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天道至尊驱魔师

第二十六章:追寻的秘密彻底解开

一袭青衫的俊逸男子,笑得温润如玉的任由身边的几人打量,似乎对于他们炙热的目光,根本就看不见似的,悠闲地坐在篝火边,一双温柔如水的眸子,紧紧盯着一旁烧烤架上的食物,若不是他这幅清逸俊雅的模样实在太过飘逸出尘,只怕月笙等人都会以为他是哪里来的饿死鬼!

轩辕天音眼角轻撇了他一眼,看着手中月笙刚烤好的鱼,也不由的在心里暗赞一声,不得不说,月笙这个二货,烤得东西都极其的有卖相,她明显感觉到,当自己接过月笙递来的烤鱼时,一道炙热又带着急切的目光,直直地盯住了自己拿着烤鱼的手。

心里暗笑一声,将手中的烤鱼递给某位急切的翩翩公子,道:“先给你吃吧。”

这人也不客气,连一丝不好意思都没有,立马接过轩辕天音递来的烤鱼,不顾还在腾腾冒着热气的烤鱼,毫无形象地一口咬了下去,边吃边道:“唔…还是你这丫头可爱,知道敬老爱幼。”

轩辕天音眉心跳了跳,被一个看着只有二十六七岁的俊逸男子叫‘丫头’,她怎么看怎么觉得别扭,特别是他那句‘敬老爱幼’,委实让轩辕天音狠狠颤了一下。

见他三两下就啃光了一条约有三四斤的鱼,轩辕天音轻咳了一声,晃了晃手中原本要递给东方祁的鱼,问:“还要吗?”

“要,当然要。”翩翩佳公子点点头,随手把手里只剩下的一根完整的鱼骨头丢掉后,立马伸手绕过了轩辕天音手中的另一条鱼,道:“我自来到这里后,就没有吃过一次熟食了,整日里生吞海里的那些鱼虾,都快腻味儿了。”

轩辕天音眸光一亮,招手让月笙再次拿来几条烤好的鱼,问道:“你怎么来到这里的?来了多久了?”

闻言,就连一旁坐着默不吭声的夙离和东方祁等人都忍不住把目光看了过来。

“你最想问我的就是这个吧?”鲲鹏似笑非笑地盯着她,转了转手中被啃了一半的烤鱼,悠悠地道:“来了多长时间我倒是不记得了,不过在这个世界刚成型的时候,我就来了。”

轩辕天音一愣,随即震惊地看着他,这个世界刚成型的时候他就来了?那他…

“你怎么来的?”轩辕天音涩涩地问。

“你是驱魔龙族第多少代的传人?”鲲鹏望着她,不答反问。

轩辕天音一怔,“六十五代。”

“崆峒海上的那泥鳅还好吧?”

泥鳅?

轩辕天音嘴角一抽,目光怪异地看着他,他该不会是指的神龙吧?

这厢心里的想法还没落实,意识海里就响起一阵龙吟声,接着就传来了神龙的怒吼声:“天音,放我出去,北冥的那小鸡是欠揍了不成?”

“神龙,淡定点。”轩辕天音抽搐着嘴角,心念道。

神龙怒哼一声,“淡定?揍了他后,我就淡定了。”

轩辕天音小脸微微扭曲,看着鲲鹏欲言又止。

倒是鲲鹏似了然般,笑道:“它想出来?让它出来吧。”

轩辕天音艰难地点点头,九字真言决一一捏起,“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诛邪!”

话音一落,轩辕天音头顶上的空间立刻扭曲,一阵金光闪耀,神龙带着龙吟声儿,破空而出。

“哟,泥鳅,咱有上万年没见面了吧?”鲲鹏仰头看向上空金光才灿灿的神龙,笑眯眯地打招呼。

神龙盘在半空中,一双金色龙目微微一眯,周身的气势瞬间升腾而起,看那模样,似乎很有直接冲下来,撞飞鲲鹏的打算。

对于神龙这幅战意腾腾的架势,鲲鹏不在意的摆摆手,道:“我可不是来找你打架的,你若真要打,可别怪我耽误了这丫头的正事儿。”

轩辕天音一愣,不明所以地看向鲲鹏,怎么又关她什么事儿了?

神龙在空中冷哼一声,周身泛起一阵金光,随即身形快速缩小,最后化作一尺长大小的模样,才从空中飞掠了回来。

“小鸡仔,有话就说,不要装神弄鬼的。”

对于神龙嘴里的那声儿‘小鸡仔’,鲲鹏丝毫不在意地笑了笑,转头看向一旁若有所思盯着自己的轩辕天音,道:“丫头,这个世界,你了解多少?”

