黑!

“驱魔龙族的传人…你成功了。”

就在轩辕天音狠狠吐出一口浊气后,封神碑的声音再次遥遥传来,只是这次,它的声音里,带着欣慰和敬意。

“从此,驱魔龙族第六十五代传人,轩辕天音既为吾第三任之主,封神灭魔碑拜见吾主!”

听到封神碑认主的声音后,轩辕天音终是浅浅一笑,成功了啊,真是不容易呢。

缓缓起身,轩辕天音懒懒地伸了个懒腰,舒展开了全身的筋骨,只听得她浑身骨骼都响起一阵清脆的‘噼里啪啦’声。

“唔……封神碑,现在,咱们就来谈谈我此行进来的目的吧…”

北海之上,鲲鹏看着封神碑下盘膝闭目的轩辕天音,她这般状态已经三日了,就连在岸边等候的众人都忍不住地寻找了过来。

看着不远处,盘膝而坐的轩辕天音和如一尊雕像静静守护在她身边的鲲鹏,众人眼中闪过一抹焦急。

“姐姐这个样子都三日了,怎么还没醒来啊?”韩澈一双明亮的眼神,带着焦虑地看着轩辕天音的背影。

“急什么,鲲鹏不是说她的神识进入了封神碑里吗,阿音不收服了封神碑,是不会退出来的。”夙离皱眉道,随即转头看向一旁皱眉不语的东方祁,问道:“你就不担心?鲲鹏可是说过,收服封神碑的困难不小,一个不小心,就容易迷失在里面。”

东方祁凉凉地撇了他一眼,沉声道:“我相信她。”

“我也相信阿音。”月笙立刻附和道。

随即韩澈、魅月皆是点头道:“我们都相信她。”

夙离无趣地摸了摸鼻子,嘀咕道:“有必要这么认真吗…本公子当然也是相信阿音的……”

------题外话------

噗~从凌晨2点多,写到早上7点半才写完这章,我也醉了…

看在绯月这么拼的份上,妹纸们…打发点吧!票呢?

(PS:这里是感谢区,感谢~我叫璇儿妹纸的1朵鲜花,13418465141妹纸的1张月票,不弃风月妹纸的1张月票,水灵薇906妹纸的1朵鲜花,谢谢~么么哒!)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