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天道至尊驱魔师

第二十七章:九天雷音决,心动!

一望无际的蔚蓝海面上,腥咸的海风微微拂过,让的一波静澜的海面上,荡起层层的波纹。

海面上的半空中,轩辕天音踏着虚空而立,一头青丝随着海风,迎风而动,冷艳的小脸上,波澜不起。

在她的对面,鲲鹏笑眯眯的看着她,如汪洋般深邃又温润的眸子却满是认真之色。

“丫头,我之前就跟你说过,鲲鹏的速度是这天地间无人能及的,而所有武学,唯快不破。”

“我用万载时间,耗无尽心血方才所创这门功法,虽说由我亲自教导你,可是也要看你自身的领悟能力,能不能接受我的传承了。”

轩辕天音点点头,她当然知道要接受鲲鹏的功法传承并不容易,但是不管如何,她都会坚持下来。

鲲鹏见状,整个人的气息陡然一改最初所见的温润玉如,就如一柄出窍的绝色宝剑般,霸道、凌厉。

“九天雷音决,乃我当年在万道天罚之雷中所感悟,功法修成时,身形快如闪电,即使是在雷阵中,也能穿梭自如。”

一道银光自鲲鹏眉心掠出,直直冲向轩辕天音,然后在后者讶异地目光下,瞬间没入她的眉心之处。

“丫头,你能不能修行这‘九天雷音决’,就要看你能不能成功领悟了啊……”鲲鹏看着在半空中,盘膝而坐的轩辕天音,低声道。

此时的轩辕天音闭目沉息,追着那道没入自己的眉心里的银光,来到一片混沌之色的意识海中。

看着无尽混沌中,那耀眼的银光,轩辕天音缓缓吐出一口气,快速朝那团银光飞掠而去,眼见着那团银光就要被她抓在手里时,却不料那团银光狠狠一震,发出了刺耳的雷鸣声。

轩辕天音整个身形狠狠一颤,不得不在那团银光间的一丈之距,停了下来。

刺耳的雷鸣声一阵响过一阵,整个混沌意识海中的空间都出现了微微扭曲,而轩辕天音的脸色也是一白,尽是被这雷鸣声,给震得一口逆血喷出。

好厉害的雷音!

轩辕天音抬手抹掉嘴角的血迹,眼神凝重地望着那团微微颤动的银光,那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居然能发出这么强大的雷音,这完全是音波攻击了啊。

雷音还在继续,轩辕天音眼角扫过周围空间,明显感觉到那几处扭曲的空间有了明显的裂痕,若是再让这雷音响下去,只怕自己的这片意识海都要尽数崩毁,那可就有大麻烦了。

清冷的双眸中闪过一抹狠历和偏执,她就不相信,她堂堂驱魔龙族的传人,还奈何不了这小小的雷音攻击。

银牙紧咬,轩辕天音猛地朝那银色光团再次踏出一步。

‘轰’——

雷音的力量加剧了。

越接近那团银光,雷音的力量就越发凶猛。

凭着一股子拼劲儿很不服输的性子,轩辕天音双眸微红,再次朝那团银光踏近几步。

此时若有外人在这里,就发骇然地发现,轩辕天音的双耳竟有鲜红的血迹缓缓流出……

“呼呼呼……”

轩辕天音喘着粗气儿,一步一步朝银色光团靠近,而她整个身子都在微微颤抖,“快了…快接近它了……”

就在轩辕天音到达银色光团三尺之距时,那刺耳的雷音漫天压来,竟是全数朝轩辕天音扑去。

‘噗’——

又是一口逆血喷出,轩辕天音身子一晃,整个人如脱力般,趴倒在了那里。

“天音,不要冲动,宁神静心,去感应它的动率。”

神龙的声音从意识海中传来,让得无力地趴在那里的轩辕天音动了动。

“宁神静心吗?”低低地声音自轩辕天音口中传出。

半晌,只见轩辕天音吃力般地缓缓撑起了身子,然后盘膝坐好,整个人陷入了寂静状态般,一动不动。

雷音依然在整片意识海中响彻天际,而距雷音中心三尺之距的轩辕天音却是渐渐地放松了下来,再也没有之前的那般痛苦之色。

‘咚咚咚…’

轩辕天音渐沉心绪,那围绕在耳边上的刺耳雷音渐渐消失,她现在所能听到的是一声一声极有规律的心跳声。

宁神,静心,不动如山,座如钟。

随着心跳声也渐渐平静下来,轩辕天音猛然睁开双眼,眸中有金光闪过。

在那里!