他也不等轩辕天音回答,陡然一笑,继续道:“不要小看这个新生的世界,这里的水深得狠呢。”见轩辕天音挑眉看着自己,鲲鹏放下手中的没啃完的半条鱼,道:“这个小世界看似只有昊天大陆,而昊天大陆的格局又异常的简单,实际却并不是这样,你作为驱魔龙族的传人,应当知道其他的位面和空间这种说法吧?”

“昊天大陆统共两个人类皇朝,分东西两方,中间阁着一片明昊海,你可知道为何两国不通,为何没有几个人能横渡明昊海吗?”

轩辕天音跟东方祁对视一眼,后者是昊天大陆的人,自然比她更清楚昊天大陆的格局,可是轩辕天音却在东方祁的眼里,看到了一抹震惊,显然鲲鹏所说的问题,连他都不知道。

“为何?”轩辕天音收回目光,紧紧盯着鲲鹏,问道。

鲲鹏淡淡一笑,目光看向一望无际的海面上,悠远地道:“因为当初天道在创立这个世界时,以明昊海作为屏障,把天昊和龙昊分为了两个不同的地域,而天昊和龙昊各被设下封印大阵,封印着魔界和妖界的通道。”

“魔界和妖界的通道在这里?”夙离脸色一变,不可置信地看着鲲鹏。

就连轩辕天音都神色一变。

“九尾白狐?”鲲鹏看向夙离,温润的眸子微微一眯,“青丘之国早在上古时就跟各界斩断了通道,整个九尾白狐一族彻底隐世,再难寻到青丘的踪迹,你是怎么出来的?寻常族人可是不能独自打开屏障溜出来的啊……”

对于鲲鹏这番意味深长地话,夙离意味不明地盯着他看了半晌,随即敛了脸上神色,挑眉道:“我自有办法出来,这不是什么可值得关注的事。”随即话音顿了顿,严肃地问道:“你说的那话可是真的?魔界和妖界的通道被封印在这里?”

鲲鹏盯着他,眸光闪了闪,点头道:“神魔大战之时,盘古突然感应到天地大劫,那时盘古准备以自身之灵祭应大劫,却又担忧神族没了他,魔族趁乱覆灭神族,却在他犹豫不定时,魔神将央莫名陷入沉睡,且一睡不醒,将央沉睡,盘古再无顾忌,以自身之灵抵挡了天地劫难,又以身躯,画地为牢封印了魔界出口,让得魔族再无机会踏足东荒神界,这件大事,你作为青丘一族的,应当清楚吧?”

夙离点点头,他当然清楚,当初他为轩辕天音讲解‘天罡伏魔经’的来历时,还曾说过呢。

见他点头,鲲鹏默了默,道:“其实盘古当日只是封印了魔界出口,真正封印整个魔界通道的是天道……上古时期,人族争帝之战时,本应是人族之事,却因为有些神族之人在背后出手,导致了人族争帝之战出现了不公之事,天道一怒之下封印了各界通道,各族之间不许再插手别族之事,天道在创立这个小世界时,就把魔界通道重新划入到这里,然后再次封印,当时正逢妖族内乱,整个妖族一片混战,天道在封印了魔界之后,就又把妖界给封印了进来。”

轩辕天音和夙离二人齐齐一震,他说的人族争帝之战出现不公之事,难道是…蚩尤?

原来导致各界通道被封印的原因,既然是因为蚩尤跟黄帝的争位之战,难怪蚩尤会有一丝残魂留在这个世界中,想来应该是天道当初怜悯蚩尤,所以才救下了他的一丝残魂。

可…天道怎么也不会想到,蚩尤因为不甘和委屈,竟然会选择做出生吞人魂这种有违天道的事来吧……

“天昊封印阵里镇压的是哪一族的通道?”东方祁盯着鲲鹏,眸中划过一抹情绪。

“魔族。”鲲鹏道。

“魔族么……”东方祁微微一愣,随即低头不知在想些什么,轩辕天音诧异地看了他一眼,“你怎么了?”

东方祁抬头笑了笑,道:“没什么,只是突然听见这些事,感觉以前真是太孤陋寡闻了而已。”将手中还冒着热气的烤鱼递给她,柔声道:“你从刚刚就一直没吃什么,给你。”

轩辕天音朝他笑了笑,也不客气地接过烤鱼,他不提醒自己还不觉得,一闻到烤鱼的香味,就觉得饿了。

见轩辕天音吃得较急,东方祁从怀里摸出一块锦帕,递给她,提醒道:“慢点,当下鱼刺。”随即动作仿若做了无数次般,熟练地把她嘴角边沾上的屑沫轻轻擦掉。

一番动作做完,二人才发生周围的气氛似乎突然安静了下来,轩辕天音眨巴着眼睛看向众人,见众人一副莫名的神色盯着自己,和夙离一脸恨不得扑过来咬死东方祁的神色,才恍然过来,然后小脸瞬间一红。

刚刚她跟东方祁的互动,似乎太过亲昵了点……

东方祁倒是一张脸皮锻炼厚了,盯着众人莫名的眼神,依旧一脸风轻云淡,朝众人点头一笑,才问向鲲鹏,道:“前辈之前说,天道以明昊海作为天昊和龙昊之间的屏障,把天昊和龙昊划分为了两个地域,这是什么意思?”

鲲鹏诧异地看了这个看似淡漠实则心思细腻的俊美男人一眼,眼里划过一抹淡淡地赞赏之色。

此子的眼力和心思,可不似凡人啊。

鲲鹏朝他淡淡一笑,却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反而把目光转向一旁埋头吃鱼的轩辕天音,道:“丫头,你可知道为何你们轩辕一族的人几次三番的来到这里?”

轩辕天音低着的眸子一闪,随即抬头朝他挑眉道:“不是巧合么!我要不是帮夙离这家伙挡了一次神罚,被神罚给盯上了,怎么可能被这家伙给带到这里来。”

神罚?

鲲鹏目光深幽地撇了夙离一眼,随即似笑非笑地对轩辕天音道:“轩辕家的小丫头,鬼心思倒不少,你若真以为这是巧合,那我可就要失望了啊…。”

见鲲鹏直接说破了自己的意图,轩辕天音也不在意,朝他笑了笑,道:“那么还请鲲鹏前辈为晚辈解惑了。”

鲲鹏大笑一声,盯着一旁一直没吭声的神龙,道:“这丫头可比历代轩辕家的传人要有趣得多啊…泥鳅,你这次倒守护了一个有意思的丫头。”

神龙撇了他一眼,冷冷地哼了一声,不过目光在看向轩辕天音时,顿时柔和了下来。

“小丫头,你在家中可是还有个妹妹?”鲲鹏意味深长地问,虽说是个问句,可是他的语气却是十分的肯定。

闻言,轩辕天音眉心一皱,不明地看着他,道:“我的确有个妹妹,前辈的意思是,我会来到这里,难道还跟我五妹有关?”

“说有关也行,说无关也行。”鲲鹏高深莫测地道,见轩辕天音听了这话不满的瞪着自己,笑了笑,道:“在你之前来到这里的其他三个轩辕家的丫头,都是有个亲妹妹。”

轩辕天音眸子一缩,震惊地看着鲲鹏,若说这是巧合,只怕轩辕天音自己的不相信,轩辕一脉自古以来都是女子继承灵力,男子负责传宗接代,但偏偏不知为何,每一代的轩辕家传人,不管生下再多的后代,那些后代的同辈里都只会有一个女子,所以当初在自己的五妹出生后,家中长辈还高兴了好久。

可是如今鲲鹏话里的意思,自己跟前面三位先祖能来到这里,都是因为同辈中,出现了第二个女儿的原因。

这是怎么一回事?

见轩辕天音震惊地看着自己,鲲鹏轻轻一笑,道:“傻了?其实你也不用这么吃惊,你们轩辕一族是天道的血脉,自有天道安排。”

“天道…为何要这样安排?”轩辕天音压下心里的震惊,犹豫地问道。

“这就要回到你最先问我的问题上了。”鲲鹏耸耸肩,接着道:“你不是问我为何会来到这里吗?你想知道?”

轩辕天音点头,“想。”

闻言,鲲鹏沉默一瞬,深深地盯着她,认真地道:“我若是告诉你,你要想知道这个答案,就必须要扛起一个沉重的责任后,你还会想要知道吗?”