找到了,那团银色光团的动率之心。

轩辕天音心下一喜,猛然起身朝银色光团扑去。

‘轰轰轰’——

银色光团似乎察觉到轩辕天音的靠近,再次一颤,四周的雷音再次加剧。

轩辕天音冷哼一声,“现在这雷音可对我没什么影响了。”说罢,快速掠去,一把抓过那团银色之光。

“那你现在还能怎么样!”

白皙的右手狠狠一握,整团的银色之光,瞬间化成数世道银色光束,齐齐没入轩辕天音的体内。

当银色光束进入体内后,轩辕天音就震惊地察觉到,那些银光居然是雷电之力。

伴随着雷电之力全数没入体内后,‘九天雷音决’的完整功法也尽数呈现在轩辕天音的脑海里。

一片混沌之色的意识海中,再次恢复了平静,只留下一道盘膝而坐的身影如一尊雕像般,紧紧地悬空在那里……

北海之上,鲲鹏紧紧盯着面前盘膝闭目的轩辕天音,在其脸色逐渐恢复平静后,才轻轻地松了一口气。

“看来是成功了啊……”

蔚蓝的海面上,鲲鹏和轩辕天音二人,一坐一立。

当天色渐渐近黄昏时,盘膝闭目而坐的轩辕天音整个身子轻轻一颤,然后在鲲鹏欣慰地目光中,缓缓地睁开了眼睛。

“了不起的丫头,恭喜你,成功的接收了雷音之心,完成了‘九天雷音决’的传承。”

轩辕天音狠狠地吐出一口气,伸了个懒腰舒展了全身的筋骨,才道:“鲲鹏前辈,你这‘九天雷音决’可真是异常的难搞啊,我差点没被那恐怖的雷音给彻底震聋了。”

闻言,鲲鹏嘿嘿一笑,道:“小丫头,那雷音之心可是当年我在九天之上的雷域最深处收集了十万雷霆才凝结而出的,想要修行我这‘九天雷音决’,只有炼化这雷音之心,方才能成功。”

见轩辕天音一脸菜色地朝自己翻白眼,鲲鹏又嘿嘿一笑,不过这次的笑容,怎么看怎么觉得有什么阴谋的样子。

轩辕天音警惕地看着他,经过这一天的相处,轩辕天音可不再认为这俊逸得如谪仙般的鲲鹏是什么谦谦君子了,相反,这个有着谪仙面貌的鲲鹏,其实是个满肚子坏水的腹黑货,用一句不好听的话去形容他的话,轩辕天音觉得最合适他的就属‘衣冠禽兽’这四个字了,当然……鲲鹏嘛,本来就是神禽,说是禽兽一点也不为过。

对于轩辕天音的心里想法,鲲鹏自然不知道,只见他嘿嘿一笑后,眼神中带着一抹戏谑,悠悠地道:“小丫头,你不要以为这样就算学会了我的‘九天雷音决’了,若是这般简单,这功法就不配我耗尽万载时间的心血去创造了。”

看着他眼中那抹明显的戏谑之意,轩辕天音神色一禀,心里突然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果然……

只见鲲鹏眯眼一笑,慢悠悠地道:“当年我是在万道天罚之雷中感悟的这门功法,你要学习,自然也是需要在天雷下学习的,而且此功法以身法为主,以快为本……”说着,摸着鼻子,又是嘿嘿一笑,补充道:“当你能自如穿梭在天雷之中,而又不让天雷沾身时,‘九天雷音决’才算小有所成了。”

闻言,轩辕天音脸色陡然一变。

不可置信地看着他,难得地结巴道:“你…你的意思该…该不会是想让我…在万道天雷中修炼吧?”

“恭喜你,答对了,我正是这个意思。”鲲鹏点点头,笑眯眯地道。

轩辕天音小脸微白,身子几不可查地朝后面退了退,干笑道:“那个…鲲鹏前辈…我这肉身凡胎的,若是被天雷劈中,那不就是直接灰飞湮灭了吗?”

“放心,不会的,你刚刚炼化了雷音之心,对于天雷已经有了一定的免疫力。”鲲鹏朝轩辕天音眯眼一笑,随即又补刀道:“当然,该痛的还是会痛。”

轩辕天音:“……”

擦你妹!

从来都是她用天雷去劈别人的,何时自己被天雷给劈过啊,难道是因为以前用天雷劈了太多人,所以因果轮回,终于报到了自己的身上?

“小丫头,不要这样哭丧着一张脸,对于有‘九天雷音决’的你来说,这天雷可是个好东西。”鲲鹏摊摊手,道:“你的身体太弱,若是跟别人用身体硬拼,一百个你都得拼成渣,不过嘛…现在可是有一个锻炼你*强度的绝好机会。”

“什么机会?”轩辕天音心里一动,她自身的弱点,她当然知道,论术法上,她还没惧过谁,可是一旦跟人动手,近身搏斗可是她的一个致命点。

鲲鹏咧嘴一笑,笑出白晃晃的八颗大牙,道:“天雷炼体!”

轩辕天音一愣,什么是天雷炼体?

似知道她的疑惑般,鲲鹏替她科普道:“天雷炼体可是在洪荒时期最常见的一种修炼,洪荒众神几乎人人都经历过,而所谓的天雷炼体,顾名思义就是…找雷劈,劈得越多,越狠,越久,越好!”

“以天雷的雷霆之力,锻炼自身的*,造就金刚不坏之身。”

鲲鹏朝轩辕天音古怪一笑,道:“小丫头,你要修炼‘九天雷音决’反正是需要天雷当助力,那就不要白白的浪费了这个修炼*的机会,当你成就了金刚不坏体,到时候还怕跟人对轰吗?”

对着鲲鹏这一脸古怪的笑容,轩辕天音狠狠一抖,随即心里又划过一抹火热。

金刚不坏体啊……听起来貌似也不错啊!

见轩辕天音眼里那抹火热之色,鲲鹏笑眯眯地道:“既然你心动了,那么就试试这‘九天雷音决’吧。”说着,右手高举,一股天地威压猛然在轩辕天音头顶的上空聚集,原本晴朗的天空,顿时乌云闭幕。

看着这漫天厚重的雷云,和那雷云中隐隐翻滚的银色天雷,轩辕天音吞了吞口水,干涩地道:“那个…鲲鹏前辈,今日…今日也不早了,不如咱们明日再开始吧?”

“明日?”鲲鹏挑了挑眉,似笑非笑地看着轩辕天音,悠悠地道:“丫头,打铁要趁热这句话听没听过?”

说着,还不等轩辕天音回答,高举的右手狠狠地一挥而下,而伴随着他的右手落下,天空上那聚集的雷云里,立刻传来惊雷声,然后在轩辕天音目瞪口呆地神色中,银色天雷轰然而下,竟然是直直朝着她的头顶劈了下来……

轩辕天音眸子一缩,立刻在体内运转起‘九天雷音决’,丹田中的那颗如婴儿拳头大小的金丹,狠狠一颤,随之一股庞大的金灰色灵力,瞬间涌入轩辕天音全身的经脉中。

“身如雷,快若疾——九天御风步。”

轩辕天音在心里默念‘九天雷音决’的口诀,整个人身子突然一闪,竟然堪堪避过了朝着她头顶直劈而下的银色天雷,身形如一道闪电般,迅速的从原地消失,当她再次显出身形时,已在三丈之外的地方了。

轩辕天音惊喜地看着这瞬间拉开的距离,这可比瞬间转移术好用多了啊,只要心念一道,就可以立刻闪到另一处,而且还是随时随地都可以使用,比需要念咒的瞬间转移术,简直方便了不要太多。

鲲鹏站在天雷阵之外,看见轩辕天音成功的使用了‘九天御风步’,眉梢挑了挑,还真是个悟性极高的丫头啊,不过……“丫头,注意头顶上。”

鲲鹏的提醒话音一落,轩辕天音整个头皮一麻,那来自头顶上的天雷之威,让得她所有汗毛直立。

‘轰’——

天雷当头劈下,轩辕天音直觉整个身体,连每一处毛孔都疼得抽抽。

就在轩辕天音疼得要抓狂之际,鲲鹏懒洋洋地声音再次传来:“丫头,不要浪费了劈在你身上的天雷之力,赶紧用心炼化入经脉中。”