轩辕天音一愣,随即看着鲲鹏眼睛里认真,眸中微闪,半晌,沉声道:“前辈,即使我不知道这个答案,只怕我也躲不过这个责任吧?我不相信天道会无缘无故的让我来到这里,既然如此,那么我又何必选择什么想与不想的问题。”

况且,轩辕一族的隐患,一直都压在她的心上,从来都没有放下过。

鲲鹏看着她的眼里划过一抹赞赏之色,这丫头心智坚韧,应该能做到那一步吧……

“小丫头,我是洪荒孕育的第一只鲲鹏,有盘古亲自带大,当年的洪荒众神在盘古应劫后,大多也是应劫的应劫,消失的消失,那些应劫的洪荒神祇自然是已经消散在天地间,可是那些消失的,却依然存在着……”

“洪荒神祇还有存在的?”轩辕天音震惊地道。随即目光看向夙离,这狐狸不是告诉我,洪荒之神都没了吗?

夙离也是一脸震惊不已,“怎么可能?这片天地间,再也找不到洪荒之神的踪迹,他们怎么可能还存在着?”

鲲鹏斜睨了他一眼,道:“我也出自洪荒,我都能活着,难道你认为那些家伙不能存活?你这小狐狸虽然出生上古,可是上古跟洪荒还是相差了几十万年的光景呢。”随即抬头望了一眼头顶的星空,悠悠地道:“他们虽然还存在着,可是早已不在这片大千世界中了,当初盘古耗光了这片天地间的混沌之气,自盘古消散后,剩下的洪荒众神,都破空去了鸿蒙宇宙,寻找新的众神之地,现在这片天地间遗留下来的,都是当初的一些血脉后裔,虽说也是神族,可是却再也赶不上当初的洪荒众神。”

“而这些神族后裔啊……”鲲鹏说到这里,目光陡然一寒,冷笑道:“井底之蛙而已,自以为继承了一点神族血脉,就妄想掌控天地,即使是天之道都不放在眼里了,当初这个世界被天道独自创立出来后,我就来了这里,是因为我答应过天道,要为它守住这片天地,不让那些家伙染指一分。”随即话音顿了顿,转头看向轩辕天音,道:“你们一族是天道的血脉,自然成为了他们的眼中钉,天道让你们来到这个世界,是想让你们一族中,能出现一个代替盘古,平衡各界的一个中间人,或者说是掌控者……”

轩辕天音眉心一跳,抽着嘴角道:“掌控者……天道是不是也太看得起我们轩辕一族了?”

“不是天道看得起你们,而是只有你们合适,驱魔龙族从被天道创造出后,就一直秉承着自己的道,守正僻邪七千年之久,从未因为*乱过本心。”鲲鹏说到此处,话音微微一顿,随即沉声道:“丫头,能来到这个世界的轩辕族人,都是心智坚定的佼佼者,可是在你之前的三位都失败了,天道的时间不多了,所以…为了整个三千大世界,和你轩辕一脉的族人,你只能成功,不能失败…。”

闻言,轩辕天音脸色一变,什么叫做天道的时间不多了?

“天道…怎么了?”

鲲鹏沉默一瞬,随即挥手打出一道结界,隔绝了其他人,只留下了她跟神龙三人在结界内,见鲲鹏如此慎重,轩辕天音双手忍不住紧紧一握。

“丫头,这个世间没有什么是永恒的,洪荒众神再是集天地之灵孕育而生,都有他们的羽化之日,天道同样如此……”

“天道它…要消失了吗?”不知道为什么,在听到天道要消失时,轩辕天音的心里,划过了一抹悲鸣和浓浓的哀伤。

到这一刻,轩辕天音才深刻的认识到,她是天道的血脉,她跟天道有着一种不可斩断的关系。

鲲鹏看着轩辕天音眼中的哀伤神色,轻轻叹了一口气,道:“是要消失了,它为了维护这片天地,耗尽了所有的心力。”

见轩辕天音小脸黯淡不少,随即笑了笑,道:“你也不必太过难过了,天道不是彻底消失,若是连天之道都消散了,那么这片天地恐怕也会成为荒芜了。”

“在毁灭中重新,因果循环,本就如此,若是你能成功,那么天道自然会再次重生,不要忘了,你是天道的血脉,秉承的也是天之一道,只要你还坚持着天之道,那么它就还会重生,懂吗?”

“我要如何才算成功?”

从来到这个世界,轩辕天音就一直在追寻这些秘密,希望能彻底解开,直到今日,她终于彻底解开了这些秘密,得到了答案,却在得到答案时,又同时知道了这样一个重大的信息,轩辕天音沉默良久后,缓缓吐出一口气,随即眼中划过一抹坚韧之色,她决不能让天道消散于天地间,没了天道的三千大世界,还有何天理可言,只怕到时候,整个天地间的生灵都会沦为比无间地狱里恶鬼还要凄惨的下场。

鲲鹏轻笑一声,对于轩辕天音能这么快稳住自己的心神,他很是满意和欣赏,道:“你已经成功了一小半了。”

她已经成功了一小半?这是什么意思?