听得鲲鹏的提醒,轩辕天音也顾不上浑身的剧痛,立刻闭目沉息,咬牙把身上残留的天雷之力,引导入经脉中。

虽然是残留在身上的天雷之力,可对于细小的经脉来说,这也是一股庞大的能量了,只见那银色的能量在涌入全身经脉后,剩下的绝大部分能量,竟全数的涌入了骨骼中。

内视着自己全身经脉和骨骼中有涌入了天雷之力,轩辕天音明显感觉到,那细小的经脉竟然宽了一丝,而全身的骨骼,在银色的能量涌入后,似乎也强硬了一些。

这厢轩辕天音还在闭目炼化天雷之力,却忘记了身外还是处在一片天雷交集之中。

所以……

‘轰’——

又是一道天雷直直劈在她的身上,疼得她整个人一抖。

“蠢丫头…哪有这样呆着不动的,你光顾着炼体,就不顾修炼身法了吗?”鲲鹏悠然地声音再次传来。

轩辕天音听到他这幸灾乐祸又带着一丝看好戏的语气,顿时恨得牙痒痒。

“鲲鹏前辈…你不要站在说话不腰疼!”

‘轰’——

又是一道天雷劈下,这下,轩辕天音都觉得她闻到了一股烧焦了的味道。

“小丫头,你就不会一心二用,一边修炼身法,一边分心把劈在自己身上的天雷之力炼化?”鲲鹏笑眯眯地道,“小心啊…打雷了啊!”

‘噗’——

轩辕天音想吐血了有木有!

打你妹的雷啊!

虽然心里恨得牙痒痒,不过轩辕天音却还是按照着鲲鹏所说的办法在做,分心二用……

看着轩辕天音虽然还是在不断被雷劈,却依然缓慢地在改变,鲲鹏笑眯眯的眼中划过一抹赞赏之色。

这丫头性子是暴躁了点,不过这悟性和心性还是相当得不错的。

‘轰’——

一道天雷劈下,轩辕天音一个踉跄。

‘轰’——

再是一道天雷劈下,轩辕天音感觉自己的一头长发似乎变成了稻草。

‘轰轰轰’——

数道天雷劈下后,即使是轩辕天音的忍耐力,也不由的急了,这一急,就不由的爆粗口了。

‘轰’——

“擦你妹,不要劈我的脸,毁了我的容,老娘跟你玩命啊!”

‘轰’——

“啊啊啊…都说了不要劈你,你他妈全朝我脸上招呼来了……”

‘轰’——

“劈尼玛!不要劈我胸!”

‘轰’——

“老娘跟你有什么仇什么怨啊?不是劈脸就是劈胸…你他妈羡慕嫉妒恨啊!”

‘轰’——

轩辕天音:“……”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夕阳也落入了北海的海平线下,整片北海上,除了不断响彻天际的雷声,就是轩辕天音的骂人声。

看着在天雷中一边修炼,一边乱窜,嘴里还喋喋不休的骂着天雷的轩辕天音,鲲鹏此时已经笑得在半空中直不起腰了。

抹了一把眼角笑出来的眼泪,鲲鹏连连抽气地自语道:“唉哟喂,这丫头可真是个宝贝,哈哈哈……这么多年来,可就只有她,让得我能这么笑过了啊……”

当天幕上挂满了星辰后,鲲鹏觉得他今日笑也笑够了,随满足地朝另一边还在满海面上乱窜地轩辕天音喊道:“丫头…今日的修炼就到此为止吧,明日我们再继续。”明日你再来逗我笑……当然,这最后一句话,鲲鹏打死也不会说出来,不然等那丫头听见了,以她那睚眦必报的性子,只怕会立马招出天雷阵,朝自己劈来了。

抬手挥退漫天的雷云,鲲鹏笑眯眯地站在原地,等着轩辕天音过来,而来漫天的雷云在撤走时,似乎还意犹未尽般,朝轩辕天音再次劈下一道天雷后,才晃悠悠地散去。

轩辕天音一脸黑沉地瞪着那缓缓散去的雷云,狠狠地磨牙,她似乎感觉到那雷云在说‘明日咱们接着劈’的意味!

见轩辕天音阴沉着一张小脸慢腾腾地掠了过来,鲲鹏笑眯眯地盯着她,眼神极具古怪地上下打量了她一眼,唔…这造型,不错!

轩辕天音一看见鲲鹏的表情,就知道这一肚子坏水的家伙在心里想着什么,被天雷劈了这么久,想也知道自己现在这幅模样有多惊世骇俗了……

对于轩辕天音一副想吃人的模样,鲲鹏轻咳一声,极力压住自己想起上扬的嘴角,却奈何这丫头这幅模样,着实太过……那啥了,一张原本温润如玉,俊逸如谪仙的俊脸,硬生生地被扭曲成了一副怪异的模样,“咳…丫头,你若是没力气了,我可以驮你回去。”

看着鲲鹏这幅明显没有诚意的脸,轩辕天音阴沉着小脸,冷哼一声,凉凉地道:“不用了,让你驮我,我怕折寿!”

凉凉地丢下一句话,轩辕天音直接身形化成一道光,朝海岸边掠去。

鲲鹏嘴角抽了抽,看着轩辕天音丢下的一个模样背影,摇头自语地道:“这丫头,真是个记仇的性子,她怎么就不觉得我是为了她好呢,真是让我这老人家伤心啊。”说完,身形一动,立刻朝轩辕天音追去,“累了一天了,得去找那小蛟龙给我弄点好吃的补补……”

当轩辕天音和鲲鹏二人回到之前扎营的岸边时,岸边的几人也立刻感受到二人的气息,抬头望了过去。

“阿音…你…你这是怎么了?”

众人在看见轩辕天音此时的模样时,齐齐一惊,立刻围了上来。

东方祁皱眉看着轩辕天音,清洌的眸光把她上下打量了一圈,在发现她并没有受伤后,那轻蹙的眉心,才渐渐松开。

轩辕天音面无表情地看了众人一圈,然后一语不发的转身朝不远处一块大礁石身后走去。

“不要跟过来,我去洗澡!”在察觉到他们跟来的脚步声后,轩辕天音闷闷地哼了一句。

一听见她要洗澡,东方祁、月笙和夙离的脚步顿时一顿,然后脸色浮上一抹尴尬。

“她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东方祁目光直直盯着鲲鹏,显然非常不满早上出去时还好好的人,回来时就变成了这般模样。

月笙也转头看向鲲鹏,不满地道:“你让阿音干什么去了?把她弄成这副像被雷劈过的模样,又不许我们跟着去。”

被雷劈过?

月笙的话音一落,东方祁和夙离二人一怔,然后眼里齐齐划过一抹深思。

鲲鹏对于这三个人的不满之色,笑眯眯地摸了摸鼻子,道:“她的确是被雷劈过…而且还被雷劈了不少时辰。”

“额!”

月笙闻言整个人一呆,还真是被雷给劈了啊!

难怪一副焦黑焦黑的模样……

夙离和东方祁对视一眼,后者还好,只要轩辕天音没受伤,他就完全不着急了,只是前者…夙离收回目光,摸了摸鼻子,嘴角可疑地往上翘了翘。

那个女人被雷劈了啊…一想到之前她经常用雷劈别人,此时看见她被雷劈过后的焦黑模样,为毛他就觉得想笑呢?

这是为毛呢……

当轩辕天音终于把自己洗干净之后出来,此时月笙已经在烧烤架边忙前忙后了,而鲲鹏就如一只大狗般,老老实实地守在月笙的旁边,一双亮晶晶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月笙手上的动作。

闭目调息的东方祁在轩辕天音出来时,就察觉到了,缓缓地睁开一双清洌的眸子,看着她走来,在瞧见她那湿漉漉还滴着水珠的一头青丝时,眸光闪了闪,柔声开口道:“怎么不把头发擦干?虽说是夏季,可是海边风大,也容易着凉的。”

轩辕天音朝他勾唇一笑,“没事,这里不是有火吗。”

在他身边坐下,轩辕天音环视一圈后,问道:“澈儿和夙离还有魅月去哪里了?”