见轩辕天音抬头不解地看着自己,鲲鹏意有所指地道:“天罡伏魔经……”

双眸猛地睁大,不可置信地看着鲲鹏,道:“你…你怎么知道?”

“那是天道留下来的,封神碑里有天道留下的精神烙印,除了轩辕一族的血脉,无人能解开那道封印。”鲲鹏朝她眨了眨眼,道:“前不久,我感觉到封印被解开了……”

“那道声音真的是天道留下来的……”轩辕天音失神地道,“难怪他说他没有时间了……”

“不过…光是有‘天罡伏魔经’可还不够。”鲲鹏摇摇头。

轩辕天音咋舌,暗道:‘天罡伏魔经’还不够?当日她仅仅使用一招,就彻底抹杀了那千年道行的黑蛟,鲲鹏居然还说不够?

见轩辕天音这般模样,鲲鹏斜睨了她一眼,道:“你以为你以后要对付的那些人很简单?丫头…你光是术法高,功法好,可不顶用,你自身的体质太差,若是你以后遇上一个速度极快,且身手极好的对手,你怎么办?等着被人灭杀?”

轩辕天音嘴角一抽,这是被嫌弃得彻底啊!

鲲鹏看她这模样,轻笑一声,意有所指地道:“鲲鹏的速度可是这天地间最快的,同时经过数万年时间,我自创了一本功法,你可要学?”

鲲鹏自创的功法?

学…怎么不学,送到自己嘴边来的东西,不学的人是傻子吧!

闻言,轩辕天音双眸一亮,立刻欣喜道:“学,自然要学。”

“过程可是很痛苦的……”鲲鹏笑眯眯地道。

“我不怕。”轩辕天音摇头。

“很好…明日之后,我就跟在你身边,开始对你‘言传身教’!”鲲鹏继续笑眯眯地道,不过,看他这模样,似乎有点恶趣味的意味啊。

轩辕天音警惕地看着他,不确定地问道:“你不会想些什么古怪的法子来教我吧?”而且……话音一转,试探地道:“什么叫做‘明日之后就跟在我身边’啊?你该不会是……”

鲲鹏笑眯眯地点头,愉悦道:“恭喜你,想得很正确,从明日开始直到你学成之后,我都会跟在你身边。”

轩辕天音小脸一抽,一只鲲鹏跟在自己身边?

娘喂,她这是要开个动物园了吗?自己身边都跟了多少只动物了啊?

见轩辕天音突然不说话了,鲲鹏笑得愉悦地道:“怎么了?高兴傻了?”

‘噗’——

您老哪只眼睛瞧见我高兴了啊?

“不要高兴得太早,否则当你开始被我言传身教时,会哭都哭不出来的。”鲲鹏一脸和蔼地拍了拍轩辕天音的脑袋,挥手撤开了结界。

当两人一龙再次出现在众人眼前时,他们就瞧见轩辕天音一张小脸似乎扭曲了不少。

“阿音…你怎么了?”月笙蹿了过来,紧张地看着她。

轩辕天音欲哭无泪地看着月笙,她能告诉月笙,她是被鲲鹏的话给吓的吗?

就在轩辕天音欲哭无泪时,鲲鹏再次笑眯眯地看着众人道:“唔…为了庆祝咱们以后成为暂时的同伴,小蛟龙…再给我烤点吃的来吧。”然后不顾其他人震惊的神色,懒懒地伸了一个懒腰,自语道:“终于可以暂时离开这鬼地方了,想想就有点小激动呢。”

所以…鲲鹏前辈,您其实是在这北海呆腻味了,想跟着轩辕天音到处去玩才是真的吧?!

------题外话------

呼…总是把这些秘密彻底解开了,我也能松口气了……(憋了这么久的秘密,真怕自己什么时候都给写忘记了,那时候绯月才想挖个坑把自己埋了算了…)

(ps:这里是感谢区,感谢~不弃风月妹纸的一张评价票,亲亲cc果冻妹纸的2张月票,微月湾湾妹纸的1朵鲜花,day37885721妹纸的一张月票,15620689443妹纸的一张评价票和6朵鲜花,guping25妹纸的一张月票和一张评价票,凤箫兰轩妹纸的1颗钻石,谢谢~么么哒!)

上一章
下一章