东方祁笑了笑,道:“他们啊…听说后面林子里有野果,然后三个跑去摘果子去了。”

轩辕天音闻言笑了笑,的确是那三个家伙能干出来的事儿,魅月那小狐狸,自从跟所有人混熟了后,就喜欢跟着澈儿和夙离去玩,这三个人都快打成一堆了。

东方祁看着她,眸光一柔,这个样子的她,可是很少见的,似乎是解开了所有秘密后,她脸上的表情就多了不少。

“现在你想知道的秘密都解开了,你还会想去轩辕宗吗?”东方祁犹豫了一下,问道。他一直都知道,她想去轩辕宗,都是为了解开那些困扰她的秘密,现在那些秘密已经被鲲鹏解开,所以即使是如他这般细腻的心思,都不确定她还会不会去轩辕宗,毕竟她的身上,有着更为重要的事情要办。

轩辕天音挑眉看着他,二人目光对视片刻,东方祁轻咳一声,不自然地转开了目光。

咦?

轩辕天音眯着眸子打量着身边的人,他刚刚是在害羞吗?还是在担心什么?

瞧得东方祁不自然的反应,轩辕天音嘴角轻轻上扬,“当然要去。”

闻言,东方祁诧异地转回头,看向她,似乎对于她这个回答,觉得不可思议。

“你怎么这么吃惊?”轩辕天音朝他笑了笑,道:“毕竟那轩辕宗是我的先祖创建的,而且你不是说我家那位先祖在轩辕宗内留下了一个空塚嘛,我可是很好奇你说的那个什么惊世术法啊。”话音顿了顿,继续道:“而且我答应过你要去参加那个天术师大比的嘛,怎么可以食言呢。”

东方祁默了默,道:“仅仅是因为不想食言吗?”

轩辕天音一愣,对上东方祁深邃清洌的目光,心里狠狠一跳,然后立马转过头去,不自然地道:“不然还有什么。”

见她这般模样,还有那莹白的耳尖上的一抹绯色,东方祁眸中染上一抹笑意,淡淡地道:“我以为你会说你舍不得我……”

闻言,轩辕天音身子一僵,然后转头羞恼地瞪着他,反驳地道:“鬼才不会舍不得你!”这个男人,可真是什么话都敢说了,她怎么现在才发觉,这个男人的脸皮已经厚到了天雷都劈不开的程度了!

“好吧。”东方祁一本正经地点点头,随即眸中带着认真和一抹温柔之色地道:“是我舍不得你。”

这下,轩辕天音不仅耳尖红了,连带着整张小脸都彻底的红了下来,愤愤地瞪了他一眼,一把抓过还在擦拭着头发的毛巾,狠狠砸到东方祁的怀里,丢下一句‘蛇精病!’然后在东方祁若有深意地目光中,狼狈而逃。

狼狈而逃的轩辕天音闹得动静着实是大,不仅一脚踢翻了月笙搁在烧烤架边装海鲜的木桶,还撞翻了鲲鹏刚刚拿在手上烤好的海虾,然后在两个吃货痛心疾首地目光中,快速地钻进了自己的帐篷里。

对于外面两个吃货的鬼哭狼嚎,轩辕天音根本就没听见,现在的她,只觉得自己的脸快要烧起来了,而且胸腔里那颗跳动的心,似乎要从嘴里蹦出来了般。

摸了摸心口处,轩辕天音深呼吸了几口气儿,然后抬起双手,使劲儿地拍了拍自己快要烧起来的脸蛋,低声道:“淡定,淡定,冷静,冷静!”

好不容易平复了胸腔里快速跳动的心脏,轩辕天音低骂道:“这个男人,还真是什么话都能说出来了,讨厌!”

虽然嘴里说着讨厌,不过那微微上翘的嘴角,显示出了,其实咱们的天音大人,心里还是有点小愉悦的。

一点点愉悦,一丝丝微甜…

那清冷晶亮的眸子中,划过一抹极其动人心魄的璀璨光华。

------题外话------

我能说绯月在写这章时,是边写边嘴角带笑的吗?

若是妹纸们也在边看,边嘴角上扬的话,那么打发点吧…yoyoyo…票票票!

(PS:这里是感谢区,感谢~我叫璇儿妹纸的1颗钻石和1朵鲜花,不弃风月妹纸的1张月票,丿忆流殤妹纸的1朵鲜花,米多多6688妹纸的1张月票,茉日琉妹纸的1颗钻石,18210399958妹纸的2张月票,谢谢~么么哒!)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